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恶女良妻 > 第六章

恶女良妻 第六章

作者 : 艾蜜莉
    清晨的曙光溜过窗帘缝隙,照射进旅馆内,空气中悬浮着一粒粒的尘埃,散逸着欢爱过后淡淡的甜腻气味。

    茶几上放着两瓶空的梅酒罐,紫色的贵妃椅上挂着两件白色的浴袍。

    圆形的大床上,被褥凌乱,一对男女相拥而眠,四肢亲匿地交缠在一起,女子的脸还埋在男人精瘦的胸膛上。

    滴、滴、滴——

    手机铃声响了起来。

    一只细白的手臂伸出被单外,往床柜上胡乱地摸了一下,按掉闹钟后,又贪眠地闭上眼睛。

    滴、滴……没多久,手机的闹铃设置又响了起来。

    开滢手抓起手机,瞄了萤幕上的时间一眼,然后把闹钟关掉。

    她眯着惺松的睡眼醒来,赫然发现自己正枕在男人的臂弯里,腰间还被一只古铜色的健臂牢牢地钳住。

    她缓缓地抬起头,对上湛子拓帅气安祥的睡脸。

    “老天,不会吧……”她低吟一声,掀起被毯一角,发现两人真的一丝不挂地躺在床上,他的颈间和光luo的胸膛上印着无数的齿痕,都在说明了她昨晚有多‘饥渴’。

    昨晚的激情画面犹如浪潮般一波波涌入她的脑海,令她的耳根一阵灼烫,羞得想挖个地洞钻进去。

    老天,她真的把湛子拓给‘吃’了。

    而且还不止吃了一次。

    她眼角的余光瞄见遗留在床柜边、被拆开的小小铝锡包。

    一个、两个、三个……

    她默默地数着散乱在一旁的保险套包装,愈数脸愈烫,羞得连脚趾都快烧起来。

    俗话说:“三十如狼,四十如虎。”

    该不会昨晚的那只‘大野狼’是指她吧?!

    天啊……湛子拓会怎么看她?

    会不会觉得她一点淑女的矜持都没有?而且‘食量’大得惊人!

    ……还是干脆推给酒精算了?但偏偏昨晚两人只喝了一点冰梅酒,还没有醉到可以乱性的程度。

    唉,都怪这间‘欧悦汽车旅馆’太过邪恶啦,让人整晚‘OH~~YEAH'连连。

    她小心翼翼地移开横在腰间的长臂,轻轻地扯起被压覆住的被单,围裹住扁luo的骄躯,急着想溜下床。

    蓦地,被单的一角被拽住,她重心不稳,踉跄地跌躺在柔软的圆床上,身上还压覆着一具古铜色的健躯。

    “早安。”湛子拓居高临下地瞅着她羞红的小脸。

    多年住院医师的训练下,随时随地都得有被CALL回医院的准备,所以只要手机一响,他几乎在第一时间就会醒来。

    他故意闭眼假寐,偷瞄着她鬼鬼崇崇的举动,那副作贼心虚的表情,可爱得令人心动。

    明明外表是个成熟性感的大女人,但为什么害羞的表情会像个八岁大的小女生一样可爱?

