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悬疑探险 > 菩萨血 > 第十一章 祸事纷纷上梵城

菩萨血 第十一章 祸事纷纷上梵城

作者 : 北岭鬼盗
    方悦在电话里嗯嗯几声就挂掉电话,无力的垂下了手,双眼无神的看着我们,哽嚅着嘴唇说道:“隔离了……。”

    我听的一头雾水,赶忙问道:“什么隔离?又怎么了?”一时都忘记了自己正向和尚询问生死攸关的大事儿。

    方悦使劲搓了一下面颊,尽量平静的说道:“刚才上头通知说这条为农街两侧的百米之内,尤其是老百货大楼的周边,所有人员都不得擅自离开,要一个个的收容隔离,似乎有传染病发生了,咱们…咱们也是一样……现在消息还没传开,但是外头的警戒线已经拉上了。”

    “啊?!——”说的我和宇子倒吸一口凉气,一**坐在凳子上说不出话来。

    一阵紧张的慌乱之后,我一把扯过宇子:“你这小店有没什么能藏人的地方……或者后门之类?”

    宇子张口结舌的说道:“这…这…”

    和尚一笑说道:“赵施主别想那么多了,躲是躲不过去的,若是信得过贫僧,愿意一起前往那九峰梵城,说不得眼前这番祸事,贫僧倒是可以帮衬一二,也幸亏贫僧早有准备,事先预计的没有一丝差错。”

    听着刺耳的警笛声,离我们越来越近,我急的浑身冒汗,手指头攥的发白,紧张思索着对策,我知道这不管什么传染病,一旦到了隔离的地步,那就肯定是致命的,前些年的萨斯就死了不少人,虽然我没被隔离过,不知道是什么样子,但是凭猜想就知道,被隔离起来集中治疗的滋味定然痛苦难熬。

    和尚看我还在犹豫,缓缓说道:“这区区百米范围,发生急性传染病的可能性不大,照贫僧看来,定然是裂缝中出现了什么怪异之物,为了安稳人心,所以才打着隔离的名义进行疏散,赵施主还是早做计较为好,免的事到临头,再生其他祸端……。”

    我听不进去和尚的话,扭头问道:“小方你刚才打电话,有没有说隔离后送去哪儿?”

    方悦也是眉头紧皱:“不知道,好多同事正在外围拉警戒线,消息还没有传开呢……不过赵石你别想着躲起来,咱一定要配合工作,不说别的,万一真是有传染病,隔离起来治疗也是为了咱们好。”

    我看方悦这个铁门栓不好拉,就扯住宇子问道:“这怎么办?……宇子,咱可不能等死,你好好想想。”

    宇子愁眉苦脸的说道:“哪有什么后门啊,这商场的铺头都是统一的,谁他妈知道会出这种事儿,石头咱这次算是栽了,都怨我,不该拉着你回来的,唉!…实在是那批货刚到,我怕出了闪失。”

    我听宇子说逃走无门,也有点泄气,懊恼的随口问道:“什么货?这么要紧?”

    宇子瞟了一眼方悦,小声说道:“是一些硬货,长短都有,给刀疤那帮人弄来开片的。”

    我赶紧止住宇子:“打住!……别说了!”忐忑的瞅一眼方悦,还好,她似乎没听到我俩嘀咕,正一个人瞅着外头发呆。

    站起身,看看一脸无害的和尚,我愈发的心头烦闷,这他妈都是哪跟哪啊?我怎么会摊上这种倒霉事儿?

    许是大热天的喝多了啤酒,我又心头焦躁,这下猛然站起身,登时觉得胃里一阵翻江倒海,喉咙里似乎塞了什么东西,根本来不及跑去厕所,哇的一口,当场忍不住往外直吐。

    经常喝酒的人都知道,白酒喝多后的呕吐,靠的是胃部一点点收缩挤压,而啤酒喝多了,万一吐了,往往是爆发式,我是从来不敢看自己的呕吐物,不过这次当众出丑,却让我立刻睁开了眼,因为我觉得吐出来的东西似乎很奇怪。

    一看顿时让我吓了一跳,胃一翻差点再次吐出来,而宇子就立马完蛋了,因为他离得近看的清爽,立刻手捂着嘴直奔厕所,隔着门都听得到他正在里头哇哇大吐。

    我瞪着眼看地上,真不知道自己怎么会吐出来这么一个玩意儿………竟然是一只没壳的蜗牛!黑乎乎、胖乎乎、黏糊糊的还没死透,在呕吐物中蠕动着打滚!

    我操!这玩意不是鼻涕虫嘛,蜗牛的近亲,学名叫什么蛞蝓的?!

    和尚和方悦离的稍远一些,俩人却也是看清了,同时齐齐站开一步,挤眼拧眉的不是个表情。

    太恶心了!我穿着凉鞋,自是不愿意用鞋底去踩烂这东西,左右看看,见到货架上有包盐,立刻抓过来一把撕开,全都倒了上去,把那恶心的鼻涕虫化成了脓水,又顺手扯过一叠报纸垫了上去,这才喘出一口粗气。

    怎么会这样?

