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双面男人左拥右抱! > 尾声

双面男人左拥右抱! 尾声

作者 : 佟蜜
    几经波折,莫氏的度假村终于在过年前动工了。

    确认大哥的汇款入账后,莫唯复和几位吵得最凶的地主有过一次秘密聚会。

    他很了解大哥,应酬的场合少不了“粉味”,地主之中有几位是妻管严,他稍稍暗示一下,对方手脚就软了,再给点安抚的甜头,就统统妥协了,答应不再煽动其他人和莫氏唱反调。说穿了,这几位也是以为有便宜可捡,既然底细已经被摸清楚,自然就竖白旗了。

    他可不想让这些贪财的人如愿,他们要求提高购地价格,他同意,但只给一点涨幅,而将大部分款项回馈傍地方建设,这么做一来公平,所有地主都比预计的多了点收入;二来让他们自觉对地方有所贡献,脸上风光,更愿意配合;第三,还为莫氏挽回了一点名声。

    至于款项来源,外人当然以为是莫氏买单,莫唯复给父亲的说法是他和大哥为了表示对集团的心意,自掏腰包,一人一半。大哥是亏了里子,但总算瞒住了这件事,也不敢对没拿出半毛钱的他有异议。

    这事做得让莫父大为赞赏,险些就不同意让他留在这小城镇,最后虽然允了,却只同意让他待到破土典礼,过年后,他就得返回原本的工作岗位了。

    在返回忙碌的工作之前,这天午后他偷了空,带着安咏竺和儿子出游,来到他发现的秘密景点。

    山间寒冷,云气迷蒙,休旅车停在人迹罕至的山林处,车内不断传出奇怪的声响。

    “哇……”惊叹。

    “哗……”傻眼。

    “哇呜……真的吗……”女子的惊奇嗓音充满各种高低不同声调,持续了五分钟,还孜孜不倦地埋首报纸中,她身边的男人可没耐心了。

    “妳看够了没?看几遍了,还不腻?”莫唯复慵懒地问。胃疾经过治疗与调养,他恢复良好,气色不错,但斯文的眉头微蹙。难得全家出游,她却净把注意力放八卦新闻上,他稍有不悦。

    “我还是觉得难以置信嘛!倒是你,怎么一直都这么镇定?”安咏竺唰地将报纸放到他面前。“你的『旧爱』移情别恋,而且对象是你爸耶!”

    报上是萧宜柔和莫父共进晚餐后,一同步出餐厅的照片。报导大篇幅地描述了萧宜柔和莫氏现任总裁的“忘年之爱”,萧宜柔公开对莫父表示好感,这消息喧腾好几天了,她到现在还是好震惊。

    “我从没爱过她。”他淡淡声明,同时纠正。“我爸也还没有接受她。”

    “所以她是真的爱上你爸?”她以为是报纸炒作,毕竟,两人差太多岁了。

    他颔首。“当我跟她谈取消婚后他偷了空,带着安咏竺和儿子出游,来到他发现的秘密景点。

    山间寒冷,云气迷蒙,休旅车停在人迹罕至的山林处,车内不断传出奇怪的声响。

    “哇……”惊叹。

    “哗……”傻眼。

    “哇呜……真的吗……”女子的惊奇嗓音充满各种高低不同声调,持续了五分钟,还孜孜不倦地埋首报纸中,她身边的男人可没耐心了。

    “妳看够了没?看几遍了,还不腻?”莫唯复慵懒地问。胃疾经过治疗与调养,他恢复良好,气色不错,但斯文的眉头微蹙。难得全家出游,她却净把注意力放八卦新闻上,他稍有不悦。

    “我还是觉得难以置信嘛!倒是你,怎么一直都这么镇定?”安咏竺唰地将报纸放到他面前。“你的『旧爱』移情别恋,而且对象是你爸耶!”

    报上是萧宜柔和莫父共进晚餐后,一同步出餐厅的照片。报导大篇幅地描述了萧宜柔和莫氏现任总裁的“忘年之爱”,萧宜柔公开对莫父表示好感,这消息喧腾好几天了,她到现在还是好震惊。

    “我从没爱过她。”他淡淡声明,同时纠正。“我爸也还没有接受她。”

    “所以她是真的爱上你爸?”她以为是报纸炒作,毕竟,两人差太多岁了。

    他颔首。“当我跟她谈取消婚后他偷了空,带着安咏竺和儿子出游,来到他发现的秘密景点。

    山间寒冷,云气迷蒙,休旅车停在人迹罕至的山林处,车内不断传出奇怪的声响。

    “哇……”惊叹。

    “哗……”傻眼。

    “哇呜……真的吗……”女子的惊奇嗓音充满各种高低不同声调,持续了五分钟,还孜孜不倦地埋首报纸中,她身边的男人可没耐心了。

    “妳看够了没?看几遍了,还不腻?”莫唯复慵懒地问。胃疾经过治疗与调养,他恢复良好,气色不错,但斯文的眉头微蹙。难得全家出游,她却净把注意力放八卦新闻上,他稍有不悦。

    “我还是觉得难以置信嘛!倒是你,怎么一直都这么镇定?”安咏竺唰地将报纸放到他面前。“你的『旧爱』移情别恋,而且对象是你爸耶!”

