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爱人爱吃醋 > 第十章

爱人爱吃醋 第十章

作者 : 季荭
    “把那个混账男人忘了,从现在起,你心里只准有我欧传伦一个人。”醋意十足的愤怒吼声在空气中级窜。

    醋劲大发的男人,怒气是一发不可收拾的。瞧,他那双原本迷死人的眼睛,现在仿佛两朵黑沉沉的云,再看看那些被抛落在地板、玄关的抱枕,和被踹歪了的沙发……这情况真是怪可怕的。

    从他们一回到家,欧传伦就一直是这个样子。

    “你可不可以……”音量稍微小一点。

    范丝莲双手捂住耳朵,因为欧传伦的声音实在大得吓人,她缩在角落,不敢往前一步,生怕一不小心就会被“抱枕飞弹”击中。

    他吃起醋来的模样实在太吓人了,范丝莲无法估计他的身体里到底蕴藏了多少惊人的怒气。

    “他为了别的女人和你解除了婚约,你该死心了,不准再想起他!”又是一声蛮吼,附带一只抱枕从她眼前飞过,掉落在地板上。

    她的耳膜又一阵嗡嗡作响,头昏脑胀。

    “那你可不可以……”别又突然大声吼叫、乱扔东西,她的耳膜快被震破了。

    “我说的话,你到底有没有听清楚?”再来一句狮吼,将范丝莲吓得僵在座位上,“说呀!你回答我呀——”

    那么大声,不仅她的耳膜受不了,连头都痛了。这男人,吃起醋来简直像发疯了一样。

    她瞪着他的侧脸,深吸口气,拎着碍事的裙摆直冲上前去,决定开始反攻。

    “你别再吼了,我明白地告诉你,我和褚翰锡……”她如法泡制,大声地对着他的耳朵吼了回去。

    空气在瞬间凝结。紧握成拳的手稍微放松了一点,盛怒中的欧传伦平抚暴躁的情绪,缓缓地抬眸迎上范丝莲的注视。

    “你把刚才的话,再说一次。”深邃沉黑的眸瞪凝向范丝莲美丽的脸庞。

    “我说得那么大声,你没听清楚吗?”她双手叉腰,努努小嘴。

    他的脸微微扭曲了一下,两道浓眉挑得特高。

    “再、说、一、遍。”他俯低俊脸,扣住她尖美的下颌,缩短彼此的距离。

    “我……我和褚翰锡真的没有婚约关系,我们两个人会在一起完全是为了躲开那些烦人的长辈们,还有身旁不时绕着我们嗡嗡叫的工蜂和花蝴蝶。相信我,这只是权宜之计,这几年来,我们之间压根儿什么事都没发生过。”范丝莲的小手安抚地拍拍他的胸膛,脸上漾起甜丝丝的灿烂笑容。

    那抹甜笑挺诱惑人的。不过,他可没这么容易被拐住,仍旧带着复杂的神情,瞪着她甜美诱人的笑靥。

    “真的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他曾当场逮到姓褚的吻她,这叫什么事都没发生过?!“可是你的唇被他亲过了……”

    “只是一个吻而已,你别那么小气,好不好?”她哄着他,“除了亲吻之外,我们真的、真的没有任何更亲密的接触了。”

    “真的没有吗?”他不相信,心里还是非常嫉妒。

    “你不信?”灿美的笑容凝在嘴边,眉头轻轻皱起,“既然你不相信就算了,反正我也没什么损失,大不了就是我们不要在一起,从此分道扬镳,你走你的路,我过我的桥——”小手往他胸膛用力一拍,她拎着裙摆,嘟着红唇转身就要走人。

    结果,她才走没两步,他立刻像一阵狂风似的,夹带着雷霆万钧的气势,将她锁入一双健臂之中。

    果然如她所料,他根本就沉不住气。

    “闭上你可恶的小嘴,你休想我会答应和你分手。”他的吼声惊人,范丝莲被他紧抱在怀中,半luo的背触碰他温热的胸膛,“还有,以后你少和那个姓褚的男人来往,我讨厌他。”

    喔哦!又来了。得意甜美的笑容再次在她绝美的脸上绽放开来。她格格地笑着,转过身仰起小脸,主动吻上他紧抿的唇。

    “大人说的是,我会尽量避开你的‘假想情敌’的。”空气中弥漫着酸酸的醋味儿,范丝莲失笑地摇着头,“亲爱的,你吃醋的样子真是好玩极了。我想这会儿社交圈的人都知道,‘伯登时尚’的欧大设计师是个醋坛子喔!”她抵着他的唇,娇声呢喃。两条粉臂搂紧了他的颈子。

    他邪恶地扬起眉来,“好玩的还在后头呢!”抱起她,大步往房间走去,好戏才正要开演。

    “欧传伦,今晚不行,我受不了的——”

    不理会佳人的抗议,他踢开了房门,下一秒房门便被大力关上。

    两人双双跌落在大床上,好玩的游戏开始喽!

