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婚事大吉 > 第九章

婚事大吉 第九章

作者 : 季荭
    晚餐时间,牟以琛脸色一直很凝重。

    饭后,客厅的水晶灯没有打亮,只开了错落于客厅角落或沙发旁的几盏立灯,灯光温馨气氛美好,仆人们奉上热茶和水果之后便退出了客厅。

    夫妻俩坐在客厅里,孙丝媛吃着水果听着音乐,牟以琛则站在落地窗前不发一语。

    孙丝媛一直想找机会把怀孕的好消息告诉他,但见他神情紧绷凝重,不知是不是公司发生了什么棘手的事情困扰着他,才会让他眉头深锁,这让孙丝媛不知该如何开口?

    陷入小小的苦恼当中,孙丝媛轻锁着眉头,小口咬着香甜的苹果丁,入口的甜味甜不了她的心,因为牟以琛那落寞的高大身影让她有着不好的预感。

    “琛,你要不要坐下来吃点水果?”放下银叉,她拍拍身边的空位,终于鼓起勇气跟他攀谈;或许她怀孕的好消息可以让他心情好一点,即使公司有什么无法解决的事,也能暂时抛到一旁。

    牟以琛慢条斯理的回头,走到她的身边坐了下来。

    她转头看着他,眼里含笑,顺利怀孕让她心情极好,一扫爷爷去世的悲伤,从今天起,她希望牟以琛苞她一样,能够开心的迎接新生命,这样才能安慰爷爷在天之灵。

    “琛……”他高大的身躯在身边坐了下来,她主动伸出小手覆在他的大手上,望着彼此交叠的大小手,脑海想像着将来小宝贝出生后,那双肥嫩的小小手和他们手牵手,一家三口和乐融融的画面。

    “小媛,有件事我经过慎重考虑之后,有了决定。”他反手握住她,与她十指交握,他的神情无比严肃,一双锐利的眸子紧紧锁着她的娇美容颜。

    “是什么决定?”原来他也有话要跟她说,孙丝媛暂时压下把好消息告诉他的急切,先听他的。

    他看着她,艰涩的开口:“我现在刚正式接手总裁职位,为了有更好的表现,未来一段时间我可能会很忙,我能陪你的时间有限……”

    “我知道你一向很忙,你没时间陪我没关系,我能体谅。”她一向都不愿造成他的负担。

    “谢谢你能体谅,我知道你会一直支持我……”现在,他唯一能依靠的亲人只有她,他不能再冒任何可能失去她的危险,所以在事情还有机会挽救的时候,他要及时作出决定——

    “小媛,我决定暂时不生孩子,先前是因为爷爷一直想要孩子,我才打定主意想快点让你怀上孩子,爷爷有曾孙子抱应该会很开心。但现在爷爷走了,再加上我公司又忙,可能抽不出空陪你跟孩子,我想我们的生育计划就此打住,孩子……过几年再生吧。”

    他一口气说出自己的决定,过几年再生育的说法只是暂时安抚她,他心里的决定是一辈子不会让她怀孕。

    她从沙发站起来,小手从他的掌心抽离,她的表情微微僵住,粉唇上弯起的笑容蓦地隐去。“你忙没关系,我可以一个人带孩子啊!”

    “你有剧团要经营,而我抽不出空陪孩子,有孩子后你势必得放弃自己的理想,我不希望你年纪轻轻就放弃这么多,所以暂缓生育计划对你跟我都有好处。”她的脸色不太对,有点苍白,想必是不太能接受他的决定。牟以琛苞着起身,双手轻轻握住她的肩头,将她轻揽到自己的怀里。

    毕竟前一段时间两人很期待新生命诞生,一直没做避孕措施,却还是没等到好消息,原本他还觉得有些遗憾,但今天却感到格外庆幸,暗自松了一口气。

    他爱她,她是他这辈子唯一愿意付出爱、愿意呵护宠爱的女子,他要她陪自己过一辈子,他无法冒一丁点失去她的危险,就算没有继承人也无所谓。

    “如果我真的很想要孩子呢?我愿意离开剧团,专心照顾孩子,就算你没时间陪孩子也没关系啊!”在他怀里的孙丝媛极力想扭转他的决定,她甚至愿意牺牲自己的剧团事业,她可以将剧团交给花筱蔓打理,自己只做幕后的决策者,不再上台表演。

    “我不要孩子!”他口气坚决冷硬,非要她打消怀孕念头不可。“小媛,我知道你有先天性心脏病,你并不适合怀孕,怀孕会让你的性命受到威胁,就算顺利度过孕期,生产却是最大的难关……”他的心脏虽强,但绝对无法承受可能失去她的风险。

    “一来为了你的身体着想,二来现在若生下孩子只会让我感到困扰,从现在起,我会小心避孕,我绝对不会让你受孕,我不会再允许我爱的人有什么万一,为了拥有你,我宁可不要孩子!”

