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不甩你的规矩 > 第六章

不甩你的规矩 第六章

作者 : 艾蜜莉
    “MS投资管理公司”

    会议结束后,施洛静拿着卷宗款款地走回自己的办公室,坐在电脑前,浏览着网页,搜寻着一道广东菜。

    她抄下贩售地址和料理方式后,按下键,从印表机里传印出几张资料来。

    这梁景岩真是嚣张,一副病人我最大的霸道姿态,老嚷着想念家乡味,指名要吃一道叫“咸鱼白菜”的家常菜,偏偏香港的咸鱼与台湾传统的口味不同,让她光是为了寻找食材就忙了很久。

    雅诗和兰黛趁着空档,凑近她的身边,摸鱼兼聊八卦。

    “你最近用了什么牌子的化妆品啊?气色好成这样,而且皮肤雪亮通透耶!”兰黛睨了她一眼。

    “有吗?”施洛静抚着自己的脸颊,一脸疑惑。

    “这分明就是恋爱才有的幸福光泽,爱情的力量真伟大,既可以愉悦心情又能美容养颜啊!”雅诗一脸艳羡。

    她瞪了两人一眼,娇嗔道:“你们两人发什么神经!”

    “再怎么说,我们都是‘仙女级相亲团’的一员,你要脱团也不说一声,会不会太不够义气了?”兰黛用手肘顶着她的臂膀,戏谑道:“怎么?怕咱们抢走你的钻石级未婚夫吗?”

    她一脸疑惑。“我哪来的钻石级未婚夫啊?”

    “再装就不像了啦!我们又不会嫉妒你,顶多是你嫁入豪门,当了贵妇人之后,别忘了咱们,当我们两人失业时,要接济一下喔!”雅诗调侃道。

    “你们到底在说什么?我什么时候要嫁入豪门了?”施洛静从印表机里拿出资料,走回座位上。

    兰黛倚在她的办公桌旁,问道:“你是真的不晓得吗?”

    “晓得什么啦?”她蹙着眉心,疑惑地看了两人一眼。

    “听说康达尔要给你一个很特别的惊喜喔!”雅诗暧昧地眨眨眼。

    “有吗?”她回想着两人上星期在日本料理店用餐的情况,他是暗示过想带她去美国,但是那又如何呢?

    她跟他真的很不来电,也不觉得送送花就是多特别的恩宠。

    她不想捡他剩余的时间和他约会;不想二十四小时随他开心就call她。

    他的时间宝贵,难道她的青春就不值钱吗?

    追求她时就这么不用心了,她不觉得真的嫁给他之后,他会珍惜自己一辈子。

    感情也许可以培养出来,但婚姻更需要经营,她不想为了金钱而委屈了自己,违背自己的意志。

    兰黛猛点头。“有啊!他真的想和你结婚,因为他打电话问我,你喜欢什么样的戒指,他要买来送你呢!”

    话甫落,长廊传来一阵不小的骚动,康达尔脸上挂着笑容,手里捧着一百朵玫瑰花朝她的办公室走来,同事们纷纷对她投以羡慕的眼神。

    施洛静惊愕地瞠大水眸,为他突来的举止倒抽了一口气。

    老天!他摆出这么大的阵仗,连一百朵玫瑰花都亲自带来了,该不会是真的想求婚吧?他什么时候这么爱她了,她怎么感觉不到呢?

    “洛静。”康达尔踩着沉稳的步伐来到她的面前,唤着她的名字。

    “私人财富管理部门”的同事们,全都聚拢过来,又羡又妒地观看着这场浪漫的求婚剧。

    “你……”她失措地揉着裙角,不晓得该怎么办才好。

    “洛静,我很喜欢你,你应该明白。现在我即将结束这里的考察业务,回到美国去,如果你愿意,我想带你一块儿去。”康达尔说。

    施洛静抿紧唇,凝睇着他。

    雅诗捏着她的手,附在她的耳畔低语。“他在跟你求婚耶,你还犹豫什么啊?”

    “当然,如果你愿意,连同你的家人,我也可以一起帮他们办理移民,取得绿卡。”他将玫瑰花递给她。

    “收下啊!你在发什么呆?”兰黛嚷嚷着。“她大概高兴到傻掉了!”

