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恶魔的宠妾 > 第十章

恶魔的宠妾 第十章

作者 : 典心
    “给我进去!”拿著枪的男人,凶很地把小篆踢倒在地上。

    小篆咚的一声,摔跌在地上,这间屋子恰巧是她最熟悉的清洁室,这里可没有铺地毯,她撞得好痛,发出一声低低的惨叫。

    她是有试著要避开危险,只是稍微探头看一眼,哪里知道运气这么背,歹徒刚好就拿著枪等在外头?她自投罗网,被抓个正著。她没有时间担忧自己的安危,反而比较担心,等会儿黑子骞知道她惹上危险,不知又会多么愤怒了。

    看来黑昭耀爵说得没错,今晚的拍卖会的确是把洛尔斯的人员给引出来了。对方明显的是有备而来,就连拍卖会场之外,都部署了武装人员,看样子是打算将‘绝世’的高层一网打尽。

    一想到黑子骞会有危险,她的胃部一阵紧缩。

    她不是唯一一个被逮到的人,那间房间的角落,已经有个缩成一团的身子。

    “啊,刘嫂,你没事吧?”小篆急忙问道,扑上前去。

    年长的清洁妇苦著一张脸。“又是你,怎么哪里有麻烦,你就往哪里冒?”刘嫂往旁边躲。

    “闭嘴!不要多话,乖乖给我待著,不然有你们好看的。”拿枪的男人喝令道,把门关上,然后锁死。

    “怎么所有人老是都在警告我要乖乖听话?”小篆自言自语著,稍微伸展酸痛的肩膀。“完蛋了,黑子骞要是知道我被逮,肯定会气炸的。”她走到窗边,喃喃自语著。

    从落地窗往外看去,隔著竟阔的中庭,在大楼的另一端,可以看见灯火通明,似乎热闹得很。黑耀爵提起的拍卖会,大概就是在那里举行。

    “黑先生生气时,我不想在场。”刘嫂小声说道,从地上爬了起来。

    也不知是不是因为从事清洁工作,她的手脚意外地矫健,先前那瑟缩的模样,在歹徒离去后也消失了大半。

    “那我们一起开溜吧,”小篆提议,对眼前的危机倒不是很在意。她清楚地知道,任何恐怖份子,都比不上愤怒的黑子骞来得可怕。

    “但是,我刚刚被抓来时,发现这层楼都有重兵把守,我们逃不出去的。”刘嫂说道。

    “刘嫂,你刚刚有听见他们说到些什么吗?”她想到那些人一脸凶神恶煞,还拿著武器乱闯,可怕极了。

    “嗯,那群人有提到,他们先埋伏在这里,等会儿就要闯进拍卖会里,抢走那些拍卖品。他们说,黑先生老是阻了他们的路,这次他们不会善罢甘休。”刘嫂仔细地说道,观察著小篆的表情。

    小篆偏著头,像是在思索著。听到那些人准备对黑子骞不利,一股怒气慢慢浮上心头,逐渐凝结成澎湃巨浪。她绝对不能够眼睁睁看著有人伤害她心爱的男人!

    再者,黑子骞总是不信任她的能耐,遇见什么事情都吼著要她滚远些。这倒是一个机会,要是处理得好了,他说不定会对她刮目相看,从此之后对她服服贴贴的……

    美好的幻想在脑海中成形,想到黑子骞对她心悦诚服的表情,她就兴奋得忘记所有危险,手脚已经开始动作。

    “要是没有路逃出去,我们就开一条路吧!”小篆提议道。

    “什么?什么?”刘嫂瞪大眼睛,一脸的不安。

    “危机处理能力,我要让他看看我的危机处理能力。”小篆一边说著,一边在瓶瓶罐罐之间挑选适合的材料。

    盐酸、硝酸都有,她转头找了一会儿。“刘嫂,这里有婴儿油吗?”她问道,手忙脚乱地打开盐酸的瓶盖。

    “角落里有一瓶,是其他清洁妇结束工作后,用来保养双手的。”刘嫂顿了一下,看著小篆把盐酸倒入一个大大的玻璃杯中。“你要那个做什么?”

