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妻不怕我 第七章

作者 : 伍薇

董秀清长发飘逸,一身白衣,妆容淡雅,气质空灵,宛如天上仙女般的宁静优雅。

但在宋家其他人眼里,她就是阴魂不散的鬼。

当年她抛弃大哥跑去美国嫁人,这董秀清和大哥的缘分就到此为止,这么多年后,她绝对没有资格在大哥娶了大嫂之后,又像鬼一样冒出来吓人!

这气氛太诡异了,董秀清自动自发坐在大哥身旁,又是挟菜,又是递纸巾,服侍得比正牌老婆还殷勤。

整个场面安静无声,修养好的宋家长辈能不发火,尽量做到来者是客的礼数,但年轻人可不同了,宋子锰毫不客气地站上火线。

“我们有邀请你吗?董小姐?今天是我们的家族聚会,不欢迎外人参加。”

董秀清柔柔笑着。“或许不久我就不是外人了。”

所有人忍不住惊呼。

只有姜晓源依然沉默不语,只是就算脸上的表情平静,也看得出来掩藏的伤心。

宋子言始终注意着她的反应。秀清选择这种冲动的方式逼他面对问题,但她没料想到,在她自信满满地起了头后,他没有如她预期的提出离婚,他在意的是妻子受伤的眼神。

他心中的答案已逐渐浮现,越来越清楚,是他的行为、他的关心误导了秀清,今天她所做的一切都是因他而起,必须由他来解决。

宋子锰怒不可遏,站起身,手掌往桌面上用力一拍。“你神经病啊!没见过第三者像你这么嚣张的!”

董秀清凝视宋子言的眼神深情款款。“我不是第三者,她才是第三者,我和子言一直都是相爱的,她应该成全我们。”

姜晓源低头不说话,双手在膝上交握。

宋子锰快气炸了。“什么叫我大嫂是第三者?他们结婚了,还是你要看到他们的结婚证书才会觉悟自己才是第三者!”

“结了也可以离婚。”

宋子言推开董秀清的手。“够了。”

“你必须选择,子言。”

宋子言平静地说:“我答应照顾你是因为你是我学妹,没有其他的。”

董秀清不为所动。“只因为是我你学妹?”

“对。”宋子言清楚地表明。

董秀清起身,依然优雅温柔。“我先离开了,伯父、伯母,再见。子言,我在家等你。”

她飘飘然地来,又飘飘然地走。

宋子勤目瞪口呆。“大哥,你哪儿惹来的神经病啊……”

宋子锰气到快吐血。“大哥,你怎么又和她扯在一起?她不是去美国结婚了吗?”

宋子言一句话。“吃饭。”

就算子锰和子勤有再多的好奇和愤怒,也只能在大哥的命令下噤口。

晓源从头到尾没说一句话,没看儿子一眼,这让宋母更加忧心。看来晓源会回娘家绝对和董小姐有关。

唉,怎么回事?难道儿子还对她念念不忘?

“晓源,晚上住下来吧,明天早上陪爸爸妈妈去爬山。”解铃还需系铃人,儿子和媳妇避不见面是解决不了问题的,她必须制造他们相处的机会,因为她很清楚,只要一离开主屋,两个人必定是各走各的。

“妈……”姜晓源直觉想拒绝。

宋父立刻帮腔。“奶奶明天才会由日本回来,她很想你,你留在家里迎接她回来,她老人家一定会很开心。”

既然是长辈的要求,姜晓源也只能答应留下。她明白他们的用意,或许她应该换个角度思考问题,把自己当成鸵鸟、回娘家避不见面也解决不了问题,她是不是应该找宋子言好好谈谈?

她留在主屋,宋子言也没离开。下午,她陪婆婆去上插花课,宋子言甚至主动要求当司机,还带着笔电边写诉状,边等她们下课再一起回家。

婆婆对儿子的表现笑呵呵,姜晓源却有不同的想法。她深信他无故献殷勤,其中必有目的,宋子言突然变身为模范老公,肯定有问题!

