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王的下堂后 > 第九章

王的下堂后 第九章

作者 : 艾佟
    看着风雨越来越大,乔媺晶双手抱着身体不停的往后缩,可是背已抵在门上了,风雨依然无情的溅湿她的身体,

    从头到脚,她早就是落汤鸡了。

    “怎么还不回来呢?”她好不容易找到霍天擎的住处,却发现他不在家。

    这种天气实在不适合待在外面,按理她应该先回去,可是都来了,她又不想什么都没做就回去,无论如何,今天

    一定要见到他,让他明白她的心意。

    可是,万一他今天不回来怎么办?这里是郊区,捷运到不了,公车不多,如果想拦计程车,还要走到前面的大马

    路上……不过这样的夜晚,好像不容易拦到计程车。

    身体的状况稍微好一点,她就急急忙忙赶过来,忘了晚上台风会从台湾东北方扫过去,甚至把手机忘在家里,这

    会儿也没办法联络他了。

    这时,正前方的那盏街灯突然灭了,她惊吓的蹲下来,双手捂住耳朵。她最怕黑了,总觉得黑暗中会蹦出什么可

    怕的东西,像是恶心又好诈的老鼠……

    “天擎,你怎么还不回来?我好怕,你赶快回来救我……”她喃喃自语的将脸埋进膝盖上,直到她感觉到有个身

    影挡在前方。

    不安惶恐的她缓缓的抬起头来,可是能见度太差了,她看不清楚对方的长相。

    “小晶?”霍天擎先认出她。

    顿了一下,她激动的跳起来,扑进他的怀里。“吓死我了,你总算回来了!”

    他双手紧紧抱住她。“我才被你吓死了,我在你那里等了好久,风雨那么大,你到底跑去哪里?手机不接,我在

    语音信箱留言你也不回,我已经被你吓掉半条命了!”因为台风天,他担心半夜停电,想到她睡觉时总是坚持点一盏

    小灯,对黑暗充满了恐惧,实在放心不下,便忍不住冲过去找她。

    “我忘了带手机。”

    “你要来这里,为什么不事先告诉我?”

    “我想给你一个惊喜。”

    “这真的是惊喜,我会永生难忘。”他取出钥匙开门,搂着她走进去。

    他带着她走过石板道进入屋子,上了二楼,进入他的房间。

    他先拿了一条毛巾让她擦头发,然后帮她准备盥洗用品和衣服,再进浴室帮她放热水,随后将她推进浴室。

    半个小时后,乔媺晶洗好澡,换上霍天擎的衬衫,好害羞的从浴室走了出来。

    看到霍天擎也洗好澡,只着浴袍。她不自在的将衬衫往下拉,生怕**会不小心跑出来见人。

    她算得上身材高姚,可是他的衬衫对她而言还是太大了,可以遮住**,不过底下空无一物,总觉得很没有安全

    感……他们什么亲密的事情都做过了,实在没有理由害羞,可是很奇怪,这一刻感觉就是特别不一样,是因为她不曾

    穿着他的衬衫吗?

    他的目光完全被她勾引住了。此刻的她又性感又纯真,他真的很想一口将她吞进肚子……咽了口口水,他强行压

    **内的渴望,他们现在有更重要的事要做。

    她感觉到他转念之间的变化,有点失落,却也松了一口气,他们应该先坐下来讨论他们之间的事情。

    “你想喝咖啡吗?”他转身走到位于书桌斜后方的小吧台。

    他的卧室占据整栋洋房的二楼,除了一套卫浴设备,书房也设在卧室里面,另外是小吧台和沙发区,感觉上好像

    饭店的套房。

    这里有个好处,半夜醒来肚子饿了,不用一路摸黑到厨房找食物,然后惊动佣人——这种事情以前曾经发生过

    ……对了,她突然想到一件事情。“奇怪,怎么没有看见管家和佣人们?”

