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不甩你的规矩 > 第四章

不甩你的规矩 第四章

作者 : 艾蜜莉
    下班后,施洛静拖着疲惫的步伐回到位于中正区的一栋旧式五层楼公寓。

    她拾阶而上,到了二楼后,掏出钥匙开锁,推开门板,走进客厅里,看见弟弟施洛奇的房门口还透着光。

    敲了敲门后,她扭开门锁,探进头去。

    “还没睡吗?”施洛静轻声道,走了进去。

    “在看书。”施洛奇小小的脸庞上戴着一副厚厚的眼镜,眉宇间泛着超龄的睿智。

    她探过身去,看了眼他桌面上的资料。

    “新英格兰医学期刊……老天,这对你而言会不会太困难了?”她惊呼出声。

    他稚气地顶了顶鼻梁上的眼镜,一派认真地说:“我在为进入医学系而做准备,想先了解现在的医疗科技进行到什么程度了。”

    她拉了一把椅子坐在他的身边。

    “我以为你只对科学有兴趣。”她托腮睇着只有十二岁的弟弟。

    五岁那年,施洛奇被判定智商高于同龄的小朋友,自此开始接受资优生特别教育,现今十二岁,跳级念高中一年级。

    “我想利用上天给我的天赋,好好的用功念书,进入医学等相关科系研读。”施洛奇说。

    她宠溺地抚着他轻薄的短发,笑道:“你想当一名医生啊?”

    “嗯!”他用力地点头。“我想研究出治疗阿兹海默症、爱滋病和癌症的药物,让人类所有的疾病都可以提早得到预防,免于病痛之苦。”

    “你还真是人小志气高呢!”她开心地揉着他的双颊。

    “……姊,我再也不想看到疾病带给人的痛苦了,我讨厌那种恐惧的感觉。”他一脸严肃地说道。

    蓦地,两人的脸庞皆笼上了一层阴郁的神色。父亲在几年前罹患了慢性骨髓性白血病(CML),长期的化疗以及和病魔的搏斗,让他们从小就活在随时会痛失至亲的恐惧之中,害怕暗夜里奔走在急诊室里。

    她敛起眸底的悲伤神色,坚强地漾出一抹开朗的笑容来。

    “别想太多,你看,我们生活作息正常,而且定期做健康检查,比一般人都还爱惜自己的身体,绝对不会生病的。”

    “但是爸爸死于CML,这就表示我们的基因里可能会遗传到这种病。”

    “所以喽,你不可以再借故不想去医院做健康检查了。”她耐着性子哄道。

    “可是护士阿姨抽血的针管好大啊……”他皱起小脸,露出十二岁小孩该有的天真表情来。

    “啧啧,你这么怕血,以后怎么当医生啊?”她笑睨了他一眼。

    “我不是怕血,是怕痛!”

    她轻笑着。

    “姊,这是我们导师替我准备的未来的入学资料,他说国外大学的资源与设施比国内的更适合我,叫我拿给你和妈参考一下。”他从抽屉里拿出一叠资料递给她。

    她低头专心地翻阅着文件。

    “可是……妈说,以我们的经济状况,要供我去美国留学会吃力了点……”

    “你放心,等姊姊嫁给有钱人之后,就可以送你到美国念书,到时候妈妈也可以退休了。”

    “嫁给有钱人?”他隔着厚重的镜片看着她。

    她眨眨慧黠的美眸。“美丽是我的武器,智慧是我迈向豪门的道路。”

    “姊,你在谈恋爱喔?”

