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帝王倾心 > 第九章

帝王倾心 第九章

作者 : 浅草茉莉
    血染后宫

    “不是要我上冷宫,你领我来地牢做什么?!”

    “奴才是遵从太上皇的意思,领您来此行刑的。”

    “胡说,太上皇明明说那是开玩笑的!”

    “娘娘进宫也有些时日了,怎么还分不清哪句话才是真正的玩笑呢?”

    “谁?今天是谁?!”后宫一片愁云惨雾,杨宜心中颤栗,嘴都发紫了。

    李三重手中捧着一个木制签筒,里头是一支支的名牌,签筒旁有一个摇八,摇八一摇,就会落下名牌,要是抽中谁,那人今夜就“有幸”侍寝。

    这会,签筒落下一支名牌了,李三重捡起它,瞄上一眼后,忍住笑意,一本正经的瞧向万般惊恐的众女。

    这些女人近来看见他跟见鬼似的,宛如他是阎罗王身旁的马面,专程来领她们去赴死的,而事实上,也相去不远了。

    他摊开名牌。“今日太上皇指定赵淑仪娘娘侍寝——”

    他语音未落,已经听到砰的一声,有人昏倒在地了,放眼瞧去,不就是那位被钦点侍寝的赵淑仪吗?!

    “天啊,幸亏是是落云妹妹……不是我……不是我……”居然有人颤抖呢喃,庆幸不已。

    李三重摇首想着,这些女人在第一天见他来宣告圣意时,可是欢欣狂喜得很,当日中签的,乐不可支,其他女人则是嫉妒得直想取而代之。但是隔日,当见着那被宠幸过后姊妹的下场,这些女人个个如惊弓之鸟,无人再盼被抽出签王的是自己了。

    这会,昏倒的赵淑仪被唤醒了,确定圣旨钦点的就是她,立刻涕泗滂沱,哭得死去活来。

    其他人凄恻得也不敢安慰,因为过了今日,还有明日,明日是谁,无人得知,但那下场是一样的恐怖!

    李三重耐心等着赵淑仪哭天抢地过后,终因无法抗旨含悲带愤的交代完遗言,这才要人扛着腿软的她上轿,准备侍寝去。

    赵淑仪一走,后宫四面哀戚,因为明早就能看见被玩虐过后的残破躯体了。

    太上皇要女人不是让她们在床上展风情,而是喜见她们四肢四分五裂的惨状,那男人比阎罗王还恐怖,简直是恶魔转世了!

    后宫一时成了停尸间,回来的不是伤残之躯就是尸体,余存的人无不为此颤栗不休,就怕下一个轮到自己。

    “这一定是谢红花那女人搞的鬼,她要报复咱们上回想推她入缸的事,所以故意叫那男人这么做的,一定是她!”杨宜咬牙切齿的说。

    “若是如此,她更该死了,本宫不会放过她的!”高玉贤也脸色发青。她已被恩典回到凤殿了,本来还挺高兴的以为那男人对她还是有那么一点情分在的,哪知随后这座凤殿却成了人间炼狱,每日清晨,残破的尸首运至的就是这里,吓得她精神差点崩溃,还得担心下个被送回来的会不会是自己?!

    “那该怎么办?再这么下去,咱们后宫眼看就要死绝了。”杨宜急道。

    斑玉贤虽力持冷静,但身子是颤抖的。“放心,本宫有应变之策的。”

    “什么应变之策?”

    “听说新宫建造有些问题,少了花岗石材,明日那男人要离宫至长沙近郊监督采石去,这一来一往少说要三天,是咱们的好机会。”

    “你是说,要趁这个时机对谢红花下手?”

    “没错,还有什么比这更好的机会?”

    “可万一他让她随行呢?”

    “那男人已经发话了,采石地点险峻,不想让她涉险,没让她跟。”

    而此行危险,想必影子也会随行保护,不会再有人破坏她们的计划。

    众人一听,大喜。

    太过分了,他承诺她会常去后宫,可目的竟是去残害后宫!

    她惊得无以复加,跑去阻止他,他居然一脸餍历足的说是照她意思做的。

    见鬼,她有叫他将后宫的女人断腿割舌吗?

    这男人到底是什么转世的,是食人魔还是饿虎?

    她气恼着,就连今日他要出宫,她也拒绝去送行,彻底来个相应不理!

