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帝王倾心 > 第三章

帝王倾心 第三章

作者 : 浅草茉莉
    环佩玲珰

    “你再试着听这声音,然后告诉朕,你听见了什么?”

    “呃……很好听?”

    “就这样,没别的了?”

    “……我不知道……该如何形容?好像……有点悲伤……”

    爆娥战战兢兢地舀着汤药送进谢红花口中,为什么这么胆颤心惊,还不是因为不远处坐着的人。

    那双教人胆寒的眼眸盯着她的一举一动,让原本简单轻松的工作,立刻变得困难重重。

    瞧着宫娥紧张的模样,谢红花也不禁为她担忧,就怕她的手一滑,出错了。

    而她更不懂,太上皇没事跑来盯她喝药做什么?

    自她被救醒后,他就纾尊降贵的天天往她房里跑,还要太医全天候在她房外待命,好随时查看她的伤势,而这会不会太小题大做了?!

    这点,李三重的想法与她不谋而合。主子这转变也太大了,先是兴匆匆地要杀人家,后又怪异地对人家上了心,关注的程度连他都大为惊异。

    “哎哟!”宫娥过度害怕,终于手一抖,那一勺药汁溅落在谢红花脸上,药汁颇烫,她下意识的轻呼一声。

    那宫娥立即惊慌不已,忙拿丝绢帮她擦拭。

    “李三重。”森冷的声音蓦然冒出。

    爆娥吓傻了,身躯抖得如秋风落叶。

    “奴才在。”李三重马上应声上前。

    “把这无用的人斩了吧!”

    “是……”他不敢异议的应声。

    那宫娥脸色候然刷白。

    “为什么斩人?她是不小心的!”谢红花心惊,立即仗义执言。

    南宫策淡眼标过。“你忘了,朕怎么说的,休得干预朕的决定!”这女人这么快就忘记他的警告。他摇着首。若她不是自己前世就喜爱的小虫子,他可没这份耐心再提醒一遍的。

    没错,她是他的小虫子,供他取乐的小虫子,该唯他是从的小虫子,前世他就是太纵容她,才让她越来越胆大妄为。

    谢红花垮下脸来。“臣女不是干预您的决定,而是,任谁见到您在一旁虎视耽耽的监视,都会仓皇失措做不好事的。”

    “你这是嫌朕多事?!”他眼睛危险的眯起。

    “是有一点……”见他脸庞骤沉,她马上又补充,“我的意思是犯不着为了一滴药汁害人一命,况且,我几世孽债末了,若再添上这一桩,说不定罪孽更重,这辈子冤债还不完,到时候不知还要倒霉几世——”

    “住口!谁要你说这些的!”她戳到他的痛处了,这份情债孽缘是因他而起,才害她几世受罪,自己正恼恨着,她却拿出来刺得他周身不快。“滚一旁去吧!”

    他心情恶劣,对宫娥喝道,可言下之意,就是免了她的死罪。

    李三重十足讶异。主子一旦出口之事,从不可能收回,这回谢家小姐不过几句话,就让他改了主意……

    意外捡回一条命,宫娥顾不得抹泪就慌忙的要滚。

    “回来!”南宫策又是一喝。

    太上皇莫不是反悔,还是要杀她吧?宫娥吓僵了。“太……太上皇……饶、饶命……”

    “太上皇,您真要杀人?”谢红花也怒涨了脸。

    还敢跟他生气,他才不爽,又教这女人牵着鼻子走一次。不理她的怒容,南宫策低哼一声。这次是特例,不会有下一次了!

    “汤药端过来!”他对着吓得不知所措的宫娥命令。

    那宫娥一时反应不过来,仍呆立着。李三重看不下去,赶紧拿走她手中汤药,她这才知自己慌得忘了放下手中的东西。

    原来太上皇要的是汤药,不是她的小命,她被吓飞的魂魄这才归位。

    李三重将那碗汤药端到床边,打算接手宫娥的工作,由自己伺候床上的小姐。

    “你也退下。”南宫策却是再度出声,并示意将汤药交给他。

    一楞后,李三重不好多问,忙将汤药双手奉上。

    就见万金之躯的主子亲自由碗里舀出一勺药汁,要喂入谢红花嘴里,他大惊。

    这天要下红雨了,打太上皇出生至今,那双手可没做过这种事啊!

    他瞧呆了,而床上受到莫名恩典的女人也是吓得不轻。傲然不可一世的太上皇竟亲自喂她吃药?!

