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桃色激情 > 第四章

桃色激情 第四章

作者 : 安琪
    “抱歉,为您上菜。”

    两道菜肴同时端上桌,因为紧张,完全感觉不出饥饿感的柳香缇还是慌忙拿起刀叉,开始切割瓷盘里的嫩鲑鱼,就怕无事与他对望的尴尬。

    而韩司也铺好餐巾开始用餐,并且尝试与她交谈。

    说是交谈,其实是韩司带动话题的时候比较多,柳香缇大多只是简单的回答。

    “谈谈你的工作吧,我对你的上作内容很感兴趣。”韩司卷起一叉子的面送入口中,神情轻松地问道。

    柳香缇继续切着被她蹂躏得很惨的鲑鱼排,眼皮也不抬地道:“我的工作内容很简单,和你们并无不同,我们也是很辛苦的,你不要以为我们是靠嘴皮子或美色来拉生意的。”

    不少男人就是这么以为,所以每每令她们气到差点爆血管。

    “美色?我怎么会这么以为呢?”韩司不说话还好,一出口便出现反效果。

    “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他的意思是,她丑得无法色诱男人?

    柳香缇咬着银牙,真想将手中的刀叉招呼过去。

    “不,你别误会了。”韩司脸上是哭笑不得的表情,也知道自己的语意模糊不清,听起来不像在安慰人,倒像在损人。

    “你长得好看,这是无庸置疑的。我的意思是,任何熟知你的人,都知道你不是那种靠着特殊手段拉拢生意的人,会说出这些话的人,肯定不了解你,”

    “那你又了解我多少?”望着盘子里剩下一半的粉橘色鲑鱼,柳香缇语调有些颤抖。

    他以为她真是那种清高伟大的圣人?不!在必要时候,她也会为了现实妥协,就像此刻她坐在这里,不就是希望藉由他繁星科技董事长特助的身分,替她们安排与林胜男见面的机会吗?

    她想利用他!柳香缇唾弃这样的自己,但是为了事业,与镇日烦恼的好友,她还是义无反顾地做了令自己厌恶的事。

    “我认识你虽然不够深,但我自认还算了解你的个性。你的性格太直太硬,而且好强不服输,讨厌妥协的感觉,明知只要低头说几句好话,就能轻松解决事情,但你还是宁愿选择困难的方式。”

    听他这么说,她不就是木头加石头加冰块的综合体,令人讨厌到了极点。

    “是吗?我的个性就是这么死硬,一点都不可爱,真是抱歉喔!”她冷冷地讽刺。

    “但是,我很欣赏你的个性。”韩司对她露出微笑。

    “咦?”望着他温柔微笑的俊颜,柳香缇的心跳倏然剧烈撞击一下。

    “我喜欢你直来直往的性格,不虚伪、不矫情,在你眼中,我能看到‘真’,你不认为那是目前商场上最欠缺的东西吗?我想会在商场上和你往来的人,同样也是欣赏你的人。”

    “或许是吧!”讨厌,她干嘛脸红啊?她怎么可以为了他的几句甜言蜜语,就感到飘飘然呢?

    她竭力装出平静无波的镇定模样,但是臊热的粉颊怎么就是降不了温度。

    “其实,你的个性很像我们董事长。”韩司突然说道。

    “呃?有吗?”

    “嗯,你们都是脾气刚强的人,但也都有一颗柔软而执着的心,对于自己不认同的人,可以老死不相往来,但对于自己喜欢的人,就会全力去呵护,哪怕是牺牲自己,也在所不惜。你说是吧?”

    “胡说!我才不会为了男人做出牺牲自己的傻事呢!”柳香缇红着脸,否认自己也有那样深情的一面。“男人,都是冷血无情、狼心狗肺的禽兽,哪一点值得我为他们牺牲?”她尖锐批评。

    “说得没错。的确有许多男人根本不配被称为人,但是你无法否认,世上也有专一深情的好男人,一生只等着与一个女人相恋。”

    “你该不会想告诉我,你就是那个男人吧?”她从鼻孔哼气,不以为然地上下打量他。

    他长得这么帅,铁定更没良心!

    “我不会说我不是。”韩司微笑回答。

    “不是才怪。”柳香缇暗自嘀咕。

    这男人可真是厚脸皮,丝毫不放过吹捧自己的机会!

    这是她第一次遇到这种笑得像绵羊,其实内心像狼与狐狸般阴沉狡诈的男人。

    到底她该怎么“利用”他啊?

    还是——她会反过来被他利用?