    我满腹狐疑的扭头去看和尚,这不合常理、也不合科学规律啊?

    一想起来自己或许是真的中了什么毒,和尚压根没有骗我,顿时心头冰凉,怔怔的说不出话来。

    通惠和尚抚掌低声嘟哝了一句,看着我说道:“赵施主,你可要打定了主意,类似这样的情况还将会有,而且愈演愈烈,不早日解除刀上余毒,你将再无安宁之日。”

    我呆呆的问道:“还会有?你是说我还会吐这么恶心的东西?”

    和尚说道:“这不好说,但是也不一定,要知道天生万物千奇百怪,大体汇总为四类,分别是卵生、胎生、湿生和化生……孽力之毒,基本属于湿生和化生,也叫做因缘生,如蟋蟀、飞蛾、蚊虫、蠓蚋、麻生虫等,以彼等依粪聚、注道、秽厕、腐肉、陈粥、丛草、池沼、江河等润湿之地出生,所以化身千万,令人防不胜防。”

    我哧的一笑:“又来胡说八道了,难道这些飞蛾蚊虫的东西可以凭空生出来?现在科学昌明,早就搞清楚是虫卵或者空气中的孢子在做怪了。”

    和尚摇头道:“不然,施主仅仅看到了表面现象,其实这内里并非如此,贫僧试举一例,譬如吃完的香蕉皮,放置在密闭的冰箱里,不下两日就能生出很多黑色蚊蠓,难道冰箱里就有虫卵?”

    我怔了一下:“那是果蝇的幼虫吧?或者是香蕉本身就带的有虫卵。”

    和尚再次摇头:“不对,香蕉内自古就不会含有任何活着的虫卵,这有科学验证,桔子也是一样,再说果蝇只有两周寿限,难道施主的居室内源源不断的会有苍蝇乱飞吗?……这些黑色蚊蠓有的为蚊蝇所生,但大多数却是属于天地湿生出来的昆虫,腐草尚且化萤,何况剧毒无比的异种蜈蚣。”

    我毕竟不是研究这些问题的专家,被和尚说的有些语塞,虽然原本是压根不信这些论调的,但这两日的亲身经历让我一时找不出反驳的理由,也就对和尚的话产生了将信将疑,皱着眉问道:“就算这世上真有什么异种蜈蚣,也真的有什么毒素,可是和尚你确定咱们跑一趟九峰梵城就能解除吗?”

    和尚说道:“施主可知这刀的来历?”

    我点点头:“略知一二。”

    其实这略知一二也是在公安局呆那一夜里,从禅学会的僧人处听来的,现学现卖。

    和尚点头说道:“经过贫僧一番研究,已经知道这刀的材料乃是一种海底陨铁,坚硬异常,虽然流落异国两百余年,依然是锋利无比,古人的技术实在是令人叹为观止……施主可知这柄刀为何还有个名字,就是叫做魏刀?”

    我点点头,有点依稀仿佛的印象,听那个禅学会的僧人提起过。

    和尚说道:“魏这个字的由来相当奇怪,鬼旁委声,有人解释成委身于鬼之意……历史上以此为国号的有战国魏、曹魏、冉魏、北魏、东西魏,这其中有黄帝后裔的姬姓所建,也有汉人所建,更有外族人拓跋氏所创,虽无血缘关系,却无一例外的选用了魏这个字作为国号,细细想来,却是和这柄刀有着莫大的关联,所以这些国号集中在三国南北朝之间,在此之后世却再无魏之国号。”

    我一听和尚又要开始大段大段的讲古,有些头痛的摆摆手:“先不说这个,头都要懵了,和尚你还是想办法把咱们都弄走再仔细说吧,我和宇子真的不想给隔离起来,至于其他的,咱们出去之后……好说…好说。”

    和尚的眼睛一亮:“真的?!赵施主已经决定了?贫僧实在是不胜之喜……阿弥陀佛!”

    我不耐烦的看着和尚打电话,心里打着自己的小算盘,只要离开了这儿,不被那些兵仔和白大褂弄走隔离,该干什么还不是我自个儿说了算,这青天白日的,谅那和尚也没那胆子敢逼我跟他走,何况还有宇子这个喜欢暴力的大汉在身边。

    不过和尚说的那个什么毒,我倒是要打听清楚,哪怕用些手段都值,反正不能死的和我那同事老王一样不明不白。

    瞟一眼方悦,小泵娘还是愣愣的出神,万一她要是不准我们离开的话,那该怎么办?想到这儿,我对宇子使了个眼色,冲着方悦的身影努了努嘴。

    宇子大睁着眼睛,茫然的看着我不明所以,我又使劲瞪了他一眼,宇子似乎明白过来,不言声进了里屋。很快,宇子手背在后边,从里屋走了出来,我不动声色的转过身看了看,顿时气急败坏,丫的竟然拿了把短柄猎枪出来!

    这不是找死嘛,我气急败坏的一把扯过宇子到旁边,小声骂道:“你是不是弱智啊?!……赶紧收起来,咱等和尚有啥招儿使出来再说,就算最后动手也不能用这玩意儿!”

