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情主子 第四章

作者 : 朱映徽

「今儿个天气这么好,你怎么才一用完午膳,就忙著往房里钻?难不成你想要午睡?」

虽然才相识没几天的时间,但云问浪却仿佛早已洞悉夏茉儿的心思,午膳才刚用完,他就知道要来「堵人」。

夏茉儿蹙起了眉心,对於这男人的「阴魂不散」感到有些懊恼。除此之外,她更不喜欢在他那深不可测的眸光下,一切心事仿佛无所遁形的感觉。

「我没有要午睡,你想太多了。」她冷淡地说。

「是吗?那你怎么一吃完饭,就急急忙忙地想要回房?」

夏茉儿一点儿也不想对他解释自己的行为,她神色有些不耐地问:「云大少爷究竟有何贵干?」

「喔,是这样的,我看今天的天气如此晴朗,打算骑马出去溜一溜,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和我一块儿出去?」

骑马?

夏茉儿一怔,眼底蓦然浮现一抹光芒。

其实她从小就一直很喜欢马儿,觉得它们真是世上最美丽的动物,只是自己一直没有机会可以真正体验驭马奔驰的感觉。

现在云问浪邀她一块儿骑马出去溜一溜,让她的心里有些动摇,只不过,犹豫了一会儿後,她还是决定放弃。

要是她真的和这个男人出去,肯定不会发生什么好事,她才不要给他机会来让他撩拨、挑逗自己呢!

「我不想去,你若真希望有个伴,就去找你那两个叫做艳红和绿袖的红粉知己吧!」

「但我不想要她们,我只想要你陪。」

夏茉儿仿佛没听见他的话似的,迳自说道:「她们两个不但容貌姣好、柔情似水,又能将你服侍得周到仔细,有她们两个陪在你身边,相信你这趟出游肯定会十分尽兴的。」

云问浪闻言不禁皱紧了眉头,对於她的冷淡与疏离,有时候他还真是一点儿办法也没有。

「我身边的女人,一个个都希望能够从早到晚陪伴在我的身旁,唯独你一心一意要将我往别人身上推。」他的语气有些不是滋味。

「我不算是你身边的女人吧!」夏茉儿抗议道。

「在我们之间还没有分出一个胜负之前,你就是我身边的女人!」云问浪的语气不容置喙。

「等等!」夏茉儿忽然想到一个很严重的问题。「咱们之间的这场赌局,总该有个期限吧?」

要是没有事先约定好这场赌局的期限,那他们两个人岂不是就要一直这样纠缠僵持下去?

不!这怎么行?她可不打算和这个男人纠缠太久!

云问浪听了她的话,想了想之後说道:「你说得也对,那咱们的期限要订多久呢?」

「那就三天吧!」夏茉儿想也不想地说。

「三天?你这个答案也未免太没有诚意了吧!」云问浪忍不住失笑。

「那要多久才算有诚意?」夏茉儿斜睨著他。「别告诉我需要三年才够!」

「三年?」云问浪摇了摇头,说道:「不需要这么久的时间。」

不需要?夏茉儿闻言不禁挑起眉楷,对於这男人自信笃定的口气,她的心里感到相当不以为然。

哼!她都已经表现得如此冷漠、不友善了,这男人竟还认为可以驯服她!真不知道他究竟打哪儿来的自信?

「那你说呢?要多久?」夏茉儿问。

「这就得看你的配合程度了。」

「什么意思?」夏茉儿防备地望著他。

「意思就是,倘若你一直闪躲、一直避不见面,没有和我进行这场赌局的诚意,那就算期限订为三十年也没用。」

夏茉儿明白他的意思,心里陷入一阵挣扎。

如果可以选择,她当然巴不得能够离他远远的,可既然都已经和他打了赌,或许正面应战会比较好些。

早点和这男人之间分出个胜负,也可以减短和他纠缠的时间。

这么一来,她的心里就不会一直存在著挥之不去的压力,更不会又莫名其妙地作起诡异的梦来……

一想到昨晚那场荒诞的梦,夏茉儿的心里就感到气恼极了。

梦中的她,竟然痴儍地恋著这个风流花心的男人,这根本就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嘛!