    “谢谢你的玫瑰花,让你破费实在过意不去。”她倾身,接过那束沉甸甸的玫瑰花,觉得身上不只负担着玫瑰的重量,也负载着他情感的重量。

    她脸上僵着笑,整个人几乎被那束娇艳的花束给淹没了。

    康达尔见她收下玫瑰花,立即半跪在她的面前,从西装口袋里拿出一只蓝色的锦盒,里面放置了一颗璀璨晶亮的千克拉钻戒。

    “哗……”当他掀开锦盒,将戒指递到她的面前时,大伙儿纷纷惊叹出声,羡慕她的好运。

    进入“私人财富管理部门”的职员都明白,他们的顾客都是财富金字塔顶端的人,因此很多人都把这个行业视为进入豪门的跳板,以嫁给有钱人为目的。

    而施洛静当初也是抱着这样的心态进入公司的,她把美丽与智慧当成武器,与雅诗、兰黛等投契的同事们组成了一个“仙女级相亲团”,不断地与各式各样的男人相亲,寻找着心目中既多金又帅气的白马王子。

    “洛静,我爱你,从见到你的那一天起,我就深深地为你着迷了。虽然我没有足够的时间和你慢慢的约会、培养感情,但是我可以发誓,我是真的爱你。”康达尔将戒指递到她的眼前。

    她一颗心乱纷纷的,没想到他竟然会向她求婚。

    还以为那天在日本料理店里,她表现得够明显了,已经完全打消他想追求她的念头,没想到他还是执意想要她。

    “我爱你,也许这个求婚来得太唐突,但请你一定要相信我对你的感情。”康达尔说。

    她静睇着他的眼眸,在那双黝黑的瞳眸里,她看不见温柔、看不见宠溺,只有一股张狂的独占欲,贪婪地想占有自己。

    忽然之间,她又想起梁景岩的眼眸,那既深邃又柔情的眼波,就像月色下纯净的深潭,幽幽地领着她坠入其中。

    “快答应啊!你在发什么愣啊?”雅诗掐着她的手臂,在耳畔提醒道。

    “是啊!快答应他的求婚!”众人高喊道。

    顿时之间,办公室笼罩在一股热闹又浪漫的氛围里。

    “洛静,嫁给我吧!”他说。

    “嫁给他,你家的小天才就能去美国了!快点答应啊……”兰黛诱之以利。

    她抿着唇,看着眼前那颗灿亮的钻石,脑海里纷至沓来的,却是那晚在山上和梁景岩一起看流星的画面。

    也许在三百年前,我们就曾经看过同一颗星星,向它预约未来的浪漫……

    或许我们曾经在前世向哪颗星许愿,要它在宇宙里再流浪个几百年,等着我们转世,见证我们的邂逅,再为我们飞舞燃烧一次……

    他甜腻又灼热的情话仿佛还回荡在她的耳畔,如果接受了康达尔的求婚,那么就要永远与梁景岩分别,再也不能和他在一起了。

    康达尔的钻戒再大再明亮,都抵不过那夜的流星来得绚丽灿亮。

    也许,她和梁景岩前世真的曾经向某颗星预约过今世的浪漫,否则他们怎会一起见证那绚烂又美丽的夜晚呢?

    康达尔见她迟迟不肯应允,额际紧张地沁出一层薄汗。

    “嫁给我,我一定会给你全世界的!只要你开口,就算是天上的月亮,我也会替你摘下来!”

    她嘴角扬起一抹轻笑。

    月亮只不过是一颗又大又笨的星球,抵不过流星的美丽,她要它做什么呢?

    “对不起,我想,我不适合你。”她信心坚定地拒绝他。

    爱情与面包的拉锯战就此结束。

    她有属于自己的事业,可以赚得面包,求得温饱。

    可是,真爱就这么一次,体会过那份浪漫的悸动后,教她再难自欺欺人地说服自己勉强接受一份心动不了的爱情。

    “你说什么?!”康达尔错愕道。

    顿时之间,办公室陷入一种紧张又诡谲的气氛之中,大伙儿皆窃窃私语地讨论着她拒绝他的理由。

    “对不起,我没有办法接受你的求婚。”她的眼神含着令人无法质疑的坚定。

    “为什么?”康达尔激动地从地上站起身,钳制住她的臂膀。

    “我承认康先生的条件真的很吸引人,对人又大方,是许多女性梦寐以求的理想对象,以我一个单亲家庭出身的女生来说,不管从现实层面的哪个角度来看,都是我高攀你了。”施洛静说。

    “那你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嫌我送的钻戒不够大吗?还是我带你去的餐厅不够豪华?”