    “可是万一……”她脸色发白的望着他坚决神情下透露的一丝恐惧。

    他担心她的身体状况,但不能因为这样就剥夺她想当母亲的期望,而她已经怀孕的事实,也因为他坚决和强硬的态度,让她梗在喉咙无法说出口。

    “无论如何,我不要孩子!”他毫不犹豫的回应她,因为她说的“万一”是假设性问题,他不需要浪费时间考虑。

    他不要孩子,那现在肚子里的孩子该怎么办?

    她得拿掉孩子吗?

    孙丝媛陷入极度的慌乱当中。她说的万一只是试探而已,现在她是真的已经怀孕了啊,这本来是个很令人开心的大好消息,但现在情势急转直下,他却不要孩子了……

    现在有了孩子,反倒成为他的困扰,成为他的禁忌。

    “小媛,听我的话,打消怀孕的念头,不要增添我的困扰好吗?”惊觉自己口气太过严厉,他马上放软语气,低头吻上她的唇试图安抚她。

    她却偏开了脸,心绪一片慌乱的她无法接受他的吻。

    他惊愕的瞪着她,但旋即逼自己冷静下来;这不能怪她态度冷淡,因为自己这个决定来得太突然,让她很难接受。

    “小媛,我知道我突然改变决定,让你一时间无法接受,心里可能会气着我……但我必须告诉你,我这么做是因为我爱你!”他可以理解她的失望,但他希望她能体谅他是因为深爱着她才会作出这个决定。

    面对牟以琛爱的告白,孙丝媛却一点都不开心,她要的爱不是这样,她身体健康得足以怀孕生下孩子,给他一个圆满的家庭,但他显然一点也不愿尝试。

    “我看……”她完全没有回应,因此他退开一步,让她冷静思考。“这段时间我们彼此冷静一下,我会睡在书房,不进房间打扰你;你好好想想,我这么做真的是为了我们两个人,绝对不是自私的只为自己着想。”

    他极力解释,但她显然一点都不愿意听,转身走了几步,跟他拉开距离,负气又慌乱的不肯回应他。

    他望着她疏离的身影,无声的叹了一口气,感觉这件事比他处理那些棘手的大案子都还要困难。

    “我先回房整理衣物,我马上就搬到书房睡。”看来她完全听不进去,为了避免两人为这件事再起争执,也为了在还没达成共识前,避免自己因她的哀求而心软的放弃避孕,与她又发生亲密关系,所以两人势必要分房一段时间。

    既然决定了就立即行动,他不要让自己因为心软而做出后悔一辈子的事情。

    牟以琛走上楼去了,留下孙丝媛一个人在偌大而寂静的客厅里。

    她低垂着小脸,难过得红了眼眶,小手抚上平坦的腹部,慌乱无措得不知道该拿肚子里这孩子怎么办?

    该怎么办才好?她并不想失去孩子啊。

    ***

    抱着从主卧房拿来的衣服下楼洗澡后,牟以琛穿着睡袍回到二楼的书房,因为心情烦躁没有睡意,他决定熬夜处理公事。

    打开电脑坐在书桌前,他逼自己冷静下来,不要心软得去在意孙丝媛的感受。

    他知道她对他改变主意一事,一定很失望也很生气,他担心她心脏方面的问题才不想让她怀孕,但他太了解她的个性,如果他态度不够强硬,她为了给他一个孩子,绝对会力争到底,毫不在意自己心脏方面的问题。

    他不能让她如此轻忽自己的健康,所以他宁可她气他,也要坚持到底!

    就让她气吧,反正她不可能气他一辈子,终有一天她会释然的接受他的决定,她会原谅他的。

    整夜,牟以琛几乎没睡觉,他用忙碌的公事打发孤单寂寞的漫漫长夜,直到清晨四点半,体力透支的他拿出手机设定起床时间后,疲惫的坐在皮椅上就睡着了。

    早上七点钟,牟以琛准时下楼吃早餐,他没有在餐厅里看见妻子孙丝媛,那个让他烦恼一整晚的美丽身影。

    “孙少奶奶呢?她还没起床吗?”他问正忙碌张罗早餐的管家,已经习惯让妻子陪着享用早餐的他,很喜欢共享早餐的温馨时间。

    昨晚两人为了孩子的事陷入僵局,分房睡已经对夫妻感情产生莫大的影响,假若连早餐时间都碰不上面,那他们见面的时间将少之又少。

    “孙少奶奶她今天要在房里用早餐。”管家如实禀报。“孙少爷,您要上楼跟孙少奶奶一起用餐吗?要不要我先上去跟孙少奶奶说一声?”