    “侦探小说可不是白写的,这点常识我还有。”小篆哼了一声,眯著眼睛把找来的东西按照脑中的比例调和。“这些东西一旦调出来,可是不得了的东西,可以把那些王八蛋全都轰出去。”

    “这是什么?”刘嫂靠到门边去,躲得很远。

    “甘油炸弹的原料,硝化甘油。”小篆嘿嘿笑著,把一滴调好的硝化甘油滴在地上。

    轰的一声,液体落地的瞬间,产生了小小的爆炸。

    “等等,这液体太不稳定了,别说是当武器使用,只要你走路的步伐大一些,就可能被炸成碎片的。”刘嫂连连摇头,脸上的肌肉抽动著。

    这倒也是,要是出身未捷身先死,还没教训恐怖份子,自己就先被炸死了,那她的面子要往哪里摆?她偏著头想了一会儿,思索著有什么束西能够牢牢吸收这些液体,让液体不外漏……

    等等,超强吸收不外漏?!

    小篆的视线转到清洁室的某个角落,那里堆著满满的卫生补充品,在小山似的卫生纸旁边,她看到了需要的东西。

    “走吧,刘嫂,我们去让那些拿著枪的恐怖份子瞧瞧女人的厉害。”她露出坏坏的笑容,动手开始拆起塑胶包装。

    角落里的刘嫂不断摇头,脸色愈来愈苍白。

    “拍卖会上进行得如何?”监视著拍卖会上一举一动的恐怖份子互通声息。

    “一切顺利,等到讯号出来,我们就冲进去。”

    十多个男人捏紧了枪,互相点了点头。忽然,被锁死的清洁室门后传来一声娇叱。

    “发射!”

    先是咻的一声,当众人还一头雾水时,那扇门陡然砰的一声,整个炸碎,甘油炸弹特有的气味弥漫四周。

    “怎么回事?她们有甘油炸弹?”恐怖份子们惊叫著,完全措手不及。

    清洁室里头不是只关著一个老妇人,跟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少女吗?事先明明都检查一过了,她们手中不可能有武器的,怎么才一会儿的功夫,竟变魔术似地有了甘油炸弹。

    “要比武器是吗?来啊!”小篆叫嚣著,不知从哪里找来弹弓,把浸满硝化甘油的长方形棉块先是往后一拉,然后弹射出来。

    棉块咻的飞过空中,黏贴在墙壁上。

    站得最近的恐怖份子只来得及看上一眼,但是那匆促的一眼,已经足以让他看清楚那长方形棉块是什么了。

    卫生棉?!

    轰的一声,那块卫生棉炸开,把墙壁轰出一个大洞,恐怖份子哀嚎著飞了出去,掉落在地上就动弹不得了。

    刘嫂站在旁边,用手捂著头,像是正在经历最严重的头痛。

    “杀了她!”剩余的恐怖份子喊叫著,握住枪就往小篆的方向射击,决心置她于死地。

    枪林弹雨间,小篆也毫不胆怯,忙著补充弹药反击。

    “让你们尝尝夜安型的。”吸得最饱满的一块棉块弹了出去,不偏不倚地撞击在楼层的主要梁柱上头。

    又是一声巨响,这层楼转眼天摇地动,烟硝弥漫,主要钢筋被炸毁了一半,其余的也在摇摇欲坠,天花板眼看即将跟地板来个热吻,还没被炸伤的恐怖份子不敢恋栈,眼看情况不对,拖著伙伴迅速的逃窜,离开现场。

    “给我回来,还打不打啊?”小篆豪气干云地喊道,觉得得意极了。“刘嫂,瞧,我的点子不错吧!”她骄傲地说道。

    刘嫂蹲在地上,看都不看她一眼,一边在自言自语著。“好可怕的女人,好可怕的女人。”

