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掳到财神夫 > 第四章

掳到财神夫 第四章

作者 : 艾佟
    从小到大,他不管做什么事都很顺心很得意,他深信世上没有什么事情可以难倒他,爷爷欣慰未来有个顶尖的接班人,父母骄傲有个聪明能干的儿子,周遭每个人都急于巴结自己,盼从他身上得到好处,他从不需要为任何人费心。

    遇到章家君,这是他人生第一次觉得面对挑战,因为她不同于他过去所接触的人,他头一次被迫学习如何在一个人面前放低姿态,而且还是对一个女人,甚至用尽心机,想办法让她不得不挂记他。

    这对他来说真的不容易,花钱收买一个女人的心很简单,殷勤付出打动一个女人的心却很困难,可是他渴望抓住这个女人,明白如果不愿意调整自己的态度配合她,就无法走进她的世界。

    经过一段时间的努力,他们之间的氛围终于有了转变,他感觉她的心渐渐向自己靠拢,可是没想到他认为无关紧要的小事会演变成一场灾难,而他就困在这当中无法动弹。

    这个女人真的是很了不起!

    “她真的很了不起,再一次让我意外。”林闵之努力漠视白宇棠脸上的表情,不让自己脸上出现笑意,他故作恭敬的将三分钟前从收发小妹手上拿到的“礼物”放在上司的办公桌上。

    名义上,他是宇棠的特别助理,可事实上,他比宇棠那些堂弟更像是他的手足。他们是大学同学,后来一起出国留学,回国之后,他就一直跟着宇棠工作,而宇棠私底下的投资也都是由他出面处理。

    白宇棠故作镇定的轻轻滑动椅子,起身离开办公桌,走到一旁的置物台冲了一杯绿茶,才回到办公桌旁边,看着桌上的礼物。

    真是快疯了,他第一次这样讨好一个女人,可是不管送什么礼物赔罪,全部被退回来,同时回赠一张卡片,上头千篇一律的写着——我的利用价值已经没了,你不需要再浪费时间在我身上。

    他伸手拿起用双面胶贴在礼盒上的卡片,抽出里面的小卡一看,果然,一个字也没有更动。

    他知道她是个很倔强的人,这或许是艺术家的一种特质,可是没想到她会如此固执,看样子,她真的是打定主意跟他从此变成两条平行线。

    “这已经是第十份礼物了,你还要继续吗?”

    “当然。”他失算了,他没想到她这把火会烧得如此旺盛,不过,她会见识到他的毅力,如果这么轻易放弃,何以见到他对她的真心?

    “这可怎么办?”林闵之一脸伤脑筋的抚着下巴。“从两三百块的画册到价值百万的珠宝,你什么礼物都送过了,可是,全都连被打开来看一眼的迹象都没有,她还真不是普通的难缠!”

    “她不是难缠,而是铁了心要跟我划清界限。”白宇棠无奈的苦笑,如果她只是故作姿态刁难他,他倒是一点都不担心,问题在于,她是真的不想再跟他有任何牵扯了。

    “这世上应该没有一个女人想跟你划清界限吧?除非她不知道你是谁。”林闵之不是有意泼好友冷水,事实如此。天骏集团本身就是金字招牌,集团决定的接班人更是镶金镶钻,没有一个女人知道后会一点都不心动,这是人性。

    “你相信吗?如果她知道我的底细,她很可能逃得更快更远。”

    “是啊,被你的家人吓跑的。”

    他摇了摇头,很清楚她的反应。“只怕我家的人还来不及出言恐吓,她的双脚已经套上溜冰鞋滑走了。”

    “原来你在她眼中这么没有价值。”

    眉一挑,他冷冷的瞅着那张异常兴奋的面孔。“你很开心?”

