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完美仇副总 > 第十章

完美仇副总 第十章

作者 : 金萱
    为了以防柴霓阳奉阴违,再加上实在很介意那个男人阴狠怨恨的表情,段勤心还是忍不住打了通电话给仇敬,简单的和他说了在餐厅里发生的事,要他如果想知道得更明确一点,就去问他老婆。

    于是,仇敬晚上去补习班接上完课的老婆时,忍不住开口问她,“今天有发生什么事吗?”

    他们俩正手牵着手从补习街里走出来,朝他停车的地方走去。

    “没有哇,一切都很好。宝宝很好,我也很好。”柴霓微笑的回答,以为他问的是她的身体状况。

    “我问的是妳和段勤心见面时的事。”

    柴霓眨了眨眼,瞬间恍然大悟。“勤心是不是跟你说了什么?”

    “她稍微跟我提了一点,详细情形叫我问妳。”他点头道。

    “她真爱担心,我都已经说我会跟你说了。”柴霓无奈的摇头,但是心里却因朋友的关心而暖呼呼的。“妳真的会跟我说吗?”

    “当然!”她白他一眼。“虽然我不想让你担心,但更不想若发生了什么事再来后悔。尤其如果真的发生了什么事,即使错不在你,你也肯定会怪死自己。”她太了解他了。

    仇敬的反应是将她的手拿到唇边吻一下,感谢她在乎他的了解。

    “肚子饿不饿?有没有想吃什么?”他柔声询问。既然她都已经承诺会告诉他,这件事就不急,等回家后再说。

    “冰淇淋。我想吃Haagen-Dazs的冰淇淋。”她立刻回答。

    “在十二月天吃冰淇淋?”仇敬有些哭笑不得。

    “我就是想吃嘛。”

    他能说什么?只能驱车前往天母,载老婆到Haagen-Dazs的天母旗舰店去饱冰淇淋一顿,满足老婆的口腹之欲。谁教医生有交代,除了禁忌食物外,孕妇想吃什么就让她吃什么,吃得下才是最重要的。因为这突然的行程,两人回到家收拾好一切上床时,已接近午夜十二点。“好啦,请问。”在仇敬的怀抱里找到一个最舒适的姿势后,柴霓心满意足的开口道。

    “妳会不会累?如果觉得累明天醒来后再说。”仇敬将她的刘海拨到一边,柔声问道,不想她太累。

    “不会。刚才吃了冰,我觉得现在精神挺好的。”她笑咪咪的回应。

    既然她都这样说了,仇敬便无后顾之忧。

    “那家伙叫什么名字?你们分手后,他有再找过妳吗?”他直接切入正题。

    “顾家豪,没有。”

    “连一通电话也没有吗?”

    “没有。”

    “妳觉得他为什么会突然说要和妳重新开始?他说他从没有忘过妳,妳相信吗?”

    “谁知道他发什么神经,我干么要相信他?”柴霓翻了个白眼,露出一脸受不了的表情。“他对我而言,早就已经是过去式,连提都不值得一提。况且,当初说要分手的人明明就是他,现在又回过头来说他还喜欢我、忘不了我,真的很莫名其妙。不过他在说要和我重新开始前,有说我变漂亮了,这该不会就是他的动机吧?但话说回来,以前我很丑吗?”她蹙眉道。

    仇敬被她突如其来的发想逗得低笑出声,忍不住低下头吻了她一下。

    “段勤心说他是在听到妳怀孕之后才脸色大变的。妳觉得这是怎么一回事?”

    他问她。

    “其实,我有一个想法。”柴霓不再开玩笑,认真的对他说。

    “什么想法?”

    “我和他交往的时候,从没允诺过他想更进一步的要求,还常拿结婚之前不会做那件事当借口。现在我仍然未婚,却已经怀孕了,他会不会就是因此感到愤恨?这是我的第六感啦。”

    “很有可能。”仇敬若有所思的说,沉默了一会儿,“妳知道他住哪儿吗?”

    “你想干什么?”

    “送喜帖。”事实上是要去警告他离他老婆远一点,给他一个下马威。他若敢伤害柴霓一根寒毛的话,他绝对会要他吃不完兜着走。他的回答让她傻眼。

    “别开玩笑了,你想更加刺激他吗?”