    “恋爱?”她托腮,脑海浮现了那张俊美的脸庞,心头泛起缕缕难以名状的、甜蜜又忧伤的气息。

    “小奇,你这么喜欢看医学类的书籍,可以告诉姊姊,人类在谈恋爱的时候是不是会触发体内一种叫神经成长素的东西,而引发一个叫……叫什么爱情分子的吗?”她侧着头,努力回想着日前听过的话。

    小奇像个老学究似的,推了推鼻梁上的镜架,说道:“你说的是这几年来义大利北部帕维亚大学研究人员所提出的新理论‘浪漫爱情的神经生物学’吧?根据他们的研究指出,所谓的爱情是一种精神状态,而浪漫只是神经成长素过量分泌──”

    “有没有简单一点的说法?”她打断弟弟的话。

    “简单的说,所谓的谈恋爱就是血液里的“爱情分子”分泌浓度高于正常值,而这现象最多只会维持十八个月,等到时间一过,就会回复正常,也就是过了你们大人所说的热恋期。”

    “……也就是说,只要挨过这十八个月后,就可以产生爱情抗体了?”她喃喃地说道。

    “大概吧!那是你们大人的世界,我也不懂。”施洛奇将脸埋进医学杂志里,努力阅读新的资讯。

    她宠溺地揉着他的发心,叮咛道:“明天还要上课,别看得太晚喔!”

    “嗯。”他点头。

    施洛静站起身,掩上门,愣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反覆地思忖着刚刚和弟弟的对话。

    爱情只是一种精神状态,唯有现实的财富资产才可以改变她现有的经济状况,才能带她离开这间窄小的老公寓,才能让小奇去美国接受完整的教育……

    爱情与面包,她不是早早就做好了选择,要向现实靠拢吗?怎么此刻心里会油然而生一股失落感呢?

    梁景岩手操着方向盘,踩着油门,像是在试验跑车的性能般,飞快地奔驰过人车俱寂的街巷,停在一排排双层的旧公寓前方。

    他摇下车窗,仰头看见二楼的玻璃窗还透出一道晕黄的光亮,月色下,迟开的姜花吐露着芬芳,空气中仿佛弥漫着一股恋爱的清甜气息。

    他拿出手机,按下一串熟悉的号码,等待着对方接听。

    施洛静穿着淡紫色的丝质长衫,躺在床上,脸上敷着保湿面膜,伸手摸着桌上正在响的手机,拿起凑近耳朵旁接听。

    “你好,我是施洛静,请问哪里找?”她瞄了桌上的钟一眼,十点整,是该睡美容觉的时间了。

    “我是梁景岩。”

    “这么晚了,你打电话给我做什么?”即使隔着话筒,他的声音仍旧教她的心剧烈地颤动着。

    “想你。”梁景岩低笑着,用暧昧的语气拨动她的情绪。

    “我说了,我们只是朋友。”她从床上坐起来,撕下脸上的面膜,方便说话。

    “朋友就不能单纯地想念对方吗?”他反问。

    “随便你怎么说。”她憋着笑,反正他口才好,随便他怎么掰。

    “你的反应好冷淡,太教人伤心了。”

    “你现在人在哪里?”

    “在你心里。”他戏谑道。

    蓦地,一抹心慌意乱的情感扑进她的胸臆,撞击着她脆弱的心墙。

    她佯装严肃地说道:“我是认真的,不要乱开玩笑!”

    “我也是认真的。”

    “这么晚了,你不睡觉,打电话给我做什么呢?”

    “因为失眠,睡不着,想见你。”梁景岩打开车门,跨出车厢,抬头望向透着光的窗台。

    她忍住嘴边的甜笑,冷静道:“那吞颗安眠药吧。”

    “我怕吃了会成瘾。只要见了你,我就能好眠到天亮。”

    “梁景岩,我承认你很会哄女孩子开心,但是这招对我没有用,把它留给其他的女人吧。”她口是心非,嘴上说不在乎,但心里还是暗自喜悦。

    他倚在车厢旁,单手持着话筒。‘是真的,不信你打开窗户看看。’

    “窗户?”她的心跳漏了几拍,趿着拖鞋,快步地走到阳台,推开窗户。

    街灯下,他颀长的身躯倚在车厢旁,持着手机,向她挥手,俊逸的脸庞堆满笑容,漆黑的双眸发着亮,教她的内心腾升起一股复杂的情绪。

    她愣愣地看着站在街上的梁景岩,半晌都说不出话来。

    “你这是在做什么?”她抚着额,因为他冲动的热情而失措。

    “证实我方才说想你想到失眠,不是哄你开心的,而是实话。”

