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偷心淑女 > 第六章

偷心淑女 第六章

作者 : 典心
    灼人的太阳,缓缓沈落到地平线之下。在天色完全暗下来之前,齐文伟找到另一家,比前晚那家更破旧的旅馆。这次,他不需要两个房间,芷茵早在数个小时之前,就被他设

    计而困在那个小镇里。

    接下来的旅途,他不再有伙伴同行,只有孤身一人。

    打开旅馆房间的电灯开关,他走到床畔,在洗白的床单上,重重的坐下。

    那张气怒的小脸,在这数小时内,始终在他脑子里萦绕不去。他看得出来,她有多么愤怒,有多么的难以置信,他可以从那双清澈的眸子里,看出他对她的伤害有多么深重。

    芷茵错愕而深受伤害的表情,让他险些反悔,冲动的想踩下煞车,回过头去亲自向她道歉。但是,现实摆在眼前,为了顾全大局,他还是狠下心,把油门踩到底,把跌倒在地

    的她抛在后头,远远的离去。

    罪恶感像是利刃,反复戳刺着他的心。

    没有了芷茵的陪伴,焦虑与愤怒,就像潮水一般,淹过他由自制力所筑成的堤防,再也羁绊不住,肆意的在他脑子里流窜。

    焦躁的齐文伟,彷佛困兽般站起身来,在房间里走动。他甚至到屋外的贩卖机,买了半打啤酒,一口一口灌下冰凉的啤酒。

    就连啤酒,也缓和不了他对她的强烈想念。

    这几天以来,当他只能点选可乐佐餐时,她就是喝着这个牌子的啤酒。白嫩的小手,握着沁凉的玻璃瓶,豪迈的就口喝下,淡淡的酒精,会让她双颊红嫩,双眼闪亮。

    该死!

    他低咒一声,把一个空瓶,往垃圾桶里扔。有太多事情还等着他去筹谋,为了救出小杰,他必须步步为营,但是此时此刻,他却只能坐在这里,喝着啤酒,难以遏止的想着她。缓缓的,他张开左手,看着无名指上的那圈发戒。

    在昏暗的灯光下,柔软乌黑的发,散发着光泽,一如她酣睡时,短发散乱在枕上的柔润。

    极为轻柔的,他举起左手,在发戒上落下一吻。

    乌黑的发上,还有着属于她的芬芳,却已经没有了她暖暖的温度。他闭眼将薄唇贴在发戒上,一如每一次想她的时候,彷佛能从中汲取能量。她的芬芳,让他恢复冷静,再度

    有了力量。

    半晌之后,齐文伟站了起来,舍弃最后两瓶没有打开的啤酒,预备走进浴室快速的盥洗,然后早早上床。

    蓦地,敲门声响起。

    他转过头来,想到在柜台登记时,懒洋洋的中年妇人,还问过他需不需要毛巾,需要的话还得另外加价,之后再由她丈夫送去。敲门声再度响起,听得出敲门者的不耐。

    “来了!”他扬声回应,走到门前,打开破旧的房门,脸色却陡然一僵。门外,站着的不是妇人的丈夫,而是商芷茵!

    她满身黄沙,眼里燃烧着愤怒之火,气得头上都快冒出烟来了。而她手里拿的,并不是毛巾,而是一桶掺水的黄泥。

    “客房服务。”她冷冷的说,然后用最大的力气,挖出一大佗黄泥,往齐文伟的俊脸上砸去。

    啪!

    黄泥正中目标,在他脸上糊成一团,再啪答啪答的往下掉落。

    满手脏污的芷茵,还把剩余的黄泥,在他的衬衫上乱抹,一边咆哮着。“怎么样,泥巴的滋味不错吧!”

    “小茵……”

    “你这个该死的王八蛋,居然敢骗我!”她抓狂了。

    “小茵……”

    “我要剥了你的皮!”

    “小茵……”

    “再叫啊,你敢再张开嘴,我就把泥巴塞进你嘴里。”她难泄心头之恨,再度挖取“武器”,不管黄泥弄得她也一身脏。

    齐文伟抹掉眼前的泥巴,迅速上前,圈抱住她的纤腰,有效的让她远离那桶黄泥。她狂乱的挣扎,愤怒的发出尖叫,气恨得几乎想咬他,黄泥甩得到处都是。

    “王八蛋,放我下来!”她拚命挣扎,又踢又踹,却无法准确的攻击到身后的大男人,这让她更加怒火中烧。

    “冷静下来,你会伤害到自己的。”

    “我只会伤害到你!你!你这个满嘴谎话,偷了蓝钻,就把我扔在荒郊野外的该死家伙!”想起他离去时,还在车窗上印下一吻,她就气得眼前发黑,誓言非要找到他,狠狠

    的报仇。

    他小心翼翼的,把像小动物般乱咬的她放在床上,用高大沉重的身躯,有效的制止她的攻击,将她的手腕高举过头,用单掌牢牢箝制,居高临下的俯视她。“那不是荒郊野外。”他拧着浓眉。

    “对我来说,明明就是!”

