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极恶律师 > 第一章

极恶律师 第一章

作者 : 伊东葵
    “圣殿时尚俱乐部”,施宪南议长为了酬谢国际大律师阎锋为他儿子打赢解约官司,一掷百万租了VIP房一个月专供阎锋使用。

    施宪南虽是势力大到喊水会结冻的议长,但他儿子施维青却是个一心想在演艺界发展的奶油小生。

    或许是家境优渥加上任性使然,他的工作态度极为不佳,在香港拍片拍到一半突然退出,使得电影公司损失惨重,闹上头版好几天,最后施宪南靠着不可思议的酬金,让阎锋投入这一场谤本不可能打赢的官司。

    世人都知,只要钱够多,没有阎锋打不赢的案子。

    果然他打赢了。

    “小婷是我们经纪公司的新人,希望阎大哥满意。”施维青涎着笑脸,想用美人巴结。

    “如果维青接到有关于法庭的好剧本,一定要请阎大律师轧上一角,我看您不只专业方面没话说,连外型也够抢眼,你说是不是啊,师弟?”名模蜜雪儿边向施维青笑问,边饶富兴致的打量着阎锋。

    他陪笑道:“阎大律师要是跃上萤幕,我哪有饭吃啊?”

    一旁的施宪南和蜜雪儿、小婷都哈哈一笑,被吹捧的阎锋却面无表情。

    “不好意思,替您上菜。这是芦笋佐白松露,这是鲜烩时蔬佐干贝酱。”侍者优雅的将盘子置于桌上。“白松露用的是顶级的。”

    顶级的白松露,一颗就要新台币三万块。

    “稀有的白松露不一定要配昂贵高级的酒,新鲜的干白酒就差不多了,TourSaint-Fort2003年份,CrusBourgeois等级就行。”阎锋熟练的倒出酒液。

    “嗯,阎律师果然懂得品尝。”施宪南笑着奉承。

    “那鱼子酱就送给两位美人吧。”他左拥右抱,分别讨了个吻。

    “多谢大律师,你真大方!”小婷和蜜雪儿顿时心花怒放。

    纵然杂志绘声绘影的描述,有重伤害案底的阎锋之所以担任律师,不是为了兴趣,也不是为了理想的抱负,就只为了赚取包多的钱。复杂的背景和国际大律师身份,让他成为中外法界的传奇人物,时常成为杂志的封面人物,施维青羡慕的看着他。

    想用美食及美人收买他?他冷冷一笑,不可能!要想再请他出马,除非价码令他满意。

    今天是风和日丽的一天,捷运车厢此时暂别明媚的风光驶进地下道,谷芙兰阖起八周刊,不甚认同的瞪着封面人物。

    “有钱就是品味?品牌就等于品味?拜托,那种装饰用的滴酱,根本不需要用到KitchenAid搅拌机呀,记者用不着盲目的称赞他吧?”她忍不住嘀咕。

    封面人物是阎锋从法院走出来时意气风发的样子。

    平心而论,他长得不赖,那双丹凤眼似笑非笑,眼神锐利,让人无法直视他超过一分钟,不过,他直挺的鼻子象征个性固执、难以沟通,那张薄而习惯抿紧的唇常常说出刻薄的话。

    有别于工作时的严谨及一丝不苟,他的私生活却是十分豪奢。

    这次八周刊便专访他的私人收藏,包括地下酒窖、名表库房,还有他对于食物的讲究及高贵的厨具—

    拥有名牌厨具和食材才做得出好吃的东西,谷芙兰可不认同。

    阎锋根本就不懂什么是美味!可人家有钱高兴这样花她也管不着,该烦恼的是等一下能不能通过面试。

    她很快出了捷运站,往目的地走去。

    “『啡.主流』……到了。”她自包包中抽出履历表紧张的推开门走到柜台。

    “自从依莲跟人跑了以后,就再也没人肯干时薪这么低、工作又多、外务又烦的烂工作了。”没注意到人的咖啡师牛月苹边煮咖啡边抱怨。

    店长陈智南脸埋在报纸里,假装什么都没听到。

    听到这些话,谷芙兰正要询问的嘴霎时阖上,准备神不知鬼不觉的离开。

    “小姐,你是来应征的吗?快自我介绍。”牛月苹一转身正好看见她,连忙叫住她。

    “不是,我是来……喝咖啡的,你去年参加咖啡师大赛进入到决赛,我是来看你的。”虽然自己的确是慕她的名而来,但听到刚才的内幕消息,已打消了应征的念头。

    “你还真会打算,来应征顺便我一杯咖啡,哈哈。”牛月苹立刻为她送上一杯义式咖啡。

    “不,我已经不想应征……”

    不顾她的意愿,牛月苹直接抽走她手上的履历表,念道:“谷芙兰,毕业于高雄餐旅学院中餐厨艺系,有中西餐烹饪乙级证照、烘焙、餐服丙级证照……哇,你的发型真可爱,一定会有很多宅男来看你,你录取了,明天来上班吧!”

