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谜皇 > 第五章

谜皇 第五章

作者 : 朱映徽
    咻的一声,锐利的箭矢狠狠射中了张汉的后背。

    张汉哀号一声,当场跌趴在地。

    他奋力挣扎地站起来,踉跄地往前跑,可尽避他跑开了,那严重的伤势恐怕撑不了多久就会断气了。

    “你怎么可以不守信用!”艾珞儿心痛地嚷道。

    褚天啸冷冷一笑,说道:“我说会放了他,可没说不杀他。天真的公主,你以为我会傻得放那个家伙去通风报信吗?”

    “你太过分了!快放开我!”艾珞儿激烈地挣扎。

    “放?哼,若是要放了你,刚才我又何必以你为交换人质?”褚天啸神色猖狂地大笑。

    “你究竟想做什么?”

    “刚才不都说了吗?我们只不过是要赚一大笔银子好给兄弟们吃香喝辣,这会儿拿公主当人质,还怕讨不了一座金山银山吗?”褚天啸得意地笑道。

    比起刚才那个拿不出半点赎金的穷困村民,公主的身价不凡,说不定他们一伙人的下半辈子都不用愁了!

    艾珞儿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开口说道:“好,既然你们不相信‘艾国’愿意给你们一个安身立命的机会,那么只要你们送我回宫,我自然会命人给你们一笔满意的银两,让你们远走高飞。”

    “拿你换银子那是当然,不过在此之前……嘿嘿……既然公主自己送上门来了,当然不能浪费,先让我好好享受享受再说!”

    艾珞儿闻言大惊,脸上的血色尽失,而那群壮汉们闻言,全都神色兴奋地鼓噪了起来。

    “这么一个大美人,肯定销魂啊!等会儿天啸哥享受完之后,别忘了也给弟兄们乐一乐!”

    “那有什么问题?哈哈哈!”褚天啸放声笑道。

    这群恶徒一个个面露兴奋的笑容,像是恨不得立刻剥光艾珞儿的衣服,那yin猥的神情令人作呕。

    艾珞儿的心被恐惧狠狠揪住,脑中浮现斐世羲的身影。

    她不能坐以待毙,一定要设法替自己争取时间,她相信只要斐世羲发现她不见踪影,一定会尽快寻来的。

    趁着褚天啸疏于防备之际,她用尽全力地朝褚天啸的腿骨踹了下去。

    褚天啸没料到她会这么做,痛得松了手,抱着疼痛的腿骨哀叫连连。

    一逮着这个空档,艾珞儿立刻转身要逃,可她还没跑几步,就被一股力道给揪了回去。

    “混帐!别以为你是公主,老子就会怜香惜玉!”

    褚天啸啐骂一声,狠狠打了她一个耳光,当场让她狠狈地摔倒在地,白皙粉嫩的脸颊也立刻浮现清晰的五指印

    艾珞儿疼得泪水在眼眶中打转,她忍痛想要起来,但褚天啸却扑了过来,将她压在地上。

    “放开我!”她失声惊叫。

    褚天啸不顾她的挣扎反抗,伸手一撕,她胸前的衣襟应声碎裂,隐约露出了底下的兜儿。

    艾珞儿羞愤欲绝,却挣脱不开褚天啸的钳制,绝望得恨不得立刻死去。

    褚天啸盯着她暴露出来的一片雪白凝脂,眼底闪动着狂热的光芒,而就在他想要更进一步地撕了那件兜儿时,忽然一截树枝破空飞来,那力道之大,当场射穿了他的手掌!

    褚天啸痛嚎出声,狠狈地滚倒在一旁,周遭的壮汉们全都被这个突如其来的意外给吓傻了。

    艾珞儿惊魂未定地抬头一看,瞧见了斐世羲的身影!她霎时松了一口气,知道自己得救了!

    斐世羲神色凌厉得瞪着褚天啸,黑眸燃着炽烈的怒火,那浑身笼罩着盛怒火焰的模样,宛如前来索命的修罗。

    他迅速瞥了艾珞儿一眼,见她衣襟碎裂,颊上还有着清晰的红印,眼底跳动的火焰更是狂烈。

    “你……你这混帐……是什么人?”