    报上是萧宜柔和莫父共进晚餐后,一同步出餐厅的照片。报导大篇幅地描述了萧宜柔和莫氏现任总裁的“忘年之爱”,萧宜柔公开对莫父表示好感,这消息喧腾好几天了,她到现在还是好震惊。

    “我从没爱过她。”他淡淡声明,同时纠正。“我爸也还没有接受她。”

    “所以她是真的爱上你爸?”她以为是报纸炒作,毕竟,两人差太多岁了。

    他颔首。“当我跟她谈取消婚约时,她说不嫁我可以,那就嫁我爸,反正一样是嫁莫家人,还要我居中牵线。我觉得这要求太不可思议了,没想到,她真的有勇气对我爸开口。”

    “她的家人会同意吗?”

    “我原本以为不会,但现在看来,萧家人似乎不反对。”消息被披露后,萧家人很惊讶,显然也不知萧宜柔有此打算,但不见他们公开反对,看来是默许了,毕竟对象是莫氏的现任总裁,条件比他更好。

    “所以她还是要走上联姻之路啊……”不禁想,是不是她那天慷慨激昂的话,给了萧宜柔再次追求所爱的勇气?

    “她有恋父情结,我本来就不是她爱的型,但至少她真的喜欢我爸,这桩婚事要是成了,她会比较快乐。”父亲的震惊不下于萧家人,第一反应是排斥拒绝,毕竟年龄差距实在太大,但萧宜柔似乎下定了决心,很黏他父亲。

    在他母亲过世前几年,父亲就对她彻底死心了。父亲年事已高,要是能有一段真正两情相悦的暮年之恋,他是给予祝福的。

    “这样萧家人还是会继续支持你吗?”她最关心的还是这件事。

    “会的。我父亲现在态度已经很明确,视我为接班人,萧家和我的关系本来就好,宜柔若嫁给我父亲,他们的立场还是不变。”

    “喔!那就好。”她明显地放了心。

    他扬唇。某方面的她很单纯,知道情势对他有利就满意了,不论是萧家或是开发案,她不追究太多,例如黄先生究竟怎么了,是他那天在游行最后的记者会收到的意外效果。姓黄的发现自己曾经觊觎他的女人,很严重地得罪了他,主动出面澄清,说词当然极尽美化,说自己是正义之士,想揭发众人的贪婪阴谋,他一个字也不信,收走了对方手头上所有招待所的照片,暂不计较。

    安咏竺想了想,又道:“所以你将来会有个只大你一岁的后母——”

    “『我们的』后母。”都开始筹备两人的婚事了,她还老是在称谓上分彼此,他柔声纠正。“感情这回事,双方喜欢就好,我们不必干涉,就算真要喊她一声『阿姨』,只要她不介意被喊老了,我们就照办吧。”

    “也对。”她颇有同感地点点头,觉得有点冷了,搓搓手,在嘴边呵气,望着车外。“你说这里有很棒的风景给我看,到底是什么?”

    他们开车来到这里,在后座铺了几条睡袋,打开后车门,可以看见寒绿色的山谷,来了一小时了,虽然颇是清幽,但也没见什么特别的啊。

    “再等等,会有个很特别的景色。”他掀开睡袋一角,邀她取暖。

    她乐意得很,钻进睡袋,窝在他胸膛前,舒暖得教她瞇了眼,差点就像猫一样地打起呼噜来了。

    他单手枕在脑后,一手揽着她,低沈地说:“这里不错,很安静,很适合做点『特别』的事。”他鼻尖蹭着她的。“改天我们别带小哲,挑个无人深夜,来这里试试车——妳看怎样?”未竟的语意满含暧昧,烫热了她耳垂。

    “车”之后显然还有个字,她嗔道:“你又在乱想了。”

    “我是说试车,妳不是想练习开这辆大车?这怎么扯得上乱想了?”他脸色无辜,眼神可狡猾了。“妳的想法越来越邪恶了,我把妳教得很好。”

    “我的邪恶只有你的九牛一毛。”

    “这成语用得不错。”他低笑,蓦地前座的小人儿探头过来,兴奋追问。

    “你们要做什么?为什么不带我?为什么为什么?”安闵哲一迭声地问,他的小脖子上挂着祖父送的新望远镜,祖父答应他等春天来了,带他去赏鸟,他这两天都和这个新玩具形影不离。

    “做坏事。小朋友不准跟。”莫唯复笑着挥手,把儿子推回去。“去玩你的望远镜。”

    她悄声说:“跟你赌五百元,他会改变志向,要当鸟类学家。”

    “说不定两案合并,他要当有赏鸟嗜好的航天员,到时候我可能变成『麻雀啦啦号』。”

    她爆笑,他摸摸她长发,亲她一下,又问:“今年要陪我回家过年,差不多该开始收行李了吧?”

