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鹰主 > 第三章

鹰主 第三章

作者 : 朱映徽
    在奴婢的张罗下,一只注满热水的浴桶送进了房里。

    浑身湿透的云水瑶,早已感到相当不舒服,这会儿一看见冒着热气的浴水,迫不及待地便褪去衣裳,浸泡在温润的水中。

    通体舒畅的感觉,让她满足地弯起嘴角,暂时忘了武功和大半力气被封住的恼人之事,然而一想到近来的旱象,她唇边的笑意就立刻隐没,连眉心也不禁蹙了起来。

    已经将近三个月无雨,若是这情况再持续下去,说不定到时候不仅没水可供淋浴,甚至就连要饮用、耕种也会面临无水可用的窘境。

    若真到了那样的时候,恐怕百姓们就要面临一场重大的灾难了。

    “唉……”云水瑶幽幽地轻叹了口气。

    其实她和大伙儿一样,都担忧着这样的旱象,倘若真的拥有呼风唤雨的能力,她早就让天降下甘霖了,又岂会任由旱象持续到现在?

    无奈,她是真的没有那种特异能力,心有余而力不足啊!

    云水瑶又叹了口气,目光不经意地瞥向月儿。

    见那名奴婢退缩到角落,一双眼眸紧张地盯着她,神情流露出明显的不安,她不禁无奈地苦笑。

    又一个害怕她这个“巫女”的人。

    “你叫月儿是吗?放心吧,我不会下咒害你的。”她轻声安抚的同时,心里不禁浮现一丝同情,这些人时时刻刻处于对她的恐惧与防备之中,未免也太辛苦了。

    这个念头一闪过脑海,云水瑶不禁想到刚才她在一气之下,口不择言地恫吓百姓,让他们陷入更深的恐惧之中,她的心里就涌上一丝罪恶感。

    就算再怎么生气,她也实在不该那么做的,这样不啻是让大伙儿更加认定她是个拥有妖异能力的巫女呀!

    “唉……”一声沉重的叹气,再度自她的红唇逸出。

    真不知道“巫女”这二字,究竟要纠缠云氏女子多久?

    由于云家曾遭到追杀与迫害,到后来只剩下娘与她相信为命,而自从娘去世之后,更是只剩下她一个人了。

    或许,等到她死后,这世上便不会再有所谓“巫女”的存在了吧?

    云水瑶自嘲地想着,若真的那样也好,如此一来,百姓们就不用时时刻刻害怕“巫女”会危害世人了。

    月儿在一旁偷偷观察云水瑶许久,见她看起来并不凶恶,态度也挺和善的,终于迈开脚步朝她靠近了一些。

    “云姑娘,现在大部分的井水都已经快见底了,若是这样的情况再下去,只怕连溪流都要干涸了。”

    “我知道。”云水瑶叹道。

    她所居住的净莲山一向水源丰沛,然而最近瀑布、山涧的水流也大幅度减弱,更别提其他原本就没有溪流经过的地方,旱象肯定更加明显。

    “奴婢请求云姑娘,为百姓们开坛祈雨好吗?”月儿鼓起勇气恳求。

    她有个以耕种维生的爹爹,因此很担心旱象不快点解除,会断了家中生计。

    云水瑶蹙起眉头,爱莫能助的摇头。

    “月儿,你信也好,不信也罢,我是真的没有让上苍降雨的能力。”

    “不可能的!”月儿激动地嚷道:“你是巫女,怎么可能没有祈雨的能力?大伙都说只有你才有办法让天降甘霖!”

