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鹰主 > 第八章

鹰主 第八章

作者 : 朱映徽
    当云水瑶从昏迷中转醒,一睁开恨,就发现自己被捆绑起来,扔在某个陌生的大厅的中央。

    她警戒地转头张望,看见了一名满头白发、面貌丑陋的男人。

    “你醒了?喷喷,你生得就跟你娘一样美丽,希望你的脾气不要跟她一样倔,敬酒不吃吃罚酒才好。”

    云水瑶一听,立刻明白这男人就是“仓狼部族”的族长沙尔各。

    瞪着这个当年毒杀娘亲的凶手,云水瑶的眼底迸射出浓浓的恨意,恨不得立刻扑上前去将他碎尸万段。

    无奈,她身上的迷药虽然已退,但手脚被绑了起来,根本没办法施展武功。

    “你大费周章地设下毒计抓我,究竟想做什么?”

    “我要你帮我延命,让我能长生不死!”

    云水瑶闻言,忍不住发出一声嗤笑。

    这个充满野心的老家伙深怕自己随时会死,居然妄想利用她来获得永生的寿命?

    “我没有那本事,就算有,也决计不可能为你延寿的!”

    沙尔各早已因为过多的野心而心智扭曲,不相信云水瑶没那个能力,认定她只是不愿意帮他而已。

    “你不怕我杀了你,就象杀你娘一样!”他出言恫吓。

    “哼,省省吧,我绝对不会被你威胁的!”云水瑶哼道。“你最好识相放了我,否则雷飒绝对不会放过你的!”

    她相信雷飒一发现她不见了,就会立刻赶来救她的。

    一听见她的话,沙尔各仿佛听见了什么笑话似的,突然哈哈大笑。

    云水瑶怒瞪着他,质问:“你笑什么?”

    “我笑你太天真了,雷飒根本不可能来救你。”

    “胡说!他一定会来的!”

    “我可没有胡说,一个死人,怎么有办法来救你呢?哈哈哈哈……”

    死人?

    看着沙尔各猖狂的笑脸,云水瑶惊骇地倒抽口气。

    雷飒他……难道……“不!他不可能有事的!”她吼道。

    “不可能?哼,相信我,这会儿那家伙肯定已经被我派去埋伏的手下给射成蜂窝了。”

    又有埋伏?云水瑶的脸色蓦地苍白了几分。

    尽避她相信雷飒的身手,也相信他够机警,可……他会不会象她不小心着了那男孩的道一样,也因为一时的疏忽……不!不!不可能!

    他绝对不会有事的,绝对不会!

    “我不相信他会出事,就算你派了再多人埋伏也一样,雷飒一定可以从容应付的!”云水瑶嚷道。

    她应该要对雷飒有信心,他是那么一个机智勇敢、身手过人的男子,就算有埋伏,他也绝对可以轻易化险为夷的。

    “就算他再有本事,这一回是插翅难飞了。”

    沙尔各的话才刚说完,就忽然听见外头传来了激烈的打斗声。

    下一瞬间,好几名手下被踢飞进来,一动也不动地倒在地上。

    沙尔各错愕地抬头,赫然看见雷飒杀气腾腾地闯进来。

    “你没死?这怎么可能?”

    “哼,光凭你那些蹩脚的手下,就想取我性命,未免太小看我了。”

    刚才他沿路闯了进来,尽避有数十名自不量力的家伙妄想阻挡他,但全都被他给摆平了。

    感受到雷飒浑身散发出的杀气,沙尔各惊骇之余,忙想要抓住云水瑶当人质,但雷飒的动作却更快。

    沙尔各连云水瑶的衣角都还没碰到,眼前就闪过一道银光,下一瞬间,一股剧烈的痛楚就贯穿了他的胸口。

    “这一剑,不光是因为你意图伤害水瑶,更是为了水瑶的娘报仇!”

    雷飒冷冷地说完后,抽出刺入沙尔各胸口的长剑,并一掌将那家伙击飞,不让他的脏污之血溅洒到云水瑶的身上。

    沙尔各重重撞上墙,摔在地面,当场断了气。

    许多沙尔各的手下闯进来想要护主,但是一看见沙尔各已死,又看见雷飒浑身散发出一股浓烈的杀气,纷纷吓得扔下兵器逃命去了。

    雷飒没有理会那些胆小逃命的家伙,他立刻动手解开缚住云水瑶的绳索,将她紧紧地搂进怀里。

    “你没事吧?有没有哪里受伤?”

