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掳到财神夫 > 第五章

掳到财神夫 第五章

作者 : 艾佟
    @一大清早,章家君就收到快递公司送来的东西,顺手就扔到一旁,先当个贵妇享用早餐比较重要,可是二妹却兴致勃勃的嚷着要她拆开,她只好先看看藏在大小方盒里的宝贝。

    “我的天啊!”盒子一打开,章家乐就夸张的咽了口口水,伸手触摸大方盒里的小礼服。这是一间充满梦幻的粉红色高腰雪纺纱小礼服,荷叶袖,低胸设计,裙身点缀着闪亮动人的水晶,奢华却又不失高雅。

    接下来是小方盒,里头是一条粉红色丝巾,丝巾上面绣着素雅的小白花。

    “那个家伙给我这个干么?”章家君完全没有收到礼物的喜悦。

    章家乐忍不住赏她一个白眼。这女人的反应太过冷漠了吧!“当时是送给大姐参加宴会穿的啊。”

    “我的衣柜里又不是找不到适合参加宴会的洋装。”

    “你疯了吗?这是高格调的宴会,你衣柜里的洋装怎么会适合呢?”

    她不服气的撇嘴,“我衣柜里的洋装就没有格调吗?”

    “我不是这个意思,只是层级不同,这你总不能否认吧。”

    “那又如何?是他找我帮忙,又不是我硬要跟他去凑热闹,他理当接受我的衣着水准,不是吗?”

    “大姐是否想过,他真的需要你的帮忙吗?”见她不解的挑眉,章家乐进一步解释,“说不定,他是为了之前掳人的勾当心怀愧疚,想利用这个机会补偿你,让你找个金龟婿顺利步入结婚礼堂。”

    “别闹了,他哪懂得愧疚?”

    略微一顿,她不得不同意的点头。“好吧,李大哥的字典里确实没有‘愧疚’这两个字。”

    “依我看,他根本是想利用我甩掉那些对他有企图的女人。”

    章家乐不赞同的摇头。“这怎么可能?这是他外公举办的派对欸,万一弄巧成拙,让他外公认定你是他的外孙媳妇,那就麻烦了……对了,他外公不是很喜欢你吗?”

    “是啊。”人的缘分真奇妙,有一回她在回家路上遇见李允泽的外公,当时她并不知道老人家的身份,只是看他蹲在路边,便上前关心的询问,得知他中暑,身体不适,二话不说的帮他扇风、买运动饮料,然后将他送到李家,从此老人家就惦记着她,逢年过节总不忘备一份礼物送给她,偶尔来李家,还会特地请她过去泡茶聊天。

    “如果他外公缠着你不放,那就有戏唱了。”

    章家君忍不住皱眉。“你以为在看戏吗?”

    老实说,她的确有一种在看热闹的感觉。章家乐很识相的把这些话放在心里。

    “不管怎么说,大姐陪他参加宴会,收他一份礼物没什么大不了地,大姐不需要有任何心理负担。”她情不自禁的伸手摸着礼服。真想试穿看看,不知道这件礼服穿在她身上是什么样子?

    “我没任何负担,只是不想随便收人家的礼物,特别是这么昂贵的礼物。”如果穿他送的礼服去参加宴会,她会觉得自己真成了“伴游女郎”。如此一来,穿梭在那些上流社会的人之间,她有自信可以抬头挺胸吗?

    “我明白你的想法,可是换个立场,李大哥请你帮忙,总不好让你在宴会上格格不入,而他送你礼服,既可以避免这种状况,又可以还你帮他的恩情,这不是一举两得吗?”

    “他是什么用意与我无关,这份礼物我绝对不会接受!章家乐,别再摸了,衣服若弄脏,我还要送去干洗呢。”她懊恼的打掉那只心怀不轨的贼手。

    章家乐心疼的捧着被打的玉手。小气鬼,摸一下也不行吗?“你退回去,我相信他还是会再送来。”

    “那我就再退回去啊。”说到固执,相信他绝对比不上她。

    “你这个人真的很难沟通!”

    “这是原则!”

    “以李大哥的个性应该不会办退货,如果大姐坚持退给他,教他怎么处理?”

