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老公很英俊 第十章

作者 : 金萱

“妈,你什么时候到的,怎么不事先告诉我呢?”

接到母亲的留言后,屈竞立刻驱车到母亲投宿的饭店,打算接母亲回家住,虽然他一点也不想从海蓝的小公寓搬回家,但是既然母亲都来了,他总不可能让老人家一个人独自住在五十坪大的房子里吧?所以就只好先搬回家了。

不过幸好离他和海蓝结婚的日子不到一个月,这段时间他就勉强忍耐一下吧。

“妈,你的行李呢?”

房里看不到,他打开饭店的衣橱,发现母亲的行李竟然都已经打开来,整理好放进衣橱了。

“妈,你干么把衣服都拿出来?我之前不是告诉过你家里有你的房间,你想回台湾来玩随时都可以过来,不必住饭店吗?”

屈竞看向母亲,这才发现她的脸色不太对劲,好像在生气。

“妈,你怎么了?”他走向坐在沙发上的母亲。

“我不赞成这门婚事。”屈母突然冷冷的开口。

他瞬间呆住。“妈,你刚才说什么?”

“我不赞成这门婚事,你不可以娶那个姓言的女人。”她抬起头来,以一脸坚定的表情看着儿子。

屈竞呆若木鸡的看着母亲,根本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妈,你是怎么了?你之前在电话里听见我要结婚的事不是还很高兴吗?为什么现在的态度突然又变了?”他若有所思的沉默了一下后,怀疑的问母亲。

“那是因为我不知道你要娶的是那种女人!”屈母忍不住激动的握紧双手。

“哪种女人?”他不禁眯起双眼,沉声问道。

“一个有私生女的女人!”

“你是从哪里听说这件事的,妈?”他呆愣了一下,皱眉问道。

“原来你早就知道这件事了,却还要娶那个女人,阿竞,你真的太让妈妈伤心和失望了。”屈母伤心的说。

“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妈,海蓝她——”

“不是那样是怎样?”她激动的打断他,“一个有私生女的女人,你怎么会喜欢上?这种生活不检点,私生活乱七八糟——”

“妈!”屈竞忍不住大声的打断母亲,“海蓝不是你说的那种女人,你连见都没见过她,为什么要这样说她?”

“我说错了吗?一个有私生女的女人……”

“那个私生女是我的亲生女儿。”

屈母张口结舌的看着儿子,露出一脸呆滞的表情。“阿竞,你……你刚才说什么?”她缓缓地伸手捂住胸口,颤声问着。

“海蓝所生的女儿是我的亲生女儿,也是你的孙女,妈。”

她仍然呆滞的看着儿子,一时之间无法理解他所说的话。

亲生女儿?孙女?这种事怎么可能会是真的,儿子才到台湾多久的时间而已,这根本就不可能呀。

“阿竞,你确定吗?这种事……”

“海蓝是我在四年前发生车祸之前所交往的女人,也是我今生唯一真正爱过的女人。”

屈母蓦然露出震惊的神情。“四年前?是那个女人……”

“妈,你说什么?你以前就认识海蓝、见过她吗?”

“不……”

“妈,你见过她对不对?”屈竞倏然抓住母亲的手,大声的问。

而她不知所措又不安的神情已间接承认了一切。

“妈,什么时候?你在什么时候知道她、见过她的,为什么你从来都没有跟我提过她的事?为什么?”他激动的追问。

“我不认识她……”

“妈——”

“我真的不认识她,一开始都是听你爸说的。”屈母犹豫的开口。“他说你被一个爱慕虚荣、花钱如流水的女人缠上带坏了,所以他用了点关系冻结你所有银行的户头好逼你回家,另一方面则是想让你看清楚那个女人喜欢的只是你的钱,没有钱就什么都不是了。

“你果然过没多久就回来了,但是却和你爸大吵了一架,还说你要娶那个女人,你爸被你气得心脏病发,而你在气冲冲的冲出家门没多久后,就传来出车祸的消息,车祸让你失去了近两年来的记忆,你爸感谢老天,因为你们父子俩所有的不愉快都是在那两年才发生的。

“后来我们说了些谎,让家里的气氛回到以前和乐的模样,大家都忘了那个女人,可是大概过了一年之后,突然有个年轻的女人找上门来指名说要找你。”一顿,她以有些不安的语气说:“我对她说了些谎。”

