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本周恋爱中 > 第五章

本周恋爱中 第五章

作者 : 艾蜜莉
    大溪地,上帝遗留在人间的乐园。

    放眼望去是澄净湛蓝的海水,白色的沙滩,椰子树随风摇曳,到处充溢着花香和成双成对的旅客,这里俨然是恋人的伊甸园。

    纪行颢和颖洁就像一对热恋中的情侣,他们一起搭着直升机鸟瞰如星罗棋布的绿色岛屿散落在海面上的特殊景致、一起参加浮潜、一起划着独木舟贴近美丽的珊瑚礁、一起租车环岛,欣赏山中的风景,然后一起在无人的小岛上甜蜜的野餐。

    而每每遇到误认他们是新婚夫妻的岛民,他们总是甜蜜的相视而笑。

    随着假期慢慢的接近尾声,两人的感情非但没有褪去,反而愈来愈浓烈。

    从两人聊天的过程中,颖洁才知道原来纪行颢不单单只是“星杰影视制作传播公司”的执行长,还是这家公司的负责人,在影视传播界拥有很高的知名度。

    相形之下,她的身分就更加卑微了,令她不敢延长这段感情;而他曾经受伤结痂的心则是没有承诺的勇气,害怕自己只是一时被激情蒙蔽了理智,所以两人都被动地维持原状,谁也不愿意改变这一切。

    他们都知道离开大溪地时,就是这段恋情画上句点的时候,所以,他们很珍惜能相处在一起的每一分、每一秒,只想在彼此的心里留下美好的一面。

    在夕阳缓慢西下的时候,两人手牵着手,乘着微风,漫无目的地在沙滩上散步,白色的沙滩迤逦了一长排的足印。

    她将脸贴近他的臂膀,眼神无辜地像个孩子,撒娇地对他说:“我的脚好酸哦……”

    “昨天去浮潜时,妳不是说自己是美人鱼吗?”他低下头,笑睨了她一眼,调侃道。“美人鱼不是只有鱼鳍吗,什么时候也有脚了?”

    “有啊!”她用力地点点头。“童话故事里的美人鱼为了上岸见王子一面,便用声音向巫婆换了一双脚,走到王子的身边。”

    “这么说我是王子喽?”他挑了挑朗眉。

    她捧着他俊朗的脸庞,踮起脚,在他好看的下巴轻轻印上一个吻,柔声地说道:“对我来说,你就是我心中唯一的王子。”

    她的眼底映着他的脸,她想牢牢地记住这所有的一切,记住他的脸、他的笑容、他的吻,记住这段没有未来、没有承诺,却让她永远忘不了的爱情。

    “上来吧,我的美人鱼。”他蹲下身。

    她开心地爬上他的背,双手圈住他的脖子,像只猫咪般亲昵地偎在他的背脊上,感受他温暖的体息和他宽阔的肩膀所带来的安全感。

    她在心里默默地倒数着最后几天的浪漫,多想让时间永远停留在这一刻,但她知道不可能,这几天的恋爱假期就像个美丽的梦境,美到让她不想起来面对现实。

    她多想趁着这最后的几天,好好地爱他,想为他做些什么,哪怕仅是烫一件衣服、泡一杯咖啡或煮一顿晚餐,但这一切全都是奢想。

    “妳的手摸得到我衬衫的口袋吗?”纪行颢背着她,漫步在白色的沙滩上,西斜的夕阳将两人拉出一道长长的影子。

    “怎么了?”她凑近他的耳朵旁,疑惑地说。

    “我衬衫的口袋里有个小东西,你帮我拿出来。”

    她伸手摸到他衬衫上的口袋,从里面取出一条缀着一颗黑色珍珠的项链。

    她从他的背上跳下来,绕到他的面前,晃晃手中的珍珠项链,吶吶地说:“这是送给我的吗?”

    “喜欢吗?”他眼底映着她娇柔微笑的脸庞,现在的她一副恋爱中女人的模样。

    “嗯。”她用力地点点头,漾出一抹甜蜜的微笑,疑惑地问:“你什么时候去买这条项链的,我怎么不晓得?”

