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追妻坏男人 > 第2章

追妻坏男人 第2章

作者 : 艾蜜莉
    星期五下午,周意瑟穿着丝质白衬衫,配上合身剪裁的黑色窄裙,衬出她浑圆翘挺的臀部曲线,左侧裙摆微微开衩,将单调拘谨的套装增添了几分柔媚的女人味。

    她俐落地梳起马尾,露出完美细致的轮廓,又从化妆包里拿出遮瑕膏,轻轻地盖住眼下的黑眼圈,然后在小嘴上涂上粉蜜色唇彩,让自己看起来更有精神些。

    为了今日“齐威科技”的提案会报,她几乎天天加班至凌晨,展现出强烈的企图心,就是不想砸了自己不败女王的招牌。

    她拎着手提包和笔记型电脑,和贾斯汀一起坐上计程车,来到“齐威科技”的大楼。

    “贾斯汀,你觉得我们这次的企划案做得怎么样?”她趁着搭电梯上楼的空档和他闲聊。

    “几近完美,但还是有那么一丁点的小缺点。”贾斯汀透过镜面凝视着她美丽略带疲倦的脸庞,看来她这回真的是拚了。

    “什么缺点?我产业分析做得不够完整,还是品牌定位不够精确?”意瑟焦急地追问,心思全系在这次的提案上。

    “在企划案的部分,个人认为十分完美,唯一的缺点就是你脸上的黑眼圈。”贾斯汀喷喷有声地数落道:“早上,我拿了两片眼膜叫你用,你就是不用……”

    “先生,那时候我忙着在模拟‘齐威科技’可能会提问的问题,哪有闲功夫敷眼膜,再说我是靠实力取胜,又不是靠美色……”她沉下俏脸,不喜欢贾斯汀动不动就把话题绕到外表上,一副好像她要去勾引巨浚琛似的。

    贾斯汀一边对着镜子调整脖子上的领带,一边说道:“关于在派对上发生的那件事,我觉得你做得太过火了,也许在提案会议结束后,你该请巨浚琛吃一顿饭,缓和一下气氛。”

    “喂,是他先得罪我的。”一想到那男人把她当作赌注,心中的无名火又窜烧了起来。

    “伸出成猪手的人不是他,那是个误会。”贾斯汀再次澄清。

    此时,电梯抵达二十二楼,两扇镜门轻巧地滑开,意瑟踩着高跟鞋,率先步出电梯,回过头对贾斯汀丢下一句话。“我指的不是成猪手事件,是他在派对上跟朋友打赌能在一个月内追到我。”

    “啊?”贾斯汀轻愣了下,来不及向她追问细节,穿着蓝色制服的柜台人员便前来招呼他们。

    两人踩过厚实的地毯,在柜台人员的引领下进入会议室。

    深色实木长桌两侧坐着十几名“齐威科技”的高阶主管,还有其他参与竞争此案子的公关公司代表,他们被安排在右侧的位子,对面恰好就是巨浚琛。

    提案会议开始后,主持人一一介绍参与竞争的公关公司,意瑟在主持人的介绍下,向大家简单的问安,莹亮的眼眸扫过众人一眼,最后落在巨浚琛身上,他穿着浅灰色西装搭配同色系衬衫,系上黑色领带,整个人看起来俊帅挺拔,唯一不同的是他墨黑的眸里少了笑意,眼神刚健冷硬,散发出强悍逼人的光芒。

    接着主持人便公布报告顺序,意瑟他们被分到最后一组。

    “会议可以开始了。”巨浚琛坐在黑色皮椅上,语气平稳严肃,微微抬眸瞥了她一眼,刻意保持疏离的态度。

    当他知道“奥朵公关”会参加这次的提案会议时,还以为周意瑟会千方百计地打电话向他道歉,像其他参加竞争的公关公司一样拚命的讨好、攀关系,但没想到她依然维持着冷傲率真的个性,令他更加期待她的出现,也很好奇她会用什么方式来赢得这次的提案。