    “有些男人需要酝酬灌顶一下,才会醒。”仇敬吻了吻她,说得风平浪静,天下太平。“给我他的住址和电话,他工作的地方最好也给我。”

    她怀疑的看着他。“你到底想做什么?”

    “放心,这件事交给我来处理。”他微笑安抚。

    “为什么听你这样说之后,我反倒更觉得不放心呢?”她目不转睛的看着他说。

    “要对妳老公有信心。”他再吻她一下。

    柴霓总觉得不安,脑袋转了一下,霍然决定道:“好吧,你什么时候要去送喜帖?我跟你一起去好了。”

    他一愣,没想到她会这样说。“我明天下班后直接送过去给他,那个时间妳不是有课要上吗?”

    “你可以等我下课后,我们再一起去。”

    “老婆,我不会把他吃了的。”他无奈表示。

    “如果你把他吃得尸骨无存没证据也就算了,但是如果把他打到半身不遂那就惨了。所以我还是跟去比较妥当。”

    他简直哭笑不得。“我不会这样做。”

    “不会才怪。”柴霓朝他做了个鬼脸,“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做了什么。”

    “我做了什么?”仇敬一脸疑惑兼茫然的问。

    “我的初恋情人。”她只说了六个字。

    仇敬遏制不住的浑身一僵,没想到她竟然会知道这件事。

    他只是不小心遇见那个男人,不小心认出了他,然后又忍不住对他身旁的女伴微笑了一下,谁知道那家伙就朝他冲过来了?重点是他又不是笨蛋,总不能呆站在原地被打吧?当然要还以拳头。这件事真的只是一个意外的插曲而已,她到底是从哪里知道这事的?

    “捷玉在现场,很开心的告诉我这件误打误撞、大快人心的事。”似乎看出他的疑惑,柴霓替他解惑,然后直视着他说:“但我知道这绝对不是误打误撞,对不对?”

    仇敬无奈的看着她,无言以对。

    “谢谢你替我出气,老公。”她伸手圈住他的脖子,献了一个吻给他。“但是你应该知道挥拳不能解决事情才对。”

    “所以这次我会和那姓顾的家伙好好地谈,妳放心。”他保证。

    “既然如此,那就让我跟嘛。”她微笑以对。

    仇敬完全没办法拒绝她,只好点头了。

    隔天晚上,柴霓下课后,仇敬在她的指路下,来到顾家豪位在三重市的住家楼下。

    “你真的要拿喜帖给他?”柴霓至今仍觉得这样做不妥。

    仇敬点点头。“妳有他的电话号码吧?打电话给他,叫他出来吧。”

    看他一脸坚定不移的表情,柴霓轻叹了一口气,只好将手机从皮包里拿出来,哔哔哔的输入一串数字,将电话拨出。

    电话响了几声便被顾家豪接起,她简单的跟他说她在他家楼下,有东西要拿给他,请他下来一下,他二话不说的立刻说好。完成任务后,她放下手机,却看见仇敬以一脸古怪的表情盯着她看。

    “怎么了?”她问他。

    “妳把他的电话记在心里?”

    “是记在脑袋里,不是心里。”她纠正他。

    “妳为什么还记着它?”连想都不必想,按得超顺手的。

    “不要告诉我你在吃醋喔。”柴霓一愣,似笑非笑的看着他说,然后解释道:“我从小就对数字特别敏感,一旦记住的号码,要忘记并不容易。”

    “意思是,那些和妳交往过的男人的电话号码,妳到现在都还记得?”

    她忍着笑,从容的对他点了点头。

    仇敬沉默的看了她一会儿,突然一本正经的说:“我也要去把我以前女友的电话号码翻出来,背在脑袋里。”

    “干么?”她有些傻眼。这是什么反应啊?

    “输人不输阵。”他认真的回答。

    她一呆,突然整个人笑不可抑。真是受不了他耶,就爱逗她!

