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妻不怕我 第一章

作者 : 伍薇

「早安,今天早餐是稀饭。」

姜晓源道了早,起身拿碗,盛了碗热呼呼的稀饭放在他面前。

「早。」

宋子言入座,顺手拿起一旁的报纸,摊开,视线只停留在老婆身上一秒。

「今天的荷包蛋好吃吗?」他喜欢边缘焦香、蛋黄不熟的荷包蛋,之前火候过了煎得太熟,这挑食的男人乾脆不吃。

「嗯,好吃。」

姜晓源掛著微笑,夫妻俩安静用餐。

她发现他身边的行李袋,那是他出差时才会出现的装备。

「你要出差?」

「嗯。」

「台中?」

「嗯。」

「最近常去台中?」

「嗯。」

姜晓源起身,她吃饱了。「我今天也要去台中。」

她好像看到宋子言顿了一下,於是解释:「新接的案子在台中。」

他又恢復原来的平静,心思专注在报纸上。「嗯。」

她耸肩。「那我先出门了,再见。」

姜晓源将自己的碗收到厨房,洗好归位,至於餐桌上的食物,会有鐘点阿姨过来收拾。她拿起包包準备出门上班,想到一件事,又折回餐厅,由手提包裡拿出一串精巧的金属吊饰,一个C,一个S。C代表她姓氏的缩写,S代表他,还有一双相依偎的小熊。

她递给了他,有点羞涩,毕竟是突然送他小礼物。「呃,最近大家突然做起这种金属吊饰,我做了两个,一个给你,可以当钥匙圈……呃,会不会太可爱了?」

宋子言接过。看著相依偎的小熊,他没多做批评,仅是将吊饰放在一旁。「谢谢。」

没退货就是好现象,男生好像都不喜欢可爱的饰品,姜晓源反而觉得尷尬。「那我出门了,再见。」

这就是她的婚姻。结婚三个月来,两人的互动、沟通向来不拖泥带水,没有其他夫妻偶尔的小争吵,两个人彷彿是完成一个名为「婚姻」的计划。当然,她会做饭,他们会一起吃饭,必要的交际例如双方家庭的聚会,也会携手参加,也有亲密关係,但由於两个人的心思都在工作上,一整天忙碌下来,晚上只想睡觉,次数自然很少。

这是她的婚姻,没什麼满意或不满意,这样的日子很平静,身旁多一个男人也不错,灯泡坏了有人换,或者看了恐怖的电影,有人陪在旁边睡觉。综合看来,她发现自己满适合婚后的生活。至於爱情呢?她对他不讨厌,偶尔的亲密关係也让她脸红心跳,感情就像沸水理论一样,由起初的冷水慢慢加温,有一天,等水沸了,他们或许会深深爱上对方也不一定……

稍后,她和工作伙伴五个人搭乘一部休旅车赶往台中。台中有个喜宴工作,採庭园自助式,宴客地点在台中一处豪宅的中庭花园,邻近台中科博馆。

一到会场后,五个人立刻散开至各处工作,姜晓源调整耳麦,将对讲机掛在腰上。她穿著「花漾」的制服,香檳色的长裤套装,盘起长髮,脸上点缀著合宜的彩妆,整个人显得专业而自信。

