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妻不怕我 第九章

作者 : 伍薇

他们很平静,车祸前的那些争执,在姜晓源清醒后,反倒变成暂时不能也不想讨论的话题。

宋子言把笔电搬到病房继续工作。

姜晓源也把工作团队带到病房开会讨论Case。

“你该休息了。”

“你可以回事务所,不用陪我。”

这是病房里最常出现的两句话。

但谁都没妥协,继续在病房里大眼瞪小眼。

姜晓源的想法是以不变应万变,真正怀孕后,她反而变得更加谨慎。提出离婚很简单,之前她也有离婚的想法,但孩子呢?孩子难道只能被动地接受父母协议的结果?

宋子言的想法是以陪伴化解不安,他很清楚晓源的不安来自于他的态度,他不擅言语,风花雪月的温柔情话也在她住院的第一晚全说完了,那时他面对昏迷不醒的妻子,像发了狂一样,把所有对她的抱歉、失去她的恐惧、对她的爱意、对未来一家人的计划和期许一股脑儿地说完了,要他再对清醒的老婆说第二次?他脸皮薄,有困难。

所以他选择随时陪伴在她左右,这是他唯一想做的事。

“现在是什么情形?”佳佳不可思议地瞪着他们,这两人屈在医院的活动式桌子吃早餐,看似各据一方,没理会对方,但只要老大有任何需求,也不用说话,只要眼一瞟,宋律师就知道她的意思,递水递卫生纸什么都来。

婶婶笑呵呵,这一对好玩了,看似不怎么说话,但奇妙的火花却在空气中四射。“就当他们谈恋爱喽,婚前没谈恋爱,现在才开始那种男生追女生、女生很矜持的游戏。”

“喔。”佳佳扬起嘴角,这也没什么不好,一直都是老大在侍奉家里的老太爷,现在换老太爷侍奉皇太后也不错,哈。

话虽如此,但身为女主角的姜晓源可是一肚子火。车祸之后,宋子言像化身为牛皮糖似地成天紧黏着她,他变成她的个人看护,照顾她的工作不假手他人。但他不是喜欢董秀清吗?干么不趁她住院时,两个人快乐似神仙去,宁愿黏在她身旁,看她坏脸色,被她碎碎念?

“你很奇怪耶,当律师有像你这么闲的吗?你不用和委托人开会,不用开庭吗?”

宋子言低着头,看似在专心吃早餐。没人看到他微扬的嘴角和神采奕奕的黑眸,仿佛被妻子抱怨也是种快乐。

“委托人会来医院找我开会,我和小王他们可以用笔电视讯,开庭时间到了我会准时出庭,不影响。”

“但你在这里会影响我身体复原的速度,你知不知道?”看他愈自得其乐,她就愈火大。做错事的人不都是要谦虚检讨吗?谁像他这么理直气壮地成天和她大眼瞪小眼!

宋子言抬起头,很认真地审视她。晓源因为大声咆哮,脸庞又多了几分红润。

“气色不错。”他低头继续吃早餐。

被打枪的姜晓源一整个狼狈。

婶婶和佳佳没礼貌地张口大笑。

“婶婶,他们好好玩喔。”

“我就跟你说吧!”

姜晓源生气,翻过身侧躺不理人,迳自生闷气。总有一天,她没被宋子言闷死也会被旁观的人气死!

“吃饱了?”

