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本周恋爱中 > 第八章

本周恋爱中 第八章

作者 : 艾蜜莉
    上周末纪行颢将颖洁从夜店带出,送她回家后,他终于见到现实生活里的她过着什么样的生活。

    而且,也看到了她最真实、最孤苦无依的模样……

    他多么想靠近她的心,也想让两人的爱情重新来过,但是她的答案却再次重创了他。

    他怎么能把在大溪地的一切当作是一场梦?如果能这么轻易地说忘掉就忘掉,那他就不会痛苦这么久了。

    虽然心里头闷闷的,但星期日下午,他仍按照既定的行程赴上海与当地的电视台开会,忙到星期三才搭机返台。

    下午,他下了飞机,出了国际机场后,感到有些疲倦,便直接搭出租车回到寓所。当他拎着行李走进会客大厅时,却被管理员唤住。

    “纪先生,有您的国际包裹。”管理员将邮件签收本递给他,然后弯下腰,取出一个大型的包裹放在柜台上。

    纪行颢疑惑地看了寄件人的资料一眼,发现竟是颖洁从大溪地寄来的物品,他签收后,便取饼包裹直接搭电梯上楼,进门后,他急忙拆开纸箱和一层厚厚的泡棉,发现里面竟是一幅画。

    画里有着蔚蓝的海景,婆娑摇曳的椰林,还有一对恋人手牵手并肩散步在白色沙滩上欣赏着夕阳西斜的景致。

    她用画笔留住了两人爱情最美的时候,也唤醒他记忆里最甜美的那部分,让他彷佛又回到了大溪地,耳边回荡的是海水拍打在岸边的声音,鼻子嗅到的是清芬淡雅的栀子花,以及两人在大溪地那浓情密意的景象……

    她被车门夹住裙襬出糗的景象、她在街上弯下腰哄着一个陌生小孩的柔和神情、她在小溪边替他清理脏污的鞋底、她向他撒娇的表情、她恶作剧的笑声,在机场时她离情依依的眼泪、她穿着管家制服乍见他时那慌乱的模样……所有甜蜜、苦涩的回忆宛若电影情节般一一掠过他的脑海。

    他们之间的感情绝对不只是一个男人与女人相遇时,瞬间迸发的热情,而是真真切切的心动。

    当时的他是真心地爱着她,所以尽情地宠溺她、呵护她,并在机场对她许下甜蜜的约定。

    经过了那么多事,纪行颢终于明白,他一直以来都是爱她的,不管是在大溪地那个热情又善良的女孩,还是现在出现在他面前卑微无助的管家,他都深深地为她着迷。

    或许她的谎言曾经伤害了他的心,但是她对他的爱却是不容怀疑。

    如果不是爱着他,她不会牢牢地记住他生活上的每个小细节。

    如果不是对他依恋不舍,她不会把这幅画送给他。

    这幅画,证明了两人的爱情不是一场梦境,而是一个甜蜜的回忆。

    忽然之间,缠绕在他心里的芥蒂变得不是那么重要了,不管是无心的谎话还是存心的欺瞒他都不在乎了,他只想和她重新来过。

    如果她不愿意靠近他的心,那就由他主动走近她。

    他放下画,抓起钥匙,便直接搭电梯到地下停车场,开车抵达她住的小区附近。

    他将休旅车停在公园附近的停车场,刚跨出车厢,耳边便传来一阵熟悉的声音——

    “狗狗来……吃饭饭的时间到喽……”

    颖洁穿着T恤和一件牛仔短裤,脚上趿着双夹脚凉鞋,从公园旁的便利商店走来,手里还拎着一个塑料袋,她走到秋千旁蹲下,然后取出几个罐头,朝着几只流浪狗招招手。

    一只白色的米克斯犬和一只拉不拉多犬从溜滑梯底下跑到颖洁的身边,开心地伸出舌头朝她哈气。

    “今天是你们最喜欢的牛肉口味哦……”她打开罐头,递到小狈的面前。

    衬着西斜的夕阳,纪行颢凝视着她线条优美的侧脸,再看着她喃喃地对小狈说话的神情,终于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对颖洁动心,为什么会一直割舍不下这段感情。

    因为他在她的身上看到了最原始的纯真与善良,不管有没有那些谎言,她都仍是那个令他着迷、心动的女人。

    颖洁坐在秋千上,低下头,盯着自己的脚尖。

    上次在夜店发生冲突后,尽避错不在她,纪行颢的助理也阿莎力地买走她没卖完的啤酒,但督导还是把她列为麻烦人物,请她不用再来了。

    唉,她觉得自己所有的好运好像全都在大溪地用光了,回到台湾后,没有一件事是顺心如意的……

    突地,一双笔直的长腿出现在她的跟前,她愣愣地抬起头,对上了纪行颢的俊脸。

    看着他的脸,除了震惊,她更感到错愕不解,当时的她那么狼狈难堪,话还说得又重又绝,照理说,他应该是讨厌她了,可现在怎么会又来找她?