    管家不知道两夫妻发生了什么事,但显然好像起了争执,今天一早两人的脸色都不太好。

    老管家心疼两人,愿意当和事佬。

    “不用,我马上要出门。”她还在气头上,一定是因为不愿见他,才会不肯下楼来吃早餐。他愿意再多给她一些冷静的时间,等她想通了,这件事自会落幕,他相信到时候夫妻间的关系会慢慢再紧密起来。

    牟以琛坐下来,喝掉了整杯黑咖啡,早餐却一点也没动,他心浮气躁的翻了翻报纸,看了一下财经新闻之后,便起身离开牟宅。

    他开车出门上班,到公司后立即投入忙碌当中,把自己和妻子陷入僵局的关系暂时抛到脑后。

    一连三天,孙丝媛一直都刻意的躲着他、避开他,而他也没去打扰她,他知道她的刻意躲避是因为还没跟他达成共识,他不急着逼她,就让事情随时间慢慢淡化。

    牟以琛很有自信,认为这件事一定会顺利的落幕。到了冷战的第四天,公司一个案子出了点问题,本来不用他亲自到纽约跟客户洽谈,但牟以琛却临时决定自己跑一趟,预计会在纽约停留至少一个星期的时间。

    决定亲自到纽约,牟以琛有他的考量,他一点也不认为他的离开会让两人的冷战更恶化,反而是给彼此更多的冷静空间。

    也许这段时间他不在台湾,她可以更清楚的了解到他有多忙碌,他根本没时间陪她和孩子,会让孩子的童年很孤单,夫妻间一定会产生很多抱怨,所以他认为自己的暂时离开,绝对是最正确的决定!

    当晚七点钟,牟以琛走上楼敲了敲门。

    “进来。”里头传来孙丝媛的声音。

    他打开门走进去,坐在窗前长椅上的孙丝媛看见是他,微微一愣之后旋即别开脸,摆明不想理他。

    看样子她刚刚大概误以为敲门的人是老管家吧。

    “我进来整理行李,我要去纽约一趟。”把无奈的叹气声往肚子里吞,他说明自己进房间的原因,顺便把自己要出差的事情告诉她。

    见她毫无回应也不想回应,他只好摸摸鼻子走进更衣室里,拉出行李箱,打开衣柜取出三套西装、衬衫,还有换洗内衣裤及两套休闲衫裤。

    迅速整理好行李后,他拉着行李箱走出更衣室,孙丝媛一直坐在窗口看着外面的夜色,依旧不肯理他。

    “我会在纽约待上七、八天左右,这段时间你自己要好好照顾自己。”他对着疏离的身影说话,他期待她至少能够做一点回应。

    但她没有!

    再次压下无奈的叹息声,牟以琛必上房门,下楼离去。

    ***

    翌日早上。

    “孙少奶奶,孙少爷他昨晚临时决定要出差,会在美国待上一个星期左右。孙少爷有交代,他要孙少奶奶这几天好好照顾自己的身体,还交代要您别老躲在房里,有空多出去走走。”

    老管家对两个主人冷战的状况感到很无奈,幸好孙少奶奶并没有因此而不吃不喝,伤了自己的身体,这几天虽然心情明显低落,但饮食方面很正常,让老人家不致太担心。

    “我会的,你不用替我操心,我这几天虽然没出门,但三餐我都有照吃啊。”

    为了肚子里的孩子,孙丝媛就算没胃口,也会按时吃饭、按时睡觉,因为她知道她必须加倍爱护自己的身体,才能让肚子里的孩子和自己平安度过孕期。

    “我等一下约了朋友要外出逛街,今天会很晚回来,晚餐不用准备,也不用替我等门。”她交代管家后拿起皮包准备下楼。

    “我知道了。”管家松了一口气,孙少奶奶这几天足不出户,闷都闷坏了,现在愿意外出走走再好不过。“孙少奶奶,晚上气温比较凉,我帮你拿一件外套带着好不好?”