她不说话。

“不说话是代表再来一碗的意思?”他开玩笑。

她转头瞪他。

宋子言点头,清楚收到老婆大人的警告。

他开始收拾碗盘,把活动式桌子移走。

他走向床边,拉好她身上的薄毯,她转头瞪他,他的视线始终在她身上,两人的视线就这么地交缠在一起。

她在他眼里看到款款深情和喜悦的笑意,那清楚表示,他有多爱她、多喜欢和她在一起……

她低下头,脸红地回避。搞什么?她意志要坚决一点,男人偷腥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第三次!她绝对不能屈服,不能就这么简单地原谅他……

所以她命令自己更加冷漠,他要照顾她,就让他去照顾,如果他以为自己这样做就能弥补他造成的伤害,那宋子言就大错特错了。

面对愈趋冷漠的妻子,宋子言也无法开口,他不知道自己应该说什么,过度的解释也许又会激起战火,但放着什么都不说,他更是心慌意乱。

他很清楚自己现在处于一种完全陌生的恐惧之中,晓源独立自主,一旦决定了就会义无反顾,她看起来好说话,其实骨子里非常倔强,他在等待一个时机,一个晓源准备好的时机。

这一天,婶婶想对宝宝做进一步的检查,护士带领推着轮椅的宋子言来到妇科超音波室。在门口,姜晓源不让他进去,有关孩子的事就是她最脆弱的部分,她不想让宋子言见到她这一面。

“你不用进去。”

“我的宝宝的爸爸,这是我们父子或父女第一次见面。”他语气中有着掩不住的得意。

她冷哼,拒绝被男人白痴的反应感动。“你说过孩子不是你现阶段人生规划中的一部分,不必表现得这么热切期待的样子。”

只是千军万马也拉不动宋子言。

他仍然一脸得意。“错了,如果不是我想要的,我绝对不会让你有任何受孕的机会,我们好一阵子完全没避孕不是吗?我说过计划可以修正,晓源。”

没错,后来她并没有实行戳洞计划,而且从宋家主屋那一夜之后,他就没有戴保险套了。

不管这些拌嘴,看到小小胚胎在她子宫里像种子般生长,展现坚韧的生命力,那种奇妙的感动让姜晓源硬是红了眼眶。果真,孩子是她脆弱的一部分。

只是在午夜梦回时,她总是会被车祸的阴影吓醒,她想的不是自己受伤有多严重,而是,如果在那场车祸里她失去宝宝,她会有多责怪自己、多埋怨自己的不小心……

“宝宝是个厉害的小战士,他既然能成为我们的孩子,就会像我们一样拥有好强不认输的个性。”

每天她被恶梦吓醒,不过几秒,宋子言必定会在她身旁,陪她度过惊醒后的时刻。

然后她会任性,对一切都不安,开始乱说话。“你是大律师,我知道,宝宝我是带不走的,如果我们真的走到必须分手的那一步,能不能把监护权给我?我可以单独抚养宝宝,你有的是机会能和别的女人生儿育女,但我没有,我忠诚度这么高,我怕我没机会再嫁给别人……”

他坚定地说:“我们不会分手,不管你信或不信,或有多少猜疑,我可以很明确地告诉你,我要的是你,我们不会分手,你也别想有机会嫁给别人。”

嫁给别人?即便这只是晓源一个虚幻飘渺的想法,却已能激起他最真切最热烈的怒火,他仿佛给自己设了一个假想敌,谁敢接近他老婆,就是他宋某人将全力反击的敌人!

毕竟对他而言,又何尝没有恶梦呢?

他同样会因为那挥之不去的恶梦在半夜醒来,他仿佛看到成千上万吨重的货车撞上晓源,她的人被抛飞好远好远……他浑身是汗,呼吸急促,双手手掌紧握成拳。他会飞快跳下陪伴床,冲到病床前,直到看见她安静平稳的睡容,他的心跳才慢下来,急促的呼吸才能放缓,紧绷的身体也才得以放松……

日子一天又一天地往前走,要比毅力和决心,姜晓源哪是宋子言的对手?

看着两人之间胶着且暗潮汹涌的状况,他迟迟不解释是怎样?就算她有鸵鸟心态,希望他不要说破,但以暗示来解释也可以了吧?

总不能永远都不解释吧?还成天黏着她,把病房当成“律师事务所市立医院办公室”,这是什么意思?

