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悬疑探险 > 菩萨血 > 第四章 柜中头颅枉凝眉

菩萨血 第四章 柜中头颅枉凝眉

作者 : 北岭鬼盗
    第四章柜中头颅枉凝眉我们这县城的地盘小,一向很少发生恶性凶案,最多的也只不过是些小偷小摸、打架斗殴之类的治安事件,像这样真刀真枪出了人命的非常罕见,所以围观的人群都很兴奋,已经聚了不少,七嘴八舌的出主意。

    那家的房门已经被打开了,屋里没人,防盗网的一角,本该有个锁着的小门,此时也发现没这回事儿,这下就麻烦了,谁也想不明白这个人是怎么被挂在屋子外边去的?

    要是卸掉防盗网去捞人,麻烦不说,还容易让挂着的尸体掉下去摔坏。

    要么是干脆找个焊机把防盗网弄一豁口,可惜一时半会手头没这工具,还牵涉到怎么处理那绳子的问题,因为这些线索破坏之后,天知道会不会弄成一个无头案,一旦破不了那可是给派出所找麻烦。

    最后还是消防车来了,伸出云梯去捞人,毕竟才四楼,不是很高。

    也就是这个时侯,我才终于看清楚死者的面貌,竟然真的是老王!

    这他妈怎么回事儿?老王这人我知道,他是绝对、绝对不可能自杀的,看情形,他想要自杀也没那本事儿把自己吊到防盗网外头去。

    本来想摸出手机给老王的爱人打个电话的,想想还是算了吧,这事儿我不好去和人家的家里人说,没法说啊,况且我也知道公安很快就会找上门,因为在我印象里,最后见到老王的人,怎么说我也排的上号。

    果然,我刚准备偷偷溜回家睡觉时,就看见有大盖帽在对着我指指点点。

    我硬着头皮站住脚,这个小区里住的人,大部分是我们段上的同事,老王虽然在外头又买了房子,可也经常来这儿溜达,认识他的人多了去,至于我,更是都知道和他一个部门的熟人酒友老哥们儿,想躲开麻烦那是不可能的。

    话说回来,老王也算是我朋友了,能搞清楚他为什么会英年早逝,我那是责无旁贷。

    站在楼道口,我尽量镇定的看着冲我走过来的两个派出所民警,心里准备着说辞。

    令我意外的是,方悦竟然也是走过来的民警之一,看起来混的不错,是个基层的小吧部了,只是不知道她还记得我不。

    那个男公安上来就直接问我:“你是赵石同志么?”

    我点点头,偷眼看方悦的表情一片茫然,皱着眉头若有所思的似乎正在努力回忆,心里不由一乐,看样子她应该是记起了我,再怎么说,高中三年同学也就是几年前的事儿,没那么快给忘掉的。

    果不其然,我跟着就见方悦和那个男的低声说了几句话,然后那个男的脸色就变的没那么公式化了,口气缓和下来,冲我点点头:“嗯,小赵同志也看到了,你们住的这小区出了些事儿,希望你也配合下……就这样,我还有很多事情忙,你们先谈谈。”说完干净利落的转身就走,不过那背影就很有点焦头烂额的味道。

    方悦轻咳了一下,走到我面前。

    我堆上笑容说道:“几年不见,方同学真是了不起了,光荣的人民警察啊………没说的,有啥你只管问。”

    方悦倒是不卑不亢的点头招呼了下:“老同学你也不错么,那阵儿还是黄皮寡瘦的,现在这么结实了?”

    这人怎么一上来就揭短呢?我有点来气的说道:“那当然,我干嘛的,不就是一火车站扛大包的,能不结实嘛!”

    方悦笑笑:“你啊你啊!我可没那意思,只是好几年没见没认出来,刚听你名字才想起……别那么小气了,咱这儿还真需要你帮帮忙,既然你跟死者是同事,不如同我回去说说情况吧。”

    伸手不打笑脸人,何况现在的老同学方悦,穿着雨衣也遮掩不住年青女子的青春气息,灯光下看着还不错,于是我也学着她点点头:“我刚才不都说了,有啥尽避问………我肯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想必你们也知道,死去这人是我一个部门的同事,好朋友来的。”

    方悦微微一笑,站进楼道里,抬起手来想叫车把我带回去,我赶紧止住她说道:“别啊……还是去我家吧,就在二楼,拐个弯就到,我可不想坐你们的车回去做笔录,那样一搞我这名声算是臭了,对象都不好找了。”

    方悦笑了笑:“哪能呢,也好,上去坐下谈吧………屋里还有谁在?你爱人吗?”

    我说道:“刚才不就说了,孤家寡人没对象,家里就我一个………上来吧!”说完就转身带路。

    刚走到门口,我觉得有点不对劲儿,我明明记得刚才下楼时候屋里亮着灯,外边的防盗门也开着,只是顺手把实木门给带上了,可现在看着,防盗门关上了,里面的木头门倒是大开,黑糊糊的灯也灭了,这怎么回事儿?

