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热吻野男人 > 第八章

热吻野男人 第八章

作者 : 艾蜜莉
    夜幕低垂,沁恩坐在沙发上结束和卓开毅的电话热线后,起身收拾客厅,将茶几上的报纸、书籍收进柜子里,再把他留在家里的拖鞋、休闹鞋一一摆进鞋柜,拿起吸尘器清理地板。

    蓦地,一阵电铃声中断了她的动作,她关掉电源,走到玄关前,从门板上的猫眼往外看,一张斯文的脸庞映入眼底。

    她的心泛起一阵颤抖,过往的沧桑滑过眼底,怀疑自己眼花看错了,猛地拉开门——

    “沁恩,对不起,我来迟了。”唐力群站在门口,隔着镜片的眼睛定定地瞅着沁恩。

    “你……”她捣着唇,有点难以置信他居然会叫出她的名字。

    唐力群箝住她纤细的肩膀,情绪有些激动,“我想起来了,我什么都想起来了,包括我们第一次见面、第一次约会、第一次吵架、第一次去旅行……所有的一切我全都想起来了。”

    “你想起我了?想起我们的过去?”她怔愣了一秒,怀疑自己在作梦。

    在她已经彻底对他死心,接受他远离她的生命,成为李佳盈未婚夫的事实后,他的出现犹如一阵狂风,在她平静的心湖里,再次掀起一阵浪涛。

    唐力群走进她的公寓内,环视着屋内的摆设,过去他陪同她一起去买的灰色沙发已经不见了,改成蓝紫色的布面沙发;窗帘也不再是他熟悉的浅蓝色,连书架的位置都换了。

    “你的公寓布置跟我记忆里的景象完全不一样。”唐力群若有所思的说。

    她掩上门,从冰箱里取出两瓶矿泉水。过去每次添购日用品时,她都不会忘记买他爱喝的果汁,但现在那些架子上摆的全都是卓开毅惯喝的啤酒和爱吃的饼干。

    “我去年找人重新装潢过房子。”她将矿泉水放在茶几上,淡淡地说。

    “沁恩,对不起,我不该把你忘记的……”唐力群一脸自责。

    “是我要向你说对不起,我不该和你吵架,如果没有争执,你也不必承受这些苦。”她黯然地垂下眼眸,隐忍着心中苦涩的酸楚。

    “发生车祸后,我失去记忆,什么都不记得了,除了医生、护理人员、爸妈和佳盈之外,我从不曾见过你,好像你根本不曾在我的生命中存在过。”唐力群抬起悲涩的眼眸,瞅看着她。“为什么不来看我?为什么要从我的生命里消失?”

    “不是我不去看你,而是你母亲把我赶出医院,她说我是造成一切悲剧的罪魁祸首,她不准我接近你。”她握住沁凉的矿泉水瓶,彷佛那份冷凉由指尖直达到她的心窝。

    一直到现在,偶尔回想起他母亲刻薄的言语,她仍然会觉得恐惧害怕,好像自己真如唐母形容得那般不堪、不幸,所以凡是她爱的人不是注定会离开她,就是得为她受苦。

    “失去记忆后,没有人告诉我关于你的事,我也找不到关于你的一切。”唐力群感叹地说。

    “那你是怎么又想起这一切的?”她疑惑地问。

    “今天下午我在车上看到电视墙播放的娱乐新闻,你上节目接受访谈,司机突然一个紧急煞车,我不小心撞到了头,一些从前的记忆画面就在一瞬间回来了。”他从口袋里掏出一条十字架项链,摊放在茶几上。

    经过几个小时的思绪沉淀,他终于把一段段凌乱的记忆拼凑完成,原来是母亲阻止沁恩到医院看他,又把过去两人的照片、信件全都烧毁,彻底地将她逐出他的生命,怪不得半年多前,沁恩看着他的眼种会那么哀伤。

    “你终于想起来了……”她的思绪乱成一团,从没有想过唐力群会再恢复记忆。

    “这一年半以来,你过得好吗?”唐力群不敢想象先去自己,沁恩一个人是怎么撑过这一切?