    “我刚刚收到妳从大溪地寄来的画了,那就是妳要送给我的礼物?”纪行颢问道。

    “嗯。”她点点头,又低下头,没有勇气看他。“因为我是请柜台人员帮我用海运寄送的,所以才会这么晚到……”

    “妳寄给我那幅画,是想告诉我什么?”

    听着他温柔的语气,她心里突地一阵酸,声音低低地说:“我真的很感谢你爱过我……给了我一段难忘的爱情……但我真的不是故意要欺骗你,我只是因为自卑,所以没有勇气用真实的自己面对你……”

    她带不走旅途中的风景,也没有资格继续爱他,所以只好用画笔留住两人爱情最美丽的时候。

    “我很喜欢那幅画。”纪行颢拉起她的手,柔声地说:“我们重新开始吧?”

    不管眼前是热情开朗的陶颖洁,还是自卑孤单的陶颖洁,他完全不在乎,他只想照顾她、呵护她,再让她这张爱笑的脸庞恢复以前的活泼开朗,而不是老是在掉泪、一直在说对不起……

    “什么?”她仰起头,怔怔地看着他,一时还反应不过来。

    “我们重新开始,谈一次没有期限约定的爱情好吗?”他握住她的手,眼神是温柔且诚恳的。

    “你不再生我的气了吗?”她盯着他,感觉很不真实。

    “我对妳的冷淡、对妳的怒气,全都是因为我太在乎这段感情了,而不是刻意要伤害妳。”他低沈的嗓音充满着浓浓的悔意。

    “我不是什么服装设计师,只是一无所有的陶颖洁,这样的我配得上你吗?你不介意吗?”她怯怯地看着他。

    “妳的职业、妳的身分,对我来说从来都不是问题。”他捧起她的脸,轻柔地说:“我爱上的是妳的温柔、妳的善良、妳的笑容……”

    感动的泪水溢出她的眼睫,模糊了她的视线。

    她还以为自己这辈子再也没有机会爱他了,但没想到在她最沮丧、绝望的时候,他竟然又回到她的身边了。

    “你不介意我的身分?不介意我什么都没有?”

    “我不懂妳为什么要那么自卑,难道这样单纯善良的陶颖洁不够好吗?”他勾起她的下巴,深邃温柔的眼眸定定地瞅着她。

    “当然不够好,我没有钱、没有称头的职业、没有家人,我拥有的只有我自己而已,我永远无法对你的未来加分……”她哽咽地说。

    “是谁给了妳这么偏激的观念,要妳这样矮化自己?”纪行颢听到这些话,眉头不自觉地皱了起来。

    “我初恋男朋友是医学系的学生,他的母亲告诉我,以后她的儿子是要当准医生的,但我一无所有,没有家世、没有背景,也无法带给他的事业任何助力,甚至还可能成为他人生的绊脚石……”她难过地说。

    短暂的初恋没有灭绝她对爱情的憧憬,但那些鄙视的眼神、冷嘲轻讽的话语却在她的心底留下了阴影,也让她开始变得自卑。

    “难道妳跟我在一起的时候,会因为自己的一无所有而少爱我几分吗?”纪行颢试着解开缠绕她多年的心结。

    “不会。”她摇摇头。

    “那就对了。对我来说,妳是全世界最富有的女生,因为妳拥有一颗很善良、很热情的心,那是再多金钱也买不到的。”他耐着性子继续开导她。“还有,如果一个男人需要女友的家世背景或金钱财富来为他的人生加分,我想这种男人也不值得妳依靠,更别说要保护妳……”