    “早……”她咧开一抹尴尬的笑容。

    “小滢,你一大早就溜下床,是想干么啊?”他双手撑在她脸颊的两侧,整副身躯隔着一层被单,精壮的身躯紧贴着她。

    “没有啊。”她心虚地别开眼,望向天花板。

    但不看还好,一看她脸颊又烧烫了起来。

    光洁的镜面映出两人暧昧交叠的身躯,尤其湛子拓还一丝不挂,光luo的背肌和结实挺翘的臂部,犹如一头蓄势待发的黑豹,教她脸红耳热,眼睛瞄哪里都不对。

    “你起来好不好?这样压着我很重耶……”她没有勇气迎向他过份炽热的眼神,只好轻戳着他的胸膛,软软地抱怨。

    “我还以为经过昨天晚上以后,你已经习惯我的重量。”他暧昧地暗示,墨黑的眼底闪烁着笑意。

    “那个……我……昨晚……我……那个……”她羞得连话都说不清楚,对上他邃亮的黑眸,睡晚的记忆又给纷至沓来地涌入她的脑海。

    “昨晚你真的太令我惊奇了,没想到你对男人的了解这么透彻,真不愧是泌尿科医师啊!”他低低地笑着,伸手拨开她前额的刘海。

    “谢谢你的赞美……”她干笑了几声,央求道:“那我可以起床了吗?我觉得有点渴,想喝水……”她胡乱瓣了个借口,想逃避令人尴尬的窘境。

    “只要我们两人的事解决了,你就能起床。”他起身,捞起浴袍,套在身上,随意在腰间打个平结后,由冰箱内取出一瓶矿泉水,旋开瓶盖,递给她。

    趁机着他下床的空档,她由圆床上爬起来,将被单扯到胸前,以免春光外泄。

    “我们之间的事……”她轻咬着芳唇。

    “不要跟我说你忘记了,”他接近她的身边,与她并肩坐在床上,“如果你的记忆力不好,我不介意从头到尾再替你复习一次——”

    “不用,我记得很清楚!”她急忙打断他的话,羞得连脚趾头都红了起来。

    “你打算怎么办?”他低沉的嗓音带着一种沙哑的性感。

    “什么怎么办啊?”她侧眸,困惑地望着他。

    他这么问,该不会是……要夜度资吧?

    也对,虽然两人同学多年,但也只是在暧昧期,她就把人家‘吃干抹净’,啃得连渣都不剩了,况且他劳心劳力地贡献了一整个晚上,不给点表示实在说不过去。

    江湖有言——出来跑,迟早要还的!

    敢‘吃’敢当!

    虽然没了淑女的矜持,但熟女的气势不可少。

    “小姐,昨天你把我给‘吃了’而且还不止吃了一次,是一次、两次、三——”湛子拓见她表情纪结,忍不住扳着手指,开始细数昨晚的缠绵次数。

    他的小滢果然是个凡事认真的好学生,昨晚的人体探索实在太令他惊奇与亢奋,所以他也热情地予以回报。

    把压仰多年的若闷心情,全化为激情,一次又一次地要了她。

    为了她,他可以守身如玉多年,从校园王子变成禁欲王老五,对所有女人的示爱与讨好全都视着无睹,像他这么痴心守候的男人已经不多了。

    何况两人都这么亲密了,向她要个‘名份’也不算过份吧?

    他知道这样连哄带骗地要把她拐进礼堂有点邪恶,但这一切全都是情势所逼啊!

    当他在美国研习时,从护理长的FACEBOOK中得知有个病患向她告白,他一方面要承受距离的煎熬,一方面又得面对情敌的威胁,真是腹背受敌。

    表面上他很镇定地靠着电话线和她培养感情,但内心却犹如千万只小蚂蚁啃啮着心窝,既痛又钯着。

    他若不积极一点实在不行,所以他决定先下手为强,霸住她身份证配偶栏上的资格,其他婚礼上的繁文缛节以后再慢慢商量。

    “好好好……我全都知道,你想要多少?”她打断他的话。

    “啊?”这回换湛子拓愣住了,“什么多少?”

    “夜度资啊。”她鼓起勇气说,脸上浮现淡淡的红晕。

    “夜度资?”湛子拓扬高单城,微眯黑眸,瞪着她,隐忍着掐断她细白小脖子的冲动!“谁跟你要夜度资了?你当我湛子拓是什么?地下情夫吗?”

    他快被这女人迟钝的爱情神经给气死了!

    “那……那你想怎样嘛!昨晚是你叫我‘吃’的耶!”经他一吼,她的大女人气势也跟着上来了。

    大家都是熟男熟女了,谁‘吃’谁,有必要这么计较吗?

    虽然昨晚的过程既愉快又美妙,令她领受了爱情的甜蜜与极致的快乐,但如果下床后都是剑张驽张的对峙,也太辛苦了吧?

    难道这就是人家所说的,相‘爱’容易,相处难?

    两人在那方面配合得十分完美,但注定个性就是不对盘吗?

    他在美国研习的那半个月,两人靠着电话线开始了一段暧昧又甜蜜的关系,当时她很认真地考虑过两人交往的事。

    “我要你对我负责。”他理直气壮地说。

    “负责?”她瞠大水眸,眸底漾满困惑。

    “难不成你想对我始乱终弃吗?”他挑了挑黑眉,缓缓地朝她欺近,运用身材的优势将她围困在胸膛下。

    “你想要我负什么责?”她表情无标,怯怯地缩着肩膀,再度感觉到两人体型的差异。

    明明她一七0公分的身高在人群里已经算是鹤立鸡群了,但一对上湛子拓,明显就是矮了截,更遑论被他那副宽阔结实的身躯压覆在身下,更显得荏弱纤细。

    “跟我结婚。”他笃定地说。

    “结婚?!”她头昏了,怀疑自己耳朵出了问题。

    湛子拓要她跟他结婚?

