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不想偷偷爱着你 > 第七章

不想偷偷爱着你 第七章

作者 : 楼采凝
    安婷再度来到关家作客,关家两老是开心得不得了。尤其是关母,直追问她近来的生活如何?又为什么要突然离职?

    为了不让关任东受到压力与谴责,安婷尽可能推说是自己的主意,想换换环境、透透气。而对于她的善解人意,关任东眼底写满感激。

    吃过饭后,在关母的催促下,关任东载着安婷下山,来到台北市区闲逛。

    “真搞不清楚我妈在想什么?硬要我们出来约会,难道在家里就不能约会了?”关任东将车停在一块空地上,望着满街霓虹。

    “可能要出来比较像约会吧!”她笑了笑,突然想起母亲,“任东,你送我去个地方好吗?”

    “哪里?”

    “就前面不远的那间百货公司。”

    “为什么要去那里?”他点点头,跟着发动引擎。

    “前阵子我还在那间百货公司工作,卖着关氏的保养品呢!”说时,她看见关任东脸上愕然的表情。

    “没想到-真是永远离不开我了。”他忍不住取笑她。

    “是呀!我就是离不开你,又怎么样?”她逸出一抹笑,喜欢看他那副没辙的模样。

    “那-现在去那里是为了?”关任东转首望着她,却发现她脸上有道难掩的哀愁,“怎么了?”

    “我要去见我妈。前阵子我发现她在那间百货公司当清洁员后,就一直游说她搬来跟我一块儿住,但她就是不肯。前几天我离职了,曾去找过她,可他们说她请了三天假,所以我想去看看她。”她忧心地说。

    “记得-上次说-母亲和继父住在中部,怎么……”

    “对不起,我撒了谎。其实他们一直住在北部,只是我不喜欢我的继父,已经好久没回去了;但如今我妈已经跟他离婚了,我当然希望能照顾我妈。”她转首看着他,“你会不会取笑我有个很复杂的家庭?”

    “我像那种人吗?况且每个人都不能选择家庭,父母的对与错也不是-能掌控的。”他安慰她说。

    听他这么说,她终于能放下一颗心,“嗯,我知道。”

    “到了。”他指着前面。

    “好,谢--”她突然打住话,因为她看见母亲正与她的继父徐益丰在百货公司外头争执着。

    关任东顺着她的视线望过去,也看见了那一幕。

    安婷立刻二话不说地打开车门走了出去,朝张玉英喊了声,“妈。”

    争吵的两人同时转过脸看向她,张玉英先是愣住,而徐益丰的眼神却是诡异地-起。

    “你们不是离婚了?你又来纠缠我妈做什么?”安婷对徐益丰问道。

    “安婷,两年不见,-变漂亮了。非但如此,身价似乎也不同了。”他带着可恶的笑容看了看她身后的名贵轿车。

    “我怎么样,与你无关。”

    “是吗?如果-对我客气点,我或许会放过-们,要不然--”他眼一-,出言威胁。

    “不然呢?”安婷抬头挺胸道。

    “不然的话,我会--”他正要说话,关任东已朝他们走了过来。

    他一手握住安婷的腰,冷着张严肃的脸盯着徐益丰。这样的气势让对方微微骇住,不敢再嚣张。

    张玉英露出安慰的笑容,庆幸女儿终于找到不错的依靠。

    徐益丰往后一退,这才心不甘、情不愿地对张玉英说:“不要以为离婚了我就拿-没办法,我会一直来找。”撂下这话,他才跨着大步离开。

    “妈,那个人渣到底想做什么?”安婷实在是无法容忍。

    “他是那种碰不得的蟑螂,一碰想甩都难。”

    “那您搬来跟我住呀!”安婷怎能容忍母亲继续被徐益丰骚扰呢?

    “安婷住的地方太小,-们的住处我可以另外安排。”这对关任东而言,只是一桩小事。

    张玉英望着关任东,问着安婷,“这位先生是?”

    “他是我们公司的总裁关任东。”她红着双颊说。

    “哦!”张玉英一直笑着,对这样的女婿人选可是满意极了。

    “不知道伯母的意思是?”关任东插话进来问道。

    “真的不用了。我习惯住在公司宿舍,那儿人多,他不敢找去那儿,只敢在我下班的时候堵我。”张玉英自认已亏欠安婷好多,不能再拖累她了。

    “妈,您真的不要紧吗?”安婷还是很担心。

    “真的不要紧。”她摇摇头,突然想到什么似的又说:“对了,妈想请你们吃顿饭,不知哪时候有空?”