    “我喜欢拥有安静的私人空间,除了贴身保护我的大河使用一楼的客房,其他的人都安排住棒壁栋的花园洋房,

    如果有事吩咐,打电话交代一声,他们就会过来处理。”

    她忍不住对他做了一个鬼脸。“你一个人住那么大的花园洋房不会觉得太孤单了吗?”虽然她没有机会将这里前

    前后后观赏一次,可是进来时瞧了一眼,已经见识到这里有多大,至少对一个人来说,实在大的太夸张了……基本上

    大河在她眼中比较像影子,所以不能算一个人。

    咖啡煮好了,他倒了两杯,加牛奶和糖调成他们喜欢的味道,递了一杯给她。

    举杯喝了一口,他随口道:“你搬来跟我住,我就不会孤单了。”

    吓!她很庆幸自己还没有将咖啡送进嘴里,要不然这会儿她肯定喷了他一身。

    “……我不可能跟你同居,这是我不会踏进去的禁区。”

    他又喝了一口咖啡,笑着道:“两个人结了婚,难道还要分开生活吗?”

    “结婚……什么意思?”她的手微微抖了一下。

    “我们先公证结婚,我要把你订下来,再也不要忍受这种名不正言不顺的关系了。”这阵子的折磨够了,他不会

    再让任何人找到机会挑拨他们。

    她噗哧一声笑了出来,“名不正言不顺”哪是这样用的?

    他不悦的皱起眉。“这有什么好笑?”

    清了清嗓子,她喝了几口咖啡,润润喉,像在教导小学生的道:“我们男未婚女未嫁,如果想在一起,没有人可

    以指责我们的不是,这种情况不应该称为名不正言不顺。”

    “这个不重要,结论就是我要以最快的速度把你订下来。虽然公证结婚不够隆重,可是干脆省事,再也没有那些

    罗哩叭唆的意见。”

    “可是,没有得到双方父母祝福的婚姻不会幸福。”

    他将两人手上的咖啡放到茶几上,拉着她在沙发坐下。“我们当初得到双方父母的祝福,还不是以离婚收场。婚

    姻的幸福与否在我们两个身上,我们努力付出和经营,婚姻就会幸福。”

    是啊,这个世界上有太多的离婚男女当初也是在双方家长的祝福而走上结婚礼堂。“我同意你的说法,可是你很

    可能会被霍奶奶骂到臭头、骂到体无完肤,没有关系吗?”

    “骂到臭头、骂到体无完肤又怎么样?我可是要为你撑起整片天空,这点小事就好像在我皮肤上弹一下,没什么

    大不了。”

    他可是要为她撑起整片天空——这是她听过最动人的甜言蜜语,不想笑得心花怒放都很难。“我们真的可以不顾

    一切的在一起吗?”

    “没有人可以阻止我们在一起。”

    “好吧,我会开始准备好为你打一场硬仗!”霍家那些女人这次大概会天天派代表上门骚扰,她的日子一定会过

    得非常的精彩绝伦,不过,她们会发现一件事——她乔媺晶并非弱者,她咬人的本领也很高。

    “你可能会有一段很辛苦的日子,可是你放心,我们一定会得到祝福。”

    “你不要抱太大的期待,我要得到你家人的认同恐怕很难。”

    “不难,只要你尽快为霍家生下宝宝。”

    “你是说,我只要怀孕了,你家的人就会接纳我?”霍家的人有多在意子嗣她不是不清楚,可是,那些女人真的

    会因为她怀孕了,就张开双手欢迎她吗?老实说,她觉得她们的反应可能是要她把孩子留下来,而她滚蛋。

    “对奶奶来说,只要哪个女人给她曾孙子,那个女人就是她的宝贝孙媳妇。一旦取得奶奶的认同,霍家其他人就

    不敢多说一句话。”他伸手摸着她的肚子。“接下来,我们只好努力在你的肚子里面塞一个宝宝。”