    褚天啸神情扭曲,忍痛站了起来。

    “你不配知道!”

    斐世羲怒哼了声,蓦地拔出随身长剑,先是挑断了那双胆敢动手打艾珞儿的双手手筋,再挽出了个凌厉的剑花,锋锐的剑刀狠狠划过褚天啸的双眼。

    褚天啸的哀号声响彻云霄,惊起了林间的飞鸟。

    一旁那些壮汉原本还想仗着人多围攻斐世羲,可见他转眼间就将褚天啸打个半死,深知就算他们联手也打不赢对方,便互相使了眼色。

    他们纷纷拉弓,却没有射向斐世羲,反而瞄准了一旁的艾珞儿。

    斐世羲锐眼一眯,迅速返回艾珞儿的身边,挥剑击落了那一支支如雨点般飞射而来的箭矢。

    趁着这个空档,那些壮汉立刻扶着褚天啸仓惶逃逸。

    斐世羲原本不想放过那群该死的家伙,可又不放心留艾珞儿一个人在这里,只好让那群人溜掉。

    他很快地赶到艾珞儿的身边,看着她那狠狈的模样,愤怒心痛的火焰灼痛了他的心。

    “你为什么不顾安危,自己一个人涉险?要是真出了事怎么办?”他又急又怒地叱吼。

    刚才他返回山洞旁,没瞧见她的身影,正担忧地想找人,就听见了可疑的动静,循声而去,赫然看见一个中箭重伤的村民。

    从那重伤的村民口中,得知她竟以自己作为交换人质,此刻正落入恶人的手中,这消息让他焦虑得快疯了!

    幸好那村民的家人因久不见他返家而寻来,他取出随身的金创药帮村民止血,并叮嘱他们快去找大夫医治之后,便立刻心急如焚地赶了过来。

    他简直不敢想像,要是他晚来一步,她会受到什么样的伤害!

    盛怒的火焰在他的胸口狠狠焚烧,恨不得将刚才那群混帐家伙大卸八块……

    不,就算大卸八块都不足以消除他心底的怒焰!

    他浑身进发的怒气,让艾珞儿的肩头不禁瑟缩了下。

    浓浓的委屈涌上心头,她硬咽地说:“我非这么做不可呀……我怎么能眼睁睁地看着村民被杀害……”

    回想起刚才的情景,她的心中仍余悸犹存,而隐忍许久的泪水终于克制不住地掉落。

    一颗颗豆大的泪水,不断地自她的美眸淌落,而那立刻浇熄了斐世羲的怒火,同时也让他自责不己。

    他这是在做什么?她已经饱受惊吓了,他非但没有半句安慰,却还开口责难,实在是太不应该了!

    斐世羲缓下了脸色,心疼地伸手将她楼进怀里。

    艾珞儿置身在他温暖宽阔的怀抱中,眼泪更是掉个不停。

    “人家……人家已经……你还……还这么凶……”

    她抽抽噎噎地诉说着委屈,那娇软可怜的语气简直像是在撒娇似的。

    斐世羲的胸口一紧,心里好生不舍。

    “是我不好,都是我的惜。”

    他温柔怜惜的语气,逼出了艾珞儿更多的泪水,几乎快哭湿了他的衣襟。

    “没事了,别怕,已经没事了。”

