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婚事大吉 > 第三章

婚事大吉 第三章

作者 : 季荭
    周六一早,孙丝媛依照约定的时间,提着行李站在住处楼下门口等候。

    今天她就要跟牟以琛搬回山上庄园住,本来这件事她觉得没什么,反正不过是换一个地方住,生活上还是各过各的,但自从牟以琛意外表达要跟她交往的意愿后,她就觉得有些别扭。

    会感到别扭,不自在,是因为自己也在乎,对他有好感——花筱蔓是这样跟她分析的,而且花筱蔓还大力鼓吹她跟牟以琛交往。

    花筱蔓说,像牟以琛这种性情刚烈严肃的人,就是需要像她这种个性坦率开朗的女生来改变他,花筱蔓还夸张的说,他们两个一个性情冷淡,一个热情,两人个性互补,简直是天生绝配!

    什么天生绝配?依她看,花筱蔓是怕剧场倒闭,才会极力鼓吹她接受牟以琛,因为他可是超级大金主,放手实在可惜。

    不过撇开他愿意资助剧场一事不谈,她也曾仔细思考过花筱蔓所说的话。

    其实她并不讨厌被他亲吻,而且他的气息让她晕眩,他的吻让她心跳加速……所以这说明了,她是真的受他吸引……

    既然自己也对他有感觉,那么就该接受他的建议,彼此交往看看……正当孙丝媛恍神时,一辆高级房车停在她面前,穿着黑色衬衫和西裤的牟以琛从驾驶座上走下来。

    他的出现立即夺去孙丝媛的心思,没有穿正式西装的他,神情一贯冷峻,但今天看起来缺少了几分严肃,多了一分闲适帅气。

    她看着他优雅的走到自己面前,视线毫不保留的聚焦在他身上,心跳因为他的靠近而加快。

    “行李就这一小箱?”牟以琛在她面前站定,表情有些意外。

    当初把公寓让给她住时,里头所有家具设备是一应俱全没错,但女人通常不是都衣物皮包鞋子配件一大堆,光是打包衣物就弄得大包小包的?但她却跟别人不一样,一只小小行李箱就是全部家当。

    “我东西不多。”她努力让自己的心跳回稳下来,试着转移注意力,“不瞒你说,我把所有的钱都投入剧场经营,身上根本没钱买衣服化妆品这些奢侈品。”

    自从经营剧场后,家里因为事业危机而无法资助她,所以她一直过着很节俭的生活,很少买衣服和化妆品之类的东西,这就是她行李会如此少的原因。

    “你很特别。”他注意到,她身上穿的都是廉价品,但她的青春美丽却不会因为身上的廉价品而变得粗俗,简单的衣着更显得她单纯坦率。

    牟以琛发觉自从那一晚决定不再压抑对她的好感后,他的目光和心思就不自觉的被她所吸引,即使她顶着一张素颜,没有漂亮的名贵衣服,也没有精心装扮,她的慧黠可爱和率真还是强烈的吸着他。

    “这句话算是赞美吗?”灵动的大眼望向他,前一分钟还极力试图转移注意力的她,不由自主的将痴迷的目光放在冷峻却优雅的他身上,“我希望这是赞美。”

    看来一旦认清自己的感觉后,她好像真的就沦陷了,而且沦陷的速度很快!

    “你对我而言,是特别的。”她从不轻易放任自己对女人动情,她是头一个,所以在他心中,她的确是非常特别。

    “好。”笑逐颜开,她主动扑进他的怀里。

    “好?”他低头看着依偎在自己怀里的小女人。

    “我愿意试着跟你交往看看。”是这个意思啦,她羞涩的低垂着烫红的脸蛋。

    他扬了扬一对帅气浓眉,对于她的应允,心里是满意的没错,但即使她现在拒绝,他也不会接受,因为他要的答案自始至终只有一个,只是她不知道而已。

    但现在既然她的答案就是他要的,那么他也没必要说太多。

    “你为什么不说话?难道……你反悔了?”他的静默让她慌张起来,紧张的从他胸前抬起脸蛋。

    “我一旦决定的事,就不会反悔。”他捧起她紧张不安的脸蛋,低头堵住那两片诱人的粉唇。

    思念数日,终于又尝到了她甜美的滋味,牟以琛发觉自己一点都不想放开她,他搂着她站在街头,管不住热情的品尝她。

    沉溺在他气息里的孙丝媛,羞涩的甜甜笑了,在秋日艳阳下,她大方的承接他的吻。

    “爷爷,早安。”