以上这些不满,加上住院十天累积的郁闷,这一天,姜晓源终于发怒了……

“我不要你在我面前晃来晃去!你去找董秀清,或是随便找谁都好,我不要再看到你!”

宋子言仿佛卸下心中的大石。他终于等到了,等一个晓源给他解释的时机,只要她提到任何有关秀清的事,只要她愿意面对,他就能清清楚楚地解释一切。

“秀清和我在一场校际辩论赛上认识,大一新生的她能跟大四的我搭配,让我当下对这个女生产生了好奇,因为好奇,所以去了解她、追求她。全国比赛结束后,我们拿了第一名,也开始交往。”

他将她困在病床上,半躺的身体压制住她的行动。他表示得很清楚,一旦要开启这道过往的神秘大门,他就不会让她有半途闪避的机会。

她咬着牙反抗。“宋子言,我不想听你们之间的爱情史!”

“这是我的故事,你是我的妻子,你应该要听。”

他继续。“我们爱得很深,毕业前,我开始准备国家考试,计划在最短的时间内拿到律师执照。但或许是我太专心了,忽略了她,让她觉得寂寞。别的情侣在情人节或圣诞节可以享受烛光晚餐,她却只能在图书馆陪我看书,她无法体谅我对国家考试的决心,也无法体会这是为了双方的将来做打算,也或许是我太自私,没顾虑到她的寂寞,这样的情况一直持续着,所以最后她一声不响地离开,而我却是最后一个才知道。她办了休学到美国念书,一年后,我拿到律师执照,也听说她在美国和当地的华裔第三代地产小开结婚。”

他的目光投向好远。“我以为的我爱情在秀清离开后就宣告死亡,我决定结婚是因为长辈的期待,也是因为人生规划中的时间到了。然后我认识了你,发现我们对婚姻的想法不谋而合,我们共组了一个平静的家庭,平淡的相处渐渐产生默契,我满意这样的生活,然而,我心底却不知道自己对你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是做丈夫的责任,还是其他?”

他紧握着她的手。“你给我的平静宁谧,跟秀清给我的大恨大爱是完全不同的感情,我分辨不出来哪一种才是我想要的,才是所谓的刻骨铭心?结婚初期,我确实认真想过这个问题,无解之后,我告诉自己何必非要分辨清楚,就这样与你走一辈子,我也非常乐意。

后来,秀清回来了。她因为家暴结束了短暂的婚姻,她说她需要我,走过一回,她才完完全全了解,我才是她想要而且能给她幸福快乐的人。她问我,我对我们婚姻的想法,我回答:‘以礼相待’,或许就是这一句,让她误解我们之间没有爱情,所以她要跟我在一起,渴望回到过去的甜蜜时光。

我以为残留在心中、那些对她的感觉还是爱情,我想过我们之间那该死的协议,我知道我可以和你谈离婚,你个性好强,一定会立刻同意签字离开。但我做不到,我光是想到都觉得这是件很可怕的事,我开始质疑难道为了过去那些可能残留、但自己也不能确认的些微感情,就值得放弃你、放弃我们的家庭?”

他吻着她的发。“你回娘家那一天,告诉我可以协议离婚,你不想再过猜疑的日子,我知道秀清的出现伤了你、让你不安,但你毫不在乎、随时可以放手的决裂却也让我非常害怕。为什么我会害怕?如果我还爱着秀清,那你呢?我对你又是什么样的感情?所以当秀清吻我时,我没有拒绝,我真的想知道我心里想要的是谁。

接吻、拥抱、碰触,不管她如何挑逗,我都没有感觉,一点感觉都没有,我脑海里满满的都是你,你的直爽、你的撒娇、偶尔的耍无赖,还有你的可爱,原来在不知不觉中,你已经在我心里留下这么多、我却没发现的印记。”