    “如果你没有美化她,我对她还真是充满好奇,这个女人太不可思议了!”如果好友讲的是真的,那她在白家肯定会掀起波澜。说真格的,每次看到白家那些不可一世的公子小姐,走起路来姿态高得好像随时会拐到脚,他总是忍不住想,他们鸡飞狗跳会是什么样子?真的好想欣赏一下。

    白宇棠明白好友想看什么热闹,他当然知道章家君的存在势必引起家庭风暴,白家上上下下都会抓狂,可是他们再怎么叫嚣,最终结果仍取决于爷爷的态度,只要爷爷说声“Yes”,其他人也能无言的瞪大眼睛。

    可是不管如何,这些都是未来的问题,而他不会对太遥远的事伤脑筋,眼前如何让她的心再次敞开比什么都重要。

    “我现在需要的是有建设性的提议。”

    “你不是打算继续送礼物软化她的心?”

    “问题是,什么样的礼物才可以软化她的心?”

    “我不认识她,这个问题没办法回答你,可是,如果她连你的礼物都不愿意拆开来看,你送什么都没有用。”

    是啊,原本是想藉礼物传达心意,可是她根本不在意里面放了什么东西,更别说写在卡片上的只字片语,她一个字都看不到。

    “真想知道,这世上有没有她无法拒绝的礼物?”林闵之随口一问。

    她无法拒绝的礼物?白宇棠闻言皱起眉头,举起手上的绿茶喝了一口,脑海开始快速转动……

    “每个人都有无法拒绝的礼物,像我,最爱的是手表。”林闵之续道。

    他想起他们的初次相遇……

    他被她掳的那次并非他们第一次相遇,而是更早之前,大约是去年的十一月,一个下着大雨的午后。

    当时他和李允泽有约,因此开车到李允泽住家附近,突如其来的大雨将他困在车上,那时,他看到她抱着一只小猫咪,它看起来很瘦弱,从她小心翼翼把它护在怀里的举动,看得出那只小猫咪显然受了伤。她轻柔的对着小猫咪说话,虽然他们相隔的距离无法让他听见她低语的内容,但是她脸上的温柔教他难以忘怀。

    若非那份温柔,她绝对不会留在他的记忆中。他见过许多多温柔的女子,可是唯独她当时的温柔令他悸动,也许是因为那份温柔属于一只被遗弃的小猫咪,因而显得特别珍贵。

    “Boss,在想什么?”林闵之轻轻推了一下他。

    回过神来,白宇棠笑着道:“我想到一个好主意了。”

    “什么好主意?”

    “不用急,你很快就会知道了。”他回办公桌后坐下,笼罩在心头的乌云瞬间烟消云散。这一次他不但要她收下礼物,还要以这份礼物将他们俩紧紧扯在一起。

    他不难想象她收到礼物时的震惊表情,真希望可以化身为快递,亲眼目睹她下巴快掉到地上的样子……他是不是应该躲在暗处偷拍?或者,干脆请征信社帮忙留下经典画面?

    她是不是在做梦?这不是真的……没错,当然不是真的!眨几下眼睛,就会发现眼前的景物其实是海市蜃楼,虽然出现这种幻觉真是太可笑了,可是天天收到白宇棠送来的礼物,会产生这种幻觉也情有可原……

    “小姐,名字签在这里就可以了。”见她一点动静也没有,快递先生只好再重述一次。

    章家君怔怔的回过神来。现实是残酷的,她看到的并非幻觉,而是真实景物。

    她僵硬得像个机器人在签收栏留下大名,接过快递手中的塑胶提篮,低头看着里面那只张着无辜双眼的小狈,接着发现蓝里有一张卡片。

    她将手上的提篮放在地上,取出卡片一看——

    这是一只流浪狗,若不能养它,你随便往路边一扔就好了,相信它一定会遇到一个愿意收留它的好心人。

    P.S.如果你决定要照顾它,别忘了带它去动物医院做健康检查,它身上有不少处受到攻击留下来的伤口。

    这摆明是要她收留这只流浪狗,除非,她不在乎当个没有良心的人。

    如果她讨厌小礼物,她会狠心放它离开,可是偏偏她喜欢,尤其对这种被遗弃的小动物,更是同情心泛滥。

    “大姐,站在这里干嘛?不是有快递吗?”章家君从后面拍了她一下。

    她惊吓的身体一瞪。“你干嘛突然蹦出来?”