    月儿笃定的态度,让云水瑶的心情异常沉重。

    是啊,根本没有人愿意相信她其实和寻常人没什么两样,执意地认定她是拥有神秘能力的巫女。

    倘若不是“巫女”二字如此深植人心,或许,她也不会没爹了吧……云水瑶的眸光一黯,心底涌上了深深地万事俱备与遗憾。

    在她约莫八岁的那年,曾经好奇地向娘询问过爹的事情,结果娘当场红了眼眶,哽咽着向她诉说着多年前的往事。

    据说,当年娘因为一时粗心大意,跌入猎人的陷井而受伤昏迷,幸好当时经商的爹乘坐马车经过,将娘救了回去。

    爹对娘一见倾心,趁娘留在家中疗伤的时候热烈追求,打动了娘的芳心,两人很快地坠入爱河,甚至有了几次肌肤之亲。

    然而,就在爹打算迎娶娘的时候,却意外得知娘是净莲山上的“巫女”,结果所有的浓情蜜意不仅在刹那间化为乌有,甚至还惊骇万分地将娘给赶了出去。

    娘既震惊又心碎,不敢相信爹对她的感情竟是如此薄弱。

    黯然神伤地返回净莲山之后,过了一个多月,娘赫然发现自己竟怀了身孕。

    由于知道无情的爹不可能会接纳她们母女俩,所以娘只好一个人孤零零地生下她,独自将她扶养长大……

    其实,这些年来,她偶尔乔装成老婆婆下山去时,只要看见百姓们共享天伦、和乐融融的画面,她的心里都好生羡慕。

    她多么渴望活在没有异样的目光下,多么渴望拥有疼爱她的爹娘,然而这一切,全因为她是“云氏巫女”,成了永远无法实现的奢想。

    倘若有人问她,这辈子最痛恨的是什么,她的答案毫无疑问绝对是“巫女”这两个字!

    眼看云水瑶的神情时而黯然、时而悲愤,一旁的月儿心里头也跟着惴惴不安了起来。

    她闭上嘴,退回了角落,不敢再出声打扰,就怕一不小心惹恼了巫女,会招来什么无法预期的可怕后果。

    淋浴饼后,云水瑶因为浸泡在热水中好一会儿,整个人变得更加有气无力,只好接受月儿的服侍,帮她穿上了一袭干净崭新的衣裳,那一身亮眼的火红色,衬得她的肌肤更加白根据皙似雪。

    过了一会儿,月儿端来许多菜肴,一一搁到桌上。

    “云姑娘,请用晚膳。”

    “雷飒呢?”云水瑶忍不住开口询问。

    那男人自从将她掳来之后,就将她扔着不管,这会儿天色都已逐渐暗了下来,却还不见他的人影。

    那家伙到底有什么打算?

    她已经言明自己没有能力,也不愿到“仓狼部族”后方的那座上古祭坛去祈雨了,他会用什么方法来逼迫她呢?

    月儿恭敬地回答道:“族长每天都会到部族各地去巡视,若有需要帮忙的地方,都会亲力亲为,所以入夜之后才回来是常有的事。”

    “是吗?”云水瑶轻哼了声。

    月儿仿佛怕她不信似的,用力地点头。

    “是啊!像去年我爹干活儿时,不小心摔断了腿,幸好族长碰巧经过,立即将我爹送去给大夫医治,当时若不是有族长伸出援手,我爹自个儿根本没办法走到大夫那里去。”

    “算他还没有泯灭良心。”云水瑶又哼了声。

    “还有,去年部族突然起了场无名大火,结果族长不顾危险,亲自闯入已起火燃烧的房子,救出了好几名妇人和孩童,若不是有族长出手,只怕他们全都要被那场火给活活烧死了。”

    听了这番话,云水瑶的心里有些感动。

    这世上有太多自私自利的人,只顾自己的安危与利益,然而雷飒竟愿意为了拯救妇人与孩童而涉险。

    云水瑶轻蹙起眉头,一丝迷惑萦绕在心底。

    他到底是个怎么样的男人?明明狂妄霸道、可恶透顶,想不到却对百姓如此照顾。

    “还有啊——”

    “够了,我不想听他过去的丰功伟业,那跟我一点关系也没有。”云水瑶忍不住开口打断月儿。

    她不愿再听下去了,就怕听得愈多,自己的心会愈受到影响。

    雷飒对她所做的行为一项比一项还要恶劣,因此她要讨厌他到底,才不要因为任何事情而动摇。

    月儿表情一僵,再度露出惶恐的神色。

    “是奴婢太多嘴了,请云姑娘恕罪!”