    老天……这对白、情境,怎么愈来愈有八点档戏剧的FU?只是……角色好像易位了吧?

    她该不该拿出熟女的责任感,对他负责到底呢?

    湛子拓趁着她恍惚之际,抓起放置在床头的手机,贼贼地拍下两人亲密相拥的画面,甚至把唇贴覆在她微启的小嘴上,将两人热吻的画面——入镜。

    她还来不及反应,他性感的薄唇己带着火般的温度吻住她的嘴,温柔又热情,一遍又一遍地陪她复习昨晚的激情。

    他火热的舌滑入她的唇内,甜蜜地嬉戏着,尽情地汲取地芳甜的气息。甜蜜地嬉戏着,尽情地汲取她芳甜的气息。随着他愈来愈火热的吻,她感觉到全身虚软,燥热,仿佛有千万只蝴蝶在她的腹间飞舞……

    手里的手机早己悄悄地滑落在地毯上,他亢奋的身躯压向她,忙着用双手和嘴唇再度掀起一波旖旎之旅。

    两人再度贯彻了‘欧悦汽车旅馆’的宗旨,发出一连串美妙又教人脸红的低吟……

    抽屉内,服务人员贴心准备的一盒保险套,从昨晚到今晨,很快地被用掉了大半盒……

    午后的阳光映射在市区的行道树上,一辆白色的房车停靠在路边的停车格。

    湛子拓和于开滢在旅馆接获车厂老板的电话,告知可以取车后,他便载着她,一路由南投杀回台北。

    下车后,他牵着她走进一家精品百货公司内,来到TIFFANY专柜,两人一起试戴了好几只钻戒,每只戒指都漂亮到令她舍不得移开眼睛。

    她望着圈戴在无名指上那只漂亮的戒指,由无数个小小的碎钻镶缀而成,设计简单又高雅,令她舍不得拿下来。

    “小姐的手指修长又漂亮,戴这个戒指非常适合!”专柜人员赞美道。

    “就这个。”湛子拓从皮夹里取出信用卡,愉狠准地结帐。

    “等一下……这……这太贵了!”开滢凑过去瞄了签帐单上的数字一眼,开始数着后面跟着几个零。

    老天!她快晕了,这颗小小的钻戒居然可以让她买辆新的小房车!

    虽然被自己的男人带进这间蓝色的殿堂,不问价钱,豪气地买下钻戒,是许多女人心中的梦想,但这虚荣心的代价也太昂贵了。

    “你喜欢的话,就不算贵。”湛子拓温尔一笑,好不容易把她拐到精品店,当然得趁她后悔前把婚戒买妥。

    等会儿,他们还得赶到户政事务所办理登记,所幸他在回台北之前,己经先打电话请小梁看诊结束后跟护理长直接到事务所集合,他真该感谢政府的德政,把结婚改成登记制,只要CALL两个朋友来当证人,再拿出证件办理一下,他就能轻松成为她名正言顺的丈夫。

    “小姐,你男朋友真的好大方,对你好好,又疼你,你真的好幸福喔……”专柜小姐一脸羡慕的表情,将保证书折放在小小的蓝色纸盒中,系上缀带,递给她。

    开滢望着无名指上的那圈璀璨的光芒,很难想像她居然把价值一辆房车的戒指戴在车上,这么名贵的钻戒,居然‘轻’得感觉不到它的存在,但举起手时,在灯光下,它又耀眼得教人无法忽视它强烈的存在感。

    “谢谢。”湛子拓朝专柜小姐点点头,牵着她的手,走出精品店。

    两人走到百货公司的广场前,她忽然顿住脚步,抬眸凝望着湛子拓,迟疑地说:“子拓,你真的觉得这样好吗?”

