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极恶律师 > 第十章

极恶律师 第十章

作者 : 伊东葵
    身体疼痛不已的施维青勉强起身,嘴角还流着血,阎锋却大踏步走过去又将他揪起来,用那闪着如刀寒光的利眼盯着他。

    他一字一字冷冷的吐出威吓,“我阎锋的女人,谁都没资格碰,懂吗?”

    “住手!就算我是你的女人,你这么独裁、随意伤害我的朋友,你才没资格碰我。”谷芙兰上前拉开他和施维青,对着他大声说。

    他看着她护卫别人,不禁苦笑。他过去认定只要自己爱谁,就会伤害了谁,所以从来不曾对爱情认真,如今他对谷芙兰认真了,结局果然如他所预料的。

    他真的不懂,明明他和她确定彼此是自己最爱的人,而他只是想要一个可以全心全意支持自己的女人,谷芙兰却说他的要求是不在乎她的感受,难道为了她的感受,她就可以无视他多年来所承受的痛苦吗?

    “我连扞卫自己的女人权力都没有吗?那我要用什么方式才能保证你永远不会离开我?”阎锋冷冷质问她。

    “我才不懂,为什么你一定要用暴力手段和霸道来宣示我们的爱?你以为你还是十多年前,那个让我妈心疼又担心的恐怖份子?”谷芙兰从抽屉拿出随身携带的旧CD,指着封面照片站在最后面那个乱发遮眼的鼓手。

    “你就是金苹果乐园的Ghost吧?前阵子你那些朋友常来家里,吃你因为常常去酒店而不想吃的菜,齐柏明医师谢谢当年我妈给了他和你多少温暖,也告诉我一切……”

    阎锋定定站在那儿,一语不发的让谷芙兰揭露他的年少往事。

    “我记得他提到,你常会对他们说自己从前的故事,在不被看好、横行街头的日子,只有我妈对你好,你也是因为她的鼓励去学做菜、去当鼓手。”

    他看着旧CD,封面里的自己看来多年轻、多叛逆,却也多认真面对一切,不像现在的他,满是疲惫、疑惑,对每个人永远针锋相对,却无法面对最真实的自己。

    “听妈妈说过你的事后,我常常看着封面的你,想着,不知道你后来变得怎样了?没想到我却遇见你,还爱上你,可是你却不爱你自己,这样下去我们只会折磨彼此。”她不舍的说。

    “不要再说了……”他慢慢退后,露出自嘲而又自暴自弃的表情,转身离去。

    谷芙兰看着他走,心中有些难过。每当自负的阎锋露出这样的表情,就代表他心中已有定见,不愿再浪费时间跟谁罗唆下去,而这次他选择一走了之。

    是真的结束了吗?为什么有些事用尽全力也没办法挽救?为什么她和阎锋都不带任何企图,真心去爱对方,却仍然得分离?

    阎锋回到事务所后,总机告知,詹松柏之子詹勇城在会客室等他。

    “我是来谢谢你和谷芙兰小姐的。上次你送我妈便当,我妈用最快的速度到学校找我,我才发现自己很久没有让妈妈送便当给我了,因为我老是觉得很丢脸。但是等爸妈打离婚官司后,我才知道失去了被溺爱的特权后,自己有多失落。”詹勇城爽朗的朝他展露微笑,有一种开始懂事的样子。

    “你是想告诉我,你长大了?”阎锋酸溜溜的说。

    “吃完以后,妈才诚实的说,那是谷芙兰小姐做给阎律师的便当,我觉得……阎律师你真幸福。”

    现在这些话听起来只感到讽刺,他们之间只剩爱过之后的余烬罢了。

    他曾经很幸福,有谷芙兰爱的他真的很幸福,只是他不懂得怎么爱她……

    “后来,我爸说是因为周小莉威胁他要把有七岁私生子的事宣扬出去,他才向妈妈提出离婚,现在他发现那个小孩不是他的,也认真要挽回我妈的心!谢谢阎律师的关心,让我们一家有了重新协商的机会。”

    但是他自己却陷入了无可挽救的低潮。勇城的幸福让他倍感自己有多孤独,而开启他们幸福契机的是谷芙兰的便当,并不是他啊……一想到谷芙兰,他就好想将她拥在怀里,告诉她、答应她,以后再也不会让她难过了。

    但就怕自己最终带给她的只有伤害,他才会跟她保持距离不是吗?