    “我很好,幸好你没事。”云水瑶也情不自禁地紧抱住他。

    虽然她心里相信他的身手,可是在还没见到他安然无恙之前,她的心里仍是提心吊胆的。

    她深怕他一时不察中了埋伏,深怕他不小心受伤,光是想象他可能会象那几名护卫和奴仆一样,浑身是血地倒在血泊中,她的一颗心都要碎了。

    幸好,幸好他安然无恙,否则她肯定会心碎而死。

    就在他们紧紧相拥之际,外头忽然传来一些骚动,过了一会儿,“仓狼部族”中一些比较德高望重的长老,全都闻风而至。

    雷飒的眼底掠过一抹防备,立即将云水瑶护在身后。

    就在他揣测着这些人的来意时,那些人却忽然跪了下来。

    “你们这是做什么?”

    “请你接管‘仓狼部族’,将我们纳入‘玄鹰部族’部!我们愿意遵奉你为族长,成为你的子民!”

    原来,这些人平时早已受不了沙尔各的偏执激狂,又久闻“玄鹰部族”在雷飒的治理下相当安乐富足,因此这会儿沙尔各一死,他们便毫不犹豫地投降。

    雷飒望着他们,在心里估量着他们的诚意。

    “倘若你们是真心顺服,我自然欢迎,但若只是诈降,意图作乱,我绝不轻饶,听见了吗?”

    “是,我们绝对是真心诚意地降服,绝无贰心,否则愿遭天打雷劈、五马分尸而死!”

    几名长老纷纷立下重誓,甚至表示愿意先成为阶下囚,直到雷飒愿意相信他们的忠诚为止。

    “好吧,我暂且相信你们,待我和水瑶前去炎影山祭祀祈雨之后,会再回头来安置你们。”雷飒开口承诺。

    在已归顺的长老们的张罗下,雷飒与云水瑶留下来住宿了一晚。

    隔天一早,那些长老帮他们准备了一匹骏马以及祭祀所需的物品后,便恭恭敬敬地送他们上路。

    经过约莫一个时辰的路程后,他们已来到炎影山,找到了传说中那座上古淬下来的祭坛。

    仰望着那座由宏伟巨石堆砌而成的祭坛,云水瑶不禁心生敬仰。

    “好宏伟啊!这样看上去,真的感觉它具有什么神秘难测的力量呢!”

    听见她的赞叹,雷飒忍不住低低一笑。

    “我以为你应该对于所谓的‘神秘力量’感到深恶痛绝才是。”

    听见他的取笑,云水瑶也不禁笑了,而当她的目光不经意地瞥向天际时,忍不住发出了一声低呼。

    “你瞧!”

    相对于过去这些日子以来的艳阳高照,今日的天空散布着一些淡灰色的云朵,而且有逐渐聚拢的迹象。

    “看起来,似乎快下雨了!”云水瑶惊喜地说。

    “嗯,真是太好了。”雷飒的语气也透着一丝难掩的振奋。

    旱象已经持续太久,是该好好地下一场象样的大雨了。

    “这样的话,我还需要祈雨吗?”云水瑶笑问。

    “既然都来了,祭祀一下也无妨。”

    “好啊!”云水瑶点了点头。

    她先将长老们帮忙准备的各式器具与用品一一搁在祭坛上之后,便开始虔诚地祭祀祈祷。

    雷飒在一旁守假,没有出声打扰。

    他静静地望着她,就见她虔敬的神情宛如圣洁的仙女,浑身散发出纯善的气息,这样的女子,怎么可能和妖异的巫女划上等号?

    将近半个时辰之后,整个仪式终于完成。

    “好了,大功告成了。”

    “辛苦了。”

    云水瑶摇了摇头,笑吟吟地返回雷飒身边。

    当她正想说些什么的时候,天边命名大会卖主为一声闷闷的响雷,那让她不禁惊喜地瞪大双眼。

    抬头仰望天际,就见灰云比刚才更多、更厚了些。照这个情形来看,等会儿肯定会下雨的。

    这情况,真让云水瑶一则以喜,一则以忧。

    “这下子,我说不定真的得当一辈子的‘巫女’了。”云水瑶叹道,情绪复杂极了,既因为即将下雨而开心,却又担心自己将永远背负“巫女”二字。

    “无所谓,不管怎么样,我永远都会保护你,不让任何人有机会伤害你的。”

    雷飒认真地承诺。

    云水瑶扬起嘴角,心里感动不已。

    说得也是,和“巫女”之名相比之下,能够跟心爱的男人在一起,那才是更重要的事情啊!

