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桃色激情 > 第五章

桃色激情 第五章

作者 : 安琪
    韩司走到自己的办公室门口,西装口袋里的超薄型手机突然响起。

    他不是一个交游广阔的人,也没什么朋友会在上班时间打电话找他,他直觉打电话的人应该是——她。

    他面露笑意,立刻接起电话。一听,果然是她!

    “香缇,找我有事吗?”他语气轻松地问。

    想像她握着电话,局促不安的模样,他感到有趣极了。

    以美女的标准而言,她一点也不艳丽、可爱,更不温柔、顺从,但很奇怪的,她就是能牵动他的心,让他心系着她。

    “你今晚有空吗?”电话中柳香缇有点不安地问。

    “怎么,这么快就要请我吃饭?”他轻声低笑,却惹恼了柳香缇。

    “要去就去,不去就算了,你不必取笑我!”柳香缇咬着唇低骂。

    “我当然会去,时间和地点呢?”

    柳香缇把餐厅的地址告诉他,并和他相约七点。

    “知道了,我会准时过去。”韩司以良好的记忆力,迅速记下时间与地点。

    听到他肯定的答覆,柳香缇反而沉默了,或许过了今晚,他再也不会想起柳香缇这个人……

    咦!她是怎么一回事?她怎会觉得感伤呢?

    “你怎么了?”发现她好像在电话那头发愣,韩司立刻问道。

    “没、没什么,总之就这样了,再见!”

    韩司讶异地瞪着突然被切断的行动电话,内心感到纳闷不解。

    她这人平常就很奇怪,但今天好像特别阴阳怪气,不知道她到底怎么了?

    不过,没关系,今晚他就会知道她古怪的原因了……

    “韩特助,你好。”

    娇滴滴的嗓音在身旁响起,韩司下意识收好手机,这才转头看向来者。

    又是她——周敏菁。

    精致的妆容衬得她娇艳如花,她做作地眨动眼皮,炫耀她的长睫毛,但韩司却没任何反应。

    美丽的女人何其多?他在意的是女人的内在,而不是一副虚假的皮囊。

    “你这个周末有没有事?我们去郊外踏青好不好?”周敏菁甜腻腻地问。

    最近她愈加缠人,饶是好脾气的韩司,耐心也快用完了,他想,他有必要跟她把话说清楚。

    “周秘书,近来你不断邀约,我甚为感动。”

    “是吗?”周敏菁喜不自禁。既然感动,那就赶快行动啊!

    “不过,我对你真的没有感觉,还是请你收回自己的感情吧,辜负你的心意,我感到很抱歉。”

    “可是,你并没有喜欢的人不是吗?既然没有,为什么不能尝试接纳我呢?”周敏菁不甘心,她不相信凭自己的美貌,也会被人拒绝?

    “你错了,我目前已经有了交往的对象。”他表明自己已经“名草有主”。

    “我不信!那个女人是谁?”周敏菁打从一进公司就迷恋他,当然不肯认命地接受这个事实。

    韩司知道自己若是不说明白,她是不会相信的,于是也坦白地告诉她。“那个人是心桥公关公司的柳香缇,我们已经正式交往了。”

    想起柳香缇那张宜嗔宜喜,不是绝美但很有个性的脸庞,韩司的眼神顿时变得好温柔。

    他那温柔的眼神说服了一切,周敏菁毫不怀疑他的话,因为这样柔情的韩司,她从来没有见过,心里顿时又妒又恨。

    “柳香缇?我见过她,她一点也不美,脾气又大,你究竟喜欢她哪一点?”“外貌协会”的周敏菁,丝毫不认为柳香缇配得上韩司。

    她毫不客气的批评,让韩司拉下了脸。

    “我喜欢她的全部,包括她那‘不怎么美丽’的容貌,还有呛辣的个性,她的一切我全都欣赏。这样的回答,你满意了吗?”接着,韩司冷冷地道:“我还有重要的事,恕不奉陪。”

    说完,随即转身进入办公室。

    “韩特助——”

    周敏菁不甘心地叫嚷,但他却是连头也不回。

    “哎啊,周秘书。”

    一直躲在暗处窥视的张锦堂大摇大摆走出来,丝毫不介意让人知道他在偷听。

    “张协理。”周敏菁虽然讨厌他猥琐的样子,但是看在他是重要主管的份上,她也只能忍耐,勉强装出客气的样子。

    “你们的对话,我都听到了,我真是为你打抱不平哪!”