    待参与竞争的前四家公关公司报告完毕后,轮到意瑟上台。

    她站起身,将书面资料传给与会的成员,接过主持人递来的麦克风,站上讲台。

    贾斯汀迅速打开笔记型电脑,调出档案,忽地,室内变暗,仅剩下投影机射出的亮白光束打在布幕上,映出她苗条的身影。

    “大家好,我代表‘奥朵公关’向各位报告我们为贵公司的企划……”意瑟持着麦克风,低柔和缓的声音传至室内每个角落。“……针对媒体行销方面,我们规划了记者说明会、平面和电子媒体专访、产品发表会和发言人制度……”

    贾斯汀站在讲台的另一端,娴熟地配合她的演讲,切换着PowerPoint页面的资料。

    “我们也将安排媒体来参加产品测试和技术研讨会,协助市场行销和品牌形象规划,‘奥朵公关’一向与媒体关系良好,在行销传播和危机处理上深具信心,合作过的公司都相当满意……”她条理分明地陈述着。

    巨浚琛听着她专业自信地报告着完美的提案,见识到她不同于派对里娇俏可人的一面,完全展现她的精明干练与对这个企划案的企图心。

    他墨黑的眼底闪过一丝笑意,对她的好感再度攀升了几分。

    上周末离开派对后,他就一直思考着该如何和她来个不期而遇,结果隔天上班接到助理送来的竞案名单,上头竟然有“奥朵公关”,让他又惊又喜,心想两人的工作要是有接触,他也可以藉机打入她的生活圈。

    投影机射出的亮白光束打在她纤丽的身躯上,她穿着深色的紧身窄裙,脚踩着同色系的高跟鞋,一手拿着雷射笔,一手握着麦克风专心地讲解提案企划内容,眼底闪烁着自信灵动的光彩。

    若说在派对上与丁壁翼打赌能否追到她,是贪看上她亮丽出色的外表,那么他现在则折服于她认真又专业的工作态度,她给他一种旗鼓相当的感觉,激起他渴爱的欲望,想知道像她这么骄傲又带点倔强的女人谈起恋爱是什么样子……

    “……以上是这次提案的内容,若有不清楚的地方欢迎各位提问。”意瑟持着麦克风站回讲台上。

    此时,会议助理将投影机关掉,打开电灯,室内恢复光亮。

    她扫视众人一眼,见到与会的每位高阶主管全都露出满意的表情,唯独巨浚琛严肃地抿紧唇,不发一语,令她感到有些不安。

    方才各组报告完毕后,即使内容不算精采,但巨浚琛多少也会发表一些看法,并没有像现在这样安静沉默得让人紧张。

    “巨总监,请问您对于我们企划的品牌定位或异业结盟等方案,有任何意见吗?”意瑟抬睫凝视他,试着想了解他对提案的内容有哪里不满意。

    “整个构想很完菩,产业分析的数据也很精确,大致上没有任何问题。”他快速地浏览了下手边的资料。

    “那……”意瑟顿了顿,这与她预想的情况不同,还以为巨浚琛会提出各种刁钻的问题,与她进行一场饱防战。

    根据过去提案的经验,一般企业案主多少会提出一些问题,将双方不同领域的专长和资讯汇整在一起,他们也能更精确地掌握客户的需求与取向,所以这次的结果应该是凶多吉少……

    “既然周小姐报告完毕,那今天的提案就到此结束,我们会根据各家公关公司的报告和企划案,再做进一步的评比与讨论,预计十天后会发函告知结果。”巨浚琛墨黑的眼眸闪过一抹狡黠的光芒,语气严肃地道。