    “什么意思?”他望着她忐忑不安的小脸。

    “结婚啊……”她微微地蹙起眉,总觉得结婚的事决定得太仓促了。

    在旅馆时,他很**地威胁她,如果她不对他负责,就要把她右臂上有痣的小秘密连同两人接吻的照片传达室到FACEBOOK上。

    所以两上CHECKOUT后,回到修车厂取车,开车回到台北,一路上她都恍恍惚惚的,她怀疑从昨晚到中午之前,她根本是被性冲昏了头,思绪不清楚。

    现在冷静下来,发现两人的恋爱关系竟然比美国职棒大联盟的得分速度还要快,一夜之间,马上一垒奔回本垒,击出了结婚全垒打。

    “你不觉得这一切太快了?就因为……上床了……然后就得结婚……我是说就算我们认识很多年,知道对方的个性,背景,生活状况,但我总觉得太快了,我们是不是要再多给对方一点时间,彼此深入了解一下……”她拎着那只令人羡慕的蓝色纸袋,盯着地板。

    “你对我哪一点不了解?”他钳住她的手臂,黑眸直勾勾地盯着她。

    “我们才刚互相喜欢没有多久,应该再多点时间培养感情吧?”她犹豫着。

    “我跟你培养了超过十年的感情,还不够吗?”

    “什么意思?”她抬起水眸,半信半疑地说:“你,你该不会真的从大一跟我告白后就喜欢我到现在吧?”

    “要不然呢?”他反问她。

    早知道她在爱情方面是很迟钝的,所以他才很邪恶地想威胁外加诱哄,先拐她到户政事务所登记结婚。

    “怎么可能……”她忍不住用手指细数了一下两人认识的时间,居然十根手指都不够数,中间还横跨了一个千禧年耶!

    如果他真的从那时候就开始喜欢她,那堪称是个痴情熟男啊!

    仔细回想起来,他从学生时代到成为主治医师,女人缘都非常好,但真的没有见过他跟哪个女生交往,该不会他一直在等她吧?

    “如果我不喜欢你,我干么一直出现在你的身边?如果我不喜欢你,我干么注意你的生理期,每个月都送你巧克力?如果我不喜欢你,我干么一直担心你解剖学被当?如果我不喜欢你,干么特地跟图书馆的工读生套交情,就只是为了每天帮你占窗边的位子?如果我不喜欢你,我干么在你值班的时候,都特地买披萨或咖啡给你?如果我不喜欢你,在当住院医师的第二年,有机会到美国的医院工作为什么不去,为了你,我选择留下来……”湛子拓钳住她的肩膀,一口气把积郁在心底多年的感情全都说出来。

    经过了这么多年,他一直希望她能从生活上的细微末节察觉他的爱。

    他喜欢她,从新生报到的第一天,他就深深地受到她的吸引,他迷恋的绝非只是肤浅的美丽外表,还包括她认真的模样。

    他向来都是个爱玩又叛逆的人,高中时跷课跷得乱七八糟,仗着一点聪明才智,毕业考还是低分飞过才拿到毕业证书的,大学联考的成绩也不怎么理想,为了不想去好山好水好无聊的东部念大学,所以背包一拽,潇洒地从军去了。

    当兵的第一年,在军队里得了肓肠炎,痛得差点晕死过去,偏偏又遇上一个庸医,一边翻书,一边检查他的状况,让他差点引发腹膜炎,历经了那次惨痛经验,让他决心当名医生。

    进医学院后,他体内爱玩的因子又发作了了,原本也想轻松玩个几个学期,过过多采多姿的大学生活,但因为喜欢上她,想让她注意他,他戒掉了爱跷课的毛病,只为了能在课堂上看见她。