    自己被拒绝就算了,还被人看到,周敏菁更觉颜面无光。

    “韩司也太过分了,你对他一往情深,他却弃如敝屣,简直把你的尊严踩在脚底下嘛!”

    张锦堂是个投机取巧、见缝就钻的小人,见周敏菁伤心,不但不好生安慰,还刻意扇风点火,想激发她心底的怨气。

    而他成功了,自认为美貌无敌的周敏菁,比起失去韩司,更无法忍受自己的尊严受创。

    “怎么样?周秘书,你要不要跟我合作,我们想办法来扳倒韩司?”张锦堂佞笑。

    “合作?要怎么做?会不会被人发现?”周敏菁有点心动,她想报复韩司,但又怕东窗事发,遭受处罚。

    “你放心好了,只要我们从长计议,不会有人会发现的。来,你跟我过来,我们好好谈谈……”

    知道周敏菁已经上钩了,张锦堂笑得更加邪恶。

    韩司,等着瞧吧,我一定会把你赶出繁星科技!

    那个女人,竟敢这样耍他!韩司面色阴沉地回到住处。

    丢下钞票步出计程车,也没等找钱便迈开大步,直接往大楼冲,像是急着找谁算帐似的。

    他快步进入电梯,只不过他所按的并不是自己居住的楼层,而是柳香缇所在的楼层。

    电梯很快到达,他寒着脸走出电梯,直接到罪魁祸首的家门口按电铃。

    屋内,柳香缇正坐在沙发上发呆,膝上摊着几份档案文件。

    为了让屋里多点热闹的声音,她刻意打开电视,还把带回家的文件拿出来看,但却什么都看不下去,几乎整晚都坐着发愣。

    当电铃声突然响起时,她整个人吓得跳了起来,差点把膝盖上的文件全弄到地上。

    是谁呢?难道是韩司?

    不,不可能吧!此刻他应该正在和赏心悦目的美人高兴地享受晚餐,怎么舍得这么早就跑回来呢?

    然而,电铃声也并非她的幻想,那一声接着一声,催命似的噪音,让入神经紧绷,她只好赶在邻居拿菜刀杀出来之前,慌忙跑去开门。

    一拉开门,就看到韩司那张铁青的面孔,她下意识将门扉合上,想躲起来。

    只可惜,她快,有人比她动作更快,韩司快速伸出右脚挡在门缝间,然后用力推开大门。

    “你这是什么意思?”他一进门就大声质问、兴师问罪,愠怒的脸色,看来十分吓人。

    “你怎么会跑来?怡璇呢?”柳香缇诧异地问。

    “你还敢说?你打电话约我,却让另一个女人来赴约,这是什么意思?”韩司真不敢相信,这女人竟然这样耍他!

    “我、我以为这样做,你会比较高兴嘛!”毕竟谁不喜欢怡璇那样的大美人?龙虾和虾米,不用问也知道该选哪一种吧?

    “你认为我的样子看起来像很高兴吗?”韩司阴沉反问。

    “呃,好像……并不太高兴。”

    事实上,他看起来很生气,好像想扭断谁的脖子似的。

    “但是,为什么?”柳香缇不解。“怡璇个够漂亮吗?不然你为什么生气?”

    哪有男人不爱美女的呢?

