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婚事大吉 > 第四章

婚事大吉 第四章

作者 : 季荭
    牟以琛提早结束应酬,于是临时决定接受孙丝媛的邀约来参加庆功宴,当他踏上酒吧顶楼时,看到的就是自己的老婆跟男人亲昵共舞的画面。

    目光一凛,他朝舞池走过去,将那男的拉开。

    周围瞬间下来,大家都意外的看着他。

    “你怎么有空过来?”孙丝媛抬头看见牟以琛,蓦地停了下来,脸因为酒精和跳舞的关系而红艳动人。

    “幸好我过来了。”他咬牙切齿,生平头一回尝到嫉妒的滋味。“你竟然跟别的男人跳艳舞?你好样的!”

    拉住她的手腕,他将她拉出舞池,笔直往楼梯方向走去。

    围观的人立即分开来,让出一条通道给这个高大傲然的男人。

    “我们只是跳个舞而已,我又没有真的摸到对方,那些舞蹈动作只是做做样子。”她急忙解释。

    “做做样子也不不行。”他把她拉进楼梯间,快步下楼,执意带她离开,绝对不愿让她如此美丽动人的模样被其他男人欣赏去,就算是剧场的人也不行。

    “嘿,我不能走掉,今晚庆功宴我是主人。”她慌了,赶紧求饶。“我不跳舞了,你让我回去好吗?我不能丢下他们,等一下我还得负责结账——”

    “如果你是担心没人结账买单,我可以立即解决。”来到楼下的室内酒吧区,他走到柜台,从皮夹掏出一叠现钞和一张名片递给出纳小姐。“明天我会派人过来把账结清。”

    “好的,请等我一下。”出纳小姐迅速数了现钞,总共两万元,其实已经足够结今晚的账了,她看了一下名片后,笑咪咪的写下收据给他。

    简单解决了账单问题,他把她拉进电梯里,下楼到了停车场,开车离去。

    车上,孙丝媛偷偷觑着他森寒的脸色,他不发一语的专注开车。不知是车内空调太闷还是酒精作祟的关系,她开始感觉头晕起来,眼皮也渐渐沉重,但她努力撑着,她知道他在生气,如果她就这样睡着,铁定让他更火大。

    孙丝媛强撑着,好不容易撑到家里,他终于把车子停进车库。

    “下车。”他寒着脸开门下车。

    “喔,好……”她赶紧打开车门,却在下车时脚一软,整个人蹲了下来,蹲在车门边。

    “你在做什么?”他绕过车头走过来,居高临下的睥睨着她。

    “我……站不住。”长岛冰茶的后劲强,而酒量本来就不是很好的她,今晚硬是喝了三杯。

    “刚刚跳舞跳那么起劲,现在却说你站不住?”她娇艳的脸蛋一看就知道她应该喝了不少调酒,酒精正在发作中。

    “抱我。”她娇憨的伸出一双粉臂,眼眸迷蒙地望着他,那双无辜又诱人的眼睛透露着一丝脆弱。“拜托……”

    她的软声哀求和那诱人的眼神,让他心头猛地一震,刚刚所有的怒气和妒意瞬间烟消云散。

    “好,我抱你,今晚我会好好的拥抱你。”弯下身,他微笑的伸出手将她捞进怀里,抱着她走进屋内。

    夜深了,爷爷早睡了,屋子里的仆人也都就寝,牟以琛抱着她走过静悄悄的客厅,上楼回到卧房。

    他将她放在大床上,高大身躯压在她身上,坚硬的胸膛挤着柔软的**,他热暖的大手抚摸着她白嫩的颈肩,抚摸得她浑身发烫。

    “牟……以琛……哦……”她身体像被点了火,浑身燥烫,随着他的抚摸吐出难耐的呻吟声,轻轻地弓起身子。

    “别连名带姓叫我。”他突然轻捏住她小巧尖润的下颚。“叫我琛,来叫一次给我听听。”

