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过爱你 第六章

作者 : 夏乔恩

“温雷特先生,谢谢你送我回来。”

当车子停在大楼前方,戚兰立刻转头看向坐在驾驶座上的温雷特,微笑用英语道谢。

“不客气。”透过挡风玻璃,温雷特仰头看着眼前的大楼。“我听罗副总说过,这里的房子是他转让给你的,屋里设计的相当舒适,夜景也相当美丽,不知道我有没有这份荣幸让你请我喝一杯茶,顺道欣赏台北美丽的夜景?”

死罗朗,竟然背着她煽风点火?就知道他不会放过这个机会。

没料到单纯的带客户逛台北,竟然变成追求戏码,戚兰不禁在心中咒骂起好友。

“抱歉,我不善家务,家里总是一团乱,阳台也堆满了东西,恐怕会让你很失望。”她以极为流利的英文婉拒他热情的追求。

“那真是太令人遗憾了。”虽然听出她话里的拒绝,温雷特却依旧维持着绅士风度,脸上挂着微笑。“既然如此,那请让我送你到大厅吧。”

“这……”

“护送淑女回家,是男人应尽的责任与任务,请你千万别拒绝我,否则我会很不安的。”

他故意做出非常夸张的表情,逗得戚兰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虽然她对他没感觉,却一点也不讨厌他,经过一整天的相处,她甚至觉得两人其实还挺合得来的,或许就像罗朗说的,交个朋友也不错。

“那就麻烦你了。”她终于点头,让他陪伴自己走入大厅。

温雷特不愧是罗朗挂牌保证的绅士,果然送她到大厅后便爽快的转身离开,并没有借故继续纠缠,而和保全打过招呼后,她也心情愉快地搭上电梯回到住处,只是才刚出了电梯门,手提包里手机却忽然响起。

看了来电显示一眼,她立刻将手机接通。

“妈,什么事?”说话的同时,她也快步来到门口。

“还在加班吗?”另一头的张雪华问。

“没啊,我今天休假,和朋友逛了台北几个地方,才刚到家。”她顺手将手机耳侧与脖子间,伸手到提包里找钥匙。

“休假?你今天休假?老天,我听错了吗?”手机里立刻传来惊呼声,彷佛是天空突然降下红雨。

戚兰忍不住翻白眼。

“妈,你到底有什么事?”她没好气的问,将钥匙插入钥匙孔。

谁知手机那头的张雪华却不理她,依旧不停的大呼小叫,甚至还兴高采烈的唤来丈夫,分享这大好消息。

拜托,她只不过是休假出去玩,有必要这么大惊小怪吗?

直到打开两道大门,脱下了高跟鞋,手机里才又传来母亲的声音。

“既然你在家,那马上下楼去找学温报道。”

正打算走到客厅的小脚,瞬间停了下来。

“为什么?”她莫名其妙的问。

“当然是为了礼尚往来啊,人家学温平常那么照顾你,不时还会煮饭给你吃,你却只知道上班、加班和出差,一点也不懂得回报,既然你今天难得有空,就该去打声招呼。”张雪华理所当然的说道。

“我哪里有不懂礼尚往来,公司每次团购,我都有买东西送给他,还有为什么一定要现在下去打招呼,而且说不定他根本就不在家。”

“他在,我刚刚打电话确认过了。”

戚兰闻言皱起眉头。“有事吗?”

“你下去就知道了。”张雪华故意卖关子。“我可是和学温都约好了,还拜托他买了一大堆的东西,你一定要下去。”

“妈,你到底——”

“就这样,掰!”张雪华完全不给女儿说话的机会立刻切断了电话。

瞪着毫无声息的手机,戚兰除了莫名其妙还是莫名其妙,却不打算照着母亲的命令下楼。

自从小樱去世后,她就不曾再踏入那间房子了甚至刻意和他保持距离,如今又怎么可能……

就在她打算漠视这件事的时候,手机却忽然传来简讯。

上头只写了一行字——

现在马上下去,否则就回来相亲!