    “等会儿就要下雨,咱们该走了。”雷飒说道。

    “嗯。”

    雷飒搂着云水瑶坐上马背,才刚踏上归途,一丝丝的细雨就已开始飘落在他们的身上。

    “唉,好象自从遇见你之后,我常要弄得浑身湿透、狼狈不堪啊!”云水瑶忍不住笑着埋怨。

    “有什么关系?我很乐意为你褪去湿衣。”当然,他更乐意做的是褪去她湿衣之后的事情。

    云水瑶看穿了他的心思,嗔恼地横了他一眼。

    那娇媚的神态,让雷飒的眸光一热,大掌不禁溜进她的衣襟,隔着兜儿抚弄她丰盈的酥胸……

    事后,他勒住马儿,停了下来。

    “你真过分!”云水瑶满脸通红地嗔道。

    雷飒笑着吻了她的唇,动手整理好两人的衣物后,重新调整她的姿势,让她可以安稳地偎在他的怀中。

    就在他继续启程时,无边忽然又传来一声雷响,接着雨势愈来愈大,很快已变成滂沱大雨。

    “太好了!”云水瑶欣喜地笑道。

    她不在乎自己不一会儿已被淋得狼狈,因为大地已经干旱太久,正需要大雨的滋润啊!

    “是啊,太好了。”雷飒微笑,收拢手臂,将她搂得更紧。

    他由衷庆幸自己当初前往净莲山的决定,那让他得以遇见生命中最重要、最热爱的人儿。

    “咱们回家吧!”

    回家——他用的字句,让云水瑶的心里涌上难以言喻的甜蜜与感动。

    “嗯,咱们回家!”

    她乖顺地偎在他的怀里,心里早已认定有他在的地方,就是她的家。

    这场大雨持续不断地下着,直到雷飒隔天带着云水瑶返回“玄鹰部族”,雨仍未停止。

    有了大雨的滋润,干旱的大地重新恢复了生气,每个人的脸上都洋溢着感动与欢乐。

    一看见雷飒与云水瑶回来,大伙儿都手舞足蹈地欢呼。

    “是‘巫女’回来了!”

    “多谢‘巫女’!你让天降大雨,是咱们的恩人!”

    他们开心地高声欢呼声,原本令他们心生畏惧的那两个字,如今却挂在嘴边雀跃地嚷个不停。

    云水瑶听着那一声导报的“巫女”,真有种哭笑不得的感觉。

    “不,你们全都误会了。”雷飒忽然朗声说道。

    所有人霎时安静下来,想听听族长怎么说。

    “其实这场雨,在她祭神祈雨之前就已经下了。”

    “嘎?真的吗?”

    “咦,这怎么会?”

    大伙儿全都意外极了,就连云水瑶也不禁感到讶异。

    为什么他会这么宣称?他有什么用意?

    雷飒勾起一抹笑,继续说道:“这世上根本没有什么‘巫女’,她没有半点特殊的能力,只是个再普通不过的女人。”

    在百姓的心中,雷飒是个令人景仰敬佩的族长,他所说的话大伙儿从来就不曾怀疑过。

    此刻雷飒用如此认真而笃定的语气宣称,他们也不禁开始心想,或许这世上根本没有“巫女”。

    “不过,这个‘冒牌巫女’、这个再普通不过的女人,即将成为你们的族长夫人!”

    听见这番话,百姓们霎时欢声雷动。

    “太好了!抱喜族长!”

    “恭喜云姑娘……喔,不,是恭喜族长夫人!”

    这世上到底有没有“巫女”,在这一刻已不重要,对他们来说,最值得关注的是他们最最敬仰的族长即将娶妻啦!

    这真是天大的喜事,就算大肆庆祝个三天三夜也不为过。

    听着百姓们一声声的恭喜,看着他们发自内心的真诚祝福,云水瑶的心里深受感动。

    “谢谢你。”她回头望着雷飒,眼中有着深切的情意与感激。

    雷飒勾起嘴角,说道:“光是‘谢谢’二字,可没办法打发我。”

    他低头覆上了她的唇,索讨他想要的奖赏。

    云水瑶原本害羞地想要制止他当众亲吻的举动,但他灼热的气息很快就让她意乱情迷,霎时忘了周遭的人,与他忘情地亲吻。

    百姓们见他们吻得缠绵难分,欢呼的声音更加热烈。

    当雷飒终于松开她后,云水瑶一听见周遭那些不绝于耳的欢呼声,霎时羞得满脸通红,只能将发烫的脸儿埋进雷飒的胸膛,根本没脸见人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鹰主最新章节 | 鹰主全文阅读 | 鹰主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