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乌龙娇神算 > 第二章(2)

乌龙娇神算 第二章(2)

作者 : 朱映徽
    乔仙儿正打算告辞,其中一人却突然开口。

    “既然乔姑娘是乔神算的女儿,而令尊又将那只玉牌传给了姑娘,那么姑娘该是得了令尊的真传吧!”

    “呃,呵呵……真传说不上,勉强过得去而己……”乔仙儿有些心虚地回答,其实她的本事跟爹可是有如云泥之别呢!

    “乔姑娘客气了,瞧你刚才在那些个大叔、大娘面前自信满满的模样,显然有着真本事,既然如此,不知可否请乔姑娘为我家主子卜卦?”

    “嘎?我?”乔仙儿诧异极了。

    “是啊,既然令尊云游四海去了,咱们若能请回姑娘,也算对咱家主子有个交代,姑娘不是对自己的本事挺有信心的吗?”

    “这……呵呵……”乔仙儿尴尬地干笑两声。

    糟了,都怪她刚才一时激动地拿出玉牌来,嘴里还不服气地直嚷着自己有真本事,这会儿着是改口否认,岂不是自打嘴巴吗?

    “你家主子在哪儿?”她问道。

    倘若他们主子只是在附近,那么去瞧瞧也无不可,反正着只是看看手相、面相或者排个命盘,倒也还不至于出什么大差错,顶多她在下评断的时候别把话说得太死就行了。

    “咱家主子在京城。”

    “什么?”这个答案让乔仙儿意外极了,细致的柳眉也不禁蹙了起来。“那可真是抱歉,京城实在是太远了。”

    自己一个人返回扬州家中住也就罢了,倘若还只身一人前往京城,姐姐和姐夫肯定不放心的,她可不希望让他们为她担忧。

    “姑娘若肯答应,咱们必定派马车来回接送,不会让姑娘受太多舟车劳顿之苦,事后咱主子更将重金致谢。”

    “不,不是这个问题,而是我得待在扬州,没法儿离开。真是饱歉,二位还是请回吧!”

    乔仙儿朝他们扬起一抹歉意的笑,随即转身离开了。

    *******************************************

    三日后一个晴朗的上午,乔仙儿再度来到扬州城里。

    她的性情不似姐姐喜好幽静,也没法儿像娘或姐姐一样整天在山林里采草药,即使每日在山林里玩耍,久了也不免有些乏味。

    幸好爹娘在远赴云南之前,留了充裕的银两给她花用,因此她可以偶尔到城里来吃吃喝喝。

    除了四处逛逛、透气解闷之外,她更希望可以遇见那位白衣公子,只可惜即使她又去那间寺庙附近晃过几次,也没能再碰到他。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没能当面向他答谢,让她心中一直惦挂着此事,即使都己经过了好几天,她还是时不时地想起他来。

    而且说也奇怪,明明两人只有一面之缘,他的身影却异常的清晰,只要一闭上眼,那张冷淡的俊脸就立刻浮现脑海。

    过去她可从不曾像这样牢牢将一个人记在心里,这实在是太不寻常了。

    “可能真的是因为心里觉得欠了他一份人情吧!”乔仙儿猜测道。

    她一边想着,一边来到城里一间知名的茶楼,买了些她爱吃的桂花糕。

    “太好了,回去可以好好地品尝。”

    她开开心心地揣着那包桂花糕走出茶楼,远远地瞥见对街走来一个头发斑白的老婆婆,而在老婆婆身后五、六步距离之远,跟了个约莫十岁左右的青衣男孩。

    尽避那一切看起来并没什么不寻常之处,可也不知怎地,乔仙儿的心里忽然打了个突。

    她忍不住多看了几眼,就见那老婆婆步履蹒跚、行动迟缓,以脚程来看,后头那青衣男孩早可以轻易地超前,但他却慢吞吞地走在后头,像是刻意和老婆婆保持一小段距离似的。

    可瞧起来,他们应该互不相识,否则那青衣男孩该要走在老婆婆的身旁才对,又何必跟在后头?那孩子究竟想做什么?