「要是我不躲呢?期限是多久?」夏茉儿问。

「那就……三个月吧!」

「三个月?未免太久了吧!」夏茉儿忍不住和他讨价还价。「依我看,不如就一个月吧!」

云问浪扬起了嘴角,微笑道:「我说三个月,你说一个月,既然这样,不如就折衷一下,以两个月为期限,你看如何?」

「这……好吧!」夏茉儿答应得有点勉强。

「那好,既然你说了不再躲避,现在可以跟我一起骑马出去溜溜了吧?」云问浪再度邀约。

夏茉儿虽然对骑马跃跃欲试,却一点儿也下想让这男人知道她的心情,便说:「好吧!既然你诚心诚意地求我,我就勉为其难地答应吧!」

「你确定……你要自己一个人骑?」

云问浪诧异地望著夏茉儿,一时间还以为自己听错了。

夏茉儿望著马厩里一匹匹美丽的马儿,心情愉悦地点了点头。

「我确定,难道不行吗?」

「不是不行,只是你会骑吗?」

「我是没骑过,但是应该不难吧!」

她曾经看过人家骑马纵情驰骋,看起来很简单呀!为什么这男人却一副迟疑的模样?

该不会是他太过於小气,不打算借她马儿骑吧?

「你真的想试试?」

「嗯!」夏茉儿认真地点了点头。

「那好吧!」

云问浪命马房小厮牵来一匹体型较为娇小的牡马,它是马厩里性情最温驯的一匹马儿。

「哇!它真漂亮!」

夏茉儿第一眼就喜欢上了这匹美丽的栗色牡马,忍不住走上前去,伸手摸摸它柔顺的鬃毛。

马儿像是感受到她的善意,亲热地舔舐她的面颊。

「啊!好痒喔!」夏茉儿忍不住格格地笑开了。

此时此刻的她,像个单纯天真的女孩儿,俏脸上笑靥如花。

云问浪凝望著她灿烂的笑颜,完全无法栘开目光了。

她那娇美的模样,触动了他心里深处的某个角落,让他的胸口霎时感到一股暖意,心底也同时涌上一股想一直望著她美丽笑容的渴望。

正开心地和马儿嬉戏的夏茉儿,忽然察觉到一道灼热的视线,她才一转头,就对上了云问浪的眼眸,而他眸中的光芒让她的心口为之一震。

她不懂,云问浪不是个风流滥情的男人吗?为什么他此刻的眸光却如此专注,恍若他的眼里只容得下她一个人?

时间仿佛在他们四目交会的这一刻凝住,他们谁也没有无开口说话,某种幽微的情愫同时在两人的心底悄悄窜起。

倘若没有其他因素的干扰,他们或许会这么一直凝望下去,可夏茉儿身边的马儿像是为了抗议她的忽略,突然仰首嘶鸣了声,不但打断了此时的静谧,也打破了此时的魔咒。

夏茉儿有些心虚地回避云问浪的目光,同时忍不住在心里责怪自己。

真是的!她刚才到底是著了魔还是哪根筋不对劲了?竟然会任由自己沈溺在他的眼光之中!

