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型男送上门 > 第五章

型男送上门 第五章

作者 : 艾蜜莉
    星期六晚上,寒流来袭,气温骤降,夏筠初穿着高领毛衣、围着围巾,手里拎着一大袋零食和饼干,从超市走出,转进巷口的一家牛肉面店。

    “老板,我要一碗葱烧牛肉面,这里用。”筠初走进店内,四处寻找空位。

    “夏小姐,欢迎光临!”老板圆胖的脸上挂着笑容,认出是熟客,喊得格外热情“来来——我特地为你准备一个贵宾席,绝对不会有人跟你挤。”

    “谁不知道你又要让我“面壁吃面”了。”筠初自我解嘲,点破老板的梗。

    “这个位子风水好啊!”老板以宏亮的山东腔大喊。

    她绕过挨挨挤挤围桌并坐的客人,被老板带往最角落的双人桌,没办法,这就是单身族的宿命,因为她单枪匹马不符合老板的经济效益,所以客人一多,她马上被“发配边疆。”

    在等待上餐的空档,她由购物袋内取出杂志翻阅,藉此打发时间。

    过了一会儿,老板将一碗热腾腾的牛肉面端上桌,热情地说:“夏小姐,不要说我老王没有照顾你。来,今天给你一个特别优惠……”

    “什么优惠?免费加面加肉吗?”她抢先老板一步,打趣地开玩笑。

    “小本生意,你就不要为难老人家了。”谈到钱,老板算得比谁都要精。“来,我安排一个大型男来陪你吃饭,算是给你的特别优惠。”

    她好气又好笑地了老板一眼,就知道她又必须和陌生人并桌了。

    “来,大型男,安排个大正妹陪你吃饭。”老板自以为幽默地说,替店内的客人安排座位。

    屠仰墨绕过老板肥胖的身躯,拉开椅子入座,赫然发现低头吃面的人居然是她。“嗨,好巧!”

    “咳……”不期然听见他的声音,她被口中的热汤呛到,干咳了几声。

    屠仰墨站起身,赶紧从冰箱里取出两瓶果汁,主动拉开瓶盖,递到她面前。“你啊,吃慢一点。”他体贴地说。

    她轻咳了几声,仰头喝了几口果汁,冲淡喉咙的辛辣感。

    屠仰墨没想到竟会在这里遇见她,自从上个星期拐她上节目之后,他几乎没有再碰到她。

    虽然两人是邻居,但他留心观察过,他们的生活作息并不相同。

    白天,他在电台工作,她则在附近的图书馆、咖啡厅或书局闲晃;假日,他和朋友聚餐、聚会,她则大多窝在家里写稿。

    “走到哪里都遇见,看来我们很有缘嘛!”屠仰墨露出招牌笑容。

    “那一定是孽缘。”他一出现就害她被呛到,不是孽缘是什么?

    “也有可能是良缘啊!”他很喜欢和她抬杠,在说到激动处时,她脸上会流露出不服输的表情,有一种慧黠自信的美丽,很容易激起男人想要挑战的欲望。

    如果要选择一种花来形容她,那肯定是带刺的黄玫瑰——没有红玫瑰来得醒目惹火,却同样保有玫瑰的娇艳迷人。

    “是吗?我可高攀不起。”筠初很努力地和他划清界线。

    “虽然跟我这种帅气的男人交往,多少会有点压力,但你只要拿掉鲨鱼夹、化上妆,再穿上高跟鞋,也可以算是个美女。”屠仰墨好看的薄唇勾着性感的微笑,眼神坏坏地打量她。“而且你聪明的脑袋,绝对可以弥补胸前的“遗憾”。”

    她低头看看自己,然后用力瞪了他一眼,气得牙痒痒的。“口才很好嘛!”

    “没办法喽……”屠仰墨一脸无辜地看着她。“我就是靠这个吃饭,要是不服气可以来管管我啊!”

    “管你?”她疑惑地挑挑眉。

    “如果你是我的女朋友,你就可以光明正大地管我,还可以使唤我了。”他的眼眸中有着明显的笑意。“我还可以充当你专属的司机、水电工、开瓶器、搬运工……”

    “你觉得我还会笨到再引狼入室吗?”这家伙一开始释出的善意与讨好,根本只是为了诱逼她去上节目,她一想到就有气。

    就算她对他有那么一点上噗感觉好了,但还没有强烈到要去爱一个自己掌控不住的男人。

    他太有魅力、也太过狡猾,就像一只滑溜的鱼,令人难以掌握,谁知道他是不是一时贪鲜?