    “嗯,已经在收了,我跟报社那边请假了,幸好我人不一定要去上班,在家也可以处理工作。”莫唯复希望她辞职当家庭主妇,但她舍不得同事们,总编辑和吴绮红也公开交往了,不过她这阵子看到茶水间,老觉得有点别扭。

    “回家会看到你堂弟媳吗?”她对那个混血美女念念不忘。

    “会,阿法他们过年前就要结婚,会在除夕前一天请喜酒,他一直嚷着要我带妳和小哲去。我们的晚一点,大概元宵后吧,我想好好准备一个隆重的婚礼,只能比阿法他们的更大,绝不能小。”

    “当然,副总裁的婚礼,怎么可以简单呢?输人不输阵啊。”

    “不,无关输不输,我只是想给我最爱的女子最好的。”

    她笑了,却是忽然若有所思地一顿,他察觉了。“怎么了?”

    “没事。”她又甜滋滋地扬起嘴角,掩饰忽然的失落。刚想到,他没正式求婚呢……

    儿子都有了,而且两人一直过着近乎同居的生活,早已和家人相差无几,不差一句求婚嘛,可是她的人生都被这男人霸占了,除了他也不会有人跟她求婚,想到一生唯一的一次浪漫求婚就这样被含糊带过,难免惆怅。

    “差不多了。”他看表,忽然指向远方。“妳看!”

    她望去,山谷一侧突然涌起云气,像一团白棉花,跟着又涌起一团,洁白云气吞吐卷涌,瞬间席卷山谷,像一场骤来的、生气勃勃的雪。

    “哇……”她惊叹,好美!

    “我之前经过时发现的,这时间很容易形成云海,而且很神奇的是,那边有颗星星。”

    “哪里?”她张大眼,顺着他手指的地方瞧去。

    “在那边,看到了吗?”指向云海的深处。

    “哪里?哪里啊?”天际云层破开,几束金色日光穿透,云海深处忽有光芒闪耀,她努力张大美眸瞧去,倏地笑了。

    她看见了。“喔!”

    她看见了,是一颗耀眼明亮的星星,不在云海深处,在他手上,反射灿灿光芒,是钻戒。

    而他笑望她,将星星捧到她惊喜美眸前。“嫁给我好吗,安安?”

    求婚耶!是她想要的求婚耶!她好乐,故意拿乔。“你就这样求婚?求婚要下跪,这不是常识吗?”

    求婚之际,女方最大,莫唯复从善如流,爬出睡袋,就跪在车里,手捧戒指,很诚心地望着她。“嫁给我好吗,安安?”

    “喔……”内心当然一千一万个愿意,但这男人十年来把她吃得死死的,怎可不乘机杀杀他的威风?她继续摆架子。“就这样?你说要我嫁你,我点头,没别的了?应该要有求婚的台词吧?”

    “我希望妳成为我孩子的母亲。”

    “我本来就是。”她嘟嘴。

    “呃……我希望妳成为我生命中唯一的女人。”

    “我本来就是。”小嘴嘟得更高。

    “呃……”想不出来了,本以为这样的场景就够动人,她会感动得马上答应,没料到她的反应如此,他的浪漫细胞瞬间用尽,只好低笑着跟前座讨救兵。“欸,我没词了,帮一下。”

    “厚,把拔你很逊耶!”都拿好庆祝拉炮,随时准备跳出来的安闵哲大大嗤了一声,马上跪在前座,小手臂张得大大的,对着母亲,很激情很夸张地嚷出来。

    “喔,我亲爱的,请妳嫁给我!我要天天吃妳煮的饭,天天跟妳睡同一个被窝,我的王冠磁铁要跟妳的小花磁铁永远绑在一起,我爱妳,请妳嫁给我,让我带妳穿越银河系,上太空结婚吧!”

    这什么台词啊?安咏竺被逗得哈哈大笑,把钻戒拿过来,戴上。

    这样也行?莫唯复深感挫折,儿子还好得意地跟他眨眼,猛地拉开拉炮,“砰”一声,她惊叫,彩色碎纸片喷得他们一头一脸,她一转头钻入他怀里,又格格直笑。

    然后她抬头望他,她含情脉脉的眼睛比闪耀的钻石更美丽。她啄他脸颊一记,软绵绵地道:“学长,我要嫁给你。”

    他扬唇,望着她可爱脸庞,他的钢铁意志这一刻被她融化,化作暖暖融融的绕指柔情,他想,他永远记得这一刻,他的人生中再没有比此刻更幸福的时光了——

    喔,有的,他们约好一起快乐生活下去,从今天开始,每天都要比昨天更幸福。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双面男人左拥右抱!最新章节 | 双面男人左拥右抱!全文阅读 | 双面男人左拥右抱!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