“你不去北投?”趁着婆婆和朋友闲聊,姜晓源找到自己丈夫,打算挑明。

“我没必要去北投。”宋子言没停下手边的工作。

她很习惯他和她在一起时,可以分心同时做很多事。“我们就不用虚伪了好吗?我知道你想去找她,没关系,你可以去,真的,车不用留下来,我会跟妈搭计程车回家,也会帮你找理由,就说加班,你觉得怎样?”

“你希望我去北投?”

她耸肩。“不是我希不希望,被爱情冲昏头的人不是都舍不得分开一秒种吗?”

“你很大方,很想把我送出去?”

姜晓源嗤之以鼻。“心都不在了,留个空壳有用吗?”

宋子言的手终于离开笔电,他由衬衫口袋拿出一样东西,接着拉过她的手,坚定地将婚戒套在她的指间。

“你忘了戴婚戒。”

她忘了好久了,从台中回来的那一晚之后,她就没戴过这枚婚戒了……

不,不该是这样的,她试着拔下,她不能再被他偶尔的柔情所迷惑,她不是已打定主意要离开他了吗?她不能再有半点期待……

宋子言眯起眼,不悦地看着她的反抗。“如果你把它拔掉,我会另外再买九个一模一样的婚戒戴在你十根手指上。”

他是宋子言,她知道他说得到做得到,但她很生气,他为什么又要给她期待和希望?

“你这样做有意义吗?”

宋子言伸出左手,他的手指戴着另一只婚戒。除非洗澡和睡觉,他没拿下过自己的婚戒。“晓源,我并不想放弃我们的婚姻。”这就是他的答案,就算年轻时有多少的爱恋,但他已经体会到,平静安宁的婚姻生活才是他想要的,她是他老婆,他对她有责任。

“你不是不要我了吗?”她说,不想把自己弄得像怨妇,却控制不了语调中的哀伤。

宋子言掬起她的手就唇,轻轻在婚戒上印上一个吻。“我要给彼此一个机会。”

他选择了他的家庭,将秀清当成需要照顾的学妹。当这想法透彻清晰之后,他觉得无比的轻松。

“别耍我……”她含着泪,又哭又笑。

他拭去她脸颊上的眼泪。“我没耍你。”

“最好是,说不定过两天你又忍不住跑去北投找她……”女人就是这么容易哄,他选择了她,之前的委屈便随之烟消云散。当然心里没疙瘩是骗人的,但,一切终会平复。

“我会去找她,她是我学妹,我答应过会照顾她,不过仅止于此。你是我妻子,是我一辈子的责任,是比秀清更重要的人。”

所以呢?

姜晓源投入丈夫的怀抱里,又哭又笑。

一旁的宋母感动得直掉泪。这就叫雨过天晴了吗?

太好了!太好了!

离开插花教室回到宋家主屋时,差不多是晚餐时间,一群人入座吃饭,只是大家都察觉气氛似乎有一点不同,这回大嫂不是和长辈挤在一起,而是大大方方坐在大哥旁边,虽然没有中午那个董秀清来得恶心,但淡淡的甜蜜反而让所有人都醉了。

“和好喽?”子勤问。

子锰也很开心。“我就说嘛,怎么可能随便一个神经病就破坏大哥和大嫂的感情。”

餐桌上笑声不断,大家都很开心。饭后,因为要等奶奶明天回家,所以大家都留在主屋,打算明天一起出发去机场接奶奶。

宋子言和姜晓源正在庭院看星星,所有人闪得闪、跑得跑,没人想当电灯泡破坏这花前月下的好气氛。

“儿子,妈和爸先睡了,别只看星星,重要的事别忘了做啊!”