她几乎是忐忑的按下门铃,本来还期望不会有人来应门,谁知大门却是很快的被人开启。

看着半个月不见范学温,一瞬间,她竟不知道该开口说些什么,反倒是他迅速露出笑容,弯腰将室内拖鞋送到她脚边。

“你终于来了。”他深深凝视着她,有些一语双关。

“呃……我刚才接到我妈的电话,她叫我过来,却不肯透露原因。”在他的注视下,她连穿个室内拖鞋都有些笨拙。

“因为她怕你跑掉。”他拉高嘴角。

“什么意思?”

“从今天开始,你必须学习该怎么煮菜做饭,由我教你。”他公布答案。

“什么?”她睁大眼,简直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

爸妈竟然要她向他学煮饭?

虽然自从他帮她洗衣服后,她早已不奢望自己还有什么形象可言,但她还是会羞愧啊,没想到爸妈又要她跟他学煮饭——

老天!

“岳父岳母的意思是你也自由了二十多年,所以希望你能学习一技之长提升优势,若将来依旧是单身女郎。至少还可以照顾自己。”他一边和她闲聊,一边转身走入客厅。

“才怪,我爸妈说话才不可能那么委婉。”她有一点尴尬,忍不住嘟喽抱怨,虽然踌躇,却还是跟上他的脚步,来到客厅。

即使时隔一年,屋里的摆设却没有丝毫变动,家具依旧还是一尘不染,唯一有改变的,是客厅里多了好几个相框。

那些全是小樱和学捷的相片,她记得那些相片原本是学捷屋里的摆设品,恐怕是空难之后,他从学捷家中拿过来的。

看着相框里一张张的相片,她好高兴他依旧如此的深爱小樱,却也对自己再度踏入这个地方而感到浓浓的罪恶。

“他们说只是希望你吃的更健康,不过你如果不想学煮饭,我也不勉强,以后你来这儿,就当做是来吃饭。”他凝视着望着相片的她。“就跟以前一样。”

她转过头,看着总是好温柔的他,竟忍不住摇头反驳。

“不,已经不一样了。”以前他们明明有四个人的。

“对我而言,却是一样的。”

他依旧温柔的凝视着她,不管说话的神情还是说话的语气,让她不禁想起小樱、学捷还在的时候,甚至更早之前。

当时他总会邀请她一块儿吃晚饭,而她也会在休假的时候请他出去吃饭,和他相处的每一分每一秒,都是那么的快乐……

“不管一不一样,对我而言,有些事就是变了。”她扬起笑容,阻止自己回忆那段太过美好的过去,甚至刻意改变话题。

“算了,不说这个了,既然我都来了,那还是认命一点吧,煎煮炒炸随你教,省的我爸妈又要啰嗦。”

她可不想又被逼去相亲。

皱着鼻子,她迈开脚步正打算进入厨房,却发现他动也不动的站在原地。

“怎么了?”她立刻停下脚步。

“你应该已经吃过晚餐,现在再学煮菜,你还吃得下吗?”他转过身问,目光幽暗的望着她。

她忍不住一愣。“你怎么知道我吃过晚餐了?”

“刚刚我在露台浇花,碰巧看到你和朋友一块儿下车,你身上的装扮不像是刚下班,比较像是出去玩。”他语气沉稳的叙述自己的观察所得,脸上的表情让人读不出他的想法。“难得你终于休假了。”

七楼的高度从来就不影响他的视力,而大楼外一盏盏的壁灯和路灯更提供了良好的照明,总是可以让他得知大楼门口的动静。

在她搬来的最初那个月,这个露台便是他观察她作息的最佳场所。

他们之所以总能在大门口外巧遇,从来就不是因为巧合,而是他精心统计的结果,只是她从来没发现而已。

“呃……温雷特先生是公司新客户,为了尽地主之谊,我才会陪他四处逛逛,过几天他就会回英国了。”

“过几天?”他将双手插入牛仔裤口袋,状似冷静地问:“所以,你明天还得继续陪他?”

