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婚事大吉 > 第十章

婚事大吉 第十章

作者 : 季荭
    经过长时间飞行,牟以琛终于抵达纽约,他跟随行的特助下了飞机来到机场大厅,搭上饭店派来的车子,前往下榻的饭店。

    一进到饭店里,牟以琛和特助各自先回房整理行李和休息。

    牟以琛先洗了个澡,纾解长途飞行的疲惫,洗完澡后他只穿上浴袍,坐在靠窗的古典办公桌前打开公事包,拿出合约打算详细阅读,为明天的会议做准备。

    叮咚!

    他才刚坐下来,房间里的宁静立即被破坏。

    他拢紧原本敞开的浴袍,将腰带绑好,走到房门口将门打开。

    “什么事?”门外站着应该在自己房里休息的特助。

    “总裁,事情不好了!”特助洗完澡后便打电话回台湾跟秘书接洽,告知秘书他们已经抵达纽约,联络一些事情,没想到才接通电话,秘书立即着急的报告一件急事。“张管家说总裁夫人留下一封信离家出走,已经整整一天没有消息了。”

    而这段时间他们正好在飞机上,根本无法取得联系,而且抵达纽约后,牟以琛的手机一直没开机,他所有的心思都放在公事上。

    “什么?”牟以琛脸色立即一变,他转身大步走向办公桌,拿起手机立即开机,手机上果然有来自秘书和管家的紧急留言。

    他立刻打电话回牟宅,电话是管家接的。

    “孙少爷,你可回电了,我们一直找不到孙少奶奶,孙少奶奶没有回娘家去,我也不知道孙少奶奶朋友的电话,现在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老管家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接到主人的电话,马上禀报。“孙少爷,我该怎么办?”

    “小媛是什么时候离开家里的?”他不敢相信只是为了要不要生孩子的事,她就气到离家出走,一点也不想想自己的身体状况?!

    “今天早上八点多。”中午时仆人到门口的信箱收信,才看见孙少奶奶留下的信件,管家这才知道原来孙少奶奶早上出门时,就已经打算离家出走了。

    “你马上把信件传真给我看,我这里的号码是……”他走到电话旁翻阅饭店说明,说出了一串号码。

    “好,我马上把信传过去。”管家挂上电话,拿着信件跑上二楼书房,把信件传真出去。

    牟以琛结束通话后,立即打电话给饭店柜台表明有一张传真即将传过来,他告诉柜台他会亲自下去收这封传真信件。

    “总裁,我马上下楼帮你下去拿传真上来。”站在门外的特助主动说道。

    “我自己下去拿,你立刻帮我订机票安排车子,我要搭最快的班机回台湾,另外跟行销部杨经理联系,要他立刻赶来纽约。”

    话一说完,他立即打开衣柜准备换衣。

    特助知道事情不能耽搁,帮上司将房门关上后,马上衔命回房去处理。

    牟以琛匆匆穿上衬衫和西裤,迅速离开房间,搭电梯下楼来到饭店大厅。

    “牟先生,这是你的传真。”高大的身影来到柜台前,一小时前才帮他办入住手续的饭店服务人员认出他来,立刻将刚收到的传真递交给他。

    他接过传真,低头一字不漏的将信件内容快速看了一遍——

    琛:

    当你看见这封信时,我已经离开台北了。

    我决定离开你,想必你一定会很生气、很着急,但我不得不这么做,因为留下来只会让我面临更大的痛苦抉择,所以我只好离开你。

    请你别为我担心,我保证我会过得很好,我的离开只是暂时,终有一天我会回到你的身边。

    爱你的丝媛留

    怎么事情会变成这样?

    她到底在写些什么?既然爱他,为何还要离开?

    就为了他不想要孩子?她就用离家出走这种手段来逼他吗?

    不!她不是那种会耍心机和手段的女人,除非……她怀孕了!她担心他强硬的要她将孩子拿掉,所以选择离开!

    该死的自己,他怎么没有多注意一下她的反应?假如她真的已经怀孕,那么他那天的态度铁定伤害了她,让她慌乱无措。

    牟以琛痛苦的将信件捏在手里,脸色铁青,神情除了惊愕还有恐慌。

    他知道,他一定没猜错!

    当时她曾提过“万一”这两个字,而他没有多想就给了强硬又冷酷的回应。

    牟以琛这时真想将自己狠狠打一顿!是他自己把孙丝媛逼走的,现在他谁也不能怪,只能怪自己。

    ***

    一个月后——

    整个月,牟以琛都在提心吊胆跟极度担忧中度过每一天!