    ***

    在天气凉爽的四月,“伯登时尚家具馆”正式开幕。

    成千平米的灰色建筑物,就位于有着茂密绿荫的行道树后方。抬眼一望,融合了现代与古朴之美的建筑物,总能引人发出一声赞叹。

    走进馆内,赞叹声更是不绝于耳,众多的米兰时尚新品,独到的简约风格设计,精良意大利古典工完美呈现在每个人的眼前。欧传伦的新作,为T市的家具界呈现出一场充满讶异、惊叹、趣味又相当优雅的演出。

    今日,受邀前来参加开幕酒会的宾客众多,在社交圈人缘一向极好的范丝莲,忙碌地穿梭其间,尽责地招待每一位宾客。

    “小野,欧总裁呢?”从开幕剪完彩之后,欧传伦就不见人影了。因此范丝莲抓来一名现场销售人员追问。

    “我没有看到他啊!”

    “霓,你有看见吗?”

    “半小时前,我看见他往办公室走进去。”设计师秦霓对她比了比办公室的方向。

    “谢谢,我知道了。”范丝莲高雅迷人的身影迅速往办公室移动。

    身为首席设计师,他可是今天的灵魂人物,所有宾客、媒体都想争相一睹他的丰采,仔细地访问他,可是他却溜得不见踪影。

    “叩叩”!来到办公室前,她有礼貌地敲了一下门。

    “请问有人在里面吗?”

    没人回应。她眉头纳闷地皱起,难道他不在里头吗?

    手握上门把,轻轻打开了门。

    “哈啰!亲爱的欧大设计师,你在里面吗?”她把头探进去,仿佛对着空气说话。

    咦?没人。他究竟到哪里去了?!

    粉肩颓然一垂,她正想退出办公室、关上门时,突然一只健硕的臂膀从门后伸了出来,捉住她纤细的粉臂,把她逮进了办公室。

    “欧传伦,你别吓我!”惊呼一声,她被扯进他宽阔的怀中,背抵在门板上。

    “砰”!一手把门给关上,他将她困在门板与自己的胸膛之间。

    “别出声。”欧传伦勾起她的下颌,渴望的吻落了下去,含住了她的惊呼。

    尝到了甜头之后,他才心满意足地放开了她。

    她偎着他,娇喘吁吁地抬起眸,羞怯地望着他。

    “你看起来好像很累的样子。”纤葱玉指无限心疼地抚上他略显疲态的脸庞。

    “两个星期以来不眠不休地赶工,的确是累坏了。”他倚在她瘦削的肩上咕哝道。

    “幸好,一切都就绪了,从今天开始你就可以好好休息了。”她抱住他精壮的腰,整个人紧偎着他。

    “恐怕没这么好运,事情还多着呢!”大手搂着她的腰肢,鼻间嗅着她的馨香,所有的压力、疲惫都因为她的出现而释放。

    “还有什么事得忙?”和他紧紧依偎,交换温柔的感觉真好。

    “包雷尔半小时前来了电话,要我尽快回米兰一趟。”看来这位总裁大人是想把他累到死才甘心。他才刚刚松了一口气,还来不及换气呢!马上就被他征召回总公司效命。

    “回米兰?!‘包大人’未免也太狠了吧!起码也给你放个假嘛。”一想到那儿有个缠人的花痴总监唐雪芮,范丝莲心底浮上了不好的预感。

    这个唐雪芮,脸皮简直厚到不行。她对欧传伦充满了不轨的意图,欧传伦这一回去岂不给了她大好的机会?这下子要是不跟紧一点怎么行?绝不能因一时大意而失了荆州。

    “你能跟我一起同行吗?”就在范丝莲想要主动开口要求的同时,欧传伦已经先提出邀请了。

    “当然,要不然你如果……”趁她不备,被“母狼”连皮带骨吞入腹中,那还得了?范丝莲话说到一半,赶紧住口。

    “我怎么了?为什么话说到一半却不说了?”欧传伦察觉到她异样的心思,单指勾起她的脸蛋,细细审视着神情诡异的她。

    她那点心思,他怎么会不知道?想不到他人还在这里,她就已经吃飞醋吃到米兰去了。欧传伦不由得失笑,他险些忘了,他的爱人醋劲也不小呢!

    “没事、没事。”她凑上唇啄了他光洁的下巴一下,拍拍他的脸颊,“你预定什么时候启程回米兰呢?”