    一丝疑惑自心底升起,让好奇心旺盛的乔仙儿忍不住停下脚步盯着他们瞧,而就在老婆婆经过路边的几个摊贩之后,突然,前方来了个七、八岁大的灰衣男孩,不小心在老婆婆的眼前跌倒了。

    老婆婆见状,立刻好心地上前搀扶,就见那灰衣男孩抓着婆婆的双手,费力地想起身,而就在此时,身后的青衣男孩立刻加快脚步,经过老婆婆的身边时,伸手一探,偷走老婆婆身上的钱袋!

    看见这一幕,乔仙儿震惊极了。

    从眼前这情况看起来,分明是那两个孩子串通好的计谋!这样欺负一个老人家,实在太过分了!

    “等等!你们这两个家伙,怎么可以设计偷老婆婆的钱袋呢?”她气质地大声嚷嚷。

    一旁卖肉包、卖柑橘、卖豆腐的摊贩们一听,都不禁替老婆婆打抱饱不平。

    “好哇,想不到你们这两个兔崽子竟然是偷儿!”

    “别让他们给跑了!咱们把他们给抓进官府吧!”

    几个小贩走了过来,正打算帮忙抓人,可不知打哪儿窜出几个年纪相仿的大孩子,忽然将肉包摊、柑橘摊、豆腐摊给推倒弄翻,现场霎时一团混乱。

    “哎呀,我的摊子!你们这些浑小子!”

    小贩们咒骂连连,却己设心思抓贼,纷纷赶回去收抬自个儿的摊子,让那些男孩们一溜烟全跑光了。

    乔仙儿担心着被灰衣男孩推倒的老婆婆,赶紧上前扶起老人家。

    “婆婆,您没事吧?”

    乔仙儿担心地将老婆婆从头到脚迅速审视了一遍,就见老人家的手掌被地面给磨破了皮。

    “婆婆,您的手受伤了,我来帮您上药,这药很有效的。”乔仙儿热心地取出随身伤药,这是她娘亲自调制的,对于外伤极有疗效。

    “多谢小泵娘,你可真是好心。”

    “婆婆别客气。您住哪儿,我送您回去吧!”

    “就在城东。”

    “来,我扶您。”

    乔仙儿一路搀扶老婆婆,依照老婆婆所指的方向来到城东的一间小木屋。

    从破旧的屋子外观来看,老婆婆的家境显然很不好,乔仙儿的心里一阵同情,毫不犹豫地将手中那包桂花糕塞给了老人家。

    “来,婆婆,这个桂花糕送给您,这很好吃得!”

    “哎呀!怎么好意思呢?”老婆婆忙要推拒。

    “这是认识的茶楼伙计送给我的,婆婆别介意就好。”为了让婆婆安心收下,她扯了个无伤大雅的小谎。

    “这……好吧,那就谢谢了。好心的姑娘,你一定会有好报的。”

    “婆婆别客气,快些进去歇息吧!’,

    乔仙儿笑着朝老婆婆挥手道别后,转身离开。

    回想起刚才那几个孩子的恶劣行径,她的心中不免有气。

    明明是好手好脚的孩子,却净学些坏勾当,真希望他们可以受点惩罚、学到教训,赶紧重新做人,别再做这些不光明磊落的坏事了。

    **********************************************

    由于先前买的桂花糕送给了老婆婆,乔仙儿又特地折回去买了一份,再多逛了一会儿,才踏上归途。

    出了扬州城之后,她一路来到山脚下。

    正打算上山时,却听见后头传来了些骚动声,隐约还可听见什么“就是她!在那儿!”的叫嚷。

    转身一看,就见七、八个约莫十岁上下的大男孩奔了过来。

    “你们有事吗?”她疑惑地问。

    “哼,你坏了我们的好事,我们要给你一点教训!”

    乔仙儿闻言一愣,仔细一看,才发现其中两个男孩,就是刚才抢婆婆钱袋的青衣及灰衣男孩。

    “原来是你们!年纪轻轻的却结伙欺负老人家,不觉得太过分了吗?”

    “哼,你先担心自己的处境吧!”

    眼前这一群虽然都只是约莫十岁的孩子,可一个个散发凶悍的气势,一副想将她狠狠殴打一顿的模样,让乔仙儿不由得紧张地吞咽了口唾沫。

    尽避爹曾说就算她从山崖掉下来也不会摔死,可却没说她会毫发无伤,说不定被痛打一顿却死不了,那不是也挺惨的吗?