    什么跟什么?谷芙兰整个傻了。她有认真看她的履历表吗?她都没问她的相关工作经验,却只提她的头发,她的头发又怎么了?

    刚从南部回来的她没注意到,本来俏丽的短发,因为忙还债没空整理,已经完全走样,蓬松乱翘却显得自然俏丽。

    “你不是说要自我介绍吗?我都还没说耶。”谷芙兰忙道。

    完蛋了,这份工作一定是很操、时薪又少,他们才会那么急着把她留下。

    “你那么想自我介绍啊?那好吧,你说。”

    “我老家本来开面包店,由我妈经营,而我爸在大饭店工作超过二十年,后来他们离婚,他听第二任太太的蠢话离职在家开餐厅,没想到他不善经营,餐厅不但倒了,房子还抵押给银行,所以我现在很缺钱,不适合在你们这里工作。”谷芙兰说了一大串,目的在于拒绝对方。

    “店长,请问我们可以用多少钱请一个有很多证照的人?”难得有人愿意来应征,牛月苹转头问店长。

    听出对方的诚意,谷芙兰灵光一闪,滔滔不绝的强调自己的本事,“如果我还可以供餐,可以给我正职的薪水吗?我在饭店实习的时候,可以一次出五十人份的餐点,出餐速度和品质保证没问题,一般咖啡馆的餐点都是用调理包,虽然『啡.主流』并非如此,但是我可以为『啡.主流』做更多可口的现做餐点。”

    “你这是在说我做的东西不好吃”牛月苹眯眼问。

    她慌张否认,“不是那个意思!而是常看报章杂志都认为高级餐厅才有美食、叫得出品牌的食材才是王道,我只是想告诉大家,真正能填饱肚子而又让人打从内心感到满足的,不是那些品牌,而是新鲜的食物和料理人的心!”

    谷芙兰眼里满是自信的光芒,“我有自信可以用平价食材,在咖啡馆做出不比餐厅差的美食,也有自信不用准备菜单,客人喜欢什么,我就做什么!”

    牛月苹和陈智南互相交换了一下眼神。

    “像最近很红的大律师阎锋,被媒体吹捧为懂得品味人生和美食美酒的名流,但我觉得他不懂得什么叫真正的美味,只以为顶级而稀少就是好东西,他一定认为KopiLuwah那种一杯折合新台币一千多块的咖啡才是好咖啡,其实那不过就是猫大便而已。”谷芙兰不禁愤慨的说:“我不相信纯粹的、浓郁的卡布奇诺会比猫大便差,像你煮的就很棒呀!”

    坐在“啡.主流”角落的男人被咖啡呛到,连咳了好几下。

    “就冲着你最后一句话,你被录取了!”牛月苹迳自拿计算机亮出价码,拍桌定案。“月休四天,每天排班十个小时,三万五可以吗?”

    身为店长,却被当作空气的陈智南发出抗议之声,“喂,你……”

    “好,那我明天九点五十提早报到。”谷芙兰喜孜孜允诺,随即离开。

    等她走了以后,刚才被咖啡呛着的阎锋拿起杯子端详。

    “她刚才是不是在说你呀?”牛月苹上前帮他添水,打趣问道。

    “她可能是在说某个严厉的严、寒风的风的『严风』……”

    “好不容易才替你买到的KopiLuwah,好不好喝啊?”

    “当然是独具风味,值得品尝。”

    他常喝的其实是纯粹而浓郁的卡布奇诺,只是有时候也会怕人家不知道他的品味,而叫一磅KopiLuwah来喝。

    “她只是酸葡萄心理。”阎锋对于谷芙兰的言论很不以为然。“就像林志玲漂亮亲切、气质又好,但总会有人说她只是个花瓶;蔡依林在舞蹈上愈来愈进步,也总有人会笑她不是实力派。总之名人,无论怎么做都会被批评。”

    世上批评他的人多得是,他才不会把刚刚那女孩的话放在心上呢!

    谷芙兰回到位于三峡的老家,那是一栋三层楼老洋房。

    一楼本是妈妈的面包店,后来爸妈离婚,面包香也随之消散,几年后再婚的父亲从大饭店离职,被继母和她女儿怂恿开了间义式餐厅,一路赔到整栋洋房押了二胎,害得她从餐旅学院毕业,进入大饭店工作,升干部才一年的她,不得不回来处理跑路父亲的债务,每个月得还三万块的贷款,以期这栋洋房不被法拍。

    “今年是第一年,还有二十年。”谷芙兰望了眼洋房,哀怨的低头走进。

    “这是赏给你的两万块!”