    愉快的走进庄园大宅里,孙丝媛的好心情全写在脸上,她开心的跟坐在客厅,一脸严肃的牟爷爷问安。

    “早。”牟烈点点头,一双锐利的老眸看着这开朗的女孩。

    经过三个月的观察,牟烈很喜欢这开朗活泼的孙媳妇,他认为孙丝媛坦率纯真无心机的个性,的确很适合个性冷漠精明的牟以琛,两人个性绝对可以互补,简直是天生一对。

    但他托人调查后,却发现两人婚后根本没住在一起,孙丝媛搬进孙子的公寓只是一种障眼法,牟以琛早就搬离公寓,在公司旁边的大楼租了一间房子住,孙子这样欺瞒着他,让他大失所望。

    可失望归失望,他并不打算戳破孙子的计谋,也不打算因此屈服在孙子的计谋之下,相反的,他打算将计就计,让孙子这个有名无实的假婚姻变成真的!

    这就是牟烈要求孙子牟以琛带孙丝媛回庄园住的原因。

    “爷爷早。”牟以琛随后走进宅子里,他在孙丝媛身边站定,精明的眼对上爷爷锐利的眸子,“我跟丝媛如你所愿,今天起搬回来住。”

    他跟爷爷谈话的语气仿佛在讨论公事一般,冷硬无波。

    “不情愿搬回来就别搬。”牟烈不满道。

    当年他因为失去唯一的儿子和媳妇太过心痛,那时又正值集团投资失利,最艰难的时候,在无路可走、希望能再训练出色接班人的心态下,才会狠心把孙子送出国去,让他接受严格的菁英教育,直到二十五岁完成所有学业后才接回国,回来后安排他进入亚新集团。

    五年前,牟烈把公司交给孙子暂代管理,让孙子担任副总裁,这几年孙子也确实把集团管理得很好,早有实力成为真正的集团领导人,早在去年他就盘算着要将总裁之位让出来。

    但就在那时候,他突然检查出心脏方面有问题,意识到自己的生命随时会结束,一个转念,让牟烈开始渴望与这个冷情的孙子培养感情,渴望看见孙子结婚成家,拥有一个体贴的妻子和幸福的家庭。

    因此牟烈才会以继承权作为条件,要求孙子牟以琛找合适的妻子人选成家,假若孙子照做,那么今年年底召开董事会时,他会让孙子顺利继承亚新集团,否则他将把集团交给专业经理人经营。

    牟烈用心良苦,想在离开人世前为孙子找到幸福,这是他唯一能为孙子做的补偿,而他在孙丝媛身上看见了希望,牟烈期待孙丝媛能跟冷情的孙子假戏真做,撞出火花来,共组一个真正的幸福家庭。

    “爷爷,我跟以琛很开心搬回来住。”在牟以琛开口前,孙丝媛抢先一步说话,试着安抚爷爷的不满,“以后我可以有多一点时间陪爷爷下棋真好。”

    这里豪华又舒服,最重要的是不用付房租,对孙丝媛而言,能省下房租就是好处之一。

    “丝媛,这可是你自己说的喔,以后要多陪陪我,不要像这个不孝孙子一样,成天只知道工作,对我不闻不问,要不是我要求他搬回来住,恐怕现在我还是孤单的被丢在庄园里,死了也没人知道。”

    “爷爷,我忙得分身乏术,虽然没办法挪出时间跟丝媛一起回来,但我记得我每个星期都有抽出工作空档回来探视你。”他没有对爷爷不闻不问,管家也会固定跟他报告爷爷的生活起居,只是爷爷不知道而已,牟以琛不认为自己有忽视老人家!他拒绝被冠上不孝的罪名。

    “每个星期回来一次,一次只待半小时,这叫探视?”到动物园都比这个时间长,“丝媛每次回来好歹也陪我吃顿午饭才走,你呢?**没坐热就离开了。”

    “爷爷,以琛堡作真的很忙,应酬又多,你就别怪他了。”

    这对祖孙之间的火药味让孙丝媛感到头痛,她站出来缓颊,让两个人不要再针锋相对。

    “好,看在你的面子上,我不怪他就是了,不过我说丝媛啊,你嫁给这么忙的老公,会不会觉得委屈啊?如果以琛欺负你,尽避跟我说没关系,爷爷当你的靠山,绝对不让他欺负你。”

