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极恶律师 > 第四章

极恶律师 第四章

作者 : 伊东葵
    最后一夜,冠军菜单只练习了一半,却为棒球队员炒饭、炒菜累得半死的谷芙兰,直到凌晨五点才睡,而她失眠的原因却是阎锋的拥抱和他的热吻。

    究竟那只是一个拥惯美女的大律师的玩笑,还是故意向她挑衅?她想了整夜仍想不出答案。

    早上还没八点,她就到电视台参加赛前记者会,一发现总决赛的敌手竟然是蓝千惠时,不禁当场想要哀嚎,她根本没有胜算嘛。

    “嗯,阎锋一定是蓝千惠派来降低我战力的间谍!”她不开心的乱猜。

    然而,他真的不是纯粹想吻她吗?

    而中外媒体瞩目的厨艺大战Live名单,除了第一号好味食品集团千金蓝千惠,和第三号的她之外,第二号选手是专程从日本来台湾学习中华料理的“美术家”石原理惠。

    她对料理有近乎艺术家的要求,坚持就算是一碟小菜也要用心,不只味道好,外观也做得像艺术品一样美丽。

    “怎么看都对我很不利呀……”谷芙兰觉得不妙,自言自语。

    摄影棚挤满了前来观赏战况的各个选手的应援团及报名参观的观众,还有各家电子媒体、平面媒体,似乎大家都料准蓝千惠会得第一,把镜头都架好了。

    保密到底的评审团也终于在今天亮相:有极受欢迎的小吃补习班传授达人丁淑芬;开设高档牛排餐馆的三品企业董事长戴幸荣;每天浏览人数超过五万人以上的美食部落客陈昭庆;去过四十个国家以上的旅游达人凯莉,还有大学生、高中生、国中生、小学生各一位。

    当然,还有最恐怖的大魔王——真相法律事务所的大律师阎锋。

    “阎锋,是阎锋耶,想不到他本人竟然这么帅!”应援团的女孩子不禁尖叫。

    “对呀,平时他面对镜头前总是那么冰冷,看起来好像是个没血没泪的钢铁人,没想到他本人如此有型,一双丹凤眼好好看喔!”

    “他光一言不发的坐在那里,就散发出让人无法忽视他的气势。喔,好MAN喔!”特地前来帮石原理惠加油的OL,害羞的直瞅着他。

    阎锋对于这些爱慕的眼光毫不在意,他只是冰冰的坐在自己的位子上,用那如钢刀一般谁都不敢直视的锐利眼光,环顾着眼前的人事,然后定在工作台上的某个正在准备的人影——谷芙兰。

    想起他们前一晚并肩作战,他觉得像是一场梦,对谷芙兰好像还产生了一种说不上来的革命情感。而在计程车上的暧昧之吻,更令他觉得那是见不得光的秘密,而他居然很享受这份类似偷情的刺激感受。

    但他此刻却得装作跟她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他心中隐隐开心,可看向她后,他却皱眉。

    谷芙兰也接收到他锋利而疑惑的眼光,她不好意思的朝他挥挥手,还挤出了古怪的微笑,得到的却是阎锋没好气的回瞪,让她顿时僵住笑容。

    “有够不友善。”她不禁咕哝。“明明昨天还亲我呢,切!”

    她现在一定是在骂他。他不用听也知道,眼光却移到她的手去。不知道她的水泡好一点没有?

    在电视墙的倒数计时归零瞬间,两小时的比赛正式开始——

    谷芙兰先准备材料炖鸡汤,等待的同时她可以做别的事。

    她将牛油倒进热锅里烧热,再把去了壳的大虾仁、蟹脚肉、干贝丢了进去,边大火快炒边翻锅,十足坊间煎台师傅的架势。

    而蓝千惠则是慢条斯理的煮酱汁、烫青菜,不时观察两位敌手,却发现二号就是“满福号”的前屋主。

    这女孩当时还虚张声势说里面有红衣女鬼来吓她,这样一个穷困潦倒的女孩,竟然可以跟她平起平坐比同一场赛事?

    她可不能输给这丫头!