她先去找合作的主厨,确认宴客的菜色,接著再三检视现场的佈置、音响设备以及其他事项,在婚礼开始之前,哪怕只是一束花,都必须如规划中一般完美到位,马虎不得。

「老大,以后我结婚也要用这种设计!」助理佳佳开心地叫著,每次只要是她觉得浪漫的婚礼,都会这麼说。

姜晓源也很开心。这浪漫的会场是她规划的,当然也是因为喜欢才会这麼设计。「我也觉得很不错,不过妳要有心理準备,这样的规模需要的新台币也少不了。」

新郎在台中政商界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办起婚礼当然不会低调。

「佳佳,再走一次彩排。」

婚礼开始前,姜晓源总是一遍一遍细心检查,就是因为她的谨慎和热情,「花漾」的业绩才在短短三年内突飞猛进。

婚礼即将开始,姜晓源交代助理们注意事项后,又绕到临时厨房和主厨确认餐点。

佳佳跟在她旁边,她就像一块海绵,拚命吸收学习老大给的东西。

只是在中庭花园的树荫旁,一对相依偎的男女让姜晓源热情的笑容瞬间僵化。

佳佳先反应过来,她张大嘴,目瞪口呆。「老、老、老大……那、那、那是宋律师?!」

是啊,那个怀裡依偎著美人、高大俊挺的男人正是她老公,她身分证上配偶栏的名字——宋子言。

她没哭,佳佳都快哭了。「怎麼会这样……」是外遇吗?但老大结婚至今严格来说还不满三个月啊!

「安静。」

姜晓源伸手阻止了佳佳的嚷嚷,她沿著一旁的树荫轻声慢行,想更仔细地听听他们之间的对话。她并没有像一般的老婆一样,立刻冲上前痛殴「小三」一顿——

因为那不符合她的做事原则,况且痛殴一顿不见得能解决事情,还有最重要的是,今天的主角是新人,不是她。

缓慢接近后,两人的声音越发清楚——

「我想你,子言,我好想你……」

「秀清,别这样,妳这样我怎麼放心?」

「不要,大家都离开我了,连你都离开我……」

「秀清……」

太劲爆了,她从不知道她老公低沉磁性的嗓音可以变得这麼温柔?温柔得像是要拧出水来一样!

此时,新郎走了过来,拍拍宋子言的肩膀,这下连姜晓源都要佩服老天爷的安排了,难怪老人家常说:「纸包不住火」,谁会料到她老公居然是今天喜宴的客人!他和小三可不是正巧经过这裡。

「秀清,秀媛找妳。」

秀媛是新娘的名字。新郎支走了「小三」,只剩两个男人面对面。

「你打算跟秀清怎麼办?」

「你应该跟我说她过得不好。」

「然后呢?让你跟现在的老婆离婚,然后飞奔去美国拯救婚姻不幸福的前女友吗?就算她是秀媛的姊姊,我也不会拿你现在的婚姻来开玩笑!」

新郎简单的回答立刻解释他们之间的关係。

「你这麼保护我的婚姻,就不该找『花漾』来当你们的婚礼顾问。她很聪明,我和秀清的关係,她一下子就能看出来。」

「『花漾』是秀媛找的,她压根儿不知道『花漾』的负责人就是你老婆,就算后来我知道秀媛挑上『花漾』,我也没说破。你和秀清是过去的事了,都结婚三个月了,你还想怎样?」

「你认为我想怎样?」

「旧情也绵绵啊同学,我很清楚,当年你和秀清爱得有多深。」

宋子言沉默,看著前女友消失的方向,表情深不可测。

他的想法是什麼?姜晓源很想知道。

「同学,你如果要先离开,我会谅解。」

新郎拍拍宋子言的肩膀,转身离开。

姜晓源懂了,这齣戏的剧情简直媲美八点档一样狗血。

然后呢?

宋子言离开中庭,进入室内。

姜晓源往反方向离开,走了一段距离后,她拿出手机,按了快速键拨号。铃声响了三声后被接起——

「子言?」她甜蜜地唤著。

她明显感受到手机那端的僵硬。是因为她难得的撒娇?还是作贼心虚?