“你对她说了什么谎,妈?”屈竞迫不及待的问。一年后,就是她突然死心决定放弃他的时间。

她犹豫了一下,才缓缓地又接下去,“我说你不愿意见她,说她只是你众多女朋友中的一个,你对她不是真心的,你不想见她就是最好的证明,要她忘了你。”

屈竞露出一脸震惊与苍白的表情,瞬间跌落沙发中。这就是他一直想不透的原因,原来……

“对不起,阿竞。”屈母歉疚的红了眼眶。

“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我以为她不是个好女人……”

“你根本就不认识她,凭什么这样认为?”

“我……是听你爸说的,而且你那阵子花了好多钱,我以为……”

“以为她又是来骗钱?她要骗钱为什么要等一年?她要骗钱为什么不带女儿过来?她要骗钱只来了一次就没有再来?你怎么可以连问都没问过我就乱说话,事后还当作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你怎么可以?”

“对不起,阿竞。”

除了这句话,她不知道自己还能说什么,怪只怪她当初护子心切盲目了双眼,才会让屈家的子孙流落在外,如果她不要这么糊涂就好了,这样阿竞的爸爸在病死之前至少也能看到孙女,抱过孙女。

“阿竞,妈真的不知道她替你生了一个女儿,她没有说。她真的替你生了个女儿吗?”她仍觉得难以置信,她真的有一个孙女了吗?这是真的吗?

屈竞大受打击的摇着头,什么都不想说的起身就走。

“阿竞!”屈母慌张的起身拉住儿子的手,“你要去哪儿?”

“你让我一个人静一静,妈,我现在没办法原谅你。”

“阿竞……”

“对不起。”拨开母亲请求的双手,他头也不回的转身离开。

******bbscn***

乍见停在公司楼下那辆眼熟的RX340时,言海蓝忍不住停下脚步呆愣了一下。

那是屈竞的车吗?他不是说要去接他母亲回家,今天没办法来接她下班吗?怎么又跑来了,而且也没打电话告诉她一声呢?如果她今天没加班的话,他们俩不就错过了吗?

那是他的车没错吧?

带着一丝不确定与怀疑,她定向停在路边的车子,先确定车牌号码没有错,这才伸手去开车门。

锁着?

第一次去开他的车门却碰到车门是锁着的,言海蓝再次呆愣了一下,随即将脸贴近车玻璃,想确定他的人是不是在车上,或者是有事下车去了。

他在车上,整个人趴在方向盘上。是睡着了吗?他到底在这里等她多久了?

她伸手敲敲玻璃窗,扬声叫道:“屈竞。”

最好车内的他并没有睡熟,她一敲车窗,他就醒了。屈竞抬起头来看见站在车门外的她梭,立刻伸手将锁住车门的中控锁打开,让她可以开门上车。

“你怎么来了?不是说要去接你妈妈吗?你来等多久了?为什么不打电话告诉我一声?”她边上车边问,没注意到他的样子有点儿奇怪,直到他始终默不做声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她转头看他这才发现。

“怎么了?”他的脸色好难看,既苍白又憔悴。

他仍旧没有开口说话,却突然伸手将她拥进怀里,而且是很紧很紧的那一种。

“屈竞?”她担心的叫唤着他,不知道他到底是怎么了。

“对不起。”他忽地开口道歉,明显沙哑哽咽的嗓音吓了她一大跳。

“怎么了,为什么要跟我说对不起?”她不解的柔声轻问,挣扎着想抬起头来看他,他却紧紧地将她压在颈间,不让她抬起头来。

“我妈她伤害了你。”

“什么?”

“那年你来找我,骗你说我不想见你的人是我妈。”

书海蓝瞬问呆住了。“你……妈?”

“她以为你是为了钱才接近我的,所以为了把你赶走,她说了一堆谎话。”他轻轻地点头,嘎声道。“她没有对我说过这件事,甚至于连提都没提过,因此我不知道你来找过我,不知道你等了我一年,等到的结果却是……”他突然哽住了嗓音,再也说不下去。

似乎可以感觉到从他心里流泄出来的心疼、悔恨和痛苦,言海蓝张开双手拥抱他,轻轻地拍抚着他。

“一切都过去了,现在我们又在一起了,而且很幸福,这才是最重要的不是吗?”她轻柔的安抚他。虽然她有点愕然也有点吃惊,但是一切都已经过去了,不是吗?