    斐世羲开口安慰,并伸手为她拭去泪水,然而那晶莹的泪珠却怎么也止不住,他索性低下头,一一吻去她的泪水。

    这个亲昵的举动,让艾珞儿霎时忘了哭泣,迷蒙的泪眼怔怔地望着他。

    两人的目光痴痴交缠了好一会儿,斐世羲才又再度倾身轻吻她的泪珠,温热的唇片顺着她两颊的泪痕缓缓往下,最后覆上了她的唇。

    当两人的唇片相贴,艾珞儿几乎忘了呼吸。

    斐世羲轻轻吮吻着她柔软的红唇,那灼热的气息和缠绵的轻吻,让艾珞儿的心几乎醉了。

    她不自觉地闭上双眼,感觉他的舌划过唇间,她本能地为他分开唇齿,而他火热的舌立刻探入,纠缠着她的丁香舌。

    在他的撩拨下,艾珞儿逐渐抛开羞法,开始生涩地回应他的吻,而纤细的双臂也不知不觉地攀上了他的颈项。

    她的回应鼓舞了斐世羲,也煽动了他体内的欲望。

    他收拢手臂,仿佛想将她娇软的身子揉进自己身体里,大掌也情不自禁地隔着衣裳,在她玲珑曼妙的身躯上游移。

    “大皇子……”

    艾珞儿轻喘低喃着,双颊早己布满迷人的红晕。

    “叫我世羲,珞儿,叫我世羲。”他哑声轻哄。

    “世羲……”

    她听话的轻唤,换来奖赏似的火热亲吻。

    艾珞儿被他吻得意乱情迷,不仅思绪混乱,身体里更仿佛被点燃了簇火焰,让她整个人不断不断地发烫。

    斐世羲缠绵地吻着她的唇,直到那两抹柔润变得嫣红肿胀才松开,但他的唇却没有离开她,而是缓缓游移而,亲吻她细致的颈项。

    刚才她的衣襟被撕裂了,露出迷人的锁骨,而他缠绵的亲吻就落在她的颈子上,在那雪白细致的肌肤留下一枚枚激清的红痕。

    他煽情的吮吻,以及大掌在身躯上的游移**,让艾珞儿的身子轻颤不止,芳心宛如擂鼓般狂跳。

    她害羞地想要避开,却又隐隐期待他继续下去,在这样矛盾的心思下,斐世羲却忽然停下了一切的举动。

    艾珞儿眨了眨氤氲的美眸,不明白他为什么突然收手,但过了会儿她隐约听见有人喊着“公主”的声响,想必是侍卫们知道她发生了意外,前来找她了。

    她的俏脸霎时红得发烫,心里又羞又慌,可不想被人瞧见此刻的情景呀!

    斐世羲自然也不希望她衣衫不整的模样被人瞧见,他扶起了她,并立刻解下身上的披风为她披上,仔细地包裹住她的身躯,不让她微露的春光被任何人窥见。

    他才刚帮她打理好,一群人就声势浩大地赶了过来,原来不只有侍卫,还有一大群村民。

    刚才他们得知公主遭人挟持,全都吓坏了,当下顾不得修缮屋子,全都赶了过来,就连不会武功的村民们也都手持棍棒赶来相助。

    看着那一张张关心的脸孔,艾珞儿的心里好生感动。

    “我已经没事了,多亏大皇子救了我。”

    斐世羲对村民们说道:“那群恶徒往山林深处跑了,穷寇莫追,为了安全起见,大伙儿还是先回去吧!”

    “是。”

    村民们虽然不想轻易放过那群可恨的恶徒,却慑于斐世羲的威严,全都乖乖地离开了。

    “咱们也回宫去吧!”斐世羲对艾珞儿说。她这趟实在够折腾了,得快点回去更衣、歇息才行。

    “嗯。”艾珞儿点了点头。

    “对了。”斐世羲突然想到什么似的,说道:“差点忘了给你这个……”

    他从怀中取出一支雪白的鸟羽,递到她的面前。

    “你拿到了!”

    艾珞儿开心地欢呼,即使早猜到他会顺利为她取得鸟羽,但是此刻将鸟羽握在手中,她仍是感动、欣喜不己。

    她那满脸欣喜的模样,让斐世羲也跟着勾起嘴角。

    “你想许什么愿?”他随口问道。

    这个问题,让艾珞儿的俏脸霎时发烫。

    “不能说,说了……就不灵验了……”

    她抓着那支尾羽,闭上眼睫,在心里虔诚地许下心愿。

    一睁开眼,就见斐世羲正一眨也不眨地凝视着自己,那熠熠的眸光,让她脸上的红晕更深了。

    他为什么这样望着她?该不是看穿了她的心思,知道她许下什么心愿吧?