    “谢谢‘奥朵公关’的报告,提案会议到此结束。”主持人机伶地接话。

    “谢谢各位。”意瑟失落地放下麦克风,优雅地走回座位上。

    会议结束后,巨浚琛率先离席,其他与会的高阶主管和公关公司代表也跟着离开。

    意瑟不发一语地收起笔记型电脑,在助理的护送下,和贾斯汀搭电梯下楼,离开“齐威科技”。

    淡金色的阳光照在长长的人行道上,意瑟和贾斯汀步出大楼后,朝附近的捷运站走去。

    她沉着一张俏脸,抿紧唇,从巨浚琛疏离冷峻的态度,以及连参与讨论提问的机会都不给他们的情况看来,这次想赢得“齐威科技”合约的机率微乎其微。

    “别想了,我们都已经尽力了。”贾斯汀拍拍她的肩膀给予安慰,要她得失心别那么重。

    “我有哪一个细节流程没有报告好吗?为什么巨浚琛连参与讨论或提问的机会都不给呢?”她蹙起细眉,停下脚步,直瞅着贾斯汀。

    “相信我,你做得非常完美,没有漏掉任何细节,不要给自己太大的压力,一切等十天后就知道结果了。”贾斯汀说。

    “嗯……”意瑟顿了顿,继续说道:“下午你帮我请假,我不进公司了,想到处晃晃。”她声音懒懒的,与原先朝气蓬勃的样子截然不同。

    “不用我陪你吗?”贾斯汀见她摇摇头,不放心地继续追问。“你该不会随便逛一下,就把信用卡刷爆吧?”

    贾斯汀太了解她了,只要遇到心情恶劣或工作低潮的时候,她就会冲去购物逛街,买一堆高跟鞋、衣服回家,藉此抒发负面的情绪与压力,不过,消费的金额都在她所能负担的范围内,并没有造成经济上多大的压力。

    “我已经把信用卡锁在抽屉里了,没有带它出门,不会随便乱买东西的。”她双手环胸,语气有些不耐地说:“我只是连续加班很累,想找个地方坐一下,喝杯咖啡而已。”

    “好吧!那我先回公司了,自己小心一点,有问题再打电话给我。”贾斯汀提着笔记型电脑,朝她挥挥手,走进捷运地下道。

    意瑟拎着手提包,独自在街头漫步,浏览过一家又一家摆设精致的橱窗,最后被隐隐散逸而来的咖啡香气吸引,停下脚步,推开一旁的玻璃门走了进去。

    装潢简约的咖啡厅里,几个女生坐在吧台前的高脚椅上,桌上摆了台小笔电,七嘴八舌地讨论着拍卖网站上有什么可以买,中间的沙发椅上,两个妇女坐在那大谈育儿经,旁边还放了辆婴儿车,一个三、四岁的小男孩绕着圆桌玩着遥控汽车。

    砰一声,小男生的手肘撞翻了桌上的水杯,杯子翻覆到地上,杯内的水瞬间流淌在墨黑色的大理石地板上。

    意瑟走到半自助式的柜台前点了一杯香草拿铁,拿了号码牌后,转身走向角落的小圆桌,不意高跟鞋在湿滑的地板上滑了一下,她踉跄地往后仰,还来不及惊呼,整个人就跌坐在地上。

    唰一声,她听见布料撕裂开来的声音,一阵凉意瞬间窜上她左侧的大腿。

    她低头一看,原本裙摆上巧思设计的小开衩现在裂到大腿的项端,连扎在裙内的白色衣摆都看得清清楚楚。

    “小姐,你还好吗?”服务生急忙走过来询问她的状况。

    另一名服务生则拿起拖把,拭去地板上的水渍。

    “不好意思,抱歉,我还来不及拖干,比较滑了一点,要不要我扶你起来?”穿着绿色围裙的男服务生频频道歉。

    “没关系……”意瑟尴尬地用手提包遮住大腿以防春光外泄,单手撑在地板上,吃力地想站起来,可臀部却突然传来一阵剧痛,让她有些动弹不得,她伸手抚了抚臀部,低下头,发现自己连高跟鞋的鞋跟都断了,整个人狼狈到不行。