    “别紧张,我没怪你的意思。”

    尽避她这么说了,月儿的表情仍然不太自在,也不敢再多说些什么关于族长的事情了。

    “云姑娘请用晚膳吧,菜肴若凉了就不好吃了。”

    云水瑶转头一瞥,看着桌上那一道道菜肴。

    虽然她是被雷飒掳来的,但是这些人并没有打算虐待她,送来的菜色相当丰盛,只可惜她没什么胃口。

    正当她打算要叫月儿撤下这些饭菜的时候,忽然想到自己此刻身在“敌营”,雷飒随时会回来,要和那个男人对抗,她得保持体力才行。

    这么一想,云水瑶就打起精神,努力将桌上的菜肴吃个精光。

    结果她吃也吃饱了,甚至月儿都已收拾妥当,并送上一壶沏好的茶,雷飒竟还没有现身。

    可惜那个恶劣的男人拿月儿的性命来威胁她,否则,这么长的一段时间,她肯定能找到机会开溜的。

    就算她的武功被封住,力气也流失大半,但她相信自己可以——咦?等等!

    都已经过了这么久,就算她的武功仍被封住,但,导致她力气流失的那几个穴道,应该也差不多快要解开了吧?

    云水瑶满怀希望地试着运气,却发现她不仅仍没办法使出半点内力,甚至就连力气也没有任何恢复的迹象,那让她懊恼极了。

    可恶!看来那雷飒点穴的手法,比她高明许多。

    这下子可好了,她依旧像一团软趴趴的棉絮,只能任雷飒那可恶的男人随意搓圆捏扁了。

    “时候不早了,我想歇一会儿,你先退下吧。”云水瑶说道,心想与其让月儿在她的身边惊惶不安,不如让这可怜的奴婢早些回房去休息。

    “可……可是……”月儿望着她,一脸的犹豫与忐忑,像是不知道自己到底该不该退下。

    “放心吧,我的武功被封住,也没什么力气,难道还有办法溜掉?”

    今儿个折腾了一天,让她整个人很疲倦。

    见她像是真的累了,月儿这才终于退下。

    云水瑶打了个呵欠,往内室走去。

    她躺上了柔软的床榻,今天所发生的事情一幕幕地浮现脑海,让她时而羞愤地双颊烫红,时而恼恨地咬牙切齿。

    那个可恶的雷飒,不仅轻薄她的唇,还当众打她的臀,若是让她逮着了机会,她绝对会让他付出惨痛的代价!

    云水瑶忿忿地在心里想像着各种报复雷飒的画面,直到眼皮愈来愈重,最后沉沉地睡去……半个时辰后,雷飒伫立在床边,望着床榻上熟睡的女人。

    稍早他将云水瑶交给月儿之后,就动身去巡视部族,原以为不到一个时辰就能回来了,想不到在路上却遇见一些棘手的分争,耗去他不少时间。

    也因为他本以为自己很快就会回来,因此尚未命人整理厢房让她住下,难怪月儿会让她继续呆在他的寝房中。

    雷飒一瞬也不瞬地望着床上的人儿,心想,让她睡在他的寝房、他的床上,似乎也是个不错的主意。

    沉睡中的她,美丽的脸上少了敌意,多了几分柔媚,但不论是叛逆不驯的她,或是恬静沉睡的她,都让他难以移开目光。

    睡梦中的云水瑶根本不知道自己正被注视着,甚至像以为自己正躺在家中的床榻般,舒适的翻了个身,被子不小心滑落到一旁。

    看着她那玲珑有致的曲线,雷飒不禁想起了刚将她从潭水中捞出来时,她那浑身湿透的诱人模样。

    他的眸色转深,体内也窜起一股隐隐的骚动,但他并没打算趁她熟睡不醒的时候将她吃干抹净。

    尽避她美丽诱人,但他可不想强要一个心不甘、情不愿的女人。

    不过,既然这是他的床,没有让给她一人独占的道理。

    雷飒上了床,躺在她的身侧,原本只是打算单纯的同床共寝,想不到身旁的人儿却主动偎进他的怀中。

    他低头一看,就见她像只猫儿似的,在他的怀中磨磨中蹭蹭,而那亲密撒娇的举动,让他体内的那阵骚动又挑了起来。

    “娘……”云水瑶梦呓地低喃道。

    睡梦中,她仿佛回到了小时候,那时娘总是搂着她一块儿睡,而她最喜欢偎在娘的怀里了,那让她感到既温暖、又安全,就像现在这样……娘?