她咬了咬唇,毅然挥开心底那股异样的感觉,并且下断地提醒自己别忘了昨晚的那个梦。

虽说那不过只是个梦罢了,与真实毫无关系,但光是想到她梦中的遭遇,夏茉儿就觉得心有余悸。

还是和云问浪保持距离,对她来说才是最安全的。

「这匹马儿是要让我骑的?」她回避著他的目光,刻意将注意力摆在眼前这匹美丽的马儿身上。

「嗯,是啊!」

云问浪见她的态度又变得冷淡疏离,心里蓦然有种怅然若失的感觉,然而看到她想要爬上马背,却又不知道该从何著手的逗趣模样,忍不住又扬起一抹微笑。

他赫然发现,这个美丽、倔强又不驯的小女人,有著牵动人心的魅力,饶是身边从不缺女人的他,也忍不住要将目光凝注在她身上。

「需要我帮忙吗?」

「我可以自己来!」夏茉儿倔强地说。

「你确定吗?要是我不助你一臂之力,只怕你连马背都上不去,更别说是要驾驭它了。」

夏茉儿有些窘地红了脸,不得不承认他说的是事实。

「那……好吧!」

她的妥协让云问浪的嘴角一扬。还是温顺乖巧的女子较惹人疼爱。

「来,我抱你上马。」

云问浪强壮的手臂揽住夏茉儿纤细的腰肢,轻而易举地将她轻盈的身子抱到马背上。

「呀!」坐在马背上的夏茉儿发出一声轻呼,神情有些紧张。

虽然和其他的骏马相较起来,这匹牡马已经矮了许多,可她这辈子还没待过这么高的地方呢!

夏茉儿紧捉著缰绳,美丽的眸子眨呀眨的,有些不知所措。

或许是因为太过於紧张,她僵硬的身子一个重心不稳,整个人忽然狼狈地从马背上滑落。

「哇!」

夏茉儿惊喊一声,以为自己肯定要摔个四脚朝天了,但一旁的云问浪却眼明手快地将她坠跌的身子拥人怀中。

「真是的,既然下会骑,就别逞强,要是摔伤了身子怎么办?」云问浪忍不住轻责。

夏茉儿红了脸,又羞又窘,却找不出半句话来为自己辩驳。

「我看,你还是和我共乘一骑吧!」

「可是……」

「别拒绝,除非你想再摔一次。」

「呃……」夏茉儿一阵语塞。

虽然她的心里满是不愿,可又很清楚自己根本没有驾驭马儿的能力,只好妥协地点了点头。

在她同意之後,云问浪便命马房小厮将他的坐骑牵出来,而当夏茉儿看见那匹马儿时,美眸不禁圆瞠。

「哇!它真是高大栗悍哪!」

和眼前这匹黑色骏马比起来,刚才那匹栗色牡马简直像是小孩儿站在大人的身旁似的,看起来娇小而温驯。

刚刚她连安坐在那匹栗色牡马的背上都有困难了,要坐上眼前这匹更加高大的骏马岂不是更不可能?

若是勉强坐上去……她会不会摔死呀?

云问浪仿佛看出了她的担忧,忍不住笑道:「放心吧!我的技术比你精湛多了,绝对不会害你摔下来的。」

夏茉儿的俏脸一红,懊恼自己的心思竞被他轻易地看透。

「好了,该出发了。」

霎板浪俐落地跃上马背之後,一弯身便将她的身子捞抱起来,并安置在自己怀中。

「抓牢了,咱们出发了!」

黑色的骏马宛如一道劲风,在出了「奥云山庄」之後便扬蹄狂奔。

强劲的风声不断地从耳边呼啸而过,沿途的景物也随著急速的奔驰而不断地从眼前掠过。

夏茉儿很努力地告诉自己,不要去注意到两人身体的贴近,可,要不去注意,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她的背就紧贴在云问浪的胸膛上,她甚至可以感受到他的体热透过衣料,源源不断地传到她身上,让她的身子也逐渐变热起来。

夏茉儿不自在地在他的怀里动了动,试图与他拉开些许距离,可他的手臂却宛如坚硬的牢笼,敦她根本挣脱不开。

她气恼地蹙起眉心,回头瞪了他一眼。

「你非得要抱得这么紧吗?」

「我可是为了你著想才这么做的。」云问浪的声音无辜极了。

「是吗?」

夏茉儿挑起眉梢,很显然对他的话相当质疑。

这男人举止浮浪、态度轻狂,实在有乘机揩油之嫌。

「当然是了,还是……你想要我松开些吗?」云问浪朝她扬起一抹微笑,但那笑容太过於亲切,反倒显得有些可疑。

「我当然希望!」

「好吧!既然你这么希望,我就如你所愿吧!」

霎闻浪说著,搂著她的手臂果真稍微松开了些,而由於马儿奔驰的速度很快,他虽然只是略一松手,夏茉儿却觉得自己的身子快被摔飞出去了!