    “都不是。你送的钻戒很吸引人,带我去的餐厅也很高级。是我不爱你。”她坦白道。

    喜欢一个人可以用伪装的,但是爱不能勉强。

    “什么意思?”她的拒绝让他面子挂不住,心里凝聚起一股怒焰。

    “你真的很好,可是我没有办法欺骗自己的心,没有办法伪装自己爱上你。”

    “你疯啦!”雅诗扳过她的肩膀,低声嚷道:“他是康达尔耶!他是我们大家心目中的白马王子,你在说什么傻话啊?难不成疯了吗?”

    “我没有疯,我想这是我一生中最清醒的时候了。我真的不爱你,也没有爱上过你。我曾经努力地想和你培养感情,可是那对我而言太勉强了。”她为难地说道。

    她知道拒绝他会有损他贵公子的气势和尊严,但是她真的不想给他过多的幻想,继续拖延浪费彼此的时间。

    “你说,和我培养感情是一件很勉强的事?”他阴着脸,从牙缝里迸出几个字来。

    “我的意思是,爱情是顺其自然的事,勉强不来。”她委婉地澄清。

    她拒绝他的求婚,让他信心受挫,脸上无光,由爱生怒。

    他可是康达尔,是堂堂“DW集团”的未来接班人,身价超过三百亿耶!从美国到台湾,有多少名媛淑女、影视明星都想巴上他,他要什么女人没有,如今居然被一个小小的财富规划师拒绝,这口窝囊气他实在吞不下去!

    他的理智全被胸臆间熊熊的怒焰给焚烧殆尽,绅士风范尽失。

    额际泛着青筋,他欺向她,箍住她纤细的肩膀,打落她怀里的玫瑰花。

    “你凭什么拒绝我?”他低吼道。

    她说道:“因为我不够喜欢你,拒绝你是理所当然的事。”

    “你知道有多少女人想嫁给我吗?”他吼道。

    “我当然知道,单是这个办公室里,起码就有一半的女生想嫁给你。”

    “所以你应该感谢我给你这个机会,让你能变成‘DW集团’未来的少奶奶!”他冷哼一声,摇晃着她的肩膀。

    “你弄痛我了……”她吃痛地皱着眉心。

    “我到底有什么不好,你凭什么拒绝我的求婚?”他激动地吼道,面目狰狞,就像一头发怒的野兽,教人害怕。

    “康先生,你冷静一下!”

    “你先放开洛静,这样会弄伤她的!”

    雅诗和兰黛一人一边钳制住他的手臂,奋力将他和施洛静格开来。

    施洛静喘息着,抚着疼痛的臂膀。

    “施洛静,你凭什么拒绝我的求婚?凭什么羞辱我?”他怒吼着,用力甩开两人的钳制,与先前温文儒雅的形象大相迳庭,令在场的人十分错愕。

    “我拒绝你的求婚并不是羞辱你,只是单纯不想嫁给你而已。康先生,因为你在优渥的环境之中长大,一生顺遂平坦,要什么就有什么,习惯了别人的奉承,没受过挫折,所以才会觉得我拒绝你的求婚是羞辱你。”她语调平静,坦言无讳。

    “但其实,你比谁都明白,你根本没有想像中的喜欢我。在你眼里,我施洛静只是一个还没有追上手的玩物罢了。因为我疏离的态度激起了你的征服欲,你只是想要拥有我,而不是想爱我。”

    她在他闪烁着愤怒的乌黑眼眸里,未曾找到过他爱她的证据。

    “你──”被说中心事,他顿时哑口无言。

    “谢谢你的赏识,也谢谢你让我成为大家羡慕的焦点,但是我真的没有办法和你在一起。你应该去找一个能配合你生活步调的女人,而不是我。”她点头向他致歉。

    她看了墙上的钟一眼,已届下班时间。走回办公桌,她拿起皮包,穿过重重人群,离开这个乌烟瘴气的是非之地。

    康达尔胀红着脸,垮着肩,将戒指收回口袋里。

    她说的没错,自己的确把女人视为玩物,以为只要送上一些名贵的小东西,就可以得到对方的芳心。

    他也一直利用权势和财富,在爱情里游刃有余,来去自如,但遇上施洛静后,却狠狠地摔了一跤,这才发现原来有些女人和爱情是再昂贵的钻戒都买不到的。

    雅诗和兰黛皆惊愕地瞠大水眸,她们早就听说了洛静魅力无穷,甩男人不手软,没想到是真的。外表看起来娴雅婉约,但训起人却铿锵有力、掷地有声,简直太有魄力了!