    “嗯。”她点点头。

    他的温柔与开导,渐渐地解开缠绕在她心里多年的结。

    她怎么没有想过,那些总是把感情建立在金钱与背景上的人,又如何懂得真心的可贵?而她居然还傻傻地活在那种人的目光中。

    “如果妳没有家人,今后就由我当妳的家人,好不好?”他柔声承诺道。

    在上海开会的那几天,白天他还可以专心处理公事,但一到夜晚,他的思绪就全被她的身影给占满。

    思及她一个人孤单地住在顶楼的小套房,为了生活汲汲营营,不知道受了多少委屈与苦楚,他就心疼得一塌糊涂。

    他一直以为自己被周嫚莎背叛后,他受伤的心已失去了爱人的能力,也无法再相信爱情了,但是颖洁的出现,却渐渐地抚慰了他的心。

    他开始渴望被她需要、被她依赖,也想要呵护、照顾她。

    “好。”他的这番话彻底让她的泪水决堤,眼泪不受控制的溢出眼睫,濡湿了一张清秀的小脸。

    她感动地快说不出话来,心窝暖呼呼的。

    她不再是孤单的一个人了,从今以后,她的身边将会有他的陪伴。

    “傻瓜,妳哭什么……”他轻轻地抹去她脸上的泪水,低声地哄着她。“我认识的陶颖洁明明有一张可爱的脸,遇到什么事情都笑咪咪的,怎么现在变成了一个爱哭鬼?”

    “如果我是爱哭鬼,你就不喜欢我了吗?”她哭得鼻子红通通的。

    以前的她并不是一个动不动就掉眼泪的女生,即使遇到挫折、沮丧,也会咬牙撑过来,但在遇到纪行颢之后,她就变得好敏感、好脆弱。

    “喜欢。不管妳是爱笑的陶颖洁,还是爱哭的陶颖洁,我通通都喜欢。”他疼惜地把她搂进怀里。

    她像个爱撒娇的小孩般,用力地圈住他的脖子,将脸埋进他的肩窝,感受着他温暖熟悉的气息。

    “所以我们这样算是和好了吗?”她抬起脸,瞅着他。

    “妳还要答应我两件事才行。”他拨开她前额的刘海。

    “什么事?”

    “马上把酒促小姐的工作辞掉,我不准妳穿那么短的裙子。”他霸道的语气里含着浓浓的怜惜,还有些许的妒意。

    一想到夜店里那些酒客贪婪好色地盯着她那两条美腿看,他一把熊熊的妒火便蓦地烧上心头。

    “你上次在上班时间把我带走,督导隔天就把我炒鱿鱼了,害我现在变成一个无业游民。”她噘起嘴抱怨着,但心里却胀满了甜蜜。

    后来她仔细想想,当酒促小姐的工作虽然薪水高,但环境实在不太好,光是被酒客骚扰一次她就吓坏了,所以,没了这个工作,她反而感到轻松、舒坦。

    “以后妳要是在经济上有任何问题,只管跟我开口,我会照顾妳,懂吗?”他一想到她穿着啤酒妹的制服穿梭在夜店里,看尽酒客的嘴脸,既感到生气又心疼。

    他以为她是经济不宽裕,才会那么急着赚钱,所以想尽自己的力量去帮助她。

    “我自己有一笔存款了,你不用为我担心。”虽然她不会拿他的钱,但听到他愿意照顾她,还是觉得心窝甜甜的,很开心。

    若是没有出国留学学费的压力,她银行里的存款还真可以让她过不错的生活。

    “我是真的可以照顾妳,反正妳的食量又不大,也吃不垮我。”

    在确定彼此的感情之后,纪行颢更是不可能让她受到委屈,再说以他的经济状况和能力而言,照顾她绝对绰绰有余。

    “谁说的,我的食量很大好不好?我一口气可以吃掉三个便当。”她不服气地昂起小巧的下颚。

    “这么能吃是想参加大胃王比赛吗?”他取笑道,两人甜蜜的斗嘴着。

    “糟了,被你发现了……”她含着泪水的眼眸闪着笑意,继续说:“那第二个要求是什么?”

    “不管以后发生任何事,我只要求妳对我坦白,不要让猜忌和谎言毁了我们之间的感情。”

    “好。”

    “就算有一天,妳厌倦了我的爱,想选择离开,也不要用谎言来欺瞒我。”

    “我一辈子都不会厌倦你的爱,更不会想离开你。”她主动偎进他的怀抱,将脸贴近他的胸口,倾听他沈稳的心跳声。

    他将下巴搁在她的发心上,抚着她柔细的长发,低声地说:“还记得妳在大溪地时曾问我为什么单身那么久,是不是忘不了前女友的事吗?”