    “我在玄关叫了你好几声,是你都没有回应……咦?那是什么?”章家乐发现放在地上的提篮,立刻靠过去用右手拿起。“哇……这是谁家的小狈?”

    “这个小家伙从今天开始会成为章家的第七个成员。”

    “……什么?!”

    “意思就是,从今以后它会住在我们家,成为我们章家的一份子。”她将手上的卡片摆在妹妹面前,让老二可以看清楚上面的留言。

    若非手上拿着提篮,章家乐一定会用力拍手叫好,这个男人真是太聪明了,完全抓住大姐的弱点。

    章家君不悦的一瞪。“章家乐,你的表情让我看了很不爽!”

    章家老二听了却越笑越开心。“大姐就大方一点承认好了,这个男人真的太厉害了,他竟然可以摸到你的心,知道你对没有主人疼爱的小动物最有爱心了。”

    “这只是巧合!”是巧合吗?还是他真的知道她对这种可怜的小动物最有同情心?

    章家乐摇了摇头,非常肯定这绝非巧合。“你想想看,这种礼物可以随便乱送吗?万一你怕狗,这份礼物岂不是让你对他的怒气雪上加霜?”

    这倒是,可以肯定的是,白宇棠知道她喜欢小狈。

    “大姐,这个男人真的很不错,你就接受他吧。”

    她不以为然的挑了挑眉。“因为他不巧投我所好,我就应该接受他?”

    “不是。你不觉得这个男人对你很用心吗?”

    “这不是用心,他只是为了骗我的原谅。”

    “他那么努力想骗你的原谅,这也是一种用心啊。”

    “这是什么歪理?”

    章家乐不服气的努努嘴。“不管目的是什么,当一个男人愿意为你绞尽脑汁,这就代表他对你有心,要不,他连跟你说句话都觉得是在浪费时间。”

    这是事实,她又不是铁石心肠,怎么可能感觉不到他的心意?可是,嘴巴硬是不愿意松口。“如果这么轻易就算了,我会觉得对不起自己。”

    “我有一种很强烈的预感,大姐注定栽在他手上。”章家乐用左手的手肘轻轻推了她一下。“你就别再ㄍ一ㄥ了,其实你对他心动了。”

    “你别胡说了,我只是不得不收留这只流浪狗,这并不代表什么。”

    是吗?章家乐故意好心的提议,“如果大姐不想养它,我可以帮它找主人。”

    迟疑了半晌,她还是决定把这只流浪狗留下。“我们家有个小花园,外面有个大公园,你可以找到比这里更适合它的环境吗?”

    “慢慢找,我相信一定找得到适合它的主人和环境。”

    “算了吧,等你找到,我们也培养出感情了。”

    “你真的要把它留下来?我有一点担心,万一没有养好,让它病死了,你会不会又哭得死去活来?”

    回想去年在公园捡到的那只小猫咪,章家君脸上出现一抹淡淡的伤痛。

    那只小猫咪身上有太多病,她努力不到三个月,终究还是只能送它入土为安。她一向好强不愿在旁人面前流下一滴眼泪,可是那天她完全无法控制自己的泪腺,毕竟她投入了很深的感情,实在舍不得啊。

    告别了小猫咪,她那时暗自发誓从此不再养小动物了,因为不喜欢自己面对死亡时流露出来的软弱,因为不想让自己变得不堪一击……

    甩了甩头,不想了,过去的都过去了,受过一次伤应该要让自己变得更坚强,而不是从此退缩不前。这就好比小孩子学走路,跌倒了再站起来,一次又一次,直到自己可以稳健的迈开脚步。

    想清楚了,她顿觉豁然开朗,整个人轻松了起来。

    她小心翼翼的将小狈从提篮里抱出,爱怜的抚着它。“这一次,我会更努力照顾它,将它养得白白胖胖。”

    “它现在是章家的成员了,我会跟大姐一起努力把它养得白白胖胖的。”章家乐轻轻的逗弄小狈。“大姐,上次那只小猫咪来不及取名字就病死了,这一次我们别拖拖拉拉的,先帮这只小狈取蚌名字吧。”

    是啊,上次连名字都没有送那只小猫咪,这次可不能再疏忽了。她戏谑的瞅着妹妹。“叫‘Happy’如何?”

