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恶女良妻 > 楔子

恶女良妻 楔子

作者 : 艾蜜莉
    故事从一个对恋爱没天分、爱情神经迟钝的十九岁医学院系花碰上一个二十一岁、刚服完兵役的男生开始——

    T大校园。

    下午三点,于开滢刚上完两节通识课,手里捧着一迭书和讲义走出大礼堂,穿过长廊,急着想趁下课时间赶去图书馆还两周前借来的书。

    往图书馆的路上,夹道两侧种着整排的白千层,石砖地板上散落着枯黄的叶片和一簇簇白色的花朵,阳光自叶尖迤逦照射在她秀雅净丽的五官上,一头及肩的黑发束成马尾,配上简单的白衬衫和牛仔裤,洋溢着一股俏丽清新的气质。

    凡与她擦肩而过的男同学们,纷纷伫足,投以倾慕的眼神,交头接耳地谈论关于她的一切——

    她,于开滢,身高一七○公分,医学系一年级,外号“医学系系花”、“宅男杀手”、“冰山正妹”。

    对宅男同学们而言,于开滢犹如一朵娇艳的玫瑰花,只可远观不可亵玩焉,更像一场美梦,遥不可及。

    入学不到三个月,她的美貌立即传遍整个T大,吸引各系才子、帅哥纷纷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更创下一天五十人次的告白次数,被票选为T大十大美女之首,票数遥遥领先群雌。

    可惜她对联谊、抽学伴、社团、迎新舞会等多采多姿的大学生活完全不感兴趣,更对男同学的告白无动于衷。

    对于开滢而言,进入大学的首要目的就是——成为一名优秀的医生。秉持这个信念,让她念起书来比谁都还用功,杜绝其它与学习无关的活动。

    咚!

    一颗篮球滚到脚边,她抬睫,瞥了前方穿着一袭运动衫的高大黝黑男生一眼,径自捧著书,越过他的身边。

    “于同学,我有话对妳说。”湛子拓弯腰捡起篮球,拦住她。

    “干么?”于开滢停住步伐,转身,凝看着和她同修生物学、一直坐在她右手边的男生。

    两人虽然是医学系的同班同学,但高中毕业后湛子拓先入伍服役两年,比她大上两岁,新生训练营上他帅气幽默的形象,立即掳获一群女生的芳心,所到之处犹如众星拱月,令她不禁怀疑这家伙进大学是来联谊把妹,还是来念书的?

    “妳等会儿下课后有没有空?我们篮球队要跟F大进行一场友谊赛,我想邀请妳来看球赛。”湛子拓俊帅的面容咧开白森森的牙,露出一抹比阳光还要灿烂的笑容。

    “没空,我等会儿要去图书馆整理上课笔记。”她不冷不热地说。

    “于开滢!”湛子拓又唤住她,邃亮的眼眸定定地望着她,坦率地说:“其实我是想跟妳说……可以给彼此一个互相认识对方的机会吗?”

    “什么意思?”她微蹙起眉头,不太明白湛子拓话里的涵义。

    “意思是说……我想追妳……我可以当妳的男朋友吗?”湛子拓的脸上难得露出一抹腼觍的笑容。

    刚进大学没多久,湛子拓即注意到她,不光是因为她出色的外表,而是她对课业那份专注、认真的表情,尤其两人的学号仅差一号,很多必修和选修课都恰好坐在隔壁,他没有见过这么有趣的女生,连很无聊、摆明了就是营养学分的通识课,她还是一副埋首苦读,勤奋抄笔记的模样,让他记忆深刻,觉得她很……特别。

    特别的可爱、特别的有趣、特别的认真、特别的吸引他的目光、特别的……教他心动。

    “湛同学,我进医学院是为了成为一名优秀的医生,不是进来谈恋爱的。”于开滢的语气变得十分严肃,没想到湛子拓这个把妹王居然“把”到她的头上来了。

    “于同学,恋爱学分也是大学必修的课程之一。”湛子拓笑笑地说。

    “有吗?”于开滢挑了挑眉,故意一副刁难的口吻。“怎么课表上没有排这堂课呢?”

    “妳不觉得两个人一起并肩努力,朝着成为优秀医生的目标迈进也很好吗?”湛子拓欣赏着她眼底不驯的神色。

    “湛同学,我进大学是来念书,不是来让你‘把’的,你要把妹请找别人,希望你不要成为妨碍我学习的绊脚石。”她凛声警告后,跩兮兮地转身离去。

    绊脚石?!

    看她一副“谈恋爱有碍学习”的古板严肃表情,教湛子拓忍俊不禁。

    这个于开滢也太有意思了吧?明明外表漂亮到足以去拍广告,但内心却是个大书呆!

    有这么可爱又特别的于开滢相伴,看来他的大学生涯应该会很有趣啊!