    康达尔一见女主角都离开了,自己也没有颜面再留下来,立即板着一张脸,负气走人。

    “人都走了,你们还留在这里看什么戏?快下班啊!”兰黛拍手,吆喝大家散戏、退场。

    一时之间,大伙儿全都作鸟兽散,回到自己的办公室,拿起公事包,打卡下班。

    雅诗拾起地上那束沉甸甸的玫瑰花,说道:“洛静心里到底在想什么啊?连康达尔都不要,难不成有更好的男人在追她吗?”

    “看来她真的在跟某位神秘人士谈恋爱呢!”张嫂从角落里冒出来,手里还拿着稳洁,佯装擦玻璃。

    “爱情的力量真伟大啊!”兰黛啧啧有声。

    “那这束玫瑰花怎么办呢?丢了好可惜耶!”雅诗凑近,闻了一下花香。

    “让我拿去黄昏市场或情人公园卖一下,一朵十块钱,够我凑上几天的菜钱了!”张嫂一把抢过玫瑰花,哀叹道:“本来是想洛静嫁入豪门,这样我就有永无止尽的‘DW’超市礼券可以花用,没想到这丫头还是被爱情冲昏头了……”

    “最好她的神秘情人有比康达尔体面,要不然咱们一定用‘毒舌攻势’击垮他!”兰黛插着腰,扬声道。

    三个人,拎着皮包,熄灯,捧着那束玫瑰花步出办公室。

    施洛静从传统市场走出来,手里拎着两袋食材,搭乘捷运,来到了梁景岩的寓所。她想,自己也许真的被浪漫冲昏头,被爱情征服了,也有可能是体内“爱情分子”在进行化学作用,蒙住了她的理智。

    否则,她怎么会拒绝掉康达尔这个钻石级的金龟婿呢?

    爱情和流星一样,最可预测的就是它的不可预测性。

    梁景岩完全没有预兆,就这样攻陷了她的芳心,教她迷陷失守,耽溺在温柔的宠溺里。

    她下了捷运,步出甬道,来到他的旧公寓前,揿铃等待铁门滑开。

    唉!她放弃了住在华盛顿豪宅的机会,窝在这栋老公寓里替一个整天闲晃的男人洗衣做饭,不晓得是对还是错?

    看着停在巷口的银色凌志跑车一眼,她颇为纳闷,梁景岩住在这种旧公寓里,却开着价值两、三百万的名车,会不会太阔气了?

    半晌,铁门滑开一条缝隙,她推门而入,直接步上五楼,进入他的寓所。

    “我肚子快饿死了……”梁景岩伸着懒腰,坐在沙发上。

    唉!为了“就星珠宝”在台湾成立的第一个据点,他特别设计了一款“亚洲限量”珠宝,要在开幕酒会时展览出售,希望藉此攻占台湾的珠宝市场,而此款珠宝的主题就是以流星为主。

    那一夜,他和她在山上看星星,看着她美丽的眼眸闪烁着孩子般纯真兴奋的光采,瞬间激发了他的情感和创作的灵感。

    “嘿!梁景岩,你真以为自己是大爷吗?”她脱下高跟鞋,放下食材,走到他的身侧,数落道。

    “如果我是大爷,你就是押寨夫人!”他漾出一抹无害的笑容。

    她哼了一声,伸手抚着他的额头。“退烧了,还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我肩膀好酸、好疼啊!”唉!这里没有专业的设计桌,窝在书桌前绘图,累死他了。

    “感冒时肩膀酸痛是常有的事。”她拍了一下他的肩头,起身。“休想要我替你捶背!”

    她把放在茶几旁的食材拎到厨房里,一一将水果、牛奶、饮料、罐头等物品放进冰箱里。

    他的旧公寓原本是三房两厅的格局,年前台风来袭,屋况残破,经过好友欧阳烈重新翻修装潢后,改建为二房一厅,拥有开放式的客厅与厨房,空间明亮宽敞。

    他晃到冰箱前,从身后环抱住她忙碌的身躯,刚毅的下颚抵在她的发心上。

    “小静,你对我真好。”他爱怜地亲吻着她的耳垂。

    她拍打着他不安分的手臂。“又犯规!谁准你的手这么不规矩的?”这家伙,真不是普通爱偷吃她的豆腐。

    可是怎么办呢?她就是爱上他了。

    就算她嘴巴上骄傲的不肯承认,但却不能抑止爱情的嫩芽在心里萌生。

    他的爱,早已在她的心里落地扎根了。

    “我们不是情人了吗?让男朋友抱一下有什么关系?”他俯身,埋在她的颈窝,感觉到她柔细的发丝刺痒、搔着他的脸。

    “谁说我们的关系是情人的?”

