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偷心淑女 > 第八章

偷心淑女 第八章

作者 : 典心
    床坏了。脆弱的木板床,不堪两人的过度“使用”,在静谧的深夜里,发出轰然巨响,还惊醒了屋子里的人,惊慌的拿火把出来察看。

    想起昨晚的糗事,芷茵就羞窘得好想挖个深深的地洞,把自己整个人埋进去。

    她甚至还考虑过,趁夜逃走的念头,但是想到这家人如此善良,她弄坏了东西就逃,罪恶感肯定会纠缠她一辈子。

    最后,她只能面对现实,乖乖的留下来。

    天亮之后,他们在男人们的赞叹、女人们的窃笑下,吃了最难熬的一顿早餐,然后就回到屋里,把支解的木板床搬到空地,开始动手修理。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在清晨

    的阳光下,齐文伟拿着借来的榔头,扎扎实实的一槌一槌,将铁钉敲进木头里。芷茵则在一旁,帮忙着扶好床柱,方便他更容易敲击。

    只是,空地旁不时有访客,带着心知肚明的笑容,故意经过空地,晃过来又晃过去,在他们身旁打转。

    这间民宅里,是个很大的家族,成年男女有七、八位,未成年的孩子,更是高达十几个。所有的人,像是约好似的,都在空地旁晃过一次了,有几个甚至来回走了好几趟。

    为了避免尴尬,她尽量不去注意那些充满好奇的人们,但是脸皮厚如铜墙铁壁的齐文伟,却没有半点顾忌,始终面带笑容,有礼的跟每个经过的人打招呼。

    最后,连屋主也出现了。

    “需要帮忙吗?”有着一双浓眉大眼、灰发灰须,满脸皱纹的大家长,慢吞吞的走到他们身边,用西班牙语问道。“不用,有她帮我就可以了。”齐文伟笑着回答,流利的西

    班牙语中,跟当地人一样,混杂了口音,让人更觉得亲切。对于他的入境随俗,屋主显然满意得很,连连点头。

    “很好很好。”

    “小茵,再给我一些钉子。”他嘱咐着,还不忘为过人的“破坏力”道歉。

    “抱歉,弄坏了你的床。”

    “没关系,”老爷爷居然咧着笑容,嘿嘿嘿的伸出大拇指,大大的夸赞他。

    “年轻人,体力好,才能快点多生些孩子。”

    芷茵尴尬得好想逃,小脸红烫得像成熟的西红柿,她终于知道,在讨论男性“业绩”与“能耐”这件事上,男人们根本不在乎尴尬与否,身为“共犯”的齐文伟,竟然还恬不

    知耻的猛点头,露出得意的笑容。

    “我会更努力的……啊!”

    瞧他那得意洋洋的样子,她看得实在碍眼,忍不住手肘一弯,用力撞了他的肺部一下。果然是乐极生悲,这一拐子又重又准,撞得他笑岔了气,猛地咳了起来。老爷爷笑得更

    大声了。“年轻啊,很好很好……”他一边说着,一边捻着灰灰的长胡子,往屋子里走去。

    芷茵羞得连脚趾头都红了,嘀咕的抱怨着。

    “这间屋子里,还有人不知道床是怎么坏的吗?”她窘迫的低声咕哝着。

    “恐怕没有了。”他笑着回答。

    芷茵满脸通红,慎瞪了他一眼。“都是你害的,你还笑!”

    “嘿,这怎么能只怪我?”他伸长手臂,将害羞的“共犯”,拉进怀中,轻笑着低语。“靠我自己一个人,怎么可能摇坏那张床?”他可忘不了,昨夜她迷蒙娇媚,在他身上

    忘情摇摆的美丽模样。

    “我才!”