    斐世羲没有读心的能力,当然不可能知道她究竟许下什么心愿,可从她娇羞的神清,还有刚才意乱情迷的反应,知道她也对自己有情,那让他胸口一热。

    既然是两情相悦,那么便没有什么可以将他们分开。

    等“艾国”皇上回宫之后,除了再商讨一下边界大事之外,他也顺便提提他们的婚事吧!

    “咱们走吧!”

    斐世羲牵起她的手,带着她往山涧的方向走,他们的坐骑还在那儿呢!

    艾珞儿静静地跟在他的身旁,望着被他握在掌中的手,芳心怦跳不己,真希望他们可以就这么一直走下去,永远也不要放开彼此的手

    久禾书苑料?juh改xtcon久禾书苑料?juh改xtcon

    返回皇宫之后,艾珞儿换了衣裳,红肿的面颊也抹上了御医的药膏,细致的肌肤很快就恢复了白皙粉嫩。

    可惜的是,没能将那群狡猖的恶徒擒拿住,让他们给逃掉了。

    由于那群人已严重危害到了百姓的安危,为了不让更多人受害,艾珞儿与姜丞相等不及皇上回来,直接派了一批侍卫前去巡逻追捕,而斐世羲也亲笔写了书信,飞鸽传书回去,要“斐国”赶紧派出人手加入围捕的行动。

    出动了这么多人马去搜捕,相信应该不久之后就能逮住那群人,而两国的百姓也可以恢复平静安乐的生活了。

    当夜幕低垂,沐浴饼后,艾珞儿回到寝宫,让宫女们全都退下。

    她原本打算就寝,但躺在床榻上却是睡意全无,脑中不断地浮现斐世羲那张俊朗的面孔。

    想到他帮她取来灵鸟的尾羽,她的心里好生感动。

    想到他火热的亲吻与触碰,她的身子就蓦地发软,心跳克制不住地加快。

    她情不自禁地抬起手,指尖轻触自己的唇儿。即使已经过了好几个时辰,她却还清楚地记得他是如何地吮吻她的唇办……

    回忆是如此的清晰,仿佛他们才刚结束缠绵的亲吻,而她愈是回想,双颊的臊热就愈是升高。

    要是再这样脸红心跳下去,只怕她一整晚都别想睡了。

    艾珞儿在床榻上翻来覆去的,怎么也睡不着,索性下床穿好衣物,打算到外头去吹吹风。

    她走出寝宫内室,看见宫女正在偏厅里熟睡着,由于她只是去外头透透气而己,一会儿就回来,不需要宫女的服侍,于是便放轻了脚步,不想将睡得正熟的宫女吵醒。

    离开寝宫之后,她独自一人穿过回廊,来到了花园,原本想到她最爱的那棵花树下,想不到,却在那儿看见了扰乱她一整个晚上的人。

    望着斐世羲高大顺长的身影,艾珞儿的心跳加快,目光仿佛被巨大的磁石给吸引住,再也没法儿移开。

    月光下的他,那挺拔的身影格外迷人,让她不自觉地看痴了。

    斐世羲察觉了一旁有人,转过头来望向她,当两人的目光交会,周遭的一切仿佛都不存在了。

    他一眨也不眨地凝视着她,就见皎洁的月光映照在她娇美的脸蛋上,让那雪白的肌肤显得更加晶莹剔透,散发着宝玉般迷人的光泽,让人不禁有股想要细细抚摸的冲动。

    彼此凝望了许久之后,艾珞儿仿佛受了蛊惑,缓缓迈开步伐,莲步轻移地走到他的身边。

    他们并肩地伫立在树下,花前月下,气氛静谧而美好。

    “这么晚了,怎么还不睡?”斐世羲轻声问道。

    “睡不着。”艾珞儿坦白承认。

    “我也是。”斐世羲说道。

    虽然夜色已深,早该是就寝的时刻,然而一想到她今日的遭遇,想到那些混帐意图伤害艾珞儿,他胸口的怒气就难以抚平。

    他真希望可以尽快逮到那些家伙并且加以严惩,以免那群混帐家伙再有机会伤害任何人,尤其是她。

    “在想着今日那群恶徒之事?”艾珞儿猜出他的心思,并开口道:“我相信他们一定很快就会束手就擒的。”

