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婚后再教育 > 第七章

婚后再教育 第七章

作者 : 艾蜜莉
    时序进入夏天,炽烈的阳光自翠绿的栾树叶尖筛落下来,喧嚣的街头偶尔会传来夏蝉鸣叫的声音。

    韩慎祈和童沐婕的婚姻生活就像现在的气温一样,随着天气愈来愈热,感情也愈来愈浓烈。

    两人度过了前三个月的新婚蜜月期,从陌生到亲密,爱苗不停地滋长,栽培出一朵叫爱情的花。

    婚后,童沐婕回到学校任教,生活作息就跟婚前差不多,每天忙着上课、写论文,只是上下班多了一位专属的司机温馨接送。

    而韩慎祈退出时尚圈之后,回到父亲创立的“崛奇建筑事务所”专心担任建筑师,过着朝九晚五的规律生活,只有偶尔公司业务繁忙时会留下来加班。

    “崛奇建筑事务所”是国际著名的建筑事务所,由韩原道担任总监,在台北和北京均设有办公室,承办联合开发、建筑设计、城市规划、营建管理等建筑业务。

    韩原道驻守北京,而韩慎祈负责台湾区业务,进入公司初期,韩原道特地指派了几位资深建筑师带他熟悉公司业务与整体营运方向。

    一早,他先开车送沐婕到学校上课,再到事务所上班,进入办公室后,他放下公文包,接着便翻阅着助理送来的资料。

    “老大,晨间会报已经开始了,麻烦请您到会议室。”助理阿Ken站在办公室门口提醒他。

    “好。”

    他拿着桌上的数据走出办公室,与阿Ken一同进入会议室。

    会议室内,长桌两侧已分别坐着几名资深建筑师及主任设计师,韩慎祈精锐的眼眸环视室内一眼,走到长桌的正前方,拉开椅子入座。

    “阿Ken,与会的人员都到齐了吗?”他问。

    “是的。”阿Ken点点头,将准备好的资料发给每个同仁。

    “今天开会的重点有两件事,第一件事就是市政府决定要将清和路上的『自强酒厂』改建为美术馆,上星期我和韩总监商讨过,决定参加这次的竞图比赛。”韩慎祈说。

    与会的几名建筑师低首浏览着手中的数据,初期大家对于总监的儿子空降到事务所来管理众人颇有微词,但几个月下来,韩慎祈的设计才华令人惊艳,顺利与项目经理磨合出默契,专业的工作态度消除了许多杂音。

    “这几天我会到自强酒厂进行实地勘察,整个设计重点除了强调个人创意,也希望可以表现出文化艺术的和谐感。”韩慎祈瞟向助理。“阿Ken,你再找两名助理来协助做竞图模型。”

    “是。”阿Ken点点头。

    “第二件事就是营造厂方面的问题,陈sir,『文玺大地』这个案子有点急,你和结构技师在送新图给营造厂的现场堡程师时,要盯紧进度。”

    “是的,我会负起监督施工的责任。”陈sir说。

    “目前各位负责的项目有什么问题吗?”

    “没有。”与会的工作同仁说。

    “那会议到此结束。”韩慎祈简洁地说。

    散会后,会议室的职员收起桌面上的资料,纷纷离席。

    韩慎祈看了手表一眼。“阿Ken,今天还有排定什么工作吗?”

    “『文玺大地』要开始做第一波预售屋的广告,萧老板希望你可以帮忙看广告商推出的企划,想请你今天抽空过去一趟。”

    “今天吗?”

    “对。”

    “还有其它的行程吗?”