    “你还不懂吗?”韩司冷冷地问,一步步走向她,将她逼进屋内,他也跟着走进来,顺手关上门。

    “我不管其他女人是选美皇后还是世界小姐,我只知道我想见面、一起用餐的女人叫做柳香缇,其他女人再美,我都没看进眼里。”

    韩司怒声嘶吼完,随即握住她的双肩,将她拉向自己,接着飞快低下头,狠狠吻住她那张气人的小嘴。

    柳香缇生平第一次被吻,对方还是一个她向来痛恨、排斥的雄性动物,但她居然一点也不生气,因为她的心全被轻飘飘的粉色气球塞满了,心底的喜悦,让她忘了自己应该愤怒的。

    他说他只想见她,也只想跟她一起用餐,他不要其他女人,就算那些女人再美他也不希罕。

    他真那么在乎她?

    不!他应该立即色眯眯地黏着怡璇,让自己彻底地恨他才对,可是,他为什么要说出这番话?这些话,让她心中的防卫利刺都软化了……

    柳香缇嘤咛一声,踮起脚尖,搂住他的脖子,热切地回应他的吻。

    终于,在火苗失控蔓延之前,韩司率先中止了这个吻。

    他粗喘着推开她,凝视她羞红的粉颊,又情不自禁补上绵密的啄吻。

    那难得一见的娇羞脸庞,让他像只饿狼般扑了上去。

    不过不行,现在还不到时候,贸然躁进只会让她心生反感。

    “你——”想到自己竟会这般热切回应,柳香缇便对自己厌恶起来。

    她怎么可能忘了?男人都是狠心无情的动物,她居然被他搞得意乱情迷,完全忘了要武装自己。

    “怡璇既美丽又大方,你为什么不接受她?为什么要来纠缠我?为什么不放过我?”她激动地质问。

    “因为我在意的人,是你而不是她!”韩司低吼。

    “我……我收回先前的承诺,我不能与你交往。”

    他对她的影响力太大,与他交往,她绝对无法全身而退。她会赔了自己的心,落入万劫不复的地步。

    “是吗?那么鼎石建设的案子,你们也打算放弃了?”韩司幽冷地问。

    “鼎石建设的案子?”是了,她正是为了这个目的,才会接近他。

    “事实上,我已经稍微向我们董事长提过这件事……”韩司狡狯的撒下诱饵。

    柳香缇犹豫了,功败垂成,怎不教人懊恼?她的内心天人交战、挣扎不已。

    只要她遵守先前的承诺,与他交往,那么林胜男就会答应接见靳达夫和怡璇。

    怎么办?她该为了工作与伙伴牺牲自己吗?

    如今,她只想逃啊!

    “可是,你如何保证林董一定会接受你的提议?”她提出质疑。瞧他说得这么笃定,她可不敢全盘相信。

    “我就是知道她一定会听我的,因为——我是她的儿子。”

    许久,房间里没有任何动静。

    柳香缇错愕地看着韩司,试图从他的脸上,寻找说谎的蛛丝马迹。

    但是,没有!他眼神清澈,丝毫没有心虚的样子。

    仔细一看,他与林胜男确实有几分相似,但是任何人都无法单从这一点,去联想到他们的关系。

    “你说,你是林胜男的儿子,而她是你的母亲?”她不敢置信地再次确认。

    “是的。”韩司再次给予肯定的答覆。

    “怎么会?从来没有听说过这件事。”

    “那是因为没有人知道。一开始,连我也不知道她是我的母亲。从我有记忆开始,就是在育幼院成长,中学的时候,一位‘长腿阿姨’突然出现,让我转到私立名校就读,供给我学费以及一切生活所需。”

    “那个人就是林董?”

    “是的。她如此关心我,我原本以为这只是她单纯的善心。后来,我研究所毕业,接受她的聘请,进入繁星科技工作……”

    “但是那时候,你依然不知道她就是你母亲?”

    “是的。直到进入公司一年后,有次尾牙宴她喝醉了,我送她回去时,她拉着我哭诉对我的歉疚,那时我才发现这个惊人的事实。”

    “那么,你恨她吗?”她看着他的脸,小心翼翼地问。

    “不是恨,而是不谅解。”韩司自嘲地一笑。“她明知道我是她的儿子,为什么不与我聣认?难道认了我会令她感到羞耻吗?”