    “你不担心我生不出小宝宝吗?”他也把生孩子看得太容易了吧!这年头可是有很多女人生不出孩子,还有人为

    了生小孩找遍名医,花了不少钱。

    “不会,相信你在我不眠不休的牺牲奉献下,我的精子很快就会找到你的卵子结合,然后我们的小宝宝就会在你

    的子宫住下来。”他是个行动派,转眼之间已经攻城掠地,大肆侵略她的领土。

    前一刻她还羞答答的满面通红,下一刻她已经被他挑逗得心荡神驰,如何上了床,她完全记不得了,只是清楚的

    知道一件事情——她爱他,这辈子都要守住这个属于她的怀抱。

    霍天擎以最快的速度安排好公证结婚,可是并不马虎,他请来她的父母和最要好的朋友,当然,小丫头也不能漏

    掉,另外他的三位至交都带着老婆出席了——可怜的莫霁云,这一次搭乘飞机又吓得他去掉半条命,还好有心爱的老

    婆守在一旁。

    总而言之,他极力满足她期待被祝福的心情,而且请邵轼齐在晶曜台北酒店帮他们安排一场隐密性高的小型婚宴。

    邵轼齐将婚宴设在总裁专用的总统套房,有人想跟新郎或新娘说悄悄话,不怕没有单独相处的地方,不过这样的

    安排可苦了新娘子,好友刚刚才对她耳提面命结束不到一分钟,就轮到老妈上场了。

    “同一个男人嫁了两次,你不会觉得很麻烦吗?”乔母看起来很郁闷。这世上有她这样的母亲吗?女儿要结婚了

    ,她竟然最后一刻才知道。

    “我还以为爸妈赞成我们的婚事。”

    “我们只是接到邀约,以为是天擎请吃饭而已,怎么知道司机会送我们来参加自己女儿的结婚典礼?”惊吓过度

    ,脑袋空白,他们根本没想到阻止。

    “原来是这么回事!”她正觉得奇怪,爸妈怎么一点反对的声音都没有,这果然是霍天擎会做出来的事情!

    “你怎么还笑得出来?”

    “新娘子当然要笑啊!”她撒娇的勾着母亲的手。“虽然我们还没有去户政机关登记,可是妈现在反对我们结婚

    也来不及了,我就是要当他的妻子,这一次我们会白首偕老,再也不会分开了。”

    “我有说反对你们结婚吗?”

    “不过,我还是希望爸妈真心祝福我们……等一下,妈是什么意思?”她后知后觉的瞪大眼睛。

    乔母笑了,慈祥的看着宝贝女儿,东摸摸,西拉拉,终于不必为她的将来担忧愁苦了。“天擎变了,现在他的眼

    中充满了对你的爱,那么炽热的爱,连旁边的人都会觉得热得受不了。当他来到我们面前,很诚挚的行礼喊一声岳父

    岳母,保证他会用生命守护你,给你幸福时,我们对他的成见就完全消除了。”

    “谢谢爸妈对我如此包容,你们的祝福对我来说比什么都重要。”

    “我们只要女儿幸福就好了。”

    “我一定会幸福。”

    “你要珍惜,人生不是常常有这种再来一次的机会。”

    “我知道,我也会用生命守护他,给他幸福。”

    “就算霍家人现在没办法接受你,只要你和天擎同心,他们迟早会软化。”

    “妈不用替我担心,我会见机行事。”说真格的,她不会再担心他们的问题,因为她想明白了,她要守护的人是

    霍天擎。

    叩叩叩!苦等不到新娘子的新郎终于忍不住了,隔着房门语带恳求的催促道:“岳母,舞会时间到了,可以将小

    晶还给我了吗?”

    乔母笑着拍了拍女儿的肩膀,示意她赶紧出去,免得那个视线永远离不开老婆的男人抓狂。

    乔媺晶快步走出房间,投入老公怀抱,随着他翩翩起舞,舞动爱的旋律,舞动幸福的乐章,从婚宴直到新婚之夜

    ,从热闹的欢笑声中直到缠绵悱恻的两人世界,就在这间总统套房,他们可以拥有三天两夜不受干扰的亲密时光——

    这也是邵轼齐送给他们的结婚礼物。

    虽然这是疲惫的一天,可是当两人躺在床上,还是热情的投入彼此的怀抱,感觉上,这才是他们第一次的新婚之

    夜。

    “从小,我就认为自己是悲剧中的人物,幸福绝不可能属于我,所以当初嫁给你,我只想着如何脱离悲剧,而不

    是想着拥抱幸福,直到今天,我有了全新的体认——幸福并非天上的星星,而是一种感动。”低下头,她深情的吻他

    的唇。“谢谢你,这一切都是因为你。”

    “你怎么这么容易满足呢?”他抬起手将她垂落在鬓边的发丝塞到耳后,以便他饱览她欢爱后的娇颜,特别妩媚。

    她对他做了一个鬼脸。“你以为让我感动是很容易的事情吗?”

    “我会努力让你的未来充满了感动。”

    “你对我太好了,我可是会越来越贪心哦!”

    “我喜欢你对我贪心一点。”

    “那我是不是应该回应你——你也可以对我贪心一点?”

    “我对你不会只贪心一点,而是很多很多点。”

    她故作懊恼的用额头撞了一下他的。“你这个人根本不吃亏嘛!”