    “妳去寄明信片的时候。”

    这条珍珠项链是中午两人吃完午餐后,在市区闲晃时,他趁她去路边的邮筒寄明信片时偷偷买的,就是想给她一个浪漫的惊喜。

    他送给她一个爱的纪念品,证明现在的他是真心喜欢她。

    “我帮妳戴上。”他绕到她的身后,撩开她的长发,将项链戴上。

    “好看吗?”她摸了摸缀在胸前的黑色珍珠。

    “很衬妳的肤色。”他本来想挑选一条白色的珍珠项链,但大溪地的特产是黑珍珠,他只好入境随俗挑了这条项链,没想到竟意外的适合她。

    “谢谢你。”她握住他的手臂,踮起脚尖,吻了一下他的唇。

    他牵住她的手,两人肩并着肩,一起散步着,凉爽的晚风轻拂而过,撩动起她的长发,而她身上的幽香也随风沁入他的鼻端,骚动着他的心。

    “我也想送你一份礼物。”她想了一下,决定把去写生的画作送给他。

    她想让他看见画作时,会想起有个女孩在异国的岛屿曾深深地爱过他。

    “什么礼物?”他挑了挑朗眉。

    “秘密。”她的嘴角全是淘气的笑意,试探地说:“你愿意把台湾的住址给我吗?我想由大溪地把这份礼物寄回去。”

    “是明信片吗?”他记得她旅途上一直买明信片,然后独自窝在角落悄悄地写着,并且寄回台湾。

    “你愿意把住址给我吗?”她连忙保证道。“我只是想让你回到台湾之后有个惊喜而已,放心,我会履行承诺,绝不会照着地址去找你。”

    这么说的同时,颖洁的心里涌起淡淡的哀愁,她好舍不得在大溪地的一切,更舍不得和他说再见。

    自从父亲去世后,她已经习惯没有人疼、孤孤单单、受伤也不哭的生活,天天忙着工作,把去巴黎留学当成支撑她奋斗下去的目标。

    但是纪行颢的温柔和宠溺让她觉得自己好幸福,彷佛真的来到了伊甸园,没有现实的纷扰与阻隔,只有纯粹的快乐。

    她撒娇地环住他的腰,并将脸贴向他的胸口,感受他炽热的体息包围着她,有一种说不出口的安心的感觉。

    他多少也感觉得到她内心依恋不舍的情绪,于是像安抚猫咪般轻抚着她的背,并低首吻了吻她的发心。

    “我会把住址给妳,我很期待妳会寄什么礼物给我。”他柔声地说。

    虽然他也舍不得这一切,也对她动了感情,但是他不确定两人之间的激情能否经得起现实的考验和生活的磨合,爱情发生得太过突然了,在不确定彼此是否有未来时,他不贸然地做出承诺。

    他已经不是十几二十岁的鲁莽少年了,早过了为爱冲动的年纪,对他来说承诺不仅是要让对方幸福,更代表着更多的责任与义务。

    两人在夕阳余晖下拥抱着,彼此都不发一语,只想静静地感受这浪漫的一刻……

    ★★★

    离开大溪地前的最后一个晚上,夜色温柔地覆盖住大地,墨黑的海水在月光下轻轻地晃漾着。

    晚风自椰林树上筛下来,飒飒作响,黑暗中掺了撩人的幽暗花香,平添了几分暧昧的氛围。

    纪行颢坐在床上,翻阅着报纸,听着浴室里传来哗啦啦的水声。

    在过去几天里,他们就像一对热恋中的情侣,白天在岛上参加各种活动,或者找个无人岛享受与世隔绝的甜蜜时光:他看书,她则腻在他的怀里、抑或他陪着她一起写生作画。晚上,他们则相拥而眠,即使他对她有许多激情的渴望,但却情愿隐忍着欲望,也不想在她还没有准备好之下占有她。