    抗议的辩驳,被他的薄唇吻去。

    围墙后头,传来小孩子们因为这一吻而骚动的声音,男孩用力拍手,女孩掩嘴而笑。她应该要生气的,气他在旁观者众多的情况下,又对她做出这么亲昵的举动。但是,他的

    吻太过温柔,让她无法生气,更无法抵抗。一会儿之后,他才停下这个湿热的吻。

    “抱歉。”他握着她的下巴,抚着她的红唇,哑声说道。“早上的你,看起来太诱人了。”

    她眨了眨眼,这才回过神来,红霞再次飞上脸。她匆匆把钢钉全塞进他手里,故意板起脸来,想掩饰一时的失态。

    “不要胡说八道了,还不快把床修好。”

    “是的,我的淑女。”

    他笑呵呵的,故意弯下身来,行了一个夸张的骑士礼,才又转身面对床架,叮叮咚咚的再度敲了起来。

    等到他们修好木板床,再搬进屋子里时,时间已经接近中午。她被几名叽叽喳喳的妇女们包围,拉进厨房里一起准备午餐。他则是被男人们包围,到屋外去帮忙,修理一台破

    旧的卡车。厨房里头,食物的香味四溢。

    芷茵站在厚厚的石板旁,照着妇人教导的方式,揉着手里微黄的玉米面,双眼却偷偷啾着窗外直看。

    在阳光之下,齐文伟跟几个男人围着那卡车讨论,先是打开了引擎盖,东摸摸、西弄弄,然后又抓着扳手爬到车底下,不知在搞些什么。

    他们说说笑笑,不时比手画脚,用西班牙语交谈。很快的,他就弄得两手全黑,连脸上都沾了不少黑色的油污。

    窗外的他,看起来很是轻松偷快,俊脸上笑容爽朗,就像个十几岁的男孩,没有半点虚假,等到车子修好时,他已经和那些男人们勾起肩、搭着背,开始称兄道弟了。

    “你的男人很好。”

    注意到她的视线,一旁的妇人笑着说。她的男人?芷茵呆了一下,小脸羞红,知道妇人误以为齐文伟是她的丈夫。她本来想回答,说他们并没有结婚,但是一想到,这一家子

    全都知道昨晚他们两个激战到连床都垮了,她不知该怎么解释,只能嗯嗯啊啊的含糊带过。

    幸好,妇人以为她是害羞,也没有继续追问。

    一阵笑声从窗外传来,再度吸引了芷茵的注意力。

    她看见他抱起了一个小男孩,扛在肩头上跑,逗得小男孩开心的直笑,其它的孩子也追在他后头跑。

    不由自主的,她被他的笑感染,也扬起了嘴角。

    然后,他看见了她,脸上的笑容,有了些许改变。他仍在笑,但是现在这个笑,却加入了更深浓的情感,令她坪然心动。

    她看着他停下了脚步,把小男孩从肩头上放下,迈步朝她走来。

    呼呼、呼呼!

    她清楚的听见,自己的心跳因为他的靠近而加快。一条干净的毛巾,突然被寒进她手中。“去吧,浴室现在没人,去替你的男人擦擦汗。”妇人说着,嘴角噙着友善的笑容。

    芷茵的脸更红了。

    浴室没人,这跟擦汗有什么关系?

    还没想清楚两者的关连,她已经抓着毛巾,被女人们推出了厨房大门,迎向大步踏入屋内的齐文伟。

    他背着光,一张俊脸陷在阴影中。

    不知怎么的,她的心头一紧。

    小时候,总有人问她,将来想交什么样的男友?嫁给什么样的老公?她从来都不知道该如何回答,无法像朋友一样,清楚的描述、想象梦想中的男人究竟是什么模样。

    每次,她试图在脑海中去想象、去描绘,但那个男人的脸,总是一片模糊,就像是眼前的他。不同的是,她脑海中的假想,总是飞快消散,而眼前这个男人却看着她,缓步朝

    她走来,愈靠愈近,那张在黑暗中模糊不清的俊脸,也愈来愈清楚,直到她能看清他脸上的微笑,看见他眼底的瞳眸。

    她的男人。

    她的?

    属于她的男人。

    “嘿,怎么了?”他抬起手,轻抚着她不知为什么,陡然变得苍白的小脸。

    “你还好吗?”

