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偷心淑女 > 第三章

偷心淑女 第三章

作者 : 典心
    亚历山大蓝钻。站在饭店窗户边,商芷茵迫不及待的,将湛蓝的钻石高高举起,对着阳光审视。手中的钻石,经过光线照射,闪耀着蓝与红的光芒。

    天然的蓝钻,因为含硼,不会单纯只是蓝色的,只要经紫外线照射,就会散发出红色或蓝绿色的莹光。

    她原本以为,齐文伟或许会弄一个人工钻石,来代替真正的亚历山大蓝钻。但是,她偷到手的,无疑是真货。

    看着那绝美的钻石,她感动到几乎起了鸡皮疙瘩。

    嘿嘿,她成功了!情不自禁的,她看着手中散发美丽光辉的珍宝,因为能从他手中扳回一城,而心满意足的笑了起来。因为太过开心,她忍不住斑举钻石,笑嘻嘻的转啊转,

    直到转得头晕了,才重重躺进柔软的大床,无限满足的叹了一口气。

    啊,她真的拿到了传说中的顶级蓝钻,这真是世界上最美丽的钻石!虽然,她很快的会归还蓝钻,但是能亲手触摸到这颗钻石,还是让她心花朵朵开。

    兴奋的情绪,就像泡泡般,咕噜噜的从心头涌出,她把蓝钻拿到唇边,用力亲了又亲。看着那闪闪发亮的蓝钻,她得意忘形的,在床上滚来滚去,又笑又叫的嚷着。

    “喔,齐文伟,我真的爱你!”

    慵懒的男性嗓音,蓦地响起。

    “很高兴听到这句话。”

    那声音,好像……好像……好像很近!非常近!

    她瞬间停止滚动,匆匆抬起头来,循声望去。只见齐文伟不知何时,已经悄无声息的进入她的房间。如今,他正姿态轻松的,斜靠在墙边,双手交抱在胸前,神情莞尔。芷茵

    呆住了。

    “我真的很高兴,听见你说爱我。不过,要是你能把亚历山大蓝钻还给我,我会更高兴。”他用最温柔的语调说道,眼神足以醉人。

    噢,该死!

    事关亚历山大蓝钻,她立刻回过神来,支起身子,恼怒的瞪着他质问:“你是怎么找到我的?”

    他抬起右手,摸摸方正的下巴,嘴角微微扬起。“当我发现,自己被扒之后,我想了一想,你会往哪里去呢?”

    她看着他,装模作样的歪着俊脸,摆出一副沈思的模样。

    “如果我是小偷,就不会立刻搭机离开,因为那个讨人厌的聪明鬼―就是区区在下我!可以在登机门前守株待兔。”

    芷茵紧闭双唇,才不肯承认她的考虑被他轻易就猜中。他兴味盎然,缓步上前,继续说道:“我也不可能去坐出租车,或者巴士,太多人挤在那里等车,不确定因素太多,极

    可能被拖延,让讨厌鬼有机会追上来。”高大的身躯来到床边,害得她心跳加速。她没有逃离,仍旧警戒的盯着他,任凭那张俊脸愈靠愈近。

    “所以,我猜,你事先准备了车。于是我到了停车场,刚好看到你开车经过门口。”他笑着耸肩,说得轻描淡写。“所以我借了辆车,跟在你**后面,一路跟来到这里。”

    “借?”她冷哼一声。“是偷吧!”

    他低下头来,黑亮的双瞳,闪着笑意。“如果有还,就不是偷。”

    “狡辩。”

    齐文伟再度一笑,朝着她伸手。那只大手探向她的小脸,却没有触碰她,反倒一路往下,缓慢的经过她的颈、她的胸、她的腰。然后,他捡起落在床上的黑色丝绒小盒。

    “但是,暴露你下落的最主要原因,是我在这里头装了卫星定位的发报器。”他面带微笑,轻轻摇晃手中的盒子。

    芷茵暗咒了一声。

    “你早该把盒子丢掉的。”他居然还有脸摆出谆谆教诲的姿态。“现在,亲爱的,请把蓝钻放回去。”