    “我承认,刻意隐瞒身分去接近你太过卑鄙,真的很对不起,但这一切都是为了专访。难道你不知道吗?这星期三节目播出时,听众的反应好极了。”屠仰墨很有诚意地道歉。

    此时,服务生托着餐盘,将一碗热腾腾的牛肉面和一碟碟小菜送上桌,屠仰墨体贴地将一碟泡菜和小黄瓜推到她的面前。

    她低头吃面,没有回答他的问题。

    星期三下午,她和庄伊人一起在客厅收听广播,节目结束后,庄伊人一直用暧昧兮兮的口吻逼问她,想知道他是不是对她很有感觉、很想追她?

    庄伊人觉得他们之间的对话太有火花,并不是主持人与来宾对议题的精采对谈,而是一种男人与女人互相吸引的感觉。

    她的恋爱经验不算丰富,也没有谈过像庄伊人那种刻骨铭心的感情,对她的评论无法提出有力的反驳。

    她唯一一次的爱情发生在大学时期,和外系的学长联谊后展开交往,毕业之后,对方到美国留学,远距离维持了半年的时间,然后就不了了之。

    屠仰墨不急着吃面,只是专注地看着她。“为了表达我对你的歉意,我替你倒三个月的垃圾,怎么样?”

    “你又想玩什么把戏?”她放下筷子,双手环胸,好整以暇地瞪着他。

    “才没有,我是出于真心诚意想道歉。”屠仰墨无辜地澄清。

    “你太狡猾、太无赖,肯定又想算计我什么!”她对他还是很不放心。

    偶尔想起两人差点发生的那个吻,她都忍不住在心里责备自己太不争气,竟然差点臣服在他的魅力之下。

    “我发誓,我是真心想道歉。”他的嘴角勾起自嘲的苦笑。“我知道拐骗你接受访谈太过恶劣,但看在你的读者和我的听众的分上,可以原谅我吗?”

    她酷酷地瞪了他一眼,轻轻哼了一声。

    如他所说,节目播出以后,效果比预期中还要好,她的部落格浏览人次爆增,几乎都是正面鼓励她、支持她的声音,甚至还有出版商找她将“单身.不囧”的文章集结出书,对她的写作事业加分不少。

    现在他都很有诚意地道歉了,她好像也没有生气的立场。

    “我接受你的道歉,至于替我倒垃圾,那就不必了。”她才不想被这家伙温情的举止给制约。

    “那就是还在生闷气就对了……”屠仰墨浅笑道,看见她的嘴角沾上了酱汁,抽起桌上的面纸,主动替她擦去。

    他的举止相当自然,好像这是再熟悉不过的动作,却让她怔愣了半秒,耳朵又不争气地红了起来。

    “我自己来就可以了。”她擦拭着嘴角,垂着眼不看他,在心里嘀咕着,这家伙又来了,逮到机会就朝她放电,再不然就用暧昧的举止混乱她的感觉。

    “我说……你敢不敢接受我的追求?”他问得突然又直接,俊逸的脸庞有着认真的神采。

    她讶异地瞪了他一眼。“不要开这种低级的玩笑,很无聊。”

    他放下手中的筷子,抽起面纸擦拭嘴巴,表情再认真不过。“我是真的想追求你,不是在开玩笑,而且我很欣赏你……我知道你对我的感觉还不坏……”

    “我为什么要接受你的追求?”她倔倔地反问他。

    “因为我是个不错的男人,和我谈恋爱会很有趣。”他自信地对她保证。

    她摇摇头拒绝。“可惜我喜欢一个人。”

    “你没有试着和我交往过,怎么确定你不会更喜欢两个人在一起的感觉?”他不死心地追问。

    她看着他,露出一抹甜美的微笑,笃定地说:“我很喜欢现在的生活,不想为了任何人、任何事而改变。”

    “我请你吃饭,你接受我的追求好不好?”他放软语气哄她,富有磁性的嗓音柔柔地勾诱着她的心。

    她呆住了几秒,然后由皮夹里掏出几张百元钞放在桌面上。“这一餐我请客,请你不要追求我。”

    她机灵的反应令他莞尔,赞赏地挑了挑眉。他终于明白为什么那么多女生,他独独对夏筠初动心,因为她太可爱、太聪明、充满挑战性,总能轻易地挑起他的热情和斗志。

    “如果你不习惯被追求的话……”他好看的嘴角勾着一抹狡黠的笑容。“我不介意被女人追求,如果欣赏我,你可以来约我。”

    她轻哼一声,这种大言不惭的话他竟然说得出口。

    “你想太多了。”她站起身,拎起购物袋准备走人,不想搭理他。

    “筠初,我会用行动证明我对你是认真的。”他故意扬高音量,朝着她的背影表达情意。“还有,谢谢你请我吃牛肉面……”

    筠初快步绕过迎面而来的客人,羞窘地想挖个地洞钻进去,太丢脸了,这家伙居然在牛肉面店里向她告白!

