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狼君 第五章

作者 : 典心

偌大的石床上,霍鹰坐在床沿,上半身仍赤luo着,宽厚的肩上缠着纱布。伤口无损他体魄的健美,反倒更加强了他的野性。

此刻的他,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像是头不驯的猛兽。

卿卿脸儿烫红,勉强收摄心神,将饭菜搁到桌上。明知该依从礼教,移开视线,但她实在管不住自个儿,清澈的大眼儿,总忍不住要看向他。

她的视线,从宽阔的胸膛往上溜,经过他肩上的纱布、强壮的颈项、他紧抿着的薄唇,以及那双火光炙热的黑眸——

啊!

卿卿低呼一声,羞窘的低下头,不敢再看霍鹰。

怪了,他身上是有什么魔力?为何总能让她看他看得呆了?

那羞红的粉脸,让霍鹰挑起浓眉。他不言不语,走了过来,在桌旁坐下,伸手就要拿筷,黑眸仍是注视着她。

见他要动手,卿卿连忙挡住。「等等,你受了伤,不好拿筷,我来吧。」她自告奋勇。

「你来?」他狐疑的问。

「我喂你。」她很坚持。

霍鹰皱起眉头,一脸嫌恶的看着她,仿佛她刚刚说了句侮辱他的话。

「我的手是伤了,可没废了。」他冷冷的说道。

「我知道,但受伤很疼啊,你就让我帮你几日吧!」她继续游说着,不肯放弃。

追根究柢说来,霍鹰身上的伤,是她大哥砍的,她或多或少都有责任,说什么都要负起照料他的责任,好消弭自个儿一些罪过。

「没什么大不了。」他皱眉。

「不行!」她双手一伸,急着抢走碗筷,坚持代劳。

他一脸阴沉,眯起双眼瞪着她。

她鼓起勇气,清澈的眼儿瞪了回去。表面看似冷静,其实一颗、心七上八下,被他盯得直发抖。

呜呜,这个男人为啥这么固执?就连个赎罪的机会都不给她?

直到卿卿的虚张声势即将破功,紧张得几乎要昏厥前,霍鹰总算收回视线,低咒了几声。

「坐下。」他不耐的说道,懒得跟这小女人僵持下去。

「嘎?」卿卿愣了一下,没能反应过来。

薄唇又动了动,俊美的脸上没有表情。

「我饿了。」霍鹰开口。

啊,他肯让步了?!

卿卿松了一口气,清丽的小脸上染了欢欣的笑意,立刻靠在他身旁坐下,安安分分的挟饭菜喂他。

「吃些鱼吧,这是七哥从山涧里抓来,送去给方大娘烤的。」她仔细的挑开鱼刺,才挟起香酥的鱼肉,送进霍鹰嘴里。

他点头,坐在那儿,睥睨高傲,像个尊贵的君王,享受着她的伺候。

「好吃吗?」她等着反应。

深不可测的黑眸望着她,因为她的问题,眸光深浓了些,半晌之后,才缓缓点头。

卿卿微微一笑,挟起盘中的饭菜,专心的喂着他,将食物送到那张薄唇旁。

四周静静的,秋季的温度沁凉,屋内却有着说不出的温暖。他的视线、他的沉默,都让温度攀高——

不论哪一个动作,她都敏感的察觉,霍鹰的目光如影随形,紧紧盯着她瞧,甚至在张口进食间,他的视线也锁住她不放。

卿卿的心儿慌慌,水汪汪的大眼儿看看左,再看看右,尽是在屋内打转,就是不敢跟他接触。白嫩的小手拿着长筷,拨弄盘中菜蔬,被他看得羞涩万分。

老天!他那样看着她,仿佛他想吃的不是食物,而是她——

「我不吃这个。」霍鹰突然开口。

「啊?」卿卿猛地回神,视线往长筷上溜,发现自个儿刚刚挟了块红萝卜。

「拿开。」他紧抿着唇,一脸嫌恶,瞪着那块红萝卜。

「可是——」她轻敌红唇,想劝他吃。小孩挑食还说得过去,但这么一个高头大马的男人也会挑食?

锐利的黑眸扫来。

讨论结束。卿卿立刻识相的闭上嘴,将红萝卜搁到一旁的碟子上,重新挟起能令他开金口的菜肴。

又等他吃了几口,眉头不再紧拧时,她才小心翼翼的开口。

「为什么不吃红萝卜?」她问。

锐利冰刃再度扫来,稍蕴怒色,却没有开口解释的意思。

一瞧那脸色,卿卿立刻用力摇头。

「呃,你、你、你当我没问吧!」她双手加速,将食物全填进他胄里,心里直犯嘀咕,嘴上却再也不敢吭上半句。

这个大男人,不但挑食,而且不许人过问呢!