    “没有了。”阿Ken说。

    “那我晚点过去,公司有什么事再连络我。”

    “好。”

    韩慎祈迈开沈稳的步伐,离开会议室。

    下午三点,韩慎祈结束与“文玺大地”建商萧老板的晤谈后,在萧老板的带领之下,走出办公室。

    “韩先生,谢谢你特地抽空过来这一趟。”萧老板很欣赏这位年轻的建筑师,一路上热切地和他聊天。“那天听秘书说,你曾经是知名模特儿,代言过许多商品都很成功,所以才请你顺便帮忙看一下广告企划案,指点指点我们。”

    “萧董,您太客气了,我当模特儿只是玩票性质,担任建筑师才是我的专业。”韩慎祈扬起笑容,低调地说。

    “哈!”萧老板热络地拍了一下他的肩头,爽朗地说:“真是英雄出少年,没想到你年纪轻轻,人生经历就这么丰富,对自己很有想法。”

    “萧董,您过奖了,之后若还有什么问题需要我的帮忙,尽避连络我没关系。”来到电梯口前,两人停下脚步。“您送到这里就好,我自己搭电梯下楼就可以了。”

    “好,那我先去忙了。”萧老板转身踅回办公室。

    韩慎祈提着公文包,按下下楼键,等着电梯上楼。

    “Hanson!”

    突然,后头传来一声叫唤。

    韩慎祈疑惑地回过头,没想到这里竟然有人知道他以前当模特儿时用的英文名字?

    只见走廊上一堆等着试镜的模特儿,其中一抹高纤细的身影朝他走近。

    “我还以为自己认错人了,原来真的是你。”女子留着一头棕色长发,穿着极为火辣,低胸的紧身洋装让浑圆的双峰呼之欲出,修长的美腿亦展露无遗。

    韩慎祈半瞇起眼,认出她是以前在香港一起走过秀的模特儿程凯欣,同时也是马丽雅的表妹,但是两人没有什么交情。

    “嗨,好久不见。”他淡淡打了个招呼。

    程凯欣来到他身前,目光直接地上下打量他,修剪整齐的黑色短发、白色衬衫黑西装,配上蓝银色斜纹领带,手上还拿着公文包,一副中规中矩的上班族样。

    眼前的他依旧帅气迷人,只是少了过去狂放的气息,反而多了几分沈稳内敛。

    “该不会传闻是真的吧?”程凯欣半信半疑地说。

    “什么传闻?”他一脸纳闷。

    “听说你退出时尚圈,不再当模特儿了。上回我在一个酒商的派对上遇到表姊,正好有酒商提起想找你拍广告,她说你低调退隐了,还另外推荐了几个旗下新签的模特儿。”

    韩慎祈淡笑不语,和马丽雅结束经纪约后,偶尔大家有空时还是会约出来见面,只是已甚少聊到时尚圈的事,毕竟过去五光十色的生活已经离他很远了。

    “妳呢?在这里做什么?”不想多做解释,韩慎祈刻意带开话题,随口问道。

    “文玺大地的建商要找广告代言人,我来参加试镜。”程凯欣说。

    “祝妳试镜顺利。”

    “你呢?来这里做什么?该不会你在这里上班吧?”

    “妳想太多了,我只是来拜访客户。”

    “给我一张名片吧!”程凯欣伸出手向他要。“不要说你没有带哦,大家再怎么样也是朋友,给张名片又不会怎么样。”

    韩慎祈瞟了她一眼,由公文包里抽出一张名片给她。

    她接过名片,意外地发现他无名指上戴着一枚银白色的戒指,惊讶地喊:“你该不会结婚了吧?”

    “是。”他大方地坦承。

    “你的人生会不会太戏剧化了,从名模变成建筑师,又闪电结婚。”瞥到名片上的头衔,她柔柔暧昧地看着他。

    韩慎祈开始感到不耐烦了,只是无奈没有办法马上将她打发走,电梯又迟迟不来。

    他的表现越是冷淡,程凯欣越想缠住他。

    “也就是说你现在是人夫喽?”她娇笑,不死心地继续追问:“你老婆是谁?圈内人吗?”