    整栋楼轰轰轰的在响,小篆来不及欣赏成果,决定快些逃开。才走没两步,远远的就看到被爆炸声惊动,飞快赶来的高大身影。

    “季小篆!”熟悉的吼叫声又传来,高大的身躯疾步走来,他凶恶地拎起一脸无辜的她。“你到底又做了什么事?”他咆哮著。

    在拍卖会上正是波云诡谲,这里却传来接连的爆炸声,把拍卖会上的人全吓跑了。而他一听到爆炸声,直觉就想到跟她脱不了关系。在赶来的路上,各种可怕的猜测在脑海中闪过,直到看见她安然无恙时,他才松了一口气。

    “我,呃,我在处理危机啊,你看我处理得很好吧?”她讨赏地说道,身后是爆炸后的断垣残壁。

    “你是在处理危机,还是在制造危机?”黑子骞质问道,克制著把她活活掐死的冲动。

    “我是想帮你啊!”她嘟起红唇,一脸无辜地说道。他不领情就算了,干么还那么凶地对她吼啊!

    帮?只怕是愈帮愈忙啊!“这是什么?”黑子骞瞪著她手上那杯东西。

    “硝化甘油。”小篆诚实地回答,一脸的兴奋。“我调的,很棒吧?”

    满腔的咒骂含在嘴里,他深吸一口气,即将骂出口,突然,眼角有黑色的光影一闪,他本能地抱住小篆一闪。

    接连几声枪响,空气中多了硝烟的气味,他们刚刚站的地方也凭空添了几个弹痕。一个没有撤退的恐怖份子杀红了眼,非要杀了小篆才肯罢休。

    “低下头!”黑子骞厉声说道。

    小篆缩起身子,本能地听从他的命令,抱紧了他高大的身躯。虽然明明被人用枪指著,但是她心中竟奇异地没有感到什么恐惧。她知道有他保护,她绝对是安全的。

    黑子骞举脚一踢,脚尖踢飞了因为爆炸而碎落的石块。那石块不偏不倚就往那恐怖份子手上飞去,强劲的力道竟踢飞了对方手中的枪。

    “我杀了你们这对狗男女。”那人弃了枪,却还不死心,拔出腰间的短刀,就往他们扑过来。

    “不!”小篆惊叫一声,本能地推开黑子骞,想替他挡去那致命的一刀。

    她不要他死!绝对不要——

    小篆紧闭著眼睛,仰起头,准备承受那疼痛的一刀。但是,那一刀迟迟没有剌下来。感受不到预期中的疼痛,她只听到某种闷哼。她先是睁开一只眼睛察看,接著再睁开另一只。

    那个恐怖份子就站在她面前上同举著刀,却目光呆滞,刀子老是停在半空。几秒之后,他砰的一声昏倒在地。

    “很抱歉打扰季小姐牺牲奉献的好戏,只是我认为,这里不应该再待下去了。”刘嫂手中拿著一根铁棒子,实事求是地说道,说话的声音,不知为什么听来有些怪。

    “我们先离开这层楼。”黑子骞像是对刘嫂突然英勇的举止没有半点诧异。

    “早该离开了。”刘嫂咕哝一声,然后顺手往脸上一撕。

    哇哇哇,小篆张大嘴,惊讶得发不出声音。太可怕了,刘嫂居然从自个儿的脸上撕下一大块皮啊!

    “啊……啊……”她啊了半天,食指指著“刘嫂”抖啊抖。

    “季小姐,在下是‘鬼面’,是‘影子’的伙伴。”他简单地自我介绍,老妇人的人皮而具下,竟是一张英俊的男性脸庞。

    “鬼面”?就是先前上官媚提过,假扮成屁体的“鬼面”吗?