他在一瞬间又拥紧了她一些,却什么都没有说。

“屈竞,你妈妈呢?”她让他静静地抱了几分钟后才开口问。

“在饭店里。”他沉默了一会儿才回答。

“饭店里?!”她惊讶的叫出声,伸手轻轻将他推开,“你不是去接她回家吗?为什么她还在饭店里?”

他在夜的阴影中沉默不语的看着她,她看不透他的表情。

“屈竞?”

“为什么你不恨她也不怪她,还这么容易的就原谅她?”他伸手轻抚着她的脸颊,哑声问道。

“大概是因为恨人不是我的强项吧。”她开玩笑的说。

他怔忡的看着她温柔的脸,感觉先前所有愤怒、怨恨,心疼、懊悔、伤心的情绪,慢慢地被一股柔情所包围。

言海蓝伸手覆住他轻抚她脸颊的手,将它拿到唇边轻轻地印下一吻。

“其实实话应该是,因为我爱你,因为她是你妈妈。”她凝望着他双眼,温柔的微笑道。

心脏因她的话在胸口剧烈的鼓动着,屈竞震慑的看着她,久久不能言。

“干么呆呆的?”她笑着的轻碰他的脸。

“再说一次。”他瞬间握住她的手,沙哑的要求。

“说什么?”她愣住。

“刚才那句话。”

“刚才?”她眨了下眼睛,突然恍然大悟的莞尔一笑。“我爱你。”

“再说一次。”

“我爱你。”

“再说一次。”

“我爱你。”

“再说一次。”

“你到底要我说几次?”她忍不住娇嗔的抗议。

他温柔的抬起她的脸,以拇指轻抚着她的脸庞,然后倾身亲吻她一下又一下之后,才抬起头深情款款的凝望着她,哑声要求说:“再一次就好。”

她闻言不禁漾出一抹微笑,那笑容好美好美,美得让他失神。

“我爱你。”她深情的说。

屈竞喉咙发紧,无法说话只能吻她,温柔、怜爱又深情的吻她。

谢谢你爱我。他在心里对她说。

******bbscn***

双方家长一见面,原本简单的婚礼瞬间变得复杂了起来。

其实也不能这样说,只是年轻人喜欢的是简单,老人家喜欢的却是热闹,所以最后决定订婚结婚仍在同一天不变,变的只是宴客的场所从大饭店改成大操场,从席开五十桌变成席开一百桌而已。

所以楼上纠楼下,阿爸纠阿妈,大家拢来呦!

结婚当天,言海蓝的私生女首度曝光,漂亮得像个洋娃娃般的娃娃一下子便掳获了所有叔叔、伯伯、阿姨们的心,让大家顿时全忘了私生女这件事,只有萧美玲、李静盈和陈慧情三个人仍然心有不甘,有意无意的提醒大家这件事。

老天爷怎么能够这么不公平,不仅让言海蓝钓到一个英俊的金龟婿,连她的私生女儿都长得这么漂亮,人见人爱,这实在是太令人嫉妒、太不公平了!

“啊!是你们三个!”

突闻惊叫声,抬起头来就看见副总裁的妈妈大步朝她们走来,萧美玲等三人不由自主的浑身都僵直了起来。

天啊,她们怎么会这么倒霉,一百桌的客人何其多,为什么还能让她们遇见不该遇见的人呢?她们完了!

“伯、伯母。”萧美玲僵硬的叫道。

“你们三个都来啦,我一直想要谢谢你们那天请我吃饭说,那天真的是谢谢你们,谢谢。”屈母一脸笑意,感谢的说道。

萧美玲戒慎的看着她,不确定她是不是在讽刺她们。

“另外还有一件事我一直想跟你们说,那就是关于娃娃——也就是海蓝的女儿的事。其实娃娃也是我儿子的女儿啦,亲生女儿,也是我孙女,这件事都怪我老糊涂,才会在三年前棒打鸳鸯,硬生生的拆散他们俩的姻缘,害娃娃以私生女的身分被生了出来,好家在老天有眼,没让我这个老糊涂就这样犯下大错。