    “一般上班族,不是圈内人。”韩慎祈冷着脸回应,摆明了不想和她多说。

    此时走廊传来工作人员的声音。

    “二十八号,程凯欣。”

    “轮到我试镜了,改天有空约出来吃饭,拜拜。”程凯欣拿着名片朝他挥挥手,姿态婀娜地消失在电梯口。

    韩慎祈暗暗松了口气,又催促地按了几下下楼键,等着电梯攀升上楼。

    星期五下午三点,童沐婕结束一场学术研讨会后,在附近的快餐店买了汉堡和果汁,搭着出租车来到“崛奇建筑事务所”。

    偶尔她下午没事时,就会像现在这样拎着点心来探班。

    她搭电梯上楼,推开光洁的玻璃门,向坐在柜台内的总机小姐打招呼。

    “这杯果汁请妳喝,辛苦了。”沐婕取出一杯柳橙汁给她。

    “谢谢。”总机小姐开心地收下。“群聊社区”

    她穿过走廊,直接来到韩慎祈的办公室前,敲了敲门,得到应允后,推门而入。

    “阿Ken,你再叫实习生把这个模型修一下,明天中午以前送来我的办公室。”韩慎祈正和助理站在建筑模型前讨论设计细节。

    “好的。”阿Ken说。

    童沐婕轻轻掩上门,静静地在一旁观察老公工作的情形,眼神难掩迷恋,发现他最性感的时候,就是穿衬衫打领带、认真工作时的模样。

    一开始,她还有些担心他不能适应规律的上班族生活,后来她才发现自己多虑了,他对工作充满热忱与拚劲,认真到连他的双胞胎哥哥都刮目相看。

    “这里没事了,你可以先下去忙了。”

    “是。”阿Ken接过设计稿和随身碟,走到门口时,沐婕将其中一个手提袋递给阿Ken。

    “阿Ken,这个请你们助理室的人吃,辛苦了。”

    “谢谢童老师。”阿Ken接过纸袋,离开办公室。

    之前她第一次来事务所探班时,工作人员不晓得该如何称呼她,叫韩太太好像把她叫老了,直接称呼名字又怕不礼貌,于是大家干脆以她的职业作称呼。

    阿Ken走后,韩慎祈走向她,手掌亲昵地贴住她纤细的腰。

    “怎么有空过来?”他浅笑道。

    “我刚参加完研讨会,下午没什么事就晃过来看看,顺便带点东西给你吃。”

    “我们是有心电感应吗?”他搂着她的腰坐到沙发上。“我忙到现在都还没有吃饭,肚子正饿着呢!”

    “你又没吃午餐了。”她皱起眉,主动拆开纸袋,先拿了一个汉堡给他,再将纸袋里的炸鸡、薯饼和果汁都放到茶几上,方便他取用。

    “没办法,赶着参加美术馆的竞图活动。”他咬了一口汉堡。

    “是桌上这个模型吗?”她指着长桌上的建筑模型。

    “嗯。”

    她走到长桌前端看着建筑模型。

    “这是我第一次参加国内建筑设计的竞图活动。”他很快地解决掉汉堡,喝了几口柳橙汁,走到建筑模型前。

    “这边是什么东西?”她指着建筑模型其中一角,好奇地问。

    “这个是我的设计里最大的重点——人造浅水池,强调光影与池塘影像的特别景致。”一谈起自己的设计,他的眼神流露出自信的光采。

    “看起来不错,想不到我家老公这么有设计才华,很有艺术细胞哦!”她柔柔地笑道。

    “当然。”他亲昵地抱住她,但随即又叹了口气。“所以接下来会愈来愈忙……”

    她侧脸贴枕在他怀里,体贴地叮咛着。“忙也要记得吃饭,要是饿出胃病怎么办?”

    “有老婆会照顾我啊!”他俯下脸,与她额头抵着额头,墨黑的眼眸闪烁着笑意。

    事实证明,他对这段感情的坚持是对的。

    她填补了他的空虚与不足,满足他对家的渴望,让他宛如置身在天堂,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幸福,激发出前所未有的意志与斗志。

    他俯下身吻住她的唇,炽热的舌头挑逗着她,极尽温柔、绝对的缠绵,不让彼此的唇有任何空隙。

    童沐婕情难自禁地环住他的颈项,温柔地回应着他的吻。

    她从来没有这样热切地去爱过一个男人,不只想拥有他的身体,更想完全拥有他的心。

    结束了一个缠绵的热吻后,他依恋不舍地抚着她被吻肿的唇。

    “对了,昨天我哥打电话跟我说,你们学校要开始放暑假了?”