“事实上,我答应陪他三天。”她小声回答,在他的注视下,竟莫名觉得有些心虚。“他是相当值得投资的客户,资金雄厚人脉又广,如果关系建立的好,能帮公司拓展潜在的客户,这全是为了公司的利益着想,刚好我又很久没休假,干脆就……”她吶吶的解释,却不明白自己干嘛要解释。

“原来如此。”他点头,表情还是冷静,却不再开口说话。

他的沉默让她有些不知所措,她先是站在原地观察他的神情,接着才鼓起勇气走到他身边,拉了拉他的衣角。

“那你晚餐吃了没?如果没吃的话,你教我煮,我煮给你吃。”她提议。

“你要煮给我吃?”他扬眉,刚毅有型的脸庞上总算又浮现笑意。

“对啊。”她点头,却有些犹豫的另外补充:“如果你愿意当白老鼠的话。”

“别对自己没信心,只要是你煮的,我都愿意吃。”他加深笑意。

“你有勇气是很好,不过我希望你的味蕾和肠胃也能一样的坚强。”她却非常担忧,对自己真的没什么自信,毕竟她已经一年多没再碰过锅铲。

他忍不住低笑。

“既然你想煮,那就从蛋炒饭开始吧。”

蛋炒饭?

唔,这个她在厨艺教室学过,虽然手艺恐怕还比不上他,但应该还毒不死人。

“那你想喝什么汤?”她又问。

“味噌海带芽汤。”

“啊?可是这种汤我没学过耶。”她本能反应。

黑眸瞬间一闪。“没学过?”

“呃!没、没什么。”她低头看了眼时间。“都快九点了,你一定很饿了,我们还是赶快进厨房吧。”她匆匆走进厨房,逃避自己的失言。

然而他却没有马上进入厨房,而是看着她慌乱的背影,若有所思的静静沉思。

“戚兰,起来了。”

低醇的嗓音像是微风般,轻轻拂过她的耳畔,听起来是那么的清晰,却又那么舒服,听着那熟悉的嗓音,戚兰不禁弯起一抹笑,睡得更香甜了。

她就躺在沙发上,在冷气送出的凉风中,静静的沉睡者,睡着的她少了娇艳,多了恬静,人如其名就像一朵美丽的幽兰。

看着她美丽静谧的睡容,他忍不住伸手碰触她粉嫩的脸颊。

“戚兰?”他又换了一声。

没反应。

她就像是个睡美人,彷佛正沉浸在某个美梦之中,舍不得醒来。

看了眼桌上的水果酒,他只好走到卧室里拿出一条薄被,再回到沙发边轻轻替她盖上。

老实说,他完全没料到她会因为两杯水果酒而迷糊睡着,原本他只是打算让她喝点小酒,放松心情,再与她轻松闲聊,毕竟自从小樱去世之后,她就不曾再踏进这间房子,甚至谨慎地与他保持距离。

她从不会拒绝他的靠近,却不再主动靠近他。

她总是用笑容藏起最真实的心情,让他深刻体会到彼此的距离有多遥远,即使他几次试图接近,却再也碰触不到她的心。

他无法看透她的心情,也无法确定她是否对他还有感觉。

从他心动的那一天起,他心机用尽的拉近彼此的距离,甚至霸道的用温柔一点一滴的渗透她的心,让她习惯他、信任他、依赖他,甚至喜欢上他。

他不着痕迹的制约着她的心,没想到却在妹妹再次昏倒的那个夜里,被迫放弃她——

站在她的身边,他转头凝望着相片中妹妹与小樱的身影,依旧忘不了那个夜里所发生的一切。

当时她才历劫归来,无论生理上还是心理上都脆弱的需要人照顾,可偏偏学捷却无预警昏倒被送进了医院,让他顿时难以作出抉择,然而她却是如此的善良与坚强,不顾自己的伤势将他赶到医院,比他还要担心学捷。