    “Happy……当然没问题,欢迎它成为我的好姐妹,可是妈不喜欢洋名字,大姐还是给它取蚌中文名字好了。”章家乐嘿嘿的傻笑。

    “Happy换成中文名字的话就是……皮皮,怎么样?”

    “好啊好啊!”她开心又郑重的跟小狈握手,“皮皮,欢迎你成为章家的一份子,明天我帮你开个庆祝派对,请你去狗餐厅大吃一顿。”

    章家君好笑的送上一个白眼。“它必须先送到动物医院做健康检查,还有美容整理一下,短期之内没有办法跟你去狗餐厅开派对。”

    “对对对,身体照顾好了,以后不怕没得吃。”她摸了摸它的头。“虽然你的主人厨艺非常可怕,不过你放心,妈和我的厨艺都很好,保证让你爱上我们家。”

    “章家乐,干嘛强调我的厨艺很可怕?”

    “皮皮现在是我们家的一份子,当然要知道家人的情况,认清在我们家生活应该讨好的人是谁。”对大姐做了个鬼脸后,她继续对皮皮表达欢迎之情。“以后有机会你一定要劝大姐,找到请得起帮佣煮饭做菜的老公就赶快嫁了,别太挑剔,否则就等着被老爸送到菜市场喊价拍卖。”

    “章家乐,废话少说!”如果再放任妹妹啰嗦下去,皮皮还没进章家的门就吓跑了。“你帮我回房间拿皮包,我要送皮皮去动物医院。”

    章家乐点头应允,飞快的转身跑回屋内,三分钟后,她身上多了一个斜背包走了出来,自动的跟着章家君一起带小狈去动物医院。

    人生真的很奇妙,有时候一个转折,就会发现所处的情况截然不同,不过是好或不好,就要看自己如何看待。

    而她要如何看待此刻的情况呢?

    如果不要想东想西,单论眼前的景象——坐在铺着野餐毯的草地上,头顶是蓝天白云,风和日丽,旁边摆着一大篮的下午茶点心,而前方则是一个优质酷男陪一只小狈玩你丢我捡飞盘游戏的画面……这实在是太惬意了,谁会不满意呢?

    是啊,可是,为什么她又跟白宇棠扯在一起了?

    章家君重重一叹,当她决定收下他送的流浪狗时,就应该要猜到事情会演变成这个样子——白宇棠以看小狈的名义跟她见面,若她拒绝,实在是说不过去。

    两人很自然的开始恢复‘约会’,平日晚上的时间不够,周休二日也加进来凑热闹。总而言之,健康的小狈需要运动奔跑,他当然可以理直气壮出现在她的世界里。

    两手抱着屈膝紧贴胸前,她的目光不自觉的跟着白宇棠打转。这是她第一次看到他穿着如此轻便的运动服,他个人的感觉不再像西装笔挺的时候硬邦邦的,看起来终于有那么一点普通人的味道,可是真奇怪,那副高傲却不减半分。

    她看这种高傲强悍的男人一向只有皱眉的份,可是看他就是生不出那种厌恶的感觉,反而觉得这个男人生来就应该是这副样子,这正是属于他的魅力……看样子,她好像真的对他动心了。

    这时,一狗一人突然一前一后跑回来,分别在她左右侧或趴或坐。

    “皮皮累坏了吧。”章家君爱怜的摸了摸它的头。

    见状,白宇棠忍不住抱怨,“我也累坏了,你怎么不关心我?”

    两颊染上淡淡的羞红,她故意凶神恶煞般的斜睨了他一眼。“你长这么高大,不会这么没有用,小小运动一下就累坏了吧?”

    “公平一点,如果不是我体力太好了,哪有办法陪这个精力充沛的小家伙玩这么久?”他越过她摸了摸皮皮的耳朵。

    “皮皮吃得好、睡得好,每天早晚都有人陪着运动跑步,当然精力充沛。”她为了病死的小猫咪哭得稀里哗啦的样子,章家每一个人都记忆犹新,所以现在全家一致为了皮皮的健康努力,如果不是运动量足够,它说不定已经变身为“猪”了。

    “它真是幸福!”他这个令人艳羡的贵公子竟然忍不住嫉妒起一只小狈!