    “嗯,我下星期把学期成绩送上去后,就可以准备放假了。”

    “老哥说要带心娣去大陆旅行。”他垮着俊脸,叹口气。“我看他根本是打电话来炫耀的吧!这段时间是我们事务所最忙的时候,有三个工程的进度要监督,完全走不开,要不然我也想带妳出国走走。”

    她搂着他的肩膀,体贴地说:“没关系,你忙你的,反正以后多的是时间可以一起出去玩。”

    “那整个暑假妳不是很无聊?”

    “还好啦,我要写期刊论文,又答应了沁恩要到他们剧组担任顾问,替他们做些历史考据的资料,跟你一样有的忙呢!”

    “算了,外面天气这么好,不如我们今天就出去约会吧!”

    “约会?事务所没事情了吗?”她眼底闪着疑问。

    他不回答,只是扬起嘴角,露出一抹高深莫测的微笑。

    “你真的要提早下班?”她跟在他的身后走出办公室,顺手关上门。

    “没有啦,我是要到自强酒厂勘场,顺便带妳出去晃晃。”

    “害我白高兴了一下。”她娇嗔道。

    两人一起搭着电梯下楼,走过大厅,韩慎祈到警卫室后方的室内停车场牵出自行车。

    “我载妳。”他牵着单车走出大楼。

    “喂,”她在身后叫住他,无奈地说:“我今天穿窄裙耶!”

    他潇洒地跨上单车,握住车把,侧眸看着她。“那就侧坐。”

    “为什么不开车过去?”她很勉强地侧坐在后方的椅垫上,双手环住他的腰。

    “因为我们事务所承包市府的城市规划,要设计一条单车步道,我想先试骑看看,顺便勘景。”

    她轻捶他的背脊,以示抗议。“你根本是假约会之名,行工作之实。”

