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谜皇 > 第七章

谜皇 第七章

作者 : 朱映徽
    当两人都穿好衣裳之后,斐世羲先打开房门,对外头等着侍候他的奴仆说道:“这里不需要服侍,你们先退下吧!”

    一等奴仆们退下,斐世羲即返回房里,而艾珞儿很快地悄悄探出头来,小心翼翼地朝左右张望。

    眼看周遭没人,她松了口气,回头望向斐世羲。

    “那我先回寝宫了。”

    斐世羲对她偷偷摸摸的模样感到有些好笑,但明白她的害羞与顾虑,也知道他们在成亲前,确实不宜让人知道他们已有了肌肤之亲,就怕惹来一些闲言闲语,给她造成困扰。

    “要不,我送你回去?”他问道。

    他施展轻功,将她带回她的寝宫,应该更是万无一失,绝不会被侍卫或宫女们瞧见。

    “不用了,我自己回去就行了。”艾珞儿贴心地说,不想太劳烦他。

    “那好吧,回寝宫之后,你再多歇息一会儿吧!昨夜和刚才该把你给累坏了吧?”

    他的话,让艾珞儿的俏脸烫红,害羞得说不出话来,而她这娇羞的媚态让斐世羲忍不住又倾身轻吻了下她的唇儿。

    “去吧,自己小心一点儿。”

    “嗯。”

    艾珞儿脸红心跳地迅速溜了出去,打算快点返回自己的寝宫,然而,她才刚走出来没几步,身后就传来一道声音一一

    “珞儿?”

    咦?这声音?

    艾珞儿怔住,转头一看,就见一抹俊美尊贵的身影伫立在不远处,她立刻惊讶地瞪圆了眼。

    是皇上哥哥!他终于回来了!

    艾敬磊望着妹妹,脸上没有惊喜,反而皱起了眉头。

    今日清晨,他带着心爱的女人悄悄返回皇宫,想不到就听见亲近的奴仆提起昨日妹妹落入了恶徒之手一事。

    尽避最后她化险为夷,没有受到严重的伤害,但肯定是饱受惊吓,而他正感到担心之际,想不到竟又听见宫女们的骚动,得知她一早就不见踪影,而且看起来似乎昨夜根本没在她的寝宫中就寝!

    这不寻常的情况,让艾敬磊更加担忧,就怕她又出了什么意外。

    压在心头的焦虑,让他顾不得连夜赶路的疲累,立刻派人四处寻找珞儿的下落,甚至就连他也打算亲自率一群侍卫出宫去寻人,想不到他都还没动身,就己瞧见了妹妹。

    她看起来安然无恙,那让他松了一口气,但她怎么会在这里?这儿不是用来招待贵客的寝房吗?

    正感到疑惑之际,就见一抹挺拔的身影从房里走了出来。

    艾敬磊眯起眼,日光严峻地打量着对方。

    听说“斐国”大皇子斐世羲来到了“艾国”,想必眼前这个高大硕长、气势不凡的男子,就是斐世羲吧!

    斐世羲刚才在房里听见了外头的声音,知道她没能如愿地在不惊动任何人的情况下溜回她的寝宫。

    他不舍让她一个人面对尴尬的情况,索性出来想要护着她,想不到却看见这个与自己年纪相仿的男子。

    从对方穿着皇袍的模样,斐世羲立刻明白他就是艾珞儿的兄长、“艾国”的皇上一一艾敬磊。

    他忍不住多打显艾敬磊几眼,就见这位“艾国”皇上不仅与他年纪相仿,还有着与他相当的硕长身躯。

    不仅如此,艾敬磊还有着一张俊美无瑕的脸孔,举手投足间散发出一股尊贵的气势,而那双与艾珞儿有几分相似的眼眸,此刻正不悦地盯着他。

    艾敬磊冷着脸瞪了斐世羲一眼,又望向妹妹。

    “这是怎么回事?珞儿,你怎么会从这房里出来?”

    艾珞儿一阵心虚,尴尬得满脸通红。

    艾敬磊见状,剑眉一蹙,心底升起怀疑,问道:“你该不是昨儿个一整夜都在这里吧?”

    “呃,我……”

    艾珞儿支支吾吾了老半天,害羞得答不出口,但她那脸红的模样已给了肯定的答案。

    艾敬磊眼底凝聚着怒气,黑眸狠狠地瞪向斐世羲。

    “混帐家伙!你竟敢趁联不在时诱拐联的皇妹!”