    六年前,外婆生病饼世后,她的世界就只剩下自己一个人,是他努力地关心她、照顾她,她才不那么寂寞,脸上才又出现笑容。

    她过得好吗?这一句,六百多个日子以来汇聚在心里的酸楚顿时化成泪水,泛上眼眶,模糊了她的视线。

    所有的辛酸苦楚都是难以言喻的,她只记得前一年自己就像游魂似的,每天除了工作还是工作,根本不敢让自己有空下来的时候。

    直到卓开毅闯入她的生命,他霸道的温柔,一点一点地愈合她心里的伤痕,让她找到生命的归属感。

    “沁恩,你过得好吗?”唐力群见她低头不语,心疼地追问。

    “刚开始有一点难过,毕竟我们认识了十年,十年来每个重要的日子,我都习惯有你陪着我,哪怕只是一张明信片或一通电话,我都会很开心,就算我再孤单,我都会觉得自己是被守候着……”

    泪水不能抑止地流下她的眼眶。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忘记你,我不该这么晚才想起这一切……”唐力群用力地握住她的双手。

    “你不必跟我说抱歉,一切都是我的错,是我不该跟你吵架,不该用那么激烈的方式跟你谈分手。”她自责地说。

    “沁恩,我不要分手,我们重新开始好吗?”唐力群深情的眼眸柔柔地望住她。

    “太迟了,力群,你的身边已经有了李佳盈,没有我容身之处。”她抽回手,拿起桌上的面纸,拭着脸上的泪水。

    “我不会娶佳盈,那一切对我而言就像一场骗局。”唐力群激动地澄清。

    “骗局?”她的眼底布满疑问。

    “我母亲和佳盈联合起来骗我,所有人都说我和佳盈是青梅竹马,还说我们彼此相爱,一直催促我们订婚……总之,我会取消婚礼……”恢复记忆后,唐力群对于这桩即将举行的婚礼持反对意见。

    “取消婚礼!”她惊呼道,还以为自己听错了。“你母亲不会同意你这么做的,你要佳盈怎么办?”

    “我不管她们同不同意,反正我就是不会和佳盈结婚,如果我要举行婚礼,你才是我唯一的新娘。”唐力群坚定地承诺。

    “力群,太迟了。”她摇摇头。

    “不迟,我会把婚礼取消,除了你之外,我不可能和其它女人结婚。”唐力群又握住她的手,热切地表明自己的心意。

    “但是我已经爱上别人了……”她用充满歉意的眼神看着他,毫不犹豫选择了坦白,对她而言,和唐力群的感情已升华成像亲人一样,他永远占据她心中重要的一个角落,但那已不是男女之间的爱。“力群,在你把我忘记的时候,我已经爱上其它的男人,对不起。”

    “沁恩,我们在一起十年,你跟那个男人才在一起多久?我不相信你会爱上其它男人,你一定是太伤心、太难过、太寂寞,那不是爱……”唐力群激动地反驳,拒绝相信她会爱上别人。

    他牢牢地环抱住她,她试图挣扎出他的拥抱,却反而被他愈搂愈紧。

    “沁恩,你忘记我们的梦想了吗?二十岁那年,你生日的时候,我们一起许愿,你说你要成为一个大编剧,把我们的爱情故事写成剧本,拍成电视剧,要让全世界的人都知道,我唐力群有多么爱孙沁恩……”

    她怔愣住,过往甜蜜的誓言再次浮现她的心底。

    因为这个誓言,唐力群存钱帮她付昂贵的学费,让她一步一步朝自己的梦想前进,成为现在拥有自信与理想的孙沁恩。

    “沁恩,我们重新开始好吗?我会回去把婚事取消,再回来我的身边好吗?”唐力群悲痛地恳求着。

    “不……我们回不去了……”她摇摇头,泪眼迷蒙,歉然地说:“力群,我爱上别人了。”

    “不可能,你对那个男人的感觉不是爱,有什么感情能够胜过我们之间呢?三千多个日子,我们拥有三千多个回忆,每一段都是你跟我。”唐力群的表情抑郁沉重,坚决否定她的答案。

    面对唐力群痛苦的表情,沁恩的心再度被揉碎,所有的话全都梗在喉咙说不出来,她觉得自己好像是刽子手,又再一次伤害了他。

    “我……”她为难地闭上眼睫,脑海浮现卓开毅俊朗的微笑,睁开眼睛面对的却是唐力群抑郁的表情,两段感情都撕扯着她的心,令她感觉好混乱。

    她早就认清自己和唐力群分手的事实,也笃定自己爱着卓开毅,但眼睁睁看着唐力群如此痛苦,为什么她会有一种背叛他的罪恶感?

