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谜皇 > 第一章

谜皇 第一章

作者 : 朱映徽
    晴空湛蓝,万里无云,骄灿的艳阳映照在蓊郁的山林。这里地处西南,是“斐国”、“艾国”这两个毗邻小柄的边境。

    一匹灰色的骏马,旋风似地自山林冲出,身后的几匹马儿即便卯足了全力奔驰,仍被远远地甩在后头。

    稳坐在灰色骏马上的是一名身穿银白劲装的男子,他的身材高大颀长,麦色的肌肤在阳光下闪闪发光。

    在他那张阳刚的俊脸上,有着英挺深邃的五官,那双如墨的黑瞳闪动着自信笃定的光芒,浑身更是散发出一股尊贵威仪的气势。

    他名叫斐世羲,是“斐国”的大皇子。

    今年二十四岁的他,不仅身分尊贵,而且骑术精湛、武艺高强,那张俊朗出众的面孔,更是让许多待嫁闺女们魂牵梦萦。

    只可惜,即使渴望得到他青睐的姑娘都快能绕皇宫一圈了,他却不曾对任何一名女子动过心,因此至今仍未选立皇子妃。

    对此,他身边的人——包括他父皇、母后都感到有些着急,唯独他本人一点儿也没将这件事认真地放在心上。

    对他而言,比选妃完婚更值得他去关注、在乎的事情多的是,就像他今日所做的事情一样。

    斐世羲熟练地驾驭马儿,一路奔回“斐国”皇宫。

    守门的几名侍卫远远就认出了他的身分,立刻恭敬地退到一旁,并在他风驰电掣地经过宫门口时恭敬地行礼。

    进入皇宫之后,斐世羲拉扯缰绳,在马儿才刚停下步伐的同时,他就已身手矫健地跃下马背。

    一旁的奴仆立刻上前接手,将马儿给牵走。

    斐世羲迈开步伐,昂首阔步地走向大殿。

    大殿中,“斐国”皇上斐泽仁正与一名朝中大臣在商议政务,一看见他最引以为傲的儿子,斐泽仁立刻扬起亲切的笑容。

    “世羲,你回来啦?”斐泽仁微笑开口,年逾五十的他,有着一张慈祥和善的面容和略显富态的微胖身躯。

    “回父皇,儿臣已经去边境巡视过了。”

    “结果如何?”

    “根据儿臣的调查,在我们与邻近『艾国』的边境,确实有以一名约莫三十岁男子为首的一群人,人数约有三、四十人之多,但是来历不明、行踪不定。”斐世羲皱眉答道。

    几百年来,位于西南边陲的毗邻两国一直相安无事,可约莫半个月前,在两国的交界处附近出现了这么一群来历不明的可疑份子。

    “那么你有什么发现?他们可有做什么伤天害理的勾当?”

    斐世羲答道:“据儿臣的查探,那群人曾不只一次地向村民们强索银两,倘若村民不从,对方则会动手硬抢,因此伤了许多村民。虽然目前尚未闹出人命,可是他们的存在,已对村民们造成莫大的困扰与安全上的忧虑。”

    皇上沈吟了一会儿后,又问:“那么,现在那群人上哪儿去了?”

    “儿臣在附近搜索过了,没有发现他们的踪迹。过去这半个月来,那群人似乎游走在『艾国』与我国的交界处,极有可能他们在『斐国』边境做了些坏事,为了避免追查,所以已经潜到『艾国』去了。”斐世羲的语气透着一丝凝重。

    皇上也有此顾虑,不禁轻叹口气。

    “针对这件事,世羲,你可有什么看法?”

    “儿臣认为,当务之急应该要和『艾国』好好商议,倘若两国连手围捕那群人,就不怕他们在两国之间流窜,成为百姓之患了。”

    皇上思忖了片刻,转头询问身旁议事大臣鲁松的意见。

    “鲁爱卿怎么看?”

    “臣也觉得大皇子的主意甚好。”鲁松赞同地说。

    “嗯……”皇上又考虑了一会儿之后,开口说道:“此事关系重大,世羲,不如你亲自去一趟,见见『艾国』的皇上艾敬磊吧!”

    斐世羲毫不犹豫地点头应允。“儿臣正有此意。事不宜迟,明日一早儿臣就动身吧!”