    “这是他的事,如果他先问过我的意思,就不必浪费这个钱了。”

    “如果他先问过你的意思,你只会扫他的兴,让他连送的机会都没有。”

    这会儿她无话可说了,李允泽想必也认为先下手为强比较妥当,但没料到她会这么难搞——没错,她确实很难搞,父母从小便最严格的教导她,当老大要给妹妹们梳理好榜样,一个人可以失去一切,就是不能失去志气。

    对她来说,这种事关系的正是志气问题——明明不属于那个层级的人,却伪装成那个层级的人,这算什么?她宁可穿自己的衣服被人家指指点点,也不愿意掩饰自己的本质配合别人。

    “我可以向大姐保证,这份礼物退回去的几率只有百分之一。”

    章家君无所谓的耸耸肩,将礼服和丝巾整齐的收紧盒子。

    “这么漂亮的礼服就这么飞了,真是太可惜了!”她不舍的直盯着盒子不放。

    “你就这么喜欢吗?”

    章家乐很用力的点头。粉红的是她最难以抗拒的颜色。

    “那你就多加点油,找个有钱的老公嫁了,你就可以买一整柜的礼服。”

    “我要一整柜的礼服干么?”物以稀为贵,太多就没有吸引力了。

    “你可以每天扮公主给你老公看啊。”

    一想到那个画面她就觉得好笑,还忍不住大笑出声。

    当然,立刻引来二妹的白眼。她只是对粉红**有独钟,可没兴趣当公主。

    “好啦,我肚子饿扁了,要去吃早餐了……章家乐,我警告你不要偷偷拿出来试穿,除非你想和我断绝姐妹关系。”

    这个女人背后长眼睛吗?章家乐将伸长的右手收了回来,依依不舍的再看了礼物一眼,转身跟着大姐离开房间。

    虽然他们正在谈恋爱,但她并不认为他们是真正的男女朋友,当然也没有承诺的问题,可是,自从答应陪李允泽参加宴会后,她对白宇棠就是莫名升起一股愧疚感,觉得自己做了一件对不起他的事。

    理论上她应该知会一声,可话在舌尖打转了好几回,始终出不了口。万一,他不同意此事怎么办?

    白宇棠是个占有欲很强的男人,至少对她的态度是如此,譬如有一回,她看到一个父亲将女儿高高举起放在肩膀上,羡慕的看傻了眼,因为她不曾从父亲那享受过这样的待遇,没想到他因此不开心,觉得自己被她冷落了。

    当时她真的是啼笑皆非,却也感觉到他对她的认真,不管他是不是利用她甩掉相亲对象,他说要谈恋爱这回事,并非抱着好玩的心态。

    总之,他肯定不会同意她陪其他男人参加宴会,而她已经答应李允泽,毁约的事她绝对不做。

    这时,白宇棠突然起身越过桌面,在她唇上蜻蜓点水的偷了个吻,她惊吓的回过神来,却见他一笑,退回位子坐下,有些不满的抱怨,“你今天心神不宁。”

    “我……想念皮皮,不知道那个小家伙在做什么,每次出门他都会跟在身边,今天少了他,总是忍不住币心。”

    脸色一沉,他不悦的威胁,“如果你再想它,我会将它送给别人!”

    “它是我的,你没有权利将它送给别人。”

    “人一旦失去理智,可不管权利的问题。”

    她不禁觉得好笑。“你是小孩子吗?”

    “我又不是你。不管走到哪里都带着宠物,这不是小孩子吗?”

    没错,有记忆以来,她被教导着要成为一名称职的大姐,被告知着要勇敢、要保护妹妹们、不可以依赖别人,因此她不曾体会随身带着心爱宠物的感觉,但她总是不由自主的羡慕孩子怀里能紧紧抱着心爱的物品,即使是一条脏兮兮的毛巾被。或许正因如此,养了皮皮后,她才老粘着他。

    “你不可能到任何地方都带着皮皮,想这家餐厅就不欢迎宠物。”

    试想,这种一顿午餐要价千元的西餐厅,若是突然有一只松鼠从笼子冲出来,吱吱叫的到处乱闯,让主人和服务生追着它跑,而那些原本优雅用餐的名媛千金完全不顾形象的跳到椅子上……那画面,根本是灾难!

    “我们可以到狗餐厅。”她提议。

    “如果今日情况互换,你希望男朋友老是带着电灯泡在旁边吗?”