    薄唇轻啃着她的莹白耳垂,他蛊惑般的沙哑低喃。

    “琛……”她顺从的叫了。

    “吻我。”他又说道。

    她捧着他英俊的脸庞,主动献上香唇。

    他满意的反客为主,热烈的吻她,她像只惹人怜惜的小猫咪,娇弱的任他摆布,身体的欲望被他一步步挑起,衣物一件件被抛下床,当两人luo裎相对时,她像只发情的小野猫跨坐在他身上,性感的与他共舞。

    他惊讶的看着这个性感的小妖精,感觉着她在他身上制造的惊喜,当两人结合的瞬间,她的未经人事更让他为之疯狂。

    他自认没有处女情结,但他是她的第一个男人这件事,让他产生逼近疯狂的极大满足感。

    他从没有在其他女人身上得到过这种感觉,但这个可爱的小妖精却让他大大的震撼了。

    旖旎浪漫的夜,在满足与甜蜜缠绵中度过。

    经过这一晚,牟以琛包加确定他与孙丝媛结婚是最正确的选择,至于那纸一年到期的婚姻终止合约,看来已经可以撕毁了,因为他绝不会让她离开他的身边。

    酒后失身,应该就是她现在的写照吧?

    孙丝媛全身酸痛的醒来,花了一些时间让脑子恢复清醒后,她恍然记起昨晚发生的事情,连忙拉高被单裹住浑身草莓痕迹的雪白身子,尴尬羞涩的看着正从更衣间走出来、穿着昂贵西装且神清气爽的英俊男人。

    虽然昨晚失了身,但她一点也不后悔。

    “帮我打领带。”他潇洒地走过来,把领带交给她,主动弯下高大的身躯等待享受她的服务,一双炙热的眼眸眷恋地看着娇艳欲滴的她。

    昨晚,他让她成为了真正的女人,经过甜蜜洗礼,此刻的她就像一朵盛开的玫瑰,美丽诱人。

    若不是他赶着出门开一场重要会议,他会留下来,再跟她好耳鬓厮磨缠绵一场。

    “我没力气……”她避开他炙热的注视,脸红心跳的用被单紧紧包住自己。

    她累得连手都抬不起来,而他却精神抖擞的要出门上班,她惊讶又佩服的问他:“你……不累吗?”

    “一点也不。”他挺直腰杆,利落熟练的自己打起领带来。

    “你真厉害。”不公平,为什么她累得没力气下床,而他却神采奕奕?

    “谢谢。”他喜欢她的称赞。“你尽避睡吧,我会交代管家别来吵你。”

    打好领带后,他揉揉她凌乱的柔软的发丝,低头偷香一下,带着满足的微笑走出卧房。

    牟以琛走后,她恍惚的躺下来,傻笑的看着天花板。

    她没想到自己竟然会跟牟以琛假戏真做,成为真正的夫妻!想起昨晚的浪漫美好,她心里、眼里都冒起粉红色泡泡,一颗心很甜蜜。

    牟以琛的身材真不是盖的,相当健硕结实,他的技巧更是厉害……想到这里,她小小的嫉妒了一下,想必他是经过无数次的历练才练就如此高超的技巧。

    甩甩头,她要自己别想太多,毕竟他是正常的男人,何况他的条件那么优,要什么女人没有,只要他以后别再往外发展,专心一意的对她,那她就心满意足了。

    只是,她能拴住他的心和人吗?牟以琛喜欢她哪一点?会不会只是因一时的新鲜感才跟她在一起?那如果新鲜感过去了呢?还有这纸婚姻合约到期以后呢?他们之间的关系会就此结束吗?

    孙丝媛顿时烦恼起来,躺在床上怎么也睡不着,最后索性下床泡个舒服的热水澡,等浑身不再那么酸痛之后,换上衣服拎起皮包,出门去找花筱蔓吃午餐。

    搭上计程车,不久后她来到花筱蔓的住处,按下门铃,等她开门。

    “谁啊?”等了一下子,花筱蔓有气无力的声音从对讲机传来。

    “是我,你怎么还在睡?”

