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不想偷偷爱着你 > 第五章

不想偷偷爱着你 第五章

作者 : 楼采凝
    经由小珊的介绍,安婷见到了齐世祥,又加上菁菁居中穿针引线,终于让齐世祥点头了。

    “好吧!就看在-曾经身为『关氏』业务的份上,我同意将这个广告的策画工作交给-,不过结果还需经过我的同意。”

    齐世祥其实并不相信这个年轻、又没广告经验的年轻女孩会有什么好构想,多半只是一些标新立异的玩意儿。

    “谢谢,我一定不会让齐伯伯失望的。”虽然她没有广告方面的经验,但是小珊和菁菁都愿意帮她,而她也一定会拿出过去对化妆品的了解,努力地去包装它。

    经过近半个月的规画与研究,安婷终于写完了一本计画书,齐世祥看过后,这才对她有了一百八十度的大改观。

    因为这个广告看起来一点儿也不像广告,它没有专业模特儿,而是以声音去传达它的好与效果。这种表现手法虽然很冒险,但也够奇特,齐世祥立即决定采用,很快便进入到开拍的阶段。

    而安婷也因为这阵子与小珊近距离相处后,才知道她早有男友,而她与关任东的关系,也只是一种兄妹情分。得知这样的结果,可是让安婷更有精神工作了。

    “安婷、菁菁,-们最近在忙些什么?老是找不到-们的人。”关母打从南部回来后,就很少见到安婷来家里了。

    “最近公事较忙。”关任东对她的不谅解让她气馁,再加上近来忙着广告的事,她暂时不想与他起冲突,便没再过来,今天还是菁菁连拖带拉,才将她拉来的呢!

    “什么事情这么忙?我得跟任东好好说去。”关母皱起眉。

    “千万不要。”安婷赶紧站起来阻止。

    “-干嘛这么紧张?”关母错愕地看着她,“是不是任东对-说了什么?或责备了-?”

    “真的没有。”她笑着摇摇头。

    “别隐瞒,没关系,-说,关伯母替-作主。”

    关母的关爱让她好窝心,窝心到想哭,但她还是摇头道:“总裁对我和大家都很公正,我不希望因为我,让你们之间产生误会。”

    “哎呀!他是我儿子,会有什么误会?”关母笑了笑。

    “反正不好啦!放心,过阵子我一定会常来陪您……啊!您这里收线收错了,少收一针,我帮您改过来。”安婷立即拿过关母手中已近完成的毛帽,“关伯父戴了一定感觉特别温暖。”

    “怎么说?这帽子不是和一般的一样吗?”菁菁在一旁边打瞌睡边听着。

    “因为这里头满是伯母对伯父的爱呀!”

    安婷这句笑语立刻让关母羞红了脸,“-这丫头。”

    关任东一进客厅,就听见串串笑语,撇头一看,看见安婷和母亲两人居然坐在一起有说有笑的。

    他双眉愈蹙愈紧,突地出声喊道:“陶安婷,-过来一下。”

    她们同时转过身,关母望着他,“任东,你回来了,今天比较早嘛!”

    “是呀!我如果再迟点,就不知这个家会让她给弄成什么样了?”他像是对她又有满腹怨言。

    安婷立即起身,对一头雾水的关母说:“伯母,帽子等一下我再帮您改,我先和总裁出去一下。”

    于是,就在关母怔仲的目光下,她走向关任东,“有事要说吗?那我等你。”说着,她便朝外头那一大片草坪走了去。

    “听说-最近常去齐华广告,到底在做什么?”他语气火爆地问。

    对她,他依旧有着提防,而且也不认为她经常出现在广告公司是为了公事,说不定又在想什么恶劣计画,想让他再一次丢人现眼。

    安婷并不想让他知道她帮他做了什么事,因为她是心甘情愿的帮他,并不想以此邀功。

    “有……有吗?我自己怎么不知道?”她打起马虎眼。

    “-还要装蒜到什么时候?”他用力抓住她的手腕,盯着她已然苍白的小脸。

    “你弄痛我了。”安婷想扯回自己的手。

    “-再挣扎只会弄痛自己,乖乖回答我的问题就没错了。”他-起眸,语气似火般地喷出。

    “我……”她望着他火爆的脸孔,表情转为怅惘,“因为……因为我关心公司的广告进度,所以常去看看。”

    “是吗?我可有交付给-这样的责任?”此刻的他像极了大浪狂涛,凶猛得几乎要淹没她。

    “是没有。”安婷顿觉呼吸困难,急着从喉咙发出为自己辩驳的声音,“那算我多事行吗?”