    面对这番怒气腾腾的指责,斐世羲的脸上没有半丝惧色,神色坦然地说道:“我是不该情不自禁地做出逾矩的举动,但我与珞儿是两情相悦的。”

    “住口!”艾敬磊怒声叱喝:“珞儿生性单纯,你竟敢诱骗她!”

    由于父皇与母后早逝,临终前,他们都曾叮嘱他要多照顾、保护珞儿,而他也一直将保护妹妹视为肩上的责任

    想不到,在他离宫的这段日子里,单纯善良的妹妹竟然……竟然……

    艾敬磊的剑眉深锁,对于没有保护好妹妹深感自责,更对这个可恶的男人感到愤怒不己!

    眼看皇上哥哥动怒,艾珞儿又惊又慌

    “不,不是这样的!他没有诱骗我一一”

    艾敬磊没打算听她解释,怒气腾腾地开口叱喝:“来人啦!把这家伙给我抓起来,关进大牢!”

    数名侍卫立刻冲了过来,几把亮晃晃的长剑架在斐世羲的颈子上。

    斐世羲皱起浓眉,想不到他和艾敬磊头一次碰面,竟会是这样的场面。

    以他高强的武艺,这几个侍卫他根本就不放在眼里,倘若他想要,绝对可以顺利摆平这群侍卫,但是此刻的情况已经够混乱了,他不想把事情闹到更不可收抬的地步。

    他想,艾敬磊身为兄长,得知妹妹被人给“欺负”了,会感到震惊愤怒,一时之间听不进任何解释,也不是难以理解的事。

    也罢,他就暂时去牢里待一会儿吧,他可不想在此时与艾敬磊闹翻,那只会成为他和珞儿之间的阻碍。

    斐世羲没有反抗地任由侍卫将他带走,相信艾敬磊也不敢真的对他怎么样。

    艾珞儿却被吓坏了,她的脸色苍白,心里担忧极了。

    “不是这样的,皇上误会了一一”

    艾敬磊挥了挥手,没让她说下去。

    “珞儿,你太过善良单纯,才会被人欺骗,不过你别怕,联自会帮你主持公道,不会轻易放过那个胆敢欺负你的家伙!’,

    “可是我和世羲真的一一”

    “好了,这件事联自有定夺,你先回寝宫吧!”艾敬磊说完之后,没等她开口回答,就还自转身离开了。

    艾珞儿心急如焚,一想到斐世羲被抓入牢中,她就方寸大乱,不知道该怎么做才可以快点将他给救出来。

    久禾书苑料?juh改xtcon久禾书苑-,j-1——

    夜色渐深,皇宫里除了值夜的侍卫之外,大多数的人都已睡下。

    在这样宁静的时刻,一抹纤细的身影独自前往大牢。

    当大牢外的两名守卫瞧见艾珞儿驾到,尽避心里疑惑着她的来意,仍毕恭毕敬地向她行礼。

    “参见公主。”

    艾珞儿点了点头,就要往大牢里走。

    “公主请留步!”

    艾珞儿转头望向守卫,美丽的脸上有着坚定的决心。

    “让开,我要进去。”

    “可……”

    艾珞儿沉下了脸色,语气不悦地问道:“怎么?难道这里我来不得?还是你们担心我会私自放人?”

    平时她从不曾这般的严词厉色,守卫们一时之间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我只是进去探望人而己,你们别进来打扰。”艾珞儿又开口下令之后,便迈开步伐闯了进去。

    一踏入大牢,就见斐世羲正坐在幽暗的牢笼之中,那景象让艾珞儿的心一揪,差点忍不住掉下眼泪。

    斐世羲看见了她,起身来到牢笼边。

    “珞儿,你怎么来了?”

    艾珞儿激动地扑了过去,隔着牢笼与他十指交扣。

    “你还好吗?”她心疼地问。

    “我没事,别担心。”

    “我怎么能不担心?”艾珞儿摇了摇头,硬咽地道:“皇上一直听不进我的解释,不愿意放了你,我到底该怎么办才好?”

    他从一早就被关在大牢中,现在都已经入夜了,要她如何能不焦急担忧?