她的脸色蓦然苍白,反射性地紧捉住云问浪的衣襟,整个人也不自觉地更偎近他的胸膛。

「怎么了?刚才你不是还巴不得我松手吗?怎么这会儿我手一松,你反倒投怀送抱了起来?」

听见云问浪戏谵的话,夏茉儿怔了怔,一股羞窘与恼怒霎时涌上心头。

很显然的,她中了这男人的计!

他肯定知道只要他稍微松手,她的身子就会有被马儿摔飞出去的危险,他却还故意「如她所愿」地松手?!

他一定早就料到了,她会在慌张之际反射性地抓住他、偎进他的怀里,而他正好逮著了这个把柄来嘲笑她!

可恶!这男人真是太过分了!

夏茉儿又恼又怒,当下不顾一切地松开紧抓著他衣襟的手,羞愤地试图推开云问浪。

由於她在气愤当中没有控制好力道,一个不小心用力过度,整个身子差点摔下马背,而云问浪没料到她竟会有这么激烈倔强的反应,急急忙忙要将她的身子揽回怀中。

在这么一推一拉之下,马儿受到惊吓,不但失控地仰天嘶鸣,甚至还急躁地蹦跳蹬腿,要将马背上的人给甩下来。

在这危急的一刻,云问浪搂著夏茉儿在空中俐落地翻了个圈,最後双双落在一旁的芦苇丛中。

夏茉儿受到不小的惊吓,当下忘了自己原本还在生著云问浪的气。她害怕地闭上双眼,一动也不敢乱动地任由云问浪搂著她。

由於坠马的那一瞬间太过可怕,她紧张得脑中一片空白,根本无法思考也几乎不能呼吸了。

「别怕,已经没事了。」

云问浪低沈的嗓音在耳边响起,但是过了好一会儿才传到惊吓过度的夏茉儿脑子里。

真的没事了吗?这怎么可能?夏茉儿摇了摇头。

他们明明就从疾奔的马背上摔下来,怎么可能安然无恙?

她该不会是坠马摔坏了脑子,所以产生莫名其妙的幻觉,以为自己听见了云问浪的声音吧?

看见她摇头,云问浪仿佛洞悉她的心思,忍不住笑著哄道:「茉儿,真的已经没事了,你不用害怕。」

他那浑厚低沈的嗓音有著安抚人心的作用,让夏茉儿的心情渐渐不再那么的惊悸慌张。

她缓缓地睁开眼,这才赫然发现自己竞躺在芦苇丛间,而云问浪则压在自己的身上。

天哪!他们的姿态也未免太暧昧了吧!