    “小姐,奴婢不是早警告过您了,对主子不能用强迫的,他舍不得伤你心,但伤害别人可就乐意之至,是您给了他机会,又怎能怪他玩兴大开呢?”春风姑姑无奈的说。

    “这么说来,是我害了大家?”她不禁愕然。

    春风姑姑重重地叹气。

    太上皇打出生起就由她喂奶照顾,这孩子禀性异于常人,绝顶聪明不说,怪癖一堆,而且自会说话能走路开始,那残忍性子就显露无遗,对于折磨人的事特别有兴趣,这才有三年扼杀更换贴侍的习性,而她之所以能够逃过一劫长留他身边,无非是他感念自己是喝她的奶水长成的。

    他对谁都无情,连对自己的父皇、母后都态度冷淡得可以,却独独对眼前的女子百般容忍,她如何违逆他都行,绝不会动她分毫,可周边的人就倒大楣了,得忍受他的迁怒。

    而他本来就苦无机会对后宫开铡,如今得了机会,又怎会放过。

    再说,这还只是开始呢……

    “不行,等他回来后,我要严重警告他,若再伤害任何一个人,我就与那人同死!”谢红花忿忿地说。就不信这样还阻止不了他,除非他也想她死!

    “小姐,奴婢劝您——”春风姑姑本想再说两句,外头就传来太丽的声音。

    “我找谢小姐,请问她在吗?”她客气的问。

    门外守着的宫娥冷淡地道:“小姐在殿里,请问娘娘有何贵事?”

    谢红花明明在宫里没名没分的,太丽好歹还是位槟妃,要见谢红花还得用求见的方式,这排场不比太皇后小。

    但太丽没有不高兴,还是维持礼貌的说:“我亲手做了点心,想请小姐尝尝,可否帮我通报一声,让我进去?”

    “小姐不吃来历不明的东西,还请娘娘将东西带回。”

    殿里的谢红花听宫娥竟敢对太丽如此说话,愕然。“这宫娥是仗谁的势敢对一位槟妃无礼?!”她不禁生气的问向春风姑姑。

    “别怪她,这是太上皇交代的。”

    “那家伙交代的?只是他让我身边的人都这么无礼的吗?”

    “太上皇只是要保护您,不愿您受到一丝委屈。”春风姑姑解释。

    “太丽送东西来给我尝,这有什么委屈?!”她气极。

    “是没有,但您的身分却不是说见就能见的!”春风姑姑态度跟她的主子一样傲慢了。

    她怒瞪了眼。“我什么身分?这会我还什么都不是呢,就如此目中无人,难怪惹来众怒,没人愿意与我来往!”她会被孤立,除了独占君宠这点外,恐怕跟那男人态度太嚣张也有关。

    春风姑姑不以为然的摇首。

    她见了更恼,打算亲自开口留下太丽道歉,但还没出声,就听太丽对宫娥说:

    “既然如此,我就先回去了。”人要走了,可语气仍是平稳无怒。

    她更不好意思了,直接冲出殿外,追上太丽。

    太丽见她怒气冲冲,不禁吓了一跳。“你怎么——”

    “走,带着你的点心,咱们上园子吃去!”她拉着人便走,但走没几步路又回过头来,瞪着跟上前的春风姑姑。“你别跟来,我想与太丽‘单独’聊聊,没你的事,别来打扰!”她气那男人,连带也生春风姑姑的气,谁教春风姑姑尽为她主子说话,说的又全是强词夺理的话!

    翌日晨间醒来,她吃惊的发现自己满头白发,身上的红裳也不见了,换了一身雪白,仔细一检查,竟连指甲都白了!

    天啊,她一夕间成了白发魔女了。

    她花容失色。“春风姑姑!”她惊慌的大叫。

    春风姑姑没来,但外头负责留守的宫娥奔进来了,这一瞧,个个大惊失色。

    “小姐,您怎么变成这个样子了?!”

    她愕然。“我、我也不知道……”到底发生什么事了,怎么一夜醒来,她就变了模样?