    “你天天来照顾我,又替我洗衣、煮饭,关心我的身体健康,不是情人是啥?难不成你想当我的钟点女佣啊?”他笑道。

    “我……”她哑口无言,总不能说自己想当台佣吧?多廉价!

    “不是女佣……就是我的亲亲女朋友喽!”他凑近,亲吻着她的脸颊。

    “梁景岩,我跟你说──”她转过身,迎视他。

    “拜托!”他蹙眉,抗议道:“谁会连名带姓地叫自己的男朋友啊?可不可以把姓氏去掉?”

    “你知道我有很多追求者吗?”

    “当然知道。”他曾经坐在她办公室大楼对街的咖啡店等过她,每天送花、送餐的男士络绎不绝,其中也不乏富商名流。

    而且,“型男事务所”的人不断地给予他最新的战况报导,还替他搜集了情敌资料,包括最强劲的对手──康达尔。

    “他们每一个人都很优秀、很有钱、事业很有成就……”她扳正他的脸,柔训道:“如果你真的想和我在一起,就必须要有心理准备。”

    “什么心理准备?”

    “你不可以再像以前一样,生活得如此散漫,要积极、进取、有企图心和事业心!”

    他轻笑着,眸底跃上戏谑的光影。

    哈!这女人还真把他当成无业游民了呢!

    “好的,我会努力改进的。”

    “我是认真的!当我的男朋友必须要能衬得上我,不是说我本身有多完美,而是我们的价值观、思想、生活态度和人生理念起码要一致,这样才有未来可言,你说是不是?”

    他点头,很受教地聆听她小姐的训词。

    这么迫不及待地向他预约未来的人生,看来她实在很爱他呢!

    “那,你要有事业心一点,等身体康复之后,要认真地找份工作做。如果想从事设计师的行业,我也可以帮你规划,说到底我还是有些人脉的……”她很积极地对他进行改造计划。

    他憋着笑,觉得这女人认真的表情好可爱。

    “我不想改变你的性格或什么的,而是想支持你的理想。两个人在一起,就是要互相配合,这样感情才能谈得长久。我谈恋爱是以结婚为前提,不是在玩玩的,你懂吗?”她语重心长地道。

    她现在已经不奢求藉由爱情而嫁入豪门,过着奢华的生活了,但起码要有平稳安定的未来。

    “所以,我现在已经脱离‘留校察看’那十八个月的考验期了?”他捧着她的脸,问道。

    她逸出一声叹息。“我想,我大概整个脑袋都被‘爱情分子’所产生的化学反应给冲昏头了吧!”

    他俯身,轻啄着她红嫩的唇瓣。

    “跟我谈恋爱有这么糟吗?”瞧她,居然懊恼成这样。

    “你知道吗?在离开办公室之前,‘DW集团’的未来接班人,他捧着一百朵的玫瑰花和一颗十克拉的钻戒向我求婚,而我居然拒绝了!”

    “哇,我的小静魅力好惊人啊!那家伙身价很高吧?”

    “三百亿台币呢!”唉,市侩点想,若和康达尔婚姻生活不美满,最后离婚的话,她还可以捞个几亿的赡养费呢!

    可是,没爱的日子太难挨了。

    她终究没有办法说服自己,和一个不爱的男人一起踏入礼堂。

    婚姻是圣洁的,不是囚困彼此的牢笼。

    “那我们的幸福值三百亿台币喽?”

    “你要这么想也行。”她被他的幽默逗笑。“所以,你要对我好一点,永远只能对我一个人好,要疼我、要爱我、要对我忠诚不贰,知道吗?”

    “好的,这些我都会记起来。还有吗?”

    “走在路上不能偷瞄其他的女人,心里永远只能想我一个人!”她轻捶他的胸口,以示警告。

    “我保证永远只爱你一个人。”他握住她的手,吻着她柔嫩的掌心。

    “还有,你的车子会不会太奢华了?”

    他愣了一会儿,这才想起她始终都以为他是个穷光蛋,不晓得他可是享誉好莱坞和时尚界的“景星珠宝”首席设计师呢!

    “它是我朋友借我开的……”他搔了搔头,婉转地说了个理由。

    总不能老实地承认,那是这个“委托案”的酬劳吧?