    “这是当然!”

    他豪迈的哈哈大笑,下一刻,他突然正经了起来,双手将她圈得更紧,她忍不住挣扎了一下,可是他一点松开的

    意思也没有。

    “你干么抱这么紧?”

    “我想,你最好有个心理准备,照顾我的佣人当中有奶奶安排的眼线,你一搬到我那里,霍家就会得到消息,然

    后立刻派人杀上门,如果她们吵得你受不了,你就直接下逐客令,不用客气。”

    开什么玩笑,她胆敢对霍家女人下逐客令,她在她们面前还有翻身的机会吗?

    算了,这件事情不重要。“奶奶在你身边安排眼线?”

    “奶奶喜欢每一件事都安安稳稳的在她掌控中,我是霍家唯一的继承人,我的一举一动关系着霍家的未来,当然

    要仔细盯住。”

    现在她总算明白了。“所以你就刻意把管家和佣人们安排在隔壁栋的花园洋房吗?”

    “这是主因。如果是你,每天跟一个奸细处在同一个屋檐下,你的感受如何?”

    见她摇摇头打了一个寒颤,他感同身受的点点头。“不知道谁是奸细的情况下,只能假设每一个人都有可能,成

    天生活在奸细围绕下,这种滋味多不舒服。虽然只是送到隔壁,没办法完全摆脱监视,但是至少眼不见为净。”

    “奶奶知道你的安排之后没有反弹吗?”

    “不能反弹,否则会引起我的怀疑。”

    “是吗?”她眼珠子骨碌碌的转了一圈。“你是霍家的King,如果奶奶认为你连察觉到奸细的敏锐度都没有,那

    也太瞧不起你了!”

    “也对,说不定她早就猜到了,只是对她来说,我是否察觉并不重要,人摆在那里,总会派得上用场。”

    “不过,你怎么知道奶奶在你身边安排眼线?”

    右手食指摆在嘴巴中间,他故意神秘兮兮的压低声音。“这是秘密。”

    不以为然的哼了一声,她没好气的戳他的胸膛。“我看是有人发现这件事情,偷偷向你打小报告,只是可怜这个

    眼线,他一定觉得自己没什么用处,你成天不在家,他根本没什么消息回报奶奶。”

    “这个也无所谓,奶奶安排的眼线遍及每一个地方,公司也有,周遭的朋友也有,总会有人提供她消息。”

    这教她忍不住担心了。“奶奶对你可真是用心,你偷偷摸摸结婚的事情一定会让她受到很大的打击。”

    “奶奶的心脏很强壮,不用替她担心。”他爱怜的抚平她微蹙的眉,真正应该担心的人是她,每天饱受霍家女人

    的疲劳轰炸,不够强悍真的很难抵挡得了……但愿她的肚子尽快有好消息。

    她不难从他眉宇之间流露的忧愁猜到他的心思,调皮的挤眉弄眼,她拍了拍他的胸膛。“你不用替我担心,我知

    道怎么应付你家那些女人……你的表情好像不太相信的样子,没关系,你等着瞧吧!”

    霍天擎的预料一点也不夸张,一结束短暂的蜜月、她搬进霍天擎住处的隔天,霍家女人就趁着霍天擎去公司开会

    的时候,惊天动地的杀上门,而且是由霍老夫人领军。

    乔媺晶相信她老人家气坏了,不但没有指示众人回避,还摆出一张臭脸……这是她第一次看到她老人家脸上没有

    笑容,看样子,老人家今天懒得虚与委蛇了,也就是告诉她,皮最好绷紧一点。

    “我想听听看你的解释,为什么你会住在这里?”虽然霍老夫人脸上的表情超级难看,声音却是温和冷静。

    “天擎让我搬来这里跟他住。”为什么不让奶奶知道他们公证结婚了呢?因为她仔细想了想,还是觉得应该尊重

    她老人家,待她老人家点头同意了,再公开此事。

    原本霍天擎反对,但是她很坚持,他拗不过,也只能妥协。

    “我不知道你是这么随便的女人。”

    “我们已经认定对方是一辈子的伴侣,就等奶奶点头同意。”

    “你忘了跟我约定的事情吗?”