    整份餐点用得差不多了,没用完的餐后热饮也都凉了,看看时间,他们已在这间餐厅耗了将近两个小时,最后柳香缇提议离开。

    结过帐离开餐厅,他们站在人行道上,诡异地凝望着彼此。

    两人好像都有话想说,但谁也不肯先开口。

    “你要回去了吗?我顺道送你吧!”最后是韩司先开口,他望向渐深的夜色,绅士地询问。

    “不!”柳香缇不自觉提高音量。

    什么进展都没有,她怎么能无功而返呢?

    “那个……我……”

    果决犀利的她再度出现手足无措的模样,支吾了半天,最后才勉强吐出一句。“我想散个步,你愿意陪我走一走吗?”

    韩司潇洒地耸耸肩。“并无不可。”

    晚间九点的街头,行人与车辆逐渐稀少,他们并肩走在人行道上,依然默默无语。

    好几次,柳香缇想直接提出她的请求,但话到舌尖,又缩了回去。

    要她向人低头,实在太为难她了!

    “那个——”柳香缇转头看着他,鼓起勇气,想再试一次,但想说的话偏偏就是卡在喉咙,吐也吐不出来。

    “老实承认吧!”韩司叹了口气,抢先开口道。

    他认为他们兜够了圈子,也该切入正题了。

    破他抢白,柳香缇不由得愣住,她停下脚步,怔忡地看着他。“你说什么?”

    “你今天约我出来,并不是单纯为了答谢我,应该是你们有客户想与繁星科技接洽,所以才要透过我来做联系吧?”韩司直接了当地点出他的臆测。

    “你、你怎么会……”

    柳香缇震惊万分,她从头到尾,一个字也没提过这件事,他怎么会知道?

    韩司微微一笑,坦白告诉她。“我刚到餐厅时,看见你收进皮包里的文件,上头写着繁星科技的字样,我猜你主动打电话来,应该是与公事有关。”

    是的,完全没错,他猜的很准。

    “对不起。”柳香缇无话可说,只能诚实认错道歉。

    “你不必道歉,我也没怪你。”

    “你不生气?”

    柳香缇原以为他知道自己接近他是有目的的,一定会很生气,没想到他依然面带微笑,丝毫不以为忤。

    “这没什么好生气的,为了公事彼此联系,并不是一件坏事,再说,你心里认为公事大过私事,我并不觉得意外。”

    “谢谢你的谅解。”柳香缇松了一口气。

    她这才知道,他竟然这么宽宏大量,饶是鄙视男性的她,也不得不为他的气度折服。

    “不过,你别高兴得太早,我并没有答应替你拉这条线。”他以柔和的语调说出的话语,却让柳香缇凉到心底。

    她就知道!要他居中牵线,根本是不可能的事。

    见她明明失望,却又刻意表现出不在乎的样子,韩司又笑了。

    “但是,我也没说不答应。”

    “欸?!”那是怎样,他在耍人吗?到底他是答应还是不答应?

    “你先告诉我,对方是哪间公司?”

    “鼎石建设,负责人是靳达夫。”柳香缇据实以告。

    “靳达夫?”韩司脑中闪过一张刚正坚毅的面孔。“那你对这个案子的评价如何?你认为靳达夫是个值得信任的人吗?”

    “是的,我相信他是值得信任的人。”

    她跟靳达夫其实不熟,相信他的人是怡璇,而她无条件相信自己的好朋友,所以连带的,她也信任靳达夫。

    “好,看在你的面子上,我可以答应替他引荐。”韩司爽快地应允。

    “真的吗?”柳香缇喜出望外。

    “但是我有个条件。”

    “什么条件?”她觉得这肯定不是什么容易达成的条件。

    “你必须跟我交往。”

    “啊?!”就算被雷劈中,柳香缇都不会比现在更惊讶。

    “我……跟你交、交往?”伶牙俐齿的她,难得变成了大结巴。“为……为什么?”

    “因为你有求于我,而我正好还满欣赏你的,所以交往看看也无妨。”他说得云淡风轻。

    交往看看?柳香缇紧拧秀眉,很想发火骂人。他居然用“交往看看”来看待她宝贵的爱情?

    “该不会你其实很纯情,认为非得要相爱的男女才能交往吧?”韩司将脸凑近她,唇畔挂着一抹可恶的讪笑。

    “谁……谁纯情了?我只是不喜欢谈恋爱。”

    “我没要你和我谈恋爱。”韩司自信微笑,一副情场老手的姿态。“我只是想和你以成年男女的方式交往,闲暇时一起吃顿饭,偶尔看场电影、上酒吧喝杯小酒,或是在周末夜到彼此家中……”

    他故意不把话说完,但话中的暧昧涵义不言可喻。

    柳香缇克制不住满脸的臊红,但她仍努力装出成熟老练的姿态。

    “是、是吗?那、那也不错……咳,这种交往在现今社会颇为平常。”

    “那你是同意了?”韩司更加靠近她,她可以闻到他身上的独特气息。

    “我……我还要考虑看看。”

    说什么“交往”,然后没事就得跟他出去吃饭、喝酒,偶尔陪看电影,搞不好还得陪到床上去呢!