    “不……不用了,我自己来就行了。”她可不敢领受,坦白说,太上皇突然对她这么好,她反而怕怕的,不知在恩典之后,又想对她做什么?

    “自己来?你右手受伤了不是吗?”

    “我可以用左手。”她差点忘了自己跌出长廊摔伤右臂的事了。

    南宫策锁视她,表情如有乌云飘过。“你想逞强朕没意见,但若再洒出一滴,那宫娥就非死不可了,因为就是她失职,才让你一碗药只喝了半碗,她不死,何以服众?”

    她一听,脸都绿了。是要服什么众啊?这男人根本是强词夺理!

    可是,瞧瞧那可怜的宫娥,她皱皱小脸。“好吧,就有劳太上皇帮忙了。”她认命的说。

    他这才满意的将药汁喂进她口里。没错,就是要这样,这世,他会慢慢教育,最好将她变得跟自己“志向一致”,那么就真的是夫唱妇随,可做对神仙眷侣了!

    他神情愉悦的喂完她药,还亲自为她拭去嘴上的残汁。

    李三重在一旁瞧得胆颤心惊。反常,太反常了!尤其是主子的笑,主子的笑容向来只有两种,阴恻的笑,以及算计的笑,而此刻的笑,他从未见过啊!

    手上的空碗被宫娥端走后,南宫策瞟向兀自发呆的贴身太监道:“不是说铸好了,拿来吧!”

    李三重一时没有会意,直到见他拧了眉,才猛然明白过来,快速转身,朝身旁小太监捧着的玉盒里取出一只环佩玲珰。

    这是依照太上皇吩咐,将他最喜爱的怀玉拿去重铸,制成他指定的款式,在怀玉上打洞挂上玲珰,此物之后可系于腰间,极为精致脱俗。

    他将环佩玲珰小心谨慎的呈给主子。

    南宫策取饼,审视一番,似乎颇满意成果。

    “太上皇,要奴才这就给您系上吗?”李三重讨好的问。

    他瞥了他一眼。“这不是朕要配戴的,此物属于她。”他指着谢红花说。

    “给谢小姐的?!”李三重音量不由自主提高了些,这块玉代表的可是太上皇,居然要把它给谢红花?!这阵子,主子对这女人的所有恩宠,都比不上送出这块玉的意义来得惊人!

    南宫策亲自将环佩玲珰系在床上人儿的腰间。虽不是当年他送她的那只,但是这块玉也是他精挑的,足够宣示这女人为己所有。

    “这个收好,它是你的。”他含笑说。十分期待再次听见叮当脆响由她身上传出,那是他最喜爱的声音之一,悦耳到足以令他心安。

    她并不了解这件东西所代表的价值,用没受伤的左手随意拨弄着环佩玲珰,它立即发出叮叮响声。

    他陶醉地聆听。果真是天赖之音呐……

    可是这个不识趣的女人却说:“系着这个行动很不方便,万一掉了……”

    他马上拉下脸。“不许掉了,更不许你拿下,朕要你走到哪都系着它,片刻不离身!”

    这可真是强人所难,至少沐浴时总要拿下吧?但她聪明的没与他争辩。这男人霸道得很,不会体谅别人的困难的,不过有一件事还是得问清楚的好。“请问为什么要送这个给臣女,这有什么特殊意义吗?”可别平白拿了不该拿的东西,惹祸上身啊!

    他微微笑着,过度炙热的双眸炯炯望着她,让她心头不禁一热,心跳微微失了序。

    “小水儿,你再试试听这声音,然后,告诉朕,你听见了什么?”他难得柔声的说。

    她被他突如其来的温柔搞得有些手足无措了,热着脸,再次轻摇起玲珰,这回她特别用心听——可是,不就是一般玲珰发出的脆响嘛,并无特别。

    “很好听……”望着他热切期待的脸庞,她努力挤出这三个算是中肯的字眼。

    “就这样?没别的?”他验孔有点僵了。

    她不解,他到底期望她听见什么?

    尴尬的再一次摇动手中的环佩玲珰,声音清清脆脆,就真的很好听……慢着,随着一再的摇曳玲珰,阵阵的响声渐渐触动了什么,她说不上来,也抓不住那飘渺的感觉……

    “如何?”他急切的问。

    “这个……”

    “快说!”

    “我不知道……该如何形容?好像……有点悲伤。”她有些恍惚的道。

    “悲伤?!”他怔然。

    “我也不确定,也许不是,但心头乱了、闷了……”

    “好了,别摇了。”他伸出掌,制止她再摇动玲珰。

    她涣散的思绪被拉回来了,见他神色冷寒,不禁讶然。

    “怎么了,有什么不对?”她说错什么吗?