    等詹勇城离开以后,阎锋再次接受蓝豪天的邀约。

    或许只有在这样争夺、现实、市侩的商业世界里,他才能暂时离开凡人的爱恨情仇,做他不败的大律师。

    “还有什么比成功来得更撼动人心?你父亲嫌贫爱富,所以选择了那女人,现在你得比他更有钱,让他知道他的选择是错的,他应该要等你长大,好坐享你带给他的名利富贵。”蓝豪天请他喝酒。

    阎锋接过水晶杯,慢慢啜了一口。或许跟谷芙兰说再见,才是真正摆脱父亲影子的好方式,否则他就连选择爱情的倾向都跟那不负责任的男人如出一辙。

    选了一个自己最爱的女人,她单纯善良但却最容易被自己伤害,最后他对她的爱变成了两个人的负担,这不是他想给谷芙兰的未来;趁现在;他还来得及逃脱。

    “就只差签名,你也考虑够久了吧?”蓝豪天又将同样的资料推到他身前。

    他将红酒饮尽,干脆俐落的抄起钢笔,迅速签下自己的名字,这也代表他跟蓝千惠的婚事将近,蓝豪天喜出望外,对着他哈哈大笑。

    阎锋却凝神看着自己的名字好一会儿后,突然将那些资料全都撕掉。

    “阎锋!咳、咳,你、你干什么?”蓝豪天被他的动作吓到呛了几声。

    听说阎锋来了,蓝千惠忙推门而入,却见他撕毁了文件,地上散落的字样里有权利、职务说明……听闻父亲为了讨好阎锋让他善待她,而利诱他,那他现在撕毁文件是代表……

    “如果你真的跟我在一起,你会比现在更惨。”阎锋迎向她,由衷的表示。

    “我不在乎……”她哭了出来。

    “但是我在乎。”他轻轻按了按她的肩后,便迳自开门离去。

    蓝千惠转身追了出去,蓝豪天看着女儿的背影,再看看文件碎片,重重叹了口气。

    而出国考察回来的施宪南,知道自己的宝贝儿子在众目睽睽之下被阎锋打伤之后,怒不可遏就要找他算帐,并联络好几个出色的律师组团,决心要告倒这个恃才傲物的大律师。

    施维青被大律师阎锋打伤,闹上影剧及社会版,而大律师曾是黑白两道都喊头痛的恐怖份子鬼医之鬼的背景,又再次被媒体搬上台面,一时之间,阎锋从高高在上的名人,变成拥有疯狂另一面的复杂人物。

    “施宪南虽然知道差点将他儿子杀了的是鬼医之鬼,但他一定没想过他儿子的主治医师却是鬼医之医。”齐柏明在自己的诊间里瞄到摊开的报纸像在自言自语的说。

    施维青正躺在床上接受复诊,听到他这话,不禁吓了一大跳。

    名医齐柏明就是跟阎锋混在一起横行街头的鬼医之医?

    “对不起,让您久等了,我听一下您的肚子。”齐柏明收起报纸,绽露阳光般的笑容。

    施维青却感觉在那笑容底下有无尽的诡计。

    “为什么你会有胆子碰阎锋的女人呢?”黎青军站在床边,皱眉问道。

    没错,这间诊疗室不是只有主治医师和病患,还有几个看来很危险的男人。黎青军脸上还有好几处瘀伤,他所**出的手臂也有疤痕,所幸施维青并不知道黎青军曾是全亚洲赌注最大的地下散打擂台台柱选手,否则他会感到更害怕。

    “我只是……想帮她做出她记忆中的面包而已。”他强装镇定。

    “这种事你可以交给她的男人做呀,我们阎锋的手艺可不是盖的,他以前在餐厅做过大厨呢。”美貌如仙的雷浩志托着腮,朝他温柔的劝告。

    “他的过去我怎么会知道?”施维青大呼倒霉。

    “阎锋的过去,其实精彩得可以拍成一部电影了,要是再加一个他在功成名就时,却失手打死了一个名人之子,想必更好看。”不忘构思剧本的夏泽治,兴致勃勃的提供意见。

    施维青却觉得他们每一个人都在向他暗示自己惹上了多大的麻烦,真是太恐怖了!