    “那是一个小镇。”他耐着性子说道,尽量不去刺激她。“我在镇上找了人,请他送你回到边境。”那可是花了他一大笔钱。

    “我想去哪里,就去哪里,不需要你安排。”她吹开眼前的头发,狠狠瞪着他,痛恨自己力气不如人。

    看来,那笔钱是白花了。

    齐文伟叹了一口气。“你是怎么找到这里来的?”

    “开车。”她心不甘、情不愿的回答。“镇上有个人,主动把他的卡车卖给我。那车子又破又旧,速度慢得像乌龟在爬。”她急着要追人报仇,还被敲了一笔竹杠。

    他还记得,收下他的钱,拍胸脯承诺会送她回去的人,就是开着一部破旧的卡车。看来,那个人精明得很,两边生意都没放过。

    沉重的身躯,蓦地松懈,倒卧在她的娇软上。他把脸埋进她柔软的短发里,眷恋的深深呼吸,让全身的细胞,去感受她存在的事实。“你为什么不离开?”他语音沙哑。

    “我为什么要离开?”她反问,下唇颤抖着,怒气过后的委屈,让她快哭出来了。“该死的,你为什么要骗我?”她怒叫,故意偏过头去,不让他看见眼泪。

    紊乱的呼吸里,有着深沈的痛苦。

    “我不愿意让你涉险,我不想让你受伤。”事到如今,他只能实话实说。

    “所以,整段路上,你都在想着要怎么摆脱我?”她不想泄漏情绪,但声音却还是微微颤抖。这次,他的欺骗,伤害得她太深太重。

    靠在耳边的薄唇,再度吁出一口长叹。他抵靠着她沾了黄泥的发,在她耳边说出,隐藏在内心许久的重大秘密。

    “小茵,你对我太重要了。”他终于卸下心防,对她暴露出最大的弱点。“我太过在乎你,想到要让你涉险,我就难以呼吸,所以我必须跟你分开,让你安全的离去。”

    如此诚心诚意的告白,穿透她的愤怒,溜进她的心中。她的心,因为他坦承不讳的在乎,稍稍变得柔软……然后,怒火再度燃起!

    “骗人,你骗人,我不会再相信你了!”她用尽力气,挣脱齐文伟的箝制,翻滚下床。她简直无法原谅自己,在那短短的一瞬间,差点又要相信了他。

    该死,她就这么好骗吗?

    “小茵,这不是谎言。”他表情严肃,幽黑的眸子,深深的注视她。“你可以恨我、可以气我,但是请相信我。”他朝着床边的她,伸出手来,神情痛苦得彷佛一个在沙漠里

    行走多天的旅人,正渴求着一滴能解渴的水。

    “够了,不要再演戏了。”她的内心愈是动摇,就愈是痛苦。为什么在经历过这么多次的欺骗后,她还会想要相信他?

    相信他在乎她、相信他所说的,她对他来说,是多么的重要。她明明就被他欺骗过那么多次了,为什么还要因为他的话语而动摇?

    直到如今,她才终于看清,这个男人对她来说,有多么危险。浓浓的情绦,早已蒙蔽她的双眼,严重影响她的判断力,就算伤痛犹在,但他所说的话,仍能让她的心,深深的

    动摇。因为是他,甚至就连谎话,她也渴望去相信。她从什么时候开始,变得这么盲目的?是在这次见到他的时候?还是上次见到他的时候?还是从初识的那一日起,她就陷溺得

    难以自拔?

    一想到这里,她本能的就想逃走。

    太可怕了!

