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掳到财神夫 > 第一章

掳到财神夫 第一章

作者 : 艾佟
    疯了疯了,真的疯了,老爸想听结婚进行曲,买CD来听就好了,干么逼女儿真的演出一首结婚进行曲呢?

    老爸疯了,当女儿的她脑子可是很正常,不过,看着年过半百的老爸接着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控诉自己有多命苦,盼不到老婆生个儿子陪他打篮球,难道期望赶快有四个女婿陪他喝啤酒也不行吗?连她听了都觉得有些心酸。

    女儿是很贴心,可是没法子和他进行一场Men'stalk,也没法子帮他搓背,当老爸的不免有一丝丝遗憾。

    虽然她超有个性,老爸叫她往东,她总爱往西,父女意见相左的次数如同人生不如意十有八九,可是连老爸一个小小的心愿都无法完成,不孝的罪名肯定从此缠着她不放,不跟着老爸发疯,也没办法。

    可是,她不想结婚,至少现阶段她还不想变成像母亲那样被家庭困住的女人,大半辈子为丈夫孩子操劳,得到的抱怨却比掌声还多。

    不想结婚,又必须结婚,有没有可以两者兼顾的法子呢?

    当然没有,就像北极和南极位在地球两端,不可能同时在北极又在南极,除非两地变成一地。

    没错,正是如此,她必须结婚,但事实上又跟没结婚没什么两样,唯一的方法就是找个跟她有相同需求的人——这正是她此刻不得不跟李允泽这个讨厌鬼坐在咖啡厅喝咖啡的原因。

    每次看到这个讨厌鬼,总有一种人比人气死人的感觉,明明住在同一条街上,可他们看起来就是两个世界的人,一个人的家世背景果然在举手投足间彰显无遗。

    “你干么请我喝咖啡?”不知道是因为一身名牌,还是那副睥睨的姿态,李允泽看起来就是个贵公子。

    这家伙最讨厌的地方,就是他母亲娘家有钱有势,他就自以为高人一等……好吧,他确实高人一等,同样住在独门独户的花园洋房,他家硬比别人多出一户,而他更嚣张的一个人独占一户,而他屋内的家具,等级还硬跟左邻右舍不同……真是的,他干么不直接搬到豪宅呢?

    忍着点,他认识的朋友多,最有可能提供她合适的“结婚对象”。

    章家君下巴微抬,虽然有求于他,却不想在他面前示弱。“我老爸说一年之内要听到我的结婚进行曲这件事,你听说了吗?”

    “我还以为这是笑话——你嫁得出去吗?”李允泽挑衅的扬起眉。

    “……就常理来说,这确实相当困难,可是如果你愿意帮忙,那结果就会不一样。”这家伙讲的话真讨厌,她的手好痒,真想一拳挥过去。青梅竹马不是普通的缘份,可为什么他们像仇人?

    他夸张的瞪大眼睛。“这是在作梦吗?你要我介绍对象?”

    早猜到他会有这种反应,她不慌不忙的拿起面前的咖啡喝了口,才道出重点。“因为我要的是有名无实的婚姻。”

    “章爸恐怕不会喜欢你的如意算盘哦。”

    “管不了那么多,你可以帮我吧?”她不理会他的揶揄,出声又问。

    “为什么我要帮你?”

    “除了你,我认识的人当中没有人帮得上这个忙。”

    这个女人说话就是这么理所当然,实在令人超不爽!“我怎么帮得上忙?”

    “你的朋友中应该不乏那种喜欢拈花惹草,又经常需要找藉口甩掉女人的花花公子吧?我这个名义上的老婆将是他甩掉女人最好的藉口。你不用担心我会纠缠你的朋友,结婚之前,我会拟好一份白纸黑字的契约书。”

    眉头一皱,他瞪向她。“为什么你会认为我有那种朋友?”

    “你的罗曼史太精彩了,你的朋友想必也不差,这就是物以类聚,不是吗?”