    “你……”她呐呐的,忽然之间不晓得该怎么回他。

    “我千里迢迢地开车过来,不请我上去坐坐吗?”明知道她不会请他上楼,他仍是坏坏地为难她,想诱她下楼。

    “太晚了,我家人都在睡觉,你快回去,不要闹了。”她压低音量,轻哄道。

    “我想你想到失眠,还大老远地从木栅开车过来,你却觉得我在闹,真是太伤我的心了。”

    “你到底想怎么样?快点回去睡觉啦,我要收线,不理你了。”她作势要掩上窗。

    “你不下来,我是不会走的,不信咱们来试试看。”他吃定她的心软,眉梢眼角全是坏坏的调调。

    “梁景岩,你真的好无赖耶!”她娇斥着。

    “从一开始,我就没打定主意当个君子。”他向她招手,隔着话筒说道:“你下来一下,我有礼物送给你。”

    “你……”她鼓着腮帮子,不知道该拿他怎么办才好。

    梁景岩隔着一条街和她对望,恋慕的眼神漫游过她一身保守的丝质长衫。莹亮的光线勾勒出她娉婷纤细的身躯,令他的眼眸闪烁着炽热的光芒。

    两人的目光交缠着,施洛静可以感受到,他正霸道地在诱哄她妥协。

    她持着话筒,踌躇了片刻,最后还是应允了他的要求。

    “你等我一下,我换件衣服就下来。”

    “好的。”他的嘴角噙着一抹别有深意的笑容,收线。

    她静睇了他一眼后,掩上窗户,换了一套轻便的衣服,下楼。

    窄小封闭的车厢里,一盏小小的灯映在两人的脸上,梁景岩侧着脸,趴在方向盘上,欣赏着她的素颜。

    她将头发随意绾成髻,几绺散落的发丝垂落在她纤丽的颈项上。虽然双唇赌气地抿得紧紧的,却无损她柔美的侧脸线条,反而平添几分个性美。

    她双手环胸,隔着车窗望着前方的路灯。

    “梁景岩,你到底在玩什么花样?很晚了,我明天还要上班耶!”她娇睨了他一眼。

    “带你去看我送你的礼物。”他坐直身体,落锁,发动引擎,踩动油门,驶出暗夜的长巷。

    “你……”她心慌地转过头望着他。“你这是做什么?”

    暗夜里,车子疾驰过寂静的城市,驶出了市区,往远处的黑色山峦开去。

    她僵着肩膀,警戒地握着胸前的安全带。

    他斜睇了她一眼,腾出一只手抚着她的发心,笑道:“放轻松一点,我只是想带你去看一个特别的东西,不是想做什么坏事,心防不要这么重好吗?”

    他突来的举止教她一愣,脸颊一片燥热,忽然之间,暧昧的氛围在静默的车厢中横流着。她不搭腔,逃避他灼热的视线,望着窗外飞掠而过的街景。

    车子离开了市区,进入了万籁俱寂的山道,仅剩远方几盏孤灯微亮着。

    他停好车,熄灭引擎,从后座拿出观星图、一张薄毯和热茶。

    “你这是……”她看了窗外阒暗的景致一眼。

    “观星。今天是猎户座流星雨的日子,难得一见的美景,错过可惜。”他先行下车,绕过车厢,绅士地替她拉开车门。

    “这就是你要送给我的礼物?”她步出车外。

    “怎么,失望了?还是你以为我要送你求婚钻戒?”他笑谑道。

    “没有。只是不懂你在玩什么花样。”

    她跟在他的身侧,看着他熟练地拿出一张薄毯铺在草皮上,又拿出观星图,寻找着方向。

    “坐吧。”他伸出手,拉她坐在毯子上。

    她的手指碰触到他的掌心,温暖且厚实,就这么紧紧地被扣住,仿佛想在她的心里扎根,不想抽离似的。

    她的眼眸从被扣住的掌心移到他的脸上,看到他若无其事般地望着阗暗的天际,等待一颗颗银亮的火流星拖曳着残红的尾巴,迸出灿亮的火花。

    施洛静被他困在身侧,感觉到他的体温包围着她。

    唉!她该拿梁景岩怎么办才好呢?