    “或许,她有难言的苦衷。”

    柳香缇知道母爱的伟大,天下没有几位母亲舍得跟孩子成为陌路人,林董事长必定有不得已的理由,才忍住不与亲生子相认。

    “所以我也不点破,如果她一辈子不认我,我们就一直这么下去吧!”

    “没想到你们竟是这种关系,真是令人不敢置信……”柳香缇喃喃自语。

    韩司看着她,神色严肃地说:“这件事,事关我母亲的名誉,所以请你务必保守秘密,千万不能让第三者知道。”

    “我了解,我绝对不会说出去。”她知道事情的严重性。

    “谢谢。关于鼎石建设的建案,我会再和她谈过,相信很快会有好消息。”

    “好的!”柳香缇没有选择,为了工作,为了好友,她只能“下海”了。

    “不过,你千万别反悔躲着我,否则我可不会轻饶你。”韩司勾起嘴角,邪邪地警告。“譬如,像这样……”

    他又低下头,再次吻住她的唇,不过,这回他可是好整以暇地慢慢品尝那甘甜与诱人的滋味。

    他不会用残酷的手段折磨她,只会更温柔地诱惑她,逼她承认自己有多么在乎他、渴望他。

    “好香缇,真是太感谢你了!”

    慕怡璇忙碌地指挥庆功宴会场,同时不忘向好友道谢。

    多亏柳香缇认识繁星科技的董事长特助,透过韩司引荐,这件委托案才能轻易达成,慕怡璇真是感激不已。

    “都是自己人,别见外。”柳香缇有点不自在地拉扯自己身上的黑色晚礼服。

    这礼服是怡璇提供的,她“好心地”带来,并且“热心地”强迫柳香缇穿上,连妆都一手包办了。

    她从来不曾穿过这样性感的衣服,感觉自己好像没穿衣服似的,整个晚上不停地拉扯几乎露出**的礼服领口,还得小心曳地裙摆会不会绊倒自己。

    另外,脚上那双三吋高跟鞋,就像古代的三寸金莲一样,别说走路了,让她连站都很困难。

    到底是谁发明这种折磨女人的鞋子?

    她一整个晚上几乎无法做事,只能像只花瓶似的呆站着,让她这个闲不下来的人难受极了。

    而且,她若真能好好地站着不动,那也就算了,偏偏有个人没事早早跑来,打从一进入会场见到她,双眼就迸出异样的神采,接着有事没事就晃到她身边来,害得她只能一见到他就落跑。

    拜托!她才不想给他机会,取笑她这身完全不适合自己的妆扮呢!

    “呀!”一转身,冷不防撞进一个厚实的胸膛里。

    她还来不及抬头,熟悉的气息便窜入鼻腔。

    “我抓到你了。”韩司低低笑着,双手牢牢握住她纤细的双臂。

    “你整晚都在和我玩捉迷藏,这会儿也该玩够了吧?”他温和的语调中,隐含着淡淡的警告。

    “我没有和你玩捉迷藏。”柳香缇窘着脸,拒绝承认自己整晚都在逃。

    “是吗?那未免太巧了,无论我走到哪里,你一定早我一步离开,原来你有未卜先知的能力。”

    他的嘲讽,更让柳香缇脸颊一阵烫热。但很快的,她的火气上来了,他又不是她的什么人,凭什么要她乖乖站着等他亲临?

    “你今晚好像特别闲耶,韩特助。”柳香缇斜睨着他,刻意提醒。“怎么?你今晚不用随侍在大老板身边吗?”

    “你们将今晚的庆祝会筹画得非常好,董事长得到最诚挚的款待,根本不需要我在一旁照拂。”也就是说,今晚他让老板“放牛吃草”啦!