    “嗯。”她腻在他的怀里,轻声地回应着,专注倾听他的话语。

    “我曾经有个交往多年的女朋友,我们感情很要好,我也一直相信我们会结婚,所以我倾注了所有的能力去爱她,并愿意和她分享我生命里的每样东西,包括金钱……”纪行颢说道。

    “哦。”虽然知道这段感情已经过去了,但听到他讲起前女友,她的心里还是有点酸酸的。

    “但是她却背叛了我。我可以接受她移情别恋的事实,但就是无法忍受她口口声声说爱我,却悄悄地嫁给了另一个男人,完全把我当傻子。”他捧起她的脸,定定地看着她。

    颖洁静睇着他,现在她终于明白为什么他对于自己一个无心的谎言会那么生气了,因为她伤害的,是他对自己的信任感。

    纪行颢继续说:“她让我变得不相信爱情,直到遇见了妳,我才又有了爱人的勇气。所以,不要让谎言分化了我们的感情,好吗?”

    “好。”她用力地点点头。

    他的大掌牢牢地包裹住她的小手,两人手心贴着手心,十指紧扣,她的心中溢满了温暖踏实的感受。

    在她以为爱情已经远离的时候,没想到它兜了个圈,又回到她身边,还为她带来了幸福。

    虽然少了蔚蓝的海景,天空也被林立的高楼挡住了夕阳的余晖,但颖洁却觉得现在的她更加幸福,因为她可以用最真实的自己面对他,然后勇敢地接受他的爱……

    ★★★

    自从纪行颢和颖洁误会冰释后,就立即陷入甜蜜的热恋期。

    在这个月里,她尽情地享受着甜蜜的恋爱假期,快乐到忘了要打工存钱,几乎将所有的生活重心都放在纪行颢的身上,帮他洗衣、烧饭、浇花、整理家务,两人过着半同居的生活,就像对新婚的小夫妻般恩爱。

    有时候,他必须飞到外地开会谈企划案,但都会尽量缩短出差的行程,也会在国外买些小礼物给她,讨她欢欣。

    而魏格非和周哲亚在夜店里亲眼见到他为了颖洁而与其它酒客起冲突,又在她上班时间把她带离夜店后,感到十分不解与好奇。

    事后,他向两人坦诚自己在大溪地度假时,认识了颖洁,还谈了场恋爱。

    但他也因为有了颖洁的陪伴后,而鲜少和他们聚会,老被魏格非揶揄他有了异性,就没有人性。

    他向颖洁提议后,决定办个简单的聚会,邀请魏格非和周哲亚来家里聚会,顺便让她熟悉他的生活圈。

    周末夜晚,魏格非和周哲亚一身轻便的休闲服,带了两瓶上好的香槟和红酒来到纪行颢的寓所。

    两人一进屋后,魏格非便将酒递给纪行颢,以开玩笑的口吻说:“快点叫小嫂子出来向大哥问安啊!”

    “颖洁正在厨房里煮饭,等会儿就出来啦,你们先坐一下。”纪行颢将香槟和红酒摆在餐桌上。

    “今天的餐点该不会是你女朋友准备的吧?”周哲亚说。

    纪行颢点点头,墨黑的眼眸浮上笑意。

    颖洁在厨房里听见门铃声后,将正煮着汤的火调小,便走到客厅向纪行颢的朋友打招呼。

    “这是我的女朋友陶颖洁。”纪行颢宠溺地搭住她的肩膀,为他们互相介绍。“颖洁,这位是魏格非、这个是周哲亚,他们都是我最好的朋友。”

    “你们好……”她怯怯地漾出一抹笑容。

    “妳好,妳可以叫我哲亚或周大哥,我担任行颢的特别助理,要是妳以后想查勤、想知道他的行程找我就对了。”周哲亚幽默地说。

    早在纪行颢为了她和其它的酒客在夜店起冲突,还要他帮忙处理善后时,他就知道这家伙栽了。不过,他和魏格非对于纪行颢能够再有稳定交往的对象感到十分开心,也抱持着乐观的态度。

    “周大哥,您好。”颖洁甜甜地笑道。

    “我是魏格非,职业是律师,擅长处理离婚官司,希望我们除了友谊之外不要有其它业务上的往来。”魏格非从皮夹里掏出一张名片给她,继续说:“不过若是妳有朋友需要这方面的服务,可以介绍他们来我的事务所。”