「忙吗?」

「我在开会。」

「开会」果然是男人「掩饰外遇排行榜」的第一选项。

「喔,那等你开会结束再打给我。」

「不用,什麼事妳说。」

「嗯,我在科博馆附近,佳佳他们要去找同学吃饭,我不太想去,你出差的地方在科博馆附近吗?」

「嗯。」

「那晚上一起吃饭方便吗?」

他犹豫了至少三秒。「嗯。」

「好,我大概五点可以结束,再打手机给你。」

「嗯。」

惯例的「嗯嗯回答」之后,他们约好了晚餐约会。

佳佳看著安静得出奇的老大,她愈安静愈可怕,因为她的个性不是那麼逆来顺受的,况且,宋律师摆明了对前女友旧情难忘啊……

「老大……」

「工作。」姜晓源拿起对讲机。「阿杰,你那边情况怎麼样?」

姜晓源开始工作,脸上的笑容没变,热情没减,彷彿她不曾目睹老公变心的那一刻。

婚礼正式开始。

有别於中式喜宴,西式喜宴显得活泼自由许多,婚宴最后在愉快的气氛下结束。送走所有客人后,新娘开心拉著姜晓源的手,激动地感谢「花漾」的帮忙。小三就站在新娘的后面,她典雅柔顺,白皙的肤色、乌黑的直髮,是男人都会喜爱的类型,加上眉心那抹如泣如诉的淡淡忧愁,任谁都想将她捧在掌心。

知情的新郎则表情古怪地站在新娘身旁。

姜晓源带著热情的笑,一一回应所有人的感谢,并谢谢客人给「花漾」服务的机会,也替「花漾」宣传。

「等我们蜜月回来,一定上台北找姜小姐吃饭。」

如果那时她姊姊和她老公的姦情爆发出来了,还有心情吃饭吗?

「好,没问题。」姜晓源回应。

结束了,该去赴老公的晚餐之约了,她特地找了朋友推荐台中的餐厅,并发简讯和他约在那裡直接碰面。她很好心,没要求他来这裡接她,呵,她可能是全世界最理智的人妻。

请阿杰送她到餐厅,知情的佳佳很担心。「老大……」

反倒是阿杰他们还吵著要宋律师请吃饭,但姜晓源一脸凝重,她拍拍阿杰的肩膀,直接走进餐厅。除了佳佳之外,其他三个人一头雾水。

「老大怎麼了?每次案子结束,她都会很开心啊?」

佳佳嘆了口气。「你们先去吃饭吧,我在这边等老大。」

「别吧,人家夫妻烛光晚餐,妳还当守门员喔?佳佳,妳这样很奇怪耶!」

「走啦、走啦,我不饿,所以在这儿等老大就好。」谁知道老大和宋律师谈判后会发生什麼事?她在外面等待,至少可以及时安慰心裡受伤的老大,老大很爱逞强的……

「好啦,你们先去吃饭啦,我再打电话给阿杰,我们等一下还要赶回台北咧!」

「老大不和宋律师一起回台北啊?」

佳佳斜瞪阿杰一眼。「他们夫妻俩单独行动又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会不会就是因为太单独行动了,才因此让小三乘虚而入?

阿杰他们去吃饭了,佳佳不安地在餐厅外等待。

进入餐厅的姜晓源平静地看著已在座位上等待的宋子言。

「今天顺利吗?」

「嗯。」宋子言直接和侍者点菜,没问过老婆的意见。

姜晓源噙著笑。「你这麼急,会让我以为你等会儿还有约。」

宋子言一怔,迅速恢復冷静。「我没约,只是妳吃的东西向来固定。」

那是因为她懒,所以衣服、鞋子选择固定品牌,保养品和彩妆品也是固定品牌,甚至卫生清洁用品也是固定品牌。她的忠诚度高、不爱变化,包括不管他有没有变心、会不会离开,她的老公也只有他一个,她不可能主动跳到另一段婚姻裡。只是如果宋子言执意要结束,那麼她的生活习惯就要大大调整,不能看恐怖片,灯泡坏了要自己换,重点是她要搬到哪裡?回娘家让家裡长辈天天担心?啊,公司楼上有贴房屋招租公告,或许她可以考虑看看……

「对了,你今天开会是在户外吗?电话中好像是在户外。」

「嗯。」

侍者送来餐点。

「现在连律师都在户外开会?」

「嗯。」

「那很好耶,『花漾』除了婚礼顾问,最近有意朝会场佈置这一块发展,如果有机会,你再帮我介绍?」

「嗯。」

他的回答很少超过两个字,是个性冷淡还是懒得跟她说话?

她从没认真想过,这个男人到底怎麼看待两人的婚姻?就算是相亲结婚,她也很努力朝真正的婚姻迈进,努力当一个还算及格的妻子,他呢?他有想过要做一个合格的丈夫吗?