    “希望如此。”

    艾珞儿弯起嘴角,对于两国联手围捕相当有信心,相信要不了多久事情就可以有个圆满的解决。

    她抬起头,仰望月儿,就见一轮明月高挂夜幕,周围点缀着灿亮的繁星,看起来耀眼夺日。

    “晚上月色真美。”她好心情地说道,对于能够与他共赏夜色,心中暗暗感到欣喜不己。

    “是啊!”斐世羲点头同意,只不过在他看来,就算月色再美,也远不及她美丽动人。

    一阵夜风吹来,撩起了她的发丝,也将她身上淡淡的香气吹拂到斐世羲的鼻息间,那让他的胸口一阵骚动,渴望将她加入怀中。

    他伸出手,轻抚她的面颊。

    “还疼吗?”他关心地问。

    即使她颊上的五指红印早已经退了,但是想到她曾被狠狠地打了一耳光,他就心疼极了。

    他温柔的轻抚,让艾珞儿的俏颜一热。

    “早已经不疼了……”她轻声说道。

    “那就好。”

    斐世羲虽这么说,但却没有收手,大掌不但继续抚着她的面颊,拇指甚至还轻轻沿过那柔嫩如花办的唇儿。

    这带着挑情意味的抚触,让艾珞儿不禁又想起了今日的那个吻,眼角眉梢也染上了羞意。

    望着她娇羞迷人的模样,斐世羲克制不住地将她一把拉进怀中,紧紧地拥抱她温软的身躯。

    艾珞儿静静地倚假在他宽厚的胸膛上,心里又羞又喜。

    “往后别再做任何涉险的事情了,好吗?”斐世羲开口说道。

    先前她潜入潭中差点溺死,今日又落入那些恶徒的手中,短短几日她就接连发生危及性命的意外,要他如何能放心?

    “我、我尽量。”艾珞儿低声回答。

    她不想让他担忧,却更不愿对他说谎,而她实在没法儿保证自己绝不会再发生类似的事情。

    毕竟,倘若今日的情况再度重演,她相信自己应该还是没法儿眼睁睁看着村民遭人杀害。

    她坦白的回答,让斐世羲忍不住叹息。

    身为娇贵的公主,她非但没有半点骄纵的气息,反而处处为人设想,全心全意地爱护、照顾百姓,但尽避这份温柔善良的心意是他情不自禁爱上她的原因,却也忍不住为她担足了心,就怕她会陷自己于困境之中。

    “唉,我真恨不能随时随地待在你的身边,好好地保护你,免得你又发生任何危险,遭受任何伤害。’,

    这番保护意味浓厚的话,让艾珞儿的心仿佛被融化了似的,又甜又暖,也让她情不自禁地伸出双臂,回拥着他

    斐世羲察觉了她的拥饱,胸口一热。

    他伸手轻轻抬起她的下巴,与她目光交缠了好一会儿之后,俊颜缓缓地朝她俯近,意图再明显不过了。

    艾珞儿脸红心跳地屏住呼息,闭上双眼期待着他的吻。

    然而,就在两人的唇片快贴在一块儿时,她却忽然想起什么似的伸手抵着他的胸膛。

    “等,等等。”她轻嚷着。

    “怎么了?”斐世羲低声问道,不仅嗓音低哑诱人,目光更是灼热如焰。

    “这里,随时会被人瞧见哪。”艾珞儿俏脸烫红地说。

    即使此刻夜色已深,几乎所有的奴仆们都已经睡下了,可宫中还有负责巡逻的侍卫呀!

    要是被人瞧见他们亲吻的画面,那多羞人!

    “那简单。”

    斐世羲将她打横抱起,施展轻功,在不惊动任何人的情况下,从开敞的窗子溜进了他的寝房。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谜皇最新章节 | 谜皇全文阅读 | 谜皇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