    “没想到你这么关心我的罗曼史。”

    她唇角冷冷的一勾。“我们这条街没有秘密,我的耳朵无法置身事外。”

    笑容瞬间僵在李允泽那张俊脸上。这个女人就是不肯服输!“如果不在意左邻右舍的八卦,你自然会将耳朵塞住。”

    “你不要制造八卦提供左邻右舍争相传送,不是更省事吗?”这个男人就是喜欢高调的让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他身上,他带女友回家总是挑大白天,好像街坊邻居不知道他女友就是美女太对不起他了,竟还好意思叫人家塞住耳朵……算了,他就是这副令人讨厌的死德性,骄傲得像只孔雀,却老指责别人眼睛长在头顶上。

    “……”

    “这个忙你会帮吧。”

    “给我理由——我非帮你不可的理由。”

    “你是男人吗?”

    怔了一下,他语带疑惑的问:“这是什么意思?”

    “如果是男人就不会计较那么多,可以帮忙一定会帮忙。”

    她就是这点令他生气,总是有办法堵得他无法回击。“……这又不像上市场挑青菜那么简单,没有先找到对象,想帮忙,也帮不上忙。”要他无条件帮她,实在不甘心!

    她没好气的眉一挑。“干么不直截了当的说,你想再考虑看看是否要帮我?”

    “你这个女人真的是很没礼貌!”

    “我只是受不了你的虚伪。”他老是认不清人有千百种,总以为每个人都应该像他一样懂得上流社会的交际规则。

    总有一天,他会被她气到脑充血,看看她这副德性,像是有求于人吗?不管他们身上名牌货和地摊货的衣着差别,单听两人之间的对话,人家可能会以为她是名门千金,而他是穷酸小子……他永远搞不懂,她怎么可以穿着几百块的运动服,却有着千金大小姐的气势?难道这是排行老大的特色吗?

    “受不了我的虚伪,那就不要跟我打交道啊!”

    “我不是说了,这件事只有你帮得上忙。”从她有记忆之后,这个男人就跟她水火不容,今天她来求他帮忙,可是克服很大的心理障碍。

    “你这副样子,就算不签婚前契约书,男人也会自动跟你划清界线的。”

    “那就麻烦你了。”不想跟他纠缠下去,她率性的起身挥手走人。

    “……”他没有出声唤住她,而是拿起前方冷掉的咖啡猛灌。与其跟她斗嘴,被她气得快精神衰弱,还不如另谋他策,狠狠修理她一顿,挫一下她的锐气,教她知道女人最好不要太强悍,尤其是有求于人时,更该懂得温柔谦逊,否则吃亏的只会是自己。

    她完全无法忍受这种处在弱势的感觉,尤其受制于一个讨人厌的男人,更是让她的心情如同在火炉上被烧烤,分分秒秒都是煎熬。

    李允泽会不会对她伸出援手?

    他们两个是如何结下梁子,她从来没有头绪,只知道有一天那个家伙突然拦住她的去路,问了一句——“为什么看我不顺眼?”从此,他们就水火不容,两个人好像有什么深仇大恨似的。

    她应该反问一句——“为什么认为她看他不顺眼?”可她没有,大概是性格使然,不喜欢为自己辩驳,是就是,不是就不是,天花乱坠把“不是”变成“是”,不过是在外面裹上一层糖衣,而糖衣终会融化,本质终会显现出来。

    因为他莫名其妙的误解,面对他,她自然充满敌意,对他那原本就教人不认同的高傲姿态更是看不顺眼,最后终于演变成如今这种情况。

    虽然她和李允泽互看不顺眼,但章家大部份成员和同条街上的邻居可是看他非常对眼,人人都夸他长相好、性情好、家世好。对此她嗤之以鼻,不过既然大伙都夸他,说不定他会帮自己,这就是她最后大胆找他帮忙的原因之一。