    “叮铃——”玻璃门上的铃铛发出一串清脆的声音,接着一双黑色的男性皮鞋出现在她眼前,还来不及抬头看来者是谁,她就被拦腰抱起。

    “啊~~”她惊呼一声,抬起眸,意外对上巨浚琛的俊脸,当场怔愣了好几秒。

    巨浚琛的嘴角微微勾起,嘲弄地笑了笑,将她抱到没有人的空沙发上。

    “你怎么会在这里?”她一手勾住他的脖子,一手忙着遮掩住曝光的大腿。

    “我刚好要来买咖啡,在门口就看到你跌倒……”巨浚琛随口编了个理由。

    事实上,结束提案会议后,他就悄悄跟在她后面,想制造个巧合与她见面,没想到老天爷待他不薄,还多送给他一个“英雄救美”的机会。

    他拉开她身边的空位入座,低下头,注意到她高跟鞋的鞋跟断了,关心地说:“脚有没有扭伤?”

    她耳根一阵灼烫,羞窘的红潮扑上白皙的粉颊,恨不得当场挖个地洞钻进去,低声道:“没有。”

    他抬眸见到她像小女孩般羞红了脸,与方才在会议室精明干练的模样完全不同,嘴角又勾起一抹笑意。

    见到他的笑容,意瑟回过神,想到刚刚失败的提案、又想到他和友人的打赌,不禁微愠。“你在笑什么?有什么好笑的?”她有些不悦地质问他,明显不想跟他有所接触。

    “没有,只是觉得你脸红的样子很可爱。”他的目光往下移,注意到她一直拿着手提包挡住大腿,裂开的裙子露出一截柔皙诱人的美腿,性感甜美的模样令他的双眸变得益发深沉黝黑,胸臆也涌起一股悸动。

    “任何人跌倒出糗都会脸红。”她倔倔地道,随着他的视线往下移,忍不住娇声吼道:“还有你的眼睛到底在看哪里啊,不准看,听到没有!”

    她胀红着脸,糗得无地自容,没想到自己竟会在最狼狈的时候遇上他,天哪~~

    “抱歉,我忘了非礼勿视。”他的眼底依然闪烁着笑意。

    此时服务生叫着点餐的号码,巨浚琛主动拿起桌上的号码牌替她到柜台端取咖啡,顺便向服务人员借了台钉书机。

    她低下头扯紧裂开的裙摆,思忖着该怎么走到一旁的百货公司女装部买条裙子换上,正当苦恼之际,巨浚琛把咖啡放在桌上。

    “站起来。”他命令道。

    “你想干么?”她瞪着他。

    “替你把裂开的裙摆钉起来。还是,其实你想露出一截大腿请大家吃免费的冰淇淋?”他嘲弄地抬眉看她。

    他明显感觉到她对自己有股莫名的敌意,口气一点也不温柔,连眼神都带着防备,好像把自己当成邪恶的大野狼。

    不过,她愈是抗拒,他愈是想惹她。

    “钉书机可以吗?”她半信半疑地瞅着他。

    “柜台人员没有针线盒,只能用钉书机稍微把裙摆钉起,我想只要你动作不要太大,撑一下应该还可以。”他解释道。

    她无奈地站起来,看着巨浚琛蹲下身,两手扯紧裂开的裙摆,用钉书机将裙摆钉住,暂时遮住曝光的大腿。

    两人姿态有些暖昧,从他的角度望过去,她美好的大腿曲线毕露,修长的小腿白皙诱人,轻易地挑动了一个男人的视觉感官,令他体内的雄性荷尔蒙再度攀高,追求她的渴望也更加强烈。

    隔着轻薄的衣料,意瑟清楚地感觉到他的指腹轻触她的皮肤,太过暖味的举止,令她心跳不自觉地加快,情绪也跟着紧张了起来。

    “嗯,钉好了,暂时应该没有曝光的问题。”他满意地看着自己的杰作。

    “你要不要干脆好人做到底,再帮我跟服务生借一下黏着剂?”她狼狈地央求着,心里微微感激他解除了她的窘境。

    “我带你去买双新鞋就好了。”语毕,巨浚琛将她打横抱起,突来的举止引起许多人的侧目。

    她惊愕地瞠大水眸,拍着他的肩膀,低声抗议道:“巨浚琛,你疯啦……快放我下来,谁准你这样抱我的?”