    “……皮皮不是电灯泡。”这男人根本是忘恩负义,如果不是皮皮,她已经跟他划清界限了……好吧,她必须承认,夜里躺在床上时,她有时会忍不住偷笑,庆幸自己找到籍口原谅他。

    “它不但是电灯泡,而且还喧宾夺主。”

    “如果不是因为皮皮,我……算了,我不想为了这点小事给你争论不休。”

    “好,我们不要再讨论皮皮的事,说点别的吧。”他拿起一直摆在旁边椅子上的礼盒,放在桌上。“打开来看吧。”

    她怔怔的看着左手边的方型礼盒,当他们一在这家西餐厅坐下来时,经理就送来这个礼盒,白宇棠收下后便摆在一旁,一句说明也没有,因此明知它的存在,她却没想过这个东西跟她有任何关系……

    这个礼盒的大小形状怎么越看越觉得似曾相识?她莫名的升起一股不祥的预感,“这是什么东西?”

    “你打开来看就知道了。”

    迟疑了一下,她将礼盒放在腿上,拆开绑住盒子的丝带,打开盒盖就看到一件黑色无袖高腰两层式小礼服,底层是丝质,外层则是透明的薄纱,绣花滚边,简单高雅,不过还来不及细想,她就发现隔着白色薄纸,在小礼服的下方还有一样东西,那是一条白色镶钻的披巾。

    她突然觉得头好痛。这是什么状况?难道他跟李允泽一样必须出席那种需要携伴参加的宴会吗?“你怎么突然送我这个?”

    “下个礼拜六陪我参加宴会。”虽然此举势必让他的家人知道她的存在,会给他带来麻烦,可是当她暴露在曦妍面前,就注定关于她的事迟早会传出去。何曦妍没有理由为他隐瞒,不是吗?况且他们近日往来越来越频繁,确保哪一天不会恰巧遇见白家的朋友,然后一天之内,消息传遍整个家族。

    与其在没有准备的情况下被人发现,还不如由他主动出击,这也代表他对家人宣告——他对这个女人是认真的!白家的人至少不敢轻举妄动。

    下了这个决定,他的心有一种说不出地踏实。两人的关系一旦浮上台面,她就不能否认他们是情人……虽然他已经走进她的世界,她却还未跨进他的世界,正因为如此,他才会觉得她像随时会断线的风筝,也许,他会接受何曦妍的提议,就是想为他们的关系正名。

    怎么又是宴会呢?章家君强行压下到了嘴边的呻吟。不会吧,这会不会太巧合了?缓了口气,她努力摆出轻松的姿态。“下个礼拜六我已经有约了,如果是下下个礼拜六,我就没问题,可以改时间吗?”

    “你跟谁有约?”白宇棠不自觉的皱眉。身为她的男朋友,他理当拥有她周末假日的时间,若有约会,她也应该提早告诉他。

    “当然是朋友。”

    “什么事?”

    她是在接受质询吗?算了,谁教她有愧与他,不能从实招来,只好乖乖被质询,“那天……我要去参加朋友的生日派对。”

    “推掉不要去。”白宇棠霸道的说。

    “什么?”

    “不过是朋友的生日派对,不出席也没有关系,只要礼到就可以了。”

    以这个男人的狂妄,他会说出这样的话也不难理解,可是,真的是很欠扁!努力平静下来,她心有亏欠总要多多包容他一点。“这是什么意思?”

    “下个礼拜六的宴会对我来说真的很重要,我需要你一起出席。”

    “我朋友的生日派对对我来而言也很重要,而且我先答应对方了。”

    “如果你在答应之前先问过我,今天就不会发生这种情况了。”

    这实在是太好笑了!“我的事没有必要每件都向你报备。”

    “身为你的男朋友,难道没有权利事先知道你周末假日的计划吗?”

    “……我会告诉你。”是啊,她会说,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今天若非我提起宴会的事,你会主动将生日派对的事告诉我吗?”

    “……我当然会说。”

    “最后一刻吗?”

    “……就算是最后一刻还是说了啊。”

    他闭上嘴巴不说话,可是那双眼睛比冷言冷语更吓人。

    她很庆幸这顿饭已接近尾声,否则她肯定会饿肚子。他闷不吭声的模样教人胆战心惊……事情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呢?