    老天!她再怎么热爱工作,也不会为了工作牺牲到这种地步。

    “唔,我明白了。”韩司收回他的打量,脸上出现失望的神色。“原来你也会害怕啊,我还以为你会更有胆量呢!”

    “谁说我害怕?你少瞧不起人!”柳香缇最禁不起人家激她。

    “那么,你敢接受挑战吗?”

    “当然!”柳香缇想也不想,怒气夹杂着冲动脱口而出。

    “很好,那么以后你就是我的交往对象了,将来可不许你用任何借口逃避我,知道吗?”那抹令人讨厌的算计笑容又回到韩司脸上。

    她不知道吗?其实她远比他所想的还要单纯,太容易被看穿了。

    “我去开车,你在这里等我。”

    他愉悦地转身,脸上的笑容更大了。

    傻女孩!是你自己扑进我怀里,就不要怪我一口吃掉你。

    柳香缇则茫然站在风中,脑中一片空白。

    她、她刚才答应了什么?

    怎么会这样?

    柳香缇呆坐在办公桌前,整个人还呈现失神状态。

    她怎么会被人一激,就愚蠢地答应这种事呢?

    她根本不想跟男人有任何牵扯呀!

    她懊悔不已,心里不断痛骂自己:我是笨蛋、我是笨蛋、我是笨蛋……

    韩司那只可恨的狐狸,狡猾又邪恶,他把她骗得团团转,真的好可恶!

    “香缇,你怎么啦?身体不舒服吗?”程悠悠买了便当回来,看见她面色死白地坐着出神,不禁担心地询问。

    “没什么……”柳香缇怔忡地摇头否认。

    “那要不要吃便当?我买了你喜欢的鱼排便当。”

    “对不起,我没胃口。”她就快被人吃干抹净了,哪还有心思吃东西?

    面对工作总是精神饱满、神采奕奕的她,变得这么没精神,别说程悠悠,连素来不算细心的慕怡璇都看出不对劲。

    “香缇,到底怎么了?”慕怡璇起身走向她,娇艳的容貌、火辣迷人的身材,连女人看了都会为之屏息。

    如果韩司见到怡璇,应该就不会再多看她一眼了吧?

    一抹莫名的嫉妒,陡然自心田窜出,把柳香缇自己给吓了一跳。

    天啊!她怎么会有这种可怕的想法?她居然嫉妒起怡璇?她可是自己的好朋友啊!况且,韩司若真的爱上怡璇,那岂不是更好?

    对!韩司正好也是怡璇欣赏的那种精英型的斯文俊男,如果将他们凑成一对,韩司自然会帮助自己的正牌女朋友,那么就不用她“牺牲”了。

    可那真的是牺牲吗?还是她自己心底最深的渴望?

    不,她拒绝聆听内心深处的声音,并开始认真思索撮合怡璇与韩司的可行性。

    好,就这么办!

    她飞快拿起手机,到办公室外头讲电话,可疑的举动,让两位好友更加起疑。

    “香缇最近好奇怪,一下子热衷打扮,一下子又精神萎靡,这会儿索性躲到外头去讲电话了,她是不是瞒着我们偷交男朋友啊?”程悠悠嘟着小嘴问。

    “有可能!女人的恋爱症候群,她都有了嘛,先是突然变得在乎外表,现在还瞒着我们讲电话,当然是在恋爱。”恋爱专家慕怡璇肯定地回答。

    “是吗?香缇也真是的,我们有什么心事,都会告诉她,而她好不容易谈了恋爱,却不愿告诉我们,她到底有没有把我们当朋友啊!”程悠悠忍不住抱怨起好友的“见外”。

    “这也不能怪她,你也知道她对男人的观感,她轻视爱情、不信任男人,怎么可能平心静气接受爱情的到来?我想她现在还在挣扎,不知道该不该接受这段感情吧?”慕怡璇剖析好友复杂的心情。

    “既然爱情好不容易来叩门,香缇何必迟疑呢?坦然接受就好了嘛!”心思单纯的程悠悠如此认为。

    “她痛恨男人这么多年,一下子教她接受男人的感情,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再给她一点时间吧,或许她会想通。”

    “不过话说回来,一般的男人根本入不了香缇的眼,能让她心动的,一定不是普通男人吧?”程悠悠笑着问。

    “嗯,我想也是。啊,香缇回来了。”

    聊到一半,只见柳香缇又匆忙跑进来,她们立刻停止交谈。

    “怡璇!”柳香缇气喘吁吁地直奔到慕怡璇面前。“我要拜托你一件事……”

    顶头上司正在审阅文件,韩司恭敬地站在一旁,等着收回文件。

    “近来工作怎么样?”