    不过,这个男人会不会拖太久了?帮或不帮,不过是二选一,有这么困难吗?不管是帮,还是不帮,他赶紧做出决定,她才能继续采取下一步行动。

    在她的心情饱受煎熬时,章家其他三个丫头也不好过,一逮到父母不在家的日子,就全部挤到大姊房间。虽然老爸还未点到她们的名,可毫无疑问,唱完老大的结婚进行曲,接着是老二,然后老三,最后老么,她们当然会关注大姊的情况。

    章家四姊妹依序是章家君、章家乐、章家盼、章家宝。从名字就可以猜到她们在家中扮演的角色——老大是章家第一个孩子,受到最严格的教育;老二是章家欢乐的泉源,是父母的开心果;老三是夫妇俩期盼生女儿的命运可以到此为止,结果当然是落空了;老么是章家的宝贝,是在放任政策下长大的孩子。

    “大姊,事情进行得如何?”

    “李允泽答应帮你了吗?”

    “如果我是李大哥,绝对不会帮你,连朋友都不是,何必自找麻烦?”

    “又不是审问犯人,你们给我一点喘息的空间好吗?”章家君将她们三个稍稍推开,虽是双人床,可是一下子挤了四个人,空间瞬间变得好小。

    叹了声气,她慢条斯理的又道:“我还在等消息。”

    “他还没有给你答覆吗?”章家盼不以为然的皱眉,她是章家中完全站在大姊这边,和她一同敌视李允泽的最佳战友。“这个男人就不能干脆一点吗?”

    “大姊和李大哥又没什么交情,要人家帮这么大的忙,人家也要找到理由说服自己啊。”章家宝是章家四姊妹当中跟李允泽处得最愉快的人,这或许是两人的年纪差距最远的关系。

    章家盼没好气的冷哼一声,“想帮就帮,不帮就拉倒,干么那么多废话?”

    “放心,他会帮,除非他不承认自己是男人。”

    章家君嘴巴刚闭上,摆在床头的手机就响了,她拿过手机一看,来电显示“李家臭屁男”,四个人很有默契的同时对看一眼,她深呼吸了一口气,旋即俐落的接听。

    “……说吧,帮还是不帮……什么条件交换……明天下午可以,什么地方……我知道那里,明天下午两点见。”通话结束了,她的思绪还停留在刚刚的对话中。的确,他没有理由平白无故的帮她,可是这个“条件交换”总教人忐忑不安。

    “大姊干么不说话?方才提到的条件交换,是什么意思?”章家盼焦急的问。

    收回思绪,她嘲讽的一笑。“他说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帮我不是不可以,但是有条件。”

    “什么条件?”

    “明天下午见面才知道。”

    章家宝两眼骨碌碌的转来转去。“李大哥会不会利用这个机会整大姊?”

    “李大哥不是这么坏心眼的人。”章家乐对小妹皱了一下眉头。这个小妮子自己心眼多,就老爱用小人之心揣测别人的心意。

    “男人比女人还虚假、邪恶,有些人表面上是好好先生,肚子里装的却是恶毒的黑心肠,最擅长在背后捅人家一刀。李大哥终于盼到可以整大姊的机会,他会放过吗?”章家宝一副等着看好戏的样子。

    章家乐不以为然的敲了下小妹的脑袋瓜。“你这颗小脑子能不能装点正面的东西?自己诡计多端,就以为别人都跟你一样吗?”

    “人性本来就黑暗面多于光明面,我不是诡计多端,而是看透人性,宁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而不是以君子之心度小人之腹。”

    用双手比出一个大“×”,表示停战,章家乐不想再跟她罗唆了。虽然这个丫头未满二十岁,说起话来却好像经历过人生的大风大浪,没有顶尖的口才根本辩不过她。

    章家君无奈的对她们俩摇摇头。这两个妹妹很极端,老二是乐天派,老么是小人派,只有老三跟她一样比较中庸。“家盼有什么看法?”