    “这些好像是染料,奴婢们搬水进来帮您清洗,应该很快能恢复原状的!”宫娥检查后忙道。

    水搬进来了,可洗了半天,颜色只掉了一些,这些染料附着力很强,尤其是头发与指甲,一时无法全部清洗掉。

    “没关系的,这些应该在几天内陆续会掉的,再洗下去,我皮都要刷破,头发也要掉光了。”她无奈的说。

    “可是,万一太上皇回来见到您这个样子,可怎么得了?”宫娥惊恐道。

    好端端的一个人,竟让她们伺候成这模样,太上皇回来,定无法饶恕她们的。

    谢红花晓得她们的担忧。“放心吧,就说是我自己顽皮弄的,他不会怪你们的……啊——哎哟!”刚走出浴桶的她,一个不留神,踩了空,身后的宫娥们来不及接住她,这一倒,腰划过浴桶边缘,立刻擦出一道伤口,鲜血登时流出。

    几个宫娥看见,脸都绿了,而且是种无法形容的惨绿。“您……您受伤了!”

    她们都是太上皇精挑细选来照顾她的人,自然也晓得她身上的诅咒,他曾嘱咐绝不能让她见一丝血,否则她们这些人全得提头来见,如今——

    谢红花摸摸疼痛的腰间。可不是吗?真灵验,去了红裳就见血。“没关系的,小伤、小伤,你们不用担心。”

    可是几个宫娥还是惊惧得不能自己,七手八脚的忙扶起她。“我去找太医!”

    “别去了,我受伤的事别说出去,谁房里有金创药,拿来涂抹一下就行了。”

    她赶紧阻止。这事还是低调些好,万一传出去,惊动在宫外的那男人就不好了。

    “可是您的伤——”

    “不打紧的,只要我不说,你们不提,不会有人发现的。”

    几个人感激得眼泪都要掉下来了。小姐这是在帮她们掩护,以免太上皇回来见了罚人,可这事瞒得住吗?

    “对了,怎么不见春风姑姑,平常若出事,她是第一个出现的人,这会她上哪去了?”

    “咱……咱们也不知道。”回话的人嘴唇仍抖着,八成是教她的腰伤给吓的。

    “快找到她,我这样,太上皇回来定也会怪罪于她的。”春风姑姑是负责照顾她的人,得让她有个心理准备,应付这件事。

    “好……”

    “啊,对了,我真笨,怎么没想到再将头发染黑回来就好了,你们,快,得赶在太上皇回来前让我恢复原状——”

    才说着,就有人十万火急的冲进寝殿里来通报。

    “不好了,太上皇提早回宫了!”

    原本预计明白归来的人,竟提早回宫了,所有人屏住气息的见他踏入殿里。

    精明锐利的眼眸盯着床上用棉被将自己里得紧密的人儿。

    这女人连头发都包得密不透风,见着他,笑得异常灿烂。

    “您……您回来了啊?”她的声音透着不自然的起伏。

    男人颔了首。“采石顺利,就提早回来了。”李三重正帮着他卸下斗蓬,他一回宫,就先到这里了。

    卸下斗蓬后,李三重再赶紧为他呈上香茗。

    他暖了一口,搁下,瞧着地上铺着厚毯,她的床铺四周更是厚厚一层软毛。

    留意到他的视线后,她也才讶然的发觉。这些东西是何时铺上的,她居然都没注意到,那几个宫娥的手脚还真俐落啊……

    他坐上床边,瞧着她的怪模怪样,竟没询问上一声,就又说:“都几时了,还赖床,陪我午膳吧!”

    她眼珠一转。“我……我早膳用得晚,现在不饿,而且有点困乏,想打个旽,晚些再吃……”她可不能下床,不然可就露馅了。

    “这样啊……”他视线越过她,瞥向四周的宫娥,这些人立时容颜全白。

    南宫策眼睛一眯。“朕说小水儿啊,你应当没生病或受伤了吧?”他语调轻缓的问。

    偏他声音越轻,吓人的程度越是呈反比。“没有,我好得很,无病无痛的,您别胡说——啊!”瞬间她的头巾被拉开了,一头来不及染回,像老太太般的白发露出来。

    她措手不及想阻止,手一伸,十指恐怖的白色指甲也见了光。

    他眼神一闪,一抹异色逝过,接着拉开她身上的被子,腰间暂时胡乱裹住的伤口马上暴露在他眼前!

    这下,狠戾的气氛立刻充斥满寝殿。

    她吓傻了,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这男人不会一怒之下,杀了所有伺候她的人吧?