    他霍地站起来,旋过身去,她见不到他的表情了。“没有,没什么不对,这东西你好好保管,没事别拿下来,朕先走了。”他说走就走。

    她望着他的背影,只觉得他阴晴不定,实在是令人难以理解!

    而且说了半天,他还是没说清楚送她这件累赘的东西,意义到底是什么?!

    李三重并没有马上跟上南宫策的脚步,因为他正为方才主子的表情震惊着。主子转过身的一切,他看得分明,那是忧郁、黯然、歉疚、悲伤、不舍……这般复杂的神态居然会出现在主子脸上,这到底是为什么?他眉头攒得不能再攒,几乎扭拧了。

    今日行馆园子挺热闹的。

    自从太医道某人的伤势恢复得极好,太上皇心情大好,这会聚集了一群人踢毽子。

    这些人平常都有在练习,当场表演起花式踢毽子给主子观赏,主子心情爽朗,看上去意态悠闲,打赏也比平日丰厚,众人受惠,表演得更加卖力。

    “谢小姐,您怎么来了?”李三重是第一个发现她的人。

    南宫策闻言转过头去,一见她,笑吟吟。“可以下床了?”他朝她招手,要她坐到身边来。

    她怀里抱了吃东西,走向他后并没有依言坐下。“今早太医说臣女已经可以下床走动了,说是动动身子有益恢复体力。”她还晓得分寸,没敢真的落坐。她听人说过,这人好洁,旁人不得任意靠近触碰,犯者,下场都不是太好。

    他很满意她气色一日胜过一日,当真康复不少,但是,对于她不敢靠近自己,与他保持距离的态度,就不甚开怀了。

    这女人还搞不清楚他是她的丈夫,这般生疏,教他相当气闷。

    见他脸色微变,李三重揣摩上意,快步上前,拍拍主子身旁的空位,朝她道:“小姐,这位置奴才清理过了,十分干净,您请上坐,与太上皇一起观赏踢毽子表演吧!”他涎笑说。

    自从主子亲自送出那只环佩玲珰后,他就彻底明白了,这女子以后铁定不同凡响,不是自己可以轻忽的对象,他能不能在主子身边飞黄腾达,甚至能不能破解三年必死的魔咒,也许就全靠她了。这么领悟后,他便对谢红花百般恭敬,甚至狗腿起来。

    “踢毽子吗?我也爱踢得很,让我也试试!”她立即跃跃欲试了。

    南宫策登时露出不赞同的神色。“别胡闹,你才刚能下床就想做什么?”

    “只是踢几下毽子,应该不——”

    “之前不是才听你说踢毽子时伤了腿,这会还有话说?”

    她语塞,想起第一次见面时,因为脚伤在銮驾前跪不住的模样。不过,真想不到他还记得。

    “坐下吧!”虽然太医要她动动,但他可不放心,她太过动了。

    她还是不想就真的坐下,但是一旁的李公公却不断地对她使眼色,她只得小心翼翼地在太上皇身旁落坐,不过还是尽量避免碰触到他。

    李三重见主子笑容可亲多了,心下暗喜。自己又一次讨得主子欢心了。

    “你怀里抱着什么?”南宫策瞄向她鼓起的怀中问。

    “啊,对了,差点忘了来找您的目的!”想起这事后,笑容重新回到她脸上。

    “目的?”

    “是啊,您瞧!”她献宝似的将怀,中那只毛草草的小家伙高高举起,展示给他看。

    南宫策挑了下眼。“这灰灰花花的畜生是只……猫?”他原以为是皮草,原来不是。

    她噘高了唇。“什么畜生?!它是小花,臣女养了两年说过要送给您的宠物。”

    她不悦的纠正他。

    他眼神冷冷无趣地扫过小猫一眼,对这畜生一丁点兴趣也没有。

    “太上皇不喜欢吗?”她见状问。

    “嗯,不怎么喜欢。”他老实不客气的告知。

    “可是,您不觉得它很可爱吗?”她失望的问。

    “不觉得。”口气更冷淡了。

    瞧来是真的对小花不中意呢!“小花很乖的,要不是已经说要送给你,我原也是舍不得的,如果您并不想要,那……”

    “李三重,将这畜生抱去,以后由你照顾,别让它饿死。”他交代下去。怎么说也是这女人送的,再不喜欢,他也不会拒收。

    况且,这猫既是她养的,跟着他,或她,都是一样的,若交给李三重去处理,她还能省去一份心思照顾一只畜生,多些关注回到他身上。

    她终于露出笑颜。“臣女就说嘛,小花这么讨人欢心,您不可能不喜欢的!”