    中午了耶。

    “孙丝媛,庆功宴凌晨五点才结束,我才睡没几小时好不好?”花筱蔓边嚷着边按下开门键,让她进门上楼。

    孙丝媛走上二楼,进到屋子里。

    才转身要将大门关上,屋里的花筱蔓已经迫不及待的追问:“昨天你被老公强行拉走,回家后有没有发生什么事啊?”表情一脸暧昧。

    “你真奇怪,怎么都爱问这个。”孙丝媛脸颊飘上红霞,突然有点后悔来找花筱蔓,说起话来突然弯弯扭扭。

    “你们上床了对不对?我就知道,光看牟以琛那脸嫉妒的样子,我们大家都在猜,你回去后一定会被‘修理’得很惨。”

    是啊!她是被“修理”了一整晚。

    孙丝媛羞涩得不敢看花筱蔓的眼睛,径自在沙发上坐下来。

    “哇!”花筱蔓突然大叫。

    “干嘛啦!”看到鬼喔。

    “你脖子上有一颗好大的草莓!”发现惊人证据,花筱蔓猜得果然没错,这位人妻跟昨晚那位嫉妒的人夫,经历了战况激烈的一晚。“来,快给我看看,领口下一定还有更多草莓……”

    说着,花筱蔓就要解开她的洋装领口钮扣看个仔细。

    “花筱蔓,你够了喔。”她紧紧抓着领口,脸红红的不给看,脑海浮起昨晚的甜蜜激战,浑身又热了起来。

    “有很多对不对?所以不敢给我看。”瞧,她整个人容光焕发,果然不一样了。“丝媛,你真够幸运的,竟然能被牟以琛看上眼。看来你这个婚是结对了,有个有钱又爱你的老公,你再也不用担心剧场没钱经营,有你老公这个大金主,够你玩一辈子剧场了。”

    “一辈子……”她突然垮下脸来,哀怨的提醒药筱蔓:“你确定我跟他的婚姻可以维持一辈子吗?你别忘了,我们签了合约,这场婚姻的时效只有一年。”

    “啊,对厚。”花筱蔓突然瞪大眼,“老天,那你不就亏大了?”

    “怎么说我亏大了?”到目前为止,她一直是获得好处的那个人好不好!

    “你把身体给了他,一年后……喔,算算只剩半年的时间,半年后你就得面临离婚,成为失贞又失婚的女人,这不是亏大了吗?”笨!

    “我不在乎,因为他带给我很大的快乐,至少我一点也不后悔。”她比较担心的是她能拥有他多久的时间?“筱蔓,我好贪心,我才拥有他一夜,却想要拥有更多更多……你说我该怎么做,才能让他对我更感兴趣?”

    她很苦恼。

    “那还不简单,跳艳舞引诱他呀!”昨天晚上牟以琛就是被孙丝媛的艳舞给惹得十分嫉妒,回去后欲火难耐,终结了她的纯真,那么跳艳舞引诱他准没错!

    “你要我每天晚上跳艳舞勾引他?”不会吧?!“我才不要!”昨晚是喝了酒,她才会大胆的下场跳舞,制造气氛。

    “你不跳,多的是女人想在你老公面前跳。”到时候老公被拐走可别后悔。

    “我的建议你自己好好考虑看看。”花筱蔓拍拍她的肩,起身走进房间的浴室梳洗换衣。

    半小时后,她走出来,拉着发呆的孙丝媛出门吃饭。

    至于花筱蔓的建议,孙丝媛认真的想过之后,决定偶而为之,为夫妻间制造一点小乐趣。

    &&&

    牟以琛头一回在开会的时候恍神了。

    他没有仔细聆听主管们的报告,脑海里浮现的是昨晚那个在他身怀下因激情而颤憟的小女人。

    她时而羞涩、时而狂野,带给他极大的快感以及更意外的满足感,还挑起他强大的占有欲,从没哪个女人能让他如此难以忘怀,在经过一夜亲密之后,得到的不只是欲望的纾解,还有更深层的渴望与幸福感。

    孙丝媛让他想拥有更多,他甚至想到孩子……他想让孙丝媛生养他的孩子。

    这个念头让他露出笑意,向来严肃的他,竟然当着众主管的面露出了令人震惊的微笑。

    这是怎么回事?