    只要一想到他被困在牢笼之中,她就难过极了,明知道她不该到大牢来,却还是忍不住前来见他。

    斐世羲不忍见她如此难过,轻声安慰道:“放心吧,珞儿,我相信很快就会没事的。”

    他相信艾敬磊只是一时气头上,不可能真对他做出什么不利的举动。再怎么说,他也是“斐国”的大皇子,艾敬磊再怎么恼怒也必会有所顾忌,相信要不了多久就会放了他。

    才刚这么想,大牢外就隐约传来一些骚动。

    他眸光一闪,抬头望向门口。

    艾珞儿察觉了他的目光,紧张地跟着转头,过了一会儿,就见一抹尊贵俊美的身影走了进来。

    是艾敬磊!

    一看见艾珞儿,艾敬磊皱起眉头,挥了挥手,示意随行的侍卫全都退出大牢。

    “珞儿,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

    艾珞儿咬了咬唇,顾不得冒犯地说:“我非来不可!皇上,你真的误会了,他真的没有诱拐我,更没有强迫我,一切一切都是我自己愿意的!”为了救斐世羲,她已顾不得羞怯。

    艾敬磊静静望着她,瞧起来已没有白日那般震怒,但俊颜却看不出情绪,那双黑眸更是高深莫测、难以看透。

    “你涉世未深,才不过短短几天的时间,怎能看出一个人的好坏?”

    “当然可以!这几日,若不是有他,只怕我早已死了两回。”艾珞儿赶紧将斐世羲救了她的事情说出来。

    “就算他救过你,是你的恩人,就算你们真的对彼此有情,但你们既非夫妻,甚至连婚约也没有,他就对你做了逾矩之事,倘若我轻易放过他,岂能向父皇母后的在天之灵交代?”艾敬磊说道。

    “这……可是……”艾珞儿一阵心急,皇上哥哥抬出父皇和母后,让她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就在她感到焦急无助之际,一个轻柔的嗓音忽然传了进来—

    “皇上有立场这么说吗?”

    他们几个人转头望向大牢门口,就见一名与艾珞儿年纪相仿的姑娘走了进来,她穿着一袭华丽的衣裳,有着一张清灵脱俗的容颜。

    艾珞儿一看见她,仿佛看见救星似的,眼底闪动着惊喜的光芒,而艾敬磊一看见她,眼底立刻多了几分温柔。

    “吟霜,你怎么来了?”

    花吟霜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又说了一遍。“皇上有什么立场那么说?”她说完后,那双黑白分明的眼眸睨了艾敬磊一眼。

    艾敬磊明白她的意思,那眼神是在指控他一一他自己还不是在尚未成亲之前,就将她给“吃干抹挣”了。

    而对这番无言的指控,艾敬磊的俊颜掠过一丝尴尬,一时之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才好。

    “明明他们是真心相爱,皇上这个当哥哥的干么不成全他们,反而故意从中作梗?”吟霜又问。

    今日下午,艾珞儿来找她求助,请她帮忙救斐世羲。

    见珞儿如此伤心焦急,看得小珞儿是真心爱着那个男人,因此这个忙她当然要帮。

    刚才她原本要去找艾敬磊劝说几句,却听奴仆说皇上到大牢来了,她便也立刻赶了过来。

    门口的守卫知道她是皇上极为重视的人,因此不敢拦她。

    艾敬磊开口解释道:“联不是故意从中作梗,而是这家伙做了逾矩之事,联身为珞儿的兄长,岂能坐视不管?

    “这样啊……”花吟霜垂下眼睫,语气幽幽地道:“这么说来,皇上就是仗着没人为我撑腰,没人可以帮我出头,所以才对我……皇上还说不在乎我的出身,原来都只是假的……”

    一听她这么说,艾敬磊表青不自在地瞥了艾珞儿和斐世羲一眼,虽然情况尴尬,但他更担心好不容易追回来的女人又跑掉。

    “当然不是假的!”他赶紧澄清。

    “可皇上表现出来的言行……不就是这个意思吗?”吟霜幽怨地说完后,索性转过身背对艾敬磊,仿佛不想看见他似的。

    “联不是那个意思……唉……”

    艾敬磊那一脸苦恼的模样,让斐世羲和艾珞儿看得啧啧称奇。

    想不到原本尊贵不凡、意气风发的皇上,在心爱女人的面前竟跟个普通男人没什么两样,甚至一点儿也没占上风。

    趁着背对艾敬磊,花吟霜朝艾珞儿偷偷眨了眨眼,唇边悄悄弯出一抹笑。

    艾珞儿怔了怔,这才明白原来花吟霜是故意那么说的,而目的自然就是要帮她和斐世羲。

    太好了!她稍早特地前去请花吟霜帮忙,果真是求对人了。有了花吟霜的帮忙,她相信皇上哥哥应该很快就会妥协放人了吧!