    “你在哪捡到它?”

    “这是我拜托朋友捡来的。”正确的说法是,他拜托征信社捡来的。他对这种事又不擅长,当然是花钱交给人家处理。征信社找人的本领高,连找流浪狗的本事也不赖,三天就处理好了。

    “你怎么知道我喜欢小狈?”

    “你不是说过吗?”

    “我没有,我说过不再养小动物,怎么可能会告诉你这种事?”

    “为什么不再养小动物?”他很巧妙的转移焦点。

    她说起自己去年捡到一只小猫咪,她有多么喜欢它,有一回她家老么一时兴起带小猫咪出去散步,不小心把小猫咪弄丢,她得知后气哭了,老么也被她骂哭了。后来是她邻居李允泽找到走失的猫,但虽然找回来了,它还是在一个月后病死。

    这是她第一次深刻的感受到生命的脆弱和无奈,生死是在神的手中,所以活着就应该感恩,珍惜自己的生命。

    “原来是这么回事。”他想起第二次遇见她,是在年初李允泽的生日派对上,派对结束后,寿星醉得一塌糊涂,几个朋友正讨论谁来充当他的司机,李允泽却突然大叫了一声,说他安排好司机了,然后就打电话叫她过来。

    当时她气冲冲的搭计程车赶过来,一见到李允泽,劈头就骂,“如果不是欠你一份恩情,今天你会死在我手上!”

    若她像第一次那般温柔的对待李允泽,他会当她是那种贪图富贵的拜金女郎,将她从自己的记忆里驱逐出境,偏偏她是个强悍有个性的女人,两者的反差从此教他更难遗忘。

    章家君并不知道他的‘这么回事’是什么意思,自顾自的接着道:“我一开始真的好担心照顾不来皮皮,可是出乎意料,它不到两个礼拜就已经勇猛得可以当我家的看门狗了。”

    “那是因为你用心照顾它。”

    “这是我们全家人同心努力的结果。”

    皮皮似乎知道他们在讨论自己,移动身子缩到她脚边。

    “这个小家伙真爱撒娇。”白宇棠完全没办法掩饰内心的嫉妒。

    “是啊,它半夜还会爬上床,窝在我的脚边。”

    “它不是女生吗?”脸色微微一变。他就是担心这种情况,还特别请征信社注意性别的问题,怎么还是发生了?

    强忍着笑意,她正经的点头。“对啊,它是个爱撒娇的女生。”

    这种感觉真令人沮丧,他总不能跟一只小狈争风吃醋,只好对她抱怨,“这个小家伙被你宠坏了!”

    “我就是喜欢宠它。”章家君揉了揉皮皮的头,皮皮在半梦半醒中很有默契的动了下回应她,注意到他见了脸色越来越沉重,终于,她忍俊不住的笑出声,可想而知,立刻换来他怒眼一瞪,她连忙找话题转移他的注意力。“这么好的天气因该带着绘画工具出来,这样我就可以顺便在这里写生了。”

    “如果你写生的对象是我,我就帮你弄到绘画工具。”

    “我画你干嘛?”她好笑的对他扬起眉。

    “你以为我喜欢留在别人的画上吗?这可是我给你的特权。”

    她瞪着他半响,只说出一句话,“你这个人真的很狂妄!”

    “我承认,这是我从小到大养成的性格,但遇到你之后,已经改善很多了。”

    “这样叫改善很多?”她不敢置信的瞪大双眼。

    “你觉得我很讨厌吗?”

    “……还好啦。”她差点反应不过来。他的问题未免转得太快了!