夏茉儿的双颊在瞬间红烫似火,为了稍微化解此刻的尴尬,她赶紧开口打破沈默。

「是谁刚才说自己的骑术精湛,绝对不会害我摔伤的?哼!根本不是那么一回事嘛!」

听见她抱怨,云问浪还以为她摔伤了,顿时担心不已。

「你有受伤吗?伤到哪儿了?」他忙问道。

「我没有受伤啦!」

「真的没有吗?「云问浪怕她只是嘴硬不肯说,非要仔细检查不可。

「你做什么?不要乱碰!」夏茉儿惊嚷著,推开了他伸过来的「魔爪」。

「你真的没事吗?」

「真的!」夏茉儿再三保证,唯恐他不死心,真要亲自检查不可。

云问浪一瞬也不瞬地望著她,像是想从她的神情来判断她是否说谎,见她似乎没有半点痛楚下适的表情,他才总算放心了些。

「没有受伤就好,要不我可是会心疼的。」

他的神情充满了关怀,语气充满了真诚,眼神更是充满了温柔,让夏茉儿顿时有种招架不住的感觉。

她就算再怎么不信任男人、再怎么不相信爱情,却也只是个不曾尝过情爱滋味的小女人,因为不曾经历过,所以一旦触碰到了,便益发显得无措。

云问浪感受到了她一瞬间的迷乱,这对他来说自然是个不可错失的机会。

他伸手轻抚著夏茉儿的脸,怜惜地说:「刚才你肯定被吓坏了,对吧?」

夏茉儿在他专注的凝视下,有那么一瞬间仿佛被催眠似的,除了回望著他之外,无法做出其他的反应。

「你放心,不管发生什么事,我都一定会尽我所能地保护你的。」他刻意让他的气息拂过她的耳畔。

见她因为他的举动而微微轻颤,云问浪的眼底掠过一抹异常灿亮的光芒。

他的大掌轻抚她的颊,享受那细致柔嫩的触感,接著他的指尖来到她的红唇,大拇指挑逗地摩挲她的唇办。

「你……别这样……」

夏茉儿窘迫地别开脸,试图躲避这让她心绪大乱的举动,可云问浪岂会放过这样的机会?

他轻捏住她的下巴,不许她闪避,黑眸如炬地盯著她的红唇。

他还清楚地记得,她这嫣红小嘴儿的滋味有多么甜美,而他现在就想要再度品尝那芬芳的滋味。

「刚才我也算是救了你一命,对於我这个救命恩人,你应该要给点什么奖赏吧?」

「奖赏?」夏茉儿愣了愣。

「是啊!比方像是……一个吻。」

云问浪说完之後,也下等夏茉儿同意或是反对,就迳自低头吻住了她的唇。

他先是技巧地以火热的舌挑逗地描绘她的唇办,接著便趁她松懈防备之际探入其中,吮吻、撩拨、逗弄,执意要挑起她的回应。

夏茉儿在毫无防备之下被他用这么炽狂的方式亲吻,思绪顿时陷入一片混乱,她根本无力招架也无力反抗,只能任由他恣意品尝自己的唇儿。

随著云问浪愈吻愈深,夏茉儿的思绪也愈来愈迷乱,几乎要忘了一切,只全心感受著这个亲吻著自己的男人。

直到云问浪暂时尝够了她的甜蜜,才总算愿意结束这个吻,而当他一拾起头,望见她那双迷蒙氤氲的眼眸时,他体内的欲望也在瞬间窜起。

她实在太美丽、太诱人了,而他现在就想要她!

云问浪忍不住低下头,轻轻吮吻她的耳垂,大掌也开始不安分地隔著衣裳抚摸她的身躯。

见她在他的撩拨下眼神更显迷蒙,云问浪体内那簇欲望的火苗也顿时燃烧得更加炽热了。

「你不讨厌这样,对不对?」

他的嗓音充满了魅惑,可这问题对夏茉儿来说却宛如晴天霹雳,瞬间将她所有意乱情迷的感受全劈得半点下剩。

一想到自己竟然差点在他的撩拨之下彻底沈沦,夏茉儿就不禁痛恨他,也痛恨起自己。

「我怎么可能不讨厌这样?我讨厌极了!」她羞愤地嚷。

「是吗?看来你的身子比你甜蜜的嘴儿还要诚实呢!」

夏茉儿的脸瞬间胀红,也下知道是因为羞窘还是因为气愤。

「那又如何?身子的反应不代表什么,最重要的是,我一点儿也没有为你动心!这辈子绝不可能!」她气呼呼地说著,使劲将他推开,迳自站了起来。

「等等,你要上哪儿去?」

「上哪儿去都好!」就是不要再和他姿态暧昧地躺在芦苇丛里!

眼看出游的好气氛已破坏殆尽,云问浪有些无奈地轻叹口气,勉强按捺住体内的欲火。

「我看咱们还是回去好了。」

见她没有反对,云问浪便对空吹了声响亮的口啃,一会儿之後,他那匹黑色骏马便跑了回来。

他伸手拍了拍马儿,安抚一下它的情绪,眼看马儿已安定下来,他才放心地搂著夏茉儿上马。

「走吧!回『奥云山庄』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多情主子最新章节 | 多情主子全文阅读 | 多情主子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