    “爷爷,我跟丝媛处得很好,不用你担心。”牟以琛一直知道孙丝媛跟爷爷处得不错,没料到两人的互动比他这正牌的孙子还要好上几百倍。

    直到这一刻他才惊讶的发觉,原来不只他发现了孙丝媛的坦率和美好,爷爷早就察觉了。

    “爷爷,我带丝媛上楼整理行李,先失陪了。”牟以琛有些吃味的拉着孙丝媛上楼,想跟她独处一下。

    “既然搬回来住,可能得再添一些东西,有需要的话,跟管家讲一声就行了。”牟烈点点头,犀利的目光放在两人牵在一起的手上,怀疑孙子根本在演戏给他看。

    牟以琛瞥见了爷爷质疑的目光,他做事讲求效率,对自己的感情也以同样标准进行,他既然对孙丝媛动了心,让她成为自己的女人是他想尽快达成的目标之一,他会以最快的速度扫除爷爷心中的疑惑,因为他非常确定自己想要孙丝媛,这个婚姻不再是作戏。

    “好,好啊,我上去看看。”她硬着头皮点头,但心里却慌了起来,透露慌张的大眼看着他冷静的黑眸。

    她当然知道搬回家来住,一定得跟他同房同床,只是真的要面对了,说不紧张是骗人的。

    “上楼吧,看看有什么需要添购的。”他决定先将她带离,免得让爷爷产生更多的怀疑。

    “上去。”牟烈挥挥手,让两人独处去。

    牟以琛牵着难掩慌张的孙丝媛走上楼。

    一进入装潢漂亮浪漫的卧房里,孙丝媛便快快关上房门。

    “你说这该怎么办才好?”她挣脱他的手,转身过来面对他,很紧张的问。“我之前忘了跟你先协议好,我们该如何解决同房的问题。”

    她忘了问,事到临头才紧张。

    “这件事有什么好协议的?”双手盘在胸前,他潇洒靠着门扇,神情依旧很冷静。

    “你明知故问,我们怎么可以同睡一张床?我们根本不是真正的夫妻。”虽然两人现在的关系有些改变,但毕竟只是刚开始交往而已,万一不小心在床上擦枪走火了怎么办?

    “我们在交往中不是吗?恋人住在一起,同睡一张床有何不可?如果真的发生了关系,绝对是因为彼此渴望对方,所以一旦发生了,那就顺其自然,何必压抑阻止?”

    他渴望她,他绝对会尽快让两人的关系变得亲密,这是他一开始就打定的想法,所以对于同居在一起,他一点也不排斥,反而充满期待。

    “难道……你以为我们交往,只会是纯纯的爱?丝媛,我是性向正常的男人,我们既然在交往,迟早有一天我们会发生亲密关系,所以我们同住一间房,同睡一张床,你不必反应太过度,一切顺其自然。”

    他走过去捧起她的脸,炽热的眸子凝望着她因羞赧而红艳的娇颜,对她的渴望露骨地写在眸光晦暗的黑眸里。

    “……顺其自然?”她害羞的对上他热烈的注视。

    “对,像这样顺其自然的发展——”他将她揽进怀里,低头吻住她,她的唇如此柔软甜美,让他眷恋不已。

    光是吻她还不够,他将她抱起来放在古典死猪达成上,阳刚健躯覆上她,他的吻落在她的雪颈、锁骨,一路蜿蜒而下,他的手从她的上衣下摆探了进去,轻轻抚过她平坦的小肮,往上隔着蕾丝胸罩覆住她的浑圆。

    他**着她,挑逗着她,他让这一切很自然的发生,让她无法克制地弓起身子,吐出呻吟声……

    叩叩。

    蓦然响起的敲门声,让埋首在她胸前的牟以琛健躯一僵,在他身下的孙丝媛理智瞬间回笼,脸蛋烧红地瞪着压在她身上的牟以琛。

    “我好像听见敲门声……”她困窘羞涩的推着他。

    “走开。”他冷着脸转头对房门大喊。

    “嘿,你起来啦!”她尴尬的大叫,七手八脚将他推开,赶紧跳下床去,边整理被他弄乱的衣服,边跑到门边。

    打开门,她看见管家站在门外。

    “孙少奶奶……”管家一见到她的模样,神情微微一愣,但那神情仅是瞬间闪过,管家立即恢复神情自若。

    “张伯,你找我们有什么事吗?”她忘了整理凌乱的头发,雪颈上有几个吻痕,红扑扑的脸和微微红肿的唇,根本就清楚的泄漏了一切,但她压根儿没发觉。

    “老爷要我上来询问孙少奶奶,是否喜欢房间的新装潢?有没有什么需要添购的家具或衣物用品?孙少奶奶如果有不满意的地方或是需要添购的东西,都可以跟我说。”管家微笑的开口。

    “我……暂时还没想到要添购什么耶,房间的装潢我想应该没问题。”刚刚被牟以琛缠上床激吻,她根本还没空参观卧房,更甭说要添购哪些家具,“我晚一点再跟张伯讨论好吗?”