    而在施宪南打算提告却又在施维青力劝下放弃,这些事在政治圈、法界、演艺圈都闹得沸沸扬扬,同时却传出阎锋出国的消息,他从这个国度彻底消失,大家本以为他只是出国避风头兼散心,没想到他一走就没消息,后来听说好味食品集团的千金蓝千惠也跟了去。

    听说阎锋离开,谷芙兰感到若有所失。

    他竟无声无息的离开,到她一无所知的地方,这在她看来,他不只是把心拿回去,连属于他的气味都不留下,就这样消失在她的世界里。她几度后悔自己不该毫不犹豫就从他的独裁里出走,现在她发现,没有什么事比失去他更让人痛苦的了。

    而蓝千惠已不顾一切去找寻他!

    她比自己美丽、拥有的家世又能帮助阎锋,蓝千惠虽是骄纵的千金小姐,但她却能为了所爱的男人压抑自己的脾气,即使遭受到阎锋尖锐、冷漠的对待也能把眼泪擦一擦,又重新面对他,这样的逆来顺受,是她谷芙兰做不到的。

    他会不会最后被蓝千惠的痴心感动?在异国的世界里,两人紧紧相依偎?如果想起了她,他是不是失望他想要的,他最爱的女人却做不到?谷芙兰难受的在打烊后的咖啡馆落泪。

    “那时候我不要放手就好了……”

    “傻瓜,每个不得不的决定,都有当时一定得这么做的理由啊。”牛月苹心疼的拍了拍她的头。“你的放手让他有了重新冷静的空间,而且你看,他没有为了报复选择加入好味食品集团,跟蓝千惠结婚,这就是他最好的收获,也是他对你的爱情仍在的佐证啊。”

    “可是……我拒绝他了。”谷芙兰伤心的说着,“万一他被蓝千惠感动了怎么办?当我无助的时候,他一再向我伸出援手;当我对自己没信心的时候,是他专注的眼光,让我相信自己没那么糟,我好感激上天让我遇见他……”

    她思念阎锋那双牢牢盯着她的目光,他威严中带着温柔的声音,他有些刻薄的笑语。“凭着这份幸福,我已经可以满足的过这以后没有他的每一个日子。”

    牛月苹担心的望着她。这个傻瓜,难道没有了阎锋,她就不能爱了吗?

    但她选择沉默。因为谷芙兰的神情中并没有怨恨,反而还增添了以前所没有的知足,她已经从阎锋的知遇之恩、相爱之情,找到了新的人生价值。

    “只是,他给了我这么多,我却不能在他心情最混乱的时候陪着他。”谷芙兰深感自责。

    之后的每一分每一秒,无论在工作或是生活上,她都无法忘记有关于阎锋的一切,跟阎锋相爱过的回忆时时刻刻都淹没着她。

    一年后

    啡-主流咖啡馆里热闹更胜以往,因为门外再次挂上红布条——“贺!本馆点心师傅谷芙兰《NG出大师》食谱迈向第七刷”。

    自从阎锋消失后,东西出版社也因无人插手而慢慢走回原轨,谷芙兰依旧把食谱交给洪家言,而他似乎是想要弥补母亲对阎锋的伤害,极用心帮她完成食谱。

    谷芙兰虽为金锅奖冠军,但也会出错的作风,反倒成为这本食谱吸引人的特质所在。

    许多对烹调有兴趣的读者,不再觉得自己离成功很远,也不再对制作漂亮的泡芙、精致的南瓜浓汤视为畏途,谷芙兰当初就是希望大家都能将失败视为平常,连冠军都会出错,希望大家因此都能开开心心的做料理。

    而她也因为这本食谱而交到很多朋友,并解决了他们的烦恼,她的日子过得比从前充实而有意义,现在的她堪称为知名的食谱作家。

    啡-主流咖啡馆打烊后,她依旧一个人努力研究面包,“满福号”因蓝千惠追爱千里而荒废在那里,她想买回房子,想重现母亲面包滋味的想法依然没变,不过她所做的面包糕点,仍不像记忆中母亲的味道,总觉得少了一味。

    “什么都是半调子,爱情半调子、‘满福号’拿不回来、面包也是差了那么一点……”谷芙兰揉着面团,不禁无奈的碎念,只有食谱还算达到自己想要的目标。

    玻璃门被推开,一群充满活力的青少年涌入,这群棒球选手比以前更高大。

    “饿死了啦!我们今天从路上买了火锅料和面……”棒球队长将一大袋材料放在吧台上。

    “不好意思,又来麻烦你了,他们今天得冠军,是青少棒喔!本来想说你变得这么红,不好意思再来打扰你,但是他们说就是吃了你的冠军饭,他们才会又拿冠军呀,哈哈!”教练拿下帽子,不好意思的抓抓头。

    “哪有红?别人都不请我上电视,怕我把NG带上萤幕,让那些婆婆妈妈嫌说怎么请了一个笨手笨脚的家伙来做料理,害收视率下降。”

    “你上电视的那天,我一定召集所有认识的人看你那一集!”