「你都不会好奇我今天的工作内容?」

他放下刀叉。「不都一样?」

她笑。「也是,就像我每次问你工作顺利吗?你要嘛回答『嗯』,要嘛回答『都一样』,我也不清楚你的工作内容,不过律师的工作不都是那样?」

「嗯。」

她低头看著桌上的沙拉,发现今天的食慾差到爆,再美味的食物也是食不知味。「对了,今天的新郎也是律师喔,他很厉害,听说和台中政商界关係很好,姓张,张景毅,你听过吗?」

「嗯。」

「熟吗?」

「见过。」

迴避是不是代表他也在犹豫?姜晓源仔细看著自己的老公。「喔,对了,张律师的太太好漂亮,今天的伴娘也好漂亮,听说是新娘的姊姊。」

他第二次放下刀叉。「妳想跟我说什麼?」

她想摊牌!但没有充分证据之前,她不想自己像疯狗乱咬人,但猜疑和不安又不断啃咬著她的心。「想说什麼?什麼意思?我只是想跟你分享我的工作罢了。」

面前的妻子似乎话中有话,不过她是直爽的人,根本藏不住话,或许是他多想了。

秀清约他晚点见面。白天匆匆一见,让他知道她过得不好,她婚后到底发生了什麼事?他还是得去跟秀清谈谈。

宋子言起身。「我有事先走,帐我先结,妳慢慢吃。」

「出差还加班?」

这下宋子言连「嗯」都没嗯,转身离开。

姜晓源低头,看著自己指间的钻石婚戒,闪闪发亮得刺眼。

不!说什麼她都要弄清楚,就算要结束,也不该让自己这麼窝囊。

她起身,跟著他的脚步离开,只见他的黑色BMW745刚驶上车道,她来不及阻止他,没想到一辆计程车随即停在她面前——

「老大,上车,快!」

「佳佳?!」

姜晓源立刻上车,有点茫然。这算是什麼?她竟然跟踪他的车子……

计程车司机一定是常遇上这种事,开得很有技巧,并未引起宋子言的注意,还能紧跟在黑色BMW745后面。

两辆车最后在一幢洋房前停了下来。

「妳们先不要下车,要不然他会发现。」司机给两人忠告。

姜晓源和佳佳面面相覷,傻眼。

接下来的画面就更精彩了。一个女人从洋房冲了出来,戏剧性地投入男人怀抱。佳佳倒抽了口气。「老大……」

相拥的两人说了一些话,然后一起进入洋房。

「好了,妳们可以下车了,不过如果要捉姦还要再等一下,衣服没脱之前,妳们什麼也告不了,而且还是要报警比较好。」

司机先生倒成了捉姦达人了。

佳佳整个义愤填膺。「老大,我们进去!」

姜晓源捉住她的手臂,显得异常冷静。「我们回去了。」

佳佳简直气炸了。「老大,怎麼可以回去?!再怎麼样都要给那个女人好看才可以!」

这下连司机都看不下去。「唉呀,现在『大某』都像妳这样没胆,难怪小三一个比一个还要『唱秋』!」

姜晓源揉著眉心。一天的疲累早让她全身肌肉都在抗议,如果现在真的进去「捉姦」,她也没力气吵架,更不用提痛扁小三了。「佳佳,我不认为我捉得到,以他的洁癖程度,没跟我结束之前,他们不会发生任何事。」

「结束?!」佳佳大叫。

「如果他喜欢她,就一定会找我谈离婚。」

「可是明明就是宋律师的错!老大,我就不信找不到比宋律师更厉害的律师,我们可以告那个女的妨害家庭!」

妨害家庭?

原来她的婚姻已经发展得跟肥皂剧一样的精彩了?

「回台北吧。」

佳佳好捨不得。「老大?」

「司机大哥,请送我们回原来的餐厅那裡,谢谢。」

姜晓源一路沉默。

许多的想法在她脑中不断翻转,她想了很多,想到两人初识时自己对他的观感,想起那时她提议:「如果在未来真的找到自己想要廝守终身的伴侣……」然后,他是多麼地嗤之以鼻。

他们的婚姻本就不是建筑在坚固的爱情上,随便一个大地震,应声而倒并不意外。可是,她想了解这个男人对她的想法是什麼?难道任由一个前女友就能终结他们的婚姻?当他替她戴上婚戒时,难道没想到一生一世的誓约?