    “应该由我请伯母才是。”关任东对她一笑。

    “你太客气了。”

    “妈,就让任东请,没关系的。”安婷也说。

    “好、好。”张玉英拍拍女儿的手,“哪时候有空告诉我,我一定到。”

    然后又像是在交待什么,直朝关任东说:“安婷这孩子从小任性,还望你好好照顾她。”

    关任东颇为尴尬地点点头,“您放心,我会的。”

    张玉英这才放下心,“那么妈去上班了,你们好好玩。”

    “对了!妈,我已经离开百货公司,回到『关氏』上班。”安婷猛地想起来找她的目的。

    “我知道。”她笑着。

    “您知道?”

    “今天早上我去找过-,没见到-的人,问了人才知道-离职了。刚刚-不是说关先生是-老板,所以我可以联想得到。”张玉英露出慈蔼的笑容,“时间差不多了,我进去了。”

    “那您小心。”目送母亲走后,安婷转向关任东,“刚才真的很感谢你,我妈因为你变得很开心。”

    “别想太多。已经很晚了,我送-回去吧!”他拍拍她的肩。

    “好。”她点点头,但仍不放心地回头望了望母亲离去的方向。

    不知为什么,直觉中,她认为徐益丰那男人是绝对不会就这么轻易放弃的。

    接下来的日子里,关任东和安婷两人的感情维系得非常好,一到假日,她还不时前往关家陪伴关任东的父母,而他们也早拿她当媳妇看了。

    星期六黄昏时分,关任东开车载她到外头兜风,沁凉的风吹拂在脸上,让她开心不已地欢呼着。

    “这条路都没人,开起来一定很惬意。”她站了起来,脑袋探出天窗外,望着远方的夕阳。

    她身着短裙,站在关任东身边,雪白的腿就快贴近他的脸,让他的身体蓦然发热了起来。

    “-很喜欢穿短裙?”他开口问道

    “嗯……以前为了钓你才开始穿,之后习惯了,反而不爱穿得太拘束。”她闭上眼闻着风的味道。

    “钓我?”他层一皱,实在不喜欢这个形容词。

    “就是追你嘛!”这男人就是太正经,居然不懂她的意思。

    “记得,以后不要用这种词,我不太习惯。”这种语气,好像把他当成什么小开在钓似的……这会让他又忆及过去她那副开玩笑的不经心模样。

    “你怎么了?”她坐了下来,看着他那张无表情的脸孔,“你如果不爱听我就不说嘛!不要又板着一张脸好不好?”

    “我没。”他吐了口气,表情却依旧阴沉。

    安婷坐了下来,垂首看着自己交握的手,“我知道,你并没有真正的敞开心胸接受我。是我过去做得太过分,还以为你会因此注意到我;没想到却将你推得更远,你怪我,我无怨言。”

    “我没有怪-的意思,只是不喜欢-太……太另类、前卫的言词。”他爬爬头发,轻吁了口气。

    “我知道了。”她鼓着腮,望着他那一板一眼的模样,真不明白自己怎会爱上这样的男人。

    “-生气了?”关任东望了她一眼。

    “没,就算生气,也是对自己。”她苦涩一笑,“是我作茧自缚。”

    “别说了。”他伸手握住她的手腕,“我们不要再提这些事。不是要去玩吗?那快吧!”

    “嗯,你要带我去哪儿玩?”她用力挥去苦涩。

    “-说晚上能去哪儿玩?”关任东反问她。

    “嗯……PUB?舞厅?啤酒屋?”安婷愈说愈觉得怪异,“不过这些地方都不像是你会去的。”

    “怎么说?”他挑眉肆笑。

    “因为……”她想了想,“因为像你这么正经的男人,一定会把那些地方列为拒绝往来户。啊!对了,我知道你要去哪儿了?”

    “哦!说说看吧!”

    “晚上嘛……一定是上山看星星月亮-!”安婷扬起嘴角,很自得地问:“瞧,我一定说对了吧?”

    “-说错了。我就是要去PUB,不过这间PUB非常的与众不同。”他勾起嘴角,绽出一朵眩目的笑花。

    “怎么样的不同?”听他这么说,她怎能不好奇?

    “等下-就知道了。”

    “厚,还搞神秘。”她双手环胸,“不说算了。”

    关任东没有回话,一抹兴味在他眼底横生,因为他相信她一定也会喜欢那个地方。

    “快到了,等会儿谜底就将揭晓,别急。”他还卖着关子。

    好吧!既然他不说,那她也不急着知道,或许那地方真的会让她惊奇、兴奋,打从心底喜欢呢!