    看着床上的两件礼服,章家君觉得一个头两个大。真是快烦死了,怎么会有这种事?两份礼物她都不愿接受,可是两份礼物都退不回去。

    先说李允泽的部分,她三番两次捧着他的礼物准备物归原主,可是不管白天还是晚上,他都不在家,如果她心眼多一点,肯定会怀疑他刻意躲避她,因为他早猜到她不会接受这份礼物。

    至于白宇棠的部分,既然不能陪他出席宴会,她更没有理由接受礼物,可是他一听到她不要礼物,更火大了,最后要她回家想清楚,看是要陪他出席宴会,还是参加朋友的生日派对。

    “大姐,你决定穿哪一件去参加宴会?”章家乐似乎很高兴她遇到这种左右为难的情况。

    她不悦的回头瞪了一眼。为什么会这么巧呢?这两者之中选一个,她宁可陪白宇棠参加宴会,可是既然先答应李允泽了,她就不能反悔,这是做人处事的基本原则。

    然而,每次想起白宇棠的反应,她心里就有一股甩不掉的愧疚感。如果坦白向他解释清楚,他们应该不会搞得不欢而散。

    “从这两个男人为你挑选的礼服,就可以看出他们有多么不一样。”章家乐饶富兴味的道。

    “你很无聊。”每个人都是独立的个体,同一父母生出来的手足都不一样了,何况是来自不同环境的两个人,重要的是,他们两个不一样又怎样?她对这个问题一点兴趣都没有。

    章家乐一笑,自顾自的说出她的感觉,“这个白宇棠是个大男人,他看你,是用男人的眼光在看心仪的女人;而李大哥是个标准的公子哥,他看你,是用崇拜者的眼光看一个偶像型的女人。”

    “你还真会胡扯。”

    “我的直觉即使没有百分之百的命中率,好歹也有八成。”

    她不以为然的撇嘴,白宇棠的部分还说得过去,李允泽的部分未免太离谱了!

    “我知道大姊有多么难以想象,李大哥对你心存粉丝般的崇拜,不过我越来越肯定他是喜欢你,而不是讨厌你。”

    章家君背靠着床尾坐在地板上。“你真是越扯越夸张了。”

    “白宇棠为了喜欢的女人准备参加宴会的礼服,那李大哥是为了什么?”章家乐跳下贵妃椅,挨着她坐下来,继续说明自己的看法,“如果李大哥讨厌大姊,他可以利用这个机会让你在宴会上出尽洋相,何必特地为你准备适合那种场合的礼服呢?”

    老二的论点不是没有道理,可是她坚持的摇头。“你想太多了。”

    “如果不是因为白宇棠为了宴会帮大姊准备这样的礼物,我也没想到李大哥对你还有这样的心思。你们两个每次碰在一起,气氛总是搞得很不愉快,他对你总是一副很欠揍的嘴脸,让人不会想到他有可能喜欢你。可是一看到他为了让你参加宴会准备的礼物,我就闻到一股不对劲的味道。”

    “如果他喜欢我,干么对我那么差劲?”

    “你对人家也很差劲啊。”还好意思恶人先告状。

    “是啊,可是这说不定并非他的本意,我想李大哥可能是一个擅长表达感情的人。”

    章家君唇角抽动了下。她是不是应该哈哈大笑三声?“不擅长表达感情的人会女朋友一个换过一个?”她才不相信呢。

    “花心大萝卜不表示他善于表达感情呀。”

    顿了下,她同意的点了点头。是啊,说不定正因为不善于表达感情,才会“气跑”一个又一个女人,不过,这不代表她认为她认为那个家伙对自己是“喜欢”。

    “虽然我们彼此看对方不顺眼,认为对方讨人厌,但毕竟是一起长大的青梅竹马,多少有一份情谊在。”

    “如果他真的喜欢你呢?”

    “除非他脑子不正常,否则这种事绝对不可能发生。”

    “喜欢一个人往往就会变得不正常。”

    章家君无所谓的耸耸肩。“好吧,我想被人家喜欢总比遭到讨厌来得愉快。”

    “真可惜,没机会看到精彩的三角恋。”

    “你真的很无聊欸!”她没好气的朝旁边的脑袋瓜敲下去。“你干脆接受老三的建议,等老三大学一毕业后,你们两个就联手在网路上卖蛋糕,省得每天想这些五四三的。”

    “我的野心没有老三那么大,现在接西餐厅的Case,收入已经很不错了,何必再自找麻烦,搞得那么累呢?”

    她闻言摇了摇头。“你真的是我们章家的孩子吗?真没出息!”