    半晌,他听见浴室的水声终止,室内明亮的灯光忽然转成晕黄的小夜灯,颖洁换上一袭白色的睡衣,在脖子上系了条粉红色的缎带,清丽的脸上漾着柔媚的笑容,整个人甜美的就像蛋糕上的草莓。

    莹亮的光线一透,她轻薄的睡衣几近呈现透明,玲珑的曲线全都成为魅惑的勾引。

    她迷人的身段令他眼色变得深暗黝黑,他放下了手边的杂志,朝着她走过来,伸手盈握住那纤细的腰身。

    她回给他一个娇瞋含媚的眼神,指尖挑逗地刷过他的薄唇,柔声地说:“还喜欢这个礼物吗?”

    “喜欢。”他解开她脖子上的缎带,手臂稍稍使劲,让她柔软的胴体亲密地熨贴在他肌肉结实的胸膛上。

    她双手主动圈住他的颈项,眼神含着淡淡的笑意,依恋不舍地说:“我很高兴能在这里遇见你,谢谢你爱过我,我永远不会忘记你……”

    虽然两人相识的时间很短暂,但在这七天的时间里,他们几乎每一分、每一秒都和对方在一起,早就培养出许多小默契和甜蜜的回忆。

    她对纪行颢的爱就像燎原的野火般,一发不可收拾,让她恨不得拨停光阴的钟,让时间永远凝止在这一刻。

    他带给她太多太多美好的经验,这些日子以来都把她当成孩子般捧在手心上呵护,并费尽心思的讨她欢心。

    “我也不会忘记妳,我永远的美人鱼。”他俯下身,吻住她柔嫩的芳唇,依恋的品尝她唇内甜美的气息,还有她身上那股泛着淡淡玫瑰花和牛奶的香气。

    他不记得自己有多久没有这么浓情密意地去吻一个女人了,看来她的出现不只撩拨了他炽热的欲望,更挑逗了他的心。

    他离开她的唇,将她拦腰抱起,平放在柔软的大床上,眼神炽热地凝视着她娇纤迷人的玲珑曲线。

    两人眸光相锁之际,都在对方的眼瞳深处看到了依恋不舍的情绪。

    炽热的情火让他们从陌生到亲密,但明天中午,离开大溪地后,他们又将从亲密恋人变成毫不相干的陌路人。

    此刻,两人只想抓住最后的时光,拥抱最后的温柔,以最原始、炽热的方式爱着对方。

    她坐起身,主动替他解开身上的钮扣,他干脆将上衣往上拉过头,直接丢在地板上,露出结实精瘦的胸膛,在晕黄的灯光下,他的肌肤呈现性感的古铜色泽。

    他含住她柔润的下唇,绵密地吻着她,双手熟练地滑进她的衣内,挑开肩膀两侧的肩带,整件洋装迅速滑了下来……

    激情过后,他们拥抱住彼此汗湿的身体,任凭时间一寸一寸地爬过他们,谁都不想开口说话,因为拥抱和亲吻就是最好的语言……

    ★★★

    颖洁在晨光中醒来,眷恋的指尖轻轻地描绘他熟睡的脸庞,她抽起被单,裹住身体,到浴室冲完澡后,换上一件淡鹅黄色衬衫和牛仔裤,将过肩的长发束成马尾。

    走出浴室后,她随手将散乱在地板的衣服折迭好,放在沙发上。

    她走向床沿,蹲了下来,凝视着他俊挺的脸庞,她很舍不得和他说再见,但今天下午她就必须搭飞机回台湾,两人的恋爱游戏也将结束,他们都必须回到现实。

    她俯下身,在他浓密的眼睫上印下一个吻,柔声地说:“我爱你,也许我对你来说只是个旅途上的伴侣,但你对我来说,却是一个很重要的人……再见了,我的王子。”

    她看了时钟一眼,距离登机还有一段时间,她不急着叫醒他,反而替他拉好被子,想让他再多睡一会儿。

    她绕过甲板,走回自己的房间,迅速地将衣物和私人物品一一放进行李箱,然后从抽屉里取出纪行颢前几天抄给她的地址,她故意将它放在一个信封里,避免自己去看他的连络住址,害怕自己要是记下来了,会忍不住去找他。