他——真像个孩子——

如坐针毡的喂完这一餐,卿卿将碗盘端回厨房。

方大娘一瞧见她,连忙凑上来。

「寨主还好吧?」她问道。

「伤口处理好了,食欲也不差。」卿卿回答,粉脸上的红晕还没褪。她搁下碗盘,拿着抹布四处擦着,神态有些尴尬。

小翠走进厨房,一瞧见卿卿,她眼儿直发亮。

「问儿,他们说,寨主在马上吻你。那是瞎说,还是真有其事?」冷酷且不近女色的寨主,竟看上问儿了吗?哇,那可是寨子里的大事呢!

寨主虽冷酷,却无疑是个铁铮铮的汉子,放眼天下,可难有如此出色的男人,只是寨子里的姑娘们胆子太小,被那双冰刀黑眸一瞧,就冻得瑟瑟发抖,压根儿不敢上前。再说,寨主眼界也高,不将女人放在眼里,从没见他对哪个姑娘感兴趣过。

直到问儿这天仙般的人儿出现,寨主才动了心,当众吻了她。全寨子男女惊讶之馀,也高兴得很,全在津津乐道,期待这两个人儿能凑成一对。

卿卿羞红了脸,只能点头,小手捏紧抹布。

想起那热辣的吻,她的身子窜过一阵轻颤,水嫩的红唇上,有些儿的酥麻,像又感受到他的轻啃吸吮、他的气息——

「真的?哇!」小翠惊呼着,立刻往厨房外冲去,向一票姊妹淘们报告这消息。

方大娘走过来,牵住卿卿的手,和蔼的问道:「寨主还说了什么?」

虽然全寨子都乐见其成,急着将问儿往寨主床上推,但大娘反倒担忧问儿的意愿。这会是两相情愿,还是一方强求?寨主那么强势霸道,竟看上这生嫩的小姑娘,她会不会被吓着?

「呃——他要我照料他的伤,不许离开。」霍鹰说出这项命令时,神情高深莫测,让她心儿狂跳。

只是照料伤口,不是吗?为何他说这句话时,那表情会让她联想到即将扑向猎物的狼?

「是吗?」方大娘沈吟着,可比卿卿清楚寨主的弦外之音。她顿了半晌,才又开口。「你不怕寨主?」她问,想要确认。

卿卿先是点头,接着又摇头。

「寨主有些凶,但是不可怕。」不知为什么,她就是知道,他虽然拥有强大的力量,却绝对不会伤害她。

「不可怕?」方大娘瞪大眼睛,一脸错愕。

寨主不可怕?等等,她们现在谈论的是同一个人吗?那个残忍无情、只稍一吼一瞪,就能让天地变色的山狼,在问儿眼中,只是「有些凶」?是这小姑娘迟钝了些,还是寨主有「差别待遇」?

「这些日子来,他难道没吼过你?」寨内不少女人,经寨主一吼,就吓得手脚发软,之后说什么都不敢靠近寨主的院落。

「吼过。」其实,他吼她的次数,多到她数不清。「但,他并不恶劣,只是习惯那么说话。」

「你不怕?」

「为何要怕?他会吼我,大多是出于关心。」他吼着要她远离危险、吼着要她小心这小心那,每句呼吼里,都藏着他的关心。

果然是一匹狼!咆哮是他最熟悉的语言。

方大娘眼睛瞪得更大,总算摸清了状况。噢,看来,寨主对问儿的态度,可跟对待其它人时不同呢!

「那好。」她宽了心,露出满意的笑容,自顾自的说道,心里已有了主意。

好?好什么?