    一次告白被拒又怎样?国父革命都十一次才成功了,他还有七年的时间可以陪她慢慢地耗……

    时光飞逝,于开滢由娇俏的大一新鲜人,来到了课业繁重的大学三年级。

    当~~

    钟声一响,于开滢立即以跑百米的速度,抓起背包,奔到系馆后方的草坪,躲在一棵高大的白千层树后干呕起来。

    上了快半学期的大体解剖学,她很努力克服内心的恐惧,但一闻到刺鼻的福尔马林气味时,仍压抑不住喉头想吐的感觉。

    心高气傲的她,担心被同学发现她怕上解剖课的秘密,连厕所都不敢去,只敢偷偷躲在系馆后方无人经过的草地上干呕。

    “恶——”她跪瘫在草皮上,空腹一个早上,什么都吐不出来。

    “拿去。”

    一瓶沁凉的矿泉水蓦地递到她的面前。

    她抬眼,瞥了眼前高大俊朗的男子一眼,立即抽出纸巾掩住嘴巴,警戒地盯着湛子拓,然后接过矿泉水。

    根据莫非定律——愈是不想见的,偏偏就愈会狭路相逢。

    “亲爱的于同学,我刚刚好像听到一阵呕吐声,该不会是妳又吐了吧?”两人上解剖课时恰好被编列在同一组,他常仗着身高上的优势,替她在解剖台旁占了个好位置,方便她学习。

    也因为这样,他注意到她很怕血,虽然她表现出一副坚毅冷静的模样,但微微颤抖的双手,还是泄漏出内心的恐惧。

    “我肠胃炎不行吗?”她没好气地反唇相稽。

    为什么这家伙老是阴魂不散地跟着她?看她出糗很有趣吗?

    “上星期、上上星期……好像每次上完解剖课,妳的肠胃炎都要发作一次。”湛子拓抚着下颚,调侃道。

    “要你管!”她怒嗔了他一眼,俏丽的瓜子脸拉得长长的。

    思及方才在上解剖课时,老教授不断称赞湛子拓刀法利落精准,对于人体每条神经、肌肉与内脏都十分熟悉,简直是天生当医师的料。

    反观她,上了快半学期的解剖课,她几乎成了素食主义者,不要说不敢吃带血的牛排,就连平常爱吃的鸡肉饭也不敢碰了。

    不行!

    解剖课只是第一个关卡,她一定要克服内心的恐惧,否则将永远无法成为一名医生。

    她旋开矿泉水的瓶盖,仰头,喝了一口。

    “我说……亲爱的于同学,妳每次上完解剖课就吐,该不会妳是害怕看见血和内脏吧?”湛子拓笑得痞痞的,看穿她不服输的倔脾气,凉凉地讥刺道。

    “我、我怎么可能会怕血跟内脏器官?你少胡扯了!”她理直气壮地反驳。

    “真的不怕?”他瞇起黑眸,微微地靠近她。

    “当然不怕!”她倔倔地瞪回去,没好气地将手中喝剩的矿泉水瓶掷向他,气恼这家伙老是爱激怒她、找她麻烦。

    他利落地接过她抛来的矿泉水。

    “如果不怕的话,那妳敢不敢跟我去吃男宿附近那家西红柿面和下水汤啊?”他坏坏地提出邀约。

    红艳艳的西红柿面让她直接联想到猩红的血液,而下水汤不正是一堆内脏的组合吗?

    她轻抚胸口,吞咽下嘴里的唾沫,隐忍着反胃想吐的冲动。

    “怎样?该不会是怕了吧?”湛子拓瞥了眼她微窘的小脸,故意刺激道:“唉呀,没想到我们医学系年年拿书卷奖的于开滢同学原来很怕血啊,该不会就此阵亡在解剖课上,年年重修——”

    “谁说我怕了?吃就吃,谁怕谁!”她硬着头皮打断他的话。

    下水汤不过就是一堆鸡胗、鸡心的组合嘛!但……她就是怕啊!于开滢的脑海里浮现了一堆血腥画面,在心底偷偷地打了个冷颤。

    湛子拓的黑眸掠过一抹狡黠的凛光,拿起矿泉水,仰头喝了一大口,笑谑道:“我们同喝一瓶矿泉水,这该不会是传说中的‘间接接吻’吧?”

    间接接吻?!

    于开滢的心跳漏了几拍,一抹红晕悄悄地自耳根泛开,不自觉地流露出女孩子的娇态。

    “什么间接接吻?只不过是同喝一瓶矿泉水而已!”她怒嗔道,鼓着腮帮子,拽起背包。

    望着她纤丽的身影,湛子拓的唇角扬起一抹戏谑的弧线。

    逗弄她、刺激她、惹恼她,这已经成为湛子拓的乐趣之一,他真不敢想象要是没有遇上于开滢,他的求学生涯会有多寂寥。

    九百多个日子相处下来,当初的青涩暧昧早已随着时光的递增累积成深深的爱恋,可惜啊,他爱上的这个女孩满心满眼只把他当作竞争的敌人,而不是一个男人。

    是敌人还是男人都无所谓了,只要能当陪在她身边的人就可以喽!