    星期一早晨,难得好天气,太阳由云层间探出脸来。

    朱志祥穿着宅急便的制服,戴上帽子,在开始一天的行程后,他开车来到华安街一栋公寓前,将车子停靠在巷边,抬头望向五楼的窗口,灰色的漆墙铁窗上,其中一户种满各式各样的盆栽。

    他抬头望着那层公寓,脸上浮现一抹不寻常的笑容,当冷风吹拂过窗台旁颤动的枝叶,一朵白色的野姜花迎风掉了下来,不偏不倚地落在他的脚跟旁。

    他捡起小白花,凑近鼻梢一闻,花佛嗅到了夏筠初发梢上的淡雅香气,整个人沉浸在这种浪漫的氛围里。

    他将小白花夹进剪贴本里,将它视为爱情的讯息。

    他由车厢里拿出一篮苹果,压低帽檐,按了门铃,向管理员打招呼。“五楼,夏筠初小姐的商品。”

    “又有人送苹果给夏小姐啊?”管理员一面问,一面签下代收单。

    自从朱志祥在电台附近巧遇夏筠初后,他悄悄地跟踪她回家,偷偷记下她的住址,每个星期一总会亲自到市场买最新鲜的苹果,系上缎带,包装精美地送给她。

    “夏小姐真是幸福……”管理员羡慕地说。

    ☆☆☆言情小说独家制作☆☆☆www.yqxs.com☆☆☆

    待他离开后不久,筠初穿着轻便的运动夹克和牛仔裤,悠闲地搭电梯下楼,准备和好友庄伊人、庄佳人去聚餐。

    “夏小姐,有你的包裹。”管理员见到她下楼,连忙叫住她。

    “我的包裹?”她狐疑地皱起眉头,怎么会有包裹呢?她最近又没有在网络或电视购物频道买东西。

    “又是一篮苹果。”管理员拎起一篮苹果,笑得一脸暧昧。“在谈恋爱哦?”

    “又是苹果……”她困扰地皱起小脸,在所有的水果里,她最讨厌榴莲和苹果,前者太臭了,后者清脆的啃咬声会令她全身起鸡皮疙瘩。

    “不知道是谁送的,好有心哦,一星期一篮苹果。”管理员将签收簿递给她,还是一脸羡慕。

    她签完名后,看了看收执联,寄件者的部分全都是空白,水果篮内还夹着一张卡片,用蜡笔画了一颗红色的爱心,署名为“永远爱你的人”,这已经是她第三次收到神秘爱慕者送来的苹果了。

    想起那些肉麻的字句,她全身的鸡皮疙瘩差点起立唱国歌,她嫌恶地皱起眉心,实在太恶心了。

    此时,庄伊人和庄佳人停好车后,熟门熟路地走进会客室里,正好看见她懊恼地捧着一篮苹果。

    “谁送的?”庄佳人惊呼,主动拆开缎带,拿了一颗苹果,随手在外套上擦了一下,啃咬了一口。

    “谁知道啊,都不写名字的!”她一点都不领情,因为她完全不敢吃苹果,送她苹果等于为她制造困扰。

    以前屠仰墨刚搬来时,也曾经送一篮苹果讨好她,结果那篮苹果她全都分送给管理员和其它住户。

    “好甜哦,这是富士苹果,很贵耶!”庄佳人吃得津津有味。

    庄伊人看好友一脸困惑,用手肘顶了顶她的手臂,暧昧地眨眨眼。“看来他是很有心想追求你喔!”

    在筠初的眼里看来,故作神秘地送她苹果不叫“有心”,而是“恶心”,尤其是这肉麻的署名。

    “他?”庄佳人凑热闹地问。“哪个他啊?谁在追求筠初姐?”