    另一头的谷芙兰本想做白酱烩海鲜,但不由自主的向评审座位那边不安的瞟了阎锋一眼,忽然她灵光一现,随即为了自己突发奇想的画面噗哧笑了出来。

    她为什么笑?她是在瞄了他一眼之后笑的,不会有什么鬼主意吧?阎锋不悦的想。

    谷芙兰决定大胆改变设计好的菜单,开始揉起面团。

    阎锋注意到她桌上的白酱原料和蛤蜊并没有用到,心里一惊,难道她舍弃了原来的菜色?她想要冒险,在现场做出新的东西吗?万一失败了怎么办?为人一向冷漠的阎锋不自禁为她担心。

    不行,担任评审的自己怎么能独独为谷芙兰担心,这样太不公平了。但他实在无法不牵挂,她被烫伤的手指头怎么样了,会不会影响她?他真的怕她失手。

    进入最后五分钟,谷芙兰赶紧从电锅里端出奶冻,用芝麻露慢慢点出一个爱心,所有菜色就此完成。

    “……我们一号蓝千惠小姐的主餐是——时蔬鲈鱼,先将细火慢炖的香料蔬菜塞进鲈鱼里再用火慢烤,她将许多用高汤稍微炖煮过的芦笋铺在大大圆盘里象征青草,再放上百菇搭成的风车屋,还有红萝卜切片成的太阳,再淋上红酱。”赛事的主持人介绍起参赛者的作品,“她诉求的是健康清爽的料理。”

    “二号石原理惠小姐,则是做了一个鲜味十足的火锅,以及汉堡肉淋上奶油酱放在白饭上,再佐以青菜。”优雅的女性副主持人则紧接着介绍。

    以上都是十分高雅而创新的菜,但谷芙兰这里却很Kuso。

    一个个比坊间再大一些的泡芙,淋上了酱油和青酱煮成的调味料,掀开泡芙盖来,里头装的竟是烩海鲜,需要保持原味和鲜味的烩海鲜确实需要一些酱色和青酱来调味,而她选择淋在泡芙盖上面,以免第一口咬下酥皮会显得干。

    而炖鸡汤用佛跳墙的瓮子盛装,开口边缘竟用了一般做浓汤用的酥皮封住,甜点是燕麦奶冻洒上芝麻爱心,还有她从牛月苹那学来,把红豆加入咖啡,打成口感浓郁名叫“非常相思”的饮品。

    谷芙兰端出的成品十分大胆,像走在钢索上的人一样,不是大好就是大坏。

    “请问你对自己夺冠有信心吗?”主持人问她。

    谷芙兰大方的说:“没有夺冠很正常,如果夺冠就是评审有眼光啦!”

    紧张的时刻到来,评审一一投票,全球华人瞩目的金锅奖得主即将揭晓。

    “第九届大立电视台与五大饭店联名举办的金锅奖,第三名是……”主持人将名单拿得高高的,故意拖延时间制造气氛,他深呼吸一口气道:“蓝千惠!”

    观众们给予热烈的掌声恭喜她,但蓝千惠却笑不出来。怎么会?她怎么会是三人最末?再怎么说,就算石原理惠得冠军,她也不该输给村姑啊!

    “那么,我就一口气来宣布第一、第二名了。恭喜谷芙兰小姐是本届金锅奖的冠军!也恭喜石原理惠小姐获得第二名,她将怀石锅物融入中华风格,还跟西方料理做巧妙的结合,作品也十分精彩。”主持人高声欢呼。

    彩球拉破,满天纸花洒了下来,让三个女孩顿时成了缤纷的雪人,观众不分彼此支持的对象为三人鼓掌恭喜。

    谷芙兰不敢置信的呆站在原地,以为这一切是整人游戏。

    她是第一?她是金锅奖的冠军?她打败了背景雄厚、学习经验丰富的蓝千惠,深谙料理手法并讲究视觉美感的石原理惠也在她之下?这是真的吗?

    无数记者将镜头对准了她,这个默默无闻却打败高手的小女生!

    主持人将麦克风转给那个叫“勇城”的大学生评审,他的头发全都竖起来,穿着Polo衫和垮裤。

    “就很好吃啊……”他摇头晃脑的简单答覆,经由主持人追问,他才爱理不理的说:“反正就……我觉得她不是很想要赢,所以做了这些很Kuso的东西,可她端出来的成品仍然很用心,让我觉得她只是想让吃的人开心,这种感觉像在吃我妈做的菜。蓝千惠的菜喔?我不喜欢吃菜,我喜欢吃肉啊!”