    “如果不是改善很多,你可能会对我咬牙切齿,恨不得扭断我的脖子。”他可以顺利从每次的相亲中抽身,主要的原因就是他太狂妄自大了。女人虽然很想攀上这座金山,但是难以忍受他将别人踩在脚底下的姿态。

    林闵之老是笑他长得一副很欠扁的样子,幸好他这个人有个优点,就是他很有义气,很照顾自己人。

    原来如此!“不错嘛,你对自己挺了解的嘛。”

    “没有人不了解自己,除非他不愿意坦然面对。”

    是啊,人不是不了解自己,而是不愿意坦然面对,可惜大部分的人都会选择逃避,逃避自己的缺点,只是看自己的好。

    不知道为什么?她突然觉得眼前这个男人好帅气,如果现在手上有一支画笔,她一定会将他帅气的模样留下来。

    “我喜欢你现在看我的眼神,很专注。”

    羞红了脸,章家君连忙转开头,清了清喉咙道:“如果你真的有办法帮我弄到绘画的工具,现在的你就会留在我的画上。”

    白宇棠立刻跳了起来,三分钟之内从她的视线消失又回来,不过,他手上并没有带回她需要的绘画工具,这是当然,因为这方圆一百公尺内应该没有文具用品店。

    “我们先享用下午茶,一个小时后,皮皮又会开始精力充沛的想活动筋骨,到时你的写生用具也到了。”

    “你去哪找来写生用具?”他明明才离开一下。

    “我付酬劳请公园外的摊贩跑腿,他们自然会帮我买齐所有的东西。”

    她闻言忍不住皱眉。这个男人会不会太挥霍了?“你付了多少酬劳?”

    “这种时候你不要计较这些小细节。”他伸了个懒腰,将野餐蓝拿过来。“我肚子饿了,我们先吃东西吧。”

    算了,今天心情太好,这件事就别计较了,不过以后还得好好教导他,勤俭绝非小气,而是一种美德。

    互看不顺眼的人住在同一条街上就是有这个缺点,一个不小心就会冤家路窄,搞得自己心情非常不愉快。

    这种情况她应该怎么处理呢?

    视而不见绕过去?这好像会显得自己的度量很狭小,虽然她从不在意人家的评论,可是万一他一状告到她父母那里,她就又要听爸爸妈妈说教了,说什么她是大姐,是妹妹们的榜样,要她注意自己的言行举止,别教人家看笑话。

    那走上前嘘寒问暖呢?她没有这个兴致,而他大概也不乐意跟她打交道,他们两个实在是话不投机,即使笑脸开始,最后也一定会恶脸相向,但究竟是谁先挑衅搞坏气氛,从来没有人搞得清楚。

    怎么办?这个行不通,那个也行不通,难道她就一直站在这当傻子吗?

    她还没有想到结论,李允泽竟然一反常态的大步走过来,脸上的表情看起来好像是受到惊吓似的。

    “喂!你什么时候开始养狗了?”

    怔了一下,章家君这才想到自己带皮皮出来散步。“我没必要向你报告吧。”这个男人真的很好笑,好像她家的事他都得一清二楚。

    “上次那只小猫咪病死以后,你不是发誓再也不养小动物了吗?”

    “我不能改变心意啊……等一下,你怎么知道我发誓不再养小动物?”她困惑的对他扬起眉。

    略微一顿,他的表情有些不自在。“我们两家的消息很灵通,我又不是耳聋,就算不想知道的事最后也会知道。”

    “这件事我又没告诉家人。”

    “……你肯定说了,只是你忘了。”

    “是吗?”她的记性还算不错,出来某人应该配某张脸这种事……说来奇怪,她记得住见过的面孔,也记得住听过的名字,可是,始终没办法将两者正确地搭配在一起,好友们老是取笑她,小时候地“连连看”肯定都是拿鸭蛋。

    “而且你没说,我怎么可能知道?”

    没错,这件事肯定是从她嘴里说出去的,可是,她真的不记得自己曾告诉过别人,只记得她曾对着死去的小猫咪哀哀倾诉……咦?难道是那只死掉的小猫咪跑进他梦里八卦?

    “你干么用这种诡异的表情看我?”

    “你确定是从我家人那里听到这件事吗?”

    “……哎呀!这个不重要,我有事找你帮忙。”

    注意力被迅速转移。他找她帮忙?!她微微蹙着眉。刚刚是不是听错了?