    她将小花交给上前来抱的李公公。

    “嗯。”他随便应一声,一听就知敷衍了事。

    可她不在意,晓得这人生性寡情,对小动物没那么多丰富的情感,可他没有拒收,就表示会善待小花,这就让她放心了。

    其实,要将养了两年的宠物送人,她是万般不舍的,然而,这几次的意外都险些让她送命,教她深刻觉悟到,自己比平常人更容易招致不幸,万一哪次就这么去了,留下小花无人照顾也不行,才想说,不如就先安顿好它。

    “朕怎么不觉得它讨喜,这畜生毛色杂,一看就知不是纯种,你眼光之差,始终没有长进过!”他嗤声。这女人转了世,品味依旧让人摇首叹气。

    她不禁鼓了脸颊。“太上皇这话臣女不服气,它的毛色虽杂,却很有特色,您仔细看就能体悟!”

    南宫策冷笑。“是吗?若有机会,朕会留意的。”他懒得多说什么。

    一听就知他多不屑,她开始有些后悔将小花交给他了,因为这人挺残忍的,也许没她想的那么乐观他会善待小花。“我想小花还是——”

    “这又是什么?”他突然瞥,向她的衣襟,有块东西露出来了。

    “什么东西?”她正生气的想讨回小花,却教他的再次问话打断了,低下头瞧去。“怎么跑出来了,幸亏没掉了。”她索性将衣襟里的东西抽出来。“这是臣女打算送给您的见面礼,之前的几次会面好像气氛都不是很好,没机会拿出来,这会就想顺道交给您了。”她将四方帕子在他面前摊开,上头绣有一条金龙,角落还有他的帝号“天纬”两个字。

    他见了,冷淡的脸色有了丝丝暖意。“这是你亲手绣的?”

    谢红花点头。

    他嘴角浮出的笑容越来越明显,伸手取饼帕子,瞧了好几眼,视线都没移开。

    “这帕子的绣功真不错,这条龙栩栩如生,像是要飞上青天了!”李三重察言观色马上夸赞。

    “是啊、是啊,这绣功连宫里的绣师都比不上呢!”其他的宫娥、太监,见大太监这么狗腿,也纷纷拍起马屁。

    “没错,尤其这用色,金丝配银线,搭配得完美极了!”

    “为了这条帕子,小姐肯定花了不少工夫,足可见小姐对太上皇的用心!”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说得她脸都红了。

    事实上,这帕子没他们说得那么好,手工不是顶细致的,充其量,只算还能入眼,根本称不上上品。

    “说来听听,你怎么会想到送朕这样东西的?”南宫策笑问。要是平常,他可受不了这些谄媚的话,但是此时,被奉迎拍马的对象是自己的小娘子,这些话就变得挺入耳的。

    “因为臣女是您的长辈啊,见了面,自然要给些东西以示亲厚,聊表心意。”

    见他喜欢,她满怀开心的说,只是,话落,四下立即鸦雀无声,太上皇原本挂在脸上的笑也即刻冻结住了。

    她微惊。怎么,她说错了什么吗?

    李三重惊恐的见到主子勃然变色,忍不住起了一阵哆嗦。

    这女人还真会在大晴天里落下骤雨啊!

    先别说之前主子就是恼她敢以长辈自居,才出手惩戒的,且说在那之后,主子对她的种种恩典,这心意如此的清楚明白,她竟还能再提令人扫兴的姑侄关系?!

    她这么不识趣,如何能得主子欢心呢?

    他不禁忧心仲仲,感觉自己押错宝,谢红花成不了大器的。

    丙然,主子起了身,铁青着脸,一甩袖,转身走人!

    她见他如此,嘴不受控制,再冒出一句,“年纪小小,脾气真大啊……”

    这下,某人的脸狰狞了,徐徐回身。“你刚说什么?再说一遍!”

    她犹不知死活。“我说亏你心生得神俊清朗风流潇洒,可脾气实在臭得——”

    “还不住口!”