    “走啊,一起去吃面。”他一副好哥儿们似地拍拍她的肩膀,勾着她往停车棚的方向走去。

    “走就走啊,谁怕谁!”她倔倔地昂起下颚,莹亮的眼眸闪烁着不服输的光芒。

    她对湛子拓产生一种很复杂的情绪,说不清楚是嫉妒还是讨厌,他太过出色优秀,个性上带点散漫、随兴,跟她凡事认真的态度形成强烈的对比。

    他又会读书又会玩,社团和学业成绩一把罩,跟她这种必须很努力才能拿到书卷奖的人完全不同。

    不知不觉中,她很习惯这家伙出现在她的身边,习惯了跟他竞争、跟他斗嘴,但她唯一不习惯的就是认输。

    就算只是吃面、喝汤这种小事,她也要赢到底!

    夏天的蝉鸣声不绝于耳,T大校园的大礼堂内正为医学系五年级的学生进行一场授服典礼,师长们亲自为这群学生们披上白袍,严肃地叮咛身为医者的责任与使命,带领他们宣读医师誓词——

    “准我进入医业时:

    我郑重地保证自己要奉献一切为人类服务;

    我将要给我的师长应有的崇敬及感戴;我将要凭我的良知和尊严从事医业;

    病人的健康应为我辈首要的顾念;我将要尊重所托予我的秘密……”

    宣读完誓词后,于开滢望着身上崭新洁白的医师袍,内心显得十分激动。授服典礼只是她迈向医师旅程的第一步,接下来她和同学们必须到医院接受两年的临床实习,将课堂书本上的知识与实例病理做结合,学习医病钡通技巧、伤口处理、病理组织检体处理、影像判读等课程。

    “从下个月开始,我们就要到医院各科实习,妳有想好未来要走哪一科了吗?”坐在她右手边的湛子拓凑过身,低声问道。

    医学院五年下来,拜两人的学号仅差一号所赐,不管是分组实验或做报告,他们都被编列在同一组,就算看湛子拓再怎么不顺眼,也很习惯他像影子般出现在她的身边了。

    因为不服输的心态,她早已经不是两年前那个很怕血和内脏器官的于开滢,现在的她就算上完解剖课后,也可以和同学立即杀到餐厅大啖一块五分熟的牛排。

    “外科。”于开滢答得相当笃定,侧眸瞥了和她同窗五年的“死对头”一眼。

    “湛同学,那你有特别想走哪一科吗?”

    “应该是……妇产科吧。”湛子拓微扬剑眉,墨黑的眼眸含着笑意,口吻还有点不确定。

    也许她已经不记得了,但大四下学期的班游,他开车载于开滢要去校门口和同学集合时,在路上目睹一个大腹便便的孕妇被一位闯红灯的机车骑士撞倒在地,跌躺在路边痛苦地哀号。

    两人一起帮忙叫救护车,陪同受伤的孕妇上医院,但在护送的过程中,小孩等不及,决定先溜出来报到。

    以往只会在教学影片里出现的景象活生生地在两人面前上演,在两人和随车医护人员的协助下,终于顺利帮孕妇接生成功。

    看到小小的婴儿滑出产道时,让他对生命有一种很惊奇的悸动,兴起了他想走妇产科的念头。

    “妇产科?!”于开滢半信半疑。

    她以为像他这么有天分的人,应该也会选外科才对,没想到竟然是妇产科,该不会是在唬咔她吧?

    湛子拓挑了挑眉,戏谑道:“好像成为一名妇产科医师也不错,搞不好还有机会能为亲爱的于同学服务,在产房内替妳接生。”

    “那我一定要专攻泌尿科,当我亲爱的湛同学永‘垂’不朽、欲振乏力时,乘机发挥同学爱,替你重振男性的雄风!”她不甘示弱地反唇相稽。

    可恶!这家伙居然敢放话要替她接生,要是呛输他,她就不姓于!

    “亲爱的于同学,那我下半身的‘幸福’就靠妳喽!”他意有所指,忍不住轻拍她的头。

    “那有什么问题!”

    “想到于同学为了我未来的下半身幸福着想,居然要走泌尿专科,我真的太感动了!”湛子拓佯装出感动的表情。

    于开滢侧睨他一眼,总觉得他的神情有点诡异。一个男人被预告会“垂”头丧气居然不发火,还一副很感恩的模样,该不会……他有“隐疾”很久了,期待她“妙手回春”,治愈他的病吧?

    嘿嘿,如果他有一天真的落在她的手上,她一定会好好地给他“诊治”一番,挫挫他这几年的锐气,谁教这家伙不只是系主任的爱徒,还是受欢迎的校园王子,几乎抢走了所有的光芒。

    一抹恶质的快感充塞在她的胸臆间,看来选泌尿科似乎还不错嘛!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恶女良妻最新章节 | 恶女良妻全文阅读 | 恶女良妻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