阿杰他们吃饭回来,一行人安静地开车回台北,连爱开玩笑的阿杰也感受到严肃的气氛,整车人没有以往工作结束的喜悦,只有一种无形的沉闷压得让人喘不过气。

「阿杰。」

「是,老大!」

「下交流道停一下得来速,我肚子好饿。」

「喔。」

他们买了一堆麦当劳在车子裡吃了起来,閒聊著工作上的事,车子回公司的时间正好是晚上十点。

「老大,我们去夜店好不好?」阿杰提议。

「你们去就好,我累了。」

姜晓源换开自己的车回家。

家。

严格来说,这算是宋子言的家,她只是个住了近三个月的房客,屋裡依然保持著他个人的色彩。她的东西向来不多,屋裡唯有更衣室、化妆檯和浴室才有女人的气息。

她嘆了口气,望著寂寞的客厅。名律师的收入让他们拥有顶级的生活品质,信义路的豪宅、名设计师打造的房子,屋内的家电用品来自知名品牌,有鐘点阿姨帮忙整理家务,就算她临时不做饭,只要打个电话,阿姨也会把饭菜準备妥当,这样的生活方式绝对是许多人羡慕的。

但,爱情呢?婚姻裡应有的爱情呢?家裡长辈说相亲很好,日久生情,爱情当然可以在婚后慢慢培养,但长辈可能没想到,她和宋子言太专心在事业上了,忙到只把对方当成完成人生规划的一部分,只当自己身旁多了一个人,身分证上多了一个名字,婚后他们并未努力培养爱情,所以从开始到现在,两人话题不多,他的话更少,就算她嚷嚷著找话聊,他的反应也很淡,说是冷漠也不至於,就是平淡。

她低头,拔下指上的婚戒。

前阵子下高雄忙了几天,高雄的阳光将她指上晒出一圈戒痕。或许她应该再接个高雄的案子,再去享受高雄的阳光,把自己的肤色晒得均匀一点,最好是把这个戒痕给「晒掉」。

她起身,走回主卧房,洗澡睡觉,刻意遗忘放在客厅桌上的婚戒。

只是洗好澡,躺在床上,明明身体累个半死,却竟然一点睡意也没有。她安静地躺著,乱七八糟的思绪还是在脑袋裡翻来搅去,直到凌晨四点,在她半睡半醒之间,她听到房门开啟的声音,立刻惊醒,但仍闭著眼装睡。

夜深人静,感官神经变得更敏锐。

她闻到他身上惯用的古龙水味。

她听到他将一个金属物品放在化妆檯上的声音。婚戒吗?他都不要这个婚姻了,管她婚戒丢哪儿?!

她承认自己在赌气。

然后是他走进浴室的声音。

她睁开眼。

没想到他正好转过头,看到她。「我吵醒妳了吗?」

「嗯。」

「妳的戒指忘在客厅,我放在化妆檯上。」

「嗯。」

哼!不是只有他一个人会嗯来嗯去。或许是心虚,这男人居然问:「妳还好吧?」

姜晓源睁眼看著比普通朋友还要陌生的丈夫,冷声问:「你认为我『还好』吗?」

宋子言瞇著眼,只当她是被吵醒的怒火。「下次晚归,我会睡客房。」

律师总是很快想到解决办法。

她甜甜一笑。「那乾脆直接在台中多住一晚算了。」她直接射出一道冷箭。

宋子言沉著脸不说话。在餐厅时,他知道妻子并不高兴他突然离开,所以和秀清谈完之后,随即飞车北上赶回家。

如果知道一回家就是面对这不愉快的场面,他应该会把车开慢一点……

他转头走进浴室,将门关上。

她瞪著天花板上的水晶灯,水雾忽然懦弱地盈满眼眶。

「搞什麼……」

她闭上眼,泪珠悄悄地滑进髮间。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酷妻不怕我最新章节 | 酷妻不怕我全文阅读 | 酷妻不怕我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