    “大后天。出发前你手边的事情能处理得完吗?”抓住她的小手,绕到自己的颈子后,他的手则绕到她的腰后,掌心抚着她的背脊,目光锁定她的颈子,在上面照下无数绵绵细吻。

    “应该可以的。”范丝莲仰高颈子承接他的绵密细吻,心头盘算着回头进公司埋头加班的事,她非得在启程前把所有重要的公事解决不行。

    “喔!对了,到米兰之后,我介绍我一位远房侄女给你认识,她个性开朗,迷人又漂亮,你应该会很喜欢她的。”他的长指挑开她衬衫上的一颗扣子,唇缓缓往雪嫩的胸部移去。

    “但愿如此。我也很想见见你的侄女……”范丝莲脑海浮现的是一个可爱俏皮的小女孩影像。她轻轻娇吟了一声,任由他的唇在她的肌肤上烙下印记。

    他也很期待。

    ***

    米兰

    欧传伦所选的这家餐厅,是停泊在运河边一艘六十尺长的船屋,这里除了供应餐点之外,晚上十点半之后还有爵士乐团的演奏。

    由于时间还早,所以并没有表演,此时船屋里正播放着蓝调音乐。

    范丝莲对这里轻松的气氛感到惊奇。

    “这里挺棒的,你常来这里?”范丝莲十分雀跃,自行选择了个靠窗的位置,她几乎是一踏进这间船屋就喜欢上这里了。

    “来过几次。”欧传伦将她兴奋的表情烙进眼底,漂亮性感的嘴角隐隐藏着笑意。

    “坐啊!”她的俏臀腻上了沙发,对他比了比对面的座位。

    对此欧传伦可有意见了,“我坐这里。”他和她并肩落了座。

    位置虽然宽敞,但他高大昂藏的身躯一加入,顿时变得局促。

    欧传伦的臂膀搂着她,她可以很清楚地感受到他的体热,还有那结实如钢铁般的肌肉线条。

    “这样有点儿挤,你何不坐到对面去?”她感到有点纳闷,对面明明空得很,他却硬要跟她挤。虽然彼此的关系已经很亲密了,可是待会儿他的小侄女也将加人他们,在小女孩面前表现得太过亲热的话,似乎不大妥当。

    “能有机会和美女肩并肩坐着用餐,我岂能错失?”他的长臂绕过她细致的腰肢,欺近她的颈子,鼻尖磨蹭着她柔嫩的肌肤,另一手也没闲着,抚摸着她的大腿。

    “拜托,这里是餐厅,你可不可以别这样——”她坐立难安,脸颊浮上两抹红艳。

    “我饿了啊!”他慵懒的目光微微一偏,落在她羞红一片的脸蛋上。

    “饿了就点餐吃,我又不是你的食物。”范丝莲窘迫地拍掉他摆在她大腿上那只不安分的大手。

    “我亲爱的侄女还没来,现在点餐太不礼貌了。”所以他只好暂时先找她解解馋喽!

    “说到你的侄女,你和人家约几点?她会不会迷路?”刚刚拍掉的大手又迅速爬回她的腿上,范丝莲胀红着脸,生气又恼地推开他,立即起身换了座位。

    没吃到豆腐。他状似可惜地叹了一声,耸了耸肩,“她够大了,应该不至于迷路——说人人到,她这不就来了?!”欧传伦的视线移向船屋的入口,他那位远房侄女欧妮娜以一身帅气的驼色皮衣、短裙出现。

    “来了?!”背对着人口的范丝莲,欣喜地转身,“什么?!你、你的侄女是……妮娜?!”这一回头,她脸上的表情马上惊愕得僵住,硬生生地倒抽了一口气。

    老天!哪有什么小女孩,那根本是一个成熟美艳的女人,而且还是——她的同窗好友,欧妮娜。

    不会吧?!他是妮娜的堂……堂叔?!

    事情怎么会这么巧勒?!“你、你……”她倏地回眸,瞪着他促狭的笑脸,她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简直是丢脸丢到了极点,“欧传伦,你真可恶,竟敢耍我?!”范丝莲气呼呼地拍桌,娇斥一声。

    原来……原来那晚的事他全知道,而她从头到尾都被傻傻地蒙在鼓里。

    “你放心,我不会把你偷窥我的事告诉妮娜的。”

    他坏坏地咧嘴皮皮一笑,一排牙齿白晃晃的,看了真刺眼。

    “嗨!丝莲,这真是太令我感到讶异了。我没想到堂叔的爱人竟然是你,这实在太巧了。”来到桌前的欧妮娜,惊喜万分地抓着范丝莲大叫。

    “是、是呀……缘分实在巧合得令人不可思议……”在欧传伦令人发指的奸诈笑容之中,范丝莲尴尬地回应欧妮娜的话。

    月光、霓虹灯光交错投射在运河上,河面水波荡漾,好不迷人。今晚真是一个令人惊喜的夜晚。

    喔!不只是今晚而已,一切全都是那么的令人惊喜,不是吗?!

    【全书完】

    编注:想知道范丝莲是怎么捉弄褚翰锡和他的娇妻沈柠的吗?请看《真情拿铁》。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爱人爱吃醋最新章节 | 爱人爱吃醋全文阅读 | 爱人爱吃醋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