卿卿眨着眼儿,有些莫名其妙,不知自个儿说了什么,竟能让大娘露出欣喜的笑容。

正在困惑时,大娘的一双手,已将她往外推去。

「你先去洗衣房,替寨主把衣裳领回去,省得他没衣裳可穿,受了凉。接着,去大夫那里,领药煎成药汤,伺候寨主喝了,知道吗?」她仔细叮嘱着。

「知道。」卿卿福身,转身离开厨房。

莲步才刚迈开,方大娘又开口唤住她。

「问儿,你的衣裳杂物,都搁在小翠那里吗?」

「是的。」她点头。「有事吗?」

方大娘微笑挥手,一面擦着围裙,往后门走去。「没事,你忙你的去吧!」

为了等待药汤煎好,她折腾了时间,还留在大夫那儿,为几个伤兵包扎。一想到他们是因大哥楚狂而受伤,她心里就好难受。

半个时辰后,她才端着热烫的药壶,款步走回霍鹰的院落。

途中经过枫树林,她稍微留心,走得小心翼翼,却没再遭受攻击,甚至没再瞧见那小男孩的身影。霍鹰的威胁起了作用,那男孩再也不敢找她麻烦。

一走进门,她立刻瞧见,桌上搁着一个眼熟的包袱。

包袱已被摊开,霍鹰站在桌边,低头审视着,宽厚黝黑的大手里,握着一把木制的梳篦,他的指尖,滑过粗糙的木梳。

啊,那不是大娘给她的吗?

「那是我的。」她脱口而出。

「我知道。」他抬眉,看了她一眼,不动声色,没还她的意思。

卿卿再仔细一瞧,这才发现,包袱里全是她的东西,有方大娘给的衣裙鞋袜、几把木梳,还有小翠分给她的一件兜儿——

如今,那件薄薄的兜儿,正被霍鹰拎在指上。

轰!

粉脸儿瞬间烧红,像爆了朵烟花,她立刻扔了药壶,扑上前去,奋力抢下那件兜儿,还动作迅速的扯起包袱,胡乱的东包西包,可里头的东西就是跟她作对,不断滚了出来。

是谁把她的包袱搁在这儿的?是大娘吗?

呜呜,她不要他看见这些啊,那些兜儿、那些姑娘家最贴身的菲薄丝裤儿——

锐利的黑眸还如影随形,她一面收拾,羞得满脸通红,努力克制着,不因过度羞窘而昏倒。

黑影靠了过来,他走近几步。

卿卿再也顾不得东西,扯着那块包袱巾,急着往后退,红唇慌乱的翕动着。

「呃,我不知道,这包袱怎会被搁在这儿,可能是大娘搞错了……」

「没有搞错。」霍鹰朝她逼近,缓缓走了过来。

「什、呃,什么?」她又惊又慌,脚下跟舱,险些摔倒。

他伸出手,轻易拉住她,一把将纤弱轻盈的身子揽进怀里,深幽明亮的黑眸,居高临下的俯视她。

包袱巾无声无息的飘落,她恍然不觉,只能呆望着他。

「我说,没有搞错。」霍鹰嗓音低哑,双眸闪烁。

卿卿心头狂跳,只觉得口干舌燥。紧贴着她的男性身躯,格外烫热,他体内像有一把火,连带的让她觉得好热、好热——

他坚实的肌肉,紧压着她纤细身子,那双黑眸,欣赏着她的慌乱无助。

「请、请放开——」她颤抖的说道,手腕被他擒住,虽然不疼,却也挣脱不开。

「不放。」薄唇上一丝笑,缓慢的靠近,灼热的呼吸逗惹她轻颤的红唇。

「寨——寨主——」她颤抖着,想转开头,他却又不允许。

粗糙的指落在粉嫩的肌肤上,缓缓移动,带来异样刺激。

「你想要我。」

霍鹰的口吻轻柔,说的话却惊世骇俗。

「没有!」卿卿用力摇头,想要逃开,却挣脱不开他的箝制。

他说什么?她——她——她想要他?哪有哪有?她久受礼教熏陶,从小就被教导着,要谨守男女大防,哪里可能会想要想要——

薄唇上笑意加深。

「我看见了。」

「看见什么?」

「你在看我。」他轻声说道,灼热的气息吹拂着她的发。

她脸儿羞红,再也说不出反驳的话。原来,她的举止,早被他看在眼里,没有半分遗漏。

但,她只是不由自主的想看他、不由自主的想逗留在他身边,那、那就是代表着,她想要他吗?天啊!她怎么会变成这样,竟这么不知羞——

卿卿羞窘的呻吟着,几乎想就地挖个洞,将自个儿埋起来。

他却不放过她,高壮的身躯压住她,粗糙的掌覆盖粗布衣衫……

简陋的卧房内,回荡着男人的低吼、女人的轻喊,交织出浓浓春意。

桌上的药汤,被搁置得久了,渐渐凉透。

林荫苍郁。

九山十八涧内,有重重迭迭山,曲曲环环路,潺潺涓涓泉,高高下下树。清晨的凉风吹来,绿叶随风摇曳,添了几许秋意。

直到日上三竿,卿卿才情懒的醒来。一夜的欢爱,耗去她太多体力,她全身乏力,几乎难以下床梳洗。

真不公平!