    斐世羲自然也看由了这一点他,不卑不亢地道:“我与珞儿是真心相爱,事实上,我本就有意等皇上一回来就提婚事的。”

    艾敬磊转过头,与斐世羲目光相会。

    尽避此刻斐世羲身为阶下囚,却没有半点狠狈的模样,那昂然挺立、从容不迫的神色,让艾敬磊的跟底掠过一丝赞赏的光芒,脸色也趋于缓和。

    然而,他都还没来得及说些什么,花吟霜又道:“既然他们是真心相爱,而斐大皇子甚至救过珞儿几回,皇上没设宴答谢,却将大皇子给关了起来,难道不怕事情传了出去,让人以为皇上恩将仇报吗?”

    听着心爱女人的指控,艾敬磊也只能无奈地叹气。

    “联今夜前来,本就是打算要放了他。”他终于开口承认。

    今日不仅艾珞儿不断地求情、解释,就连姜丞相也为斐世羲说话。

    坦白说,以斐世羲邻国大皇子的身份,和珞儿确实十分相配,他这个当皇兄的其实也没什么理由好反对。

    此番前来,他本想先对斐世羲威吓一番,让斐世羲知道珞儿有他当靠山,绝不许斐世羲日后辜负、亏待珞儿,然后再放了斐世羲。

    想不到这会儿,非但原先的目的没达到,反而在斐世羲面前失了威风。唉,真是始料未及呀!

    也罢,只要妹妹能够幸福,他这点“委屈”又算得了什么?

    艾敬磊开口喊道:“来人啦!”

    门口的两名守卫立刻进来。

    “快将斐大皇子给放了。”艾敬磊命道。

    “是。”

    守卫开了锁之后,使又退到大牢外去守着,而斐世羲一踏出牢笼,艾珞儿就情不自禁地扑进他怀里。

    “我没事,别担心。”斐世羲轻声安慰。

    看出他对妹妹的宠爱,艾敬磊的眼底掠过满意的光芒,转身一把将花吟霜给搂进怀里。

    “好了,这会儿联已经如你所愿地放了斐大皇子,那么你等会儿是不是该好好地答谢联?”

    花吟霜听出他话中的暗示,白皙的双颊立刻染上红晕。

    “什么呀?皇上刚才不是说本就有意放了大皇子吗?”她娇声嗔道,只可惜抗议无效,很快就被艾敬磊搂着返回寝宫。

    斐业羲和艾珞儿相视而笑,庆幸这件事情很快就有了完美的解决。

    “我们也快离开这里吧!”艾珞儿说道。只要一想到他在这幽暗冰冷的大牢中待了一日,她就心疼极了。

    “你也希望我好好答谢你吗?”斐世羲故意曲解她的话。

    艾珞儿一怔,俏脸霎时烧红发烫。

    “我……我才不是那个意思!我只是想到……你在牢中度过一日,该去好好沐浴梳洗,就寝歇息了。”

    斐世羲当然明白她不是那个意思,不过她那满脸通红的可爱模样,让他就是忍不住想逗她。

    “是吗?那真是可惜……”

    听着他那充满惋惜的语气,艾珞儿的脑中不禁回想起他们翻云覆雨的激情画面,那让她的双颊烫得都快冒烟了

    “已经不早了,咱们快点离开这儿吧!”她嗔嚷了声,不等他有什么反应,就先转身跑出了大牢。

    斐世羲笑了笑,迈开步伐走了出去,就见她并没有真的离开,而是在外头等着他,像是没亲眼看见他离开大牢不能真正安心似的。

    那份心意让斐世羲感动极了,由衷说道:“珞儿,今天辛苦你了。”为了将他从牢里救出来,她今儿个肯定费了不少力。

    “只要你没事,一切都是值得的。”

    “时候已经不早,你该累了,快回房去好好歇息吧!”

    “嗯,你也是,早点就寝吧!”

    艾珞儿又依依不舍地望了他一眼,才转身离开。

    斐世羲眼光温柔地目送她离去,他相信很快就可以抱得美人归,带着他心爱的皇子妃返回“斐国”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谜皇最新章节 | 谜皇全文阅读 | 谜皇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