    “你就——”她张嘴想要询问,但是陡然伸来一只黝黑大掌,硬是盖住她的嘴,阻止她再多话。“唔!唔!唔唔!”因为被坞住嘴,她愤怒地咒骂,却只能发出模糊不清的声音。

    “别啰唆,走了。”黑子骞冷冷地说道,夹抱起小篆,三步并作两步地迅速离开。

    先前小篆的胡乱轰炸,已经破坏了这层楼的结构,墙壁中传来的细微声响,以及不断掉落的大小碎石,都证明著楼层已经不堪负荷,随时都有塌落的危险。要是再不走,他们只怕会被压扁在两层楼之间。

    就在他们离开这层楼的瞬间,轰的一声,天花板猛地崩塌,她竟然炸掉了一整层楼?!

    “啧啧,上官媚绝对会连本带利的记在你的帐上,要你赔偿的。”黑濯爵看著眼前的断垣残壁,不敢相信那个娇小美丽的季小篆,竟有这么大的破坏力。

    挑上这么个剽悍的嫂子,看来大哥从此之后绝对会安分守己的。

    “季小篆!”吼叫声传遍了被炸得半毁的这层楼。

    “鬼面”慢慢从一旁晃出来,吐了一口气。这场任务结束后,他必须去好好地休息才行,跟季小篆共事实在是太剌激了些,他的心脏快要负荷不了。

    “你吼得再大声也没用,她不在这里。”“鬼面”走到黑子骞身边。

    “她上哪里去了?”

    “她一看苗头不对,吞吞吐吐地说家里还有事,刚刚开溜了。”“鬼面”忠实地陈述。到了安全的范围后,小篆发现黑子骞的脸色愈来愈难看,马上决定畏罪潜逃,提早回家避难去。

    黑子骞咒骂一声,迅速迈开步伐,头也不回地奔下楼去。

    “看来你快要有个嫂子了。”

    “我的手脚也不慢,老哥找到了个嫂子,我也找到了个妻子。”黑濯爵笑得十分得意。

    “妻子?难道这段出任务的时间,你们兄弟两个都走了好运道,顺带捞了个老婆?”“鬼面”一脸诧异,还以为是听错了,这不公平啊!他扮成清洁妇,非但没有艳遇,还被不知死活的守卫骚扰。

    “这算是附加价值吧!”黑濯爵耸耸肩。

    “为什么我的附加价值总是偏低。”“鬼面”抱怨著。

    “不会吧?不也有人对你心仪不已?”黑濯爵幸灾乐祸地笑了几声。“不是听说,那个守卫对你一往情深吗,‘刘嫂’?”

    “鬼面”的回答很简洁。“去你的。”

    “季小篆!”黑子骞一阵风似地卷进来,目光如炬,迅速找到那娇小的身影。

    坐在沙发上的小篆,整个人吓得跳起来。

    “呃……嗨。”她很尴尬地打著招呼,畏罪地往后慢慢退去。

    “你没有遵守诺言。”他缓慢地逼近,像是看见猎物的狼,目光凌厉。

    “我有啊!”她狡辩著,绕著沙发,想离他远一些。一双明眸还偷偷往楼梯瞄去,猜想著能不能从那里顺利逃脱。

    不行,他人高马大,双腿又长,肯定没几步就能追上她。她皱眉想了想,决定来个缓兵之计,先跟他绕上几圈。

    “你没有。你先前答应过,要待在房间里,不踏出房间一步的。”黑子骞的眼睛眯著,脚步沈稳。

    他绕到左边,她就绕到右边,两个人就隔著一张沙发打转,无视于其他季家人的存在。

    “我只是偷偷看一眼嘛!”她无辜地说道。

    “违背诺言就是违背诺言。”他冷冷地回答,迅速逼近左方。

    小篆的反应也不慢,朝右连跳了好几步,总算保持了两人之间的一定距离,没让他抓住。

    “但是,我也帮上忙了啊。”她想要将功折罪。

    “帮忙?你指的是炸掉一整层楼的那件事吗?我还没跟你算帐,你倒是先提起来了。”他冷笑一声,让人不寒而栗。“我该因为你涉入危险,而痛打你一顿。”凶恶的口吻,其实是在掩饰著他的关心。