    “难道你想光着脚丫走出去?”他邪气地笑了笑,莞尔地欣赏着她慌乱无措的模样,故意闹着她。“放心,你的体重还在我能承受的范围之内。”

    他从没看过哪个女生在工作上骄傲自信,但私底下却流露出好多小女孩纯真可爱的一面,让人很难抵抗她的魅力,忍不住为她悸动。

    以往谈恋爱,他只是在享受激情的氛围,没有什么挑战性,结束或离开都不会感伤,但一遇上周意瑟,不知为什么,他却有种对了的感觉。

    “放我下来,我情愿光着脚都不想被你抱着。”她娇声抗议,抬起美眸瞪着他,视线对上他的俊脸,一抹清爽好闻的古龙水味道钻进她的鼻端,让她的心瞬间慌乱不安,不知该如何是好。

    见他完全没有要把她放下来的打算,她为了保持身体平衡,只好心不甘情不愿地勾住他的脖子,整个人被他圈抱在怀里,两人的身躯亲密地贴触在一起,形成一种既暖昧又炽热的氛围。

    “看见美女落难却不搭救,这有违骑士风范。”他无视她的抗议,双手抱着她,迈开稳健的步伐跨离咖啡厅。

    她攀住他的颈项,一想到他的双臂承受着她全身的重量,白皙的脸颊又不争气地泛起两片羞窘的红晕。

    “为什么我会在最狼狈的时候遇见你?”她嘀咕着,索性将脸贴向他的胸膛,避开路人所投来的异样眼神。

    感受到他温暖的体息密密实实地包围住自己,意瑟心悸不已,觉得体内仿佛有一群蝴蝶正在飞舞骚动着她的心。

    “我想这一定是上天的安排,特地要我扮演白马王子来拯救你这位落难公主。”他顿了下,看见前方有家精品店,便从容地走上前。

    巨浚琛双手横抱着她纤细的身躯,感觉到她身上的幽香,正一丝丝地沁入他的体内,那是种玫瑰混着蜂蜜的甜雅香气,令他胸腔一阵燥热。

    “抗议。”她抬眸瞅着他刚毅的下颚,噘着红润的嘴唇反驳道:“第一,我是很倒楣没错,但我才不是什么公主。”

    “在我的心中你就是公主。”他很自然地回道。

    她心里漾起一丝甜蜜的悸动,但旋即又皱起眉头,不让自己掉入他诱惑的陷阱里。

    这男人不只是“爱情玩咖”,还是个猎人,和别人打赌要在一个月内追到她……

    哼,她才不想沦为他的猎物兼战利品。

    “第二,你也不是白马王子,你连基本配备都没有。”她故意挑剔他,不让自己被他迷惑。

    他有趣地打量着她,低笑不语,她的表情就像一个闹别扭的孩子,仿佛在跟谁生闷气似的,真的好可爱。

    他抱着她走进精品店,黑色的大理石地板,天花板上悬吊着水晶灯饰,两侧挂着当季最流行的服装和鞋子,他将她放在沙发上,礼貌性地朝店员点点头后,马上走到鞋柜前,望着琳琅满目的高跟鞋,又转过身瞥了意瑟细白修长的腿一眼后,便挑了一双紫色缀着蝴蝶结的高跟鞋走回她面前。

    他蹲下来,抬起她纤细的脚踝,脱掉断了鞋跟的高跟鞋,将她秀气小巧的脚丫滑入高跟鞋里。

    面对如此亲匿的举止,她的身子微微发颤,下意识想缩回脚,却被他握得更紧,她清楚地感受到他掌心的温度,仿佛有股电流从他的指腹流窜进她的体内,令她的心炽热地怦跳着。

    太暖昧了……

    这举动分明是一个男人在宠溺讨好心爱的女人才会出现的行为。

    “我自己来就可以了。”她脸颊热热的,垂下眼不敢看他,抢过另一只高跟鞋,套进脚底。

    “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他墨黑的眼眸直勾勾地盯住她漂亮的脸蛋。

    “什么?”她抬眸对上他的脸。

    “为什么你一直对我存着敌意,我得罪你了吗?”他眼色困惑,明明性骚扰事件是个误会,而且她的好友也证实了他的清白,她为何还是一副很生气的样子?