    “就是屠仰墨,那个“日安-爱情”的主持人。”庄伊人替妹妹解答。

    筠初已经将屠仰墨在牛肉面店告白的事告诉她,她觉得这篮苹果根本就是屠仰墨想追求她,故意耍出的浪漫手法,可惜就是选错了水果。

    “屠仰墨长得超帅的耶!筠初姐,他追你的话,算是你赚到啦!”庄佳人口没遮拦地说。

    筠初瞪了庄佳人一眼,她马上乖乖闭嘴,认分地低头吃苹果。

    “你和他住在隔壁,应该有不少相处机会,还是对他没感觉吗?”庄伊人记得在电台的访谈中,两人激荡出的火花比国庆烟火还要灿烂,怎么半个多月过去,还是毫无进展。

    “哪会没感觉,都快被他气到高血压了。”筠初没好气地说。

    她本来就是牛肉面店的熟客,再加上老板又很爱开玩笑,屠仰墨戏谑地对她告白后,害她一直被调侃,根本不敢再上门去吃面。

    筠初将整篮苹果分成两堆,一部分送给管理员,一部分则要庄佳人带回去。

    庄伊人看着她大方地分送苹果,打趣地说:“屠大帅哥真可怜,我们该不该告诉他,他送错水果了。”

    “姐,屠大帅哥没有送错苹果。”庄佳人啃完一颗苹果,将果核丢进垃圾桶里。

    “没有送错吗?筠初又不敢吃苹果。”庄伊人一脸纳闷。

    “在伊甸园里,亚当和夏娃就是因为受了诱惑、吃了苹果,因而产生爱情……”庄佳人暧昧地打量筠初。“人家屠大帅哥是用苹果象征爱情啦……”

    “你们说够了没!”筠初娇斥,白暂的脸颊晕染上一层绯红的光泽。

    庄家姐妹俩知道她向来脸皮薄,乖乖地闭上嘴巴,免得惹火她。

    筠初怔怔地想着,原来苹果象征爱情啊……

    十二月三十一日,一年的最后一天,整座城市陷入一片喧嚣热闹的气氛中,到处都弥漫着跨年过节的气氛。

    加上强烈寒流来袭,倒数跨年的气氛更加浓郁,筠初下午就结束工作,夹她计划去百视达租几部片子,再买一堆零食回来,打算瘫在沙发上欣赏影集。

    反正她本来就喜欢一个人的生活,又不爱凑热闹,所以并不会觉得特别寂寞。

    但庄佳人和庄伊人却执意邀她一起跨年欣赏烟火,于是三个人约好,等庄伊人结束工作后,再一起约在电视台附近碰面。

    晚上十点多,天空飘下毛毛细雨,她穿着毛衣、系上围巾,拢紧外套,由捷运站口出来时,发现每条街巷都挤满了跨年的人潮,根本已经到了寸步难行的地步。

    整个东区就像一个大型的夜市,道路两侧全都是卖熟食和热饮的摊贩,连便利商店的玻璃门也被拆了下来,货架上的食物根本供不应求,以蝗虫过境的速度迅速被扫光。

    她困在拥挤的人潮里动弹不得,无助地挤到角落,掏出手机联络庄伊人。

    接通后,她凑近手机,尽量地拉高音量。“伊人,我现在根本没有办法走到电视台,全都是人,太挤了……好可怕,快被挤扁了……我不过去了……”

    挂断手机后,她看着灯火璀灿恍若白昼,众人狂欢嬉闹的景象,突显了她的孤单与脆弱,突然间竟让她感觉好寂寞……

    早知道会变成一个人看着大家跨年,她应该要拒绝到底,那她现在就会舒服地瘫坐在沙发上,啃着爆米花看电视,而不是一个人孤伶伶地吹着冷风。

    “哈啾!”她冷不防打了个喷嚏,努力地挤进便利商店内,伸手要拿货架上仅剩的咖啡,不料却被捷足先登。“我先看到的……”

    她微愠地转过头,却发现站在身后的人竟是屠仰墨,错愕地愣住。

    “太巧了吧……”屠仰墨惊讶地和她打招呼。

    上星期他曾询问过她,要不要跟他一起跨年,但却被她拒绝了,没想到竟会在这里遇见她。

    瞧她冷到直发抖,他将手中的热饮递给她。“咖啡给你吧!”