    “你作梦!”她又羞又恼,双眼冒火,更用力握紧那颗蓝钻。

    “乖,亲爱的,放回去,让我们两个都省点麻烦。”他像在哄着爱恶作剧的顽皮小孩。

    那口气让芷茵更火大。她猛地抬手,推开眼前的高大男性身躯,闪电般旋身下床,当着他略显错愕的脸,故意拉开衣襟,把蓝钻塞进蕾丝胸罩里。

    “你凭什么以为,我会乖乖把亚历山大还给你?”她抬高下巴,刻意挑衅,才不肯交出珍宝。

    齐文伟叹了口气。虽然老早就知道,跟她讲理是行不通的,但是最起码他尝试过了。

    “小茵,有人要靠这颗蓝钻救命。”

    “哈哈哈。”她皮笑肉不笑,假笑了三声。“好可怜喔,接下来你是不是要说,有人威胁你,如果不把钻石交出来,就要宰了某某某啊?”这种憋脚的谎话,她才不会相信。

    突然,他的身影一晃,转眼已逼近到眼前,速度快得恍若鬼魅。

    她急忙拔枪,她的速度很快,但还是远远不及齐文伟。她还来不及瞄准,他已闪电般抓住手枪,扣住枪上的保险闩,顺势往外一抽。

    他利落的拆掉弹匣,把枪和弹匣插进背后裤腰。在这同时,他还闪躲了她的脚踢、肘击,以及重重的头槌。

    最后,他箝抓住她的手臂,将她反转过来,强压在墙上,所有动作流畅无比,一气呵成。

    “放开我!”被压制住的芷茵,恼怒的挣扎着,还试图踢踹。

    他轻松的闪过攻击。

    “事实上,的确有一个人命在旦夕。”

    “骗人,我亲耳听见你跟人交易,答应去偷亚历山大蓝钻!”

    “那是因为,有个男孩被绑架了,我必须拿钻石去换人。”即使她不相信;即使她火冒三丈,但是她仍敏感的感觉到,他坚实强壮的身体,紧紧贴在她身后,而他说出的每个

    字,都带着灼热的气息,教她双耳发烫。

    就连她自己也难以置信,她依旧渴望他。而且,还是在她如此屈辱的被压在墙上的时候。

    芷茵羞恼不已,在墙壁与他的身体间挣扎,却被压得更紧。身后属于他的强硬曲线,都嵌合进她的柔软。她可以感觉到粗糙的胡渣,正轻轻摩擦着她。

    “那男孩叫齐俊杰,再过一个月,就满十岁了。”

    姓齐?

    她愣了一下,反射性追问:“他跟你是什么关系?”

    “他是我侄子。”

    “你没有侄子!”这王八蛋果然又想骗她。她气呼呼的叫嚷:“我找人查过,你没任何亲人,你哥哥早在十年前就过世了!”

    他抵靠着那柔软、纤细的肩,吐息般轻声说道:“小杰是我哥的私生子。他和小杰的妈妈,在去结婚注册的路上,出了车祸。”唔,这些事情,听起来的确不像是顺口编出来

    的。只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她被骗过太多次了,无法轻易相信他。

    “你先放开我。”

    “然后,你会把钻石还我?”

    “你先放开我再说。”她坚持。

    “没问题。”他同意了,却也伸出大手,强行探进她的上衣,钻进蕾丝胸罩里乱摸。

    她的身体太过熟悉他的抚摸,娇嫩敏感的蓓蕾,彷佛亟欲得到他的注意力,渴望的紧绷挺立。而他的手心,跟蓓蕾只隔着一层薄薄的蕾丝,不可能没有发现,她羞人的反应。

    芷茵恼羞成怒,挣扎着怒骂:“齐文伟,你做什么?!快住手……”

    粗糙热烫的大手,毫不客气的在柔软雪白的双峰中,花费过多不需要的时间,放肆的东捞西摸,还一再的格外费心、**蕾丝下的**,直到她颤抖不已,才依依不舍的从胸

    罩的内侧,捞出那颗蓝钻。

    “啊,在这边。”他终于将手从她诱人的浑圆上挪开,将钻石拿出来,最后才松开对她的箝制。

    芷茵捣着胸口,气喘吁吁的回头。

    “你这个卑鄙下流、爱说谎的小人……”她恼怒的咒骂着,却无法确定,自己是气恼他夺走蓝钻,还是气恼他对她乱摸,而且,只是摸摸而已,而不是……

    天啊,她是气到昏头了吗?