    见他们迈开步伐朝她走来,乔仙儿二话不说地转身就跑。

    “站住!”后头几个男孩一边追、一边大叫。

    站住?开什么玩笑?她又不是呆子,怎么可能停下来?乔仙儿一边在心里咕哝,一边继续拔腿狂奔。

    好在她从小就宛如一只野猴儿般好动贪玩,不似一般千金小姐那么柔弱,再仗着她对这座山林的熟悉,一会儿左窜、一会儿右拐的,后头那些男孩一时半刻也追不上她。

    可这个节骨眼,她最好别回家,否则万一被那些男孩发现了她的住处,趁夜跑来放一把火,那可怎么办?

    不行不行,她还是躲进山下的那个村落好了,那儿人多,料想他们也不敢追进去胡作非为。

    乔仙儿拿定了主意,绕过一片竹林之后,往山下跑去。

    一路上的狂奔,让她的发丝凌乱,模样有些狼狈,但她无暇顾及,只能继续气喘吁吁地奔跑。

    好不容易当她快要接近山脚的村落时,娇小的身子却冷不防被一股强大的力道给箝制住,随即“飞”上了天,很快地被侠持到高高的大树上。

    这突如其来的意外吓坏了乔仙儿,然而她还来不及发出凉叫,唇儿就被一只大掌给掩住。

    “嘘,别出声。”一个低沉的嗓音在她的耳畔响起。

    乔仙儿惊魂未定地转头一望,赫然发现原来是前些日子她在寺庙附近遇见的那位白衣公子!

    她又惊又喜地瞪大了眼,想不到先前她几次刻意想要寻他,都没能如愿,这会儿她陷入麻烦之时他就出现了。

    李祈洛瞥了她一眼,也没想到会在这里遇见她。

    自从几日前遇见她之后,她那张俏甜的脸蛋总在不经意时浮现脑海,原本他以为两人很难会再相遇了,想不到这会儿又见着了她。

    说起来,他们今日会在此处相遇,还真是几个巧合碰在一块儿的结果。

    他府里有个名叫阿海的仆从,就来自山脚下的村落。

    前些日子阿海家中的老父染了重病,尽避阿海忧心忡忡,却不敢向他禀告此事,他还是无意间听见了阿海和另一名仆从的对话,才知道这件事。

    尽避他总是摆出一副冷傲、难以亲近的模样,但他并非真的是个铁石心肠之人,平时仆从们对他又敬又畏也就罢了,但此事关系重大,阿海竟也忌惮他的威严不敢禀告,让他心中难免有些不快。

    今几个一早,他亲自“押着”阿海来到山脚下的村落,不仅留了些银两给老人家看病,同时也命阿海在老父病愈之前不许返回府邸。

    刚才他正打算返回城里,却听见一阵骚动,正感到疑惑之际,想不到就见她狠狈地一路奔跑过来。

    怎么回事?她碰上了什么麻烦?

    李祈洛眯起黑眸,居高临下地注意着底下的动静。

    很快地,几个大男孩怒气冲冲地追了过来,口中还不停地咒骂叫嚣,显然对于追不到仙儿正大为光火。

    “奇怪,到底逃哪儿去了?”

    “可恶,她还真会跑!”

    “快追!我非要好好教训她一顿不可!”

    不一会儿,那群男孩又继续往山下的方向跑。

    乔仙儿松了一口气,正想要开口道谢,他却突然抓起她的右手,紧拉着不放。

    李祈洛盯着她的掌心,眼底掠过一丝光芒。

    果然没惜!在她细嫩的手掌心中,有着跟他掌上位置一模一样的痣。

    真的是她,那个八年前自称小神算的女孩儿!

    乔仙儿没想到他会突然握住她的手,那让她的心跳蓦地乱了节奏,双颊比染上了淡淡的排红。

    “呃……多谢公子相救,但……男女授受不亲,公子还是快放我下去吧!”

    她的话才刚说完,就见刚才那几个男孩又往回寻找,像是怀疑她正躲藏在附近的树丛里。

    李祈洛睨了他们一眼,似假似真地说:“真要下去?好吧,如果你真的这么期望的话……”

    “不不不!”乔仙儿深怕他真的在这个节骨眼将她扔下树去,情急地揪住他胸前的衣襟,轻声嚷道:“这位大侠,求你别放我下去!”