    他虽不曾见过艾敬磊,但听说对方是个约莫二十五、六岁的男子,两人年纪相近,应该不难沟通才是。

    “好,就这么办吧!”皇上顿了顿,忽然又说:“这趟你到『艾国』去,除了与艾敬磊商议此事之外……”

    听父皇拉长了语调,斐世羲心知父皇必定还有话要交代,便主动问道:“父皇还有什么吩咐?”

    皇上瞥向身旁的鲁松,两人交换了记眼色,才又开口道:“刚才你回宫之前,朕才刚和鲁爱卿说着呢!你早已到了适婚年纪,可国内一些千金闺秀似乎都得不到你的青睐呀!”

    斐世羲微微一愕,怎么也想不到竟会突然绕到这个话题来,这未免也转得太突兀了吧?

    眼看他皱起了眉头,皇上不等他回话便径自说道:“朕知道你是一直未遇到令你动心之人,不过听说那『艾国』皇上的妹妹——艾珞儿公主正值青春年华,不仅尚未婚配,而且还是个貌美如花的可人儿,说不定你这趟前去『艾国』,有机会见着她,也说不定你一见着她就会动心了。”

    鲁松立刻接着道:“倘若两国能够缔结鸳盟,倒也是美事一桩。”

    “是呀,如此一来,别说是在国境边界游走的那群人绝对可以顺利解决掉,咱们两国之间的关系也将变得更加和谐与融洽。”皇上捻了捻胡子,对于脑中勾勒出的美好远景相当满意。

    “倘若真是这样,那可真是两国百姓之福呀!”鲁松又开口附和。

    听父皇和鲁松两人一搭一唱地说个没完,斐世羲的眉心愈皱愈紧,一股抗拒的情绪油然而生。

    他知道父王、母后一直希望他快点册立皇子妃,最好能多生几个皇孙给他们含饴弄孙,但婚姻大事岂能草率决定?

    他可不希望他未来的皇子妃只是个传宗接代的工具,更不希望他的婚姻大事以任何目的为前提。

    尽避他爱护“斐国”的百姓,也希望人民的生活能够更加安定和谐,但是以婚姻为手段并非他所能接受的方法。

    再说,若是照顾百姓还得要以两国联姻的方式才能达成,那未免也太过窝囊无能了!

    “儿臣对两国联姻没兴趣。”他直截了当地表态。

    “别这么笃定,等你先见了人再说也不迟呀!”皇上说道。

    “是呀,大皇子,据说那『艾国』公主不仅貌美,还相当受到百姓们的爱戴,说不定大皇子会对公主一见钟情呢!”

    眼前这对君臣的态度简直就像媒婆似的,望着这两张过度热络的笑脸,斐世羲只觉得额角隐隐泛疼。

    为了避免继续陷在这个他没半点兴趣的话题之中,他决定——走为上策!

    “此刻儿臣只关心国家大事,没有心思放在儿女私情上,既然明日一早儿臣就要动身,那得先去准备准备了,恕儿臣先行告退。”

    恭敬地行礼之后,斐世羲便立刻转身退出大殿。

    *

    由于担心时日拖久了,会造成更多百姓的财物甚至是性命的损失,所以斐世羲等不及先行以书信通知,隔日一早便带了几名随从启程前往毗邻的“艾国”。

    抵达“艾国”之后,他向门口的侍卫表明身分、道明来意。

    经过通报,侍卫长很快地前来,他先命手下安顿斐世羲的几名随从,接着亲自领斐世羲入宫。

    “奴才先带大皇子前往偏殿候着,待皇上宣见之后,奴才立即领大皇子去见皇上。”侍卫长语气委婉又不失恭敬地说,毕竟这位邻国的皇子是突然到访,皇上未必立即有空可以接见。

    斐世羲明白地点点头。“有劳了。”

    途中,他们行经花园,正好听见一些骚动。

    斐世羲停下脚步望了过去,就见花园中有一名衣着华丽的女子,她的身旁跟了几名宫女,面前还跪着一个男孩。

    侍卫长察觉他的目光,开口道:“那位是珞儿公主。”他的语气有些不自在,毕竟花园中的场面似乎有些尴尬,他想要赶紧将斐世羲带走,可偏偏斐世羲已停下了脚步。

    她就是艾珞儿?