    “我哪里知道那些硝化甘油的威力那么强,我都是从书上看来的,今晚第一次制造嘛!”她很努力想维持无辜的表情。

    回答她的,又是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吼。

    “不知道威力如何,你也敢贸然使用?!”黑子骞愤怒得额上青筋乱冒。

    “呃,情况危急,我没办法多想。”她振振有词地说道,坚决不肯认错,笑话,一旦认错,他“惩罚”她的手段,一定可怕极了;纵然不会伤害她半根寒毛,但是那手段肯定会让她“喊”上一整夜……

    她的脸颊烫红,不敢再想下去。

    “我该把你锁起来,时时刻刻都看牢你才行。”

    他的口吻不像是在开玩笑,小篆停下脚步,双手插腰地看著他。“你凭什么处处管著我?”她不服气。

    喔喔!小篆在心里大呼不妙。她好像提错事情,反而让他想起她所做的另一桩错事。

    “这不需要理由。”他冷然地说道。

    “为什么?”

    “因为你不久后就将是我的妻子。”他回答得理所当然。

    小篆蓦地停下脚步,没想到他竟会如此回笞,而且还回答得这么斩钉截铁,像是他十分笃定,就是要她做他的妻子。

    温柔耐甜美的情绪,悄悄涌上心头。她逐渐明白了他的行径,那些凶恶的口气,惊天动地的吼叫,其实都是他表现爱情的方式。

    只是,她难道真的随著他大吼几声,就必须乖乖听话了吗?

    “可是,你还没求婚。”小篆委屈地说,老觉得不能苟同他先前的逼婚方式。

    “在‘绝世’大楼里,我询问过你了。”他语气不耐。

    “那不算啦!我说的是认真地、慎重地跟我求婚,用说的,而不是用吼的。”她很认真地说道。

    “浪费时间。”他下结论。

    小篆却不肯放弃。“一生也才一次这种机会,我一定要坚持。”她双手插著腰,仰起头来看著他,决定为了值得怀念一生的回忆坚持下去。“你不好好地跟我求婚,我就不嫁!”

    这一次,就算是他用吼的、用逼的,她都不会就范的。

    “该死的,为什么你非要坚持这种事情?”他皱起浓眉,不能理解那小脑袋瓜子里到底在想些什么。

    这不是最无关紧要的事吗?他对她的举止,难道还不够表达对她的情意?非要他说出口,她才愿意相信吗?

    小篆嘟起红唇,突然觉得,他在某些方面也实在笨得可以。“只要是女人都会坚持这类事的啦,我不管,你要是真的爱我,就老老实实地跟我求婚。”

    黑子骞的眸子变得深浓,盯著她半晌之后,才陡然伸出手。半张沙发之间的距离马上变为零,他俐落地将她扯入怀中。

    “啊!你要做什么?”她措手不及,低呼一声,已经被搂进他宽阔的胸膛。

    这是在客厅呢,家人都聚在一旁,瞪大眼睛看著,她有些怕他会做出什么大胆的举止来。

    “嫁给我。”黑子骞蓦地说出口,口气慎重。他抱住她,当著季家所有人的面,在她仍旧因为他临时冒出的这句话而目瞪口呆时,给她最深最炙热的吻……

    他说了?真的开口求婚了?

    不敢相信,这个高傲的男人,也肯照著她的要求,说出这句话来。这是不是代表,他也深爱著她?