    “把名片省下来,人家不需要啦!”周哲亚抽走魏格非的名片。

    “你们先坐下来聊一下,我去看厨房的汤熬好了没?”她回给三人一个笑容,往厨房里走去。

    “我帮妳吧!”纪行颢跟着她一起走进厨房里。

    “你不去陪他们聊天吗?”她昂起小脸,问道。

    “反正大家都是十几年的老朋友,都很熟了,不用特别招呼他们。”他见她掀起锅盖,主动将调味罐递给她。

    颖洁侧眸看了他一眼,柔亮的水眸漾起了笑意。

    在两人半同居的这段日子里,早已培养出了许多甜蜜的小默契,只要一个眼神、一个笑容,他们都能知道对方的心意。

    每当她下厨时,他会主动帮她递调味罐。

    他洗碗时,她会在身边帮忙将碗盘擦干净。

    偶尔,他在书房熬夜加班时,她会为他下碗面或煮碗粥。

    周末时,他们会一起骑单车到河滨公园逛逛,或者干脆什么都不做,一整天赖在沙发上看DVD、吃零食。

    虽然这些都是生活中琐碎的小事,但在颖洁的心里却是大大的甜蜜,她想要的就是这种最平实、最简单的幸福,寂寞的时候有人陪、委屈的时候有个肩膀可以依靠,无聊时能腻在他的怀里尽情撒娇。

    当他主动提议要介绍自己的好朋友让她认识时,她感到十分的窝心,因为他是真心地想把她融入他的生活圈里。

    她撒了点盐巴进锅里,用汤匙舀了点汤,凑到纪行颢的唇边。“你试看看味道怎么样?”

    他尝了一口,点点头说:“还不错。”

    两人有默契地相视而笑。

    虽然纪行颢身处在复杂的娱乐传播圈,但他却是一个相当单纯且爱家的男人,对婚姻怀抱着憧憬,也渴望找到一个与自己相爱的女人,一起信守爱的承诺,共组简单的家庭。而且一旦确定了彼此的感情后,他给对方的爱是既伟大又无私的,也会毫不保留地与她分享自己生命中的所有。

    而纪行颢看着她纯真的笑颜,感觉到心底有个幸福的轮廓正在成形……

    她把瓦斯炉关上,纪行颢主动戴着隔热手套,将熬好的龙虾端上锅,又帮忙摆起碗筷。

    “吃饭了!”纪行颢朝着客厅喊道。

    “唉呀,小嫂子的手艺看起来真棒,远远就闻到了龙虾的香味……”魏格非俊脸上噙着笑容。

    颖洁听到那句小嫂子,害羞得整张脸都红了起来。

    “这个酱烧排骨看起来也不错,是我喜欢的菜。”周哲亚说。

    饭菜摆好后,四个人一起入座用餐,在晕黄的灯光下,映出一个温馨的画面,一个颖洁心目中对家的轮廓。

    在纪行颢的呵护与宠溺之下,她就像第一次坐上旋转木马的小孩,兴奋快乐地分不清楚东南西北,也渐渐遗忘过去执着努力的初衷……

    第九章

    在纪行颢甜蜜的宠溺之下,颖洁幸福得几乎忘了过去是为了什么而拚命努力着。

    这两个月里,她与纪行颢过着半同居的情侣生活,很少回到小套房过夜。

    直到住四楼的房东太太将邮件招领通知单拿给她,她拿着印章和身分证到邮局窗口领取邮件,看到来自“巴黎国际时装艺术学院”的优选成绩单时,才知道自己竟得名了。

    ★★★

    三个月前,她参加“巴黎国际时装艺术学院”设计甄选大赛的作品入选为佳作,取得了其中一个奖学金的名额。

    她看到成绩单与入学通知书时,怔怔地愣了好半晌,连自己怎么从邮局走回小套房都忘了。

    为了去巴黎留学,她拚命地工作存钱,努力学习法文,现在终于实现了。

    她取得了全额的奖学金和住宿费,只需要负担平日的生活费即可,再也没有比此刻更开心的事了。

    她看到成绩单的时候,第一时间马上打电话给纪行颢,想告诉他这个喜讯,但公司的助理告诉她,他正在开会中。

    她略微失望地挂断手机,又立即通知一直以来支持她的超级麻吉——张迪克。

    “迪克,你现在方便接听电话吗?”

    颖洁持着手机,压抑住兴奋的语调。

    张迪克在车上,戴上免持听筒,低笑道:『当然可以,怎么了?』

    “我告诉你,我取得了『巴黎国际时装艺术学院』的优选入学资格,也就是说,我拿到全额的奖学金了!”

    她坐在小小的单人床上,兴奋得只差没有尖叫。

    『恭喜妳,我就知道凭妳的才华和努力,迟早一定会成功的。』

    同学六年多以来,张迪克太清楚她为了实现梦想吃了多少的苦头。

    尤其是她父亲过世后,大学学费和生活费都得靠自己半工半读赚来,想去巴黎留学这条路对她而言更是辛苦。

    “我觉得现在我是全世界最幸福的女人!”