    安婷不再说话,跟着只见他将车子转进一条街后便停了下来。

    “啊!这里好美。”这间PUB果然让人眼睛一亮,它完全是以玻璃含纤维帷幕搭成,加上晕黄的灯光,看来特别醒目。

    “进去吧!”关任东握着她的小手步进里头,里头幽雅的布置虽简单,但已将它的独特表露无遗。

    “任东,你来了--”突然,远远地走来一位穿着棉质短衫、衬着长裙的女子。

    “卿,-在?”关任东展开双臂搂了她一下。

    “大概第六感知道你会来,所以没出去。”她笑了。

    安婷望着她柔沁的笑容与飘逸的穿著,还真是将她慵懒的美恰如其分地展现出来。就在这一刻,她在心中推翻了以往穿长裙不美的观念--在她身上,她看见了其他女子无法刻画于分毫的柔与媚-

    那间,她似乎明白了,关任东直要求她穿着长裙与作秀丽的打扮,不都是照着她的模样?而这样的顿悟,让她有种非常不舒服的感觉。

    “我跟-介绍,她叫陶安婷。我带她来-这走走,感染一下不同的气息。”关任东指着安婷。

    她瞧了安婷一眼,虽然关任东没明说,可是她已经感觉得出来他俩必是关系匪浅。因为认识关任东这么久,她还不曾见过他带哪个女人过来呢!

    “这位是罗卿。”他向安婷介绍对方。

    “罗小姐-好。”安婷笑着点点头。

    “别这么客气,叫我卿就行了。”她风情万种地拨了拨头发。

    “好,-也喊我安婷就好。”

    安婷带着羡慕的眼神望着她,可以发觉她举手投足间的轻逸与无忧,彷似这世上已没有什么事值得她介怀,如此人生她已满足。

    看她们年纪应该相仿,可为何她看来就要比自己深富智慧、懂得生活呢?

    “过来坐,这位子可是任东的宝座喔!平常我是不太给别的客人坐的。”罗卿笑望着他俩,“店里来了种法国新酒,还不错,拿来给你尝尝。”

    “好,麻烦-了。”关任东对她飒爽一笑。

    安婷看着他的笑容,这才发现自从再度与他重逢后,所见的都是他沉敛的一面,还不曾见他笑得如此轻松恣意过。

    “你们的感情很好?”她随口问问。

    “那当然。”他回答得直接而肯定。

    安婷的小手不停转着眼前的水杯,“既然如此,那你为何不追她?她真的很有味道,连我都喜欢她。”

    关任东这才听出她话里的酸味儿,望向她那对轻蹙的眉,眼底的笑意加深了。

    “你笑什么?我的问题很白痴吗?”她的小脸一皱。

    “的确很白痴。”他仰首微笑着。

    “是呀!在智慧美女前,我当然显得很白痴啦!真不知道你带我来的目的是什么?如果是要我知难而退,你可以明说,我--”

    “-胡思乱想到哪儿去了?”他的笑容一敛,“这样说对罗卿很不公平,她已经结婚了。”

    “啊!”她微愕。

    “啊什么啊?”他抿唇笑说:“小心苍蝇跑进嘴里。”

    “对不起。”她不好意思地急着解释,“我刚刚只是……只是……”

    “只是小气加吃醋?”他咧开嘴。

    “讨厌。”她轻嗔地又问:“那她老公呢?想他们夫妻生活一定很美满了?”

    不待他回答,罗卿已拿了酒过来,接口说:“我老公在一年前就因意外去世,现在我一个人打理这家店,算是我的精神寄托。”

    “-真打算一个人过一辈子吗?”像她这么漂亮的女人,为何会是这样的命运?安婷觉得好惋惜。

    “我没打算一个人过一辈子呀!”罗卿笑望着关任东,“如果能找到一位像他一样的标准好男人,我会考虑的。”

    “啊?”安婷又是一怔。

    “哈……”罗卿笑了,跟着转向关任东,“每次来,你都很喜欢吃我亲手做的小饼干,我已经叫厨房烤了。”

    “谢了。”关任东打开她刚刚拎来的酒瓶,为自己和她们各倒了一杯,“来,我敬-生意愈来愈好。”

    安婷也举起杯说:“-这里非常的别致,客人一定会更多。”

    “谢谢。”罗卿笑着拿起酒杯,优雅地浅酌半杯后便转向关任东,“对了,那件事好像有点儿眉目了,我们进去谈谈好吗?”