    他看似绅士俊雅,骨子里却跋扈不驯到令她不知所措,但霸道的行径里又藏着细腻的心思,教她心软。

    就像现在,他怕深夜雾浓,草皮上的露水会濡湿她的衣衫,因此体贴地铺上一层薄毯,又备妥热茶,供她取暖止渴。

    她强烈地感觉到,一些奇妙的情愫在他们之间形成,甜蜜又忧伤,欢喜又痛楚,伴随着他霸道的温柔,一次又一次地紧扣她的心门,诱哄着她沉沦。

    “梁景岩,你的生活会不会过得太过悠闲了?”她软软斥责他跋扈的行径。

    “这叫生活情趣。”夜色里,他炯炯的眼神如荒漠中的流星般闪烁,将她的身心吸引了过去。

    她娇嗔道:“难道你不晓得熬夜是女人的大敌吗?”

    “怎么,咱们美丽的施洛静小姐也有害怕不漂亮的时候吗?”他调侃道。

    “当然。”

    “放心,你天生丽质,再怎么不美丽,在我的眼中也是最完美的女神。”

    梁景岩甜蜜的言语,让她发自内心地感到愉悦,一双透亮的眼眸漾着柔光,但是嘴巴还是任性地抵御着他的攻势。

    她侧脸,凑过身来看着他摊在手上的观星图,努力找话题来打破这暧昧的沉默。

    “到底几点才有流星?”她问道。

    “根据气象局的报导,是凌晨一点以后。”

    “现在才十一点多而已,我们还要等很久耶!”她咕哝道。

    “气象局的推测永远仅供参考。”黑夜里,微凉的风吹动她的发丝,轻轻地掠过他的颈间,骚动着他发烫的心,让他兴起了想吻她的冲动,却又害怕太过浓烈的热情会骇着她。

    “流星和爱情是一样的,最可预测的就是它的不可预测性。你永远不会知道它会从何时何地划过天际,掠过你的眼前,所以耐心是观星族必备的条件之一。”梁就岩说。

    她点头,轻轻打了个哆嗦。

    “冷吗?”他看见她仅穿单薄的连帽运动衫,遂主动脱下身上的外套,罩在她的肩上。

    “不用了……”她推拒着,抬眸迎上他的俊脸。

    “穿上吧,我不冷。”

    “……谢谢。”她纤细的身躯包裹在他宽大的外套里,显得格外的娇小。

    她拉紧衣襟,鼻腔里盈满他淡而好闻的男性气息,感觉到他残余的体温包裹住她的身体,温暖了她。

    “你确定这里可以看到流星吗?感觉不太有人来这里耶!”她望了四周一眼,芒草在空旷的山坡上翻动着,人车俱寂,连路灯都变得微弱渺小。

    “大部分的人只知道往阳明山附近跑,但是那里光害太严重,人吵车多,视野并不好。”梁景岩干脆放松四肢,直接躺卧在薄毯上。

    “那你怎么会晓得这里呢?”她曲膝,抱着双腿,睇着他舒展身躯。

    “我高中移民前,时常和一群死党骑机车跑来这里夜游。”他双手枕在头下,望着她拘谨的姿态。

    “移民?”她一脸疑惑。

    “我爸是香港人,我妈是台湾人,小时候,我住饼香港和台湾,高中之后,我们全家移民法国,后来就在那里念书、工作。”

    “那你回来台湾做什么?”她好奇地追问。

    “追求你啊!”他率直地说。

    她轻笑道:“不要开玩笑,我是认真的。”

    “等你答应当我的女朋友后,我就告诉你,我回来的目的。”他贼贼地说道。要是她知道自己是“景星珠宝”的首席设计师兼创办人,还会在“未婚夫评分表”上给他不及格的评价吗?