“我要说的就是这件事啦,海蓝是个好女孩、好媳妇、好妈妈,你们可别听那些胡说八道的谣言,那些都不是真的,说那些谣言的人都是没有口德的人,会有报应的。好了,你们待会儿就多吃点,我去招呼其它客人了。”

拍拍她们又挥挥手,屈母来时突然去时快,一下子又没人人山人海的宾客之中。

萧美玲三人呆若木鸡的立在原地,表情同样震惊而且呆滞。

“是我的耳朵出了问题吗?你们有听到吗?”萧美玲问。

“原来他们早在三年前,不,四年前就有一腿了。”陈慧情呆呆的道。

“往好的方面想,我们是虽败犹荣,谁会想到蓝海人会早了我们四年的时间对副总裁伸出魔手呢?虽败犹荣。”李静盈喃喃地说。

三个人沉默了一下,同时对看一眼,又同时点了点头,然后异口同声的表示,“没错,虽败犹荣。”

******bbscn***

没让任何人有机会闹洞房,屈竞安静的抱着他的新娘入洞房,这一天对他们俩而言整整迟了四个年头。

他将新娘放到床上,安静的坐在她身旁凝望着他的新娘。

经过一天的折腾,她脸上的新娘妆早就已经花了,甚至于还有些龟裂,但却仍是他所见过最美丽的新娘。

他的新娘,他的老婆。

“老婆。”他感动的叫道,“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老婆了。”

“而你是我老公。”言海蓝微笑着回应。

“老婆。”她的回应让他忍不住又叫了一次。

“老公。”她也再度回应他的呼唤。

屈竞突然闭上眼睛,像是无法承受此时此刻如此幸福的感受似的。

“我们真的结婚了吗?”他睁开眼睛凝望着她问,总觉得现在幸福得不像真的一样。

她笑着倾身亲吻了他一下。“是真的。”

“如果这是一场梦,千万不要叫醒我。”他呢喃着也倾身吻她。

她忍不住轻笑出声回应他的吻,一会儿之后,她伸手推了推愈吻愈深的他。

屈竞抬起头来看她。

“我要先洗澡,脸上的妆让我觉得自己戴了个面具,头上的发胶则像戴假发。”言海蓝说。

“好,我帮你洗。”他看了她一会儿,随即点点头。

她倏然睁大双眼,脸色迅速的染上一抹淡红。

“我自己洗。”她说完起身定向浴室的方向,怎知他却从后方追了上来,突然将她拦腰抱起。

“屈竞!”她又笑又叫。

“我帮你洗。”他坚持的重申,眼底写着的却是他毫不隐藏的目的与。她顿时觉得心跳加快,连呼吸也一样。

“你居心不良。”她看着他沙哑的说。

“为表公平,我不介意你也对我居心不良。”他表情暧昧的对她咧嘴一笑。

“!”她不禁伸手娇嗔的轻槌他一下。

“我什么都还没做哪里色了?”他无辜的扁了扁嘴,抱着她走进浴室里。

“思想。”她戳着他的头。

“思想?”他看她的眸光突然加深变黯,“你怎么知道我在想什么?”

“想也知道。”

“说来听听。”

“不要。”她迅速的拒绝。

“那我说?”

“不要。”她叫道,但他却不理她,迳自将他想对她做的事说出来。

“我想帮你洗澡,用手抚遍你全身每一吋肌肤,用嘴巴亲吻它们。”他沙哑的对她说;“我想对你为所欲为,在浴缸里占有你,让你骑在我身上……”

“别说了。”她倏然伸手捣住他嘴巴,一张脸涨成了羞人却也迷人的桃红色。

他将她放下来,先亲吻她放在他唇上的手一下,才伸手将它拿开。

“是,不要用说的,我们用做的。”他目光炽热的凝望着她,哑声说道。“今晚是我们的新婚之夜,所谓春宵一刻值千金,我们不用说的,用做的。”说完,他吻住她。

是啊,所谓春宵一刻值干金——

嘘,别打扰他们。

结婚快乐。

全书完

想知道言海蓝的死对头如何嫁给一个有钱的老公和如何觅得一个年轻的老公吗?请看——

花园系列744呛老公之一《我老公很有钱》

花园系列760呛老公之二《我老公很年轻》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我老公很英俊最新章节 | 我老公很英俊全文阅读 | 我老公很英俊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