    “哦!好。”关任东站起来对安婷说:“-在这里坐一会儿,我去去就来。”

    “好。”安婷虽然不安,但也只好答应了。

    只是,眼看他们步进角落的一间小房间里头,就此没再出现,她渐渐无法控制地心生躁意,以及一股未知的彷徨……

    关任东和罗卿在里头整整谈了一个小时,出来后却发现安婷居然独自一人将那瓶酒解决一半了。

    “天!-怎么喝这么多?”关任东吓了一跳。

    “我无聊嘛!不喝酒要做什么?”她噘起嘴,对着他傻笑。

    罗卿带着歉疚说:“都是我,不该把你叫进去这么久,独自留下她,她当然会觉得无聊了。”

    “别这么说,正浩的事就是我的事。”关任东朝她笑了笑,“我看我得告辞了,她得回去好好睡一觉才成。”

    “好吧!饼干我就打包好让你带回去。”罗卿点点头。

    “那是当然了。”说完,他拍拍安婷的脸,“我送-回去。”

    “什么?要回去啦!”她张开一对蒙-的眼,雾里看花般地看着他们。

    “对,回去了。”他扶她站起,可她身子已完全虚软,哪可能自行移动脚步?看她这副样子,他不禁摇着脑袋,“真是的。”

    随即,他将她打横抱起,朝罗卿微笑道别后便步出PUB,把安婷放进车后座,跟着月娘的影子开车离去。

    途中安婷酒兴正起,在车内不断引吭高歌、手舞足蹈着。关任东看了不禁摇头轻笑,加快车速,好赶紧送她回去休息。

    确实也该怪他,不该将她一个人放在陌生的地方那么久。

    可不知不觉中,她的声音慢慢放低、放慢,从照后镜看过去,意外的一幕让他惊得赶紧靠向路边踩下-车。

    “-在干嘛?”她竟然打开天窗站了起来。

    “我好难受喔!”她抚着胸,垂下脑袋。

    “是不是想吐?”他关切地问。

    “有点。”她微微喘着,“但是呼吸好困难。”

    “呼吸困难?!”他打开车门,到后座陪着她。

    “嗯,都喘不过气了。”安婷借着酒意,整个人贴进他胸膛。“从见了罗卿后,我就觉得胸口像是被什么东西卡住,好难受。”

    “安婷!”他眉一皱。

    “我好怕,好怕你会不要我,选择她。”她吸吸鼻子,倚在他怀里喃喃自语着。

    “-还真傻呀!我如果真要选择她,早选择了。”关任东望进她目光散乱的眼瞳,“我说的话-听进去了吗?”

    “嗯。”她闭上眼,微微笑问:“那是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现在是不是好多了?”他笑着拍拍她的脸颊。

    “嗯。”她又点了下头。

    “-这丫头分明是装醉。”他唇角若有似无地扬起,“对我,-始终这么调皮。”

    “我是真的醉了,不过现在好多了,脑袋没刚刚那么沉。”安婷还是紧紧挨着他,不肯放他走。

    “那就好,我开车-!”将她软绵诱人的身子放回椅上,他回到驾驶座继续开车。

    开了一段路后,他下放心地问:“安婷,-睡着了没?”

    她微微张开眼,迷迷糊糊地应了声,“还没。”

    “改天跟-母亲约约时间,我想请她吃顿饭。”

    他这句话立刻将安婷脑中的酒精虫加瞌睡虫给赶跑了!她立即坐直身子,问道:“你的意思是你这几天都有空了?”

    “没错。不过时间还是以伯母方便为主,她选定日子,我定会排除万难的。”

    这些话不但带给安婷快乐,更给了她一股极度的温暖感受。

    “任东!”她鼻根发热地抱住他,“谢谢。”

    “谢什么?”他轻笑,“这么做是最基本的,干嘛要这么感动?”

    “我就是感动嘛!”说完,她居然大哭出来。

    “笨蛋!”他嘴角漾出一丝宠溺的笑意,虽未在行动中表现出来,但相信安婷一定感受得到。

    “任东,我愈来愈爱你了。好爱你,好爱你,爱你爱得不得了。”她索性将小脑袋凑近他颈后,闻着他身上那股好闻的男人味。

    “-是真醉了。”话虽这么说,可他心底是甜滋滋的。

    “就算醉了,说的也是最真心的话。”

    “傻丫头。”他笑了,在她纯真的爱语下,踩着油门直往她住处前进。

    到了她租屋外,他转身问着仍倚在他座位后方,脸上挂着幸福笑容的安婷说:

    “已经到了,我陪-上去。”

    “不用了。”她弯起嘴角,对他摇摇头,“明天你还要上班呢!也该早点回去休息了。”

    “送-上去又不会浪费多少时间。”他担心她会跟上次一样,倒在楼梯间。

    “我没事,真的。”她摸摸他蓄着胡碴的性格脸孔,“我知道你送我上去不会浪费多少时间,但就怕……我会不想让你走。”

    她半-的眸带着某种醺醉的柔媚,吐出的话语更是暧昧得让他心口瞬间热了起来。

    “那干脆就不走了。”他撇嘴一笑,立即走出车外,将她抱了出来,往楼上直奔。

    就此,房内映着微弱灯光,除了月光,还有无限春色……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不想偷偷爱着你最新章节 | 不想偷偷爱着你全文阅读 | 不想偷偷爱着你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