    “我放开你了,不是吗?”他看着满脸通红的她,把蓝钻放回盒子里,动作从容。“况且,如果我不这么做,你根本不会把东西还我。”

    “谁说我不会?!”她努力忽视被他撩拨后的酥软,拉回自己的注意力。“等我查证确定,事情属实后,我一定把蓝钻双手奉上。”

    “你现在就查证。”他伸手一摸,像是变魔术似的,顺手就掏出她的手机,还殷勤的放进她的手心里。

    她收摄心神,眯起眼睛,不甘愿的拨了电话。“小月,齐文伟的哥哥有儿子吗?”她劈头就问,微微侧身,掩饰自个儿还有点发软的双腿。电话那头的小詌uo读艘幌隆

    “没有啊。”

    她睨着他,等着他说得更多。

    “今年九岁,齐俊杰。”他姿态轻松,逐一补充侄子的英文名、就读的学校、班级,甚至还从皮夹中,掏出了一张照片。

    看到那张照片时,芷茵就闭上嘴了。

    这男人不可能为了骗她,随身备着一张可爱小男孩的照片。更重要的是,照片里的孩子,就像齐文伟的缩小版,那眉目及神态,和他长得太像,几乎要一模一样。

    “噢,该死!”小月的声音、从手机里传来。“那所学校里,真的有那个孩子。这个男孩之前是跟着外婆住的,数据上写着父不详―啊,监护人是齐文伟没错。不过,你确定

    孩子是他哥的?从照片中看起来,真的很像他。”

    没错,太像了!芷茵瞪着照片。虽然,小月可能百密一疏,漏了这条线索,但唐震不可能没查一到这点。看来,是那家伙摆了她一道,故意留了个[惊喜“给她。

    “小月,谢了。”

    “不客气,有事再联络。”

    “好。”

    她收起手机,看着他收起照片。从他小心翼翼的动作,就可以看出,那张照片对他有多么重要,更不用提,照片里的小男孩,在他心中有多少分量。

    “两年前,他外婆过世了,所以我才把他接过来。”他简单的解释。

    “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他大可以拿了蓝钻就走人,何必跟她啰唆半天?

    “因为,人命关天。”他带着那似笑非笑的表情,有些无奈。“如果我不告诉你实情,你一定会再试图偷走钻石,而我没有更多时间可以浪费。”

    “你认为,我不会再试?”

    “你不是丧心病狂的罪犯,你也没有这么缺钱。”

    “所以,你偷蓝钻也不是为了钱?”不知为什么,她就是想问清楚。他严肃的摇头,眼里流露出诧异。

    唔,太好了!

    她需要咬住脸颊内侧,才能阻止自己露出微笑。有那么一会儿,她还以为,他是见利忘义的坏家伙,而那些温柔、那些欢爱,雪中的拥抱、她被囚禁时的担忧、小心不弄痛她

    的治疗、一口又一口地仔细喂着她喝鱼汤的耐心,还有他眼里的宠溺,也都只是牟利的手段。只是为了让她能够继续盗出珍宝,再被他带走牟利。

    原来,她没有看错人,他是为了救人,才会窃取蓝钻,并不是见利忘义。

    芷茵悄悄的松了一口气。直到弄清楚原委后,她才发现,原来自己其实这么在乎他取走珠宝与名画的真正动机。

    那么,他一再出现在她身边,是因为职责所需,还是有别的原因?