    勇城直接而不经修饰的话,让现场臂众大笑。

    现在轮到被大会留到最后发言意见的大炮阎锋。

    “我可以坦白说,其实我也投给了谷芙兰小姐,我的想法跟勇城差不多,她会冒险做这些,摆明没把比赛当一回事,只是全心全意在为我们做一桌菜。她的烩海鲜、鸡汤、啡常相思等等,都强烈的散发出一种‘吃得开心最重要’的意念。”阎锋那双眼盯着看着自己的谷芙兰,他展露连自己都没察觉的微笑。

    他在对她笑吗?她心跳不禁加速。

    他继续说:“高手们都想大显身手,让别人惊叹自己的天分以便赢得美誉,但却忘了让品尝的人开心,才该是做菜的初衷。”

    谷芙兰凝神聆听,仿佛周边嘈杂的人声沸扬、观众席上的鼓噪谈论全都不存在了,此刻她只在阎锋注视的世界里。

    为什么他能准确无误的道出她心情的转变呢?为什么被媒体描绘成只崇尚名牌和高档美食的他,会从她不按牌理出牌的做法里读出这些心思呢?

    她突然觉得她跟阎锋好近好近,近得像一体般,她甚至好想抱他,像他曾经给过她的那样,不管是拥抱亲吻或是此刻的评论,他做的一切都让她感觉幸福。

    这种感觉就是爱吗?她爱上这样的阎锋了吗?

    节目结束后,谷芙兰接受来自众人的道贺。

    暂时不必被记者追着跑的阎锋想离开,但是看到谷芙兰多做的一桌菜还搁在工作台上,他嘴馋的直盯着那里。

    怎么办?他不想在这么多人面前表现出来,堂堂大律师嘴馋的样子,但是他又的确很想再次回味……气人!他怎么对她做的菜这么没有抵抗力?

    “阎律师等一下……”谷芙兰瞥见他要离开,忙将自己工作台上的菜分装几小盒赶到他面前。“谢谢你,我以为你会对我做的菜不屑一顾,可是你竟然能解读我每分每秒投注在那里面的心情,这是谢礼,而且我向你发誓,我以后再也不说你的坏话了!”

    “原来要认同你做的菜,才能被你认同啊?”阎锋挑眉。

    “不是啦……”被挖苦的谷芙兰顿时无言。这男人果然不能夸,难得她愿意放下对他的成见,他却硬要旧事重提?

    “好了,你应该找不出什么借口了,找个袋子给我吧。”

    又被他说中,她果然无话可说,一边瞪他,一边请来加油的桃子去找袋子。

    “为什么你烩海鲜烩到一半突然笑出来?”等待的同时,他问。

    她没想到他会问这个问题,大为惊喜的问他,“欸,你有发现?”

    “所以那不是我想太多?”她真是看了他之后才笑出来的。

    “其实,我本来不是要把海鲜装在泡芙里的,是看到你之后才突然改变策略,因为……威震法界,每个人都封你是冷血大律师,而事实上的你真的很机车,我就想说:‘啊,不知道阎锋这家伙吃一些很无厘头的东西,看起来会不会很好笑?哈哈,结果你从泡芙盅里挖海鲜的模样真的很可爱耶!”谷芙兰兴高采烈的跟他分享自己得意之作的灵感来源。

    “我就知道!”变成她的研究对象,他怎么可能会高兴得起来?

    “你知道?你在泡芙里面,有默默感应到我对你投注的感情?”她惊喜。

    “什么默默感应?什么投注感情?麻烦你不要乱用这些词在我身上好吗?袋子到底找到了没?我要走了。”恼羞成怒的阎锋吼道。

    “你这么生气干么?从食物里面解读到我心意的人是你,我很高兴欸,我可是专门为你冒险、专门为你制作的,只想让你开心……”

    那些是她专门为他制作的?这句话听起来真好,心中浮起难以言喻的喜悦。

    是因为昨晚他吻了她,才让她不顾一切,专门为他做料理?还是不管他有没有吻她,她都会为他这么做?他好想知道。

    “你会不会觉得很烦?又一个容易满足的女人因为你所做的小事而爱上你?”谷芙兰趋前,在他耳边悄声低语。

    这女人……阎锋眼里尽是惊喜,也燃起他心中炽热。

    在另一头勉强扯起微笑应付一堆恭喜的蓝千惠,心中气愤难平。那个姓谷的村姑让阎锋把票投给她就已经够过分了,现在还靠他那么近!