    她持着手机,抱着玩偶,开心地在床上滚来滚去,就像个兴奋的小孩。

    『以后妳在巴黎成为知名服装设计师,要成立个人品牌公司时,不要忘了到时候一定要让我入股啊!』

    透过电话,张迪克也感受到她的喜悦,笑着说。

    “一定一定!因为你是我的超级麻吉啊!”颖洁笑咪咪地说。

    『对了,妳去了法国之后,那妳跟纪行颢怎么办?妳跟他讨论过这件事了吗?』

    张迪克想起她这两个月几乎都在放恋爱假期,没有打工,每次通电话或者出来吃饭,她的笑容就像浸在蜜里般,完全是热恋中女人的模样。

    因她执意辞掉管家工作,在他追问之下,才晓得她和纪行颢两人在大溪地谈过一场恋爱,虽然中间历经了一些不愉快的争执,不过幸好还是误会冰释,顺利交往了。

    颖洁顿了一下,静默地咬着下唇。

    在这段时间经历了太多事情,首先是在大溪地和纪行颢陷入热恋,回国后又忙着参加设计图大赛,接着又与纪行颢重逢,发生了许多不愉快的争执,好不容易两人才又走在一起。

    恋情来得太快、太浓烈了,她忙着享受两人间的快乐时光,整天都把生活重心放在他的身上,享受他的宠爱,努力地讨好对方,几乎遗忘了这几年坚持要去巴黎的梦想。

    现在回想起来,她好像没有跟他说过想去留学的事……

    『颖洁,怎么不说话?是收讯不好吗?』

    张迪克听不到另一端的声音,又喂了几声。

    “迪克,我没有跟他提过要去巴黎的事……”

    她兴奋的心情褪了几分,声音低低的。

    『颖洁,我要进隧道了,收讯不是很好,等我晚点忙完后再打电话给妳,先这样喽!保持联络,拜。』张迪克切断手机。

    颖洁将手机放在床上,愣愣地躺在单人床上,看着天花板上旋转的大吊扇。

    去不去巴黎?

    在没有遇上纪行颢之前,她当然会毫不犹豫地选择去巴黎留学,何况现在还取得了全额的奖学金。

    在巴黎待两年,成绩好一点的话,将来可以进国际时装品牌实习,甚至成为助理设计师,这是她梦寐以求的事。

    但一想到纪行颢,她便犹豫了起来。

    他的承诺那么动人,用最温柔的口吻说要当她的家人,这句话对她来说,比任何情话还要扣人心弦。

    事实上,热恋的这两个月里,他也一直努力做到这点,让她感觉温暖、安心,而且有归属感。

    她很舍不得离开他,但……

    她更想去巴黎留学。

    如果为了爱情而牺牲自己的梦想,她没有把握自己以后不会怨他。

    可是去了巴黎,他们要如何维持一段隔着距离的恋情?

    要他就这样等着她两年,太自私了,她,开不了口……

    ★★★

    细细的雨丝落在周边环山的台北盆地上,颖洁蜷着身体,坐在沙发上,侧耳倾听雨水淅沥淅沥打在阳台盆景上的声音。

    她愁悒地将下巴搁在膝盖上,想着该如何开口向纪行颢提分手的事。她好舍不得离开他、离开台湾。

    她都没有想过,自己竟然会对这座城市有这么多割舍不下的情感。

    纪行颢梳洗过后,换上了深蓝色的睡袍,贴身薄软的衣料熨贴在他精瘦的身躯上,勾勒出他完美的肌肉线条。

    他一由浴室里走出来,就看到她愁着一张小脸呆坐在沙发上,一副很困扰的模样。

    “怎么了?”

    他坐在她的身边,揽住她的肩头,低声地说。

    自从晚上他下班回来后,就感觉到她好像心里有事,整个人闷闷的,但刚才他忙着和制作人讲电话,商讨一些事情,直到现在才有时间关心她的情绪。

    她抬起小脸,一对上他温柔俊逸的脸庞,眼泪便不听话地流了下来。

    “颖洁,发生什么事了?”

    她突如其来的眼泪,让他慌了起来。

    “我要跟你说对不起……”

    她自责地把脸埋在膝盖,没有勇气看他。

    忽然之间,她觉得自己好坏、好自私,他对她那么好,而她竟然要为了梦想割舍下这段感情。

    “为什么要跟我说对不起?妳做错了什么事?”