    她好想好想问个清楚!或许,趁现在打蛇随棍上,她只要问了,他就会脱口回答出真心话……

    讨厌的手机铃声,却在这个时候响起。那不是她的手机。他快速掏出手机。“是,我是。”他的笑容仍在,但眼角微微一抽,还伸出了食指,示意她别出声。

    “我在往南的公路上。”他连眼也不眨的说。“接下来呢?你希望我往哪走?”

    对方回了一句话,很短。

    “知道了。”他简单的回答,随即结束通话。

    接着,他抬起头来,黑眸溜过她曼妙的曲线,无限惋惜的叹气。“亲爱的,希望下一次,我们能有更多时间叙旧。”黝黑的大手,掏出西装口袋里的墨镜戴上,转身就往房门

    走去。

    她瞠目结舌的瞪着那高大背影,不敢相信,他竟这么简单就想打发她。

    是可忍,孰不可忍!

    气得头顶冒烟的芷茵,抓起藏在枕头下的另一把手枪,三步并成一步的冲上前,赶在他打开房门时,一脚把门踹回原位。“齐文伟,”她伸出手,揪住他的衣领,用枪口抵住

    那颗脑袋。“你以为你要去哪里?”他微微挑眉。

    “我说得很清楚了,我得去、救、人!”他还故意把最后三个字放慢。

    “你以为,我会笨到这么容易被打发?”

    “事实上,我以为你应该够聪明,知道不该膛这浑水。”他的笑容消失,虽然双眼被墨镜遮住,但语气却变得严肃。

    她看见了,却刻意忽略。

    “我不想膛浑水,但我也不喜欢被耍。”她坚持追问到底。“对方要你到哪交货?”

    “那些人很危险,我不希望你受伤。”

    “把你的甜言蜜语,留给别的笨女人吧,我已经毕业了。”她露出甜美的微笑,小手放开了他的衣领,往下滑落他的胸膛,再钻进他外套内侧,把盒子掏出来。

    “过去两年来,你让我损失上亿,这颗蓝钻,是你欠我的。”

    他下颚一抽,面无表情的说道:“小杰是无辜的。”

    “如果他真的被绑架了,我会交出蓝钻。”

    “你不相信我?”

    “眼见为凭。”芷茵依然用枪口顶在他脑袋上。“如果这一切是真的,你就得带我一起去。”

    他拧起浓眉。“对方要求我一个人到。”

    “那真是不幸。”她把他的墨镜摘下来,戴在自己脸上,甜笑着拍了拍他的俊脸。“不过,凭你那三寸不斓之舌,绝对可以说服他们的,对吧?”

    说完,她收回手枪,转身径自拉开门,带头走了出去。

    看着那窈窕的背影、可爱的小**,他难得的低咒一声。没错,他真的没有时间了!

    “还不走?”她停下脚步,用手指轻轻压下墨镜,美丽的双眸从墨镜上缘看着他。“还是,你不想去救人了?”

    他别无选择的,为了救回小杰,他只能带她同行,一起去赎人。齐文伟叹了一口气,踏出步伐,认命的朝那美丽的小女人走去,一同离开饭店。

    “机场?”

    “没错,机场。”

    “你确定?”

    “当然。”

    芷茵哼了一声,不耐烦的把地图扔到后座去。“那些人叫你往南开,然后说往东,现在却又说掉头回达拉斯机场。这不是在耍人吗?”

    “没错。”齐文伟把借来的车停回原位,下车穿过停车场,快步前往绑匪通知的下一个地点。

    她快步跟上。“你明知道还照做?”

    “不然呢?”他淡然耸肩,浅浅一笑。“你有其它办法,能确保小杰的安全吗?”

    芷茵小嘴半张,却吐不出半个字。呃,没错,她也没有别的办法,绑匪把时间算得非常精准,他们必须踩紧油门,才能在限定时间内,到达绑匪指定地点。

    “他们为什么要浪费时间,让你兜圈子?”