婆婆暗示得很清楚,姜晓源整张小脸红通通。

庭院真的只剩下他们两个在看星星,她突然有些紧张……

“问你一个数学题目。”

“啊?”她傻眼,这时候不是该要甜言蜜语吗?

“假设捷运从台北车站到淡水站要四十分钟,一只狼吃一只羊要花掉五分钟的时间,现在从台北车站出发,捷运列车上有一只狼和十只羊,请问,依上述的数据,当捷运列车到达淡水站时,列车上会剩下几只羊?”

姜晓源皱起眉头。“你在耍我吗?”

“这不算是有难度的数学题目。”

她气呼呼地瞪他。“问题是这根本不是数学题目。”

“怎么说?”

“捷运上不能吃东西你不知道吗?”宋子言大笑。

她愣了愣,从没看过他笑得这么开心,也不自觉漾开了笑。“你的笑点太低了吧?”他将她拥进怀里,灼热的唇封吻住她。

老天,原来脑筋急转弯就是他的甜言蜜语……

他抵着她的唇问:“昨天晚上有想我吗?”

她点头,坦承自己对他的思念。

他站起身,牵着她的手离开庭院,穿过大厅。他的房间在二楼。

一室的黑暗,由落地窗透进来的月色是唯一的光源。

黑暗中,温热的男性气息扑面而来,他低头吻住她,彼此熟悉的舌立刻互相追逐。

“我想你。”他说。

他吻她,姜晓源不再抗拒自己的欲望,激情地回应,两人急切地褪去彼此的衣服,双双投入大床。

“我们第一次在这里……”

“相信我,绝对和在家一样。”

姜晓源相信他。他吻着她,她感觉他的吻由脖子一路往下,一路留下蜿蜒湿润的痕迹……

她仰头,握住他的手臂,胀红了脸,声音沙哑。“等等,这里没有保险套,今天是危险期……”

“无所谓。”

他低头吮吻她,粗糙的手指恣意地抚摸她,她情不自禁扭动纤细的腰,迎向他每个碰触。

“我要……”她动情地娇喘。

他看着她性感地摆动,款款的深情温暖了他向来冷凛的黑眸,他弓身挺腰,将自己送进她体内。

“老公……”

她满足地叹气。从来没有一次,她内心如此渴望,她想要这个男人,这个只属于她的男人,他或许很冷情,还让过去的情人来气她,但她就是爱他,生活早已习惯有他;心里也放着他,他是她丈夫,她的男人……

她攀住他,配合他的动作,主动吻住他的唇,两人的唇舌交缠在一起,带给彼此强大的快感,她仰头,无助地呻吟。

“爱我吗?”

在濒临高潮的同时,他执意得到她的答案。

她抓着他的手臂,身体紧绷,她呐喊出最真的告白。“我爱你……我爱你……”

他带着满意的笑,将两人带上极乐的殿堂。

结婚进入第五个月,是她感觉最幸福的时候,虽然她家老公偶尔还是冷冷淡淡的,但看她的眼神一点都不冷淡,简直热得发烫。

呵。

“笑什么?”

她以为他边吃早餐边看杂志,没注意到她在偷偷得意。

“没什么,想到开心的事就笑啊。”说什么她都不承认是因为想到他才笑的。

“想到我就笑?”

只是这个男人精明得很,立刻看穿她的心。

她嗤之以鼻。“哼,谁想你啊?自恋狂……啊!”

她尖叫,迅雷不及掩耳地被他捉进怀里,搂坐在他大腿上,她瞪大眼看他。

“想我吗?”他不喜欢被人拒绝的滋味。

她下巴一扬。“不告诉你。”她回答得很干脆,七月半的鸭子还不知死活。

宋子言坏坏地勾起嘴角。“是吗?”

他突如其来地低头封住她的唇,直接撬开她紧闭的牙关长驱直入,她整个被压在他怀里,双手被箝制住无法动弹,只能任由他予取予求。

好一会儿,他放开她的唇。她娇柔喘着气,他再问:“想我吗?”