    “您听我说,是我自己不小心——”

    “春风姑姑!”他已暴声唤人。

    他果然立即要找春风姑姑算帐。她急道:“这不关她的事,她人——”

    “奴婢在。”消失了好一阵子的人居然出现了,而且还能够一脸的从容。

    谢红花为她心急,忙使眼色要她想办法推责。

    “这是怎么回事?”他危险的问。

    春风姑姑在看见她的白发时,表情并无多大变化,但当眼角余光瞄见她腰间的伤口后,脸色倏地变了。“奴婢自知该死,已去将罪魁祸首逮来!”

    她一惊。罪魁祸首?

    “还不将人带进来!”他沉怒的道。

    春风姑姑不敢迟疑,立刻应声而去,不一会,高玉贤、杨宜以及一票嫔妃哭红了眼的进来。

    “太上皇,冤枉啊,真的不是臣妾们所为,春风姑姑这奴婢含血喷人,您千万别听信啊!”高玉贤哭道。

    “那你倒说说,她冤枉了你们什么?”他笑得过于阴恻,反教一干女人吓得抱成一团。

    太皇后身子一阵瑟缩,心一横,将太丽推出来。

    “是她干的,她记恨谢小姐独占君宠,才想到在送给谢小姐的点心中下药,让她昏睡不醒后,带回自己的寝殿里帮她更衣变发,之后谎称她已熟睡,亲自将她送回来,宫娥们哪晓得这女人做了什么,一时不察就被她蒙混过关了。”她将一切罪状往太丽身上推。

    “你倒是很清楚细节,好像亲眼目睹似的!”南宫策笑说。

    斑玉贤一窒。这可是她早就想好的说词,却没想到说得太仔细反而敌人疑窦。

    “不是的,臣妾在过来前就盘问过太丽,是她亲口对臣妾承认这些事的。”她立即解释。

    “这么说来,这完全是太丽因嫉恨所为喽?”他嘴角泛出一抹狠笑。

    太丽见了几乎昏厥。

    “没错,就是她,臣妾没管教好嫔妃,回头臣妾会亲自严惩她。”

    “不需要你动手,朕会让她知晓自己犯了多大的错误,来人,拖下去——”

    “等一会!”床上的谢红花蓦然大声阻止。

    他不悦的瞪向她。“大胆!”

    “这……可能有误会。”她咬着唇,闷声说。

    “误会?”

    “我并没有吃下太丽送来的点心……”她道。

    斑玉贤一听,血色登时不见。

    “你没吃那些东西啊……”南宫策瞄向脸色发白的太皇后。

    她大惊。“这事没有查明清楚,是臣妾疏失,不过,若她没吃下点心,又如何会教人变成这模样的?”她难以置信地瞧向谢红花。

    谢红花也是一脸茫然。“我也不懂,但唯一可以确认的是太丽没对我下药!”

    昨日她拉着太丽离开后,春风姑姑还是跟上了,说什么也不让她吃下太丽所做的东西,所以这件事绝对跟太丽无关。

    太丽获得平反,不禁欢喜地哭出声了。

    南宫策表情转为阴狠的望向高玉贤。“太丽没做的,你却说得活灵活现,这若不是诬告,就是栽赃,诬告朕能忍,就当你对某人不满,想除了她,但是,若是栽赃的话嘛……”他的笑容令人不敢逼视。“就表示这事是你主使的!”

    她马上惶恐不已的跪下。“太上皇,臣妾没有栽赃!”她早计划好这事由太丽这笨女人顶罪,可是她万万没想到事情会有意外发展,眼看自己就要被牵连进去,正急着,瞥见一旁的杨宜不仅没帮腔,神情还带着幸灾乐祸,她不禁恼极。

    “那你如何证明这事与你无关?”南宫策问。

    她恼恨的再瞧向竟在偷笑的杨宜。“臣妾……臣妾昨夜与杨宜妹妹相约御花园赏月,一个晚上都待在园子里。”她说。

    杨宜闻言,立即无情的撇清道:“太皇后是不是记错了,臣妾并没有与您相约啊?”她摆明见死不救。

    斑玉贤不怒反而狡狯犹的一笑。“你若没来与本宫相会,那昨夜你都去了哪?”

    “臣妾……待在自己的寝殿里呢。”杨宜态度忽然闪烁起来。

    “是吗?那是与谁在一起呢?”高玉贤露出了狡诈的笑靥。

    她瞬间脸色死白,知晓自己这是中了太皇后的圈套了。她若是肯帮对方,自然是没事,若不肯,这卑鄙的女人就会反咬一口,置她于死地了!