    齐文伟对她的影响力,竟是这么巨大,她明白原因何在,是因为她……因为她……因为她早已爱上他,爱上一个骗子。

    这份认知,像是C4炸药,炸得她惊慌失措。瞬间,她像是落入陷阱的小鹿,慌乱得只想远远逃离床上的那个男人。

    芷茵转过身,彷佛身后有鬼在追似的,冲向房门口,亟欲夺门而出。

    但是,齐文伟的动作却更快。

    抢在她逃出去之前,他就轻易逮住了她,强迫她纤细的身子,贴上他宽阔的胸膛。他感觉到她的惊慌,知道她突然变得害怕极了。

    “没事的,是我,是我。”他试图安抚,却换来她更激动的挣扎。连他的手臂都被她的指甲刮伤。

    “放我走!”她失声大叫,泪水一颗颗滚落,一心一意只想逃离此地。“你不是要我离开吗?我这就走,放开我,我这就走!”她好害怕,怕他让她变得再也不像自己。

    她的激动与眼泪,让他心痛如绞。

    没错,他应该要放开她,让她远远的离开,避开所有危险。

    但是,当她惊慌失措的,急急想要离去时,他蓦地知晓,倘若这次放手,让她离开之后,他们之间就再也没有挽回的余地了。

    这让他的心头,冒出无限的恐慌与深深的恶寒。“小茵,”他懊恼的低语着,将她转过身来,拥进怀抱之中。“别怕。”

    “放手!”她失去理智的挥手。

    这一掌,打得很重。那刺耳的声音,以及掌心火辣辣的痛,让她稍微恢复理智。她根本没想到,能够打得中他,他闪得过的,她也以为他会闪。但是他没有闪开,而是静静的

    看着她,在原处任她责打。

    “为什么不放手?”她泪如雨下,小拳头一下又一下,扑打着他的胸膛,力道却远比先前弱得多。“你不是要我走吗,我这就走啊!”

    “没错,我要你走。”他的低语,宛如伤兽的呻吟。

    “那你松手啊!”

    “我办不到。”他注视着怀里的泪人儿,因为恐惧失去她,他的身体违背了理智,无法将手放开。

    她又气又恼,泪落得更急。可恶,她从来不曾哭得这么厉害,是他!是他!全是他的错!

    “你到底想要怎么样?”她无助的啜泣着,连扑打他的力道,都渐渐变得软弱不堪。“为什么不松手?”

    齐文伟深吸一口气,将她抱到床边坐下,将她拥抱在怀中。“我低估了自己对你的在乎。”他苦涩一笑,有生以来第一次领略到,何谓不由自主。“现在,就算知道你可能会

    有危险,我也没办法放你走了。我会用生命来保护你。”他慎重的承诺,因为,她的安危比他的性命更重要。

    “你又在骗我?”她声音颤抖,脆弱的模样,让任何铁石心肠的人,都会心疼怜惜。

    “不,不是欺骗。”

    她咬着下唇,愈来愈是动摇,也愈来愈是难以置信。

    “我不相信。”她亲眼看见,当她说出这四个字时,他眼里闪过的强烈痛楚,就好像她刚刚拿了刀子,狠狠刺进他的胸口。

    他们都脏兮兮的,满身黄泥,但是谁也没去在乎。

    齐文伟注视着她,悄声低语。

    “小茵。”他将左手移到她泪湿的双眼前。

    “拿开。”

    他强迫她看。“这是我的戒指。”

    “我不要看你的鬼戒指!”

    他轻声告诉她:“这是你的头发。”

    她陡然愣住了,连眼泪都不再落下,只剩一滴晶莹的泪珠,悬在长长的眼睫上,因为她困惑的眨眼,而无声落下。

    那的确是一个以头发编织成的简单发戒,正圈绕着他的无名指。

    “我的头发?”她不明白。

    “对,”他在她的额上,落下一吻。“我把发戒当成你,当你不在身边时,时时刻刻都能吻着你。”

    瞬间,她的心坪坪作响,跳得好厉害。远比她头一次窃盗珍宝的时候,更紧张千万倍,甚至忘了要呼吸。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她无助的追问,全身的细胞,都在渴望知道他的答案。

    齐文伟的回答,非常简单。

    “因为,我爱你。”

    然后,她没有再追问任何事情。彷佛就害怕任何的言语,都会打破此刻的静谧。

    那一晚,他们没有**。他们洗净彼此,在陈旧的床铺上休息,面对面看着彼此,她静静看着他,偶尔用手指描绘着他的轮廓。

    但是,才睡着没多久,她就作了噩梦。

    齐文伟温柔的摇晃她,用体温暖烫她的冰冷。“嘘,别怕,那只是噩梦,我在这里陪你。”

    “你没有离开?”她恍惚的问。

    原来,她的噩梦,是他。

    他心头一紧。“没有。”

    “不要再丢下我。”即使在半梦半醒中,她的小手,还是紧紧揪着他的衣衫,连睡着了也不放开。

    “不会的。”他承诺。

    “不要再欺骗我。”她又说。他开口回答,却发现她尚未听见答案,又已经再度陷入沈睡。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偷心淑女最新章节 | 偷心淑女全文阅读 | 偷心淑女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