    难道有贼么?

    我狐疑的看了一眼方悦,就伸手去口袋里摸钥匙,总不成是我记错了?

    因为一个人住边了,我是生怕忘记带钥匙之类的麻烦事,所以尽避是慌慌张张下楼,这大门的钥匙我还是给带在了身上,不至于现在进不去门。

    不等我把钥匙插进去,就发现了防盗门并没有锁严实,那个锁舌挡在门框的边上,轻轻一拽就开了,我狐疑的扭头看看方悦,小声说道:“别急啊,有点不对劲儿,我明明记得刚才不是这样的。”

    方悦的警惕性比我高多了,看我神色就已经知道我家里出了状况,不言声的把手上东西轻轻放在了地上,站在门边,手里的电警棍已经举了起来。

    我深吸了一口气,吱呀——拉开了大门。

    实木门大开着,借着外头的光线,我没发现屋里有什么异常情况,于是伸手去墙边摸索到开关,啪嗒——扭开了电灯。

    打眼一扫,屋里没有蟊贼进来的痕迹,一切还都是原样没变,不过我的记性还是不错,这么一对比,我就发现丢了一样东西——正是那把装在塑料袋里的佛刀。

    我可以很清晰的记得那把刀,我是放在了吃饭桌子上,现在这么一看,别说刀了,桌子上连根毛都没有,就连我老是摆在那儿的烟灰缸、辣椒罐、空的啤酒瓶也全不见了,餐桌旁边的地上也是没有,干干净净的。

    方悦进来后,也是四下打量我这小小的居室,随口问我:“是不是你没锁门?………有没有丢什么东西?”

    我还在想着那把刀的事儿,好端端怎么不见了呢?难道晚上喝酒时候碰到那和尚,丫的还真是贼胆包天,使了什么歪门邪道想害我和宇子,看不成功又一路尾随我,现在干脆从我的卧榻之侧偷走了那文物?

    我的发财梦呵!

    一想起这东西很可能价值连城,却是就这么不见了,登时让我怒火中烧,恨的牙痒痒的,一边弯腰满地去找,一边粗着嗓子对方悦说道:“没丢啥东西,可能是刮风吧。真他娘的………。”

    弯腰在地上看了个遍,我还是没发现刀的影子,却意外的发现了第二个古怪的事情,也就是墙角那个柜子,原本我搞了一身臭汗,也没翻过来的那个,现在倒是恢复了原样,柜子门冲外边虚掩着,还没有关严,露出了一条细缝。

    我站起身,恨恨的说道:“还真有人来过呢!这他娘什么玩意啊?”正想一步窜过去拉开柜子门看看,就听到了一串手机的铃声,很沉闷。

    原来是方悦的电话响了,她没用对讲机,是口袋里的手机在响,我只好站住稍微等了一下。听起来象是她同事打来的,方悦只是嗯嗯嗯的答应了几声,在电话里什么都没说,很快就挂断了电话。

    我也不好去问是什么事情,而方悦见我还站在柜子边儿上发呆,有点好奇的问道:“怎么了?这衣柜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吗?”

    我点点头说道:“是,这个衣柜被人动过,我刚才出去的时候不是这样的。”

    方悦一听就神色变的严肃起来,拔出电警棍对我低声说道:“不介意吧?”说完也不管我的回答,就小心的在屋内四下搜索起来。

    我的居室很小,外面是二合一的客厅餐厅,小小的厨房和厕所挤在另一边,而里头就只有一个卧室,家具也不多,所以方悦很快查看了一遍,对着我摇摇头说道:“没什么情况,窗户也是关着的。”

    我哦了一声,目光还是死死盯着那个衣柜,总觉得里头藏了什么东西,就算没有藏什么东西,蟊贼如此重视的专门来挪个方向,也说明这里头是大有蹊跷。

    房间的灯光不是很亮堂,方悦站在几步远的地方,举起拧亮的手电筒,示意我拉开柜子门,瞅她这架势,让我也紧张起来,仿佛有什么天大的祸事儿马上就要发生。

    门是虚掩着并没有关严,我轻轻的一拉就开了,里头空间并不大,在电灯和手电的双重光线照射下,所有的东西都露出了原形。

    一开始我还真没看清楚是什么东西,因为我记得挂了一些换洗衣服之外,还叠放了一条冬天盖的被子在里面,东西不多很整齐,可是这么眼光一扫,我百分百的确定是有人动过了手脚,因为那些衣服和被褥虽然都还在,却是相当凌乱,而且还有一个东西在衣裳架上挂着。

    我这人的胆子一向都不算小,可是现在看到的这东西已经超出了正常人的心理承受范围,让我的小肮一阵紧张,在美女面前差点当场出丑。

    悬挂着的东西看起来非常陌生,以至于我有点不相信的再次定睛看了一看,顿时被吓的面无人色,蹬蹬蹬连退两步,一**把后面的餐桌也给撞翻了,稀里哗啦的一阵乱响,把方悦也是吓了一跳。

    扶我起来后,方悦就要上前去仔细看个究竟,我赶紧拽住她:“别,千万别看,叫你同事上来吧。”

    方悦挑挑眉毛,看着我没作声,不过那眼神很是倔强,一瞅就是个难以说服的主儿。

    我只好苦笑着说道:“里头挂了个东西……肯定不是我放进去的……象是个人头。”

    方悦明显的被吓住了:“什么?……人头?……你没发神经吧?”