    李祈洛原本就没打算真的放她下去,他锐利的黑眸朝底下望去,就见那几个男孩正好聚集在附近的一棵大树下

    “你到底惹上什么麻烦?”他轻声问道。

    “那几个孩子是一伙儿的,刚才在城里刻意制造了些意外与混乱,要偷一位老婆婆的钱袋,被我揭穿了,他们气不过,所以追了过来,说要给我一个教训。”乔仙儿无奈地轻叹口气。

    闻言,李祈洛不禁皱起浓眉。

    听起来,这群孩子是有计划的犯案,过去八成也曾用过同样的手法来偷窃,而将来恐怕也会继续下去。

    “这几个孩子简直就是无法无天。”

    “就是啊!”乔仙儿认真地点点头,说道:“既然被我撞见,我怎么能眼睁睁地看着老婆婆受害?当然要出声制止了!只可惜那时他们一溜烟逃了,没能把老婆婆的钱袋给讨回来。”

    瞧她那义愤填膺的模样,李祈洛一向淡漠的眸光忽然有了暖意,心里也升起一丝丝的感动。

    明明她只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却愿意挺身而出,那份勇气与正义感真是难能可贵。

    “你在这里坐好,等会儿。”

    “你要做什……”乔仙儿还设问完,他就己翩然跃下。

    那几个孩子被突然出现的他给吓了一大跳,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他出手点住了穴道,一个个瘫软倒地,昏迷不醒。

    乔仙儿惊讶地瞪大了眼,而李祈洛足尖一点很快地再度施展轻功回到她的身边,将她给带回了地面。

    “他们怎么了?”乔仙儿担心地望着那些昏迷的孩子。

    “放心,只是被我点住穴道,暂时晕过去罢了。”

    “原来如此,你果然是大侠,身手真是了得!”乔仙儿崇拜不己地赞叹。“倘若你去当捕快,一干逃犯肯定都只能乖乖束手就擒了!”

    她那夸张的神情和语气,让李祈洛差点失笑。

    说也奇怪,只要一遇上这姑娘,他的情绪似乎就格外的放松,她究竟有着什么样与众不同的魔力?

    李祈洛深深地凝望了她一眼之后,转身从附近扯了些粗长的树藤当成绳索,将那群男孩牢牢捆绑在树感上。

    “你打算怎么处置他们?”乔仙儿关心地问。

    “当然是叫官府的人来将他们带回去审理,好让他们得到应得的惩罚。”李祈洛答道。

    “嗯!”乔仙儿赞同地点点头,笑眯眯地说:“是该让他们受点教训,才会知道要改过自新,免得将来会有更多无辜的百姓受害。对了,我叫乔仙儿,不知道公子怎么称呼丫

    “李祈洛。”他淡淡开口,只说了名字,无意透露自己郡主身份。

    “李公子前后两次救了我,这份人情我一定得偿还才行,不如等会儿报官之后,由我作东,请李公子吃喝一顿吧?”

    李祈洛瞥了她一眼,就见她那笑意盈盈的脸蛋,看起来宛如春风般宜人。

    他出手相救,根本不是为了得到报偿,而他也一向不喜受人宴请,不过看着她那真诚的笑脸,他说不出半句拒绝的话来。

    乔仙儿见他没吭声,以为他心里不怎么情愿,便再接再厉地游说道:“我知道一间很不错的饭馆,虽然馆子挺小的,在扬州城里也没什么名气,但是老板娘的手艺很好,去了一定不会后晦的!反正这会儿将近正午,也差不多该用午膳了,就一块儿去吧?”

    “嗯。”李祈洛淡淡地应了声。

    “那真是太好了!”听见他的应允,乔仙儿忍不住绽开笑颜。

    瞧她笑得眉眼弯弯的模样,仿佛得到了珍贵的赏赐那般欣喜,李祈洛忍不住多看了她几眼。

    当他的目光一落在她那灿烂甜美的笑靥上,就几乎收不回来了,而他一向平静无波的心湖,也在这一刻泛起了一圈又一圈的涟漪……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乌龙娇神算最新章节 | 乌龙娇神算全文阅读 | 乌龙娇神算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