    继母游枝春一见她进门就将信封塞到她手上。

    “两万块?你拿我爸的金项、戒指去当凑来的吗?”她感到不舍,但又有一种松了口气的感觉。“我再去借两千块凑一凑,后天就能缴这个月的贷款了。”虽然往后还有很多个月得缴。

    “你爸跑路的时候带走了所有值钱的东西,我哪来的金银珠宝可以当?唯一可以换钱的,也就只有这栋房子。”游枝春满意的环顾房子内部。

    “什么”谷芙兰顿感不妙。

    “有人用六百万买下这栋房子,你不用再缴贷款啦!”继母带来的妹妹何玉慈握起她的手。“扣掉欠银行的五百三十万,和零零碎碎的开销、利息、欠款,我们还可以拿到五十多万的现金,刚才那两万块请你一定要收下,当作弥补你为了缴贷款每天打三份工的损失。”

    “现在我们要离开这里,好好过自己的人生了,拜拜。”游枝春挽起女儿的手道别。

    谷芙兰不敢置信的问:“你们把这栋房子给卖了一楼是我从小长大的地方,有属于我和我妈的记忆,加上后来因为你们的馊主意买下的二、三楼,整栋房子当年市价不只一千万,你们竟然用六百万就卖掉了”

    “全球景气差成这样,这地段房价跌到只剩五成,能卖出这个价钱已经很不错了。”被她质疑,游枝春不禁生气驳斥。

    “重点不是这个,重点是你们怎么可以卖掉我的家”谷芙兰扬声斥责,气愤难平。

    “难道要我们被贷款、被这栋丑房子拖到老、拖到死吗?再说,你一个人根本没办法支付每个月三万块的贷款,为了每个月的贷款,我们已毫无生活品质可言,连你那不负责任的老爸都跑了,只剩我们这些女人家,要靠谁呀?”

    游枝春不平的续说:“本来以为嫁给大饭店的主厨可以让我跟女儿安定的过下半辈子,没想到他居然没有办法自己经营一间餐厅,虽然我前夫花心又会酗酒,但比一个没有本事又穷的男人强多了!”

    谷芙兰气得握紧拳头。都是她,带着十七岁女儿嫁过来,就为了她想过老板娘的美梦,执意爸爸辞职自个儿开餐厅,结果把家里害得那么惨之后,她竟还能说出这种话!

    “姊姊,房子卖都卖了,你还是赶快找个地方住。至于我们,我亲生老爸从来没有断过给我的教育费和生活费,我和我妈会另外找个套房住,这点请姊姊就不用担心了。”何玉慈笑道,拉着母亲便快步离去。

    “喂喂,你们……”谷芙兰瞠目结舌。人居然可以这么现实?

    母女俩逃走后,剩下她一个人站在一楼荒废许久的店里。她们拿走其他现金,却只给她两万块,从此以后,她该何去何从?

    “哇!原来有人”门口的蓝千惠吓得缩到男人怀里。

    陷在思绪中的谷芙兰也料不到有人会闯进来,忽然听到叫声,她也吓了一跳,转头望向门口。奇怪,这对男女愈看愈眼熟……

    啊!那女人不就是当今的媒体宠儿,号称“贤妻千金”的蓝千惠吗?

    长得美丽、身材修长姣好,因为善于家政而有别于其他总是浓妆艳抹混夜店,只会买名牌的名媛千金,而受到大家崇拜。

    她出了一系列的食谱,有时还会上节目示范怎么做菜,书和节目都广受欢迎。

    而那男人……咦,不就是她在“啡.主流”里批评过的大律师阎锋吗?

    阎锋同时认出了她。今天下午在“啡.主流”训了他一顿的不就是这女人,这么巧?她就是餐厅经营不善,而卖了这栋房子的人?

    “请问你是谷小姐吗?今天我们约好进行点交,包括既有的厨具,谢谢你拨冗等候。”阎锋的法务助理孙书亚捧着一大叠资料。

    一发现他们就是买房子的人,谷芙兰连忙开口恳求,“真的很抱歉!我的继母和继妹没经过我的同意就卖了这栋房子,但这里有我的回忆,我并不想卖,不过你们放心,我会想办法筹钱还你们。”明知不可能,明知要求很无理,她还是说出口。

    阎锋慢条斯理的环顾屋子,抱胸冷笑道:“我真搞不懂,为什么这世界有那么多人以为开餐厅就像去便利商店买茶叶蛋一样简单,想开就开,但没几个月就张贴出售的红纸。欸,小姐,你可不可以解释一下,到底是为什么呢?”