    “那就谢谢教练啦!可是今天流理台和地上都被做面包的材料占据了,没有空位再处理你们带来的材料,吃面包怎么样?”谷芙兰向他淘气的眨了眨眼。“只是还没做出我想要的那种味道就是了。”

    “揉面团不是很费力吗?”教练怔问。

    “我早就发了一堆在那里,还有一些要揉。”

    “那我叫几个孩子来帮忙。”教练回头喊还在打闹的学生。

    于是几个十四五岁的青少年都来帮忙揉面团,一下子就达到筋度了,不过较为细心的擀面皮仍得谷芙兰自己来。

    相似的情景勾起她的回忆,当时那么快乐,可今天阎锋已不在她身边。

    “之前那个会做好吃牛排的帅帅大哥呢?”不知内情的棒球队长左右张望后,很直接的这么问。

    “他今天跷班吗?我没再吃过那么好吃的牛排和铁板蟹肉,我好想吃喔,谷姐姐你快点叫他来啦,我把我的那份奖金都给他,你叫他赶快过来煎牛排!”

    成为“啡-主流”常客、明白两人纠葛的教练连忙捂住他的嘴,将他拖到一旁去,怕他不识相的话让整队球员都没饭可吃。

    果然,谷芙兰停下了擀面皮的动作,表情变得不对劲。

    “谷小姐,他今天被触身球打到头,脑筋有点坏了,所以……”教练颤声道。

    “他永远不会回来了!老娘被甩了,嫌老娘做的东西没他好吃,不想吃的就给我滚啊!”不想听的事实一再被挑起,她一手擦着腰,一手指着大门吼道。

    谷姐姐抓狂了!所有队员全都缩在一边,惶恐的望着她。怎么办?他们把她惹火了,现在是晚上十一点多,打了一天的比赛,好不容易得到冠军,他们却要饿着肚子回宿舍……

    为了平息谷芙兰的怒火,教练忙岔开话题,“对了,听说已经消失多年,那个号称世界上最会做面包的Felicien原来有个儿子,最近到台湾来,准备买下三峡的‘满福号’,这事你知道吗?

    “那是一栋破破旧旧的老洋房,他儿子还说,第一件事情就是把‘啡-主流’的点心师傅谷小姐挖过去。顶尖的法国团队要请你过去耶,你还要阎律师干么?对不对?”

    被赏识的光环总能让她暂时忘却情伤吧?教练为自己的急智得意扬扬。

    谷芙兰却仍板着脸。“满福号”最后还是被别人经营了。

    她早在媒体大肆报导Felicien之子即将来台,造成烘焙界的震撼前,就已经从洪家言那儿得到消息,也知道对方放话要把金锅奖的冠军挖过去。

    哼!都还没跟她接触,就向媒体大肆放话,以为人人都想巴着他们大腿吗?这种傲慢的行径早就让她很不爽了,教练居然还在大家面前提这些事……可恶,她闭了闭眼,想压下怒气却失败。

    因为教练千不该万不该在这些屁话后,加了“阎律师”三个字。

    “我谷芙兰不需要抱着法国人的大腿,我在‘啡-主流’干得很好,不用他们赏识,我也是NO.1!而且他们挖角,跟我忘不了阎律师有什么关系啊……啊?”她拿着菜刀对他们气愤大吼。

    哇呀!比之前更盛的怒气,让教练跟大伙儿吓得缩在一起。

    叮铃铃!玻璃门上的风铃因门被推动而响了起来,入门的是一个男人。

    谷芙兰怔怔看着男人。是阎锋吗?