    “沁恩,这对我不公平,我失去记忆才不得已离开你的身边,我不是故意的,你不能那么对我,再给我们的爱情一次机会好吗?我们重新开始好吗?”唐力群低哑的声音饱含着痛苦。

    “你让我一个人静一静好吗?我好混乱……”她抽回手,试图要让自己冷静下来。

    “好吧!我不逼你,但你也不要太快否定我们的过去。”唐力群将他们定情的十字架项链放进她的手心。“这是我送你的礼物,我不想收回去。”

    “力群……”她为难地不想收下。

    “我让你一个人先静一静,只希望你不要让我再留下当年的遗憾。”唐力群颓丧地垮下肩膀。

    送走唐力群后,孙沁恩看着手心里的十字架,脑海浮现在小岛的沙滩上,卓开毅指着墨黑的天空,告诉她关于南十字星浪漫的传说——

    南十字星不只是让航行在南极海上的水手不会迷失,成为指引他们回家的星星,也可以指引人们寻找到永恒的幸福,还能守住恋人的誓约……

    她软弱地跌坐在地板,忍不住哭了起来,觉得自己不管怎么选择,最后都会让爱她的人受伤。

    这一辈子她最不想做的事,就是再让爱她的人受伤……

    ★☆★

    街头闪烁的霓虹灯随着夜色的降临一盖盏地亮起,卓开毅在结束拍摄工作后,趁着休息的空档,约沁恩在一家法式餐厅见面。

    为了把沁恩拐回美国,卓开毅决定给她一个浪漫的惊喜,首先他趁着休假的空档到精品店挑选了一颗一克拉的钻戒,又委托餐厅主厨烘焙了一个草莓蛋糕,将钻戒放在上面,吩咐服务生晚点再送进来。

    出门前,他特地将胡子刮干净,换上白色衬衫和黑西裤,一改平常浪拓不羁的形象。

    卓开毅率先抵达餐厅,十分钟后,侍者领着沁恩来到靠窗的位子,今晚她穿着一件米白色洋装,高雅利落的剪载,衬出她净丽优雅的形象。

    她清丽细致的五官化着淡淡的妆容,红润的嘴角扬起淡淡的笑容,缓缓地朝卓开毅走去。

    他绅士地起身替她拉开椅子,让她入座。

    “今天有什么特别活动吗?为什么约我在这里吃饭?”她举起水杯,优雅地喝了一口水。

    “你说呢?”他性感的嘴角勾起一抹微笑,专注地凝视她。

    “今天不是我的生日,也不是你的……”她微微地蹙起眉心,感到有点疑惑。

    “想不想当大王的女人?”卓开毅勾住她的无名指,柔声地说。

    “什么意思?”

    卓开毅举起手,弹了一下手指,服务生立即送上一个小巧的蛋糕摆在她的面前,装饰的草莓上还放了一颗晶莹灿亮的钻戒。

    这是……

    她瞠大清澈的眼眸,错愕地看着卓开毅。

    “嫁给我吧,沁恩!”卓开毅温柔地微笑,眼神非常专注地看着沁恩。

    他想在完成戏剧拍摄工作后,带她回美国。

    在台湾,她伤心的回忆太多了,即使她不说,偶尔两人一起去看电影、逛夜市,经过她和唐力群常去的地方,她多少会浮现落寞的表情。

    十年的岁月太漫长,她的回忆太多太拥挤,他想带她离开这里,到属于他的国度一起创造新的甜蜜记忆。

    “沁恩,我们结婚吧,跟我一起到美国去,如果你想继续深造,我可以安排你在当地的大学进修。”卓开毅说。

    不由自主地热泪盈眶,她看了他一眼,又低头看着蛋糕上的戒指,如果昨天唐力群没有出现的话,她定马上答应卓开毅的求婚,义无反顾地跟着他去美国。

    可是她现在感觉好混乱,为什么接受他的求婚,她会有一种罪恶感呢?