    “哼,不稀罕!”她学着他的态度,跩跩地轻哼一声。

    “真不给面子,你老是在刺伤我的男性尊严。”他微笑道。

    “你还不是一直在跟我的原则作对。”明明说好只当朋友的,可是他总是三番两次地逾越界线,有意无意地撩拨她的情绪,扰乱她的生活秩序。

    就像现在,他看似慵懒地舒展着四肢,可是那双邃亮的眼眸却凝聚着原始的兽性,仿佛把她当成猎物般,炙热地将她吞没,强烈地要将她融化。

    她知道自己该走开的,但心却背叛她的意志,一寸寸地靠近他。

    梁景岩拍拍身侧的空位,唤着她。

    “要不要躺下来看比较舒服?”

    她娇睨了他一眼,摇头拒绝。“不要。”

    拜托!这男人心里在想什么,她还不清楚吗?她又不是小红帽,才不会上这只大野狼的当呢!

    “我保证很规矩,不会占你便宜的。”他咧出一抹无害的笑容。

    “刚才上车前,你就已经告诉过我,你不是君子。”她拢紧外套,移开目光,眺望着漆暗的夜空。

    “太聪明的女人,很不好玩。”他起身,陪她一起坐在薄毯上。

    猝不及防间,她还来不及开口数落他,就看见东北方的暗地,一管荧荧的橙红火流星,拖曳着孔雀绿的长尾巴,呼啸划过漆黑的夜空,迸裂激荡出诡丽的景致。

    “是流星!真的有流星耶!”她惊喜地尖叫着。

    “我说的没错吧?”梁景岩因为她脸上的笑容,也感染上了她的喜悦。

    她激动地站起身,拉住他的手,指着穹苍。大大小小的流星雨,恍若火球般拖着烟痕,斜斜地划过天边,迸裂出不同的绚丽光彩。

    “喜欢我送你的礼物吗?”夜里,她脸上灿烂的笑容比任何一颗流星都令他眩目、痴迷。

    “谢谢你,它们太美了!”她凝眺着星空,为这无法预测的浪漫而感动着。

    他拥住她纤细的肩膀,一同仰望灿丽夜星,看着一颗颗彩星,银灰、艳紫、橙红、锦黄、青绿等不同颜色,飞掠而过,有时候纠缠地交撞在一起,有时候却整齐均匀地掠过天际。

    她像个初识星斗的小孩般,不断地发出惊喜喟叹。大大小小的流星,牵扯出内心深处的悸动,混合了惊喜、迷醉与狂乱,教她心里鼓胀着一股丰盈的幸福感。

    “还不快向流星许愿?”他附在她的耳畔低语。

    “许愿?”她脸上带着笑,不晓得该在拥挤的愿望中挑哪个来实现。

    “你知道流星是冲破时空穿越未来的吗?”

    “什么意思?”她疑惑地抬眸迎向他的脸。

    “所谓的流星就是外太空星球的碎片,掉落地面或海面与空气磨擦生热燃烧而成的光体。”

    “嗯。”她点头附议。

    “可是这些星球的碎片,早已经在宇宙中漂移流转过几百年,穿越了太阳系,一路飞滚而过,就这么不经意地与地球擦身而过,受到引力的拉扯而扑进我们的夜空,坠落在地面。

    “它们可都是几百年前夜空里的星子,来自过去,又穿越未来,与你相距几百光年的距离,现在坠落在你的面前。”他俯身,凝睇着她专注的眼眸,低喃道:“也许在三百年前,我们就曾经看过同一颗星星,向它预约未来的浪漫……”

    她望着他比星子还灿亮的黑眸,感觉到他散发出一股慑人的力量,恍若要将她的心魂夺去般,牢牢地锁住她。

    他捧起她的脸,温柔地说:“或许我们曾经在前世向哪颗星许愿,要它在宇宙里再流浪个几百年,等着我们转世,见证我们的邂逅,再为我们飞舞燃烧一次……”