    “那么能不能麻烦-行行好,别再多事了?”他直凝住她的眼。

    “我是因为关心你。”她背脊直直挺着,可见绷得有多紧了!

    “我不需要。”他眉头一紧,眼底含带着一股复杂的情绪。

    事实上他也不想这么对她,只是过去的阴影一直残存在脑海,让他对她有了一股很深的、挥之不去的梦魇。

    虽然现在的她给了他不同于以往的感觉,也比高中时期更加艳丽逼人,但他只能强迫性的告诉自己,她只是蛇蝎,而他还愿意用她,已是很大很大的冒险了。

    “能不能告诉我,你要怎么样才能心甘情愿接受我?”安婷急切地问道:“或许我以前的做法是过火了些,但我只是想让你记得我。”

    “是呀!-的确是让我牢牢记住-了。”他声音如刀出鞘,尖锐刺耳,“或许我这辈子都忘不了。”

    “我不要你用这样的方武记得我。”那蛰伏在心头已久的哀伤一下子溃决,寸寸翻上心头。

    关任东闭上眼,紧蹙着额心说:“算了!”

    “什么?”算了!是什么意思?

    “-走吧!我这次是非常正式的辞退-,明天-来公司领薪水和遣散费。”丢下这话,他竟然想装作什么都没发生的回到屋里。

    “等一下!”她大步追上,紧拉住他的手臂,“你刚刚说什么?”

    “我说我辞退-了,该给-的我一毛钱也不会少。”他的话中带刺,狠狠刺进她心口。

    “你以为我一直委屈自己待在关氏,要的只是一笔遣散费?”她紧咬着唇。

    “要不然呢?”他竟然反问她。

    “你!”安婷僵在原地,直望着他那张不带感情的冷硬脸孔……此时,她只想问问自己,为什么?为什么她要为这样的一个男人失心至此?

    她苦心追求,卖力的想博得他的好感;但往往适得其反,还要被他反诘到这样的地步。

    “-还想说什么?”她脸上的苍白与憔悴,竟该死的让他心窝狠狠一抽。关任东赶紧回开眼,躲过她这样的表情。

    “你不可能爱上我吗?”她并不难看,甚至在众人眼中堪称美女,而且这几年来她的拗脾气也改了不少,难道这样还不能挣得他对她的好感?

    “哈……爱!-说可能吗?”他没有明说。

    但安婷却没有仔细细想他这句漏洞百出的话,只是无力的垮下双肩,已无心再抗辩了。

    “好,我走就是。”痛苦挣扎好久,她才挤出这句话。

    “那就好。”他转过脸,逃开她那哀怨的眼神。

    “但是……能不能答应我最后一个要求?”安婷扬起小脸,漾出抹牵强的微笑。

    他摇摇头又叹口气,“-说。”

    “让我再留一晚,我答应关伯母要教她打好帽子,只剩下最后一个步骤了。”在这方面她希望能有始有终。

    关任东-起了眸,看着她脸上那坚决的表情良久,“我想如果我不同意,我一定会被我妈给唠叨一顿。”

    “那你是答应了?”

    “进来吧!”关任东爬了爬头发,旋身步进屋里,安婷赶紧抹去脸上的泪痕,跟上他的脚步。

    “伯母,已经好了。”

    安婷笑着拿起帽子,“真的好漂亮,虽然您是第一次打毛帽,可针针大小一样,一点儿也看不出是生手。”

    “这都是-的功劳。”关母由衷地说。

    “哪里,我才每天过来一会儿。”安婷将帽子交到关母手上,“待会儿可以先让伯父戴戴看,那我先回去-!”

    “什么?都要吃晚餐了!”关母赶紧拉住她的手,“每次-都不肯留下吃饭,今天我心情好,-就别拒绝了。”

    “可是……”她偷偷瞄了眼坐在角落的关任东。

    “既然我妈留-吃饭,-就留下吧!”看老妈那副不舍她走的模样,他真不知道她到底是用什么魔法让老妈对她这么好?

    “谢谢总裁。”这大概是她最后一次这么喊他吧!

    不久之后,晚饭开始了,菁菁因为和朋友有约先行离开,而关家就只剩下两老两少。

    “对了!安婷,-家里还有谁呢?”关母见场面有些怪异,赶紧找个话题。

    “我妈和……继父。”她敛下眼。

    “他们都住在台北吗?”关克宇跟着又说:“如果也住在这里,改天带他们来这里玩呀!”