    可恨的女人!杨宜在心里破口大骂。

    但在权衡轻重后,她立即在南宫策面前惊慌的跪下,“臣妾该死,这事是臣妾所为,还请太上皇原谅臣妾的恶作剧,臣妾只是顽皮!”与偷汉子,yin乱后宫的罪状相比,整谢红花不过是小事,顶多稍作惩罚,她是这么想的,所以她当机立断,选择先将事情担下求饶。

    “真是你做的?”

    太上皇看起来怎么有点失望?

    “是……是臣妾做的,臣妾对不起谢小姐,愿意赔罪!”她咬牙说。

    “赔罪?你这蠢女人如何赔罪!”他眼冒怒火,似乎在恼什么。“朕的小虫子向来只有朕能玩,你也妄想戏弄,要赔是吧,既然你这么蠢,那就赔一条命吧!”

    她心头大惊。“赔命?!”

    他白她一眼,笑容迅速印上眉睦。“没错。”

    “臣妾并没有伤人性命……何以要臣妾死?”她惊得跪不住了。

    “并没有吗?你一开始不是打着希望就此害得朕的小虫子一命呜呼的吗?”

    “我……”

    “别告诉朕,这真的只是一个恶作剧,你并不知道朕的水儿为什么非穿红裳不可,这事不是秘密,要查容易得很!”

    见他张眼瞪视,杨宜濒临昏厥边缘。“就……就算如此,臣妾也罪不至死,臣妾……是您的爱妾啊?!已事已至斯,她希望他顾念旧情,饶她一命。

    南宫策摇着首,那张俊脸邪魅至极。“啧啧,其实你若承认自己玷污后宫,朕也许还能网开一面,毕竟朕对你没什么情分,既当你是妓女,就不会太在乎你又跟了谁,但是,你伤了小水儿,可就唯有死字能教朕满意了。”他说。

    她不禁震骇。原来他已知道她的丑事,而她却权衡错误,偷人竟比不上伤害谢红花的罪行严重!

    “既然你染白了她的发,那朕就剃了你的头,你刷白了她的指甲,那朕就拔光你的十指,你换了她的红裳,朕就允你不用穿上衣裳行刑,光luo着身子赴死吧!”

    他说着,仰头大笑。

    她骇然。他竟如此狠戾!“不,太上皇,臣妾已经认错,难道不能再给臣妾一次机会?臣妾……罪不至死啊!”她哭喊地匍匐在地上,想伸手去抱住他的大腿,但在他阴鸷的眼神下,她改而抱住他座下的床脚,痛哭求饶。

    见着她挣扎求生的德行,他那潜伏已久的嗜血天性又畅快的沸腾起来,连眼底都染上笑意。

    “太上皇,您该不会真要因此而杀人吧?!”谢红花抓着他的衣袖紧张的问。

    这家伙残忍到连死法都教人全身发寒了!

    他眼底的笑意稍稍敛起。当真不痛快,这女人又来浇熄他的乐趣,但他已明白“朽木不可雕也”,不管前世还是今生,他都无法改变她,既是如此,罢了,那就照老规矩吧!“朕怎会这么做,朕是——开玩笑的。”他舒缓的说。

    “开玩笑的?”谢红花瞪了他一眼。“身为一国之君,这种玩笑也能开吗?吓死人了!”瞧杨宜都吓到虚脱了,她气呼呼不满的说。

    虚惊一场,杨宜刹那恢复了血色。

    “带下去吧,让她到冷宫里反省去。”他撇过头,朝贴身太监使了个眼色。

    李三重收到旨意,将兀自安心的人领了出去。

    杨宜随着他来到地牢,不禁大吃一惊。“太上皇不是要我到冷宫,你领我来地牢做什么?”她立刻问。

    “奴才是遵从太上皇的意思,领您来此行刑的。”李三重回道。

    “行刑?!”她脸色瞬间大变。

    “你这奴才胡说什么?太上皇明明说那是开玩笑的!”

    瞧她的眼神更显同情。“娘娘进宫也有些时日了,怎么到现在还分不清太上皇哪句话才是真正的玩笑呢?”

    她愕然的跌落地上。

    李三重叹口气。“来人啊,先为她剃发拔指甲,随后脱衣行刑——”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帝王倾心最新章节 | 帝王倾心全文阅读 | 帝王倾心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