    他的头发比记忆中的还要长而凌乱,原本古铜色皮肤比之前略白了一些,但他原来紧绷严肃的神情放松了许多,甚至还多了洒脱的神采,个性稳重的他少了名牌衬衫的束缚,换上宽松的T恤后竟添了不羁的性感,不过他的眉目依然钢硬如铁,气势仍然不同凡响。

    消失许久的阎锋就这么出现在啡-主流咖啡馆。

    “你们还真是厉害,又挑中我在的时候来。”他对这群选手打趣的说。

    几个青少年冲过去扑向他,“帅帅大哥,你不是甩了谷姐姐吗?”

    “我跟芙兰从来没有分开过啊,哪来甩不甩的问题?”他笑答,眼神没有一秒离开过谷芙兰。

    她不知该怎么面对他的眼光,也不知该对突然出现的他做出什么反应?

    他现在来到“啡-主流”是什么意思?又是用什么样的心情回来找她?他在异国经历了什么?而这一年他变成什么样的人?

    为什么曾经熟悉的男人,如今却让她陌生得感到心悸?

    他慢慢走到吧台后,将手撑在她身旁,十分贴近她,用热情的眼神盯着她看。

    谷芙兰却因为过于紧张而退离了一步,“你不是跟蓝千惠双宿双飞了吗?为什么回来?”

    阎锋慢慢将她扳了过来,他必须频做深呼吸,将心跳调整到最平静的状态,才能克制住自己想紧紧抱住她,他渴望的凝视着她。她从前略显稚气的圆脸瘦削了一些,想必这些日子她太过辛劳,但也成长了很多。

    他最心爱的谷芙兰褪去以前不知何去何从的茫然后,变得成熟,又不失他最爱的纯真,她是他最思念的女人。

    “我来这里挖角……不,应该是说,来请求一个大师到‘满福号’做出她认为世上最好的面包和点心。”阎锋眼里都是眷恋光芒。

    “可是,那里已经被一个法国人买下来了呀。”

    “谁跟你说‘满福号’被法国人买了?”

    “我从同业和媒体得来的消息,都说Felicien有个儿子要来这里。”

    阎锋想笑,但他强忍住,深情凝望着他最想念的女人,缓缓的说:“其实Felicien的儿子就是我。”

    谷芙兰以为自己听错了,她惊讶得屏住呼吸,“你?怎么会?”

    “其实,传说中不世出的奇才烘焙大师Felicien就是我爸,由于他四处流浪又颓废,而且从圈子里消失得很早,才没什么人知道拥有一个法文名字的烘焙大师,其实是个华人。我虽然知道,但一直没有告诉别人,因为我不想承认。因为我爸曾自豪的说他做的面包香味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所以十几年前,我偶然闻到老板娘的面包香,就猜她应该是师承Felicien。”

    “你是因为这样,才常常来在我们家吃面包?”

    “对。所以那时候,我常常在你妈妈的面包里找寻我爸的影子,和他给不了我的一切。我在你家楼下待了不少夜晚,也吃了不少面包,每一口都有满足和心酸的矛盾。”

    原来阎锋消失,就去法国追寻父亲的脚步。

    去体会父亲在那里经历了什么样的寂寞、压力、环境和自暴自弃,他在父亲工作过的三星餐厅打工,终于能慢慢懂得父亲在遇到每件事为何会做那样的选择,也开始学着面对他留给自己每一样好的、坏的影响……

    阎锋将在法国流浪、放逐自我的历程全都告诉她。

    “你……什么都没带,就去法国打工?”她不由得心疼又佩服他。

    他可是知名的国际大律师,在出国流浪前,他是多么受人尊重,但是他却两手空空到另一个国度重新生活,放下自己经营多年的身份地位,他那时出走是下了多大决心,又是伤得多重,才带着一颗死灰般的心离去?

    “你那时毅然跟我保持距离是对的,只有在失去最重要的人,我才有勇气彻底推翻自己。”阎锋爱怜的轻抚她的脸,他最想得到她充满认同的眼神,“如果你不坚决离开我,我们接下来的发展恐怕就真的会像你说的那样。”

    谷芙兰不禁抓住他的手,心疼的看着。他的手上多了好多切伤、烫伤,也变得粗糙,他在寒冷的法国一定吃了不少苦。

    “而你最在意的蓝千惠,她见我没空理她,干脆在蓝带报名上学,以求手艺更精进,有个做甜点的法国佬爱上她,她趁机偷学他的手艺,又要应付追求,可没空理我。”阎锋微笑又说:“两年内她是不会回来了,不过她同意让我把‘满福号’买下,至于你要经营或干什么,她都不想管了。”