    且从两人在咖啡厅相遇到现在,他明显感觉到她一直在挑剔他,好像对他有很多意见。

    “我想任何女人知道你的目的后,都不会给你好脸色看。”她明白这些讨好的行径,只是他设下的浪漫陷阱,引诱她上钩的手段而已。

    “我的目的?”他一脸无辜地道。

    “我知道你在派对上和你朋友打赌要在一个月内追到我的事。”她沉下俏脸。

    虽然她很感激他适时的解围,但这并不代表自己可以原谅他将她当作赌注的事。

    “你怎么知道这件事?”他略感讶异。

    “在派对上,我的朋友刚好坐在你附近,所以听到了你可恶的计划。”她不悦地蹙起眉,柔声道:“你的行为真的既无聊又差劲,还有你的感情观很幼稚,把爱情当作赌注很有趣吗?”

    闻言,他二话不说,马上道歉。“这件事确实是我错在先,我愿意向你道歉,也会取消这无聊的赌约。”

    仔细想想,因为贪恋她的美丽,而把爱情当作赌注的行为的确太过肤浅。

    且愈和她相处,他愈忘记那个什么赌约,而是真心地想要接近她、了解她……他忍不住在乎起她的感受和观感,想在她的心里留下零缺点。

    她站起身,踩着高跟鞋,走到架子前挑选着合适的衣服,故意用一种淡然的口吻说道:“道歉就不必了,你刚才替我解围,一人欠对方一次,算是扯平。”

    “我一定要为自己鲁莽幼稚的行为向你道歉。”巨浚琛十分坚持。

    她侧过脸,好奇地追问。“为什么?”

    “因为我想重新认识你,想用一种更成熟的心态追求你。”他站在她的身边,从衣架前抽起一件黑白格纹外套式洋装递给她。“这件适合你,去试穿吧!”

    “你不是愿意和朋友取消赌约,为什么又要追求我呢?”她接过衣服,搂在胸前,不解地看着他。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他挑起浓眉,瞅了她一眼,又走到配件区,很认真地替她挑选起别针。

    他已经很久没有认真经营一段感情了,换恋人的速度就跟换季节一样,随着季节来来去去的,但她却给他一种特别的感觉,让他完全不想放掉她。

    “以我们初次见面不愉快的方式,我不可能接受你的。”她试着打消他想追求她的念头。

    就算巨浚琛再俊逸潇洒、再吸引人,但这种把爱情当作赌注的玩咖,还是不值得她付出真心,趁现在彼此还没有很熟的时候离开,才是最明智的决定。

    “我明白了。”他眼中闪烁着狡黠的光芒,转过身,离开服饰店。

    意瑟有些错愕地瞪着他潇洒离开的背影,没想到他比自己想像中还要肤浅,前一刻才说要追求她,下一秒就转身离开。

    她望着他离去的背影,忍不住在心底抱怨着,就算自己拒绝他的追求,他好歹也说声再见再走吧,实在太没有礼貌了。

    “小姐,你手上的衣服要试穿吗?”店员微笑地问道,打断了她的思绪。

    她点点头,在店员的带领下,走进更衣室,锁上门,脱掉白色衬衫和深色窄裙,看到裙边银色的钉书针时,眼前浮现他五官俊挺的脸庞,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突然在乎起他。