    “这件事我偏向小妹,李允泽从小苞大姊不对盘,如今大姊把机会送上门,他若没有趁机回报长年受到的精神损失,怎么可能甘心呢?”

    “什么精神损失?”老二和老么同时好奇的问。

    “『仇人』住在同一条街上,走在路上总是担心遇到,你们可以想像得到这种精神压力有多大吧。”

    两人恍然大悟的点了点头,而后却忍不住噗哧一声的笑了出来。太夸张了,这也不至于让精神受损吧。

    “你们两个不要笑,不信的话,你们向他求证,他一定认为自己长年处在这种精神压力下。”

    “是啊,不过他肯定有被虐狂的倾向,不然又不是没银子,干么不搬走呢?”章家君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每次两人在路上相遇,他脸上总写着“今天实在有够倒霉”,但这样觉得的人又不只他,她也很倒霉好不好。

    “为了一个女人逃离这里,这不是很没用吗?”

    “那你的意思是说,我不要跟他打交道,另外想法子吗?”

    “这倒也不必,基本上李允泽这个人干不出真的伤天害理的坏勾当,除非他不想继续在这个地方混下去。”章家盼看了老二和老么一眼。“你们两个有听说他要搬家吗?”

    章家宝摇了摇头。“李大哥上个礼拜才换了盏水晶吊灯。天啊,超奢华的,我爱死了,他答应以后汰旧换新的时候要送给我。”说完,马上收到三记白眼。

    笨蛋,她们家挂上那种奢华的水晶吊灯像话吗?

    “你们不要胡思乱想,我不会把水晶吊灯浪费在我们家的天花板,PO到网路上拍卖比较实际。”她用手比出Money的手势。

    其他三个异口同声的叹了一声气,“守财奴!”

    章家宝见状无所谓的耸耸肩。又不是家财万贯,不当守财奴,怎么积聚财富?

    章家盼安慰的拍了拍章家君的肩膀。“大姊,别想太多,明天去赴约就知道他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了。”

    “也是,总要等明天见了面,问清楚他的条件,再来决定。”当然,只要不是故意找她麻烦,或提出太离谱的条件,她应该会答应。

    **

    家宝说的对极了,李允泽根本是利用这个机会整她!可明知如此,她还是咬着牙跟他进行交易,因为目前她想不到更好的法子。

    不怕,不过是掳一个男人,又不是要她把一个男人扑倒在床上,这绝对难不倒她……

    你真的可以吗?

    李允泽那天谈条件时的讪笑声,突然回荡在耳边。

    当然,她一定办得到,虽然已经等了三天,至今还苦等不到下手的机会,可是李允泽那个家伙主动提供“猎物”的行踪,她不用浪费精力四处寻人,最要紧的是她只要将对方从饭店的咖啡厅“移送”到楼上的客房,几层楼的距离就好,真的不难!

    是啊,只要盯紧猎物,皇天不负苦心人,总会让她有机可趁……

    念头一掠过,她就看见猎物起身离开位子,似乎要去洗手间。不敢稍有迟疑,她连忙离开饭店大厅追过去,就在这时,他突然转进洗手间旁边的一处小空间,那应该是专门提供客人讲手机的地方。

    这简直是老天爷送给她的好机会,这下子掳人成功的机率高达六成以上。

    她深呼吸,静静守在外面,待他讲完手机,将手机收回西装口袋,她便立刻走进去,用手上的金属物品从背后抵住他的腰。“对不起,我没有伤害你的意思,只是想请你去一个地方,不会很远,就在楼上的客房而已。”

    半晌,对方语带慵懒的道:“小姐,你知道自己现在的行为是绑架吗?”

    “我已经说对不起了,待会进了客房,我一定会给你一个合理的解释。”

    “你先解释清楚,我再考虑是否配合你。”

    “我现在不方便说明情况,待进入客房后,我一定会交代得一清二楚。”

    “如果我不答应呢?”