    听见她的低语,雷飒感觉自己的眼角正止不住地抽搐着。

    这可恶的女人,竟把他一个堂堂大男人当成了她的娘?

    “你最好快点放开我!”他恶声恶气的低喝,目光却无法自她那噙着微笑的红唇移开。

    睡梦中的云水瑶根本没有听见他的警告,甚至还伸出双臂,紧紧搂抱住“娘”,唇边的笑靥更美、更甜了。

    “这是你自找的。”一个诱人的美女主动偎进怀中磨磨蹭蹭的,就算圣人也会被逼疯!

    雷飒低下头,吻住了让他心猿意马的红唇。

    恍恍惚惚间,云水瑶还以为自己梦境一转,梦到了幽潭畔的那个吻,但即使在梦中,她仍不忘要挣扎。

    她的这点反抗,雷飒还不放在眼里,他将她试图推拒的手拉开,轻易地箝制在她的头顶。

    随着唇上不断加重的吮吻,云水瑶终于完全清醒了过来。

    当她意识到雷飒竟然放肆地爬上床来,恶意地偷袭睡梦中的她时,不禁羞愤地瞪大了眼。

    “你——”

    她张口欲指控,他火热的舌却立刻顺势探入,霸道地纠缠她的丁香舌,那狂浪的举动和阳刚的气息,让云水瑶蓦地感到一阵晕眩。

    这男人,实在太危险了!

    即使他的恶劣行径令人发指,然而不可否认的,他是个很容易令女人神魂颠倒的男子。

    除了拥有轮廓分明的俊脸、高大挺拔的身躯,他浑身还散发出能掌控一切的、慑心心魂的王者气势。

    每当在他的身边,他那不容忽视的存在感总会让她心慌慌的,很难完全镇定下来,而每当他用灼热的目光望着她时,更是仿佛在她身体里燃起一簇火苗,让她的胸口热烫烫的,一颗心宛如擂鼓般跳得飞快。

    只要这男人一接近她,她就会变得不对劲极了,更别说是想要保持冷静与理智地抗拒到底了。

    云水瑶咬了咬唇,强迫自己尽可能地保持冷静,至少……至少不要让他瞧出他对她造成的了多大的影响。

    “你怎么会在这里?”她忿忿地质问。

    “这是我的寝房,你睡在我的床上,不就是要邀我好好地疼爱你吗?”雷飒明知道不可能,却仍故意这么说。

    一听见他的话,她的俏颜果然如他预期地泛起羞怒的红晕,那让她看起来更加娇媚动人。

    “我根本不知道这是你的寝房,要是知道的话,我宁可睡在冷冰冰的地上,也绝对不会躺上来的!现在可以放开我了吧?”

    “真的要我放开?我看你刚才还挺陶醉的,不是吗?”

    “我才没有陶醉!”云水瑶恼怒地反驳,尽避她断然否认了,但心里其实有一丝的心虚。

    回想起来,刚才她真的有一度是意乱情迷的,不仅完全忘了该要反抗到底,甚至还差点就不自觉地回应起他的吻。

    倘若不是赫然意识到他的大掌不安分地抚上她的酥胸,说不定她真的会继续任由他愈吻愈深、愈吻愈火热……天哪,怎么会这样?

    她到底是哪根筋不对劲了?该不是雷飒点住她的穴道,封住她的武功和力气的同时,也连带将她的脑子给搅得不正常了吧?

    雷飒的黑眸一瞬也不瞬地盯着她,将她那心慌意乱的神情全看在眼底。

    他知道,倘若他真要在这时要了她,生涩地她决计抗拒不了他的撩拨的。

    但,她是如此的特别,不仅有着美丽的容貌、过人的勇气、聪颖的脑袋,还有着一颗温柔善良的心,他从没有遇过像她这般特别又迷人的女子,那让他不想只是拥有她的身子,更想要征服她的心。

    他想要驯服她,让她心悦诚服地成为他的人、留在他的身边。

    “敢不敢跟我打个赌?”