在开车到医院的途中,他始终放心不下她,满心期盼可以早点回去陪她,却没料到竟会在抵达医院后,接到震撼弹——

癌症末期。

学捷总是不明原因的感到疲倦以及体重下降,原来不是因为操劳过度,而是得了癌症。台湾每七分钟就有一人罹癌,他却没有料到那一天的那一刻,竟会轮到自己的妹妹。

无论是健检报告以及第二次的确认检查,答案都是一样。

老天爷让学捷无路可退,甚至残忍的宣告了一年的期限。

没有人愿意接受这样的答案,更没有人能承受这样的事实,但他们却无力找到任何希望,更无法让父母得知这令人心碎的事实。

他的妹妹,他唯一的手足,他们一块儿长大,一块儿走过,一块儿分享,他看过她的顽固、坚强、自信、勇气,却没有看过她的崩溃。

在她人生最绚烂的时候,没想到生命却也悄悄地来到了尽头,这也同时宣告了她和小樱的爱情不会有永远,所以她哭着求他完成她最后的心愿,让她可以在人生的最后阶段,和小樱朝夕相处。

站在死亡面前,对于学捷和小樱不只是好友的关系,他竟然无法感到震惊,也不能感到震惊,因为没有什么事比失去至亲还要更令人绝望了。

病情定櫼的那一天,她和小樱都崩溃了,而他是唯一不能倒下的人。

只是在所有人的面前,学捷和小樱一直只是好朋友,小樱甚至还是个老师,他们已经没有任何时间去向所有人说服她们的爱情,也没有自信可以毫不伤害道任何亲友长辈,更没有自信可以得到成全。

何况,学捷最在乎的始终是小樱。

无论是生是死,她永远都不要小樱被流言蜚语所扰,更不要小樱承受世俗眼光的伤害,所以她和她的爱情必须永远都是秘密。

而成全她们爱情的唯一办法,就是他和小樱假结婚。

只有这样,小樱才能理所当然的与学捷朝夕相处,陪她走过人生最后一段。

亲情与爱情,他选择了亲情,放弃了爱情。

他爱戚兰,却选择放弃她。

然而即使时光倒流,他仍会做出相同的选择。

可谁又猜得到老天竟会如此的反复无常,在期限之前,竟又另外安排了一场空难带走了她们两个。

她们的爱虽然无法永远,却在另一个世界继续延续,他无法确定这究竟是一种残忍,还是种慈悲,只知道两人的爱情终于不怕曝光,也不怕伤害到任何人或是让任何人失望,这份秘密会永远埋在他心中,这是他的承诺。

而同时,他还必须重新赢回他的爱情。

然而时间一天天过去,无论他怎么靠近,他深爱的那朵兰花却再也不愿意为他而芬芳,甚至即将为他人绽放……

看着眼前那沉静的容颜,黝黯激烈的感情在黑眸深处汹涌翻搅,他单膝跪在她身边,压抑的哑声道:“不要接近其他男人,不要对他们微笑。”粗糙大掌占有的抚着那柔匀的眉、软嫩的耳,以及粉润的唇。

空难过后,他们都伤痛,所以他只能细水长流的给予温柔,即使他一直都知道美丽如她,身边始终不乏追求者,却只能强自镇定。

所以这段日子以来她不断用工作来麻痹自己,没有接受过任何人,直到今天。

她是个独立而诚实的女人,从不随便依赖人,更不随便给人希望,对于追求者总会画出清楚的界限,然而他却亲眼看到她对那个男人绽放笑容,甚至接受了他温柔的护送。

除了他,还有另一个男人正企图用温柔侵略她的心,而身为“妹夫”,他却无法光明正大的抢回她,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她向那个人靠近——

“再给我一次机会,永远都不要属于其他人。”他沙哑着继续说道,脑中尽是她与另一个男人站在一起的画面,接着他终于无法忍耐的俯下头,吻上他渴望许久的红唇。

他爱她,该死的爱惨了她!如果慢工细活的温柔无法让他赢回她,那么他不在乎使出卑鄙的手段。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太过爱你最新章节 | 太过爱你全文阅读 | 太过爱你全集阅读