    “助人为快乐之本,我相信你会答应的,而如果我的解释不合你意,我愿接受你的惩罚。”

    “就算我不出声喊救命,你用这种方式押我上楼去,肯定会引来饭店警卫的注意。还有,『助人为快乐之本』是骗小孩子的糖衣,不适合用在我身上。”

    “只要你保持微笑,我有法子不引起警卫的注意。”她瞬间转到他右侧,握着金属物品的手继续抵着他的腰部,而另外一只手转而亲密的勾住他的手臂,在这同时,他窥见了她的庐山真面目。

    用力看到她的那一刹那,他微微一怔,然后缓缓的勾唇一笑。“你手上拿的是真刀,还是玩具刀?”

    一瞪,她不敢置信的道:“这个问题太可笑了!”

    “不管是真刀,还是玩具刀,我都奉陪。”

    虽然这个男人一开始就没有试图反抗,可是不知道怎么回事,她总觉得他的态度变了,变得乐意,甚至是期待她绑架他……这种感觉真的是太诡异了!

    “你不走吗?”

    “走啊。”事情发展得如此顺利,她应该要很开心,可是她感受到的却只有强烈的不安……当然,掳人是见不得人的勾当,若是她的解释不能说服他,他藉此咬住自己,她的麻烦就大了。

    不要胡思乱想,这种事绝对不会发生,李允泽再三向她保证,此人是他的好朋友,这桩掳人的勾当是一个惊奇的一部份……这种事若发生在她身上,不管多要好的朋友,她都会跟对方切八断,这实在是太胡闹……离题了,总而言之,李允泽真要整她,也不至于没脑子的拿这种事情开玩笑。

    他们进到李允泽事先安排好的客房,可是并没有她想像中的惊奇发生,那股不安顿时又涌上心头。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我应该如何称呼你?”

    他实在不像个被掳的人,看起来比掳人的她还要从容,他优雅的走到沙发前坐下,还跷起二郎腿。

    “……章家君。”冷静下来,说不定过几分钟,李允泽就会打扮成服务生的样子推着蛋糕走进来……没错,她猜想应该是生日,他才会玩这种游戏。

    “虽然你应该知道我是谁,我还是自我介绍一下,我是白宇棠。你也坐下来,然后解释清楚现在的状况。”

    “有个朋友想给你一个惊奇。”她不自在的挑了离他最远的位子坐下。

    “哪个朋友?”

    “他说要给你一个惊奇,还是等他现身吧。”

    “这才真教人惊奇,我的朋友当中,竟有人敢跟我玩这种无聊的游戏。”

    “看到他,你就不会有这种感觉了。”她干笑了几声。是啊,现在她也有这种感觉,李允泽是不是疯了?这个男人有一张棱角分明的面孔,看起来就是强势有魄力的大男人,不过,最重要的是他举手投足之间展现的一丝不苟,看得出他百分之百是个不懂得开玩笑的男人……

    不对,真正发疯的人是她,当李允泽给她看照片时,她就感觉到此人是个狠角色,当下她其实有点犹豫不决,可是被他一刺激,她不自觉的就上勾了。

    白宇棠抬头看了没有动静的房门口一眼。“我那位朋友会不会放你鸽子?”

    怔了一下,她忙不迭的掏出手机联络李允泽,可是连打了十通,他的手机却一直处在关机状态,瞬间,她感觉好像有一大片的乌云笼罩在头顶上。死定了……看样子,李允泽的“惊奇”根本是送给她的!

    “你还是老实承认吧,这是你吸引我的方法。当然,你成功了,我还是第一次遇到你这么大胆的女人。”

    “什么?”尾音急促上扬。

    “难道不是吗?”

    瞪大双眼,她激动得差一点跳起来跺脚。“你这个人会不会太臭美了?就算你是999纯金的单身汉,本小姐也不会看上你!”

