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谜皇 > 第四章

谜皇 第四章

作者 : 朱映徽
    既然斐世羲己经知道艾敬磊悄悄出宫的清况,也能够谅解他们必须隐瞒的苦衷,艾珞儿和姜正平都大大松了一口气。

    此外,艾敬磊差人传回讯息,说是这两日内一定会返回宫中,更是让他们安心不少。

    在等艾敬磊回宫的这段期间,艾珞儿担心斐世羲在宫里待得烦闷,索性带着他到皇宫外去走走。

    上回已经游过湖了,这一日,她带他往另一个方向的山林走。

    为了方便起见,他们都骑马,而七、八名武功高强的侍卫跟在后头,随行保护他们的安危。

    在经过了约莫半个时辰的路程之后,他们一行人逐渐接近一个位于山脚下的小村落。

    村落的百姓们听见了消息,纷纷奔出来迎接,男女老少夹道欢迎,每个人的脸上都有着发自内心的笑容。

    “参见公主!”

    “公主好!”

    “公主千岁千千岁!”

    斐世羲坐在马背上,放眼望去,从那一张张欢天喜地的笑脸,可以看得出艾珞儿相当受到百姓的爱戴。

    人民们的反应是骗不了人的,显然她一直以来都真心地对待这些百姓,才能得到如此真诚的欢迎。

    见她娇美的脸蛋上,漾着甜美温柔的笑意,斐世羲感受到了她的好心情,唇边也不自觉地勾起一抹笑。

    正当艾珞儿刚与村长闲聊几句的时候,村子里突然传来轰的一声巨响,吓了众人一跳。

    斐世羲第一时间来到艾珞儿的身旁,黑眸闪动着谨慎的光芒,而这番保护意味浓厚的举动,让艾珞儿的心底暖暖的。

    “怎么啦?发生了什么事?”艾珞儿疑惑地望向村长。

    村长搔了搔头,脸上掠过一丝尴尬。

    “不瞒公主,前些日子村民阿义在炖汤时不小心把自个儿的房子烧了,这会儿正在修建屋子,许多村民都去帮忙,不过……八成设弄好吧!”

    “我们去瞧瞧吧!”艾珞儿说道。

    村长领着他们前去一看,果然就见现场一片凌乱。

    有几个村民被垮下的木头压个正着,正动弹不得地呼救着,其他的村民则七手八脚得忙着将木头移开。

    艾珞儿见状蹙起眉心,转身对身后的几名侍卫们说道:“你们几个人,全都去帮忙吧!”

    村长一听,不好意思地连连摆手。

    “唉呀,这怎么好?”

    “当然好。”艾珞儿语气坚定地说:“百姓们需要帮忙,我们岂有袖手旁观的道理?”

    “可要修建屋子,不是一时半刻弄得好的,怎好让公主空等?”

    “无妨,我可以在附近走走。”

    村长一听,更是连连摇头。

    “不不不!怎么可以没有侍卫随行保护公主的安危呢?”

    艾珞儿不以为意地笑笑,说道:“整个‘艾国’的百姓都是我的家人,个个温和有礼又亲切,有什么危险的?”况且,即便所有的侍卫都留下来帮忙,她也并非只有自己一个人呀!

    才刚这么想的时候,斐世羲就开口说道:“村长不用担心,我会负责保护公主的安危。”

    他短短的一句话,让艾珞儿的胸口一阵怦然。

    她并不是刻意要支开侍卫们,只不过这么一来,就变成她与斐世羲两人独处了,而那让她的心跳加快,不由得

    暗暗期待了起来。

    村长望向斐世羲,虽然还不知道他的身份,但看这男子气势凛然、尊贵不凡,公主似乎又相当信任他,便也不再有所顾虑。

    “那就多谢公主的好意了。”村长感激地道谢

    “村长别客气,你们就赶紧帮那阿义把屋子给修好吧,否则若是下起了雨,那可就麻烦了。”

    “多谢公主关心。”

    艾珞儿笑了笑,转头对斐世羲说道:“大皇子,我们到附近去走走吧!这座山林充满了鸟语花香,很是美丽迷人呢!”