姜晓源简直快气炸了,他太过分了!“不告诉你……”

然后,唇又被封住了。

她呜呜挣扎,却怎么也敌不过他的力气,她感觉衬衫被拉出窄裙外,她感觉他正解着她衬衫的纽扣,她感觉他的大掌往她胸部探去……

姜晓源立刻高举双手投降。“好啦好啦,我在想你啦,我在想你啦!”她哭丧着脸,不得不向恶势力低头。

“早承认不就好了?”他说,像对待宠物一样揉揉她的头发。

他放开她,姜晓源双脚一落地,立刻闪得远远的。

她快哭了。他好坏,她想念那个只在乎小三的老公啦!

宋子言调整领带,回味着唇上她香甜的味道,然后继续看他的杂志,只有他知道自己正在偷笑。要不是早上要开庭,他不介意请假半天陪老婆玩耍。

姜晓源狼狈地整理衣物,衣服乱了,口红没了,结果那个男人居然还伸出舌头回味刚才那几个吻?“我早上有个案子要赶过去,你把我的口红全吃光光了啦!”

罪魁祸首可没半点自省,他悠哉地享受早餐,只见晓源像逃命一样冲回房间整理衣服、补妆,十分钟后才走出房间。

她火气不小,同时保持距离防着他。

“等下要去哪儿?”

她说了一个地址,然后一边整理脖子上的丝巾。天气很热,那为什么还要系丝巾呢?

因为某人激情过头,又在她颈子上种了一片草莓园,她是不介意给别人看,反正过敏也是这个样子,只是老太爷不爱别人看到据说会增加性感指数的吻痕,所以下令要她系上丝巾。

“我送你过去。”

宋子言起身,饱餐一顿又戏弄了人,整个人看来容光焕发,神采奕奕。

她的车直接留在“花漾”当公务车了,现在上下班都是老公接送,如果他有事在忙,她也会搭计程车去事务所找他,再一起回家吃晚餐。

唉,怎么办?她真的感觉好幸福。

“想什么?”

她俏丽地笑。“想你啊!”

“这次这么乖,马上承认?”

她很得意。“我可不想再补妆了。”

宋子言危险地笑。“那倒有个方法。”

他拨弄着她忘了扣上的衬衫纽扣,在她来不及反应之前,他拉开衬衫的衣襟,低头在她蕾丝胸衣的上缘印上一朵殷红的吻痕。

姜晓源恨不得揉乱他的头发,但她没这个胆,只能让他为所欲为做记号,呜……

宋子言体贴地帮她扣上衬衫纽扣,笑看着她气呼呼的小脸。“生气了?”

她嘟着嘴。“哪敢。”

“出门了。”

他伸出手,她将小手放在他手心里,他紧紧握住。

姜晓源甜蜜地偎在他身侧,感觉自己真的好幸福。

一天的工作才结束,就接到宋子言的来电。

“结束了?”

“嗯,你呢?”

“还要忙一会儿,今天开庭还有后续的问题要处理。”

“喔,那我去找你,想吃什么?”

“吃你。”

他富有磁性的低哑嗓音,再刻意来一句肉麻的对白,喔,天啊……娇艳的桃红色跃上姜晓源的脸颊。“不害臊。”

“我爱吃老婆,有什么不对?”

她低头,含着笑。“好啦、好啦,我带些吃的东西过去,可以边工作边吃。”

“不用太急,慢慢来,我会在这里等你。”

“嗯。”

结束通话后,姜晓源抱着手机满足地叹了口气。子言知不知道他变多少?他们的对话终于不再只有“嗯嗯”了。

“快乐吗?老大?”阿杰笑看着她,也替老大觉得开心。

“快乐。”

他煞有介事地摸摸鬓角。“看来我们贡献的压箱宝发挥了功效。”

“是是是,的确发挥了功效!”其实那些压箱宝,她才看不久就觉得脸红心跳,根本没办法好好研究,片子都还藏在家里某个神秘的抽屉里呢!只是她不好伤阿杰的心。

“哈,老大想去哪里买东西,我送你过去?”