    “要踏实一点儿,不要太虚华,搭大众运输交通工具也挺方便的。”

    “好,我会改进。”他闷闷地笑着,点头附议。

    “看你表现挺乖的,我煮‘咸鱼白菜’给你吃吧!”她扬起一抹微笑,离开他的臂弯。

    忽然之间,一种温柔的情绪在他的心间弥漫开来。

    她爱他,爱得如此坦荡、勇敢,而自己却是因为“委托案”而接近她的,这样刻意的欺瞒、掩饰真实身份,一直让他感到十分有罪恶感。

    “你真的弄来了香港的咸鱼啊?”他有点惊讶。

    回台湾之后,他上过几间传统的广东馆子找过类似的菜肴,但都没有小时候在香港吃过的那种传统味道。

    “是啊!”她回头,漾着单纯的笑容。

    她从塑胶袋里拿出一条经过发酵的“霉香”咸鱼,这与台湾传统的咸带鱼不同,是经过海盐和强烈的日晒而成,泛着一股腥臊咸香的特殊气息。

    “你从哪里弄来的?”

    “我有个客户是饭店的经理,我托他问他们餐厅部里的香港师傅才问到的。”她解释道。

    他为她的细心感到动容,没想到他平时的耍赖和央求,她竟放在心头,还费事去寻找。

    她将食材摊在流理台上,系上围裙,开始动手烹饪,将咸鱼洗净切开,剔挑细刺,下锅煎培,又用姜蒜爆香,加入白菜和几项调味料翻炒,最后俐落起锅。

    看着她贤慧又忙碌的背影,他的心融得一塌糊涂。这样可爱的女人,教他怎能不爱呢?

    “我唱首广东歌给你听好吗?”他说道。

    “哪一首?”她转过身,笑得眼睛眯眯的。不晓得为什么,光是这样替他煮饭,忙得团团转,她心里就觉得既甜蜜、又愉悦。

    “分分钟需要你。”

    “好啊,这首歌我听过呢!”她回眸笑着,又转身继续洗切蔬菜,俐落地翻炒了几道传统的广东菜。

    梁景岩睇着她纤细的背影,轻声唱道:“愿我会查火箭,带你到天空去,在太空中两人住,活到一千岁,都一般心醉,有你在身边多乐趣……”

    他开口唱起广东歌,声线格外的低沉性感,有一种温柔的抚慰,教人忍不住将心托付在他的身上。

    她转头,用着生硬的广东话,也跟着轻声和着。

    “共你双双对,好得戚好得意,地淋天崩当闲事。就算翻风雨,只需睇到你,似见阳光千万里……

    “有了你开心地,也都称心满意,‘咸鱼白菜’也好好味……

    “我与你永共叙,分分钟需要你,你似是阳光空气,扮靓地皆因你,癫癫地皆因你,为你甘心作傻事……”

    两人的声音愉快地轻和着,互有默契地对望着,这浅白的歌词竟唱出了两人此刻的心情。

    半晌,她将一道道佳肴摆上桌,添了饭,两人一起围坐在餐桌旁吃饭。

    “尝尝我的‘咸鱼白菜’够不够味道?”她替他挟了一块鱼。

    他尝了一口,笑道:“很像小时候我妈煮的味道,咸鱼的香配上白菜的清脆,清鲜交加,好味到不行。”

    “真的吗?”看他吃得如此开心,她的心里滋生着一股醺醺然的幸福感。

    人家说,恋爱中的人,有情饮水饱,凡事称心满意,连“咸鱼白菜也好好味”,大概就是这种感觉吧!

    老公寓里,他俩挨蹭坐在小巧的餐桌旁,虽然吃的是寻常的家常菜,却比任何一家餐厅的昂贵佳肴都来得可口。

    黄黄的灯下,映着两人牵动的嘴角、微笑的脸庞,眼底浮现出一抹幸福的光采。

    此时,施洛静深切地感觉到爱情的伟大与迷人之处。原来真正的幸福,不是奢华浪漫的排场与珠宝,而是这么简单又踏实的生活。

    拒绝了康达尔的求婚,她并不后悔,因为她的幸福──无价。

    窗外,灯影迷离;窗内,晕黄的灯下,美味四溢的佳肴,交织着两人嚅嚅的笑语。

    原来真正动人的浪漫,都是在细枝末节的小事上。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不甩你的规矩最新章节 | 不甩你的规矩全文阅读 | 不甩你的规矩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