    原来他是个见色忘母的家伙!柳香缇眯眼瞧着他。

    “你今天的装扮,和以往有很大的不同,感觉像另外一个人。”韩司不可思议的眼神,在她身上来回打转。

    “我知道!”柳香缇忿忿地白他一眼。

    不用他说,她也知道,这样的装扮有多不适合自己。

    “非常漂亮,我很喜欢。”

    “咦?”

    韩司毫不矫情的赞美,让柳香缇先是一愣,接着双颊蓦然染红。

    “哪——哪里!”她尴尬不已,转头假装欣赏塞满会场的来宾。

    “但是,我不喜欢你**太多。”他蹙着眉头,不怎么赞同地瞪视她暴露在凉爽空气下的肌肤。“这是属于我的福利,我不允许其他男人分享。”

    “什——什么你的福利?别、别开玩笑了!”柳香缇气嘟嘟地瞪视他。“我所有的一切,都是属于我的,从来都不是你的。你帮助我,我很感激,但那不代表我就是你的所有物!”

    柳香缇拉高裙摆,冒着被三吋高跟鞋摔死的危险,快步走离他身旁。

    “呵呵。”韩司闷闷地低笑,对于她的傲慢无礼,丝毫不以为忤。

    若是其他女人听到他这么说,只会高兴地匍匐在他脚边,祈求他的垂爱,唯有这刁钻的小女人,才有胆量这么对他说。

    莫怪乎他对谁都看不上眼,只喜欢她。

    喜欢呀……

    他的眼神柔情似水,幸好被夜色所掩蔽,否则铁定吓坏周遭的人。

    他自己也难以置信,他竟是如此喜爱她。

    以前他偶尔会在公寓的大厅巧遇她,那时他就注意到她了,她昂然自信的都会女性风貌,吸引了他的注意,只是他一直找不到机会与她攀谈。

    后来到了日本,他们意外偶遇,他相信那是缘分的线将他们绑在一起。

    因为从小被遗弃,他对亲情和爱情向来都抱持着轻蔑的态度,但是对于她,他却是意外地认真。

    他甚至荒谬地相信,自己活这么一遭,就是为了与她相恋。

    他知道,自己是爱上这个倔强的小女人了。

    双眸搜寻着她的身影,他的双腿又不由自主朝她走去……

    这时,晚会的节目已经开始,会场的灯光熄灭,唯一的亮光就是幻灯机的强烈光束。

    忽然间,现场随即响起一阵惊呼。

    韩司疑惑地转头望向前方的白色布幔,脸色霎时一僵,难以相信自己看到了什么。

    yin乱林胜男,未婚先生子!

    一时间,整个会场闹哄哄的,喧哗声此起彼落,而林胜男的脸色同样难看到了极点。

    心桥公关公司的工作人员全都傻眼了,不知道原先准备好的幻灯片,怎么会被人换成这种莫名其妙的鬼东西?

    柳香缇看见荧幕上的那一行大字,同样震惊莫名。

    她及时反应过来,紧急用对讲机指示工作人员。“下一张,快换下一张!”

    然而,下一张幻灯片一打上布幕,现场再度一片哗然。

    这回终于有图片了,然而却是林胜男与韩司的照片。

    底下还有一行说明文字写着——

    假公济私,私生子伪装特助。

    “到底怎么一回事?”怎么会有这些幻灯片?这到底是谁做的?

    “是你做的?”韩司瞪着柳香缇,脸色比深沉的海底都还要幽暗。“你为了摆脱我,故意用这种方式伤害我?”

    “不,不是我!”柳香缇急忙否认。

    她是希望韩司离她远一点,最好别来招惹她,但绝对没有使出这种卑鄙手段。

    可是盛怒的韩司完全不听她解释,迳自扭头离开。

    “等等,韩司,你听我解释——噢!”柳香缇急忙追过去,但脚踝扭了一下,差点摔倒。

    那双高跟鞋让她像双脚残废一样行动不便,她不禁再次咒骂发明高跟鞋的人。

    她忍着痛楚,小跑步追过去,但韩司的车已经走远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桃色激情最新章节 | 桃色激情全文阅读 | 桃色激情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