    林胜男柔声询问,一而在文件的右下角签上自己的名字。

    “还不错,最近工作很顺利,谢谢董事长关心。”韩司礼貌地道谢。

    “是吗?那就好,如果有任何问题,立刻告诉我。”

    “谢谢董事长,但目前没这个需要。如果没其他的事,我先出去了。”

    “嗯。”林胜男凝视着他离开的背影,眼中充满了感情。

    她宠爱韩司,全公司的人都知道。

    区区一个特助,不但有专属办公室,还有专用代步车、股票分红……林胜男真的对他相当礼遇,连她本人都无法否认。

    但韩司从不恃宠而骄,对人依然谦卑有礼,而且更加努力工作,以回报顶头上司的赏识。

    然而对于韩司的受宠,公司里当然有许多人眼红,恨不得将他除之而后快——张锦堂就是最典型的代表人物。

    “韩特助。”

    韩司一走出董事长办公室,便在门口遇到他。

    张锦堂是林胜男堂姊的儿子,当年林胜男落难时,堂姐曾对她伸出援手,因此从不讲人情的她,破例让堂姊的儿子进公司担任主管职位。

    只可借张锦堂资质平庸,表现平平,十年来一直卡在协理的位置上,怎么都升不上去,所以他对于韩司一进公司就备受礼遇,格外地眼红。

    “张协理。”韩司点头打招呼。

    他待人一向有礼,羞辱、怒骂也不会还口,让人想藉机找碴都没办法。

    “韩特助近来真是春风得意,听说董事长有意提拔你担任副理是吧?”这种内部的秘密讯息,只有他们自己人才知道。

    韩司微微蹙起眉头,脸上毫无惊喜之色。

    “我不知道有这种事,董事长完全没有和我提过,我想那只是空穴来风,并非事实。”

    “韩特助太客气了,依你受宠的程度,只要你开口,什么东西要不到?前阵子你到日本度假,不就是曾在闲聊时说了句:‘有机会想到日本度假’,我表姨立刻掏钱买机票,还主动放你假吗?真是不错啊,男人长得帅,就是有这种好处。”张锦堂酸溜溜地挖苦他,话中的龌龊含意令人气结。

    其实一张日本商务舱来回机票,最多不过几万块,但张锦堂就是眼红他受宠。

    韩司也不动怒,只是淡淡解释:“这张机票是我取得德国SEC公司的订单,董事长给我的搞赏,张协理没必要过分解读。”

    “那她怎么不给我,偏给你呢?”张锦堂忿忿地问。

    “如果你也有本事拿下一亿五千万的订单,那要我送你环游世界都行。”

    突然一句冷冷的嘲讽传来,原来林胜男不知何时走了出来。

    “表姨。”张锦堂回头一看,嚣张的神态慌忙敛起,瞬间变成恭敬又畏怯的小绵羊。他谁都不怕,就怕这冷面表姨。

    “说过多少次了,在公司里要叫我董事长!”林胜男毫不留情给他一顿排头。

    “是!对不起,董事长。”张锦堂苦着脸低头认错。

    “怎么样?如果你有信心,那么法国那张订单就交给你了,能抢到的话,你要多少张机票都没问题,否则——你就给我辞职谢罪!”林胜男板起脸喝道。

    “啊?这……”他哪有那本事?他只是眼红罢了,并不是想抢着立功呀,万一订单没抢到,还被迫辞职,那他岂不是亏大了?还是别争了!

    “表姨,不,董事长,我只是和韩特助开开玩笑罢了,您别生气。我还有事,先去忙了!”张锦堂缩缩脖子,忙不迭溜走了,连头都不敢回。

    林胜男冷哼了一声,转向韩司,眼神立即变得柔软。

    “他的话你别放在心上,这些人的本事就只有那张嘴而已。”她柔声安慰。

    “我明白,我先回办公室。”韩司朝她点点头,随即转身离开。

    林胜男宠爱的目光,则一直追随着他。

    这孩子啊……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桃色激情最新章节 | 桃色激情全文阅读 | 桃色激情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