    “-关伯父说得没错。任东,你既是安婷的上司,也该去人家家里看看走走。”关母非常喜欢安婷,有意让他们更接近些,好彼此多了解。只是令她不解的是,为什么任东会这么排斥她?

    “不用、不用,他们不住在北部。”安婷赶紧摇头拒绝。

    她这样的反应反倒让关任东心生怀疑,但他没多说什么,反正从明天起,他们将不再有交集。

    “那就另找时间也成呀!”关母暧昧一笑,“小刘告诉我,上回我们不在,你发烧生病还是安婷照顾了你一晚呢!”

    “妈,您--”关任东眉尖打了个结,跟着才说:“我没有这么多时间,这阵子都在忙着开会。”

    “对、对,总裁一直在开会。”安婷立即附和。

    “真搞不懂你们这些年轻人在想什么,非得把公事弄得这么忙才能赚钱吗?”关克宇忍不住开始想当年,“以前我也同样经营公司,就没像你们--”

    “行了老伴,你说这些我都不爱听了,孩子怎么可能听得下去呢?”关母偷偷吐他槽。

    安婷听了忍不住偷偷一笑,这抹笑却正好入了关任东眼底,让他的眼中出现片刻的迷惘。

    “-还真不懂得给我留面子。”关克宇与关母竟斗起嘴来了。

    “伯父、伯母,见你们感情这么好,我真的好羡慕,很希望自己将来也能和所爱的人组成一个温馨家庭。”在父母身上得不到的,她只好靠自己;可万万没想到自己的未来也被她搞得一团乱。

    “像-这么好的女孩,将来一定会找到很好的归宿。”关母边说,边望向关任东那张假装没听见的脸孔。

    “谢谢伯母的金言,我敬您和伯父。”他们的好给了她前所未有的温暖,让她忍不住眼眶含泪,只好赶紧拿起酒杯挡住自己的泪眼。

    “好、好。”两老也一块儿举杯畅饮。

    在这样的笑声中,安婷可以感受到关任东笑里的不自在,还有自己笑里的辛酸。

    “时间差不多了,我也该回去了。谢谢伯父、伯母这顿丰盛晚餐。”约莫一个半小时后,她发觉自己就快演不下去了,只好赶紧说要离开。

    “-要回去了?”关母摸摸她的发,“好吧!总不好让-太晚下山。”

    “有机会,我会再来看你们,再……再见。”对他们深深的一鞠躬,她趁自己的泪水还没滑落之前快步走出屋外,坐进车内。

    转首再看看那栋大屋子,灯光依旧,笑声依旧,一切的美好依旧,却没有一样是属于她的。

    而他呢?会真的记住她一辈子吗?

    如果是真的,那也就够了。

    安婷失业了,非但秘书当不成,就连原来的业务推广工作也报销了,一整天下来,她只好窝在租赁的小屋里看漫画、看小说,看到好笑的情节她跟着大笑,读到悲伤的情节就跟着大哭。

    这样的日子她一连过了三天,直到今天才打算出门另找工作。

    由于她长相甜美、口才又好,很快地就找到了百货公司化妆品专柜小姐的工作,至于是哪一种品牌呢?自然是和关氏有关了,想想她这辈子或许已无法挣脱关任东这条隐形绳索了。

    “安婷。”突然一道熟悉的声音在她背后响起。

    正在整理玻璃柜的安婷蓦地一愣,跟着迅速转首,竟看见与她有三年不见的母亲就站在她面前。

    “妈。”她尴尬地喊道。

    “妈能遇见-真的很开心。”张玉英展开双臂,紧紧抱住她,思女之情溢于言表,“对不起,过去妈不该偏袒他而怒骂。”

    安婷这才注意到她身上的工作服,“妈,您在这里当清洁工?”

    “做清洁工没什么不好,可以自食其力。”她笑说。

    “您离开他了?”安婷急问。

    “嗯,离开一年多了。”

    “那您搬来跟我一块儿住吧!那里虽然小了一点,但是两个人绝对可以挤一挤。”安婷并不怪母亲,因为她知道当一个女人爱上一个男人,通常是义无反顾、失去理智的,自己不就是其中之一?