他闭上眼。“这是最大的转折,我确认了自己对你的感情,却没想到因为同一件事,也让我伤了你。你说你不再相信我,哭着离开,我眼睁睁看着货车撞到你身上,我想这是老天爷对我三心二意最严厉的惩罚。我在处理室外等待的时候,我好怕,非常害怕,感觉自己快要失去理智,快要疯了,一想到万一我失去你,我的心就痛得像是被撕裂一般……”

他撑起身体,没让自己压痛她,他凝视着她的眼,黑眸中满是澎湃的情意。

“我发现我不能忍受这个,我不能失去你,那时我真真切切明白了一件事情……我真的爱你,晓源。”他眼里的虔诚,一字一句,清楚明白。

我爱你,晓源。

姜晓源的泪早已控制不住地倾泄而下,她瞪大眼睛,望着他。

他俯身吻着她的泪眼,迎视她的目光清澈坚定。“要是你问我,我对你的爱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因为什么?我全都不知道,也许爱情就是发生在我不知道的时候。我只知道,每天看着你,感受着我们家中的宁静、你的幽默、你的甜蜜、你开朗的笑声……每天跟你在一起,我的心……”

他握住她的手掌,贴在自己的胸膛。“这里,扑通扑通跳着,很满足、很平静、很舒服。晓源,我要你,我爱你,这就是我要的爱情。”

今天出院。

“我等一下先把大行李搬上车。”

“嗯。”姜晓源低头,装忙收拾杂物。

那天,子言告白之后,她反而变得尴尬,也不是什么原谅或不原谅,就是觉得很不自在。

开心吗?当然,但就是觉得……呃,觉得不自在,他的行为完全颠覆他在她心里不苟言笑、一板一眼的形象,原来这个男人说起情话威力这么强,是女人都会受不了……

“怎么了?”

她赶紧摇头。

宋子言噙着笑,揉揉她的头发。“舌头被猫叼走啦?”

“没有啦……”

他弯腰看她。“真的没事?不是哪里不舒服?”

她还是摇头,粉颊通红。

他俯首轻轻啄了她的唇。

“喂……”她红着脸开始闪躲,随时都有人会进来,他怎么可以说吻她就吻她……

不过宋子言才不管妻子娇羞的抵抗,直接将她攫进怀里。这男人早已习惯掌握主导权。姜晓源红着脸,伸手想把他推开,无奈他抱得更紧,她脆弱的挣扎反倒像是在调情。

他抱着她。“对不起。”

姜晓源愣了一下。“为什么?”透过他结实的胸膛,她听到他沉笃的心跳声。

“我忘了和你说对不起。”姜晓源笑了,明白他的意思。

那天说开之后,她忽然觉得,自己心里的伤开始愈合了,一点一点的。

因为全世界最重要的人都在这里,有她、有老公、有孩子,所以……

“没事了。”

这一刻,姜晓源释然了,放下所有的一切。

她仰头看着他,俏皮地勾着笑。“我相信缘分天注定,就算宋大律师交过无数的女朋友,但真命天女还是只有我一人。”

他大笑。“我又变成花心大少了?”

在这个世界上,有些事、有些人,如果注定了,就不会错过的。他紧抱着她,一切都已雨过天晴,他们将共同面对的是美好的未来,有他、有老婆、有小孩……当然不会只有一个小孩。

她仰头吻他,自信极了。“那也是我姜晓源一个人的花心大少。”

他们忘情地拥吻,享受这得来不易的甜蜜,直到护士大剌剌地闯进病房,然后轻声惊叫……

姜晓源赶紧推开他,羞得满脸通红。

倒是宋子言表现得坦然。

小护士也很手足无措。“不好意思,呃……”她拿着出院的单据,不知该给谁。

宋子言潇洒地替小护士解围。“这是出院的单子吗?”

“是的,这是缴费单、药单和回诊的预约单。”小护士清楚解释。

宋子言接过单子,回头和妻子深情相望,然后离开病房去办理出院手续。

姜晓源继续整理行李,可嘴角始终挂着甜甜的微笑。

“幸福吗?”