霍鹰同样也睡不到几个时辰,甚至还在昨日下山,跟黑衫军砍杀恶斗,为何他看来却精神奕奕,丝毫不见疲惫?这就是男女之间的差别?难怪他昨夜始终不见困意,不断撩拨诱惑她——

雪颈间被他烙下的吻痕,格外刺眼,令她再度粉脸嫣红。

天啊,要是让人瞧见,他们肯定会看出,霍鹰对她——对她.

粉嫩的脸儿,又添了三分晕色,她羞涩的拉起衣领,指尖滑过领口的简单绣花。那绣花简单,布料却轻软舒服,据说是挽纱城的人,送上山分给寨子的。

想起挽纱城,一张俊朗严酷的脸浮现在脑海中。

大哥!

卿卿低呼一声,小手盖着红唇。

糟了,她竟把大哥给忘了。

要是让大哥知道,她已委身霍鹰,大哥肯定要暴跳如雷了。才刚跟山狼交战,自个儿妹子就被拐上床去,这新仇旧恨的,他咽得下这口气吗?

除了大哥,远在京城的爹爹,若是得知掌上明珠成了山贼的女人,会气成什么样呢?

卿卿蹙颦秀眉,轻咬下唇,烦恼得不知该如何是好。

爹爹跟大哥,都是她最在乎的人,但为什么倒卧在霍鹰怀中时,他总能让她忘了一切。

轻叹一声,她走出院落,来到墙边,仰望窗外翠绿的林叶。

寨子里的作息依旧,唯一不同的,是她搬进霍鹰的房里,成了霍鹰的女人。众人免了她其它工作,让她伺候霍鹰一个人。

这座院落,跟那一排排的长屋有段距离,中间栽植成片的枫叶林,屋后则是茂密的森林。从墙边望去,能看见屋后的林子里,有条小径。

一天三餐,她会看见,有个小丫鬟,会端着饭菜,沿着小径走入林子。

那里该是有住人吧?

好奇心涌了上来,卿卿迈开步伐,穿过半枯的树墙,踏上小径——

像是特地挑好时间似的,冰冷的警告,在此刻响起。

「你要去哪里?」

霍鹰!

伴随着低沉嗓音的,是一双坚实的男性臂膀,他突然出现,拦住她的腰,将她拉回怀中。

「呃,我只是想到后头去瞧瞧。」卿卿轻呼一声,跌进他怀中,才刚披上的外衣,一经拉扯,又敞开了些,露出雪白的颈项,及形状美好的锁骨。

霍鹰低头望着她,没有错过这美景,目光转为深浓。

「不许去。」他抱起她,回到屋内,还顺脚将门踢上。

「为什幺?」卿卿回问,两手搁在他赤luo的胸膛上,怕自个儿会压到他受伤的肩头。

「没有为什幺。」他语音粗鲁,盯着她刚刚穿上身的粉色兜儿。

碍眼的东西。

他眯了眯双眸,黝黑的大手扯下那兜儿,攫住她粉嫩的丰盈——

卿卿倒抽一口凉气,瞬间忘了两人在谈些什么。她小脸羞红,轻轻挣扎着。

「寨主——别——已经白天了——」她的声音很小,因为他的触摸而颤抖。

搁在她腰间的大手,徐徐住下,滑至她柔嫩的臀儿。那亲昵的动作,让她羞得全身发红,却又无处可躲。

「霍鹰。」他的声音,因欲望而低哑,霸道的逼着她喊。

卿卿颤抖着,仰望那双黑眸,无力抗拒他的任何要求。「霍、霍鹰——」

一抹满意的浅笑,跃上他的薄唇,衣衫下的大手更加放肆。

「天——亮着啊」她小声呻吟着,在他的**下轻扭着身子。霍鹰想要——呃不会吧,现在是白天啊,难道他——

她从小就循规蹈矩,谨守礼教,他却恣意狂放,根本不将那些规矩放在眼里,存心要教坏她。

俯视着她的那双黑瞳,深幽而惑人。

「没人规定白天不能做。」

「可是——」她心儿直跳,轻咬着红唇,抑住细碎的呻吟。

「你太吵了。」霍鹰不耐的皱眉,突然翻身压住她,用力吻住那水嫩的唇。

她不再有机会说话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问狼君最新章节 | 问狼君全文阅读 | 问狼君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