    “谢啦!”筠初犹豫了下,接过咖啡。

    “你朋友呢?你不是要和她们一起去看烟火吗?”屠仰墨改拿货架上另一瓶热饮。

    “我太晚出门了,人那么多,我根本没有办法走到电视台那边跟她们会合。”她嘟起嘴,感觉有点扫兴。

    “你还想看烟火吗?”屠仰墨怀着期待地问她。

    “当然想啦,但太难了,从这里很难挤到广场那边去。”她叹了口气,走到柜台前结帐。

    屠仰墨掏出零钱替她付钱,然后主动握住她的手,走出便利商店。“跟我来,我知道这附近有个地方,视野还不错,可以看见烟火,”

    他以身材的优势将她护在怀里,避免她被来往的人群擦撞到。

    他和她靠得很近,近到可以闻到他身上淡淡古龙水的味道,而且他的手就这么握住她,举止亲昵又自然。

    他的手心温暖有力,紧紧握住她冰冷的小手,只是这样单纯手与手的碰触,竟让她的心里涌起一股温热的暖流,刚才一个人陷在喧嚣城市里产生的孤寂感,全都因此被抚平了。

    屠仰墨牵着她的手,绕过密密麻麻的人群,钻进小巷里,最后来到一栋大楼前。

    “这是哪里?”她跟着他停下步伐,好奇地问。

    “这是我以前住的地方。”屠仰墨刷下磁卡,牵着她的手走进大厅里,直接搭电梯上顶楼。

    “这里环境还不错,你怎么会搬家?”在乘坐电梯的空档,她找话题闲聊,却发现他始终握住她的手,好像没有要放开的意思。

    屠仰墨看着两人交握的手,满足地笑了一下,对她解释。“因为有漏水问题,搞得楼下的住户一直向管理员和我妈抗议,所以我只好被迫搬出来,让这里进行施工修缮。”

    “看来你很擅长得罪邻居嘛!”她玩笑地揶揄。

    她抬头看他,注意到他嘴角始终勾着微笑,一直专注地看着她。意识到两人的独处,她心跳忽然变得好快,莫名地又紧张了起来。

    “所以我现在不就是努力在“敦亲睦邻”吗?”他笑得更加灿烂。

    随着灯号的攀升,抵达顶楼后,两人走出电梯,看到有些住户早已经聚集在这边,纷纷寻找观看烟火的最佳方位。

    他牵着她的手,找了个视野良好的地方,恰好可以看见101大楼,就像是一座巨大的灯柱矗立在前方。

    她微微地呼着气,感觉脸颊冷冰冰的,但心情却是兴奋的。

    屠仰墨放开她的手,改为捧着她冰冷的小脸,挑挑眉说:“今天一起跨年的人有几十万人,偏偏我们就这么遇上了,这不是缘份是什么?”

    她原本以为自己要一个人跟着群众跨年,没想到在最寂寞、最无助的时候,竟会遇见他,说太感动、不惊讶缘分的奇妙是骗人的。

    她抬眸望着他,眼神不自觉地变得好温柔。

    “看在我们这么有缘的分上,过去的不愉快全都一笔勾销,好吗?”他轻轻问,修长的手指抚着她柔嫩的脸颊。

    “都是你先来惹我的……”她微微嘟嘴娇嗔。

    “对不起,不如让我用一个吻当作赔罪……”他定定地凝视着她,眼眸中盈满柔情。

    “什么?”她张着小嘴,怔仲住。

    屠仰墨不让她有犹豫的机会,低头给了她一个温柔炽热的吻。

    他轻轻地含住她柔软的小嘴,吞噬她所有的惊讶与呼息,吮啄着她如花瓣般柔嫩的唇,试探地将舌头探入她的唇内,那芬芳的气息令他迷恋不已。

    他温润的唇覆住她的嘴,攫住了她的呼吸,也夺去了她的理智,令她无力抗拒,只能悉数接受……

    他们愈吻愈深,愈吻愈热情,此时他才发现,原来他一直渴望着她的吻。

    仿佛有一群火热的蝴蝶在他们周围飞舞着,煽动着两人之间一触即发的热情,让两人都无法再忽视对彼此的渴望与热情。

    他们的吻由轻柔的试探转为火热的缠吻,由感官的碰触引发心底情感的悸动。

    在四周传来喧哗的倒数声音时,他依恋不舍地离开她的唇,轻搂着她,一起望向前方。

    在众人的欢呼与尖叫下,只见101大楼迸射出漫天花雨,绚丽的彩色流星飞溅上天际。

    他们贴靠着彼此,仰望着璀灿的夜空,无法自制地惊叹出声,在这欢庆又喧嚣的时刻,两人之间也流窜着美丽的花火,烧融了她的倔强与孤寂……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型男送上门最新章节 | 型男送上门全文阅读 | 型男送上门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