    见她一脸怀疑,他又开口,“你没有听错,我们找个地方坐下来谈细节吧。”

    这个家伙怎么可能向她求助?“你发烧了吗?”

    “我没有生病,脑子也很清醒,我们去喝咖啡,我请你。”

    “你有事请我帮忙,当然是你请我,难道是我请你吗?”她冷哼一声,抱起在脚边打转的皮皮,率先移动脚步,目标对准方圆十里唯一的咖啡厅。

    三十分钟后,他们已经各自享用了一杯咖啡和一块蛋糕。

    “说吧,你有什么事要求我?”虽然吃人嘴软,但她的高姿态可是一点也没有改变,没办法,她就是很难对这个男人保持应有的礼仪。

    “我不是求你,而是请你帮忙。”

    “这还不是一样。”

    “两者差别很大。”

    这男人也太爱计较了。“算了,随便你,总之,你的重点是什么?”

    “下下个周末,我要参加外公举办的宴会,外公规定必须携伴参加,想请你陪我出席。”

    吓!她整个人激动的往后一跳,还好皮皮窝在一旁的椅子上睡着了,要不然肯定被她吓到。“你有没有说错?要我陪你参加宴会?”

    “我也是逼不得已,我外公举办的宴会不能随便找女伴,万一对方误解我的用意,麻烦就大了。”

    她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我当然不会误解你对我有什么企图,可是我家其他三个也不会,而且她们应该比我还好商量,你干么不找她们帮忙?”

    “这是章爸章妈的意思。”

    “我爸妈指名要我陪你参加宴会?”他们疯了吗?又不是不知道他们两个不对盘,难道不担心她利用这个机会搞怪……不对,她不是老幺,搞怪的事她一向不擅长,不过,将他们两个凑在一起总不是件好事啊。

    “他们大概希望你可以籍由那种场合钓到金龟婿。”

    “胡说八道,我爸妈才不是那么现实的人,我看八成是你施压吧。”父母当然期望儿女嫁得好,可是他们很实际,知道女儿嫁个门户差距太大的金龟婿不见得是幸福,最多希望对方有房有车有个正当的好工作。

    “我干么施压?我觉得乐乐一定会表现的比你称职。”

    “没错,那你去找乐乐啊。”

    “都说了是章爸章妈的命令。”

    她差一点爆笑出声。这个男人在搞笑吗?“你连你爸妈的话都当成耳边风了,在意我爸妈的命令干么?”

    “……你真啰嗦,还不是为了你好,你不是急着找对象嫁人吗?这正是个好机会,还有外公问我的女伴是谁时,我已经说是你,所以,现在来不及换人了。”

    她不敢置信的瞪大眼睛。这家伙胆子未免太大了!“我现在还没答应,你就自作主张告诉你外公!”

    “章爸章妈挂保证,说你会出席,我想你也不是个小气的人,不会连这点小忙都不帮。”

    她家的爸妈会不会太过分了,哪有人胳膊往外弯呢?“我不小气,可是要看对象,有些人会让我忍不住想跟他计较,像是你。”

    “你……一句话,你到底帮,还是不帮?”再讨论下去,他只会被她给活活气死,还是别浪费口水。

    嘴一撇,章家君不甘心的说:“咖啡和蛋糕都进了胃,我还能吐出来吗?”

    闻言,李允泽悄悄松了口气。“明天早上会有快递公司送东西给你。”

    “送什么东西给我?”

    “明天你就知道了,总之,别扔在一边,记得马上打开来。”他知道她有个不好的习惯,不管是信件或包裹,收到先扔在一旁,待她忙完手边的事,她才会一一处理,她总说处理事情要有优先顺序。

    章家君不在乎的点头,脑里开始盘算,回家一定要抗议。爸妈究竟在想什么?难道真的希望她籍这个机会钓个金龟婿回来吗?这种事做梦还比较快,她在那种场合别闹出笑话、出尽洋相就很好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掳到财神夫最新章节 | 掳到财神夫全文阅读 | 掳到财神夫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