    之所以不回去,是不想看见母亲情人那对色迷迷的双眼,那会让她有种被他眼睛污辱的感觉,但她心底真的好想母亲。

    “不了,我才不去挤呢!鲍司有宿舍,制度好得不得了。”张玉英指着外头,“我们的宿舍就在前面那条路,有空可以来看妈。”

    “一定会的,况且我们现在在同一家公司上班,我随时可以去找您,您也一样可以来找我。”安婷紧握住她的手。

    张玉英点点头,这时正好有客人过来,“有人来了,我就不打扰-了,去招呼客人吧!”

    “嗯,晚上一道吃饭?”安婷眼眶湿热地说。

    “好,那我走了。”张玉英露出慈母的笑容,缓步离开。

    安婷立即带着微笑招呼客人,心情愉悦得任谁都感觉得出来,也不知道是不是这个原因,她发现今天的生意特别好,尤其是这两天才上市的新产品“SiLav”。

    这样也好,忙碌可以让她忘却思念的苦痛,暂时忘掉那个困扰她心的男人。

    关氏新上市的保养品“SiLav”销售量出奇的好,成功的原因来自于那支才刚开播的新广告。这支广告虽然是走平价路线,但效果却是一鸣惊人,鼓动了所有爱美的女人心。

    关任东坐在电视前看着这支广告片,他双目紧-,除此之外没有半点表情。之前因为少了秘书的辅助,让他的工作量成倍数增加,再加上自己无由的心神不宁,并没有多余心思关心广告进度,尤其这支广告等于是他遣离安婷的导火线,所以他一直把它交给广告部门全权处理。

    但他万万没想到,它会带来这么惊人的业绩!

    “任东,你觉得呢?”齐世祥满意地问着关任东。

    “很不错,能让人真切感受到这种品牌的化妆品是值得信赖的。不过……”他颦起了额心。

    “不过什么?”

    “这跟您以往的风格差异太大了。”关任东扯唇,“不过有效果就好。”

    “对了,最近怎么没看见那位漂亮的陶秘书?”齐世祥是听小珊说她无由被辞退了,百思不解下所以试探性的问着。

    “她辞职了。”他没明说是自己辞退了她。

    “天!那太可惜了。我本想找机会好好谢谢她,没想到她居然辞职了!”齐世祥挺意外地说。

    “谢她?”关任东-起眸,“怎么说?”

    “因为这支广告片的所有IDEA全是她的构想,那阵子她一下班就来我公司,和小珊和菁菁她们开会商量到半夜,有时还睡在我公司里,小珊可是对她佩服极了,甚至拿她当偶像。”齐世祥说到这,忍不住摇起头,“她怎会突然不做了?咦?你知道她住哪儿吗?或许我可以网罗她来我们公司。”

    关任东狠狠一震,一颗心颤抖得厉害。他万万没想到,她居然是为了帮他才这么做!

    一直以来他总为她几近恶作剧的行径所扰,以为她只会扯他后腿,怎么也想不到她这次是来真的!而他居然……

    老天!他到底是怎么了?为什么会让过去的恨蒙蔽了心,无法敞开心胸去面对她的优点和自己那颗……渐渐为她迷乱的心?

    “对不起,我想我该找她回来。”关任东随即站起。

    齐世祥笑了。其实他的目的不就是这个吗?他明明能够感受到安婷对任东的关心,可为何任东会盲目无觉?想必是无人点破吧!

    “你说得对,像她这么好的人才,你该好好珍惜才是。”他于是说。

    “我知道。”关任东看看表,“那我先离开了。”

    “有空可要常来找我喝茶。”齐世祥当他是忘年之交,若不是小珊已有男友,他还真想收他做女婿呢!

    他点点头,握住齐世祥的手,“齐伯伯,您也保重。”

    离开齐华广告后,关任东立刻发动车子前往安婷的住处。

    其实早在知道他的秘书是这位冤家后,他便无法控制的进入公司的人事资料库找到她的基本资料,将她所有的一切全记在脑中。

    只是这样的行为,让他不禁害怕起来,害怕是真的中了她的蛊、着了她的魔。

    算了,过去的一切就让它随风而逝吧!或许他可以重新认识她,认识一个全新的、令人意想不到的她。

    可车子开着开着,居然下起大雨!雨势汹涌得让他几乎看不见前头的路……

    本该放弃前往的关任东,心底顿时起了一丝莫名的忧虑,让他根本无法回头,反而想尽办法加速前进。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不想偷偷爱着你最新章节 | 不想偷偷爱着你全文阅读 | 不想偷偷爱着你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