“三越信义店。”

阿杰送她到百货公司后,因为晚上还要上课,所以先行离开。姜晓源在美食街买了清爽的日式便当后,随即搭计程车来到子言的律师事务所,正在通电话的小王看见她,用力挥手打招呼。

除了小王,办公室里其他助理已经下班了,现在是晚上八点半,早过了正常下班时间。

姜晓源注意到宋子言不在自己的办公室里,又绕出来找人,这时小王刚结束通话。

“夫人,公司咖啡机没豆子了,宋律师说你喜欢晚餐后喝一杯咖啡,所以下楼去买咖啡了。夫人,宋律师真的太疼你了!”

姜晓源有些害羞,还不习惯别人赞美他们夫妻感情好。她由提袋里拿出便当。

“呃,小王,我买了日式便当,你先休息吃点东西,我到宋律师办公室等他。”

“好,谢谢夫人!”

她来到子言的办公室,把手上的购物袋放好,接着四处张望。子言的事务所很有子勤的风格,一看就知是出于他的设计,不过不同于“花漾”的柔美,事务所显得阳刚稳重许多。

她晃到一整排的书柜前,看到许多法律相关的原文书籍,只是思绪却忍不住四处乱飞。

董秀清呢?那天,董秀清在宋家突然出现又突然离开之后,就少有她的消息,只知道她离开了事务所,搬离北投。

这些都是子言主动告诉她的,至于更多的消息,她也不好再过问。她当然会好奇董秀清现在住在哪儿?是不是搬回台中?或者,她的想法是什么?

她对子言的态度是那么坚决,不可能说离开就离开。

子言说董秀清将他当成汪洋中的浮木,她想回到过去快乐的日子,所以希望两人能重修旧好,只是,她忘了当年她是怎么背叛他的,她毅然决然嫁给别人,又伤他多重?她忘了对他的坏,却希望子言能永远记得她的好……

再怎么重的伤,日子久了也会愈合、遗忘。

他说现在对她,他只有照顾,这是过去的爱情里剩余的唯一情感,所以他会继续照顾她。

她虽然会担心会害怕,却也只能尊重他的想法。

她无意识地挪动书柜中的书,忽然看到一个摆在书本后头的相框,她好奇地拿了出来,脸上的血色却在瞬间褪尽……

那是两张照片,照片上都有拍摄日期,一张是很多年前的,另一张是前不久。

两张照片拥有许多共同之处,接吻、相拥,拍摄的角度都一样。

年轻清纯的董秀清依偎在同样年轻,却像已拥有全世界的宋子言怀里,背景是校园里正盛开的美丽杜鹃花,她仰着头,献上少女羞涩的吻。

另一张,依然美丽的董秀清依偎在更稳重、更自信的宋子言怀里,照片的背景是卧房,他们坐在白色蕾丝大床上,她仰着头,柔美地献上她的吻。

她认得他身上的衣服。那一天,他们在超市和董秀清相遇,她邀请她来家里共进午餐,故意和子言表现得很亲热,最后,董秀清哭着离开。

宋子言认为她刻意挑衅,然后离开家里。

也就是那一天,她下定决心要离开这个男人,只要他提出离婚,她绝对没有其他意见和要求……

直到后来,他们回主屋聚餐,她陪婆婆上课,他替她戴上原以为要归还的婚戒,然后她笑了,沉浸在自己以为的幸福里。

当她伤心回娘家的同时,他们正吻着彼此。

老天……她替自己做了什么选择?

她以为的幸福,根本就不是幸福……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酷妻不怕我最新章节 | 酷妻不怕我全文阅读 | 酷妻不怕我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