她转头,意外在病房门口看到董秀清。

这是第二次和董秀清单独面对面,第一次的她,有不安和怨慰,这一次,不安和怨慰没了,她自信又亮眼,不怕任何的挑衅。

“很幸福。有事吗?”

董秀清依然美丽,但神情憔悴了。“我要回美国了,来和你道别。”

她的话让姜晓源吓了一跳。她真的以为她是来找麻烦的。

“学长对我很好,背叛他的是我,我却妄想他什么都不要,回到我身边继续爱我。你住院,他好生气,他说因为我的任性,我差点让他失去他想共度一辈子的妻。”她拢拢长发。“我虽然很不甘愿,也得接受这失败的事实。错过的事真的追不回来了,我不敢见他,所以只能跟你道别和道歉。”

董秀清说完要说的话,又像一缕幽魂般转身离开。

姜晓源从头到尾都怔着,自己还蓄满战力要跟她吵架,结果人家只是来说说话,然后转身就走?

她的人生里来了一个董秀清,虽然制造了不少的麻烦,但也算是个必要的考验。如果没有这样的考验,子言会不会等变成老公公时,才发现他是爱她的?

这是个好问题。

没多久,她看到子言惊慌失措地冲了进来,一看到她,就没头没脑地检查她是否完好。

“老公,怎么了?”怕痒的姜晓源格格笑。

“她有没有对你怎样?她有没有伤害你?”他着急得快疯了。

姜晓源明白了。“人家又不是洪水猛兽,怎么会伤害我?”

宋子言将妻子纳进怀中,确定她完好无恙后,搅成一团的五脏六腑才得以全部归位。“我刚才在护理站看到她正要搭电梯下楼,她挥手对我笑,那笑容……你知道我有多害怕,老天,我不能再被吓了!”

她笑看着他,不忘捉弄他。“她可是你的前女友。”

他正色澄清,不允许妻子心中再有阴影。“晓源,你是我最重要的人。”

“我知道。”她点头,想到刚刚的疑问。“问你喔。”

“嗯?”

“如果没有董秀清出现,你会不会等变成老公公时,才恍然大悟你是爱我的?”

他瞪大眼,直接换个话题。“我们还有多少东西要拿上车?”

逃避吗?姜晓源扯着他的手臂。“说说看啊,你昨天不是说即使在不知道对我的感情时,也因为满意我们的生活方式,想跟我共度一辈子吗?那如果没有这次的刺激,你该不会永远无法领悟你是爱我的吧?”

宋子言的眼瞪得更大了。“老婆,我当然知道我是爱你的……”大律师在面对女人的“绕口令”时,也只能束手无策。

“所以你确定就算没有董秀清,总有一天你还是会发现你是爱我的?”宋子言很聪明,一听就知道这是个陷阱。

总有一天是指哪一天?他不会挖洞自己跳下去。

他开始拿行李,装忙。

“老公,你很忙喔?”

“是啊……”

炳,能看到大律师一脸狼狈的样子,也算值回票价了。

“老公。”

“呃……老婆,什么事?我好忙……对了,妈妈炖了汤等你回家,所以我们先回主屋……”

“老公,看我。”

宋子言不安地回头,不知道老婆又要出什么考题……

不过,这回一个考题也没有,他的晓源抱住他,仰起头,踮起脚,火热又性感地吻了他。

宋子言激动地抱住妻子,回应妻子的吻,并且很快拿回主导权。

“我爱你……”她喘着气,呻吟。

要堵住女人的嘴,热吻果然是个好方法。

宋子言很高兴自己发现这个小密技。

耀眼的阳光由窗外投入,洒落在两人身上,他们微笑凝视着彼此,明白他们会很幸福,一辈子都很幸福!

——完——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酷妻不怕我最新章节 | 酷妻不怕我全文阅读 | 酷妻不怕我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