    闻言,他的唇角微微上扬。“那你如何解释眼前的情况?”

    她好想放声尖叫,事情怎么会演变成这个样子呢?忍下来,失控对她一点帮助也没有。“你留电话给我,改天我会把那个家伙送到你面前,向你解释清楚。”

    “你搞错了,应该是你留电话给我,由我来决定如何处置今天的事。相信你的记性不是太差,不到一个小时前你可是亲口说了,如果你的解释不合我意,你会接受我的惩罚。”

    “我……那是因为——”

    “你以为将我掳来这里,随便找一个藉口就可以蒙混过去吗?”他不客气的打断她。“犯了罪就找藉口搪塞,那还用得着法律吗?”

    “……”从小到大,总是她逼得人家哑口无言,这会怎么会轮到她了呢?

    “你的基本资料留给我,姓名、地址、任职公司,最重要的是手机号码。”

    她不甘心的牙一咬,从随身背包取出纸笔,洋洋洒洒的写下他要的资料。

    他看了一眼,然后拿出手机拨打上面的号码。过了三秒钟,她的手机响了,他满意的点头,将纸张折叠好放进皮夹。“别忘了将我的手机号码存在你的电话簿里面,我一决定好了就会联络你,你要随传随到。”

    “随传随到”

    “我总要预防你随便找个藉口推托。”

    章家君狠狠的一瞪。“我不是这么没担当的人。”

    “我可不清楚你的为人。”

    是啊,人家又不认识她,没理由相信她啊……说来说去,这都是李允泽的错,竟敢耍她,若是教她逮到人,她一定会痛宰他一顿!

    **

    她真是疯了,为什么要每天提心吊胆的等那个男人的电话?说不定他只是吓唬她,没有跟她算帐的意思,虽然他看起来不像是那种会随便说说的男人。

    是啊,不怕,事情都过去两个礼拜了,他想要控告她掳人,肯定也拿不出证据了……没错,她再也不要受到这人影响,这些日子,只要手机一响,她整个人就立刻进入备战状态,再继续下去,她没有精神衰弱,那绝对是奇迹!

    下定决心,章家君拿起手机,将白宇棠的号码从电话簿删除,这一删,她忍不住炳哈哈大笑三声。真是太爽快了,从此再也不用惦记着这个号码了!

    张开双手,往后倒在床上,她突然觉得整个身子变得好轻盈,压在胸口上的那颗大石头这下子完全放下了。

    突然,叩——叩——叩——连续三颗小石子砸在玻璃窗上,这是那个讨厌鬼叫人的方式。

    她起身移至窗边,将原本只留五公分透气的窗户完全打开,脑袋瓜往外一探,果然看到李允泽像只袋鼠在她家外面跳个不停。

    一看到她,他立刻举起手挥了挥,同时用嘴巴无声的说:“出来。”

    她虚假的一笑,点头回应,摩拳擦掌的转身离开房间下去。

    为了那个白宇棠她快烦死了,一直忘了跟这个家伙算帐,没想到他竟然自动送上门来,真是太好了!

    走出家门,章家君不是走到李允泽前面,而是转身出了他们这条街道,直奔公园——既然要痛宰他一顿,当然不能挑在自家门口。

    李允泽很有默契的紧跟在后。如果他们之间的“交易”不小心被人家听见了,那就不好了。

    两个人来到公园,深夜的公园里除了他们没其他人,她毫无顾忌的放声说了。

    “天要下红雨了,我还以为你会一直躲着我。”

    “我本来是可以不用理你,因为你自己不来找我,我可以视同你没完成任务,不过我们做人要讲信用,如果你真的办到了,我就必须兑现承诺。”

    双手交叉在胸前,她嘲弄的对他摇了摇头。“你这个人真是让我无言以对,两个礼拜过去了,才来这里假惺惺,难道不会觉得太迟了吗?”

    “我刚刚不是说了,是你自己不来找我……”

    “那你干么不继续装傻到底?”