    经过调查,孙丝媛在离家出走的当天曾到医院做过产检,这证实了牟以琛的猜测。

    她怀孕了,却选择离开他的身边,连手机都关机,让他完全联络不上。

    她一定很怕会被他逼着堕胎,宁可一个人在外面独立生活,也不愿意跟他在一起。

    他不怪她,因为是他自己把她逼走的,她为了保住肚子里的孩子,不得不暂时离开他。

    但她可知道,她这一走只会让他更自责、更担心?

    这一个月来,他没有一个晚上睡好觉,他一方面透过征信社寻找她,一方面用工作来麻痹自己。

    原以为找她应该不难,只要到剧场找人问,很快就能有消息,但没想到孙丝媛却临时把剧场收了,让征信社的调查出现困难。

    好不容易找到了几个剧场的工作人员,却是一问三不知,唯一可能知情的是花筱蔓,可是花筱蔓就跟孙丝媛一样难找,显然她们两个应该在一起,这让找人的难度大大的提高。

    这一个月来,他好想念她,他想要告诉她,他改变想法了,他要陪着她度过孕期,他会找最好的医师帮她接生,他不容许自己让她和孩子有任何的闪失。

    小媛,你到底在哪里?快回来我的身边好吗?

    牟以琛甭单的坐在漆黑的房间里,深深思念着爱妻,但他想说的这些话,得等找到她之后才能亲口告诉她。

    一口又一口的喝着威士忌,每天他都得靠着酒精才得以入眠。

    蓦地,手机响了,划破了寂静的夜。

    漆黑又寂静的夜里,照理说这声音会令人厌恶得不想回应,但牟以琛却立即放下酒杯,从沙发上惊跳起来,走到床边捞起手机。

    “喂,我是牟以琛,有消息了吗?”他迅速瞥了一眼来电号码,是征信社打来的电话,他怀着希望屏息等待对方回应。

    “是的,有夫人的消息了。”那端,声音非常雀跃。“今天上午夫人到桃园某家妇产科做产检,我接获消息后,马上赶来桃园这间妇产科诊所。但诊所这边不愿意透露夫人登记的地址,我想这可能得麻烦牟先生明天亲自来桃园一趟,诊所应该会愿意给牟先生你要的资料。”

    “我现在马上过去。”他无法等到明天。

    “可是诊所已经关门了,牟先生就算马上赶过来也没有用。”时间很晚了,一切得等明天再说。

    “那我明天一早赶过去,你给我诊所的地址。”他压下激动的情绪,逼自己千万要冷静下来。

    明天,明天就有可能见到丝媛了!他要带她回来台北,回到他的身边!

    “我传简讯过去,这家诊所明天早上九点开门,所以牟先生九点前抵达就可以了,我会在诊所门口等牟先生。”

    “好。”他立即切断通讯,紧紧抓着手机,目光一瞬也不瞬地瞪着荧幕,等着征信业者传简讯过来。

    一阵短促的提醒声后,一封简讯传来,上头清楚写着诊所的地址。

    这一晚,他抓着手机躺在两人恩爱过无数次的大床上,激动得无法成眠,他肯求上天帮忙他,明天一定要找到孙丝媛不可,他再也无法容忍跟她多分开一天。

    夜很静很静。

    牟以琛的心很激动。

    他睡不着,压抑着内心的激动等到天亮。

    天色才微微亮,他已经顾不得诊所九点才开门,下床洗澡换装后,立即开车出门,名贵的房车在晨光中朝桃园的方向急驰而去。

    今天天气不错,花筱蔓开车回台北去了。剧团在一个月前决定收起来之后,其他团员已经另外找到新工作,花筱蔓也顺利另谋新职,到某大出版社当个小编辑。

    每天花筱蔓出门上班后,孙丝媛会一个人出门散步采买。

    今天她穿着宽松的白色洋装,外头罩着白色针织外套,脚踩着舒适的紫色圆头平底鞋,一个人到附近的公园散步。

    每天早晚只要天气允许,她都会到外面适当的走动,顺便到市场采买食材,透过孕期养生食谱,她很细心的为自己准备每一餐,加上适时的运动,把自己照顾得很好,整个人圆润了一圈。