    “您真是……唉,其实脾气是养成的,身为帝王哪有脾气不大的,对不起,是臣女的错,不该指责您的不是。”她话锋一转,认错了。

    他拉下的脸这才稍缓。这女人还知收敛,没继续扫马蜂窝。

    “不过,臣女是为了您好才说的,毕竟我虚长了您几岁,虽然您不当我是个长辈,但是年纪确实比我小,臣女认为,还是有权说说您的——”她的话终于还是戛然而止了。

    因为,某人已经出现凶残戾色,那模样,很可能当场宰杀了她!

    “臣拜见太上皇,太上皇万岁万岁万万岁!”今日行馆来了个人,正对着南宫策五体投地的叩见。

    南宫策未穿正式的龙袍,以一袭白底绣银丝的轻便长衫接见,邪美的脸庞没有什么表情。“起来吧!”他懒声道。

    这人是长沙郡守张英发,约莫三十岁年纪,他谢恩起身后,肃身站在太上皇跟前,态度无比恭谨。

    “你不在长沙待着,来这做什么?”南宫策喝着香茗,明知故问。

    “太上皇在此逗留已久,臣在长沙怎么也等不到人,心急您的安危,所以亲自过来接驾了。”

    南宫策瞅他一眼,冷笑。“你当真这么欢迎朕到长沙去吗?莫不是朕的二哥要你来瞧瞧朕在搞什么鬼吧?”

    张英发谨肃恐惧起来,脸上更是冒出汗。“皇上也只是担心您……”

    “担心?他是担心朕不去长沙,是不是又想回头了。”直接点明。

    他尴尬不已。太上皇料事如神,他一句话也辩解不了。

    南宫第哼声,“朕这二哥龙椅坐得这么不安稳,不如别坐了,省得长期忧心短命了!”

    张英发这一听,大惊失色。言下之意是要回京复位了吗?这么一来,京城的那位,真要睡不着觉而短命了!

    见对方那死白的脸色,南宫策抿笑。“你不如捎个消息告诉他,朕还是会去长沙的,不过,若是他不放心,可以跟着朕一起待在长沙作伴,京城那里,就搁着烂吧!”说完,他哈哈大笑。

    张英发可是笑不出来。这人是说得到做得到,如果京城的那位真惹毛他,绝对有这可能的。

    惊吓完人,南宫策心情不错,表情稍稍亲切了些。

    “长沙那边,一切还好吧?”他问起。

    “太皇后以及众娘娘正引颈企盼您前去。”

    他眉心轻声,似乎对这事不在意。“朕是问你,宫殿盖得如何?”

    “动工了,预计明年便可完工。”张英发赶紧回答。

    “嗯。”

    “太上皇是不是赶快起程到长沙的好,由您亲自监督工程,这品质与速度才会教您更满意。”他鼓吹太上皇快走,不然,京城那位怪罪下来,他一个长沙郡守可是招架不住。

    唉,新帝南宫盛镇日沉溺声色,以yin乐为务,唯一只怕自己的弟弟回京复位,夺去他的欢乐,是以听说太上皇逗留马阳县,马上即差人快马加鞭将圣旨送到他手上,要他快快把人迎到长沙,免得发生变数。

    南宫策笑得令人胆寒。“二哥不错,有你这忠心的臣子。”

    张英发立时面红耳赤。“臣也忠于王朝,忠于您……”

    他厉眸轻垂,不予置评。“朕近来教一些事绊住,过几天就会起程了,届时你再与朕一道去长沙吧!”

    张英发大喜。总算能覆旨了,不过,他很好奇,究竟什么事将太上皇绊住了?

    但对方若不主动说,他也不敢多问。“那臣先捎信回长沙禀告太皇后这件事,也让她早日安心——”

    “太上皇,不好了,小花它……呃,您有客人啊?!”谢红花匆忙冲进来,在见到张英发之后,才知自己打扰了两人议事,顿时有些局促。“对不起,臣女这就告退了。”她亡羊补牢,就要退出去。那李公公就在门口站岗,怎么也不阻拦就让她进来了,万一阴晴不定的太上皇怪罪下来,她多倒霉。

    “去哪?过来吧!”南宫策道。

    “可是……”

    看样子是不怪她了,不过……

    “还不过来!”他可没耐性再说第三遍。

    “喔。”她这才低着头,不好意思的朝他走去。

    “怎么了?”他询问她,顺道瞥了一眼候在门口的贴身太监,嘴角笑得明朗。

    这奴才是越来越了得了,晓得谁能拦,谁不能拦,倒是聪明机灵。

    “小花它……”瞧了眼张英发。这事不知好不好在这时候说?