    昨日父皇和鲁松不断地赞美艾珞儿,基于一份好奇,斐世羲忍不住多打量了她几眼。

    就见这位公主约莫十七、八岁,身材窈窕、肌肤似雪,有着一张小巧的脸蛋和精致绝伦的五官。

    以外表而言,她确实有着沈鱼落雁的美貌,甚至比他过去所见过的任何一个姑娘还要美丽。

    不过,那张脸蛋美则美矣,此刻却布满怒气,盯着正跪在她面前一个约莫八、九岁大的男孩。

    依眼前的情况看起来,该是那男孩犯了什么错,惹恼了艾珞儿,而她瞧起来相当生气,没打算轻易放过那男孩的样子。

    看着那一幕,斐世羲不禁皱起眉头。

    尽避她拥有绝世的美貌,却没有宽容善良的性情,那又有什么用?

    不管那男孩究竟做了什么,他只不过是个八、九岁大的孩子,有必要如此严厉地对待吗?

    艾珞儿蹙眉望着眼前的男孩,一向爱笑的俏脸上难得没有笑容。

    “你知道自己做错事了吗?”她开口问道。这个男孩名叫阿善,是她奶娘的独生儿子。

    阿善一脸惶恐地点了点头,表示自己知道错了。

    “真的知道?那好,你自己说说看,你究竟错在哪儿?”艾珞儿问。

    阿善嗫嚅地回答道:“阿善因为贪玩,爬上了公主最爱的这棵桃树,不但不小心压断了树枝,掉落的树枝还……还砸中了公主的手臂……”

    他怎么也没料到自己一时的贪玩,会造成这一连串的意外。闯了祸的他,害怕得泪眼汪汪,不知道会遭受什么样的惩罚。

    听见阿善的回答,艾珞儿接着又问:“那么你可知道,我为何生气?”

    “因为……因为阿善压坏了公主最爱的树……还砸中了公主……”

    “错,我并不是因为这样而生气。”艾珞儿开口纠正。

    她的回答让阿善怔住了,就连斐世羲也不禁讶异地挑起眉梢。

    不是因为这样?那她又是为了什么而动怒?

    “你不知道为什么?”艾珞儿望向阿善,再让他自己好好地想一想。

    阿善一脸不安,迟疑地摇了摇头。

    艾珞儿叹了口气,语重心长地说:“我知道你不是故意压断树枝,也不是故意要砸我的,所以既然我没有受伤,那也就罢了。可是,你因为贪玩而爬到这么高的地方,要是摔下来,肯定会受伤,那岂不是要让你娘难过吗?你娘就只有你这么一个儿子,她那么疼你、爱你,你舍得让她伤心?”

    由于母后早逝,在她的心中一直将奶娘当成自己亲娘一样地看待,自然希望阿善可以多体贴奶娘一些。

    听见了她这番话,斐世羲不禁有些动容。

    原本以为她是因为受到冒犯而动怒,想不到她的怒气是因为这男孩让自己身处险境,可能会让孩子的娘担心难过。

    一丝感动涌上斐世羲的心底,也让他暗暗检讨起自己刚才心中对她轻率、不正确的负面评论。

    看来这个公主挺特别的,不仅没有刁蛮骄纵的性情,还有着一颗体贴宽容的心,甚至还会为底下的奴仆们设想,真是相当难得。

    阿善听了之后,泪汪汪地说道:“阿善知道错了……”

    “真的?”

    见阿善又点了点头,艾珞儿的神情和语气也缓和了下来。

    “那么,往后你会注意安全,不会再做可能让自己受伤、让你娘担心难过的事情了吗?”

    “不会了。”

    “那就好。没事了,下去吧!”艾珞儿弯起嘴角,那温柔的笑意让人如沐春风,也让阿善不再那么惶惧不安了。

    “谢谢公主。”

    目送阿善离去之后,艾珞儿脸上的微笑忽然一敛,蹙起了眉心。

    “好疼啊!”她皱着小脸,揉了揉自己的手臂。

    一旁的宫女惊呼了声。“哎呀!鲍主该不是被刚才的树枝给砸伤了吧?真是的,刚才真应该好好教训阿善一顿才是!”

    艾珞儿摇了摇头,说道:“妳没瞧见他其实已经很惶恐了吗?我刚才刻意不张扬,就是不想让他更害怕、自责呀!这件事可别说出去,知道吗?”