    听着那沙哑的声音,看着那双黑眸里的担忧,感觉着他大手温柔的触碰。如今,她终于能够清楚说出,她想要什么样的男人。

    她想要的,一直是这个会逗她笑、会惹她生气的家伙;是这个虽然全身汗臭,还拿沾满油污的手摸她,但却依然能深深牵动她的心的男人。

    情不自禁的,她抬起小手,抚着他英俊但肮脏的脸庞。

    “小茵?”齐文伟更担心了。她看起来怪怪的,好像被人打了一拳似的。他正要问她,是不是吃坏了肚子,但她却路起了脚尖,在他唇上印下温柔的一吻。那个吻,很轻,很

    甜,几乎融化了他的心。

    一个吻、两个吻,然后三个、四个……轻轻的,温柔的,深情的,如蝴蝶羽翼飞舞,又如此挑逗又迷人,他忍不住追逐着她的红唇,那些吻在转瞬之间,火热的燃烧起来。

    他尝着她嘴里甜美的味道,无法自制的伸手,紧紧环抱住她,将娇小的她紧压在墙上。

    毛巾滑落,她的小手插进他的黑发中,长腿勾着他的腰,在他怀中嘤咛喘息着,因他而迷乱的神情是那么性感,他几乎忍不住,在这个随时会有人出现的走廊里要了她。

    然后,墙的那一边,传来女人们的谈笑声。

    他猛地惊醒过来,却无法立刻放开她,只能闭着眼,贴在她脸旁痛苦低咆,怀疑自己怎么有办法冷静下来。可是下一秒,他却听到她开了口。“浴室。”直到这时,她才了解

    ,擦汗和浴室有什么关连,她将头埋在他肩膀上,娇躯轻颤,用最微小的声音告诉他。“浴室里没人。”

    齐文伟黑眸一亮,一把将她抱起,用最快的速度,迈步走入浴室,用力的将门关上。

    阳光,从浴室天窗透进,洒落在她滑如凝脂的肌肤上。

    他们先花了一些时间,清洗彼此的身体。肥皂的泡沬,洗去他身上的黑油,也清除了她脸上被他弄脏的污垢。

    温柔的,他吮吻着她身上每一滴晶莹剔透的水珠,含住她胸前轻颤的粉嫩,爱怜的抚摸着她温润的娇躯,慢慢的跟她**。

    她紧攀着他,咬着粉嫩的唇,轻轻的喘息着,承受他每一次深长的进击。当她因为激情轻泣出声,喊着他的名字时,他恨不得能将她揉进身体里。

    激情过后,他依然舍不得退出她的身体。

    他喜欢感觉她需要他,喜欢待在她温暖细致的身体里,有时候,他会觉得,只有在这种时候,他才能真正掌握住她,他从来不曾如此想要一个女人,没有了她,心就要缺了一

    大块。依依不舍的,他终于退开来,当她仰望着他时,眼底有着残留的激情,和让他心动的柔情。

    天啊,他多希望,时间就此停止流逝。

    “小茵。”他抚着柔嫩的小脸。

    她将脸偎进他的大手中,像只餍足的猫咪,满足的闭上眼,只用鼻音轻轻一哼。

    “嗯?”

    “等事情结束后。”他沙哑的说道:“或许,我们可以试试看。”

    有些困惑的,她张开眼,望着他。看见他的眼里,多了一些从来不曾有过的决心。

    “试什么?”她小声问,心底有着小小的、连自己都不敢承认的期待。

    “一起过日子。”他说,真心诚意的。

    她深吸一口气,胆怯的搜寻他欺骗她的迹象。但是,往昔那些虚假的微笑,没有出现。她看得出来,他是认真的。这不是求婚,但也差不多了。

    “你确定?”泪水,蓦然上涌。

    “嗯。”“我是小偷呢!。”她吸吸鼻子,提醒他。“你不介意吗?”

    “不介意。”他吻去那些泪水,悄声的说出心里的秘密。“我其实很喜欢,那些小小的正义。”

    “真的?”