    宇子犯难了,瞅着我说道:“就这些趁手的家伙了,刚从南边进来的货。”

    我眼一瞪,骂道:“收起来收起来,你就一边呆着,别在这儿添乱了!”

    正说着话,和尚的电话打完了,微笑着对我说道:“施主稍安勿燥,帮助之人即刻前来。”

    我随意的向方悦身边靠了靠,也是佯笑着说道:“什么帮手啊?不会是你的佛门师兄弟吧?”

    和尚道:“施主讲笑了,并非如此,等下一见便知……嗯……。”和尚犹豫了一下,还是翻开挎包,对我说道:“贫僧这里有一颗解毒灵药,是近期专为了压制蜈蚣剧毒所制,施主服下后,当能克制邪毒十余天,却是无法根治,所以这段时间我们定要抓紧时间,在九峰梵城解去余毒。”

    我接过这颗火红色的药丸,闻一闻,腥苦之气扑鼻,不由怀疑的问道:“灵药是这味道?真够猛的……别是有毒的吧?”

    和尚微笑道:“良药苦口,施主但请放心,贫僧绝无恶意,此事因我而起,自当由我而去,若是一旦不成,西天佛祖跟前,贫僧再无容身之地。”

    我讥笑道:“和尚真有如此宏大的志向?莫不成这一趟去九峰梵城,也是西天佛祖的敕令?”

    说归说,我还是有点怀疑,这也太巧了点,和尚真这么神机妙算,知道我中了蜈蚣的毒?

    万一他为了胁迫我跟他一起去梵城,设了个圈套给我钻,那我可就是才出狼群,又入火坑了!但是我一个平头老百姓,并无什么特殊本领,为啥这和尚定要我陪他一起去梵城呢?

    换个角度来想,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和尚不至于这么胆大妄为吧?从他说过的话来看,在佛学界还是个人物,并非无名小卒,至少嵩山的方丈还有武夷山的主持都和他有交情,或许真有些手段?

    激烈的思想斗争中,我感觉自己的喉咙又开始阵阵发紧,立马吓的魂飞魄散,再吐出来条肉虫的话,那可不是闹着玩儿的,我这辈子别想吃饭了。

    死就死吧,我鼓足勇气,满腔舍身炸碉堡的念头,毫不迟疑的将丹药吞下了肚子,脸上阴晴不定的看着和尚。

    和尚叹道:“佛学一道浩如烟海,万千法门多说无益,施主日久自知。”

    吞下丹药后,一阵烧灼感觉弥漫腹中,紧跟着就是遍体清凉,舒适无比,我暗自点头:和尚诚不欺我!

    ………要不然咱就真的跟他跑一趟九峰梵城?不是说那里头还埋藏了无数珍宝吗?就算取回来个几件,咱这辈子也吃喝不愁了。

    我心里打着主意,对于前往九峰梵城的事儿相当感兴趣,无意的却看到呆呆的方悦,猛醒起个麻烦的事儿,只好问道:“老同学,这要被隔离了,你怎么想,真的老实等死么?”

    方悦无奈的说道:“那还能怎么样?听你们刚才说了这么久,莫非能拿到什么上级的批准,离开此处?”

    我看着和尚:“大师你说说,到底怎样出去?”

    和尚摇头不语,沉吟道:“这批准嘛,怕是没有。”

    话音刚落,方悦就伸手将佩枪掏了出来,指着我苦笑道:“原本申请这枪是保护你,谁知道竟然是这样用的,老同学你还是老实点,我既然穿上了这身警服,自然……。”

    方悦的话还没说完,身子突然往前一扑,软软的倒下了,手枪也落在了地板上。

    宇子从方悦身后冒出头来,使劲甩了一下手:“没用多大劲儿,不会有事的。”

    捡起枪,宇子利索的一拨拉:“子弹都没上膛,这小妞儿……。”

    看着软瘫在地的方悦,我们皱着眉头不知道如何处理,最后还是我说:“不如带上吧,万一把咱们跑掉的事儿给说出去,可是个麻烦。”

    简单的收拾下东西,一根烟还没抽完,门外就传来汽车的喇叭声,两长一短,和尚立刻面露喜色:“走吧,咱们出发。”

    把门打开一条缝,只见一辆白色的医院救护车停在门口,车上还有个身穿白大褂的汉子捂着口罩,冲我们挥手。

    和尚闪身出去,很快拎回来几套医生外褂,让我们都换上。

    费劲的把方悦抬上救护车,宇子又返身回去提了个沉重的大包,我摸了摸知道是些硬货,也就没说啥,而司机就毫不迟疑的拉响警笛,一路飞奔离开这片乱七八糟的区域。

    走出来才知道这事儿折腾的很大条,绕着整个为农街布满了警车和救护车,有些一看还不是县里的,而是从别处调来,至于我们逃出来的百货大楼,更是重中之重,竟然调动了大批武警战士执行*任务。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菩萨血最新章节 | 菩萨血全文阅读 | 菩萨血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