    听着她对宫女的叮嘱,斐世羲心中对艾珞儿的惊讶与赞赏又更多了几分。

    别说贵为公主的她是千金之躯,就算只是一般人家的小姐,遇到这样的意外,只怕也会忍不住狠狠教训对方一顿,好替自己出气,然而她却暗暗忍着疼痛,就怕让孩子更加惊惶不安。

    从这个小地方,足可看出她细腻而体贴的心思。

    难怪鲁松会说她相当受到人民的爱戴,有这么一个温柔善良的公主,确实是百姓之福。

    “要不要召御医来帮公主看看?”宫女问道。

    “应该不用,没那么严重……”艾珞儿不经意地转身,赫然看见了伫立在一旁的男人。

    她惊讶地愣了半晌,赶紧放下手臂,努力维持公主的仪态,并在定了定心神之后,打量眼前这位陌生男子。

    就见他有着高大颀长的身躯、俊朗出众的脸孔,而即使隔着一小段距离,她仍能感觉到他身上散发出尊贵凛然的气势。

    两人四目交会,在他那双灼亮黑眸的注视下,一股陌生而异样的骚动在艾珞儿的心底隐隐掀起。

    他是什么人?怎么会出现在宫里?

    正当艾珞儿暗暗猜测对方的身分时,侍卫长已恭敬地禀告。

    “启禀公主,这位是『斐国』大皇子斐世羲,前来求见皇上。”

    “要见皇上?”

    艾珞儿一怔,美眸闪过一丝为难。

    “真是不巧,皇上近日为政事劳心,稍早头疼的毛病犯了,半个时辰前御医帮皇上扎了几针,特地嘱咐皇上得好好歇息,而皇上才刚睡下不久呢!”

    “这样啊……”斐世羲的眉头微皱,这还真是不凑巧。

    艾珞儿低垂着眼睫,语气愧疚地说:“倘若皇上的身子欠安,恐怕还得再多歇息几日呢!”

    斐世羲想了想后,说道:“既然都已经来了,倘若不会太过叨扰的话,我就留下来等待吧!”

    他心想,“艾国”皇上头痛的毛病应该在歇息过后就会好转,而游走两国边界的那群人愈早解决愈好。

    “这……当然不会叨扰,就怕让大皇子等待太久。”

    “无妨。”

    既然他都这么说了,艾珞儿也只得对一旁的侍卫长吩咐道:“那就先带大皇子到『清月宫』去歇息吧,命奴仆们好生服侍。”那“清月宫”是专门用以接待贵客之处,有雅致的楼阁与寝房。

    “是!大皇子这边请。”

    目送着斐世羲随侍卫长离去的背影,艾珞儿的眉心再度蹙了起来。

    一旁的宫女见状,立刻关心地询问:“公主的手臂还疼着吗?不如奴婢去传唤御医吧!”

    “不,不用了,我的手臂没事的,一会儿就好了。”艾珞儿想了想,说道:“我得赶紧去找姜丞相才行。”

    她口中的姜丞相,是“艾国”的丞相姜正平。自从五年前父皇因病去世之后,姜正平便辅佐皇兄继位,是个绝对信得过的人。

    *

    当天夜里,“艾国”皇宫里设下了筵席,款待远道而来的邻国皇子。

    斐世羲入席之后,发现只有艾珞儿以及几位朝中大臣,显然“艾国”皇上的身子状况仍未见好转。

    艾珞儿一脸歉然地说:“皇上shen体微恙,仍需歇息,但皇上特别吩咐珞儿好生款待,还望大皇子不要见怪。”

    “shen体要紧,公主别放在心上。”斐世羲答道。既然“艾国”皇上shen体不适,他也不能强人所难。

    艾珞儿觑了他一眼,开口问道:“不知此次大皇子前来,有何指教?”

    斐世羲犹豫了一会儿,原本他想直接与“艾国”皇上商议,不过既然她都问了,他还是坦白回答。

    “近半个月以来,两国的边界出现了一群居无定所的人,人数约有三、四十人之多,不知『艾国』这边可有耳闻?”

    艾珞儿望向一旁的丞相姜正平。

    姜正平点了点头,答道:“几日前传来相关消息,据说那群人来历不明,目前也不知他们的意图。”

    “我正是为此事而来。”斐世羲说道:“前阵子那些人在『斐国』边境扰民,强抢村民们的财物,还伤了许多人,而他们此刻似乎潜至『艾国』来了。”

    艾珞儿闻言低呼:“真的?那可真糟!”