    他抬起她泪眼斑驳的小脸,定定地瞅看着她。

    “我、我必须要跟你说再见……”她吸了吸殷红的鼻子,隔着迷蒙的泪眼凝视他。“谢谢你毫无保留、全心全意地爱着我,能和你谈恋爱,我真觉得自己是全世界最幸福又幸运的女孩……”

    “我不懂妳究竟在说什么?”纪行颢被她伤感的告白和眼泪给弄迷糊了。

    她将放在茶几抽屉里的优选成绩和入学通知单递到他的手里,哽咽地说:“一直以来,去法国留学都是我的梦想,我拚命的工作赚钱也是为了实现它。在大溪地时,我会谎称自己是从法国留学回来的设计师,是因为我坚信自己一定能够完成这个梦想……”

    纪行颢摊开内页的文件,是“巴黎国际时装艺术学院”的入学通知书和参加设计甄试大赛的优选结果。

    “很抱歉,我之前一直都没有和你聊到自己的留学计划,因为和你在一起的时间太快乐了,我几乎忘记自己曾经参加过这个设计大赛,也差点忘了自己的梦想。”

    她低下头,没有勇气看他,怕瞧见他对自己心碎、失望的神情。

    “妳想去?”

    纪行颢抬起她的下巴,深邃的眼睛柔柔地望住她。

    他没有忘记她在大溪地时随手画了一张设计稿给他的专注表情,也没有忘记她说法文时那性感甜腻的嗓音,更没有忘记她在诉说被初恋男友的母亲瞧不起时那副委屈可怜的模样,以及她激励自己一定要成功的坚毅神情。

    既然她有属于自己的梦想要追逐,他没有理由困住她。

    “它是我辛苦存钱的目标,现在我好不容易争取到全额的奖学金,更是不可能放弃……”她胡乱拭着脸上的泪水,抽泣地说:“我知道这样的决定很自私,也对我们的感情很不负责任,但如果我选择放弃的话,我怕有一天自己会埋怨你……埋怨爱情困住了我的梦想……所以我只能选择跟你分手……”

    “妳要去巴黎留学为什么非切断我们的爱情不可?”

    纪行颢直视她的眼睛,不太能够理解她的思考逻辑。

    “我选择去巴黎留学,牺牲了我们的爱情,如果再要求你无条件地等我两年,岂不是太自私了?”

    一想到自己必须和他说再见,眼泪又不受控制地流了下来。

    “妳是去了巴黎就不回来了吗?”他冷静而理智地反问她。

    “当然会回来啊!”她的语气相当肯定。

    “那为什么非得要分手?”

    “巴黎那么远……又不是台北到高雄的距离,见面那么不容易……”

    她瘪着小嘴,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

    “坐飞机总可以到吧?”他捧起她的脸,轻轻拭去她脸上的泪水,提醒她。“还有国际电话和网络视讯的联络方式啊!”

    “所以……你愿意等我?”她怔怔地望着他。

    “我有时候也会出国参加影展,洽谈影片代理权的事,如果没记错,我一年至少会飞去欧洲两到三次左右。”他没有直接回答她的问题,反而甜腻地暗示道:“如果我刚好有个女朋友在巴黎念书的话,我想我会增加去欧洲的次数。”

    “所以……我们不用分手了?”

    她瞠大水眸,未干的泪珠悬在眼睫上。

    她只想到要去巴黎念书,就必须要离开台湾、离开他的身边,却忘了他也常飞往各地处理商务会议。

    “妳说呢?”纪行颢反问她,捏了捏她的鼻尖。“还是妳这么迫不及待想甩掉我,想交法国男朋友?”

    “我才舍不得离开你!”

    她投入他的怀抱,用力圈住他的脖子,把脸贴在他的胸口上。

    “小傻瓜。”纪行颢宠溺地拍拍她的背。

    她一抱住他宽阔的肩膀,仓皇无助的心马上就安定了下来。

    他就是有这种神奇的魔力,总能带给她温暖、踏实的感觉,彷佛今生所受的寂寞与孤单,都是为了等待他的出现。

    她松开双臂,抬起脸,定定地凝视着他,柔声地说:“我爱你……我会在巴黎认真的念书、学习,有一天,我一定要成为你的骄傲。”

    “妳不只是我的骄傲,还是我的最爱。”

    他觑着她清丽的脸庞,心里太清楚为何偏偏会对她动心——他欣赏的不就是她对生命的热忱与活力吗?