    “明知道你已经完成任务了,我的良知不容许我漠视此事。”

    “原来你是个有良知的人,不过你怎么知道我完成任务了?”

    “上上礼拜五你没去饭店的柜台拿钥匙,我就猜想前一天你应该已经完成任务了。”

    她好像问了一个很笨的问题,他们一开始就约定好了,他下午两点左右先去饭店订房间,原则上订四个小时,而她一到饭店就去柜台取钥匙,等着将白宇棠掳到客房,如果失败就等隔天。

    “如果我是你,这个时候一定会躲得远远的,除非你不介意当沙包。”握起拳头,她杀气腾腾的对着左右拳头各哈了一口热气。

    “你不要那么激动,那天我的手机搞丢了,根本没办法跟你联络。”

    “是吗?那还真是巧合!”她脸上明明白白写着“不相信”。

    “这是真的,你可以打电话到电信公司查询,那天我是否有报遗失。”

    她无所谓的摆了摆手。“算了,不管真的还是假的,都已经过去了。”

    “白宇棠有没有为难你?”

    “你们不是好朋友吗?你应该很清楚他会有什么反应。”

    “他是我大学直属学长,我外公和他爷爷是一起长大的老朋友,我们两个的交情当然不输好朋友,不过,我不太清楚他的脾气。”

    不太清楚……这个家伙果然藉机整她!“我早该想到不可以跟你这个人交易,如果他不放过我,我一定会从你身上讨回公道。”

    “他想怎样?”

    “你放心,他想怎样都跟你无关,我不像你这么狠心,我不会把你拖下水。”

    “我不是担心……你放心,我一定会找他解释清楚。”

    “千万不要,你只会害我更不得安宁。”不是她喜欢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而是这次的状况根本是他一手造成的,他不要扯她后腿就好了,她可不敢奢望他会解决此事。

    “你这个女人——”

    章家君举起双手打断他。“废话不要那么多,如果你真的有意兑现承诺,你就告诉我,你帮我找的结婚对象是谁,什么时候可以安排我们见面讨论细节。”

    略微一顿,李允泽的神色看起来有些不自在。“我可以吗?”

    “嗄?”

    “我啊。”他抬起下巴,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态。“章爸章妈一向很满意我,而我外公又超级喜欢你,我们结婚两家人皆大欢喜。”

    瞪了他半晌,她缓缓的吐出一句话,“你在整我吗?”

    这个女人的反应真是令人生气……算了,这也不能怪她,今天若是她主动提出此事,他也会吓一跳。“我爸妈早就催我找个对象定下来,最近更是变本加厉,我快烦死了。你想要有名无实的婚姻,正合我意,我想我们不如携手合作,共度眼前的难关,过几年各自找到真正想厮守一辈子的对象,再来离婚。”

    “饶了我吧,不管玩真的还玩假的,我最不想嫁的人就是你。”两家的人太熟了,结婚容易,离婚可就难了,又不是日子太无聊,她何必自找麻烦呢?

    “你这是什么态度?嫁给我可是你占便宜。”

    “不好意思,我这个人最不喜欢占人家便宜了。”她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还好他们不是情侣,要不,这种“求婚”方式会把人活活气死的!

    “你这个女人真是不知好歹……不要拉倒,反正我目前找不到其他适合跟你结婚的人选。你要知道,如果不是章爸章妈急着把你推销出去,我爸妈也不会挑在这个时候讨论我的终身大事。因为我们同病相怜,为了省去不必要的麻烦,我才想我们干脆合作……不过,这是我今天的想法,说不定明天就会改变心意。”

    “……随便你,我已经后悔找你帮忙了。”冷哼一声,她转身快步走人,因为再耗下去,她担心自己会管不住拳头,毁了那只骄傲孔雀的俊脸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掳到财神夫最新章节 | 掳到财神夫全文阅读 | 掳到财神夫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