    “好,麻烦你了。”

    孙丝媛站在房门口等着,老管家进入更衣室替她拿来一件白色针织外套。

    把外套递给她之后,管家送孙丝媛下楼。

    “不用送我,我自己出去,我朋友会开车来接我。”她不想让管家看见她跟谁出门。

    管家退下后,孙丝媛独自走出牟宅,到大门口时,她从皮包里掏出已经写好的一封信放进信箱里,然后她沿着山路走了一小段,刻意避开牟宅外头架设的监视器。

    孙丝媛站在路边等着花筱蔓,难过的想着,这几天她都尽量避开牟以琛,是因为怕自己跟他碰了面,会哭着要求他改变主意,但她太了解向来视事业重于一切的他,决定的事情一定会强硬执行,绝对不可能改变主意。

    她的苦苦哀求只会让他产生困扰,只会让他心烦,只会造成两个人之间更大的争执,所以她只能避着他。

    他大概也知道以他们现在的情况,最好避开彼此,才会临时决定出国,给彼此更多冷静的空间和时间吧。

    但她始终无法冷静下来,一想到自己若同意他的决定,肚子里的孩子就必须拿掉,她做不出这么残忍的事情!

    既然做不到,那么她只好割舍下这份爱,带着孩子离开他。

    在路边等了约莫五分钟后,一辆白色小车停在孙丝媛面前。

    “小媛,快、快点上车!”开着跟朋友借来的车子,花筱蔓降下车窗,催促打定主意离家出走的孙丝媛赶紧上车。

    孙丝媛咬着泛白的唇瓣,难过的回头再看了一眼伫立在不远处的牟宅,脑海里浮现她和牟以琛及爷爷开心快乐的生活片段。

    她实在不懂,为什么爷爷走后,一切都变了……

    “还看什么看?舍不得走就留下来,没人逼你走喔。”花筱蔓索性下车,陪她瞻仰气派的宅邸。

    “我没有舍不得!”她毅然打开车门坐上车子,行李抱在腿上。

    “小心点,别压着肚子。”花筱蔓重新坐上驾驶座,紧张的拿走行李丢到后座,然后才发动引擎,缓缓朝山下驶去。

    这几天两人频频通电话,孙丝媛把自己难过的心情和处境告诉了好友,并一再表示要把孩子生下来,绝对不会把好不容易才怀上的孩子拿掉。

    充满正义感的花筱蔓非常支持孙丝媛的决定,她认为孩子无论如何一定要留下,于是便开始计划着帮助好友离家出走。

    她很有效率的找到了合适的住所,并趁着牟以琛出国的机会来接走孙丝媛,她发誓自己一定要好好守护孙丝媛肚子里的孩子。

    孙丝媛和花筱蔓离开牟宅后,为小心起见,两人先到医院做产检,然后才开车来到桃园某乡村。

    “小媛,我们到喽!”花筱蔓轻轻唤醒已经睡着的孙丝媛,她这几天应该睡得不太好,除了脸色苍白之外,她的眼下有两团黑影,实在令人心疼。

    孙丝媛下了车,疲惫地看着眼前的一排房子。

    “筱蔓,是这间吗?”花筱蔓把车子停在最边间的门口前,这是一栋有独立庭院的两层楼透天厝,还满漂亮的。

    “是啊,我姑姑昨天一早还特地来整理打扫过,床单棉被都洗过晒过,屋里头家具齐全,我们这样两手空空住进来根本不成问题。”这是花筱蔓大姑姑的房子,她姑姑已经举家搬到台北,这间位于乡下的房子一直空着没人住。

    幸好房子屋况不错,而且离台北只有一个半小时的车程,大姑姑每个月都会抽空回来整理房子。

    现在花筱蔓把这房子以便宜的价格租下来,在孙丝媛把孩子生下来之前,她们都会住在这里,至于孩子出生后的事,再慢慢做打算。

    “谢谢。”她很感激花筱蔓这样尽心尽力替她打点一切。“筱蔓我们先说好,这里租金和往后的生活费都由我来支付。”

    花筱蔓协助的够多了,金钱的花费理当全部由她来支出。

    “好好好,你钱多,你想怎样都随你,现在最重要的是赶快进屋里,外面快下雨了。”天空乌云密布,等一下一定下大雨。

    花筱蔓停好车子后,从后座拿出两人的行李,拉着孙丝媛一起进屋子里。

    她们即将展开全新的生活喽!

    希望一切顺利。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婚事大吉最新章节 | 婚事大吉全文阅读 | 婚事大吉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