    我挠挠头:“或许不是,但我看着很象。”

    方悦镇静下来,怀疑的眼光上下打量着我,然后拿出手机打给同事,在得到很快上来的回音后,方悦挂断电话,牢牢的看住了我:“不管是什么东西?是谁干的?现在你说了不算,老老实实的呆在这儿!”

    难熬的一分钟过去了,我心里越来越怀疑眼前发生的这一切,因为刚才我看到在柜子下边的钢管上,原本是我挂衣服的位置,悬吊着一个干枯的葫芦样东西,被我拉开柜门的气流带动,刚好转了一下,我依稀看到那上头的眼睛鼻子耳朵,真的五官俱全,却又有点变形失真,乍一看是个头颅,仔细想想觉得不太对劲。

    我对方悦说道:“或许那不是个人头?我这会也顶不真了,方警官,要不你再看看,别闹的咱们虚惊一场。”

    方悦早已按捺不住,听我这么说,犹豫了片刻就拉开柜子门,把手电对准了柜子里边,小心的仔细查看。

    这次我也看清楚了,这是一个象人头、却又不是人头的东西,干裂的皱皱巴巴,表面还有一层黑色的茸毛,脸部五官的比例也和人类大相径庭,在我看来,更像是一个不知名动物的标本,但是不管怎么说,肯定是个死的。

    我嘟囔着骂了一句,如释重负的松了口气,要真是个人头,我可脱不了干系,还是被人民警察现场抓获,那可要我怎么去解释?百口莫辩啊。

    方悦仔细的打量了一番之后,点点头说道:“知人知面不知心啊,真想不到,就在我管的这片地儿,还出了你这个杀人的变态!说吧,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我恼怒的答道:“东西可以随便吃,你这话可不能乱说,因为这玩意根本不是我的!……我哪知道是什么鬼东西,但肯定不是人头,这东西叫我看,就是一种大狗的脑袋,对了,说不定是藏獒呢。”

    方悦瞪了我一眼说道:“我可不是瞎子,明摆着有鼻子有眼的……你还以为能瞒得过去?”

    我辩解道:“人有长成这个样子的吗?你看那鼻子,还有耳朵……真走大街上不成了妖怪?………就你这眼神,那叫睁眼瞎。”

    不等她翻脸骂人,我就接着说道:“大千世界,无奇不有,有的鱼长的就跟人脸似的,还有些蜘蛛,背上天生的一个娃娃脸,这情况多了去,更别说还有些奇形怪状的植物,你没见过不代表这世界上就不存在………。”

    方悦被我说的一愣一愣,脸上似笑非笑的看着我说道:“牙尖嘴利的,老同学你还有这特殊本事儿?那你说这罕见的东西,又是什么动物来的?”

    我没好气的抬头瞟了一眼这小娘们儿,听她的语气是好了点,不过我看她手里的武器倒是更警惕了,一瞅就是把我当成犯罪分子,准备擒下来立一大功的模样。

    扭头再看一眼那狰狞丑陋的头颅,还在我的衣柜里晃晃悠悠,我突然心里一动,有种似曾相识的熟悉感觉。

    捧着自己的脑袋仔细一想,我的心情沉重起来:“方警官,我看这东西还真的是个人头,不过我向你和组织保证,和我真没关系,的确不是我干的,而且我刚才下楼之前,柜子里一定没这个东西。”

    方悦有点惊讶的又看了一眼柜子,怀疑的问道:“这么快就交代啦?你怎么不坚持说是狗头了……那就说吧,咱们的政策就不重复了。”

    我整理了一下思路说道:“从古到今,有很多天赋异禀的人,那长相是五花八门,像什么的都有,不瞒你说,我就在网上看到过长的象羊的人,还有象猫的………五代时候,有个带兵的军阀叫做郭子埔,史书上就说他长的犬鼻竖耳,獠牙交织,我想这人死后,八成就是这个样子。”

    我把话题给方悦扯这么远,无非是想说明面前的东西,并不是什么妖怪所变,也不是什么罕见的动物标本,这东西给我的熟悉感觉,还是来自晚上和宇子喝酒时候发生的奇遇。

    没错,就是那条长了一双人眼的流浪狗。

    这会看的久了,我发现眼前这颗头颅就是一个人类的脑袋,不知道什么缘故,五官被扭曲变形,乍一看很象是一条狗,茸毛都出来了,只有鼻子尖的部分土褐色,光秃秃没长一根毛,跟狗那模样很相像。

    但是,这东西肯定是一颗人头。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菩萨血最新章节 | 菩萨血全文阅读 | 菩萨血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