    “小姐,妳不知道我用心良苦,这条单车步道要是规划完成,我们两个可是第一对在这里约会的夫妻,很有纪念意义。”他轻松地踩着踏板,越过马路,往自强酒厂的方向骑去。

    他的话令她感觉好得意,心窝甜甜的。

    两人穿过喧嚣的马路,往市区里的小巷弄骑去,她搂住他的腰,靠着他的背,倾听着他缓缓诉说这个城市的建筑历史。

    不管是雄伟的高楼大厦,还是眷村陈旧矮屋,每间房屋都有属于它的故事,记录着人类的情感。

    她跟着他的步伐,重新认识了自己居住二十几年的环境,也对这座城市有了新的记忆,每一段记忆里都多了他的存在。

    夏天的风迎面拂来,彷佛是他柔情的吻落在她的发梢、眼睫、鼻尖、嘴唇上,两人像回到初识情爱最青涩的年纪,感受到最纯真的甜蜜、最平实的浪漫……

    韩慎祈在建设公司巧遇程凯欣的三个星期后,他突然接到她的电话,要约他出来聚聚。

    他不假思索地拒绝她的邀约,但她硬是不死心,不仅在手机里狂留简讯,又打电话到事务所托总机留话给他。

    电话里,她只是模糊地说有广告试镜的事要找他帮忙,但又不交代清楚,只是强调非要当面聊不可。

    就他所知,程凯欣在和马丽雅约满后跳槽到其它经纪公司,发展得不是很顺遂,听她在电话里说得可怜兮兮的,最后,他才看在马丽雅的分上答应赴约。

    星期五下班后,他先告知沐婕会晚点回家,依约来到某家饭店内附设的酒吧。

    在服务人员的带领之下,他走进酒吧的包厢里。

    晕黄的灯光下,程凯欣长腿交迭地坐在暗紫色的圆形沙发上,一身低胸洋装,露出性感的**。

    “大忙人,你还真难约耶!”程凯欣嗲嗲地说,招来服务生,点了两杯威士忌。

    “妳找我有什么事?”韩慎祈平静地放下公文包入座。

    从事模特儿工作多年,他EQ超好,即使很不耐烦,依然能保持温尔的形象。

    “怎么说我们也算是朋友,要退出时尚圈也不通知我一声,我可以帮你办个告别男模生涯的派对。”一反电话里的急切,她眼神挑逗地勾引着他。

    此时,服务生送来两杯酒。

    “只是换个工作,干么搞得像在办告别式。”韩慎祈自我调侃,拿起其中一杯酒喝了一口。

    虽然在时尚圈待了很多年,但他深交的朋友就只有马丽雅一个人,和其它一起走秀的模特儿除了工作外,私底下鲜少有交集。

    “好歹我们也合作走了十几场秀,你干么搞秘密结婚?”她半靠着沙发,坐姿妖娆妩媚。

    “我只是低调一点而已。”他再次重申,炯亮的黑眸打量着她,思忖着她约他见面的目的。“怎么突然对我的婚事这么感兴趣?”

    “就好奇啊!想知道是什么样的女人可以套住我们亚洲首席男模?”

    “就是圈外人。”他淡淡地说,不想透露太多细节,免得让人打扰到沐婕的生活。

    “看来她魅力很惊人哦,可以让你放弃超级名模的光环,又把你驯服得服服贴贴的。”她迂回地试探着他的婚姻生活。

    韩慎祈可是表姊旗下的超级王牌,她居然愿意放手让他退隐,甚至秘密结婚,这所有的一切挑起了她的好奇心。

    偏偏表姊口风很紧,硬是不肯透露韩慎祈妻子的身分,更让人觉得内情不单纯,两人都好像很保护那个女人。

    此时,韩慎祈的手机恰好响起。

    他掏出手机,看了一下来电显示,恰好是童沐婕来电。

    “我接一下手机。”他拿着手机,走出酒吧外。

    程凯欣坐直身子,确定他离开后,由皮包里掏出一小包药粉快速地撒进威士忌里。

    轻摇了摇酒杯,确认药粉完全溶解了,她的嘴角不禁跃上一抹得意的笑容。

    要不是两人大搞神秘,她也不会想到这个发财的机会,她后来照着韩慎祈给的名片查了一下,才发现他是“崛奇建筑事务所”的小老板,真不知道他愿意付多少代价来保住婚姻?

    她掏出手机,发出简讯——

    小叶,把相机预备好,任务马上要来了。

    一分钟后,她的手机震动了一下,小巧屏幕上显示着——

    一切准备就绪。

    她满意地收起手机,佯装若无其事地喝着酒。

    几分钟后,韩慎祈讲完手机,回到包厢内。

    “我大概再半个小时就要离开,找我究竟有什么事?”他入座后,对着程凯欣说。

    “干么这么急着走,该不会是老婆在家等吃饭吧?”程凯欣喝了一口酒,将另一杯威士忌推到他面前。

    “妳到底找我什么事?”他喝了一口酒,透过杯缘觑看着她。

    “还不是想请你帮个忙,就是几个星期前,我参加『文玺大地』的代言人试镜活动,在最后决选名单上被刷下来了,听说你和萧老板很熟,可以帮我这个忙吗?我想拿下这个代言人的广告。”她编派出约他见面的理由。

    “我们公司只负责设计建案和监督营造厂的工程,至于建商的广告企划案和营销宣传案,我们无权干涉。”他一口喝光杯里的威士忌,原来这女人猛约他叙旧,就是为了广告代言。

    “但是你是『崛奇建筑事务所』的小老板,你说的话萧老板一定会听,就当是帮好朋友一把嘛!”她放柔语气,手指暧昧地游移在他结实的臂膀上。

    他逸出一抹苦笑。“什么小老板,我只是个苦命的建筑师,天天跟着设计团队开会,熬夜赶图、勘场、监工,忙得要命。”