    斐世羲点了点头,欣然与她一块儿离开。

    久禾书苑料丫juh改xtcon久禾书苑-,j-1.1-

    蓊郁苍翠的树林,就连微风都带着清新的气味。

    斐世羲和艾珞儿各自骑着马儿,沿着一条林间小径缓缓前进。

    小径两旁的草丛开满了不知名的花儿,那一朵朵白色的小花虽不艳丽,模样却相当可爱讨喜。

    林于深处传来一阵阵的鸟啼,听起来像是不同的鸟儿正此起彼落地互相唱和,非但不显得嘈杂,反而相当脱耳动听。

    这一切确实如艾珞儿所言,四处充满了鸟语花香,让他们一路上都保有愉快的好心情。

    最后,他们来到一条山涧旁,两人下了马,在岸边并肩而立。

    “这儿很美吧?”艾珞儿的脸上漾着笑,说道:“几个月前,我到刚才那村落去走走,村长热心带我来的。”

    “确实是很美。”斐世羲点头同意,然而望着艰前那条清澈见底的涧水,他却不禁想到昨日的情景。“昨日落水,公主身子还好吧?”斐世羲问道。尽避今日瞧她的气色还不错,但他还是想听她亲口说她已无恙。

    听出他的语气透着关心,艾珞儿的心底一暖,就连眼角眉梢都带着一丝甜甜的笑意。

    “我没事,倒是大皇子昨日没有受寒吧?”

    “放心,我身强体壮,没事的。”

    “那就好,否则我真是过意不去。”

    回想起过去这几日对他的隐瞒,艾珞儿的心里还是有着浓浓的愧疚。

    前几日一直将大皇子蒙在鼓里,“真是饱歉。”她再度开口致歉。

    “都已经过去,就别提了,我没放在心上,公主也不必再介怀了,好吗?”斐世羲说道,可不希望她一直对此感到自责。

    “好。”艾珞儿感动地点了点头。

    坦白说,除了心怀愧疚之外,对于他发现了事情的真相,她其实是暗暗松了一口气,因为这么一来,她就不用再继续对他编造谎言,而接下来她只要小心地别让其他大臣发现皇上哥哥不在宫中就好。

    既然皇上哥哥说两日内会返回宫中,那么应该就快回来了,斐世羲也就可以顺利地与皇上哥哥会面了。

    一想到这里,艾珞儿唇边那抹微笑忽然僵住。

    倘若斐世羲和皇上哥哥见过面后,完成了他前来“艾国”的任务,那么他就要返回“斐国”了吧?

    这个念头刚闪过脑海,艾珞儿的心就蓦地揪紧。

    一旦他离开了“艾国”,往后他们可还会有见面的机会?倘若没有的话……那么他们岂不是没有多少时间相处了吗?

    艾珞儿的胸口一紧,即使还没真的与他分开,可是光想到届时他离去的情景,浓浓的不舍就揪扯着她的心。

    一股想要挽留他的冲动涌上心头,期望他别走,但……身为“斐国”大皇子的他,怎么可能会留下?

    斐世羲察觉了她突然的沉默,转头瞥了她一眼,就见她轻蹙着柳眉,不知道在为什么事烦心。

    “怎么了?”斐世羲关心地问,不舍见她如此心事重重的模样。

    “没……没什么……”艾珞儿摇头否认,她勉强扬起一抹笑,就怕被他看出她的心事。

    当她别开头,回避他那仿佛能洞悉一切的深透目光时,视线不经意地望向对岸的林木,忽然惊喜地睁大眼睛。

    “呀!那是‘灵鸟’!”

    斐世羲顺着她的目光望去,正好瞥见一只有着长长尾羽的白色鸟儿,在林间飞翔,姿态相当优美。

    “通体雪白的鸟儿,还真是特殊。”

    “是呀!就是因为相当稀有少见,所以一直以来才被称为灵鸟。”

    艾珞儿紧盯着鸟儿,美眸闪动着欣喜的光芒。

    “传说只有幸运的人,才能够亲眼看见灵鸟,而若是能取得它的一支尾羽,对着尾羽许下心愿,不论什么心愿都会实现。”

    “真的?”

    “是呀!小时候,皇上哥哥拾到了一支灵鸟的尾羽,把它送给了我。当时我对着它许愿,不久之后愿望当真实现了,相当灵验呢!”艾珞儿说着,心中忽然涌上一股强烈的渴望。

    倘若此刻她能够拥有一支尾羽,那么对着它许下希望别与他分开的心愿,说不定真的可以实现……

    斐世羲不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但却看得出她眼底闪动的渴望。

    “你想要它的尾羽吗?”他问。

    艾珞儿笑了笑,坦白地点点头。

    “想啊,但那是可遇不可求的,光想见着灵鸟的踪影就已不易了,想要从它的身上取下尾羽,那更是难之又难

    “等我,我去帮你取。”斐世羲说道。

    “嘎?”艾珞儿惊讶地望着他说:“可是它飞得极快,稍纵即逝,就怕让大皇子白忙一场。”

    “放心,我一定会为你带回来的。”斐世羲勾起嘴角,向她保证。

    只要是能力所及,他愿为她完成任何的心愿。

    “你在这儿等着,我去去就来。”话声方落,斐世羲就已施展轻功,朝着那已飞远的白色影子追去。

    艾珞儿注视着他俐落的身影,就见他的轻功了得,不一会儿已没入林中,不见踪影。

    想不到他会为了她这么做,倘若他真的顺利为她取来了尾羽,那么……那么她就可以许下刚才心里的那个愿望了……

    艾珞儿的双颊蓦地泛起红晕,倘若被人知道她想许下什么样的心愿,肯定要觉得她不害臊,可她确实是对斐世羲动了心,又能怎么办呢?