    难道谷芙兰以为能让阎锋分析她的菜,就能让她靠近他一步吗?想得美?

    “锋,请问除了抽象的‘展现天分’之外,我做的食物还有什么改进空间?”蓝千惠受不了的靠近,开口打断他翻滚的思绪。

    “你可以试吃谷小姐的,相信你会发现差异,再去请教她。”阎锋中肯答道。

    试吃这个庶民做的庶民食物?蓝千惠脸上闪过不屑的表情。

    他在开玩笑吗?

    “大小姐,您的包包别忘了。”秘书将名牌包递给她。

    蓝千惠接过,将包包飞旋了一圈,非常巧合的打翻谷芙兰替阎锋分装好,并搁在评审席上的菜,顿时海鲜、泡芙、鸡汤、啡常相思等等,全都狼狈的散洒一地,所有人回头张望,只见冠军的天下美味变成一片残局,脸色都十分尴尬。

    “哎呀,真是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她眨了眨眼,一脸无辜,接着以装了水晶指甲的美手向大伙儿轻巧的挥了挥。“我先走啦,拜拜。”

    谷芙兰怔然,虽为这些精心烹调的成品难过,但是孰能无过?

    “等等。”阎锋却冷冷的伸手将她拉住。“向谷小姐道歉。”

    “道歉?我刚才就跟她说对不起啦,我又不是故意的。”

    “那么你还应该跟我道歉,是我向谷小姐要求让我带回去的。”

    蓝千惠一片酸意涌上心头。对于美食要求近乎苛刻,成为餐厅公敌的大炮,什么时候会要求同样的食物再尝第二次?这不是鼎泰丰,更不是米其林三星厨师所做出来的顶尖作品,可阎锋竟然除了评审之外,还要带回家。

    而她呢?从十几岁学烹饪至今,唯一的目标就是得到阎锋说出一个“好”字,但花尽了一辈子的力气却从来没有让他承认过,现在谷芙兰只是玩笑似的做了一套菜,不但让他投了票,还想打包?为什么?她难以承受这种差别待遇!

    阎锋冷酷且不容妥协的瞪着她。他不是真要她道歉,而是他知道那句他主动要求打包的话正是蓝千惠的致命伤,那会让她崩溃。

    谷芙兰望了一下工作台,见那些菜都分完了,便拉了拉阎锋的衣角,低声说:“大律师,别气了,我再做一套给你……”

    她受宠若惊,没想到阎锋会为她挺身而出,蓝千惠不是他的绯闻对象吗?为什么他不是安抚蓝千惠,反而要求这位大小姐向她道歉呢?

    他如此尊重并珍惜她做的食物,让她好感激他。

    “每天还要再多加一个舒芙蕾给我。”阎锋故作勉强妥协。

    “那你就每天吃两个了!”她瞪大眼,提醒他那可是会增加身体的负担。

    “一加一等于二,不用你教吧?”

    “不是啦,我的意思是……”她翻了个白眼。他明知道她的重点是什么。

    阎锋因她的无奈而偷偷笑了,他的笑容让谷芙兰惊艳,原来他会笑。

    但看在蓝千惠眼里,却是一向冷漠的阎锋居然撒娇似的向谷芙兰要东西,甚至因为把谷芙兰弄生气了而泛起笑容!

    蓝千惠无法克制的落下眼泪,最后她顾不得礼貌,迳自走远。

    此刻桃子终于推开看好戏的人群,忙将纸袋拿出来,“纸袋来了。”

    谷芙兰瞪她,而阎锋也冷冷的瞥来一眼,桃子接收这莫名其妙的怨气之后,发现地上有一堆残肴,而工作人员忙着清理,有种很不妙的感觉。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极恶律师最新章节 | 极恶律师全文阅读 | 极恶律师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