    他黏腻的情话灼烫了她的耳膜,湿润的气息吹拂在她细致的肌肤上,撩拨着她心底幽微的情弦。

    “所以,这些流星雨就是我为你准备的礼物。”他抬起她细致的下颚,一瞬也不瞬地睇着她。

    “梁景岩……”她无助地眨动羽睫,理智与情感正强烈地拉锯着。明知道该逃开,可心里又忍不住对他产生了期待。

    他扣住她的下巴,俯身攫住她殷红微启的唇,两人的鼻尖暧昧地相触,呼吸交融,唇舌纠缠着唇舌。

    她连抵抗的力量都没有,唇舌就已经被他霸道地占领。

    他不只吻她的唇,也吻上了她狂跳颤动的心,令她惶惑无助地攀住他的衣领,生涩地回应他的热情。

    他的唇灼热得像团火,焚烧掉她的理智、她的矜持、她的伪装,教她本能地回应着纯粹感官上的悸动。

    半晌,他百般不愿地离开被他吻肿的唇,端凝着她痴迷的小脸。

    “小静,我从巴黎飞到台北,历经九千八百五十五公里的距离,为的就是和你在一起。做我的女人好吗?”他狡猾地在她意乱情迷之际诱哄她应允,眼神深情真挚得让人感动。

    唉!他是真的爱上了这个女人。原本是张狂地想驯服她,结果却被她的美丽所吞没。

    “我……”她慌乱地咬着红馥的唇,觉得脑袋在打架,一片混乱。

    理智和激情在拉锯,爱情与面包在拔河,她陷入两难的挣扎里。

    “我是真的喜欢你,难道你感受不到吗?”他低喃着,栗悍地圈住她纤细的腰身,将她围困在宽阔的胸膛下,让她感受他怦动的心跳。

    她丰盈的柔软,暧昧地抵触在他结实的胸肌下,心跳叠着心跳,鼻息交融着,教她几乎要弃守她的理想和坚持,就这么投入他的怀抱里。

    “……你说过,所谓的爱情是人类触发体内一种叫神经成长素(NGF)的蛋白质,这蛋白质可以称为‘爱情分子’,它会让我们冲动地爱上一个人,而这种感觉最多只能维持十八个月,对不对?”她昂起小脸,望着他。

    他点头,再度为她的慧黠而心折。

    “……如果十八个月后,我们还是对彼此有这种感觉,那就交往。”她选择了一个折衷的方法。

    “你太聪明了。”他噙着笑。

    “你说过,太聪明的女人不好玩,要不要改追别人?”她伸手抵在他的胸前,推出一段距离,抵抗他的欺近。

    “我要换个说法,聪明的女人很有趣,但太难追了。”他拿出谈判技巧,与她商量道:“十八个月太久了一点,可不可以改短一些?”

    “那就再说喽!”她狡黠地学着他,给予暧昧不明的答案。

    “看来我的魅力要再加强一点才行。”他捏捏她翘挺的鼻尖,以示惩罚。

    “还得打败其他的追求者才行。”她顽皮地叮咛着。

    “很好,也就是我不只被发‘朋友卡’,还得留校察看十八个月,外加打败其他觊觎你美色的大**!”他解嘲道。

    她推开他的臂弯,与他拉开一步的距离。

    “还有,不准再像今晚这样腧越朋友的界线。”她一视同仁,谨守原则,不跟追求者产生暧昧的肢体互动。

    “好,全都听你的,按照你的规矩来,行吧!”他举高双手,故作投降状。

    她酡红的颊畔漾着笑,心中被愉悦涨满。

    夜深露浓,观星结束后,两人收拾起地上的物品,放回后车厢,驶出阗暗的山峦。

    返回市区时,天际已泛出鱼肚白。

    看着车窗外泛白的天色,她的心却还停驻在不久前那场灿丽黑甜的夜里。

    她对他的感情比喜欢还要多很多,几乎已经到了“爱”的程度了……

    如果没有勇气跨出这一步,那么,她可以胆小的不要承认吗?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不甩你的规矩最新章节 | 不甩你的规矩全文阅读 | 不甩你的规矩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