    望着斐世羲离去的方向,艾珞儿的心中充满期待。

    即使想从“灵鸟”身上取下一支尾羽并非易事,但她的心里却相信他会为她做到的。

    她留在原地屏息地等待着,可还没等到斐世羲返回身边,就先听见另一头的林子隐约传来不寻常的声响。

    “咦?”她惊讶地瞪圆了眼。

    那是什么声响?怎么听起来像是有人在喊叫?

    艾珞儿原本怀疑自己听惜了,可过了一会儿那声音再度传来,似乎真的有人正在无助地惊叫,那让她的心情也跟着紧张忐忑了起来。

    怎么回事?有人有危险吗?

    艾珞儿蹙起眉心,望向斐世羲离去的方向,脸上浮现一抹犹豫。

    她知道最好是等斐世羲回来,在他的陪伴保护下过去一探究竟较妥,可却不知道他还需要多久才会回来?

    想到刚才那声惊恐的叫声,她的心里实在放心不下,说不定这会儿正有村民急需帮助呀!

    内心天人交战了一会儿之后,艾珞儿实在按捺不住,决定过去瞧瞧。

    她心想,自己先悄悄前去看个究竟,倘若没有危险,那么她可以立即出手相助,而若是情况棘手,非她自己一个人能够处理,那么她再赶紧返回此处,等斐世羲回来之后再请他帮忙吧!

    久禾书苑料丫juh改xtcon久禾书苑-,j-1.1-

    艾珞儿循着惊叫声,蹑手蹑脚地接近。

    为了安全起见,她相当小心谨慎,沿路注意着周遭的动静,而当她远远瞧见一群可疑的人影时,立刻闪身躲到一棵树后,屏气凝神地探头窥看。

    放眼望去,就见约莫有十来个壮汉,每个人的手上都持着刀刃,一个个瞧起来都神色凶恶的模样。

    带头的是个身着灰衣的魁梧男子,而在那人的手中,抓着一名约莫三十来岁的村民,他们一路将那村民往山林深处抓去。

    艾珞儿紧张地咬了咬唇,尽避心里担心村民的安危,却不敢贸然现身。

    她知道自己若是冲动地现身,非但无济于事,反而会让自己陷入险境,因此只能继续躲着窥看,悄悄地尾随。

    “你们……你们是什么人?要抓我去哪里?饶命……饶命啦!”村民张汉不断地讨饶。

    灰衣男子根本无意回答他的问题,凶恶地叱喝道:“闭上嘴,少罗嗦!”

    张汉没有闭嘴,仍惊惧地猛求饶。

    “饶命哪……各位大爷……求你们饶了小的一命吧!小的还有一家老小要养啊!求你们放了我吧!”

    “天啸哥,这家伙叫嚷个不停,不如一刀杀了省事!咱们照旧去讨银子,反正他家里人也不知道他是死是活!”一名手下怂恿道。

    “也好。”褚天啸眼底浮现浓浓的杀意。

    艾珞儿原本正想悄悄溜回去等斐世羲,可眼看这群人打算下手杀害无辜的村民,她实在按捺不住了。

    “住手!快放开他!”

    听见她的娇叱,那群人全都惊讶地回头盯着她。

    “你是什么人?”褚天啸眯起眼,想不到竟来了个娇滴滴的美人儿。

    见她似乎只身一人,竟还敢开口叱喝,倒是挺有胆识的。

    艾珞儿其实紧张得掌心都泌出了汗,而当她正犹豫着该编造什么样的身份时,曾见过她的村民张汉认出了她,立刻朝她开口呼救。

    “公主!救我!鲍主!”

    听见张汉的叫嚷,在场的十多名壮汉全都面露惊讶,褚天啸更是忍不住吹了声响亮的口哨。

    “原来是公主啊!”