    她就像一条悠游在海底的美人鱼,蔚蓝的海水才是她的故乡,不该被他的爱困在陆地上。

    “你也是我今生的最爱……”

    她主动吻住他的唇,青涩带着试探的意味,怯怯地伸出舌头滑进他的嘴巴里。

    他炽热地回应她的吻,结实的身躯缓缓地压向她,双掌捧住她的脸颊两侧,唇齿无法停止地与她交缠着。

    他用唇轻吻着她身体的每一寸肌肤,以最直接、亲昵的方式,倾泄内心对她最炽热浓烈的情感。

    一触即发的热情,犹如燎原的烈焰般,一发不可收拾,深浓爱恋的火焰整整燃烧了一整夜,不止息……

    ★★★

    两年后大溪地

    金色的阳光映射在澄净蔚蓝的海面上,泛着粼粼波光,沁凉的海风轻轻拂过一整排苍绿的椰林,光影和绿叶顽皮地嬉戏着,空气中充溢着清芬的栀子花香。

    在白色的教堂上,几个穿着花衬衫和短裤的岛民,拿着吉他和传统乐器,演奏着玻里尼西亚的民俗音乐。

    新郎穿着一身改良式的白色西装,脖子戴着缤纷的花圈,俊挺的脸上噙着淡淡的笑意,深邃的眼眸带着浓浓的深情凝视着新娘。

    新娘则穿着巴黎最新设计的白色礼服,斜肩的设计露出线条优美的肩膀和性感的锁骨,合身的剪裁衬出她娇纤有致的身躯,头上戴着花圈,宛如从神话世界走出来的雅典女神。

    他们正在当地牧师的证婚下,举行一场充满异国风情的婚礼。

    牧师站在台上,开始宣读誓词。

    “纪行颢,你愿意接受陶颖洁做为你的妻子,与她同度神圣的婚姻生活吗?”牧师说。

    纪行颢深情的目光定定地望着颖洁,以坚定且诚恳的口吻说:“我愿意。”

    此时,他的脑海浮现两年前,两人第一次在大溪地巧遇的画面——

    她鲁莽地想搭便车被拒后,在街上出糗的困窘模样。

    那个不经意的搭讪动作,注定了他们一生的缘分。

    两人历经在大溪地的热恋、回台湾后的冷战,再到巴黎两年的分离思念后,终于让这颗爱情的种子,结出婚姻的花朵。

    “陶颖洁,妳愿意接受纪行颢做为妳的丈夫,与他一生相爱、苦乐与共吗?”

    “我愿意。”

    她抬起清丽的小脸,眼底盈满甜蜜的笑意。

    “现在请新郎、新娘交换信物。”牧师说。

    纪行颢取出一枚银色、镶着一颗小小钻石的戒指,套入颖洁的手里。

    她也取出一枚相同款式的银戒戴进他修长的手指中。

    “愿这对戒指成为你们终生相爱、永结同心的信物。”

    牧师见证两人交换结婚信物后,宣读婚礼完成。

    纪行颢走向前,执起她的手,用最温柔的吻代替坚贞深情的誓言。

    两人在牧师和乐师的见证之下,完成了一场浪漫的婚礼。

    他抬起她小巧的下巴,凝视着她笑得一脸甜蜜的脸庞。

    “行颢,谢谢你愿意等我两年,让我完成今生的梦想。”颖洁水亮的眼眸充满感情地望着他。

    两年的时间与异国的距离,非但没有冲淡彼此的感情,反而让他们经历了现实的考验后,变得更加的坚贞与稳固。

    在巴黎的这两年,她顺利完成学业,也夺得一些时装设计奖项,成为一位新锐设计师。

    虽然还没有什么名气,距离成功的服装设计师也还有一段遥远且漫长的道路,但是颖洁相信,有纪行颢的爱做为后盾,她的未来不孤单,也能更加勇敢地朝理想迈进。

    “两年的等待,换得妳一辈子的陪伴,我觉得很值得。”

    他亲昵地搂住她纤细的腰,温柔地说。

    “我爱你。”

    “我爱你。”

    他们额头抵着额头,深深地凝视着彼此。

    相爱的两人,在初相遇的地方许下一生的承诺,决定用包容与互信互爱,携手走过一生……

    ——全书完

    编注:

    (一)关于导演卓开毅&美女编剧孙沁恩的爱情故事,请见橘子说749【热岛小夜曲】之一《热吻野男人》。

    (二)关于大明星耿旭阳&小助理欧迎晨的爱情故事,敬请期待橘子说近期【热岛小夜曲】之三《试婚不是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本周恋爱中最新章节 | 本周恋爱中全文阅读 | 本周恋爱中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