    她换上他为她挑选的洋装,扣上胸前一长排钮扣,系上腰带,从更衣室走出来,站在光洁的镜面前,审视着镜中的自己,忍不住佩服巨浚琛的眼光,精准的剪裁完美地呈现她女性化柔美的曲线,映衬出简约优雅的气质。

    几分钟后,她听见店员喊着欢迎光临,下意识地转过身,却意外对上巨浚琛的俊脸。

    他从门口朝她走近,脸上挂着足以迷倒一票女人的性感微笑,深邃的眼睛望着她,从口袋里掏出一张名片递给她。

    她轻愣了下,表情疑惑地看着他。

    “美丽的小姐,这是我的名片,请问我有这个荣幸认识你吗?”他低沉带着磁性的嗓音勾诱着她的心。

    “巨浚琛,你在玩什么把戏?”她娇睨了他一眼。

    “你不是觉得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方式太糟了,所以我为我们制造了全新的见面方式。”他眼神专注地看着她,和先前慵懒的模样完全不同。

    他想为她制造一点浪漫的惊喜,让她感受到他对她的在乎。

    “你很无聊耶!”她柔声数落,嘴角隐约浮起一抹笑意,要求店员将她换下的衬衫和裙子装进袋子里,然后走到柜台付帐。

    店员将她衣服上的吊牌剪下来后,刷下条码。“鞋子和洋装打完折后一共八千七百元。”

    “还有这一个别针。”巨浚琛将一个镶着银色碎钻的心型别针放在柜台上,很自然地从皮夹里掏出信用卡递给店员。

    “我自己可以付帐。”她十分坚持,不想乘机占他便宜。

    她掏出皮包,发现身上的现金不够,又在夹层里翻找着信用卡,这才想起自己已将信用卡锁在抽屉里。

    “那个……我忘记带信用卡出来了,等一下我再领钱还你。”她尴尬地低下头,脸颊微微地窘红。

    店员收下巨浚琛的信用卡,将签单递给他签名时,意瑟忍不住不好意思地偷瞄了他几眼。

    两人一起步出服饰店后,她急忙着找提款机提领现金。

    “还钱就不必了,等会请我吃晚餐和消夜怎么样?”他扣住她的手腕,阻去她的步伐。

    她昂起脸,好整以暇地瞅着他。“巨浚琛,我们是什么关系?我为什么要平白无故接受你送的衣服鞋子?”

    “现阶段还是朋友,不过未来就很难说了。”他的嘴角勾起懒懒的笑意,嗳昧的言语为两人留下无限的发展空间。

    “我们才称不上是朋友。”她凛声纠正道:“现在我跟其他公关公司处于竞争的阶段,如果我跟你一起用餐被其他同业见到,他们会说我贿赂你。”

    她找理由回绝他的邀约,不让自己有机会成为他的猎物。

    “我接受你的贿赂。”他单手插在西装口袋里,露出招牌迷人的微笑。

    “我才不会私下贿赂厂商。”她不悦地皱起眉头。

    “既然你不愿意收买我,那晚餐加消夜,就当作是鞋子和衣服的费用。”他完全不给她拒绝的机会,拉起她的手,走向停在街边的跑车,按下遥控锁,很绅士地为她打开车门。

    她轻瞪了他一眼,不想上车,但想到自己不但欠他钱,他刚刚还帮了她两次的分上,只好忿忿地坐上车。

    “我又还没有答应要请你吃饭。”她坐在车厢内,还是忍不住细声抗议。

    “但你也拒绝不了。”他替她关上车门,绕过车头,回到驾驶座上,发动引擎。

    “谁说我拒绝不了?”她倔强地昂起下巴,一副不服输的表情。

    “别忘了,我是行销总监,说服人是我的长项。”他挑了挑朗眉。

    “我是做公关的——”

    “那交际手腕还那么差,居然得罪未来的客户。”他打断她的话。

    她瞪着他俊逸的侧脸,微愠地咬着下唇,恨得牙痒痒,完全找不到话反驳。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追妻坏男人最新章节 | 追妻坏男人全文阅读 | 追妻坏男人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