    “尽避目前尚未闹出人命,可他们的行径已危害到村民,若是不快点将他们绳之以法,只怕终将酿成更大的祸害,而这正是我此次前来的目的。”斐世羲说道。

    “不知大皇子对此事有何想法?”姜正平问道。

    “依我看,倘若咱们两国能够连手,应该就能顺利将他们围捕起来,好好地审问清楚。”

    艾珞儿一听,忍不住开口道:“既然他们尚未取人性命,那么或许本性并不是那么的邪恶凶残,而他们若是有定居下来的打算,就将成为我们的人民了,我们该让他们知道,我们会尽力妥善地照料国内的每一个百姓,他们不需要去争夺偷抢,也能过着安定的日子。”

    她的这番话,透露出处处为人民设想的温柔性情,不会因为任何人曾犯了错而鄙夷或排斥对方。那份难能可贵的宽容之心,让斐世羲望着她的眼神多了几分发自内心的赞赏。

    “公主如此的仁慈善良,真是贵国百姓之福。”

    他的称赞让艾珞儿的俏颜微微泛红,而他的目光更是让她的心蓦地掀起一阵骚动。

    过去称赞她的话语,艾珞儿早已听多了,而偶尔出宫时,也早已习惯了人们的注视,可不知怎地,这会儿斐世羲的称赞与目光,却宛如在她的心湖投下一粒石子,激荡起一圈又一圈的涟漪……

    “我只是希望国内的百姓都能过着安定愉快的生活罢了,大皇子为此事特地前来,才真是爱民。”艾珞儿脸红地说,而她那绯红的双颊让她姣美的容颜更显娇媚,也让斐世羲的目光不自觉地多停留了一会儿。

    一旁的姜正平说道:“倘若那些人能够痛改前非,当然最好,可是在那之前,他们得先为之前的作为付出代价才行。”

    艾珞儿点了点头。“姜丞相所言甚是。”是非、赏罚确实该要分明,否则如何能服众?

    “实际该如何做,待我面见贵国皇上之后,再来好好地商议吧!”斐世羲说道。

    闻言,艾珞儿脸上的笑容微微一僵,和姜正平匆匆交换了一记眼色。

    姜正平接口道:“请放心,相信皇上得知了大皇子的来意之后,必定很快就会安排与大皇子会面的。”

    斐世羲将他们刚才短暂的目光交会看在眼里,心底掠过一丝疑惑。

    是他多心了吗?他怎么隐约觉得他们似乎隐瞒了些什么?难道“艾国”皇上的身子不适另有什么隐情?

    但……他实在想不出他们有任何瞒骗他的理由,应该是他多心了吧!

    见斐世羲沉默着,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艾珞儿的眼珠子一转,瞥见桌边已斟上的美酒,立刻朝他举杯。

    “来,这是我们『艾国』特产的佳酿,大皇子一定要尝尝看。”她脸上带着微笑,心中却忍不住暗暗叫苦。

    唉,她的皇上哥哥可真是扔了个烫手山芋给她呀!

    其实,此刻艾敬磊根本就不在宫中,因为昨儿个夜里,他悄悄微服出宫,去追落跑的准皇妃花吟霜了!

    由于花吟霜的出身低微,尽避心里深爱着哥哥,却一直抗拒入宫当皇妃,而几位思想较保守的大臣也极力反对这桩婚事,不断地劝谏哥哥迎娶其它身分尊贵的女子为妃。

    想不到,就在皇上哥哥不顾一切地打算娶花吟霜时,花吟霜竟然不告而别,悄悄地溜掉了!

    无奈之余,哥哥只得亲自出宫去逮人,可又不想因为此事让原本反对婚事的大臣们逮着了机会做文章,所以不仅要她代为保密,还要她在必要时帮忙掩饰,不让其它人发现皇上不在宫中一事。

    她原本心想,“艾国”一向国泰民安,没什么紧急大事,况且还有姜丞相以及几名知情的议事大臣和一些信得过的奴仆们帮忙掩护,应当不会出什么差错才是。

    想不到,哥哥昨儿个夜里才动身去追人,今日斐世羲就来了!

    为了不让哥哥的行动hexie,她别无选择,只能找个借口拖延住时间,希望哥哥能尽快赶回来。

    她心想,哥哥不仅机智过人、武艺高强,轻功更是了得,都已经追了整整一日夜,也该够了吧?

    希望今儿个夜里,哥哥就会带着她的准皇嫂返回皇宫,否则她还得继续帮忙掩饰,而不擅说谎的她,怕撑不了多久就要东窗事发了呀!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谜皇最新章节 | 谜皇全文阅读 | 谜皇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