    “确定我的背后,没有埋伏着一群荷枪实弹的警察。”

    他一边说着,脚步没停,穿越机场里的人群,来到航空公司机场瘪台前。这里就是绑匪指定的位置。

    在他们身旁,等着要上飞机的人,在柜台前排成长长的人龙。

    芷茵站在电子广告牌前,抬起头盯着柜台后方不断变换的班机时刻表,混在排队的人群中,假装正在观看。

    “为什么你不报警?我以为像你这种人,遇到绑票事件,第一个反应就是去报警。”这个问题已经在她心里转了半天。

    “像我这种人?”他兴味盎然的问。“你指的是哪种人?”

    “就是那种相信公理正义、天理昭彰、报应不爽,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之类的人。”

    “我没有那么天真。”离约定的时间还剩两分钟,他查看手机有无来电。“我很清楚,现实世界并不像政令倡导广告一样美好。”

    “嗯哼,所以你就去偷蓝钻,向绑匪妥协?”

    他嘴角微扬。“我以为你并不相信,我是被胁迫的。”

    “眼见为凭。”她重复先前的话。“还有一分钟,你所谓的绑匪,到底会不会出现?”

    “如果,你不要一直着迷的盯着我看,也许他们就会出现。”

    “着、着、着迷?我才没有!”伶牙俐齿的她,竟结巴了一下。她飞快收回视线,却无法控制脸红,只能试图辩解。“我只是看了你一眼。况且,是你一直盯着我的胸部看吧?”

    对于这项指控,齐文伟没有反驳,反而坦然认罪。

    “我只是好奇,你扮成男人的时候,是怎么处理的?绑起来吗?毕竟,它们如此显眼且诱人,如果你没遮掩,我一定不会错过。”他认真打量,视线在她胸前游走,嘴角还噙

    着笑。

    “这种时候,你竟然还有空注意这些?”

    “没办法,这是天性。”他扫视着周遭的人群,神情泰然自若。“我无法控制!”

    她等着他继续说下去,却发现他突然紧盯着右前方。顺着他的视线看去,一名穿着黑西装的男人,正提着皮箱走了过来。

    “来了?”她悄声问。

    “可能。”他盯着那家伙。“可以请你先把蓝钻交给我吗?”

    “当然不行。”

    那男人愈靠愈近,视线对上齐文伟―

    突然之间,轰然巨响震动了整座机场。

    一辆黑色悍马车,完全毫无预警的,撞破巨大的落地玻璃,冲入机场里。玻璃碎落一地,碎片在光洁的地板上翻飞,下一秒,车上的男人,拿着一把冲锋枪跳了下来,像头野

    兽般咆叫,跟着就开始扫射。齐文伟反应奇快,立刻扑倒她,避免她被射杀。四周响起尖叫声、哭喊声,还有连续不断的枪声。

    人们相互推挤,恐惧的奔逃,鲜血四溅。

    被压在下头的芷茵,听见齐文伟咒骂出声。她抬首看去,只见一片恍若人间炼狱的混乱中,提着黑皮箱的男人,已经转身逃走。

    齐文伟从她的大腿内侧,抽出手枪,利落的起身瞄准。

    瞬间,她看出,他陷入天人交战。

    他想去追逃离现场的男人,拯救亲人,但是持枪扫射的疯子还在开枪,屠宰机场大厅里,毫无反抗能力的羔羊。

    虽然这里是德州,拥枪自保的人处处都是,带枪的不只她,有人会处理那个疯子,航警马上就会赶来。

    但是,在这短短几秒内,将会死去更多的人;在这短短几秒内,他也会失去绑匪的踪影―他作了决定,调转枪口,朝持枪的疯子开枪,先是手,然后是脚,轻易就解决了让全

    机场的人们惊魂破胆的乱源。再转过头,穿着黑西装的男人,一如他所预料,已经消失在慌张哭喊的人群里。

    齐文伟垂下枪口,紧抿着唇,脸色铁青,眼里有着愤怒的戾气,始终噙在嘴角的笑意,全数烟消云散。

    芷茵看着他,终于确信了一件事!

    这个男人的侄子,是真的被绑架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偷心淑女最新章节 | 偷心淑女全文阅读 | 偷心淑女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