    “说吧!”他的小虫子任何时候说话都不用顾虑的。

    “小花咬坏了您御案上的毛笔,我重罚过它,也打了它的**,但是御笔已经毁坏,我是带它来向您认罪的。”这等小事在客人面前提起,有些不好意思呢!

    他瞪着她怀里的小东西。

    似乎本能的知道他的恐怖,小花害怕得拚命缩在“前”主人怀里,还不时发出低鸣叫声。

    谢红花无奈。“您可以原谅它吗?”她代为求情。

    “你说呢?”

    “太上皇……”她露出可怜兮兮的表情,好像将受罚的是她,而不是她怀里的宠物。

    他眯起了俊眸。“你就是专程来帮这畜生求情的?”

    她小脸立刻露出了难得的狡黠之色。“臣女还带来了自己做的甜汤,想请您品尝。”她火速由身后宫娥手,中接过早备好的甜汤,亲自送到他跟前,希望一碗甜汤能帮小家伙消灾解厄。

    南宫策瞪着眼前的甜汤。这么简单就想打发他?“你——”

    “太上皇,臣女打听过了,您不爱甜品,但是,这碗甜汤是我在厨房里待了一个时辰熬煮的,糖也放得不多,可满满是我的心意。”

    一句“满满是我的心意”让他柔了下来。“熬了一个时辰是吗?”接过甜汤,他皱眉盯了一会。明明不爱甜食,却在众目睽睽下臽了一勺放进口里。

    从不可能勉强自己的男人,居然心甘情愿的勉为其难了。众人暗惊,尤其是张英发。

    初见谢红花,他完全不知她的来历,却教她能将太上皇收服得服帖的能力惊得瞠目。

    再瞧这女人一身的大红,想起日前太上皇颁布的禁穿红裳圣旨。

    他马上了然了。原来如此!

    自己久等不到人,也不明白太上皇为何会在马阳县这座小行馆待上这么多天,原来跟这女子有关。

    别的不说,单是太上皇有意让红裳成为她的专属,便可窥见其眷宠的程度。

    “请问姑娘是?”张英发立即询问。

    谢红花见太上皇肯喝甜汤,正高兴着,满脸的乐笑。“我吗?我是谢红花,这行馆的管理者,也是太上皇的表姑姑——”

    “水儿!”有人恼怒的低喝了。

    她捂了嘴。怎么就忘了,他不爱人提这事的!但当她晚辈很丢脸吗?他何必这么在意?

    转过头去,果然看见他又摆出臭脸,喝了一口的甜汤也丢给宫娥,他不碰了!

    张英发瞧着这一切,暗忖:她姓谢,又是表姑姑?原来这女子是启圣侯爷的妹子。

    “下官张英发,是长沙郡守,见过谢小姐了。”他假装没听到她刚才的话,径自自我介绍解除她的窘境。

    “原来是长沙郡守张大人,你是来迎接太上皇前去的吗?”她讶然的问。

    “正是。”

    “这样啊……那太上皇就要走了是不是?”她内心居然有些落寞,竟是不太舍得呢!

    虽然这人脾气古怪,又难伺候,但是相处一阵子后,她发现他其实面恶心善,对她尽避有时严厉了点,可大部分的时候,是很宽容的。

    她想,倘若他离开了,自己会想念他的。

    “太上皇方才告诉臣,不日就会起程。”张英发如实说道。

    “嗯。”谢红花失落的望向南宫策。“您走的时候我会送行的,希望您明年再来。”

    “送什么行?你得跟朕一道走!”他口气僵硬得很,还在为刚才她那句表姑姑发恼。这蠢女人,想气死他!

    “我一起走?!”她微愕。他没说错吧?

    “当然,不然你以为朕会将你留下吗?”这女人还真迟钝,不过,她以前就这样,什么都没改变,这倒挺好的……她终究还是自己的小水儿。

    “我的家在这儿,为什么要跟您走?”她错愕的问。

    他眸光一冷。“朕在哪,你就在哪!”这话说得够清楚了吧!

    但,对她来说,显然还是不清不楚。“这什么意思?”

    “李三重,让人准备准备,朕后天起程。”南宫策站起身,压根不想与她多费唇舌。这事就这么定了,她不管同不同意,都得跟他一道,而且是永远。

    “喂,您不能这么不讲理,我还得留下照顾大哥,不能——”

    男人已经飘然离去,徒留她心急的抱着小花在原地瞪眼。

    但回头一想,起码,小花没事了,至少没被剥削皮。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帝王倾心最新章节 | 帝王倾心全文阅读 | 帝王倾心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