    “好的,那我下楼了,孙少奶奶跟孙少爷请继续忙吧,在午餐时间之前,我保证不会有人上来打扰你们。”管家恭敬的退开,转身下楼,不打扰小两口了。

    关于小两口在房里亲热的事,管家已经迫不及待要下楼跟老爷报告,管家开心得脚步越走越轻快。

    “他怎么知道我们刚刚在忙着……”自以为掩饰得很好的孙丝媛困窘的呆立在门边。

    她的身后蓦地传来牟以琛狂放的大笑声。

    真是败给她了!可爱的天兵孙丝媛小姐,让他更加喜爱了。

    今夜星光灿烂,位于市区“乐活酒吧”屋顶的露天酒吧区,被爱丽丝剧场包场下来,全剧场的人聚集在庆祝狂欢。

    爱丽丝剧场这次的表演在金主的资助下,有充分的资金置装并租下较大的场地,配合有力的宣传,表演虽然没有场场爆满,但售出的席位至少有八成,这让一向辛苦经营的剧场终于开始有了利润,也因为观众的支持,让整个剧场的人都更加卖力演出,今晚算是庆功宴,犒赏大家。

    孙丝媛窝在角落舒适柔软的沙发上,看着大家开心的喝酒,随着音乐起舞,心里也开心得不得了。

    “丝媛,再来一杯吧。”花筱蔓又到柜台点了两杯调酒,穿越人群回到好友身边,快乐的将调酒递给她,“今晚我们喝个痛快,不醉不归。”

    “那怎么行?我现在不是一个人住,太晚回去爷爷一定会训话。”已婚身份又搬回大宅跟老人家同住,孙丝媛可不敢造次。

    接过调酒,她只敢小口小口喝。

    “怎么不说是老公管太严,太晚回家会害老公独守空闺太寂寞?”用手肘撞了撞孙丝媛,花筱蔓表情暧昧,“嘿,每天跟大帅哥同床而眠的感觉怎样?你们炒过饭了吗?他一定很强厚!”

    “噗——”孙丝媛刚喝入喉的酒喷出来,脸蛋瞬间爆红,连耳根子都红通通一片。“咳咳咳……”

    呛到了。

    “喝慢一点,没人跟你抢。”花筱蔓放下酒杯,拍她的背让她顺过气来。

    “我才不是喝太快才呛到。”始作俑者还一脸无辜的样子,孙丝媛真想掐住她的脖子,“你喝你的酒,可不可以别乱说话?”

    “不过随口问一下也不行。”花筱蔓是开心好友的婚姻生活,尤其在孙丝媛搬回牟宅,开始跟牟以琛同居一室的生活之后,花筱蔓真的很好奇他们两个之间会不会因此擦出火花来。

    “我跟他不是真正的夫妻,这件事你明明知道。”知道内情还问。

    “还不是你自己说你们试着培养感情,都同居培养快两个月了,感情还没进展吗?牟以琛如果没有对你下手,不是你太没魅力,就是他不正常。”

    同床两个月没发生什么事?鬼才相信。

    “我们……我们……”牟以琛当然对她下手过,不过两人没越过最后底线,“我们夫妻的事情你别多问啦。”

    这是很私密的事耶,就算是好朋友也没聊到那么深入吧?

    “好,不问就不问。”再问下去孙丝媛可能都要中风了,“喝酒吧,今天晚上要喝个过瘾,干杯!”

    花筱蔓拿起杯子豪迈的喝着长岛冰茶,孙丝媛也被她感染,心情整个HIGH起来,喝光长岛冰茶后,被拉下舞池跳舞。

    穿着黑色露肩小洋装搭绑带高跟鞋的她,是个舞蹈高手,一下场就秀了一段性感舞蹈,陪着一名又一名的男性工作人员共舞,全场气氛瞬间被炒热起来。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婚事大吉最新章节 | 婚事大吉全文阅读 | 婚事大吉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