    转了一圈,结果——

    “我……一直在依靠你,却没办法为你做什么……”她愧疚的眼眶盈泪,这男人真的很在乎她。

    “不然……你叫我一声师傅,我教你怎么做出你妈的面包,你就帮我经营‘满福号’,怎么样?”阎锋眼中的笑意满到不能再满。“我可是还要继续当我的铁血大律师,能有个正当的职业对别人摆臭脸、骂人多好,世上还有什么工作比这个更适合我的?而且这样才有更多的钱可以支援你呀。”

    “可惜我妈不知道我这么努力,就是因为想念她……”

    “你知道吗?我到了法国一个偏远的南方小镇,闻到了一股跟我爸做的面包一样的味道,做面包的女主人是个台湾人,她叫阿满……”

    他这趟旅程遇到的每一件事,一再让谷芙兰目瞪口呆,而他这段话更让她想尖叫!

    “我妈?我妈跑去法国的一个小镇。”她不敢置信。

    “她跟一个叫阿福的男人一起经营面包店。”

    “那是我爸!”她吓得差点喘不过气。“他们在一个风光明媚的法国小镇厮守复合,而我却一直想把被卖掉的‘满福号’买回来怀念他们,却把自己弄到衰事连连?他们在那里快活,为什么不告诉我……”

    阎锋从背包里拿出一封信,邮戳的日期显示她错过它许久。

    “他们告诉我,早就写信给你,叫你早日到那里跟他们生活。”他幸灾乐祸的笑说,把被雨淋糊的信交给她。“我想是因为他们不知道你的继母会把房子卖了,其实信早就寄到‘满福号’,只是你没去收。”

    谷芙兰感到荒谬的接过那封旧到不行的信。

    她好想哭,为什么好事老是错过她,而坏事总是没忘记有她的存在?

    “但是如果你早去了法国,我也就没机会遇到你了。”阎锋亲了亲她。

    彻底放下一切,在另一个国度重新开始,他知道自己已经变得不一样,他坦然接受父亲留给他的所有影响,他不再愤世嫉俗,而改变一切的勇气都是因为他想要变成谷芙兰最爱的那种男人。

    虽然阎锋说的故事很精彩,但棒球选手们都快饿坏了,纷纷抗议要他们赶快烤面包,教练则慌张的叫他们安静一点。他们到底知不知道阎锋的来头啊?既是Felicien的儿子,还是一位大律师耶!

    而且将来“满福号”面包店开成以后,他们还能这样使唤谷芙兰吗?

    才要让这群饿极了的运动选手品尝两人的手艺,黎青军、雷浩志、齐柏明和夏泽治也都推门而进,说是要拿谷芙兰的食谱给她签名,很巧的赶上面包刚出炉。

    他们当然很自动的抢来品尝,阎锋很不爽的骂他们一下子就吃光了他和谷芙兰小俩口辛辛苦苦做的结晶。

    谷芙兰却很感谢他们,这段日子受了他们很多照顾,他们老是来帮她搬货、搬面粉、试吃新菜,还有施维青的金援也帮她许多。

    “要是没有我的人脉,施维青光有钱,能买到那些连法国当地也很难买的材料吗?”阎锋眼见她满是对这几个家伙的感激,不由得开口争宠,道出这个秘密。

    “什么?原来你一直支援我的生活啊?”谷芙兰此时才恍然大悟。

    他哼了一声,“当然啊,我怎么可能放你一个人在这里辛苦?”

    原来在她以为自己被抛下而感到失落的日子,其实一直在接受阎锋的关爱及援助,他还是默默的关心她,从来没有一刻停止爱她。

    这样被他无微不至呵护着的幸福,令谷芙兰忍不住搂上他的颈,深情亲吻他的唇。

    而一群血气方刚的青少年选手看得猛吞口水,这是他们第一次亲眼目睹有人在自己面前火辣辣的接吻。哇喔!

    黎青军、雷浩志、齐柏明、夏泽治这四个男人则是一边咬着面包一边看电影似的欣赏两人的拥吻。

    阎锋当然热情回吻。这一瞬间他等了好久,他不就是为了能永远保有吻她的权利而努力至今?

    许久,他们才放开彼此,满心甜蜜的相视而笑,充满信心迎接未来。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极恶律师最新章节 | 极恶律师全文阅读 | 极恶律师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