    她拿起前几天两人一起去写生的画作,画里有大溪地蔚蓝的海景和绵延的沙滩线,还有一对恋人相依的背影……

    她小心地卷起来,拎起背包,走出饭店,拦了辆出租车,请司机载她到附近的画室,到了画室后,便安静地坐在一旁等着师傅裱框和包装。

    接着,她又坐出租车赶回饭店,将包装好的画作和纪行颢的地址交给柜台的服务人员,请他们代为邮寄。

    “麻烦妳帮我把这幅画邮寄回台湾好吗?”颖洁站在柜台前。

    “请问妳要空运还是海运?”女服务员尽责地询问。

    颖洁各自问了价钱后,掏出口袋里的纸币算了算,刚才来回的出租车钱和裱框的费用,把她身上仅剩的钱都用得差不多。

    “海运就可以了。”虽然会晚几个星期才寄到,但她真的没有多余的钱负担空运的价钱。

    办妥后,她拿着收执联和住址,一并撕掉丢进垃圾筒,完全切断两人的连络方式。

    赶回房间后,纪行颢已经起床漱洗完毕,并叫了两份餐点放在桌上。

    他一见她进屋,立即开口问:“妳刚跑去哪里了?我到妳的房间都找不到妳。”

    “我刚去邮局寄东西给你,也许在几个星期之后,你会在台湾收到我送你的礼物。”

    说到这里,两人的心都感觉酸酸的,因为分离的时刻就在眼前。

    他放下手边的衣物,走过去搂着她的腰,在她的额角印上一个吻,并用一种宠溺的口吻说:“快去吃东西,等会儿要去机场了。”

    “要我帮你收拾行李吗?我可是受过训练的专业管……”她惊觉失言,立即噤声,连忙挤出一抹甜笑。“我的意思是我折衣服的技巧和速度可是媲美专业人士喔。”

    一想到纪行颢是“星杰影视制作传播公司”的执行长,如此的事业有成,更让她没有勇气坦白自己的工作。

    “不用了,我东西收得差不多了,只剩下这几件衬衫而已。”

    “我帮你折,保证不会弄绉。”她接过衬衫,在床上抚平,一一将钮扣扣上,然后对齐折线,利落地折迭好。

    “妳折衣服的速度好快。”他凝视着她娴熟利落的动作,忽然有一种想带她走的冲动。

    此刻的她宛若一个温柔的小娇妻般,坐在床沿,将他的衣物和用品一一分类放进皮箱里,她体贴的举措激起他对爱的渴望、对婚姻的憧憬。

    曾经,他也想好好地谈场恋爱,然后走进婚姻里,但是周嫚莎的谎言和背叛,摧毁了他对爱情的信心。

    现在的他,已经不是当年那个没没无闻的纪行颢了,而是事业有成、成熟又世故的男人,但,却少了当初那份为爱义无反顾的勇气。

    他害怕那种全心付出,把幸福交到另一个人手里,却又惨遭背叛,撕心扯肺的痛楚。

    “我帮你把衣服分类好了,这样你要找起来比较方便。”她扣上皮箱。

    “谢谢妳。”他由身后搂住她,低头亲吻着她小巧可爱的耳朵。

    她的背脊贴着他结实的胸膛,感受到他炽热的心跳,彼此都沉默不说话,任凭时间如蚂蚁般一寸一寸地咬囓着两人的心。

    过了半晌,两人才依依不舍的离开对方的体温,用完餐后,便拎起行李箱,一起搭乘出租车前往机场。

    颖洁在柜台办妥登机手续后,拎着行李站在一旁等着纪行颢,看着他伟岸的背影,一想到离开大溪地后,他们就要从亲密变成陌生,一股哀伤惆怅的情感涌上心头。

    等会儿,她要从大溪地飞抵奥克兰,再转机回到台湾;而纪行颢则是订了由大溪地直飞日本的机票,要参加几个商务会议。

    “办好登机手续了吗?”纪行颢拎着行李走向她。

    “嗯。”她点点头,挤出一抹脆弱的笑容。“这几天谢谢你……让我有一个很难忘的恋爱假期……”