    “当然是真的。”他笑了,真诚的笑,还俏皮的朝她眨着眼。“另外,我还得靠你拚业绩呢。”

    她含泪而笑,紧贴入他的胸膛,感觉他轻吻着她的发,一句一句的低语,描绘着将来的美好。

    “我们可以找一个小岛去度假,谁也找不到我们,吃饱睡、睡饱吃,然后尽情的**,弄垮每一张床。”她将脸枕在他胸膛上,听着那规律的心跳,啼笑皆非的问:“那小杰

    怎么办?”

    “他可以在海边建沙堡,或是写他的暑假作业,不用担心,我一定会找到事让他做的。”显然,他是认真想过的。

    芷茵轻笑着,心中又甜又暖。

    “怎么样?你的回答呢?”他催促着。

    她咬着唇,忍住笑,歪着小脑袋假装思考。

    “小茵?”

    “可是……”她张开樱唇,露出为难的模样。“那么,在家里等着我的一号、二号、三号男人怎么办?”

    明明知道,她是在开玩笑,但是在那一秒,齐文伟的心中,竟还是涌现一股凶猛的占有欲。今生今世,他都不会把她让给任何人!

    “你可以告诉他们!”他将她拉得更近,露出恶狠狠的笑容。“有多远就滚多远,再也不许出现在你面前。”

    “你在吃醋吗?”她眨着无辜的媚眼问。

    “没错。”他低下头来,双眼炯炯,薄唇贴着她的小嘴咆哮。“我的确在吃醋,而且很爱吃醋,现在,快说你愿意。”

    她喘息着,粉脸羞红,心里欢喜不已,却故意装得好委屈,屈服在他的yin威下,只能乖乖答应。

    “我愿意。”

    得到回答的齐文伟,狂喜的欢呼出声,笑得像是一个赢得冠军的少年。他狂乱的吻着她,烙下属于他的印记。

    她的男人。

    她的。

    芷茵紧紧拥抱着,这个早已掳获她芳心的男人。

    他属于她,一如,她也属于他。

    踏出浴室之后,他们才发现,午餐已经准备好了。他们加入那一大家子人,一同享用午餐。这段时间里,齐文伟始终握着她的手,还体贴入微,坚持在众人环绕下,亲手喂她

    吃东西,甚至光明正大的亲吻她。起初,她还是觉得有些羞窘,但是事实证明,人的脸皮厚度是可以锻炼的,一个小时过去之后,她竟然开始习惯,甚至喜欢起他这些举动。这顿

    午餐他们吃得很慢,当其它人都吃饱离去时,厨房里只剩下他们两个人。

    “其实,这种平静的日子,也是不错的。”他剥开水煮玉米的叶子,将香甜的玉米递给她。

    “不过,你会种田吗?我怕我们会一起饿死。”她认真的问。

    “我可以去学。”

    瞧他说得认真,她也不禁幻想起,他们过着安逸日子的景况。或许,由他种田,她来煮饭,然后生一大窝调皮捣蛋、吵吵闹闹的孩子们。想着想着,她不禁扬起嘴角,更握紧

    他的大手,沈浸在浓浓的幸福之中。蓦地,他的手机响了起来,将她倏然拉回现实。他从牛仔裤口袋里捞出手机,很快按下通话键。“喂?”

    电话那一头的人,不知说了什么,齐文伟听得神色一振。

    “真的?在哪里?”

    对方又快速说了一串话,她听不真切,只看得出他心情大好,就连眼里有一丁点的阴霾,此刻也彻底烟消云散。

    齐文伟低头,看了手表一眼,迅速说道:“没问题,我会到,再联络。”说完,他挂了电话。

    “那是谁?”她好奇的问,确定那个在电话另一端、就能让他眉开眼笑的人,绝对不是绑匪。

    他露出笑容,愉快的宣布。

    “我的朋友。”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偷心淑女最新章节 | 偷心淑女全文阅读 | 偷心淑女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