    温暖的情绪弥漫在胸口,她整个人晕陶陶的,突然觉得好幸福,虽然他霸道,偶尔还会胡乱吼叫,但至少她心里清楚,他会疼她宠她一辈子。

    “我要考虑。”热吻结束,小篆羞红了脸,想推开他。他的力量太强大,她无力抵抗。

    其实,她也不是那么想抵抗啦!但是女人家嘛,总不能马上搂著他的脖子狂喊“我愿意”,当然多少要矜持一下。

    “马上答应,否则我就在这里继续吻你,吻到你肯答应。”他宣布道,没有耐心等待她考虑,立刻就要知道她的答案。而且,他可不接受否定的答案,这一生,他是要定她了!

    “你——”她气急败坏地跺脚。才说没几句,他霸道的本性又流露出来了。

    黑眸不耐地眯起,她知道他可是说到做到。要是再不答应,她不敢想像,他会在众人面前对她做出多么亲昵的事情来。

    “答不答应?”他又问。

    小篆低著头,粉颊上透著娇羞的嫣红。“好嘛。”她的声音很小。

    俊美的男性脸庞上,出现一朵大大的笑容。他抱起娇小的她,不理会在旁瞪大眼睛的众人,就往楼上走去,不打算再让人观赏。

    接下来,该是属于情人之间的私密时间,他会在她的房间里,身体力行地让她知道,他会如何宠爱她一辈子……

    看著女儿被黑子骞抱上楼,白心绣再也忍不住了。

    “喂!傍我等等,事情还没解释清楚,你就想拐走我女儿?”她急冲冲地嚷著,甩开两个儿子的箝制。打从黑子骞一进门起,两个儿子就领了父命,硬是拉住她,不让她冲上前去痛扁黑子骞。

    老子有交代,小篆的事情由她自己解决,其他人一概不准插手。

    没有人回答白心绣的叫嚣,楼上只传来一声砰然巨响,那是房门被踢上的声音。

    “姓黑的,小篆年纪轻好说话,我这一关可没这么好过,她绝对不会去当你小老婆的,听到没有?”白心绣还在嚷著,也不在乎声音会不会被左邻右舍听见。

    她还没弄清楚发生了什么事,还当黑子骞是在玩弄小篆。

    “娘,你别嚷了,小篆的事,让她自己去解决吧!”行书叹了一口气,看著急得直跳脚的母亲。小篆虽然单纯,但可不愚蠢,自然会知道该如何处理。

    “这怎么行?小篆肯定会被他骗了。”她往前一步,就准备要去干预,趁著还来得及时,把小篆救出“虎口”。

    “娘……”行书又唤了一声,阻止不了冲动的母亲。

    终于,始终埋头在报纸后方的季家男主人忍无可忍了。

    “你管得太多了。”一声低沉的嗓音响起,俊朗健壮的中年男人站了起来,把报纸扔在一旁,大步跨了过来。

    他抄手抱起白心绣的腰,顺势也将她扛回房间去,决定学习未来女婿的手段,让娇妻尽快停止聒噪的话语。等回到卧房去,那张红唇,就只能为他发出诱人的娇喘与轻吟,再也不会捞过界地去管女儿的婚事了。

    “你、你做什么啊!快放我下来,孩子们都在看啊!”白心绣羞红了脸,被扛著往卧房走去。

    楷书坐在沙发上鼓掌。“好耶,爹,夺回你男主人的威权吧!”

    “爹,辛苦你了。”行书体恤地说道,目送著父母。

    季家男主人总是会说服白心绣,少管女儿的闲事。那个黑子骞,也是他亲眼看中的东床快婿呢!那样的眼神,像极了他数十年前望著白心绣的眼神。他清楚地知道,那个男人不会亏待小篆的。

    单身的兄弟两人,坐在客厅中大眼瞪小眼。而楼房的两处卧室中,不时传来甜蜜的轻声细语。

    春风缭绕,温暖的夜,该是属于相爱的人儿们的。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恶魔的宠妾最新章节 | 恶魔的宠妾全文阅读 | 恶魔的宠妾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