    一想到在大溪地这七天的假期可能是她这辈子最幸福甜蜜的时光,她的眼眶蓦地红了起来。

    “颖洁。”他低声唤着她的名字,看见她的眼底闪着泪光,心也跟着酸了起来。

    “出了这个机场之后,我们就会变成陌生人,也许再也不会相遇……”她昂起脸,凝视着他深邃的眼眸,温柔地恳求道。“可以给我一个最后的拥抱,来纪念我们的爱情吗?”

    她脆弱无依的表情轻轻地扣动了他的心,他抱着她,并用双手勾住她的肩膀,把她搂得更紧,而在拥抱她的同时,他的心里一直响起一个声音:留住她……

    她用力地抱住他的腰,将脸贴在他结实的胸膛,贪恋地享受着最后几分钟奢侈的浪漫。

    他捧起她的脸,含住她柔嫩的下唇,深深地缠绵地吻着她的唇,愈吻愈深,彷佛要将彼此吞没般。

    他们难分难舍地离开彼此的唇,她将脸埋入他的肩窝,眼泪不受控制地流了下来,哽咽地说:“我爱你……也谢谢你爱我,不管以后我们会不会见面,我都不会忘记你……”

    她感伤的告白让他的心头沈甸甸的,明知道两个人都为彼此动了情,但这份爱来得太过意外,他还没有确定自己是不是要让一个女人进入心底这么深的程度。

    说到底,他还是对爱情没有信心……

    “对不起,我……”她抬起脸,胡乱地用手背抹去脸颊上的泪水。

    “妳看过『金玉盟』这部老电影吗?”他轻声地说。

    她点点头。“男女主角在邮轮上一见钟情,但因为彼此都有婚约,所以他们约定要是半年后两人都结束了身边的感情,就在帝国大厦见面,共度一生……”

    她会记得这部电影是因为这是她母亲最爱的影片之一,她小时候常常腻在母亲的怀里一起观看,不过这一切全都在母亲抛下她后,成为既悲伤又甜蜜的记忆。

    “三个月之后,如果我们对彼此仍有感觉,还想延续这段感情,就在西尔饭店的空中花园见面好不好?”他的语气带着几分的不确定。

    三个月的时间够他沈淀思绪,厘清这段感情到底是一时的激情,还是他生命里的真爱。

    “嗯。”她点点头,但心里知道自己永远都不会赴约。

    她隔着氤氲的泪光凝视着他的脸庞,一副想要把他的身影牢牢地烙印在脑海里似的。

    机场的广播催促着通往奥克兰的旅客准备登机,她拎起行李箱,依恋不舍地抽出被握住的手。

    “再见。”她很努力地挤出一丝笑容,想让他永远记住自己微笑的表情。

    纪行颢陷在浮动的人群中,朝她挥挥手。

    然后,她跟着一群旅客坐上通往奥克兰的班机,当飞机腾升到三万呎的高空中,所有曾经熟悉的景致,全都变成汪洋中模糊的小点。

    她将从天堂返回人间,由谎言跌回现实,而对于和纪行颢临走前的约定,她也不可能会去赴约。

    在大溪地两人是一对亲密的爱侣,没有经济上的压力与琐事的烦扰,他们只要尽情地相爱就好。

    但在台湾,她只是一个卑微的管家,根本衬不上他。

    她忽然想起美人鱼的故事,梗在美人鱼喉间说不出口的就是她的真实身分,而如今她没有勇气面对纪行颢,也是因为她的身分。

    她决定把这份爱埋在心里,认真工作,重新当回那个乐观开朗、有理想、为抱负打拚的陶颖洁,而不是悠游在爱情海无忧无虑的美人鱼……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本周恋爱中最新章节 | 本周恋爱中全文阅读 | 本周恋爱中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