    现在的她健康又愉快,任谁也想不到她有心脏方面的问题,她自始至终都相信事在人为,只要她不要轻忽,努力照顾自己的身体,她一定能顺利产下孩子,重新回到牟以琛的身边。

    因为深爱着他,也爱着肚子里一天一天长大的宝贝,所以孙丝媛用着愉快的心情度过每一天。

    她发誓,一定要健康的抱着孩子回到他的身边去。

    散完步后,孙丝媛绕去菜市场买菜,然后慢慢的散步回到住处。

    当她走进巷子里时,却意外看见一抹高大熟悉的身影站在住处门口,孙丝媛惊愕地瞪着那抹高大身影,因为太过惊讶,让她呆愣的站在原地,一时间不知该如何反应。

    一直望着屋子里的牟以琛靶觉有人在看着他,他转身面对那道目光,便看见站在不远处的圆润身影。消瘦的俊颜染上激动神色,他快步走过去,眼睛一瞬也不瞬地盯着思念的身影。

    “小媛……”他大步走近她,沙哑又激动地喊着她的名字。

    孙丝媛从惊怔中回过神来,她转身就走。

    为了保住孩子,她得逃开才行!

    慌乱的往前走,她不知道自己该逃往哪里去?只能漫无目标的一直往前走。

    “小媛,别走!”他看着她慌乱逃走的身影,担心她出意外,脚步不敢太急,又怕她走太快会摔倒,只好在她后头大喊。“小媛,我来带你回家,我发誓不会逼你拿掉孩子!相信我!”

    孙丝媛蓦地停下脚步,她听见了他的呼喊。

    “小媛,虽然我担心你的身体状况,但我不会因此而狠心扼杀掉自己的孩子,如果我早知道你已经怀了孕,我不会还坚持不要孩子!”

    他也停下脚步,因为嘶喊而声音沙哑。

    她红着眼眶转过身,面对站在不远处一脸惊慌的他。“你说的是……真的吗?你要这个孩子?不会逼我放弃?”

    这时候她才敢仔细的看他,他瘦好多,瘦得眼眶都凹陷了,眼下还有清楚的黑影,他萎靡的精神让他看起来不太好。

    “你……怎么都没有好好照顾自己?你瘦好多……”

    “如果你一天不回到我的身边,我就一天无法成眠、我就一天吃不下饭,我只能用工作麻痹自己,以免想你想到发疯。”在她没打消逃走的念头前,他害怕的不敢跨出脚步。“小媛,我要你回来,我要你跟孩子一起回来,我要守护着你们母子,我不能失去你们。”

    天晓得他有多想将她拥入怀中,天晓得他有多担心她又从眼前消失。

    他朝她伸出手,紧张不安的等待她主动走到他的面前。

    他的真情呼唤,让孙丝媛不再有疑虑,朝他缓慢走过去,带着欣喜的眼泪走到他的面前,仰头看着他消瘦的俊颜,心疼的伸出小手抚摸着他的脸。

    他颤抖的抓住她的小手,另一手小心翼翼地圈住她略微丰腴的腰肢,低头亲吻她的唇。

    “我再也不准你离开我了!”将她轻拥入怀,直到这一刻他才安心下来。“你离家出走都快把我吓死了知道吗?你如果还想要我留着命陪你跟孩子到老,最好别再尝试一次,我的心脏没那么强,再来一次我一定会马上暴毙!”

    将她拥在怀里,他才敢用威胁的语气警告她,千万别再上演离家出走的戏码。

    “不会了,只要你肯让我保住孩子,我绝对不会离开你。”她哭着答应他。

    “老天,我好想好想你。”他舍不得她掉眼泪,捧起她的脸蛋,低头吻掉那滚烫泪珠,用温柔的吻抚平她内心的激动。

    她的情绪被他温柔的安抚下来。“我也想你……”她也捧起他消瘦的脸庞,吐露思念之情。

    “想我为什么不回来我的身边?我在你的手机里留了不下百通的留言,你都没开机来听吗?”他举手覆住她的手背。

    “我不敢开机,我怕听到你的声音会心软跑回家去,我又怕回家后你会逼我拿掉孩子。”她说出心里的顾忌和恐惧。

    “算了,过去的事就别再说了。”他真想打她一顿**,却舍不得。“小媛,跟我回家吧,现在就跟我回去好吗?”

    他的额头抵着她的额心,沙哑祈求。

    “好,你给我一个吻,我马上跟你回去。”她想念他的吻、他的一切。

    牟以琛立即吻住她柔软的唇瓣,他克制住自己的热情,小心翼翼温柔的品尝着她的芬芳。

    从现在起,他凡事都会很小心很小心,他要小心的呵护她,绝对不容有一丝的闪失。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婚事大吉最新章节 | 婚事大吉全文阅读 | 婚事大吉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