    “打什么赌?”云水瑶愣愣地问。

    “赌你在半个月内,会爱上我。”

    “我才不会!”她嚷道。

    半个月内?他哪来的自信?

    她会爱上他?开什么玩笑!这怎么可能?

    “既然如此,你不是更该有把握跟我赌?”雷飒勾出一抹笑容。

    “这……”云水瑶一愣,抬眼望着他。

    他的眼中闪动着太过灼热的光芒,仿佛对她势在必得,那让她的一颗心无措地颤动,恍若山林中的小动物直觉地感到危险的逼近。

    但,心里却有另一个声音告诉她,这或许是个机会。她暗暗思忖了一会儿后,和他谈起了条件。

    “好,如果你输了,就要放我离开,还要公开为我澄清我根本就不是什么‘巫女’,也没有任何神秘诡谲的能力。你要是答应这个条件,我就跟你赌。”

    她心想,倘若拥有“玄鹰部族”族长的背书,或许她能从此摆脱“巫女”二字,这未尝不不是一件可喜之事。

    雷飒闻言,忍不住低低一笑。

    真是个聪明的女人,懂得利用情势争取对自己最有利的筹码。

    “可以。”他答应得十分爽快,因为他认为她根本不会赢。“但若是你输了,就要心甘情愿地当我的女人,永远留在我身边。”

    听见他的赌注,云水瑶不禁羞恼地红了双颊。

    “如何?敢不敢跟我赌?”雷飒问道。

    云水瑶几乎没有什么犹豫,就点头答应了。

    “当然敢!愿赌服输,你到时就不要反悔!”

    不过半个月的时间,就有机会永远摆脱“巫女”的身分,她当然愿意赌,况且,她不认为自己会神智不清地爱上他。

    “放心吧,‘愿赌服输’这四个字,绝对不是用来提醒我的。”

    他那胜券在握般的自信,让云水瑶的心有一瞬间的动摇,但她很快就甩开那丝心慌,不认为自己会输。

    “好了,既然咱们已经达成共识,那就早点睡吧!”雷飒说完后,翻身在她的身旁躺下。

    “你做什么?”她瞪着他。

    “这是我的寝房、我的床,你忘了吗?”

    “呃……那我去别的地方。”

    云水瑶正想要翻身下床,却被一只强壮的手臂搂了回去,轻而易举地将她困在怀中。

    “放开我!”云水瑶僵硬地低嚷,蓦地想起了刚才他火热的亲吻还有放肆抚弄她酥胸的举动。

    “放心,只是睡觉而已,除非你想要——”

    “我才没有想要任何事情!”云水瑶脸红地打断他的话。“只是,我不想跟你同床共枕!”

    他们又不是夫妻,甚至连一对恋人都谈不上,如此亲密像话吗?

    “这会儿已经入夜了,你要吵醒奴婢,让她们睡眼惺忪地帮你张罗房间吗?”

    他问道,相信这个心地善良的小女人不会这么做。

    “那我……我可以打地铺。”

    “有舒适的床榻不睡,打什么地铺?”

    “可是……”

    “闭嘴,睡觉,否则我就吻到你晕厥为止。”

    “我——”

    “嗯?”

    雷飒的俊颜忽然危险地逼近,仿佛随时打算将刚才的威胁付诸实行,让云水瑶只好把话吞回去。

    “很好,睡吧。”

    云水瑶气恼,却偏偏拿这个恶劣的男人莫可奈何。

    她本以为有他躺在身边,自己今晚是别想入睡了,但他的身躯相当温暖,让她整个人暖烘烘的,而他的怀抱竟让她有种难以言喻的安全感。不一会儿,她的眼皮逐渐沉重,不知不觉地睡着了。

    雷飒望着她恬静的睡颜,黑眸闪动着火热的灼光。

    这个美丽又特别的女人,他要定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鹰主最新章节 | 鹰主全文阅读 | 鹰主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