    “我是乐天知命,人生在世最重要的是过得开开心心。”

    “这么说也对。”

    章家乐转头看了一眼床上的两件礼服。“大姊究竟要穿哪一件去参加宴会?”

    “别闹了,你明知道这两件礼服都不适合我。”

    “我看不是礼服不适合你,而是你的心态有问题。如果你只是单纯的想,什么样的场合穿什么样的衣服是一种礼仪,你就不会想到层级的问题……好好好,是我意见太多了,你不要瞪我,让我说最后一句话就好,既然退不回去,搁着不穿,也是一种浪费。”

    “反正又不是浪费我的钱,无所谓啦。”老时候是,她已经不在乎礼物是否能退回去,真正令她耿耿于怀的是白宇棠的态度。

    虽然早就领教过他和她有得拼的固执,明白这个男人根本不知道何谓放弃,可是,难道他不能讲点道理吗?她允诺别人在先,怎么可以要求她改变只顺他的呢?但如果他发现,她并非参加朋友的生日派对,而是陪李允泽参加宴会,他肯定会气炸了。

    当然,他不会知道这件事,因为她不会告诉他,谁教他这么霸道难以沟通……话虽如此,可是不说,总是教人良心不安,而这正是她现在如此烦躁的主因。

    父母总说,诚实是做人的基本原则,说谎伤害到的并非别人,而是自己……好吧,她会向他坦白,只要他出现在她面前,或是给一通电话——这个男人已经三天没有消息了,他还在跟她生气吗?

    章家君终于见识到闹别扭的男人有多可笑。白宇棠肯定是她见过最爱计较的男人,不能陪他参加宴会,竟然消失整整一个礼拜不跟她联络,他是小孩子吗?

    好吧,爱生气就生气,她一点都不在乎,气死好了,可是老天爷偏偏跟她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竟然教他们两个在这种情况下巧遇——她陪伴在别的男人身边,而他则在另外一个女人身边……这会儿她该笑,还是该哭?

    她见过那个女人,就是他利用她甩掉的那个相亲对象,因为她没办法陪他参加宴会,他就回头找对方吗?如果真是这个样子,他还真叫人失望!

    可是话说回来,他们两个还真是绝配,一个身着黑色西装,一个身着白色镶钻的及膝礼服,郎才女貌,同样高贵,同样教她意识到自己的平凡,所谓天造地设的一对,就是指他们吧?

    白宇棠则是已经气得两眼喷火了。她不是参加朋友的生日派对?为什么会跟李允泽跑来这里?难不成生日派对是骗他的吗?

    “你喜欢的女人竟然站在别的男人身边,看样子,她的心根本不在你身上,我们还是凑成一对吧。”何曦妍像在看好戏的道。

    他不悦的皱眉。踏进这里的那一刻开始,这个女人就像甩不掉的苍蝇纠缠他,看到他的脸色比粪坑的石头还臭,难道不会识相的走人吗?“你离我远一点。”

    “我跟着你,是在保护你,如果你愿意注意一下四周,你就会知道自己有多么受女人瞩目,若非我在你身边坐镇,你早就被一群女人生吞活剥了。”

    “那是我的问题。”

    “那也是我的问题。”

    “你这个人真的很不可爱……等一下,不要再来一次‘这也是我的问题’,如果是男人,就应该有肚量容忍女人发牢骚。”若非教她至今还恨得牙痒痒的前男友就在前方,不能失了面子,她绝对会像个女王一样狠狠甩掉这个男人。

    白宇棠决定闭上嘴巴不说话。莫名其妙的女人,离他远一点不就没事了吗?

    这时,李允泽带着章家君走过来打招呼。

    因为先前开的掳人玩笑,他很难为情的鞠躬行礼。“学长,好久不见了,没想到你会出席我外公的寿宴。”

    “你们两个认识?”何曦妍显然很意外。

    “我们不但认识,而且我们两家的长辈还是‘好朋友’。”李允泽瞪了一眼前女友,示意她闭嘴,接着又把目光转向白宇棠。“我来帮学长介绍一下,这位是章家君,你们曾经打过交道,还记得吗?”

    “李允泽,看样子你好像完全没搞清楚状况。”何曦妍没时间在意他是甩了自己的前男友,抢先道破所知的内幕,“人家用不着你来介绍,至少今天之前,他们是一对恋人。”

    “恋人?!”