    “是哦,那我今晚不就求错人了?”她又喝了一口酒,若有所思地盯着他无名指上的婚戒看。

    看来韩慎祈很爱他的新婚妻子,也很保护这段婚姻,这样很好,他愈是保护这段婚姻,她愈是有机可乘……

    “抱歉,真的帮不上妳的忙。”他不想干涉太多与建案无关的事情,免得砸了父亲辛苦经营出的品牌和专业形象。

    “好吧!我只是跟你提一下,如果你帮不上忙的话,那就算了。”她故作大方地耸耸肩,招来服务生请他再送来两杯威士忌。

    “如果没什么事的话,我要先走了,这次算我请客。”他拿起账单,正准备起身,手腕却被她扣住。

    “连结婚都不请我去喝喜酒,罚你把这两杯喝完才能走。”她将两杯威士忌推到他面前。

    韩慎祈低头看着酒,突然觉得头昏昏的,感觉有点困意,他直觉认为是自己最近常熬夜工作,睡眠不足,才会觉得这么累。

    “罚你喝两杯酒应该不为过吧?”她上半身贴住他的手臂,硬是把酒杯凑到他唇边。

    “喝完这两杯,我就要走了。”懒得再啰嗦下去,他爽快地喝光了两杯烈酒。

    走得掉才有鬼哩!亲眼盯着他喝下所有的酒,程凯欣得意地在心里想,幸好韩慎祈没有找马丽雅一起赴约,要不然计划就不能这么顺利了。

    韩慎祈放下酒杯,下意识地揉揉太阳穴,努力睁开沉重的眼皮,拎起公文包准备离开。

    程凯欣马上跟上,故意亲密地搂住他的手臂,关心地说:“你是不是喝醉了?要不要我扶你出去搭出租车?”

    “我……大概太累了……”他摇摇头,试着凝聚意识,让自己能清醒一点。

    “等我一下,我送你。”她付好账单后,扶着意识逐渐模糊的韩慎祈离开酒吧,走到电梯前。

    韩慎祈脚步踉跄地几乎站不住,整个人贴挂在程凯欣的身上,程凯欣快速按下上楼的电梯,扶着他走进早已预订好的房间。

    一打开门,她迫不及待地将昏醉过去的韩慎祈抛到大床上,迅速将他全身的衣物扒光,掀起被毯盖住赤luo的身躯。

    几分钟后,房门外响起电铃声,她透过门板的猫眼看了一下,打开门,一个戴着鸭舌帽的男子走进来。

    “小叶,有拍到我们一起进房间的照片吗?”程凯欣走到冰箱前,取出两罐啤酒,丢了一罐给叫小叶的男人。

    “连你们在酒吧调情的画面都拍得很清楚。”小叶笑得痞痞的,将手机递给她。

    她按下播放键,看了成果后,投给他一记媚眼。“你挺会取角度的嘛!”

    “废话,好歹我也当了两年的狗仔队。”小叶一脸得意,继续追问。“那我们什么时候跟这家伙要钱?”

    “要找一个最好的时机才行。”她抚着下颚,盘算着韩慎祈会出多少价码来保住他的婚姻。

    根据她在马丽雅身边兜兜绕绕套出来的讯息,这家伙新婚不久,会这么急着结婚,很有可能是女方有了身孕。

    急着上车补票,那她可要多按捺一些时候,等那女人的肚子愈大,照片就愈值钱。

    “也不能等太久,上星期NBA那场球又输了二十几万,我怕刀疤强不让我们拖帐。”

    “我知道啦!”她瞟了瘫在床上的韩慎祈一眼,问道:“这药效会持续多久?”

    “大概四个小时吧!喂,妳确定这个计划真的能成功?”

    “放心,等会儿他酒醒了之后,看到我穿着浴袍,绝对会以为我们真的有怎么样。等过了一、两个月之后,你以狗仔队的身分拿出我和他在酒吧见面,又一起进房间的照片,他一看到,肯定会心虚地买下照片。”

    小叶搂住她,热情地亲了一下她的脸颊,赞赏道:“我有妳这个女朋友实在太赞了,这么妙的计划也想得出来。”

    “要亲脖子啦,再多吸几个吻痕,这样才逼真。”程凯欣说。

    小叶配合地将脸埋进她的颈窝,用嘴巴猛吸了几口,留下一圈圈吻痕。

    “对了,这段期间绝对不能让人家知道我们交往的事,要不然会露馅。”程凯欣细心地叮咛。

    小叶点点头,拿起啤酒和她互敬,庆祝两人的发财计划成功,接下来只等选好时机准备收钱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婚后再教育最新章节 | 婚后再教育全文阅读 | 婚后再教育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