    所有主管都冷汗涔涔地望着会议桌的主位,那气势强悍的男人给人一种很大的压迫感,那抹笑虽然看起来温柔无害,但大家都不敢掉以轻心,很可能是风雨欲来前的宁静。正在报告的行销部经理,更加卖力的详细报告,深怕自己是被修理的那一个,直到报告完毕,牟以琮收回恍惚的心神宣布会议结束,大家才松一口气。

    走出会议室,牟以琛回到自己的豪华办公室里,坐在高背皮椅上,拿起手机打电话给孙丝媛,他担心她的身体状况,担心她还全身不适的下不了床。

    “喂。”手机接通后,孙丝媛悦耳的声音传来。

    “是我。”他的表情柔和几分。“你还在睡觉吗?身体好点了没?”

    “我好多了,我人在外面,跟筱蔓一起吃午餐。”她甜滋滋的回答,他的关心让她好窝心。“你呢?还在工作吗?”

    “嗯,刚开完会,等批完公文后才有时间吃午餐。”他灵机一动,既然想她,那就把她拐到公司来。“你吃饱后帮我带份午餐来公司给我,你应该知道公司地址吧,我会交代下去,让你直接上楼来找我。”

    “好,我帮你带一份意大利面好吗?”她也好想他,对于他主动邀约见面,她好开心。“那就这样说定喽,拜。待会儿见。”

    挂了电话,孙丝媛很快的解决了餐点和甜点,到柜台点了一份餐点外带,十分钟后跟花筱蔓分道扬镳,搭上计程车来到亚新国际集团总部。

    因为牟以琛事行有交代,所以她备受礼遇的搭上专属电梯,在副总裁秘书的迎接下,被迎进了办公室。

    她很意外的看见他已经等在门口,一身西装笔挺,脸上带着温柔的笑意,英俊迷人得让她心跳加速。

    “你很饿了吧,我————”

    他迅速的把办公室的门关上,将她拉进怀里,薄唇准确地贴上她柔软粉润的唇瓣,深深地吻住她,将她的声音吞没。

    他想她!

    这个吻一解他整个上午的想念。

    她叹息的承接他的吻,心里甜甜的笑着。

    当吻结束,他紧密的搂着她,薄唇还眷恋的在她的颊畔流连忘返亲吻着,他在她耳边轻轻呢喃:“小媛,昨晚我没有避孕,我要你为我生个孩子。”

    他是个凡事只要作了决定,就势在必行的人,昨晚他为了这个女人而失控,那么浓烈的缠绵没有做任何防范措施,他一点也没有感到不妥,反而充满期待。

    孩子?!

    这两个字突然劈进她的脑海,让她浑身一僵,纤细的身子硬生生僵在他宽阔的怀里。

    “怎么了?”她想必感到很惊讶。“你还不想要孩子吗?”如果她不急的话,他可以缓一缓。

    生平头一次,他如此尊重女性。

    因为她是特别的,值得他的呵护和尊重。

    “我当、当然想要孩子……”她唇色发白的想起自己患有先天性心脏病,医师说过,她的心脏病虽然不严重,这几年来身体也一直都很健康,不曾发病,但将来想怀孕的话还是要很小心,必须经过严格的评估再怀孕,否则将有可能威胁到生命安全。“可是我们签了契约,我们的婚姻……”

    “我要你来公司找我,就是要当面跟你谈这件事。”他放开她,牵起她的手走到办公桌前,拿起一份资料。“我说过,你对我而言是特别的,我现在要当你的面把我们签下的这份契约毁掉。”

    说着,他将契约放进碎纸机里,一下子全变成了碎纸。

    “这是什么意思?”孙丝媛仍处于惶乱不安的状态,她抬头看着他。

    “我要你,我们的婚姻会一直持续下去,你是名正言顺的牟家孙少奶奶,是我牟以琛的妻子,我未来孩子的母亲,我们会在一起一辈子。”

    孙丝媛启发了他爱人的能力,他要定她了。

    低头,他再度吻住她,给她一个深深的温柔之吻。

    孙丝媛慌了乱了,她闭上眼任凭他吻着,脑袋一片空白。

    她十分确定自己也深爱着了,她想要为他生下孩子,但她的意愿不代表她的身体状况允许,因此关于孩子的事,她需要想一想,冷静的想一想。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婚事大吉最新章节 | 婚事大吉全文阅读 | 婚事大吉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