    白宇棠突然不发一语的抓住章家君,转眼间,两人消失在众人惊愕的视线外。

    “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他们会变成恋人?”这个打击对李允泽来说不小,好像一觉醒来,赫然发现自己的人生失去一段记忆,而且是一段非常重要的记忆。

    “两个人相遇擦出火花,自然就会变成一对恋人。”何曦妍看他的目光转为怜悯,可是声音难掩一丝幸灾乐祸。“人家的心又不在你身上,何必把这自己搞得这么可笑又可悲?”

    “……你在胡说什么?”李允泽的表情好像是个神经病。

    她挑衅的扬起眉。“你胆敢对天发誓,我们分手跟她没有关系吗?”

    他夸张的大笑三声,难以置信的摇头。“你是连续剧看太多了吗?我从不知道你的想象力这么丰富,真是败给你了!你听好,两个人合得来就会在一起,合不来就会分开,我们之间的事不要扯上其他人。”

    “你想利用这个借口欺骗女人,还是欺骗自己?”

    “我干么欺骗自己?”

    “如果不说欺骗自己,那就是你根本搞不清楚自己的感情。”当一个男人动不动的提起某个女人,虽然老是咬牙切齿,但是他的眼中、他的声音完全充满了那个女人的形体,不就代表那女人的重要性?他怎么还搞不清楚自己的情感?

    “……你这个女人真是让我哭笑不得,我懒得跟你说了!”

    “你不是懒得说,而是无话可说了。事实上你心里比任何人都清楚,从过去到现在,那个女人始终占据你的心,只是你太自以为是了,不愿意面对,终于导致近在眼前的人投进别人的怀抱,你说,这不是很可笑又很可悲吗?”

    “……这真是太荒谬了!”

    “真正荒谬的人是你!”何曦妍火大的抬起右脚往他的左脚一跺,痛得他差一点失声尖叫,然后她得意的一笑,甩头走向其他熟识的朋友。

    这一边闹得不欢而散,另一边的气氛也非常不愉快。

    “这就是你所谓的‘朋友的生日派对’?”白宇棠双手分置左右,将章家君困在其中,让她无法动弹的抵着墙壁。

    她不服输的抬起下巴。“颜爷爷是我的朋友,不可以吗?”

    “你怎么会认识颜爷爷?”

    “这是我的事,我没有必要向你报告。”

    “你真的是受颜爷爷的邀请来参加今天的宴会吗?”

    “不行吗?难道我不配接受邀请?”

    “你不要扭曲我的意思,今天来这的孙子辈都是代替或陪同长辈出席,少有自己受到邀请的。”他就是代替爷爷出席。爷爷和颜爷爷是从小就认识的好朋友,两人可以说是一辈子的交情,可是不知为了什么事结下梁子,从此一见面就斗个不停,爷爷基于交情不能不出席,但不想破坏寿星的心情,只好派他当代表。

    至于何曦妍,则是陪她爷爷出席,大概是想利用这个机会认识挑选新对象,他压根没想到在此遇见她。

    “没错,我没有那种有钱有势的爷爷或外公,我可以出现在这种场合唯一的可能就是靠那位邻居。”

    “如果今天我们的立场交换,当你看到我带着别的女人走进来,你会有什么感觉?”

    “你不是已经这么做了吗?虽然我没有亲眼看见你们一起走进来,但是当我看到你们的时候,你们可是非常亲密的站在一起交谈。”

    “我们是碰巧在这里遇上,她过来跟我说几句话是基于礼貌。”

    “李允泽正巧是我的邻居,而我当然顺道搭他的便车。”

    “李允泽真的只是你的邻居吗?”

    “那个女人真的只是你相亲的对象吗?”

    明白这样你一句、我一句,只会越闹越僵,他们两个都不会得到自己满意的答复。

    略微一顿,他试着将口气缓和下来,“我不喜欢你跟他在一起。”

    “你管好自己就好了,我想跟谁在一起是我的自由。”

    “你是我的女人。”

    “我不是……”

    白宇棠突然靠过来蛮横的堵住她的嘴,顿时,声音不见了,脑子混乱了,无法言语,更无法思考。此刻什么都不重要,只有彼此口中甜蜜的滋味,缠缠绵绵,如果可以,但愿这一刻永远不要结束。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掳到财神夫最新章节 | 掳到财神夫全文阅读 | 掳到财神夫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