    就在两人谈笑间,顾家豪从公寓大门里冲了出来,站在大门外左右张望的找着人。

    “是他吗?”仇敬问。柴霓点点头。

    “妳先待在车上,别下来。”他迅速地吻了她一下,柔声交代后,拿起放在车门边置物柜里的喜帖,径自推开车门走下车,笔直的朝顾家豪走去。

    “顾家豪先生。”他停在他面前。

    乍见一个陌生男人突然出现在他面前,而且准确无误的叫出他的名字,让顾家豪不禁露出了些许怀疑与防卫的神情。

    “你是谁?”他以带着距离的口吻出声问道。

    “我是柴霓的未婚夫,敝姓仇,仇敬。”仇敬直接表明身份。

    顾家豪微僵了一下,脸部表情立刻被冷硬与敌意所覆盖。“你想做什么?柴霓呢?是她打电话给我,为什么是你出现?”他冷声问道。

    “听说你不太相信她要结婚的事,所以我们决定亲自送张喜帖来给你。下个月二十七号,欢迎你携伴来参加我们的婚礼。”仇敬将手上的喜帖递给他之后,转身就走。反正,他来此的目的只是想搞清楚以后在哪可以正确无误的堵到他,等老婆不在身边时,他再来找他一对一好好的谈一谈。

    “干!”

    身后蓦然响起的粗话,让仇敬不由自主的停下脚步,转身面对他。

    顾家豪用力的将手上的喜帖丢到地上,怒不可抑的朝他恨声道:“你也只是得到我穿过的旧鞋而已,有什么好得意的?那个女人我睡到不要睡,在我之前更是不知道被多少人睡过―”

    顾家豪话没说完,已被一道带着劲风的黑影用力的压撞到公寓斑驳的铁门上,发出砰的一声巨响。

    一时之间,他根本就不知道发生什么事,只觉得肩膀与背都被撞得发疼,但是最难受的还是被紧紧压制住,几乎快要无法自由呼吸的脖子。

    他痛苦的挣扎,睁大了双眼,然后,他看见了恶魔。

    前一秒钟原本还温文儒雅的男人,突然化做恶魔般的逼近在他眼前,他的表情冷峻阴沉,眼神冰冷绝情,冷冽得让人不寒而栗。

    “这是我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警告你,如果再让我听见你毁谤她,或者是你敢伤害她一根寒毛的话,我会宰了你。”他说得非常冷静轻柔,顾家豪却发现自己正在冷颤。

    “住手,仇敬!”坐在车子里看见他们起冲突的柴霓,以最快的速度赶过来大声喝止。

    听见她的声音,仇敬立刻松开顾家豪,退后一步。

    “妳怎么下来了?”他转头看向她,已恢复他平时的温柔笑容。

    “你在做什么?”她问他。

    “没有呀!”他说得轻松惬意,就像刚才真的什么事也没发生一样。“走吧,我们回家。”他圈住她的肩膀,带着她往车子的方向走去。

    柴霓皱了皱眉头,忍不住回头看了另一个当事人,只见顾家豪整个人瘫坐在地上,就像是被什么吓到脚软,突然站不起来一样。

    “你到底对他做了什么?”收回视线,她忍不住好奇的问老公。

    “什么都没做。”

    “才怪,如果什么都没做的话,他会吓成这样?”她才不相信。“还有,你不是说会好好谈吗?为什么又动手了?”仇敬没有马上回答她这个问题,先扶她坐上车,自己再从另一头坐上驾驶座,关上车门后才对她说:“他把我们的喜帖丢在地上。”

    “所以你就动手打他?”

    “我没有打他。”

    柴霓眉头轻蹙的回想刚才的画面。的确,他没有打他,但问题是―“动手就是不对。”

    仇敬看了她一眼,然后很认真的问:“所以待会儿回家,妳要罚我跪算盘吗?”