    对他而言,这里是温柔老板娘的面包店,可谷芙兰居然在这里开什么鬼餐厅。

    如今她把餐厅开到倒闭,竟还有脸大谈他阎锋只会用钱买品味,实在可笑。

    他以为谷芙兰是满福号的前任屋主,却不知她就是老板娘的女儿,而且餐厅也不是她开的。

    谷芙兰选择不正面回答他,讲出实情,只会让阎锋嘲笑父亲是个怎样失败的主厨。她爸才不是!他只是……没做过生意而已。

    “看样子,你们也是要在这开餐厅吧!我祝你们成功!不过,这一带都是违章建筑,依你们的品味,卖的是高价位的精致餐点吧?这样子的话,最好整条街都买下来哟。”阎锋莫名其妙的敌意与刻薄,激起她的反击意识。谷芙兰硬挤出一抹甜得像要滴出蜜的笑容,讽刺回去。

    这个看来纯朴得像个呆子的村姑居然这么犀利,阎锋很是讶异。

    蓝千惠果然大受影响,担心的说:“锋,为什么你说服我买这里呢?”

    当初她想找一栋老式的巴洛克风格洋房,最好有着“某某号”的字样,但是在大台北地区很难找到符合的,最后房仲只找到这一间,可老旧失色的外型和周遭的人口结构让她十分犹豫。

    她便找阎锋讨论,没想到他一看到房仲给的这张照片,竟二话不说叫她买。

    “如果你的东西独树一格,就不怕受外在环境影响。”面对她的质疑阎锋冷静回答。

    蓝千惠勉为其难接受他的说法。毕竟这是她第一间店,她不想因为外在因素而失败。

    “不被影响真的很重要喔!想想,这栋房子磁场一定很不好,它害我爸妈离婚、餐厅倒了、爸爸跑了、继母没经过我同意就变卖这栋房子。还有,之前我一个人住的时候还常常梦到有个穿红衣服的女人站在厨房那里……”谷芙兰煞有其事的指着房子后头,还把舌头伸得长长的吓人,最好是能吓跑他们,房子就还是她的。

    蓝千惠当下变了脸色,望向窗户外攀爬的藤蔓,突然感到全身寒毛直竖,“谷小姐,你再这样,我是可以告你明知是鬼屋却故意隐藏实情卖屋!”

    阎锋看着谷芙兰被一头蓬松短发包围的圆脸,不由得怀疑—这女孩是否用着可爱的外表掩饰她的鬼灵精怪?很少有人敢一再对他顶嘴。

    “这些都是事实,至于红衣女人只是我的梦境,又不是真的闹鬼,你要怎么告我?”

    “你……”蓝千惠不依的望向大律师。

    阎锋不为所动,对谷芙兰冷笑,“希望你新的工作可以做长久一点,别因为餐点不受欢迎,而在试用期就被开除,否则只能流落街头了。”

    “咦,你……你怎么知道我换了新的工作?而且还要供应餐点?”

    “因为我今天下午就在喝你觉得很可笑的猫大便。”他微笑回答。

    啊!在她应征的时候,阎锋就在现场喝咖啡她批评他的一字一句,他都听到了?

    谷芙兰瞪大双眼,尴尬得想假装昏死来逃避这一刻。难怪他刚才会毫不留情的用言论修理她,原来是在嘲笑如果她精辟的见解有用的话,餐厅就不会倒闭了。

    可是……店是爸爸开的,又不是她……她下意识的想反驳,却又觉得解释没意义。不过她怎么会这么倒霉,说人是非,竟被当场逮到?难道她随口说这房子磁场差是真的?

    “你的东西都收拾好了没?”

    不等她回应,阎锋追问。

    “还没。”她很沮丧,刚刚知道房子被卖,她哪来的时间收拾?

    “你可以慢慢收,我的助理会留下来等你,等你全部搬运完毕,再把钥匙交给他。把你认为有价值或有意义的东西全都带走没关系,我们要的只是房子。

    “其他那些杂物,包括床、棉被、电视之类的家具,我们都不要,将来有需要我们会买新的。”阎锋有条不紊的交代,随即微笑道:“反正这里磁场不好,用沾了坏运气的东西,我们也很困扰,是不是?”

    喔,被捅了一刀!比芙兰恨恨瞪了他一眼。难怪有人说不要跟律师当朋友,若得罪他们,小心遭他们落井下石。

    真佩服替他工作的人和他身边的蓝千惠,这家伙明明很讨人厌,他们干么还要跟着他?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极恶律师最新章节 | 极恶律师全文阅读 | 极恶律师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