    因为她,他收敛起玩心,想陪着她一起努力。

    因为她,让他更确定了人生的道路,想当她口中的好医生。

    因为她,他首次有了想守护,保护一个女人的渴望,把她的幸福视为己任。想永远陪她走下去。

    开滢对上他充满感情的黑眸,听着他的告白,过去温馨的回忆又再度被唤醒。

    原来,他一直都爱着她。

    爱了很久很久,爱得很深很深。

    “如果你一直都在喜欢我,这些年来你有太多机会向我告白,为什么你都不说呢?”她感动地问。

    “因为你叫我不要当那颗妨碍你学习的绊脚石啊!”他环住她的腰,一脸委屈的表情。

    “我怎么不知道你这个人有这么听话?”她柔骂道,但心底却因为他的告白而甜滋滋的。

    这比收到一克拉的TIFFANY钻戒更教她感动,因为钻石是能用金钱衡量的物品,但他的真心和痴情却是无价的。

    “要是你真的因为跟我谈恋爱而成绩落后,我不被你骂死才奇怪呢!”他苦笑道。

    “呵……”她忍不住轻笑出声,以她‘认真魔人’的个性,搞不好还会来个慧剑斩情丝,直接跟他谈分手。

    “你耽误我这么多年的青春,我要个老公的名分不过份吧?”他环住她纤细的腰身,手臂稍稍使劲,将她搂在怀里。

    “你该不会担心我不嫁给你,才故意使坏威胁我吧?”她柔笑道,没想到他的心机这么深。

    还以为只有女人为难女人时,才会为爱耍心机,没想到男人耍起心机竞会这么可爱。

    “你说呢?”他不答反问,将额头抵在她的额头上。

    她甜蜜地轻笑着,拿他没辙。

    “嫁给我啦……”他像个孩子似地撒起娇来。

    “太快了,我们起码要再谈恋爱一段时间。”她柔声地说。“而且哪有人刚交往就马上登记结婚的?”

    “我们干么依循别人的感情进度来走?我们也可以有自己的恋爱模式啊!”湛子拓努力说服她。

    “我们的恋爱模式是什么?”她好奇地问道。

    “先结婚,后恋爱,一直甜蜜爱到老。”他认真地承诺着。

    他的提议教她动心了。

    一想到他深情的守候,她就完全无法拒绝他的提议。

    过去的十年,她花了太多时间在成为一名医生,专注于学业与病人之间,完全忽略了他的感情。

    未来的数十年,她决定好好陪他走下去,不只当一名优秀的医师也要当一个体贴的好老婆。

    “好,我们就结婚吧!”她笑眯眯地说。

    湛子拓俯身吻住她微启的唇,吞噬未竟的话语。

    两人在熙来攘往的广场,忘情地拥吻着。

    她踮起脚尖,伸手圈住他的脖子,热情地回吻。

    无名指上那只钻石戒指,在阳光折射下闪着一道璀璨又幸福的光芒,刺亮得教人睁不开眼……summer制作~

    梁民政和护理长接到湛子拓的电话,忙完手边的事务后,立即从医院赶到户政事务所。

    一进大厅,两人环视室内一眼,在一排等候的人群中,见到湛子拓和于开滢,两人并肩而立,十指交扣,一副热恋中的情侣模样。

    “梁医师,我没有看错人吧?”护理长揉揉眼睛,怀疑自己的视力有问题。

    “你的眼睛没有问题。”小梁拉着护理长走到两人面前。

    “我们决定要先登记结婚,麻烦两位来当我们的证人。”湛子拓温尔一笑。

    开滢垂眸,柔柔地笑着。

    平常在大伙儿面前她习惯跟湛子拓呛声,斗气,现在两人突然谈起恋爱,因此对上护理长的目光,她的表情显得有些不自在,清丽的脸上浮上一层淡淡的红晕。

    “于同学,你的恋爱神经终于开窍了喔?”小梁倜侃道。

    “于医师,我是不是有错过什么情节?”护理长皱眉,追问道:“湛医师放话要给你三个月的考虑期,现在才两个月不到,你们不只谈了恋爱,还决定登记结婚了,那过去那十年你们是在磨什么?”

    “拖戏咩!”身为‘熟女人生’忠实观众之一的小梁提出批评。

    开滢羞答答地垂下眸,轻抚着无名指上的戒指。

    “总之,等会儿麻烦两位了。”湛子拓扣住她的手。

    “要我当证人可以,办婚礼时不要忘了我的媒人红包喔!”护理长精明的说。

    “那有什么问题。”湛子拓承诺道。

    没多久,电脑灯号显示出两人号码牌的数字,湛子拓牵着于开滢的手,两人走到柜台,拿出证件,办理结婚手续。

    趁着核对证件的空档,护理长从口袋里拿出IPHONE手机,登入FACEBOOK,在涂鸦墙上写道——

    亲爱的‘熟女人生’忠实观众们:

    湛医师与于医师,己于今日在户政事务所登记结婚,见证人和大媒人就是区区在下我。

    请各位朋友们备妥红包,挑定良辰吉日后,再请大家来喝喜酒!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恶女良妻最新章节 | 恶女良妻全文阅读 | 恶女良妻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