    她一愣,冷不防又被他逗得笑咧了嘴。

    “你这个人实在是……”

    不知道该说什么,她伸手推了他一下,手却在半空中被他接了个正着,他嘴角带笑,温柔又深情的凝视着她。

    “我爱妳,柴霓。”

    心跳,因他这句话而缓缓地加快了起来。虽然这已经不是他第一次对她说“我爱妳”了,但是一样令她心动。

    “谢谢你爱我。”她柔柔地说,情不自禁的倾身轻吻他一下,还以深情。

    “我也爱你。”一个轻吻怎够诉说两人间浓得化不开的爱意?仇敬铁臂一伸,重新给了她一个热情的深吻,直到彼此都气喘吁吁为止。

    “我们回家。”他勉强抬起头来,声音沙哑的对她说,充满欲望与饥渴的双眼说明了回家后,他想对她做什么事。

    她轻颤,却充满了期待,点了点头哑声说:“我们回家。”

    结婚真的很累,但拜“有身孕”所赐,柴霓做了一个爽新娘,只需妆得美美的出席,坐下来吃东西就好,既不用被晾在台上听不认识的人胡扯一通,也不用敬酒,更不用送客。

    当然,她可以这么爽,也要感谢疼她的父母和宠她的公婆,他们完全舍不得累到她,尤其在听说她还曾经晕倒过之后,更是小心翼翼。

    不过正所谓有一好没两好,因为长辈们的过度担心,让她足足被禁足在家里一整个月,不仅被养得白白又胖胖,还差点没被闷死。直到她的妇产科医生再三保证她的身体状况良好,而且适当的运动有益孕妇的健康,不动反而糟,这才解除了她的禁足令。

    因为与坐月子的日子相撞的关系,她不得不放弃辞职后所遇到的第一次高考会计师的机会,不过她倒是一点也不觉得失望或难过,一来是她没认真准备;二来是机会多得是,来日方长;三来是因为她现在最爱的已不是她的会计工作,而是她腹中的孩子,以及愈来愈疼她、宠她,就快要把她宠上天的老公仇敬。

    孩子的性别是男的,他没有骗她,直接跟她说其实他心里的希望是女的,不过没关系,他很喜欢和她一起制造小孩的过程,所以他们再努力生一个女儿就好。

    她的反应是伸手槌他一拳,因为他竟当着公公婆婆他们的面说,害她又羞又窘。

    相对于他的失望,长辈们却开心得不得了。

    公婆是因为仇家有后而开心,爸妈则是为了这么一来她就不会再有生儿子的压力而开心。

    总而言之,婚后的她既是幸福的老婆,也是幸福的媳妇,更是幸福的孕妇,一直都很幸福。对了,顾家豪从那回他们送喜帖去给他之后,便不曾出现在她面前。由此可见,当初她和勤心的担忧果然是在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她不知道的是,那个君子是因为曾经遭到某人的恐吓,被吓得屁滚尿流后,才从小人变君子的。

    七月二十,天气很热,柴霓生下仇家的长孙,一个重达三千一百五十公克,长得又白又漂亮,而且身体健康的小男婴。

    隔天,他们的儿子已有两个等着想要嫁给他的新娘,分别是岳姗的女儿,和捷玉肚子里还没生出来的老二。

    七月天真的很热,还好有冷气的发明,让她坐足了四十天的月子没太难过。

    事实上要找到比她好过的新手妈妈还真难,因为儿子太可爱了,大家抢着照顾,让她在坐月子的四十天里,只有在喂奶时才需要抱一下儿子,其余时间都在当“凉母”。四十天下来,她连儿子的尿片都换不到三次,每天吃饱睡,睡饱吃,都快变成猪了。

    九月初,不知不觉已在台湾待了两个多月的婆婆返回美国,柴霓的生活顿时从天堂跌入地狱,差点没被儿子整死。还好有熟手妈妈岳姗和捷玉三不五时的帮忙,才让她好过些。不过即使如此,只一个月的时间,她还是把在怀孕和坐月子时吃胖的七公斤体重全数还了回去,恢复了怀孕前的窈窕身材,真是不知该哭还是该笑。

    “叮咚、叮咚。”

    门铃突然响了起来,吓了柴霓一跳,急忙从体重机上跳下来,快速跑到大门前轻声的说了一声“来了”,以免门铃继续响着,吵醒了好不容易才睡着的儿子。

    她先从门上的猫眼往外看,想确定来人之后再开门,结果却被门外站立的人吓了好大一跳。

    她迅速的把门打开,惊讶的对着才回美国一个月又跑回来的婆婆叫道:“妈,您什么时候回国的,怎么没有告诉我们?您是怎么从机场饼来的?快点进来。”怎么不见行李呢?“妈,您的行李呢?”