    她比谁都清楚,现在的“孙沁恩”是因为唐力群的守候才有追求理想的勇气,才能在每次跌倒后,重新来过。

    但是若没有卓开毅的爱,她不会再拥有微笑的力气,再有爱人的能力,两个男人,她谁都不想伤害。

    一股浓浓的悲伤涌上心间,她的鼻头酸酸的,一颗豆大的泪珠滚下眼眶。

    “对不起,我现在没有办法给你答案……对不起……我……”他的求婚来得太过实然,让她完全失了方寸,哽咽得连话都说不清楚。

    对于她的拒绝,卓开毅难掩错愕,原本欢欣的心情顿时沉凝了下来。

    “喂,就算不想答应我的求婚,也不用哭吧!”好一会儿后,他苦涩地开口,虽然十分落寞,但仍想用轻松的口吻化解尴尬的气氛。

    也许是自己太急了吧!才交往半年多,就要她放弃台湾的一切跟他到美国,偏偏他又舍不得将她一个人留在这里……

    “我很想答应你的求婚,很想跟你走,但是我现在感觉好混乱……我没有办法马上做决定……”她愈说愈激动,脸上爬满泪水。

    他将椅子拉到她的身边,温柔地搂着她,除了上回他发生意外住院,他不曾看过骄傲的她如此失控痛哭。

    “发生什么事了?”他将她的脸贴靠在胸前,担忧地询问。

    “因为我在乎你,所以我不想瞒你……唐力群他恢复记忆,想起我了。”她苦涩地说。

    他抬眸对上她无助的泪眼,两人的视线在空中交缠着,他的心就像她眼里滑出的泪水一路地往下坠。

    有人说,爱有多深,痛就有多深。

    在小岛上月色迷离的夜晚,他记得她的身影有多憔悴,她心里的痛彷佛在空气中扩散,传达到他的心里。

    是他像个贼般,趁她落寞时,攻占了她的心。

    而如今,她的挣扎,她的犹豫,她的抱歉,全都令他难受不已。

    “所以呢?”他深呼吸,等待她的答案。

    “我不想伤害谁。”她诚实的坦白,拭去脸上的泪水。

    “你想回到他的身边?”他凝视着她,粗犷的指腹摩挲着她的无名指。

    他不只想用戒指套住她的无名指,更想拴住她的心。

    “我没有想回到他的身边,只是我不想伤害他,他曾经很珍惜我,对我很好……我……”痛苦的眼泪再度涌上眼眶,她内心挣扎混乱,很想不顾一切的跟他走,但又害怕因此伤害到唐力群。

    她已经伤害了他一次,不能再伤害他第二次。

    卓开毅猜测着她内心的想法,她和唐力群的缘分开始得那么早,彼此拥有的记忆那么多,一场意外结束了两人的恋情,让他们心中各自都留下了遗憾,也许她真正的心意是想回到他的身边?

    在明白她心底的伤痕时,他不是没有嫉妒过唐力群的存在,所以他才一直想带她走,想远离过去的是是非非。

    深深叹了一口气,他又将戒指递给她。“沁恩,明天我会下南部补拍最后几个镜头,等剧组杀青后,我答应制作人会留下来配合一星期的宣传,在我回美国之前,你都可以慢慢考虑。”

    “开毅……”面对他宽容成熟的爱,她的心瞬间又温暖了起来。

    “戒指先放在你那边,等你想好答案后,再告诉我。”他压抑内心失落的情绪,漾出一抹微笑。

    “嗯。”她暂时收下戒指。

    两人结束话题后,都没有心情再用餐,他招来侍者结完帐后,送她到停车场取车。

    她钻入车厢内,摇下车窗,依恋不舍的眸光定定地锁在他俊朗的脸上。

    他俯下身,在她的额头印上一个吻。

    “我有告诉过你一句话吗?”她伸出手,握住他的手心。

    “嗯?”

    “谢谢你爱我。”她迷蒙的眼睛充满感情地望着他。

    “傻瓜,开车小心一点。”他体贴地叮咛,退到人行道上,朝她挥挥手。

    沁恩发动引擎,慢慢地驶出他的视线。

    看着她的座车消失在拥挤的车流中,卓开毅温暖的笑容渐渐地淡去,没有想到通往她心里的道路,比他想象中还曲折遥远。

    如果最后她仍想回到唐力群的身边,他是能宽容大方的祝福她?还是不顾一切地把她霸在身边呢?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热吻野男人最新章节 | 热吻野男人全文阅读 | 热吻野男人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