    “我没有忘,是天擎先来找我的。”

    “我得到的消息可不是这样,明明是你利用台风夜跑来找他,他不得不收留你在这里过夜,你就趁机巴着他不放。”

    “奶奶应该了解天擎,如果他不同意,没有人可以巴着他不放。”

    停了三秒钟,霍老夫人显然不想再浪费精力和她周旋。“我就坦白说好了,你休想再踏进霍家大门。”

    “我爱天擎,我答应他,再也不会离开他,请奶奶谅解。”

    “如果因此断送他的继承权,你还是坚持不放手吗?”

    “他不会在乎霍家的继承权。”

    “那你呢?你不在乎吗?”

    “他不在乎,我就不在乎,他在乎,我就在乎。”

    令人大吃一惊的是,霍老夫人那张臭脸不但变温和了,唇角还微微上扬,看得旁边的人都傻眼了。

    如果她回答不在乎,霍老夫人会认为她是个虚伪的女人,可是她却给了一个令人激赏的答案。不过,真正教霍老

    夫人对她另眼相看的是她的毫不迟疑,那没有经过思考的直觉反应,证明了一件事——她是个聪慧的孩子。

    她一向喜欢聪慧的孩子,偏偏她所有的孙女儿都找不到这个特质,她们一个比一个还骄纵,若非霍家庇荫,她们

    的老公大概受不了她们,真是不可思议,现在竟然在这个丫头身上发现了。

    “奶奶,这个女人根本不想跟我们讲道理,她就是要抓着天擎不放!”见奶奶没有继续“逼供”,霍家三姐忍不

    住跳出来说话了。

    “奶奶,何必跟她废话那么多?直接叫佣人把她的行李拿出来,连人一起轰出去就是了。”霍家大姐也按捺不住

    的跳出来凑热闹。

    “没错,这个女人以为死赖在这里不走,她就可以当上这里的女主人,真是不要脸!”霍家二姐也不甘寂寞的凑

    上一脚。

    “这种不要脸的女人何必跟她客气呢?干脆请警察过来处理,罪名是擅闯私人住宅……”霍家四姐当然也要跳出

    来表示一下意见。

    一群女人七嘴八舌,不管是谁都会听得头昏脑胀,感觉不舒服极了。

    乔媺晶早就拟好作战计划,这个时候只要装出很不舒服的样子,甚至反胃的想呕吐……

    “嗯”了一声,她连忙伸手捂住嘴巴,原本还叽叽喳喳发表高见的四周顿时陷入一片沉寂,众人睁大眼睛的瞪着

    她。

    她可以发誓,她绝对不是故意吓唬大家的,只是这种话她当然不敢说出口,只能努力挤出笑容,找个合情合理的

    借口安抚她们。“对不起,因为天气热的关系,这几天胃口不太好,尤其今天早上,什么都吃不下,我就想吃稀饭配

    泡菜,泡菜太好吃了,忍不住多吃了一点,所以胃酸变多了。”

    霍老夫人若有所思的看着她的肚子。“你想利用这个当借口逃避问题吗?”

    “我真的觉得胃不太舒服,至于问题,逃得了一时,躲不了一世,我只是想改天再来解决……嗯!”乔媺晶再一

    次捂住嘴巴,情况好像不太妙,明明是在作戏,怎么会变成真的呢?

    “奶奶,我看她根本是在演戏,她以为假装怀孕,我们就拿她没办法!”霍家大姐已经是两个孩子的妈了,对眼

    前这种情况只有一个联想——怀孕。

    “不是,我是胃不舒服……嗯……奶奶,对不起,今天真的不太舒服,没办法听您说教了,我们改天再继续吧!”

    她倏地从沙发上跳了起来,直接冲向楼梯,奔回二楼的主卧室。

    “奶奶,这个女人疯了吗?竟然把我们丢在这里?”

    “奶奶,这个女人实在是太嚣张了!”

    “奶奶,这个可恶的坏丫头根本没有把我们放在眼里——”

    “奶奶,直接命令佣人把她丢出去……”

    “你们全部给我闭上嘴!”霍老夫人难得严厉的一吼,众人立刻噤若寒蝉。“今天到此为止,我们回去了。”

    “奶奶……”

    “难道要我说第二遍吗?”霍老夫人瞪了众人一眼,抬头看了二楼一眼,出声交代站在一旁的管家留意乔媺晶的

    情况,便站起身率先走了出去,其他的人虽然很不甘心,却也只能乖乖跟在后头。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王的下堂后最新章节 | 王的下堂后全文阅读 | 王的下堂后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