    “行李待会儿妳爸和敬儿会拿上来。小罢呢?在睡觉吗?”一个月不见孙子,仇母迫不及待的往房间走去,转眼便消失不见。

    爸?难道这回公公也一起回来了?柴霓轻愣了一下,有些疑惑。仇敬怎么都没跟她说爸妈要来的事呢?她连客房都还没整理耶,可恶!

    “小霓,妳怎么还站在那里,快点去换衣服呀。”看完孙子一饱思念之苦后,仇母从房里走出来,对着仍呆站在客厅里的媳妇说。

    “换衣服?”柴霓呆愣,脸上表情茫然不解。

    “对呀,待会儿就要出发了,不是吗?”仇母微笑道。

    “出发去哪儿?”她有些莫名其妙。

    “不是要去加拿大吗?”婆婆说。

    “加拿大?”她真的是愈来愈摸不着头绪。

    “难道敬儿到现在都还没跟妳说吗?他要带妳去加拿大度蜜月,现在去加拿大赏枫最好。妳不用担心小罢,我和妳爸会帮妳照顾的,快去换衣服吧。”婆婆恍然大悟的笑道。

    柴霓被这突如其来的消息给惊呆了,她怎么都没想到他会瞒着她安排这一切。

    如果他是存心要给她一个惊喜的话,他成功了,她真的既惊又喜,还充满了感动。

    大门这时被打开,仇父从门外走了进来,身后跟着帮忙提行李的仇敬。

    基于礼貌,柴霓应该要先开口唤声爸,向公公打招呼的,但她的喉咙却不知被什么梗住,完全发不出声音。

    婆婆救了她,因为她二话不说,迫不及待的就将公公拉往房间的方向,去看他们的金孙,客厅顿时就只剩下他们夫妻俩。

    “妈跟妳说了?”仇敬微笑的凝望着她,柔声问道。光看她眼泛泪光,一脸感动的表情,他就猜到了。

    “我没有准备行李。”她目不转睛的看着他,哑声说。

    “我都准备好了。”他微笑,“所有该带的东西,衣物、用品、护照、机票全都准备好了,妳只需要跟我一起去机场,坐上飞机就行了。”

    “我没看到你收拾行李。”她的声音愈显沙哑。

    “我趁妳睡着之后才收拾的。”

    “为什么?”

    “因为想给妳惊喜。”

    “为什么?”

    “因为我爱妳。”

    “为什么?”

    “因为妳是上天给我的赏赐,我今生唯一的最爱,为了能让妳幸福、快乐,我将穷极一生爱妳、疼妳、宠妳直到天荒地老。”

    柴霓情不自禁的投进他怀里,路起脚尖搂住他的脖子。“我爱你。”她对他说,然后深情的献上她的吻、她的情、她的一生。此心此情永不渝。

    仇母轻轻地把房门关上,留些隐私给儿子和媳妇。正所谓非礼勿视,但是还真的是好浪漫、好感动呀!

    “老公,你爱我吗?”遏制不住心里因感动而起的蝴蝶效应,她转头看向老伴,开口问道。

    仇父一愣,撇开眼道:“都老夫老妻了,说这个干么?”

    “老公,你爱我吗?”她绕到老伴眼前,再问一次。

    只见老伴的脸不知何时红成一片,他左转头右转头,始终避不开她导弹般的视线追踪,终于羞羞窘窘的丢出一句,“爱啦!”真是超级可爱的。

    仇母低头掩嘴偷笑,感觉幸福满溢。

    人生并非事事都能顺心如意,但只要有爱就有幸福与未来。

    “哇啊哇啊……”啊,未来在哭了。

    “嘘,乖孙别哭喔,奶奶抱喔,乖。”

    *欲知书呆女岳姗如何傻人有傻福,嫁到好老公,请看花园系列1216我的另一半之一《腹黑裴经理》

    *欲知曾胖到惹人嫌,如今秾纤合度的白捷玉如何改造邻居欧先生,让他成为抢手型男,请看花园系列1223我的另一半之二《憨实欧先生》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完美仇副总最新章节 | 完美仇副总全文阅读 | 完美仇副总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