    艾珞儿虽然紧张万分,却不许自己流露出半丝惧怕。她挺直了背脊,昂着下巴,努力维持皇族的威仪。

    “没错,我就是‘艾国’的公主艾珞儿。你们……就是最近游走在艾、斐两国边界的那群人?”她开口猜测,毕竟过去“艾国”一向安定和乐,不曾听说有这么一群凶神恶煞。

    “没错,公主果然冰雪聪明。”褚天啸似笑非笑地哼道。

    “你就是这群人的首领?”她又问。

    “哼,你不需要知道这些!”褚天啸可不想透漏太多。

    “你们……究竟想做什么?”

    艾珞儿的神清和语气尽可能地温和,不想将这些人激怒,一来她希望可以好好地沟通,二来也希望能多拖延一些时间。

    她心想,等斐世羲回来之后,没瞧见她,肯定会立即寻找她的下落,只要他及时赶到,相信她和这个村民就有救了。

    “没想做什么,只不过是让咱们兄弟都能够过舒服的好日子罢了。”褚天啸说道,而要想过舒服好日子的方法,就是强抢豪夺!

    他们这群人原本是遥远东方的一群土匪,遭到数百官兵的追捕,一路逃窜到此处,那些追兵才终于放弃,而他们不想再回去,便留在此处。

    他们在“艾国”边界的深山中找到一处隐密的破败废墟,便以那个地方为根据地,住了下来。

    为了吃饱喝足,过去他们每隔几日就必须行动一次,可褚天啸嫌这样实在太慢也太累人了,打算一次捞个一大笔,好让兄弟们可以吃香喝辣好几个月。

    艾珞儿一听,立刻说道:“倘若你们可以放下兵刀,并且保证不再为非作歹,咱们‘艾国,会妥善照顾你们,让你们有个安身立命之处的。”

    听了她的话,褚天啸放声大笑,而其他的壮汉也跟着哈哈大笑,仿佛听见了什么荒谬至极的笑话。

    “你们……笑什么?”艾珞儿蹙起眉心,不懂她的提议有什么可笑之处。

    “你说这些空话,以为我们会蠢得相信?倘若我们放下兵刃,只怕很快就会被你们的侍卫、官兵抓进牢里,然后全部没命了!”

    “不会的,我以公主的身份担保。”艾珞儿立刻说道。

    “担保?”褚天啸嗤笑了声。“即便你贵为公主,空口的承诺又能值多少钱?倒不如给咱们白花花的银两花用!”

    眼看他们没打算放人,张汉深怕自己被杀害,又惊恐地呼救。“公主救命啊!快救救我啊!”

    艾珞儿担心张汉激烈的叫喊会惹恼了他们,反而立刻引来杀机,连忙对褚天啸说道:“有什么话可以好好说,你先将他给放了。”

    “放?”褚天啸嗤笑了声。“这家伙既然已经落入我的手中,岂有随便放人的道理?”

    面对这群难以沟通的恶徒,艾珞儿强迫自己冷静下来思忖对策。

    她心想,这会儿他们人数众多,倘若不快点想个法子,那么别说是张汉了,就连她肯定很快也会落入他们的手中。

    与其如此,倒不如……

    “这样吧,我们来谈个条件。”艾珞儿开口道。

    “条件?什么条件?”褚天啸问。

    “你们放了他,由我来当人质。”艾珞儿咬牙说道。

    “喔?”褚天啸挑起眉梢,一脸感兴趣的样子。

    “你们想要的是银子,可附近那个村落并不富裕,能给你们多少银两?比起来,皇宫能给的数目肯定会令你们满意。”

    听了她的话,褚天啸和一千手下的眼睛都因为贪婪而亮了起来。

    “我可以答应不挣扎、不反抗,乖乖当你们的人质,甚至开口要皇宫给子令你们满意的赎金,唯一的条件就是放了这名无辜的村民,让他离开。”她开口道。

    依照眼前的情况,倘若他们动手抓人,她绝对逃不了,与其如此,倒不如乖乖配合当人质,如此一来不仅自己可以免于受伤,更重要的是张汉着能顺利逃离,就有机会去求救了!

    “好!成交!”褚天啸嘿嘿一笑,开口命道:“过来吧!”

    艾珞儿压抑着心中的害怕,硬着头皮缓缓走上前去。

    当她来到褚天啸的面前,褚天啸一把推开了张汉,改抓住她。

    艾珞儿顾不得害怕,开口催促张汉。“快走!你快走!”

    她希望张汉快点离开,不仅希望他可以逃出生天,更希望他可以快点去通风报信,带人前来搭救。

    张汉仿佛明白她的心思,转身拔腿就跑,想不到褚天啸却朝身旁的手下使了个眼色,那手下立刻朝张汉放箭!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谜皇最新章节 | 谜皇全文阅读 | 谜皇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